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章 寻宝鼠,百叶山(有福利)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小樱,你守着,我和司缪去看看”

    叶蓁扫视四周,淡声道。

    这里并不是很安全,保险起见,还是要留人看着。

    “好,那叶姐姐,你们小心!”

    农樱郑重地点了点头。

    直到叶蓁和司缪向远处的矿脉走去,一直紧绷着的月牙才松缓下来。

    “怎么了小月牙,有那么怕司缪大神吗?”

    伸手摸了摸月牙的光滑的毛发,农樱笑道。

    “喵喵~喵喵~”

    月牙晃了晃脑袋,兽眸里是满满的后怕,这丫头知道什么。

    *

    “这矿脉里是什么?”

    走在路上,叶蓁有些好奇地问道。

    她的神识无法穿透矿脉深处,真是对此半点不知。

    “看看就知道了”

    拉着叶蓁的手,悠闲地走在郊外,司缪心情大好。

    “我最近和矿脉还真是有缘,灵石矿脉和原石矿脉,统统收入囊中”

    一路走来,这条原石矿脉的面积确实惊人,也更令她感到满意。

    玉石企业发展少不了翡翠原石,如今能得到一条品质不错的,也就不用再去购买别人的毛料,货源方面不用担心,公司发展会更便捷。

    “自然是要由你得到”

    司缪的语气很是理所当然,好似一切好的东西被叶蓁得到就不需要理由般。

    不过他确实有这样的底气。

    天生灵域,若是打开,其中宝物数不胜数,哪里还需要叶蓁费心寻找?

    “卿卿,待灵域打开,我要还你一样东西”

    司缪神情略有些神秘,卖起了关子。

    闻言,叶蓁浅笑,清透的眸中满是欣悦。

    “司缪,你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以前的你分明不是这样的”

    看了看两人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叶蓁语气有些许复杂。

    记忆中的司缪应该是这样的:

    银袍着身,高台而立,容颜绝艳,银发飞舞,唇边总是勾着一抹皎皎如月的笑,让人想要亲近,又不敢亵渎,偶尔有几缕冷漠流转在玉色的眸中。

    他是拒人于千之外的,寡淡,疏离。

    “我只想变成你愿意接近的样子”

    司缪笑着摇了摇头,以前的他太过孤冷,让任何人都不敢靠近。

    别人他不在意,但叶蓁,他不想给予她压力。

    在她面前,他不是受万人敬仰的缥缈神尊,只是司缪。

    “司缪,你情话我给满分!”

    叶蓁挑了挑眉,她身边的一定是个假神尊。

    “我倒觉得自己还有待改进”

    司缪笑,若有所思道。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矿脉深处。

    这个地方塌陷了一块,想必就是秦家天挖掘所致。

    叶蓁伸手摸了摸这个地方的石壁,手掌伸开,微微一动,石壁就如受到牵引一般剥离开来,也并没有出现塌陷。

    直到露出一人高的通道,叶蓁才收回手。

    只是通道却无法直达最深处,她的术法被阻隔了。

    叶蓁是真的对深处的东西感到稀奇了,华夏世界竟比饕鬄大陆还要神秘,古怪的事接二连三的出现,这样的预兆也不知是好是坏。

    “走吧”

    司缪走在前面,叶蓁则拿出光是照明。

    “这地方,翡翠好似更密集”

    叶蓁发现她分离出的通道中,有些散发着绿意的翡翠露在表层,那些翡翠质地和水头都不错,若是开采出来价值会很高。

    而且通道两侧的翡翠一片连着一片,五光十色。

    “你喜欢就好”

    司缪扫过那些绿意浓重的翡翠,说道。

    这处矿脉很深,越往深处走,温度也越低。

    “冷吗?”

    握着叶蓁的手,司缪轻声问。

    “不会”

    叶蓁浅笑,和他在一起,总是忍不住欣悦,这样的性子和她以前真的大相径庭,别说是司缪变了,就连她也变了。

    以前还觉得饕鬄大陆的好友结侣后性情大变,没想到她也会如此。

    很快,两人就到了被阻隔的地方。

    “这个地方,打不通,好像是结界,又好像不是”

    叶蓁神色有些疑惑。

    “是结界”

    司缪伸手,缓缓印在石壁上,顿时,那股阻隔叶蓁神识的东西就消散了。

    道路扩宽,直达尽头。

    司缪步伐悠然,继续带着叶蓁前行。

    “这…”

    当看清最深处的情景时,叶蓁微惊。

    偌大的矿洞,空地上散落着许多翡翠,而且都是极品。

    如老坑玻璃种这样难遇的翡翠,在此处都很常见。

    “是寻宝鼠”

    到了这里,司缪也说出了那东西的名字。

    “竟然是寻宝鼠?”

    叶蓁惊呼,有些不敢置信。

    寻宝鼠是饕鬄大陆的低等魔兽,它们天生有着寻宝功能,也因此遭到修者的疯狂捕捉,长此以往,寻宝鼠渐渐消失在人类的视野。

    而寻宝鼠的自保办法就是结界,实力越强的寻宝鼠,结界越强,它们依靠结界保护自己,或者给自己逃生的时间,大多数时候,它们不会正面迎敌。

    “嗯”

    司缪点了点头,寻宝鼠的味道很明显。

    “难怪,难怪它会藏匿在原石矿脉中,不过,它应该已经跑了吧?”

    翡翠这种东西向来招人喜欢,在世俗中也是宝物的一种。

    叶蓁摇了摇头,如果能收揽那小家伙,也是助力,不过寻宝鼠速度极快,也许早在秦家天挖掘出这条矿脉的时候就跑了。

    “没有,它受伤了,跑不了”

    司缪走向一个角落,还没有什么动作,就有个浑身金黄的小东西爬了出来。

    它很胖,圆滚滚的,只是此刻金黄的毛发上染着些血色。

    见到司缪,寻宝鼠人性化地抬起两条前腿,滑稽地作揖。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它叽叽喳喳地叫着,叶蓁不通魔兽语言,不明白它在说什么。

    察觉到叶蓁的疑惑,司缪解释道:

    “它说我们可以把所有的翡翠都带走,只是不要杀它”

    看着司缪一本正经地当翻译,叶蓁笑了。

    谁能想到曾经的缥缈神尊此刻居然在给她当鼠翻译?

    听到叶蓁的笑声,司缪也不在意,眼神宠溺,缓缓摇头。

    “知道它是怎么受伤的吗?”

    叶蓁问道。

    “毒魔蝎,这只寻宝鼠和毒魔蝎做了多年的邻居,没想到中了招”

    司缪抬手擦掉叶蓁脸上蹭到的黑点,翻译道。

    “难怪,难怪秦家天会死人,原来是毒魔蝎啊!如果要放心开采这条原石矿脉,恐怕还要把那毒魔蝎解决了才好,不然后患无穷。”

    叶蓁此刻才对秦家天死人的事了然。

    寻宝鼠胆小,怎么可能去杀人?

    原来罪魁祸首是毒魔蝎,严格说来前者并不是魔兽的一种,毒魔蝎是毒兽,是用毒的高手,寻宝鼠被咬到现在还能活着也是奇迹。

    这般想着,叶蓁就上前两步,吓得寻宝鼠赶忙后退。

    见此,司缪眸子微暗,一股威压袭去,让寻宝鼠不敢再动。

    叶蓁从空间里拿出些灵药,可以缓解毒素,眼下没有克制毒魔蝎的药物,不过把寻宝鼠放到葫芦空间,有灵气滋养,毒素早晚会清楚干净。

    “你可愿意跟我走?”

    虽然知道寻宝鼠听不懂自己的话,但叶蓁还是释放出了善意。

    司缪又当起了称职的翻译。

    “吱吱,吱吱!”

    寻宝鼠挥了挥爪子,尖尖的嘴巴大张,又后退了几步。

    “它说什么?”

    叶蓁蹙眉,没想到寻宝鼠居然这么激动。

    “它要找毒魔蝎报仇,不报仇宁愿死也不跟你走”

    司缪剑眉微挑,倒是没想到一只小小的寻宝鼠竟有这样的意志。

    “毒魔蝎早晚要死,现在跟我走有什么关系?”

    叶蓁也觉得有趣,不禁又问了一句。

    哪知,寻宝鼠竟激烈地摇头,半点都不妥协。

    “好吧,我帮你报仇,你跟我走!”

    经过数次谈判,两方终于谈妥了。

    第一,叶蓁要给寻宝鼠报毒魔蝎一咬之仇。

    第二,地上的极品翡翠它要挑选几块做窝。

    这两点都不是什么问题,叶蓁自然答应。

    要知道,拥有一只寻宝鼠,未来会有很多便利,最起码和别人一起进秘境,找到宝物的几率更大,所以对这些小小的要求,叶蓁也不介意满足它。

    把寻宝鼠和它选中的几块极品翡翠一起收入葫芦空间。

    不过就叶蓁看来,有灵石矿脉在,它很快会抛弃那几块想要做窝的翡翠。

    “走吧,我们找找这毒魔蝎,杀了那么多人,也算是替天行道”

    叶蓁满意地看了看矿洞中的翡翠,这些价格足以抵消三十个亿。

    有司缪这个行走的魔兽探测器在,毒魔蝎自然是无处可藏。

    叶蓁把毒魔蝎的毒液放置在玉瓶里,这种魔兽虽然实力一般,但毒性很强,说不准以后这毒液就会派上用场。

    解决了毒魔蝎,叶蓁又用神识检查了一遍矿脉。

    没了寻宝鼠和毒魔蝎,一切平静,这就是一条普通的原石矿脉。

    当司缪和叶蓁回到矿脉边上时,风戊晔也带着人来了。

    “叶总,这矿脉没问题吧?”

    风戊晔凑到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种施工的地方,最忌讳些稀奇古怪的事。

    “没问题,你找人守着矿脉就好,开采的事也能提上日程了”

    叶蓁眯了眯眼,嘱咐道。

    闻言,风戊晔松了口气,旋即眼睛大亮。

    这条矿脉既然没有问题,那开采出原石来,制成成品再贩卖出去,三十个亿应该很快就能赚回来,而雏莘集团也会再迎来一个新的高度。

    “叶总放心,我一定好好安排!”

    风戊晔拍了拍胸脯,态度认真。

    “那剩下的事就交给你,我们先回去了”

    叶蓁勾了勾唇,和司缪,农樱一起离开了矿脉。

    回到别墅区,农樱很有眼色地回了房间。

    当了一天的电灯泡。

    葫芦空间。

    不出叶蓁所料,新成员寻宝鼠抛弃了极品翡翠,跑到了灵石矿,只不过那是掘掘兽的地盘,两方闹得不可开交。

    “神妃,王,你们到哪儿去了?”

    司缪和叶蓁刚站稳,莱格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外界一天,葫芦空间近四天流速,莱格苏醒也属正常。

    “你身体无碍便好”

    打量了莱格几眼,他已经不似在文庄拍卖行时那么柔弱了。

    “神妃,这洞天福地真是宝贝,这次升级对王和我的身体都大有裨益!”

    莱格口中满是赞叹。

    “兰陵王和吱吱怎么回事?”

    叶蓁蹙眉,有些不解。

    那两小只已经沉睡很久了,为何还没有晋级成功。

    “神妃,它们都是灵植,原本已经要晋级成功了,但空间升级,灵气骤浓,也给它们的晋级带来了数不尽的好处,您尽管放心就是!”

    莱格对灵植的了解比叶蓁要深很多,解释道。

    回到空间的司缪已经恢复了自己本身的模样,容颜绝艳,不敢亵渎。

    “王,外界灵气浑浊,您还是少出去为妙”

    莱格想起华夏世界的灵气,不禁摇了摇头。

    精灵和妖兽都是应天地灵气而生的宠儿,若长期生活在灵气浑浊的世界,会对身体造成巨大危害,所以还是应该杜绝离开葫芦空间这样的事。

    尤其现在的司缪,外表看去正常,实则内里糟糕透顶。

    “莱格说的对,身体未好之前,还是安分一点”

    叶蓁蹙眉,倒是很认同莱格的话。

    在她心中,司缪身体重于一切。

    “无碍”

    司缪绯红的唇瓣微动,玉眸扫过莱格,语气有些不悦。

    接收到司缪的目光,莱格立刻垂下了脑袋,不敢再说半句。

    在这样的相处中,他竟也忘记了王的脾气。

    “这几天我做些灵食,你们都多吃一些”

    叶蓁也没再说什么。

    因为有“绮罗绿生藓”在,空间中的灵植个个都精神了很多。

    “能吃到神妃做的灵食,那滋味…”

    莱格想想曾经在饕鬄大陆吃到的灵食,就忍不住舔了舔唇。

    他这副馋嘴的模样倒是和温柔谦和的外表不符,不过缥缈神宗的四大统领都很喜欢吃她做的灵食,曾经很多次帮她寻找过香料和食材。

    “司缪,明天我会去一个秘境,只是你不宜出现在那方人面前,待我进了秘境,就带你出去,可好?”

    灵石矿脉的事情解决,自然就该到文庄拍卖行去看看邬魍山的事。

    花婆婆是华夏五圣之一,虽然及不上司缪千万,但现在是特殊时期,最好小心一点,若被她看出异样,司缪免不得又要动手,到时…

    司缪玉眸微动,点了点头。

    “神妃,有秘境啊?我能去吗?”

    莱格动了动尖耳,绿眸中闪烁起色彩来。

    从来了华夏就一切不顺,好不容易身体好些了,也想出去看看。

    华夏这个地方很神奇,连灵石矿脉都有,他也想看看这个地方的秘境。

    “自然能去”

    叶蓁颔首,只要入了秘境,带司缪和莱格出去都是小事。

    看着叶蓁离开葫芦空间,莱格才招来一杯生命之泉递给司缪。

    “王,你的身体哪里禁得起这么折腾?”

    说话时,莱格有些许叹息。

    以往他哪有机会操心自家的神尊大人?

    叶蓁手执玉杯,将生命之泉一饮而尽。

    对于莱格的话,司缪不想回答。

    他的身体他自己清楚,在不损害生命本源的情况下,他会量力而为,只是没想到他竟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思及此,司缪眉宇微动。

    “莱格,你说,我与卿卿可相配?”

    想到今天别人的议论和叶蓁的情绪,司缪不禁问道。

    也是在今日,他才知道叶蓁心中所想。

    觉得配不上他吗?她为何会如此想?

    听到司缪的话,莱格表情一顿,旋即犹犹豫豫地没有开口。

    “说”

    司缪眯了眯眼,玉眸看向莱格。

    “这…王,您和神妃…很相配”

    莱格脸上挂起些笑,如是说。

    然而莱格为他做了那么久的统领,他又怎么会看不出莱格的言不由衷?

    被司缪的玉眸看着,莱格额间的汗越来越多。

    “王,您是非要听我心中所想?”

    莱格后退一步,皱眉问道,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司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神尊,若您非要问,那我今日也就只能一吐为快。您和神妃是不相配的,若非是您所爱,即便她是无叶,我也无法承认地如此痛快!”

    莱格跪地,双手抱拳置于头顶。

    闻言,司缪手指微动,莱格就被掀飞出去,狠狠撞向山脉。

    “神尊,既然您问了,那我也不能把话说一半,这些话,不仅是我,我们整个缥缈神宗乃至整个饕鬄大陆,恐怕都是如此想的!”

    莱格艰难地爬了起来,再次恭敬地跪好。

    “神尊,当年如果不是您出手相救,饕鬄大陆也就不会出现厨神和‘无叶’仙尊此人,您将她带到缥缈神宗,名义是做您做灵食,实际却是保护,谁不知道那时的她被无数顶尖势力盯上,您为此帮她善后了多少次?”

    说到这里,莱格的话语微顿。

    紧接着,他又道:

    “我,郎翼,包括蝶栀,岐山等人,我们十个跟随您之久,如何能看不出您的感情?一向孤冷寡淡的缥缈神尊,哪里会对一个女子如此不同?”

    “是,无叶她是饕鬄大陆最后一个厨神,在声名上无人能及,可是你呢?掌握空间,雷电乃至毁灭等众多无上法则,更是在纪元之争时守护了整个饕鬄大陆的子民,您是缥缈神尊,天道法则第一人,最接近真神的人!”

    “除此之外,您还是这世上遗留的最后荒古之体,是可以与天地同寿之人,然而你却为了无叶,抛弃了那么多,更是不惜拼尽修为也要撕裂空间,数万年修行毁于一旦,您可知道,这是多大的损失?”

    说到后面,莱格的声音近乎悲痛。

    如果没有来到华夏,神尊必然能够冻破虚空,执掌天道。

    司缪神色未变,只是看向远方。

    “王,事到如今,我已无话可说,您能幸福也是我想看到的。只希望您好好保重身体,您的身体,如今再也经不起半点重创啊!”

    莱格声音沉重,仿佛背负着千万座大山。

    他和郎翼来到华夏追随神尊,是带着多少人的希望?

    “莱格,你不懂”

    司缪向前几步,银发如流光般飘散在空中,他玉眸微眯,思绪飘忽。

    自当初救下她,他不是没有选择,只是不想再选择了。

    他希望看到那双平淡如水的墨瞳在看到他时能有所起伏,希望那个灵魂能与他生死相依,希望她能站在他身边,如寻常夫妻一般。

    有些事,有些东西,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清楚的。

    总会出现那样一个人,哪怕她没有一点可取之处,你也甘之如饴。

    在他看来,他的卿卿很好很好,不必做任何努力,都是最优秀的存在。

    来到这里,是他所愿。

    这一日,他也体会到了言论之能,也明白了为何起初会被卿卿所拒。

    只是,他依旧不在意。

    且不论他相信他的卿卿总有一天能为所有人仰望,就算她不能,但还有他,他会变得更强,强到让所有人信服,强到让所有人都提不起勇气说什么!

    叶蓁,他心上的女人。

    *

    天还没亮,叶蓁就和农樱向仰光市郊外的废弃别墅群而去。

    “叶姐姐,居然有修者家族把拍卖行开在这里?”

    开着车,看着前方的别墅群,农樱惊呼。

    她也是隐世家族出身,只是没想到还真有大隐隐于市的修者家族。

    “嗯,文庄拍卖行就在这里”

    下了车,叶蓁就带着农樱向结界水墙走去。

    上次离开时她曾答应文景聿一同护卫邬魍山,在那时她手上就多了几颗通往文庄拍卖行的阵法钮,也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

    再次来到“风云城”,又是一番不同的变化。

    也许是因为有外地要入侵邬魍山的缘故,聚集在“风云城”的修者很多,除了修者,还有些身上没有灵气波动的,想必是一些拥有奇异手段的人。

    邬魍山是仰光市修者的福地,怎能允许外人抢夺?

    再次见到叶蓁,所有人表情都有些古怪。

    这就是当初那个让花圣人成功晋级一阶的小丫头,叶蓁?

    农樱满是警惕地望着四周,没办法,周围人的目光太不对劲了。

    虽然众人看叶蓁的目光都很灼热,但是没人敢动手。

    花婆婆已经放言,谁敢找叶蓁的茬,就是和她过不去,试问,谁愿意为了晋级就去找死?那可是华夏五圣人之一,惹怒了她,无需她亲自动手,自有人来收拾,到那时,结局一定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就像那个曾对叶蓁动手的蛮人族,可是直接被人端了窝。

    一路顺利来到文庄拍卖行。

    “叶小姐,请进”

    守护门卫见到叶蓁,赶忙行礼,请她们进去。

    进了大门,自有侍女带她到后厅去见文景聿。

    “叶姐姐,这地方修的还不错,看样子是有钱啊!”

    扫了扫四周的布景,农樱挑眉赞叹道。

    修者家族果然都富得流油,这座“风云城”的修建价值绝对惊人。

    “呵呵,这位小姐,我们文庄拍卖行是整个m省最庞大的家族,其底蕴绝不是您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能和我们少主做朋友,那是您的福气!”

    身在文庄拍卖行,侍女也是颇为傲气。

    说起话来也底气十足,在她心中,自家少主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

    农樱干笑了两声,没理会侍女的话。

    不多时,侍女就把两人带到了一间房外。

    “少主,叶小姐到访”

    话落,房门就从内打开了。

    开门的就是文景聿,依旧是一张冰块脸,脸上的曼珠沙华刺青仿佛又妖艳的几分,向是要带人走向死亡之路般,令人不敢直视。

    “叶蓁,你来了”

    虽然心下微松,但表面却也看不出什么。

    文景聿的语气一沉不变,冷似寒冰。

    “事情怎么样”

    坐在石桌旁,叶蓁问道。

    闻言,文景聿皱眉摇了摇头。

    “情况有些不妙”

    见叶蓁看向他,文景聿才把近来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早有r国异人下了战书,对予图市的邬魍山势在必得。

    r国国土不大,传承自然也不多,他们国家奉忍者和阴阳师为尊。

    “r国觊觎邬魍山已经不久了,他们就像豺狗,不咬下一块肉不罢休。”

    提起这个国家,文景聿的面色更冷,显然是印象不好。

    “是r国什么人,你们的人无法对付?”

    叶蓁蹙眉,这段时间她也看到了文庄拍卖行的实力,别说文景聿和文景姝,单就一个花婆婆,恐怕就无人是其对手,怎么可能情况不妙?

    “r国神秘家族似乎有七个,如今攻击我们的就是其一的山藤家族,这次他们也是下个血本,重金邀请了他们国家的神隐来对付花婆婆,这一次,山藤家族可谓精锐尽出,和我们仰光市几乎旗鼓相当,这才是难处”

    这些话说起来也让文景聿有些难堪。

    文庄拍卖行自喻为仰光市第一家族,然而在外敌入侵时,却是如此。

    “神隐?”

    叶蓁挑眉,能对付花婆婆的,恐怕不是简单角色。

    “r国神隐就和我们华夏五圣人地位相当,只不过他们国家只有三位神隐罢了,你不知道这个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文景聿有些若有所思道。

    这个叶蓁,的确古怪。

    生于海城,长于孤儿院,从小到大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凡,大学毕业后就如同变了个人,不仅以强硬手段开起了公司,还成为了修者。

    据他所知,叶蓁真正开始修炼应该就是在大学即将毕业时。

    只是让他感到惊奇的是,这才多久时间,她已经是三品修者,这样的天赋,比起安青云都犹有过之,确实是天才般的人物。

    不过想到她可以让任何修者平白晋级的手段,文景聿也了然了。

    叶蓁没有理会文景聿的猜测,也没心情理会。

    “不知道神隐有什么可奇怪的,我叶姐姐知道的可比你多!别小看人了!”

    叶蓁不说话,农樱还忍不住,不禁怼了一句。

    “小樱”

    叶蓁轻声叫道。

    农樱这才把脸撇到一边,不再看文景聿。

    不过以文景聿的性情,自然不会和她起什么冲突。

    “文景姝呢”

    想了想文庄拍卖行的局势,叶蓁问道。

    就这样一对兄妹,互不信任,权力各占一头,在这样的争斗中恐怕也不好过。

    听到叶蓁的话,文景聿不禁皱眉看向她。

    “你知道什么”

    叶蓁显然不是平白无故这个的。

    文景聿和文景姝的关系外界根本不清楚。

    “文景姝呢”

    叶蓁没心情玩你问我答的游戏,又问了一句。

    虽然觉得不悦,但为了大局,文景聿还是道:

    “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文景姝带人去了邬魍山,不过她留了一手,所以我只能留在拍卖行防备,我会让人亲自带你去,麻烦你了”

    说到后面,文景聿的声音郑重起来。

    邬魍山对仰光市乃至整个华夏都至关重要,绝不容有失。

    而且邬魍山秘境中有很多妖兽,一旦被r国放出,那华夏的普通百姓就要遭殃了,或许整个华夏国都会大乱,届时,必有国家特殊部队介入。

    “好,我知道了”

    叶蓁想了想,应道。

    邬魍山秘境是一大机缘,她也不想错过。

    而且现在的她严格算来也是华夏人,出些力也是应该的。

    有了文庄拍卖行的人护送,很快就到予图市。

    邬魍山乃是山中山,就隐藏在予图市著名的大山百叶山中。

    邬魍山入口就在百叶山中,只不过近来百叶山被政府封锁了,不允许任何人上去,这自然是修者为了抵御外敌,借助的国家力量。

    修者和忍者大战,容不得普通俗世人干扰。

    此刻的邬魍山外围一片大乱。

    巨木斩断,野草躺倒,鲜血逸散,还有些穿着怪异的尸体。

    “哥,怎么办?”

    看着越来越颓然的局势,满脸鲜血的安凛皱眉问道。

    他的身边正是这次守护邬魍山的主力,安青云。

    “小凛,r国人也许会浑水摸鱼,一旦被他们进入邬魍山,一切不妙,待会儿我就把你送进去,能多杀几人就多杀几人,不过你自己的安危也要注意!”

    此刻的安青云也失去了以往的温和,满脸杀伐。

    说着,又斩杀了一名黑袍忍者。

    “邬魍山中机缘甚多,进了其中,一切靠你自己!”

    安青云伸手拍了拍安凛的肩膀,手掌一动,将他送进了邬魍山结界。

    就在这时,不少忍者如同疯了般,不要命地扑了过来。

    山藤家族预谋邬魍山已久,哪怕结界,也拦不住他们。

    安青云怒火中烧,然而此刻他也无济于事。

    “青云,你要小心啊,我这就派人进邬魍山将他们都抓出来!”

    说着,文景姝就对身后挥了挥手,结界薄弱。

    霎时,不少人冲入结界,进了邬魍山。

    “你!”

    安青云气得青筋暴起,却也无计可施。

    此时的他,真是恨不得直接一刀把文景姝给砍了。

    难道抢占邬魍山机缘,比保卫邬魍山更重要?

    “青云,你不必担心,我陪在你在阻挡即可”

    就算是在这种危及的情况下,文景姝脸上还是挂着温柔如水的微笑。

    然而这种笑却令安青云觉得非常恶心,不禁转头不去看她。

    当叶蓁来到邬魍山时,已经死伤惨重。

    只剩下安青云,文景姝,和几个修为还算高的人在苦苦挣扎。

    这次山藤家族派了不少精锐,完全不输m省修者。

    再加上刚刚文景姝的举动,让不少忍者进入其中,情况变得更加混乱。

    在安青云专心对付面前的忍者时,身后也冲来一个。

    他们研究邬魍山已久,安青云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他可算是杀了不少山藤家族的人,此时力竭,正是斩杀他的好时候!

    身后的忍者一声冷笑,扔出一把“手里剑”。

    忍者使用忍术,忍术武器种类多种多样,“手里剑”就是其中之一。

    手里剑如同飞镖,十码之内可百发百中。

    手里剑掷出后,在空中会围绕其几何中心旋转,因此轨迹稳定,在近距离能够保证一定的精度,而且忍者的手里剑一般都会涂上剧毒。

    文景姝挥舞着长剑,斩杀了面前的忍者,回头就看到了这一幕。

    她若赶过去,一切都有回旋的余地。

    然而文景姝却只是皱了皱眉,挣扎片刻后,远离了安青云。

    青云,你既然不爱我,还非要帮着文景聿和我做对,那也怪不得我了。

    面对这样的濒死时刻,即便安青云,都忍不住瞳孔一缩。

    就在他即将血溅当场时,一支弓箭带着不可挡之势袭来,瞬间击中那飞舞旋转的手里剑,只听“铿锵”一声,手里剑飞回,直接命中那名在背后偷袭的忍者。

    恐怕他到死也没想到,最后会被自己的武器杀死。

    叶蓁轻轻一跃,就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叶蓁?”

    看到她,安青云微愣,旋即大喜。

    “情况如何”

    看了看四周的死尸和残存人数,叶蓁不禁蹙眉。

    的确如文景聿所说,情况不妙啊。

    “外界倒还好,只是有忍者进了邬魍山”

    安青云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脸色难看。

    安凛也进了邬魍山,若是碰到多名忍者袭杀,就他那点本事,只是送菜。

    “叶小姐,我希望你能现在就进邬魍山,若是碰到小凛,助他一把”

    安青云双手抱拳,声音恳切。

    他就这一个弟弟,但眼下邬魍山也需要他,他无法离开。

    叶蓁抿唇,看了看一脸认真和乞求的安青云。

    他灵气几乎枯竭,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再有忍者来,他必死无疑,更别提还有个不怀好意的文景姝,刚刚她看的清楚,爱吗?不尽然吧。

    “这个给你,算是还你当初帮我的人情”

    想了想,叶蓁递给安青云一块下品灵石。

    虽然是下品,但握在手中也可以恢复灵气,应付这些场面已经足够了。

    不是她小气,而是财不外露。

    即便是下品灵石,恐怕对于文庄拍卖行来说都算是富裕了。

    果然,安青云面色大变。

    表情变化也只是一瞬,就赶忙收起灵石,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虽然东西珍贵,但他别无所则,只能收下。

    “叶小姐,谢谢!”

    安青云声音郑重地感谢,叶蓁这算是救了他两次。

    “叶姐姐,我们怎么办?”

    农樱提着染血的匕首,问道。

    刚刚她也没闲着,去帮了那些文庄拍卖行的人一把。

    “姑娘,谢谢,我这就送你们进邬魍山!”

    说着,安青云就带叶蓁和农樱靠近了结界。

    就在此时,一道白绫闪过,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青云,你别忘了,她们不是文庄拍卖行的人,没资格进邬魍山!”

    文景姝顶着那张笑容满面的假脸出现了,说出的话让安青云瞬间沉下脸。

    “文景姝,以往的事我就不与你计较了,可今天,你放忍者进入邬魍山,你知道会带来什么祸患吗?更何况小凛也在其中,说起来,你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竟如此狠心。叶小姐是来帮忙的,你再不让开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说着,安青云就举起了手中的长枪。

    “你真的要为了她,与我反目?”

    文景姝的笑容渐渐隐藏,眸色如同狂风暴雨。

    她早就知道安青云对她有恨,更是不愿与她有半点牵扯,但碍于一些事,他无法和她撕破脸皮,可如今,就因为一个叶蓁,就要与她反目?

    “并非我要与你反目,而是我们从未有过和平的一天”

    安青云反唇相讥。

    两人是名存实亡的夫妻,从来不是一条心。

    “哈哈哈,安青云,好个安青云。你为了父亲遗愿娶了我,又为了文景聿的地位迁就我,如今,竟要为了个刚刚认识的女人和我如此说话?我倒要看看,是这个女人在你心里重要,还是那个青荷更得你心!”

    话落,文景姝眸中闪过狠色。

    白绫如同活了一般,挥舞着袭向叶蓁的脸。

    那张脸,她早就看不顺眼了,还是毁了为好。

    ------题外话------

    关于咱们司缪和叶蓁的称呼,现有yes夫妇,椰丝夫妇和淡定夫妇,大家踊跃在评论区和我互动吧,喜欢哪个选哪个,最后评论最多的那个咱们就定下,然后当初起这个名字的小可爱288币,互动选择的小可爱每人26,快来一起互动吧?币不多,但希望我们一家人可以偶尔交流一下,你们觉得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