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二章 收获丰,有悬念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叶蓁,司缪和莱格继续在邬魍山中寻觅。

    一路上除了挖掘灵植和捕捉妖兽,还遇到了一波又一波的忍者。

    看来邬魍山外也并不平静,有莱格相助,那些忍者在邬魍山这样植物遍地的地方根本是在送菜,倒也没遇到什么特别麻烦的事。

    除了忍者,也曾遇到文景姝的人。

    虽然文景姝那个女人叶蓁不喜,但这些人却是无辜的,而且她也不想插手文庄拍卖行的事,邬魍山历练之后,远离才是要紧的事。

    “神妃,咱们什么时候离开?”

    又收拢了一株灵植,莱格看了看天色,问道。

    说起来,在邬魍山他们已经待了数日之久。

    “我想找一找金谷蟾蜍”

    叶蓁说道。

    银线草和泰罗果都是灵植,运气好总能碰到,但金谷蟾蜍不同,这是妖兽,在华夏世界不会轻易碰到,这次邬魍山之行找到它最大的机会。

    “既然要找金谷蟾蜍,那就找水源吧”

    想了想,莱格说道。

    金谷蟾蜍是二阶妖兽,是水陆两栖的妖兽,不过它们大多时候会躲藏在溪流中,毕竟相比之下,陆地的天敌会更多些。

    “去那边”

    司缪抬眸看向一个方向,清华潋滟的容颜一片淡然。

    叶蓁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不会又偷偷用神通了吧?

    “呵,你忘了,我对任何妖兽都有感应”

    司缪轻笑,伸手揉了揉叶蓁的脑袋。

    叶蓁自然会听司缪的话,朝着他所指的方向而去。

    随着半天的深入,终于听到了潺潺水声。

    银线草就生长在溪河汇聚之处,而且金谷蟾蜍也是水系妖兽,这里水汽如此浓郁,难怪司缪会指向此处,不过有他在,金谷蟾蜍已经无处可逃。

    不过无论是哪里,有水源的地方必定有危险,毕竟万物的生长离不开水。

    果不其然,她刚刚踏入溪泉边,就碰到了一头三阶妖兽赤头鹿狮!

    赤头鹿狮长相奇异,拥有着鹿的头颅狮子的躯体,这样长相怪异的妖兽在饕鬄大陆很常见,这种妖兽只要不率先动手招惹,性情还是比较温和的。

    叶蓁没有打扰它喝水,类似这种不能当食材的妖兽,她也不想动手。

    这时,司缪上前一步。

    银袍随着走动发出些许声响,他玉眸轻轻扫过那喝水的赤头鹿狮。

    还没等叶蓁反映,那头赤头鹿狮早就跑得没了影儿,三阶魔兽纵然骄傲,但凭着野兽生来具有的趋利避害的本能,也知道若留下只是死路一条。

    送死和活着,赤头鹿狮自然是选择后者。

    “金谷蟾蜍就在这溪流中”

    司缪微微挑眉,声音极轻,也极淡,带着丝丝低沉。

    邬魍山中溪流很浅,水清见底,偶有鱼儿跃出水面。

    叶蓁颔首,将清透的目光放在了溪河中。

    金谷蟾蜍生性懒惰,喜欢趴在石头上晒太阳,除非发现危险,不然便不会动。

    沿着河畔走了不久,一抹在阳光下折射出的金光映入眼帘,再看去时,便见巴掌大小的蟾蜍趴在水中央的石头上。

    它的脊背呈金色布满凹凸不平的疙瘩,腹部是白色。

    找到了金谷蟾蜍,叶蓁眸子微动,也不急,悠然地迈着步子靠近溪边。

    莱格眨了眨眼睛,不敢发出一点响动,生怕惊跑了那金谷蟾蜍。

    这妖兽虽然懒惰,但被打扰后大多时候会逃跑。

    察觉到不安,金谷蟾蜍懒懒地睁开眼睛,硕大的眼珠中满是警惕。

    见叶蓁脚步不顿地向它走去,当下发出警告的叫声,白色的腹部一起一伏,咕咕咕的声音响彻,叫唤时肥硕的身体动了动,做出一副攻击的模样。

    见金谷蟾蜍如此,叶蓁依然不为所动,快如闪电的出手!

    她发出的是雷火,虽不强烈但攻击力却可怕,金谷蟾蜍惊了,周身发出耀眼的金芒,犹如实质金属,雷电击打在它的脊背上只留下了浅浅的白痕。

    金谷蟾蜍是妖兽界为数不多的双属性魔兽,水金两属性赋予了它超凡的能力,如果不是天赋限制,恐怕会成长为极端可怕的存在!

    一击不成,金谷蟾蜍开始反击!

    黑色的雾气从它小小的身躯里蔓延出来,速度极快!

    叶蓁纤手微震,银紫色瑰美而凌厉的雷火就像一层护罩似得,将自己尽数笼罩其中,任那毒雾四散,河畔周边的青草植株皆被毒雾化作黑土,狼藉一片。

    见毒雾对来人不起作用,金谷蟾蜍怕了,身子一跃就要逃窜而去。

    折腾了这么久,叶蓁怎么可能让它逃走,她术法所知甚广,金谷蟾蜍怕雷火,而且它最厉害的毒雾在她眼中根本如同无物,逃不走。

    操控雷火汇聚成网,五指成爪微微一笼,那已经跳到水中的金谷蟾蜍被困住,它不甘被捕捉,开始拼命挣扎起来,然后一切都是无济于事。

    刚刚在放出雷火时,她就已经悄悄束缚了金谷蟾蜍四周,伺机而动。

    将金谷蟾蜍敲晕,丢进了葫芦空间中。

    最重要的金谷蟾蜍被抓,其它灵药要寻到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在邬魍山又待了两天,直到精神力覆盖之处再无忍者,叶蓁才决定归程。

    这次的邬魍山之行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大的机缘,但种类繁多的灵植和妖兽却比任何机缘都重要,这样一来,她的厨神手艺也有了用武之地。

    “月牙,带农樱到结界处等我”

    离开时,叶蓁在精神领域对月牙说道。

    主人和契约兽的精神领域交流也是有限制的,不过在邬魍山境内,不受干扰,这么多天,农樱应该也找到了些属于自己的机缘。

    “好的主人,我马上带这蠢丫头回去!”

    接收到任务的月牙,带着农樱马不停蹄地向分开之处跑去。

    “我带你们进空间,等回了家,再叫你出来”

    叶蓁拉了拉司缪的衣袖,说道。

    “好,你自己要小心”

    司缪点了点头,轻声嘱咐。

    叶蓁颔首,将他和莱格都送入葫芦空间。

    回程的路比来时快很多,短短半天,叶蓁就回到了初始地。

    月牙是妖兽,速度自然也很快。

    当叶蓁回到初始地时,月牙已经趴伏在地上打着滚等待了。

    “叶姐姐!”

    看到叶蓁,农樱兴奋地招了招手。

    看她如此,就知道这次邬魍山收获不小。

    果然,农樱没有丝毫停顿地把一路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你是说,你找到一把灵器?”

    叶蓁挑眉,倒是有些稀奇。

    秘境有灵器她不稀奇,稀奇的是农樱分明是奔着灵兽去的,最后却得到了灵器,难道这就是所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是啊叶姐姐,你瞧,就是这个!”

    说着,农樱就取出了自己刚刚得到的灵器。

    这是一把粉色的折扇,扇柄处雕刻着桃花样的纹路。

    虽然卖相很少女,但叶蓁却能感受到其中的灵气震动,这东西怕是需要灵气注入才会产生作用,只是不知是什么类型的灵器。

    “叶姐姐,它叫桃花扇,很俗套的名字,但是却是一把飞行灵器!”

    农樱语气带着些许得意。

    飞行灵器啊!就像在妲己墓时,雷赫手中的灵舟一样!

    “哦?”

    飞行灵器,这一点叶蓁的确没想到。

    相比之下,飞行灵器的确要比战斗灵器珍贵很多。

    如花婆婆当初拍卖的那把“碧影扇”般,就是战斗灵器,它珍贵就珍贵在可以抵挡七品修者全力一击上,不过叶蓁不擅使用扇形武器,也就闲置了。

    “叶姐姐,是不是很不错!对了我还在路上采摘了不少珍贵药材!”

    收起桃花扇,农樱又打开背包让叶蓁看她的成果。

    除了俗世常见的药材,还有些低级灵药。

    “路上有没有遇到危险”

    使用化形咒把月牙变成猫咪,抱在怀里,问道。

    “没有没有,一路上有月牙在,碰到些厉害的魔兽都绕开了,倒是碰上了几个r国的忍者,不过有我和月牙联手,也都把他们…”

    农樱伸手在脖颈处做出一个“抹杀”的动作。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行离开吧”

    看了看天色,叶蓁说道。

    “好!虽然没得到灵兽,不过能得到一把飞行灵器我都满足了!”

    农樱笑的牙不见眼,对自己的收获颇为满意。

    说着,两人就离开了邬魍山。

    *

    结界外。

    百叶山中已经没了r国忍者的身影,只剩下两方对持的修者,不是别人,正是文庄拍卖行名义上的主人,和主人的妹妹。

    “文景姝,你终于忍不住露出真面目了”

    文景聿声音冰冷,看向对面一袭白裙,袅袅如仙的妹妹,眼睛里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痛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那可爱的妹妹就像变了一个人。

    “与其说我露出真面目,倒不如说你是时候退位让贤了”

    文景姝手持长剑,脸上依旧挂着温柔到虚伪的笑容。

    即便对面是自己的亲哥哥,文景姝也丝毫不让,说出的话更是带着讥讽。

    “为什么?”

    文景聿皱眉,语气有些疑惑。

    为什么要害死父亲,如今还要逼他?

    以往的文景姝纵然骄横,却也自由天真无邪的可爱之处,可现在呢?

    阴险卑鄙,连骨肉至亲都可以毫不手软地下手杀害,如此不择手段的女人,简直可怕到极点,让人不敢靠近。

    “为什么?你居然问我为什么?哥哥,你真是天真”

    文景姝笑着摇了摇头,看向文景聿的眼神就像看待一个傻子。

    她从小就不被父亲所待见,只因上面顶着一个天赋优异的哥哥,面对她时,总是冷冰冰的呵斥,从小到大,她何时拥有过暖心的父爱?

    她也知道父亲是修炼功法所致,可他对待安青云时,分明不是这样的!

    到了最后,还想着要把整个文庄拍卖行都交给哥哥。

    那她呢?

    她一个女人,一旦嫁人,在娘家没有任何地位的她,如何在婆家立足?

    谁说女人不如男人,她偏偏要做出一番大事!

    “文景姝,回头是岸…”

    文景聿冷声呵斥,他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刻她还是执迷不悟。

    “哈哈哈,这话该是我说才对,哥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当初若非你一时心软,我也不会成长至今,怎么说你也是我哥哥,只要你束手就擒,我不会对你如何,包括你那一群衷心的下属,如何?”

    文景姝抬起手臂,剑尖直指文景聿。

    “真是不知所云!聿,若不是她私自放人进去,也不会有那么多忍者进入邬魍山,还害的花婆婆受伤闭关,这样的蛇蝎女人,该杀!”

    安青云此刻杀气凛然地望着文景姝。

    多年耻辱,如今终于能够一雪前耻。

    如果不是她,他不会和心爱的女子成为陌路。

    如果不是她,他视作父亲的师傅就不会死。

    如果不是她,守护邬魍山就不会死那么多人。

    听到安青云的话,一直云淡风轻的文景姝终于变了脸色。

    “青云,我承认我是娇纵了些,可对你的感情是真,为何你总是看到我的狠毒,却看不到我对你的心?我一心一意待你,你却视我为洪水猛兽,我们夫妻一场,你竟然还要帮着他,来对付我?简直可笑!我是爱你的啊!”

    哪怕是在众人面前,文景姝也毫不胆怯地说出这样一番话。

    她的确是爱他的。

    自幼时起,那个苦苦修炼逐渐成为文庄拍卖行第一人的安青云,是她所爱。

    “爱我?你这样的爱,我可真是要不起”

    安青云脸上的温和不在,看向文景姝时是满满的厌恶。

    和这样的女人成为夫妻,真是他一生都无法洗刷的耻辱!

    “从今日起,你和文景姝再无瓜葛!”

    文景聿伸手拍了拍安青云的肩膀,作为兄弟,他明白他的痛苦。

    当年忍痛迎娶,痛失所爱。

    在得知文景姝杀死了他的恩人时,他心中更痛,半点都不想忍受,却为了他,为了文庄拍卖行的稳定,选择了继续承受。

    到了今天,这个天之骄子,终于可以摆脱。

    “嗤,文景聿,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他安青云一日是我丈夫,就永远是我丈夫,除非是死,否则,一辈子都休想摆脱我!”

    文景姝冷笑一声,说出的话让人觉得分外恶心。

    “哥,既然如此,那今日你就杀了这个女人!”

    站在安青云一旁的安凛也面色微冷,嫌恶地看了文景姝一眼。

    以往为了大局为重,他只能违心地叫她“嫂子”,今天终于能够扬眉吐气。

    看着对面众人仇视的目光,文景姝一脸冷漠。

    既然她爱的人不爱她,那就唯有权利能抚平她的心了。

    “今日,我要让你们统统血溅百叶山!安青云,我要囚禁你,让你像狗一样恳求我,想去找青荷那个女人,做梦,这辈子都不可能,我要囚禁你到死!”

    文景姝持着剑,带着汹涌很辣的气势,向对面的一众人冲了过去。

    见她动了,她身后的人自然也不甘寂寞地杀了上去。

    “上!今天,就让文庄拍卖行回归平静!”

    安青云眯了眯眼,拿着长枪也冲进了战斗圈中。

    文景姝那边虽然人多,但耐不住文景聿这方有安青云这尊杀神,他一枪挑一人,一时间血花从天空纷纷扬扬地洒下,染红了青色的叶片。

    “文景姝,不要执迷不悟了!你带的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文景聿皱眉,长剑和文景姝手中的剑碰撞到一起。

    这两把剑还是他们的父亲亲手所铸,小时候,两人也曾一起使用这两把剑练习剑术,可如今,竟然要用这剑割破对方的喉咙,世事无常。

    文景聿能想到的,文景姝自然也想到了。

    她神情微微一恍,旋即就恢复平静。

    “哥哥,我已经回不去了,不成功便成仁,今日,你我二人,必有一个人的血将祭奠这邬魍山,不要手下留情,否则我都会看不起你!”

    说着,文景姝下手更加凌厉起来。

    当然,话是怎么说,但她今日可没想要输。

    邬魍山中,她的杀手锏也快要出来了吧?

    文景聿一行人可不清楚文景姝打的算盘,看着对方逐渐减少的人,心中满是胜利的曙光,文庄拍卖行,注定不会易主。

    战斗逐渐接近尾声,文景姝这边只剩下几个人在浴血奋战。

    “无谓的抵抗”

    安青云冷笑,长枪直指文景姝的后背。

    他忍心吞声那么多年,只要取了文景姝的命,就可以一雪前耻!

    他可以重新追求自己心爱的人,也可以为恩人报仇,还可以为千千万万的文庄拍卖行的兄弟报仇,只需要一枪,一切都可以结束。

    看着安青云锋锐的长枪,文景聿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就在长枪距离文景姝还差一点点距离时,异变突生!

    只听“叮——”地一声,安青云的长枪被打歪了。

    就是这个机会,文景姝远离了战斗圈,避过了将死的局面。

    “是谁!”

    安青云暴怒,看向暗器发射处。

    刚刚分明可以解决了文景姝那个祸害,到底是谁,如此多管闲事!

    因为安青云的怒喝,两方激战的人都纷纷远离了战斗圈。

    虽然文景姝这边伤亡惨重,但文景聿那边也并不好看,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带了伤势,血流不止,在这样下去,只会残胜。

    只是没想到文景姝这么多年的部署,手下精锐竟如此之多。

    “没想到文庄拍卖行也有内乱的时候,看来我等来的恰到好处!”

    冷漠无波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向声源处望去。

    那是一群略有些狼狈的人,领头的是个面容刚硬,棱角分明的男人,他眼中满是冷漠,即便是眼前血流成河的景象,都未让他色变。

    而男人身边则是一个彩裙少女,她眉头皱得很紧,不忍再看。

    除了他们两个,剩下的就是些残兵弱将。

    “柯,子,谟”

    文景聿眯了眯眼,声音冰冷,喊出了领头男人的名字。

    没错,他就是在邬魍山中遭遇四阶金刚碧炎犀时,被叶蓁偶然救下的人。

    文景聿显然和他是老相识。

    两个人一冰冷,一冷漠,撞在一起,犹如两座冰山。

    “怎么会是你,柯子谟,你倒是有闲情逸致偷逛我邬魍山!”

    安青云拿着长枪,有些意外出现在此处的柯子谟。

    邬魍山是m省所有修者的福音,若有外人进入,必须要缴纳一定的好处,毕竟是历练之地,其中宝物和机缘用一点少一点。

    他为何不知道柯子谟是什么时候进入的?

    除了文景聿和安青云,其他人对柯子谟并不熟悉,一脸茫然。

    “偷逛?是文景姝邀请,子谟只能却之不恭”

    柯子谟冷漠地说出这样一番话,然而这话却叫文景聿和安青云面色微变。

    他们都不傻,柯子谟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明摆着,他就是文景姝请来对付他们的,可笑的是,将他请来的代价居然是他们费心守护的邬魍山…

    眼下他们一方也只剩下些伤员,若柯子谟和文景姝联手,又是另一番光景。

    “柯少主,今日你助我拿下文庄拍卖行掌权人之位,邬魍山以后随你柯家人进出,这样的条件,是不是足够吸引人?”

    文景姝上前两步,随意抹掉脸上沾染的血迹。

    她声音含笑,到了现在这一步,也只能加大筹码。

    听到她的话,文景聿和安青云对视一眼,面色铁青。

    还没等柯子谟开口,邬魍山结界在这时又破开了一个口子。

    叶蓁和农樱穿透结界后,原本以为会看到一片平静的山丘,却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满目的血色,一场人族和人族的战斗,一场血亲与血亲的屠戮。

    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两人身上。

    农樱有些不自在地瑟缩了一下,嘴角也抽了抽。

    她实在没想到,从邬魍山里出来会面对这么尴尬的局面。

    而叶蓁则面色平静,只是云淡风轻地扫了众人一眼。

    看样子r国忍者应该都走了,不然也不会内讧成这个样子。

    “邬魍山里的忍者已经被全部诛杀,我走了”

    叶蓁抱着月牙,抬眸看向文景聿和安青云,声色清淡地说道。

    还不等两人反应,就带着农樱向远处走去。

    在场所有人都不禁被她的举动给惊的目瞪口呆,在这么危机的时刻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不光文景聿和安青云有些无语,就连柯子谟眉梢都跳了跳。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站住!柯少主,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她拥有让任何人无条件晋升一阶的手段,而且背景神秘,知道的秘辛秘术必然不少,抓住她,百利而无一害!”

    看着叶蓁的背影,文景姝大喝,她冷笑着将叶蓁的事说了出来。

    说话时,还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口,满眼恨意。

    闻言,柯子谟那方人发出一片哗然声。

    能让任何人无条件晋升一阶?

    这点的确诱惑性十足,叫人无法不心动。

    而文景聿和安青云,安凛,都面色一暗,文景姝这个女人,为了能够成为文庄拍卖行的新主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柯子谟是修者联盟的人,和俗世家族本就井水不犯河水。

    如今叶蓁的事捅破,难保修者联盟不会出手要人。

    原本要离开的叶蓁也顿住了脚步,回过身来。

    她清透的眸满含凉意地望向文景姝,这个女人,三番两次针对于她,既然她执意找死,那她也用不着客气了。

    不等柯子谟说话,叶蓁已经拿出弯弓对准文景姝。

    她脚尖微点,跃于半空之中,将弓弦拉成满月,这次,气箭不再是单单的一支,而是化成了三支,足足三支气箭,将文景姝的退路也封住了!

    面对这一幕,文景姝却面色不变。

    在她看来,弓箭再快,也及不上她的剑!

    柯子谟本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文景姝骄傲自大的面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即将发生的惨剧,于他而言,文景姝这个女人也的确是个傻子。

    “咻咻咻——”

    三箭齐发!

    呈三角之势隐隐将文景姝包围在其中,然而她却不自知。

    “呵呵,雕虫小技!”

    文景姝看着爆射而来的气箭,虽然心中隐隐不安,但嘴上却没有服软。

    “看剑!”

    长剑微动,晃出无数虚影,想要将飞射而来的气箭打散。

    叶蓁轻飘飘落在地上,神情淡漠,旋即也跟着气箭一起向文景姝攻去!

    三支气箭,带着满满的杀气。

    “啊——叶蓁,你竟敢伤我!柯少主,你还在等什么!”

    文景姝被气箭直接洞穿了肩胛骨,独留下两个血洞。

    三支气箭只有一支被文景姝的剑打散,其他两支叫她避无可避!

    而此时的文景姝也失去了行动能力,叶蓁身影如风般向她袭去。

    柯子谟皱眉,果然如文景姝的队友般,上前阻挠叶蓁。

    “柯子谟!叶蓁是花婆婆看重之人,言明,谁找叶蓁麻烦,就是和她过不去,你确定要为了一个文景姝,和花婆婆做对?”

    安青云飞身而来,长枪直指柯子谟,声音凛然。

    叶蓁刚刚救了他和安凛,绝对不容有失。

    “你要与我为敌”

    叶蓁看着柯子谟,眸色清淡,声音平静。

    救他时,几个问题已经将那段因果了结了。

    在她的世界里,除了朋友和敌人,就是陌生人,她并不觉得柯子谟为了文景姝阻挡她有何不妥,只是问清楚敌友关系。

    “不,只是我不能让你在我面前杀掉她”

    柯子谟紧皱的眉松了下来,冷漠说道。

    他虽然厌恶文景姝,但也答应了帮她夺得文庄拍卖行掌权人之位,不能言而无信,无关正邪,只是品性,她若死了,那他的承诺也变成了笑话。

    “今日,她非死不可”

    叶蓁声音也冷了下来,清透的瞳平淡而冰凉。

    她不会放任文景姝这样的人一直活着,那是在给她找麻烦。

    话落,叶蓁双手合十,不断变化指印。

    “风雨无归——肃杀!”

    她蔷薇色的唇瓣微动,吐出几个字。

    “肃杀”二字刚落,空气中的气氛瞬间凝结下来,带着不知名的冷意。

    山谷四周散落在地上的各类武器纷纷发出颤抖,包括安青云手中的枪,文景聿和文景姝手中的剑,竟都仿佛受到牵引,隐隐要脱离他们的手掌!

    “这…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都大惊失色,在这样的情境下,武器就是生命,然而现在武器仿佛有了灵魂,要脱离他们的掌控一般。

    叶蓁捏着的拳缓缓松开,霎时,所有武器都受她驱使,指向文景姝。

    柯子谟面色微变,此刻也无法拦截,闪身离开了。

    他相信,依面前这个女人的性格,倘若他不让开,也会被众多武器刺成马蜂窝,他可不想刚刚逃脱邬魍山的危机,转眼又要面临性命之危。

    “啊!不,不要,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文景姝大喊着,头摇得如同拨浪鼓,满脸惊骇。

    然而武器却听不懂她的话,暴射而去。

    剑,枪,刀等等锋锐的武器一齐射向一人,这样的情景说不出的震撼。

    瞬间,文景姝就被扎成了刺猬。

    她睁着眼睛,看了叶蓁一眼,最后不甘地闭上。

    文景姝一死,她残留的余党不足为惧,纷纷缴械投降。

    这一招“肃杀”过后,叶蓁体内的灵气也所剩无几。

    毕竟是要用精神力掌控所有人的武器,这样一来,脑海隐隐作痛,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必须有所震慑!

    伸手摸着怀中月牙的毛发,许是察觉到气氛不同,月牙也瞪大了眼。

    它毛发矗立,蓝色的兽眸中满是蠢蠢欲动的凶残。

    “文景姝既然已经死了,那我们柯家与她的盟约自然不作数”

    柯子歆看了看面色有异的柯子谟,转头对着文景聿道。

    失去了文景姝和她的余党,柯家在文景聿和安青云面前完全不占优势。

    “你们以为就这么简单吗?”

    安青云冷笑,虽然对方是修者联盟的人,但他们文庄拍卖行也不会惧怕。

    私自进出邬魍山,还要帮着叛逆参与文庄拍卖行内部之事,若是如此轻易放过他们一行人,恐怕以后文庄拍卖行也无法在m省立足!

    “你们有什么要求”

    看了看文景姝的尸体,柯子谟问道。

    他知道,文景姝一死,他们就没了任何讨价还价的权利,形势比人强。

    “别的且不说,这次邬魍山之行,价钱先拿来!”

    安青云脸上挂起温和的笑。

    文景姝一死,他只觉得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我走了”

    叶蓁抬眸,声音淡漠,没有露出丝毫异样。

    她只是三品巅峰修为,刚刚若非因为文景姝经过一番打斗失去了些自保能力,她也无法一击击杀,侥幸而已,而且现在的她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

    文庄拍卖行的人正邪不明,文景聿和安青云更是忽明忽暗。

    至于柯子谟,双方只是两面之缘,更谈不上信任不信任。

    这么多人里,也唯有一个安凛还靠谱一些,不过叶蓁也并非特别相信他,毕竟和安青云比起来,她这个所谓的朋友,孰轻孰重,一眼可见。

    “叶蓁,你这次帮了我们文庄拍卖行的大忙,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文景聿上前一步,声音冰冷,却带着丝感激。

    虽然对方刚刚才杀死了他的妹妹,但若论起来,乃是恩人。

    “以后不要再找我”

    叶蓁回眸,声色冷淡。

    她完全不想再和文庄拍卖行有任何牵扯。

    闻言,文景聿微愣。

    这是要和文庄拍卖行洗清所有的关系?

    “呵呵,叶小姐,我们柯家诚挚地邀请您来做客卿,不知您意下如何?”

    柯子歆眸子微动,行了一个江湖礼节。

    在邬魍山中时她就看出来,这个女人实力极强,现在她有眼都不眨地射杀了文景姝,再加上刚刚她听到的让人进阶的言论,这样一个人,拉拢为妙。

    如果能将她变成柯家的客卿,那在修者联盟,柯家的地位将再上一层楼!

    “不愿”

    叶蓁回身,淡淡地留下两个字。

    她背影纤细,但想起刚刚的一幕,却又觉得异常高大。

    这样一个女人,神秘,强大,平淡,冷漠。

    安凛望着叶蓁的背影,神色有些恍惚。

    “柯少主,随我到文庄拍卖行走一趟吧”

    文景聿望着柯子谟,心中思索着价格之事。

    修者联盟一向从门缝里看人,这一次,他们文庄拍卖行也能翻身一把了。

    闻言,柯子谟收回看叶蓁背影的目光,冷漠地点了点头。

    这次是他决定有失,不仅让一些族人在邬魍山中陨落重伤,还落在了文景聿手中,这次的事他应该负全部责任。

    “文少主,希望你别忘记,我们是修者联盟柯家的人”

    柯子歆咬着唇,说出的话带着些许威胁。

    他们此刻就是案板上的鱼肉,如果不小心应对,真是后果难料,毕竟是他们的存在,差点导致文庄拍卖行易主之事完成。

    “呵呵,柯小姐这话说的,我们忘记什么都不可能忘记你们的身份,放心,只是去文庄拍卖行做客罢了,别害怕,我们绝不会对你们做什么事”

    安青云笑了笑,声音温和且有着丝丝诱惑。

    留下几个人收拾这边的尸体,一行人远离了百叶山。

    “真是没想到,事情的结果居然是这样的”

    “可不是,这文景姝,好好的文庄拍卖行大小姐不做,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最后还不明不白地死了,你说说她争的这些有什么用?”

    “诶,也是可怜了,我真是没看出以前那个笑意柔柔的小姐会变成这样”

    “……”

    留下的几个人议论纷纷,都用复杂的眼神看向文景姝的尸体。

    刀刀扎心,当真惨烈无比。

    “行了,都别说了,这些忍者尸体都烧掉吧,文景姝的带回去”

    有人如此说道。

    文景姝再怎么样都是掌权人文景聿的亲妹妹,叶蓁杀死她是帮了文庄拍卖行的大忙,但他们却没办法肆意对待文景姝的尸体。

    其他人的烧掉也就烧掉了,文景姝的尸体还是带回去为好。

    几个人忙忙碌碌起来。

    这一次的邬魍山之行死了不少人,有r国忍者的,也有不少文庄拍卖行的。

    同门师兄弟的尸体自然是要收敛起来入葬,r国忍者的则要通通烧掉。

    日后百叶山还是要开放的,如果把尸体都留下,到时候累累白骨,恐怕予图市政府的人就要找到仰光市去了。

    就在几人收拾尸体时,草丛中突然响起簌簌声。

    在他们没有被发觉时,喉管就被锋利的器具割破了。

    “忍…忍者…”

    最后只来得及回头看一眼来人,留下短暂的几个字,消亡。

    没错,从草丛中窜出的就是些r国忍者。

    他们一直等待着,希望文庄拍卖行窝里斗,他们好渔翁得利,没想到最后出现了柯子谟一行人和一个叶蓁,一切计划打乱。

    他们不敢在众人面前出现,直到现在才忍不住下手。

    几个忍者对视一眼,看了看文景姝的尸体。

    “带走!”

    说完,就扛着文景姝的尸体匆匆忙忙离去了。

    没人看到,被忍者抗在肩上的文景姝,指尖轻轻动了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