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四章 买房难,愣头青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院长妈妈,有什么事情您说”

    叶蓁抿唇,她感知敏锐,能清晰察觉到院长妈妈些微的恐惧。

    顾爱华看了看叶蓁,将孤儿院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两个月前,孤儿院的钱款突然批不下来了,本就稀少的孩子们的生活费更是有些见底的迹象,如果不是社会上一些好心人捐款,恐怕会千难万难。

    顾爱华身为院长,当然不能眼看着孩子们饿死。

    她跑到工作处去询问,为何每个孩子每月六百元的生活费突然不给了。

    这样的标准在世界孤儿院群体中来说,已经是低标准了。

    然而对于她的问话,工作人员只说询问上级,就没了后续。

    之后她又到工作处去问了许多次,却每每都被敷衍,到了最后,工作人员甚至不耐敷衍她,直接让保安进行驱赶。

    她哪里还不知道,她们孤儿院的钱款应该是批不下来了。

    但是她已经没了别的办法,只能日日夜夜赖在工作处大门口,想要问个清楚。

    就这样,她风吹日晒地在工作处门口过了一个月,饿了就吃干馒头,大多数时候还会被保安驱赶到别处,说是不能影响工作处市容。

    本就身患胃癌的她,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病情也就加剧了。

    直到工作处中一个工作人员看不下去,他家里也有这么大的老母亲,换位思考,如果有一天他的母亲如此求人,他恐怕会心脏痛的爆掉。

    “阿姨,你还是回去吧,在这里待着根本不是办法”

    工作人员给顾爱华买了一碗泡面,对她说道。

    “小伙子,你是好人,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为什么?我们孤儿院一直是奉公守法,从来没有干过什么坏事,为什么工作处的钱突然就批不下来了?”

    顾爱华狠狠塞了一口泡面,还是非常想知道原因。

    就这样狼狈地回去,带不回一分钱怎么可以,她怕看到孩子们失望的眼神。

    看着这样的顾爱华,那工作人员叹了口气。

    “阿姨,有些事情,您还是不知道为好,我只能说,您还是好自为之吧,否则的话,日后你们的处境一定会比现在更差”

    望着那双徘徊在深渊前的眼睛,工人人员到底还是心软了。

    “背后的人?小伙子,我们孤儿院从来没有招惹过什么人啊!”

    顾爱华急了,睁大眼说道。

    她们孤儿院每天过的辛苦,哪有时间去惹怒什么有背景的大人物?

    “阿姨,有些事我也不能明着说,您自己看着办吧”

    工作人员说完,也不再理会顾爱华,匆匆忙忙走了。

    有些事他也不能透露的太多,否则也会给自己招来祸患。

    没办法,工作处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

    想了想,顾爱华在街上捡起了破烂,这也算是一项收入。

    回到孤儿院,照顾孩子的做饭阿姨们也离开了。

    “院长妈妈,院长妈妈,小宝肚子饿!”

    “院长妈妈,你可回来了,小红肚子也饿!”

    “院长妈妈,慧慧阿姨走了,小虎吃不到好吃的了!”

    “……”

    几个孩子饿的面黄肌瘦,看到顾爱华,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

    他们年纪不均衡,但普遍都小,最大的一个也才八岁。

    现在孤儿院还剩四十多个孩子,一个个哪里还有几天前干干净净的样子?

    “好好,都别吵,院长妈妈这就给你们做饭”

    顾爱华笑着摸了摸孩子们的头,向厨房走去时,眼中有泪在闪烁。

    厨房,面粉和白米都已经见底了,连青菜都看不到半根。

    想了想,顾爱华用原主给的一些钱买了泡面,煮成一大锅给孩子们吃。

    泡面这种东西不营养她也知道,但眼下是特殊时期,为了能多撑一段时间这已经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即便是泡面,孩子们也吃的很香很开心,每个人都把碗里的面条吃干净。

    以往原主给的钱,顾爱华都会存下来。

    她知道那个孩子内向,节省,也想把她寄回来的钱通通存下来,以后好给她置办一份体面的嫁妆,这么两三年下来,这些钱也有两万多。

    只是这么多孩子,一天就要吃掉近五百块,两万块钱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原本想着日子先过着,她再想办法赚钱,没想到变故再起。

    短短三天,地痞流氓来了一拨又一波。

    她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还带着一群孩子,怎么斗得过对方?

    最终没办法,她只能花钱了事。

    谁知,那群地痞就像是认准了一样,拿了钱还三天两头过来惹事。

    孩子们被吓得成天哭喊,有的还生了病。

    那段时间,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她能成为孤儿院院长,自然也不是个蠢的,时间一长,就察觉到不对劲。

    为什么所有事情都堆在一起?

    想了想,顾爱华把目光定在了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崔魁祸首身上,虽然她并不知道是谁,但心中对对方的恨意却难以减免,也不知道他和孤儿院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对这些幼小的孩子下手!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问问那人,孤儿院到底和他什么仇什怨,非要如此赶尽杀绝!

    没办法,她只能忍痛选择解散孤儿院。

    如果待在这里,恐怕孩子们以后还会出现什么意外。

    离开的话,也许还会有一条生路。

    孤儿院是她大半辈子的心血,她哪里又舍得呢?

    虽然心很痛,但她还是用剩余的钱把孩子们送往海城其他孤儿院,也给他们每个人都留下了一些生活费。

    诺大的孤儿院,再也没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本来以为她会守着这座空荡荡的孤儿院过一辈子,却没想到,那背后的人如此心狠手辣。

    在一个夜晚,她还在睡梦中时,孤儿院着火了。

    最先燃烧的就是存放孤儿入院时间,原因,年龄和其他一切信息的办公室。

    如果不是旁边的住户发现冲天的火光,恐怕她早就死了。

    救了火,但孤儿院大半都被烧成了废墟。

    她一时气急攻心,晕了过去,随后就被好心的住户送到了医院。

    直到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胃癌晚期了。

    拿着剩下的丁点钱,在医院挨日子。

    新希望孤儿院是她待了大半辈子的地方,虽然那里已经没有了孩子,但她还是很放心不下,她不希望那片乐土成为废墟。

    可是她已经没了力气,没了希望。

    在最后时刻,她只想再看看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孩子,小叶子。

    说到这里,顾爱华伸手抚了抚叶蓁额间的碎发,满脸宠爱。

    “院长妈妈,你真的不知道背后那个动手的是谁吗?”

    农樱被气的银牙紧咬,她没想到世界上还有那种狠毒的人,对孤儿院下手。

    如果叫她知道是谁下的手,她一定要杀了对方!

    虽然修者不能对普通俗世人下手,但对方如此心狠手辣,她杀了对方,反而是积了福报!

    顾爱华表情一滞,旋即无奈地摇了摇头。

    “孩子,如果我知道,那就去求他了,也不会解散孤儿院了”

    顾爱华声音有些苦,说话时还咳嗽了几声。

    “好了,院长妈妈您先休息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叶蓁帮顾爱华倒了一杯温水,将她扶起来轻轻喂入口中,说了这么多话,她应该也累了,而孤儿院的事,她会亲自调查的。

    谁知,喝完水,顾爱华就紧紧抓住了叶蓁的手。

    “不,小叶子,我的话还没说完,我把你叫回来,是想和你说说你的身世”

    看着顾爱华眼中的坚定,叶蓁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关于原主身世,她并不放在心上。

    若是爱自己的孩子,又怎么会抛弃?

    原主生活之苦,最终死亡,有一多半原因是因为那所谓的亲人。

    即便现在找到了原主的家人,弄清楚了身世又如何,她不是原主,那些亲人也不是她的亲人,所以身世之事,讲不讲根本毫无意义。

    “小叶子,我知道你心里有怨,但那毕竟是你的身世,而且你一直对你的身世有所误解!”

    顾爱华声音带着些许安抚。

    在这个世上,亲人才是最温暖的港湾,以前孤儿院就是小叶子的家,所以身世问题她也从来没谈起过,可如今,孤儿院已经没了,就连她都不知道还有几天好活,如果现在不把她知道的都说出来,那这些事只会被埋入黄土。

    “院长妈妈,你说吧”

    叶蓁抿唇,还是决定不辜负顾爱华想帮她的心,虽然这种帮助她并不需要。

    不管如何,叶蓁愿意听,顾爱华就觉得很开心。

    “小叶子,我接收了那么多的孤儿,也就只有你,记忆最深刻……”

    说起二十多年前的往事,顾爱华脸上一片怀念,往事历历在目。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冬天,那年冬天,冷得骇人。

    那时的她还只是个刚刚上任的年轻院长,孤儿院里也只有五个孩子。

    “孩子们,都来吃饭了!”

    温暖的房间,顾爱华将食物摆上餐桌,她记得很清楚,那天正好是小年夜,食物算不上丰富,但相比平常时候的饭食,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孩子们都很高兴地拿着饭碗排排坐,气氛温暖。

    在孩子们吃饭的空档,她抽空出去捡炭回来烧。

    哪知道,就在捡炭的时候,听到一阵婴儿啼哭声,那声音很弱,像小猫崽在叫,那么冷的天,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孩子哭声。

    一向对孩子心软的顾爱华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那是个尚在襁褓的女婴,躺在孤儿院门口,挥舞着小手,脸被冻得通红。

    “哎呦,这是谁啊,这么冷的天就把孩子丢在这里,造孽啊!”

    顾爱华满脸心疼,忙把衣服脱下来给孩子裹上。

    就在那时,天上开始飘起雪花。

    顾爱华四处找了找,却没找到罪魁祸首,无奈,只好把孩子抱回孤儿院。

    她仔细检查过了,孩子身上除了脖颈上戴着的两个玉葫芦,只剩一封信。

    “所以,叶姐姐是被抛弃的?”

    说到这里,农樱忍不住插嘴了。

    她声音很诧异,实在是没想到如叶姐姐这样的人,还会被亲人抛弃。

    即便是她,如果当初没有被杨箐陷害,偷走天赋,恐怕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更何况是叶姐姐,她如此优秀。

    然而叶蓁却被顾爱华口中“脖颈上两个玉葫芦”的字眼吸引了。

    两个玉葫芦?!

    她一直知道当初的玉葫芦是原主家人留下的,从而让她开启了葫芦空间,只是没想到这玉葫芦不是一个,而是两个?那另一个呢?

    “当时啊,你才出生没多久”

    不仅农樱觉得诧异,顾爱华也是满脸疼惜。

    小时候的叶蓁也是冰雪可爱,让人看一眼就会喜欢上。

    “然后呢,院长妈妈,那封信上写的什么?”

    农樱忍不住又问。

    她实在很想见见叶姐姐那些亲人,该是多么愚蠢。

    “呵呵,我当时也对小叶子的亲人很气氛,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会抛弃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哪知,看完信才知道小叶子并不算是被抛弃的,只能说是被寄养在这里,信封里除了信息还有很多钱,而那些钱足够小叶子生活到成年”

    顾爱华拍了拍叶蓁的手,声音含笑。

    她并不希望叶蓁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小可怜,这些话也属真实。

    “信呢,信上写的什么?”

    农樱像是听故事一样,着急知道下面的情节。

    “信应该是小叶子的母亲写的,一手娟秀的字体,只是孤儿院被烧了大半,如今应该已经找不到了。信上说,小叶子的母亲是京城大家族的人,恰逢下乡,遇到了犯罪分子,却在此时正好生下小叶子,没办法,只能把她暂时寄养在孤儿院,信上曾言明,一定会回来接小叶子回去”

    顾爱华希望叶蓁能得到幸福,而那封信的内容表示,小叶子身份不简单。

    “京城大家族?可是京城那么大,家族也多,是哪个家族啊?”

    农樱皱了皱眉。

    神农一脉虽然隐居避世,但和京城一些开国元老也有关联。

    毕竟开国元老都上了年纪,偶尔有些小病小痛,都要邀请神农一脉的人前去治疗,他们都是国家瑰宝般的人物,不容有失。

    也因此,她对京城一些家族也有所耳闻。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也许是怕那些犯罪分子得到风声,信上没说”

    顾爱华摇了摇头,她一辈子都待在海城,暮水镇,对京城了解不多。

    “这么说来,我叶姐姐身份还不一般,那叶姐姐为什么会姓叶啊?”

    农樱沉默了片刻,突然问出一个至关紧要的问题。

    在她的记忆中,隐隐间好像记得京城只有一个家族,姓叶。

    “小叶子的襁褓里绣着一个叶字,而名字蓁,是我后来帮她取的”

    提起这个,顾爱华眼睛一亮,是啊,这个名字也是个突破点。

    京城姓叶的大家族,应该不算多才对。

    “院长妈妈,那玉葫芦为什么最后我只剩下一个了?”

    在顾爱华和农樱说话的空档,叶蓁一直在翻找原主的记忆,以往她只看过原主生活常识方面的记忆,其他却不愿意也不想多看。

    可是刚刚顾爱华提起的“两个玉葫芦”引起了她的注意。

    一个玉葫芦是洞天福地,可以种植万物,那另一个呢?

    对于原主身世是不是京城大家族她根本不在意,只是玉葫芦…

    “嗯?小叶子难道忘了,几年前我问你,你还说是弄丢了”

    顾爱华神色有些诧异,她没想到小叶子居然把这回事给忘了。

    叶蓁身上的玉葫芦代表了她的身份,是至关重要的信物,她一直交代她要好好保管,万万不可以丢掉,那次听叶蓁说弄丢,还把她给急得够呛。

    后来,还陪她去找过,却没找到,好在还剩下一个,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哦?弄丢了…”

    叶蓁神色有些莫名,清透的瞳眸也眯了眯。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原主的玉葫芦并不是弄丢了。

    脑海中仿佛有一副记忆,却如何都想不起来。

    “叶姐姐,你还想什么玉葫芦啊!你很有可能是京城叶家的人!”

    农樱看着表情淡漠的叶蓁,不禁激动地说道。

    虽然记忆中的叶家不甚清晰了,但也知道,那是华国顶尖家族之一。

    “哦,是吗”

    叶蓁表情很淡,对这个事情并不感兴趣。

    既然是把玉葫芦弄丢,那地点就应该是孤儿院。

    这么一来,不论孤儿院是否出事了,她都要回去看看,她有种预感,那另一块玉葫芦必然对她有种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且,孤儿院为什么会突然出那么大的事,这都是谜。

    “小叶子,身世的事你一定要放在心上”

    顾爱华咳嗽了几声,只觉得身体有些疲惫。

    这些秘辛她藏在心里那么多年,一下子说出来,心里也痛快许多,以前之所以不提起,也是怕小叶子管不住嘴巴,既然当时有犯罪分子对她母亲下手,那也说不准会不会有人盯上海城,做任何事,都要小心为妙。

    如今她时日无多,不可能带着这些消息被埋在黄土中。

    “好,我知道,院长妈妈,您先休息,这些事我先想一想”

    叶蓁看着顾爱华躺下,闭上眼睛,才带着农樱离开病房。

    “叶姐姐,你难道对自己的身世一点都不感兴趣?”

    农樱有些好奇地问,只要是个人,都对自己的来历感兴趣吧?

    叶姐姐果然不是寻常人,对这种事都表现得如此淡定。

    “有必要知道吗”

    叶蓁的确对此很淡漠,不论原主被抛弃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是正常,这都不是理由,原主已经死了,一切往事再提及也都没了意义。

    走出病房,叶蓁表情有些莫测。

    “叶姐姐,你对自己的身世不放在心上,倒是对那个什么玉葫芦感兴趣,你要喜欢,可以在仰光市让张绣给你雕两个,不用那么在意的!”

    农樱有些不理解叶蓁的想法。

    仰光市最大玉石企业雏莘集团的最高决策人,居然会在意两个玉葫芦,也是奇闻。

    “你准备一下,我们在海城多住一段时间”

    闻言,农樱眸子一亮。

    “叶姐姐,那这段时间我们住在哪儿?”

    农樱问道。

    她们刚到这里就来了医院,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就算要多待,也得先住下。

    “在医院附近买套房子,以后也许会常来”

    站在窗前,眺望远处的大海,叶蓁心情平静而淡然。

    听到她的话,农樱唏嘘,自己的叶姐姐果然是有钱人,房产一栋接着一栋。

    不过,海城这个地方这么美,再加上孤儿院的事,待在这里一定不会无聊。

    她有预感,在海城的日子一定波澜壮阔。

    把农樱留在医院照顾院长妈妈,叶蓁则出去找房子,顺便让司缪出来。

    海城的空气带着一股湿咸。

    叶蓁望着四周,这座城市对于原主记忆来说很陌生。

    海城在华国是个经济很发达的城市,不过当初温贤不习惯这里的气候,所以两人才会考到兰城,约定以后在那里定居,只可惜物是人非罢了。

    海城市医院在非常繁华的街道,周围从餐饮到商场,再到住行,非常方便,只是房价也贵的吓人。

    叶蓁刚刚靠近房区,就有不少拿着纸板的大妈来推销租房和旅店。

    “哎呦,小姑娘长得可真水灵,不是海城本地人吧?刚来这里也得找个住的地方,价格不贵,保证你满意!”

    “美女,来我这吧,我这房才便宜!”

    “不不不,我这我这,我这便宜!”

    “……”

    几个大妈争前恐后挤到叶蓁面前,把手里的纸牌推给她看,上面写着某某宾馆,电话号码和地址等等信息。

    “我是本地人”

    看着她们,叶蓁淡淡说了一句。

    场面顿时尴尬下来,她们都没想到面前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姑娘是海城本地人。

    没办法,这里是住房区,而且海城本地的姑娘经常被海风吹着,虽然被水土养的漂亮,但脸上皮肤是绝对没有叶蓁那么细腻的,导致眼光出了差错。

    大妈们纷纷远离叶蓁,去寻找下个顾客。

    叶蓁也没在意,离开租房区,去寻找卖房的地方,市医院附近的房子绝对寸土寸金,而且这里靠海,环境气氛都是顶尖。

    走了没多久,一处售楼公告就出现在视野中,那是一处新修的公寓楼。

    “海蓝郡”公寓都采取精装修,可以直接拎包入住,非常方便,再加上地段处于海城最繁华的地方,所以价格方面也贵些。

    叶蓁走到售楼处,就看到两个售楼小姐懒懒散散地玩着手机。

    她们见叶蓁进来也不上来服务,只是丢给她一本公寓楼房册,态度十分恶劣。

    叶蓁挑眉。

    没想到当初在兰城买房子碰到农樱,没被嫌弃,但是非常冷淡,如今在海城买房,反而被如此敷衍,买房还真是波折。

    不过叶蓁也不想和俗世中的人一般见识,那样反倒堕了自己的气量。

    拿了楼房册到休息区翻看。

    没过多久,又来了一对男女。

    男人长得还算帅气,只是一双手在身边的女人身上胡乱摸着,有些许猥琐。

    那女人模样很清纯,扎着马尾辫,穿着一身小清新的服饰,脸颊秀气,看上去年纪不大,对身边男伴的咸猪手有些无奈,瑟缩着身体,面上满是隐忍。

    “纪少爷,您来了,这次又换新女伴了啊,这清汤寡水的,可不像纪少爷的菜,以前您的女人呐,可都是我这样的~”

    刚刚还不把叶蓁放在眼里的售楼小姐看到那男人,都连忙起身,满脸谄媚。

    说话时还对着那男人抛了一个媚眼,恨不得整个人贴上去,把他身边的女人取而代之。

    她们对男人说话的语气颇为熟捻,还带着股酸气,扫向男人旁边那清纯女人时还满是挑剔,边说话,还边故意挺挺高耸的胸脯。

    “行了,把楼房图册给我拿出来,让本少爷的小甜心好好选个房!”

    纪飞拍了拍柜台,看向自己的新宠时满是喜爱和不自知的**。

    “好的纪少爷,这些房啊都是空的,您看看这些怎么样?也就这几套房子的价格才能配得上您的身份,以往的女伴可都选了这个价位,这位…小百合,应该也不能差了,不然啊人家可不能依了你~”

    听到纪飞的话,两个售楼小姐开心到飞起,毕竟他每次买房,她们当月的绩效就都不用愁了。

    海城房价很高,她们只是售楼小姐,对这里的房子却没有归属权。

    每天看着这些富二代搂着形形色色的女人来买房,她们也很心动啊!

    为什么要辛苦当售楼小姐呢?

    一旦搭上一位豪门少爷,她们自己就能拥有无数房产,哪怕只是做他们一晚的女人,那待遇也必然不会差了。

    而面前这位纪少爷,就是海城最有钱的富二代!

    “呐,随便挑,看上哪套我就给你把哪套买下,以后你就不用挤宿舍了!”

    纪飞把楼房图册递到新宠面前,说话时语气自带着高高在上的施舍。

    女人啊,在他眼里就是玩物。

    不过玩物这东西,要宠着,要惯着,就是不能爱上,这才自在!

    清秀女人接过楼房图册,睫毛遮住眼里的麻木,早在她做出决定的那刻起,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有了房子,她就可以少奋斗十年甚至二十年!

    认真挑选了一栋价格最为昂贵的,清秀女人才把图册还给售楼小姐。

    “哟,小百合眼光不错啊,挑的还是最好的,就这一栋房子,够你享受一辈子的,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攀上了纪少爷!”

    看到她选中的房子,售楼小姐酸声酸气地说了一句,这栋房子她也心仪了好久,只是永远都买不起罢了。

    对于女人之间的拈酸吃醋,纪飞乐在其中,根本不放在心上。

    只是随意看了一眼新宠选中的房子,就甩出一张卡。

    “速度刷卡,本少爷还要带着甜心去暖房”

    纪飞说话时语气暧昧,让旁人想入非非。

    这栋房子价格高昂,售楼小姐办理的速度也极快,毕竟是条大鱼,可不能放过,一系列流程行云流水。

    把钥匙交给纪飞时,售楼小姐还将身体贴在他身上,眼神交织了片刻。

    对于这种送上门的女人,纪飞向来是来者不拒。

    抱着售楼小姐的腰肢,在她浓妆艳抹的脸上印上一个吻。

    随后,售楼小姐对着那清秀女人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

    对于她的挑衅,那清秀女人却全然不放在眼中。

    她决定把自己交给纪飞时已经调查过这个人了,虽然是个花花公子,但是对女人的保鲜期一般都是在两个月左右,如今才刚刚开始,哪怕别人再怎么勾引他也无济于事,她还有的是时间,用来抓住他的心。

    “好了,小甜心,跟本少爷一起去看看房子!”

    纪飞转了转手里的房钥匙,对着清秀女人勾了勾下巴,说道。

    就在他即将转身离去时,叶蓁走了过来。

    “这套房子和这套房子,我都要了,刷卡”

    把楼房图册放到柜台,叶蓁指着两处紧挨着的公寓说道。

    这两个公寓地理位置不错,而且阳光照射也充足,最重要的是家具之类都是木质的,是她所喜欢的,省的装修,这点确实不错。

    “行了,放下就走…”

    售楼小姐忙着整理纪飞买房的记录,哪里顾得上刚刚被她忽略的客人?

    只是话刚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

    她猛地抬起头,眼睛大睁,满是不可思议地指着图册上的公寓道:

    “这位女士,您是说…这两套房子,您都要?”

    售楼小姐声音拔高了很多,这两套房子也是在高价区,因为装修复古价位更高一直空置,没想到现在居然被人给看上了,而且是两栋一起买!

    问话时,她忍不住瞧了瞧叶蓁,想知道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她穿的随意,青色衬衫和牛仔裤,再踩上一双帆布鞋,明摆着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只是再看她的脸和气质,就不觉得奇怪了。

    虽然穿着普通,但是她容颜清美,气质出尘,一看就不是小家小户养出来的,说不定就是富家小姐想体验买房的乐趣,这才会到这里来。

    “就这两套,我刷卡”

    叶蓁说着,就从钱包中拿出一张金卡。

    这张卡是风戊晔帮她办的,里面具体有多少钱她也并不清楚。

    售楼小姐颤抖着手接过金卡,这可是象征身份的金卡啊!

    “好的好的,女士请稍等,我马上帮您办理手续!”

    售楼小姐连连点头,面上的表情激动中带着些喜悦。

    原本以为今天卖出去一栋房产就够厉害了,没想到更厉害的在后面,这两套公寓的价值很高,说不定能凭借今天的业绩成为经理!

    另一个售楼小姐也明白这个道理,看向金卡的表情像看着一只会下金蛋的鸡,原本志同道合的两个人不禁对视一眼,产生了分歧。

    售楼小姐可以有两个,但售楼经理却只能有一个。

    纪飞也很少碰上和自己一样大方的女人,好奇地看向叶蓁。

    原本以为是海城一个熟悉的富家小姐,谁知,竟是个陌生的女人。

    可这一看,却不得了了。

    他只觉得有一把箭射入心脏,那把箭的名字叫“丘比特之箭”。

    纪飞不禁松开了揽着自己新宠的胳膊,目光略有些呆滞地望向叶蓁,这一刻,他觉得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砰”直跳。

    清秀女人也望向叶蓁,这时,她才真正有了危机感。

    柜台前的女人身姿窈窕,穿着简单,顺滑的青丝直垂在脑后,一个背影而已却依旧如同女神一般美丽,让人忍不住想要一窥全貌。

    “这两套房子,我帮你付钱!”

    纪飞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递上了自己的卡。

    叶蓁神情淡漠,没有理会,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她侧脸也很美,肌肤像是白瓷一样,睫毛很长,每每眨动一下他都觉得心脏整个都要酥麻了,想要对她好,对她付出一切。

    这样的感觉他从来没有过,他知道,这是爱。

    “女神,我喜欢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虽然叶蓁没有理会,但纪飞也不生气,忍不住凑上前说道。

    他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如此感觉,不想轻易放过。

    而两个正在办理业务的售楼小姐眼神复杂地看了叶蓁一眼,旋即释然。

    像纪飞这种大少爷,也只有本当户对的千金才能配得上。

    这个女人如此优秀,可比身后那朵刚刚被抛弃的小百合强多了。

    那清秀女人果然急了,白皙的面容泫然欲泣,略带指责地看向叶蓁,她不明白,不过是买一套房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而叶蓁则对她的目光恍若未闻。

    她后退一步,这才抬眸看向纪飞。

    叶蓁眸色漆黑不带杂质,清澈如同波澜不惊的泉水,仿佛能把人类心灵的一切黑暗都洗净,这样美丽的眼睛是纪飞生平仅见,让他更加痴迷。

    “滚”

    叶蓁想了想,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

    她没空和这些人寒暄。

    这个“滚”字刚落,两个售楼小姐的手就抖了抖,就是那清秀女人都后退一步,居然有人敢在海城对纪飞说出这个字,胆子也是大的很。

    纪飞是没什么本事,就是个纨绔二世祖。

    但是他爸爸却是海城首富,在整个海城,没人敢和他呛声。

    就在三人都以为纪飞要勃然大怒时,他愣了愣,笑了。

    “女神,你声音真好听,再多说几句也没关系,我很喜欢!”

    纪飞脸上露出一抹绯红,一副害羞到极致的样子。

    他这个样子叫在场的三个女人大跌眼镜,看向叶蓁的表情也变了,到了这个地步纪飞都没发怒,看来是要认真了。

    被海城首富的公子看上,未来几乎是不用愁了。

    不过她们艳羡的目光却让叶蓁觉得很厌烦,忍不住黛眉蹙起,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对面前这个聒噪的俗世男人动手。

    “好了好了,女神你别生气,你要不想让我待在这里,那我马上就滚!”

    见叶蓁蹙眉,一副冰冷的样子,纪飞心肝微颤,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如果他现在不走的话,一定会后悔。

    没等叶蓁说什么,纪飞就光速离开了售楼处,连自己刚刚搭上的新宠也顾不得了,行迹匆忙,也不知道在急些什么。

    叶蓁回眸看向怔愣的售楼小姐。

    她目光微凉,唤回了她们震惊的思绪,刚忙继续手中的工作。

    那清秀女人左看看右看看,不敢去追纪飞,也不敢和叶蓁呛声,无奈,只能灰溜溜地离开了售楼处。

    “叶女士,这是您的钥匙和房产证,我带您过去?”

    售楼小姐恭敬地把东西递给叶蓁,声音略带着小心翼翼。

    今天她们可是把这个大客户给晾在一边很久,只能尽力弥补自己的过失。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叶蓁接过东西,冷淡的拒绝,转身离开了售楼处。

    唯独留下两个愣愣望着她背影的售楼小姐。

    ------题外话------

    小可爱们,因为这一章节涉及到敏感词汇,所以有大部分地方有所修改,完整版的话希望大家加群观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