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五章 高颜值,暮水镇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照着地址来到购买的两套公寓。

    房间装饰和家具和图册并没有什么差别,住着感觉应该还不错。

    叶蓁挑了一套,另一套是给农樱准备的,司缪也要在海城住一段时间,公寓并不大,他决计不会和农樱同住一个屋檐下。

    叶蓁用精神力覆盖房间,发现没有摄像头后才转身进了葫芦空间。

    如今的空间和刚开始看到的已经是天壤之别。

    灵植都招展着枝叶,散发出生机勃勃的气息。

    还有些奇形怪状的妖兽在喝水,打闹,一切都非常美好。

    正因为如此,叶蓁对另一个消失的玉葫芦才更感到好奇。

    “卿卿”

    正在叶蓁想着另外一个玉葫芦时,司缪走了过来。

    银发飘飘,容颜潋滟。

    每次看到司缪,都给人一种视觉上的震撼。

    “走吧,空间就交给莱格照顾”

    拉着司缪的手,叶蓁浅笑。

    她是饕餮大陆的厨神,万人敬仰的“无叶仙尊”,而不是在孤儿院中长大,被显赫家族放弃的叶蓁,此刻,在她心中,唯有司缪。

    “神妃,你这撂挑子真是撂的理所当然!”

    莱格凑上来,精致的脸上带着丝无奈。

    不过他也的确不喜欢华夏世界近乎污浊的空气,相比起来,还是灵气充沛的葫芦空间更适合他,而且这里还多了很多妖兽灵植,他很喜欢。

    当一个称职的花农,也比出去受罪强些。

    “莱格会把这里打理好”

    司缪挑眉,削薄的唇瓣微扬。

    “那就麻烦莱格了!”

    叶蓁轻笑,拉着司缪离开空间。

    莱格怔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他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神妃,也是好事。

    曾经那个温润如竹,飘渺似仙的王,真的已经变了。

    站在公寓的木质地板上,司缪玉眸看了看四周。

    此刻的他依旧是一袭银袍,没有变模样,也就是这个样子的他,和现代公寓的装潢背景十分违和,让叶蓁有些失笑。

    “这是哪里”

    司缪挑眉。

    他对兰城,桥沅村和仰光市的气候还比较熟悉,但这里,却不同。

    “我这具身体的家就在这里,海城,这里临海”

    叶蓁解释道。

    要解决孤儿院的事,一定就要把背后的人揪出来,事情不会简单了。

    “哦?你这身体,有亲人?”

    司缪挑眉,有些好奇了。

    饕餮大陆不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因为修者天赋强则活得久,大多数都没什么直系亲属,没想到来了这个地方,他的心上人还有了亲人。

    “有,只不过这具身体命运多舛,所谓的家恐怕也回不去了”

    叶蓁到厨房去泡了两壶灵茶,这茶是空间出品。

    入口微苦,再甘,带着浓郁的灵气,倒是比文庄拍卖行的“雪山千叶”强上不少,司缪也是爱茶之人,两人悠闲地坐在落地窗前喝着茶。

    这处公寓除了空间大,就好的就是那落地窗。

    透明的落地窗外是阳台,上面摆着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而落地窗里面则有蒲团和小几,有阳光穿透玻璃,斜**来,带着暖意。

    司缪坐在蒲团上,长腿弯曲,银靴边缘绣着一种神奇而古老的纹路。

    他拿着茶杯,放在嘴边啜饮一口,长睫在眼帘下投着青影。

    “再过一个多月,我就带你去神农一脉”

    看着司缪,叶蓁清透的眸动了动。

    虽然司缪外表依旧是清华潋滟,美的让人不敢亵渎,但他已经没了曾经飘渺神尊该有的实力,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她。

    每每想到这里,叶蓁心头都有些许愧疚。

    司缪是该凌驾于九天之上的真神,是她耽误了他。

    “卿卿,你只需要知道,没了你,我宁愿不做神”

    放下杯盏,雾气似乎朦胧了叶蓁的脸颊。

    司缪伸手,玉眸直视她的眼,如此说道。

    他不是个会花言巧语的人,所说的每句话都发自肺腑。

    叶蓁如猫咪般蹭了蹭司缪的手,没有再多说什么。

    “在海城,可是有什么事?”

    望着落地窗外一望无际的大海,听着耳畔海浪卷过沙滩的声音,身边坐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心上人,这种感觉让人心情意外的平静。

    司缪此刻就是如此。

    在饕餮大陆时,他也尝尝会去无妄之海遨游,却从未有过这种感受。

    华夏大陆,的确是个神奇的地方。

    “抚养这具身体长大的人生病了,而且一些事情也有些复杂,我需要解决”

    提起这些事,叶蓁声音微凉。

    旋即把孤儿院和玉葫芦的事情纷纷讲了出来。

    “所以,这样的洞天福地,还有一个?”

    司缪玉眸眯了眯,问道。

    他也清楚了这个世界,如洞天福地这样的东西,很少见,几乎没有。

    叶蓁颔首。

    “我猜测这个葫芦空间和另外一个葫芦应该是有什么关联,如果想要验证,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到暮水镇去查查孤儿院的事情,说不定会有另外一个玉葫芦的下落,可以升级的洞天福地,在饕餮大陆也不多见”

    在叶蓁看来,葫芦空间已经可以算作神器了。

    “那就去暮水镇”

    司缪也点了点头。

    他掌握着空间法则,也知道升级的洞天福地有多难得。

    一个葫芦空间就让叶蓁得到了很多福缘,既然如此,那另一个,他必然也要帮她得到,虽然这些在他恢复实力之后根本不算什么。

    哪怕是可以升级的洞天福地,在他掌握的空间法则之力下,也不算难事。

    华夏世界的空气中灵气已经越来越躁动,这是位面移动的前兆。

    纪元之争,在未来几年中,应该就会降临。

    他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纪元之争和饕餮大陆的有什么不同,但可想而知,不会简单,为了保护自己所爱,他也应该尽早恢复实力了。

    “嗯,那你的样子…”

    叶蓁瞧着司缪,突然有些不想遮住他的脸了。

    “随你高兴就好”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头,绯红的薄唇勾着浅笑。

    容颜只是一副皮囊罢了,他并不看重。

    “我就想让你这个样子”

    想了想,叶蓁伸手摸着司缪的脸,认真道。

    的确,她不想再听到别人说他不好的话。

    闻言,司缪挑眉,眉间的朱砂痣如同活了一样。

    他虽然并不算了解这个世界,但也知道,他这个样子在这里应该是特殊的。

    “来吧,我帮你改造改造!”

    叶蓁起身,来到司缪身边。

    银发如瀑,带着微凉的感觉。

    修者术法是很好用的,不过片刻,司缪就换了一个形态。

    一袭黑色的休闲服,再搭配一头稍稍有些凌乱的银色短发,这幅打扮看上去有些不羁和冷漠,玉色的眼眸,高挺的鼻梁,绯红的唇,他五官轮廓有些深邃,再加上特殊的眸色和颀长的身形,会让人觉得他并非华国人。

    也许是装束改变,他的气质不再那般让人难以接近。

    可是潋滟如画的容颜却没有丝毫改变,美的让人窒息。

    “完美!”

    看着这样的司缪,叶蓁眸子微亮。

    原本以为不染尘埃的司缪不适合现代装束,却没想到,这个样子的他,同样给予人致命的诱惑,却偏偏让人无法亵渎。

    “你喜欢就好”

    司缪只是随意看了看自己的新打扮,对叶蓁说道。

    明明是冷漠的外形,但他浅笑时,却仿佛一瞬间的春暖花开。

    “你等着,我去炖个汤,然后一起去医院”

    叶蓁洗了一盘灵果,让司缪坐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

    她不希望顾爱华出事,做一些灵食给她,必然能够治愈她的胃癌。

    不过为了不引起注意,叶蓁只需要做一切普通流食,如米粥,或者鸡汤。

    在叶蓁做饭的时候,司缪就对着电视。

    他也希望自己能更了解这个世界,虽然算不上融入,却也不想和叶蓁变得无话可说,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和饕餮大陆背道而驰。

    等叶蓁做好米粥,用保温桶装好,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司缪依旧看着电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没想到华夏世界的规则是这样的。

    “我们走吧”

    “好”

    就这样,叶蓁带着自己新装束的神尊大人,出门了。

    海城环境很好,灵气比起兰城和仰光市要清新一些。

    巧的是,在离开公寓区时,又碰到了那两个妩媚多姿的售楼小姐。

    “叶…叶小姐”

    看到叶蓁,两人纷纷上来打招呼。

    然而视线却不由自主被她身边的司缪吸引。

    这个男人…真的太美了!

    对于这样的目光,司缪表示厌烦,长腿微动,就退后一步,避开了两人的视线,没想到华夏世界的女人比饕餮大陆的女人也强不了多少。

    “这…这位是,是叶小姐的?”

    被司缪的动作惊醒,两人都不禁有些尴尬。

    但她们真的从没见过长得如此妖孽的男人,即便是那些电视电影屏幕上被包装的那么精致的男明星,也没他这么灼人眼球!

    虽然觉得尴尬,但两人的视线还是不由自主想要往司缪身上瞟。

    叶蓁抿唇,做了个很幼稚的动作。

    她把保温桶递给司缪,踮起脚尖,伸手把司缪的脖子拉下来,将他的脸贴向自己的颈窝,霎时,那张如太阳般耀眼的脸就消失在叶蓁的身上。

    “注意你们的眼睛”

    叶蓁声音微冷。

    这两个售楼小姐,看到如那个所谓的纪少爷,恨不得贴上去,如今看到司缪,又是一副要贴上去的样子,她突然觉得有些不悦了。

    被这样的女人用那样的眼神看,她觉得是对司缪的侮辱。

    让他顶着自己的脸出来,是不是错了?

    叶蓁突然有些后悔了,不过眼下,后悔也是无用。

    她冰冷的眼神让两个售楼小姐骇地后退一步,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千金小姐,居然会有如此恐怖的眼神。

    “是…是,我们不看,不看!”

    两个售楼小姐赶忙垂下脸,不敢再看。

    直到叶蓁和司缪远去,她们才偷偷摸摸地抬头。

    “这…刚刚那个是叶小姐的男朋友?”

    其中一个售楼小姐好似还沉浸在司缪的盛世美颜中,不可自拔。

    她语气有些酸涩地问道。

    “应该是,没看叶小姐那醋劲,都要把海蓝郡给酸死!”

    对纪飞献媚的售楼小姐对着叶蓁离开的方向“呸”了一声。

    “那个男人可真美,我从来没见过那么美的人!他们可真般配!”

    “切,美能当饭吃吗?我看他就是个小白脸,攀上这么个富家千金就能飞黄腾达,真是难为了他那张脸,哪怕找个更好的,恐怕也不是问题吧”

    两个售楼小姐各执一词,不过对司缪的脸却都高度称赞。

    “行了行了,别犯花痴了!和纪飞少爷相比,这个男人根本没什么好的!”

    说着,那售楼小姐就拿出镜子,在脸上补了补妆。

    这个社会就是如此现实,长得美和钱相比,她一定会选择后者。

    纪飞是海城首富的公子,而且长得也不差,跟了他,一辈子都不用再辛苦。

    *

    一直揽着司缪走了好远,叶蓁都忘记放开。

    一双美眸还时而看向四周,生怕有一双龌龊的眼睛再盯上司缪。

    就在这时,她感到颈间有着微凉的触感,伴随着一声欣悦的轻笑。

    松开司缪,看着他的玉眸,叶蓁耳根突然有些红了。

    她也没想到一向平淡的性子,居然会做出那么稚气的举动,好像是在维护自己的东西,完全不想被外人觊觎般。

    “卿卿,我很高兴”

    摸着叶蓁的脸,司缪语气认真。

    是的,他真的很高兴。

    他的卿卿并非没有感情,如今,她竟愿意为了他和俗世中的女人置气,这已经是别样的在乎了,他欣慰之余,也觉得很暖。

    “好了,我们快走吧”

    叶蓁看了看四周,突然有些语塞。

    不禁拉着司缪的手,快步向医院走去。

    虽然这个样子的司缪不似他原本形态那么耀眼,但那张脸穿透度却奇高,一路上有不少人看过来,回头率百分之二百都是少的。

    好在海蓝郡距离市医院不远,短短十分钟就到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司缪又吸引了一票护士的目光。

    一群白衣天使聚集在一起,脸红心跳。

    直到此时,叶蓁才对司缪的容貌有了更确切的认知。

    她知道司缪长得很好看,在饕餮大陆就知道,只是没想到对华夏世界而言,会产生这么大的躁动,这样一张脸,比明星还要吸引人。

    一些上了年纪的倒是没什么,但对年轻的小姑娘,却如同罂粟。

    进了病房,身后还有些护士尾随。

    叶蓁回眸,认真看了看司缪的脸。

    “我错了,你不应该这样出来的”

    她的本意是不希望别人说他不好,可这个样子的他,却比别人说他不好更严重,这个样子恐怕会引起年轻女孩子围追堵截,车辆交通堵塞吧?

    “小叶子,是你来了?”

    原本躺在床上的顾爱华起身,问道。

    她对叶蓁的声音很熟悉,不禁慢慢起身。

    看着门口的两个身影,顾爱华微愣。

    “院长妈妈,是我来了”

    叶蓁轻笑,牵着司缪的手向病床走去。

    而顾爱华却没有回应她,只是把目光放在她和司缪相互牵在一起的手上。

    这…如果不是男女朋友,会牵手吗?

    “小…小叶子,你…你怎么和他,他是谁?小贤呢?”

    顾爱华是第一个没把注意力放在司缪脸上的人。

    她语气有些焦急,不知道叶蓁这是什么情况。

    小的时候,温贤就总是来找叶蓁玩耍,两个孩子从小就是众多乡亲们最看好的一对,都是粉雕玉琢的,性格乖巧的好孩子,可是如今…

    “院长妈妈,他是我的男朋友,司缪”

    叶蓁回眸看了看司缪,浅笑道。

    她并不准备隐瞒司缪的身份,既然是爱,那就应该说出来。

    “男…男朋友,那小贤呢?”

    顾爱华只觉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当初叶蓁和温贤一起考到兰城,两个孩子是决定以后要结婚的,怎么从兰城回来,小叶子身边就换人了?

    “他在兰城找了新的女朋友,那个女朋友条件很好,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而司缪,是我喜欢的,温贤与他没有任何可比性”

    提起温贤,叶蓁声音很淡。

    说出的话也没有给温贤留下任何遮羞布,这些本就是事实。

    如果当初不是他抛弃了原主,和林懿在一起,也不会造成原主的死亡。

    这种攀龙附凤的男人她无感,只是为原主感到可惜。

    而听到叶蓁的话,顾爱华看向她眼神慢慢变得更加怜惜了。

    这个孩子,命真的太苦了。

    “没关系,我们小叶子这么好,是他没眼光!”

    顾爱华拉着叶蓁的手,轻声安慰。

    没想到她看人看了一辈子,到头来竟然把自己视作亲女儿的人托付给了一个并不值得托付的人,不过好在没出什么大事。

    看着顾爱华的眼神,叶蓁抿唇。

    如果她知道,她最喜欢的孩子已经死了,不知作何感受。

    “孩子,来,坐下,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顾爱华对司缪招了招手,声音慈爱。

    小叶子对温贤的感情她很清楚,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走出的男人,她也很好奇是个什么样的人,按理来说,应该是非常优秀才对。

    “院长妈妈,你好”

    司缪上前一步,跟着叶蓁的称呼叫了一声。

    不过他并没有靠近顾爱华,态度没有热情也没有敷衍。

    除了叶蓁和他的几个手下,他并不习惯和人相处。

    叶蓁也深知他的性格,不禁把他拉到身边,和顾爱华说起了这些事。

    她和司缪相识于饕餮大陆的话当然不能说,所以这段感情的事也是编造的。

    很俗套的情节,却让顾爱华深信不疑。

    无非就是温贤抛弃了她,然后司缪英雄救美,很顺利地走进了她的心等等。

    “嗯,司缪是个好孩子,长得很俊!”

    顾爱华听的连连点头,对司缪的好感度也直线上升。

    虽然他性格偏冷,但却长了一张让任何人都无法厌恶的脸。

    “嗯,院长妈妈,农樱呢?”

    叶蓁走进病房就发现农樱并不在,问道。

    “哦,小樱啊,那孩子说去市场上给我买点花,放在病房能让我心情好点,这孩子可真是有心了,有她陪着,我这心啊也放松了不少”

    提起农樱,顾爱华赞赏满满。

    她很喜欢孩子,而类似农樱这种孝顺又细心的孩子,她更喜欢。

    叶蓁了然地点了点头。

    农樱说过,如果顾爱华继续郁结在心,那病情会陡然转下的。

    鲜花确实让人心情愉悦,这也是一种办法。

    “来,院长妈妈,这是我给你熬得粥,喝一点吧”

    叶蓁接过司缪手里的保温桶,倒出一碗米粥,说道。

    闻言,顾爱华面色微愣,笑着点了点头。

    她清楚自己的病情,胃癌晚期,吃什么吐什么,营养跟不上,就算病情可以拖着,身体也迟早会垮掉,可是她也不想看到叶蓁失望的表情。

    “小叶子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这粥煮的真香!”

    原本以为吃东西对她而言就是莫大的折磨,可闻着这扑鼻的米香,顾爱华精神竟好了许多,也有了些许饿的感觉。

    只是让她感到好奇的是,以前的小叶子可没这么好的手艺。

    身在孤儿院,虽然有做饭的阿姨,但叶蓁一直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会帮着阿姨做很多事情,其中洗菜做饭就是她的日常。

    顾爱华也曾吃过她做的饭,就是家常小菜,算不上可口,却也不差。

    可今天熬煮的这米粥,香味浓郁,肆意而出,让人闻着就口水直流。

    叶蓁拿着勺子舀给她,看着她在口中咀嚼,然后吞入腹中。

    她也听医生提起过,胃癌晚期的病人吃东西会很痛苦。

    虽然对自己做的东西很有信心,但也怕顾爱华根本吞不下去,那样的话,哪怕再有用的灵食,对于顾爱华的病情恐怕都无济于事。

    司缪玉眸扫过顾爱华,这个人,的确病入膏肓。

    在叶蓁的注视下,顾爱华吞下粥并没有初现什么不适。

    而且粥入腹后,还带着暖意,让她有些抽搐的胃部舒服了不少。

    “院长妈妈,怎么样?”

    叶蓁端着饭碗,问道。

    每个人的情况,恐怕只有自己最清楚。

    如果灵食顾爱华没办法吞咽,那她恐怕还要再想别的办法。

    “小叶子,你做的米粥味道真好,院长妈妈感觉病都好多了!”

    顾爱华笑着说道。

    她这话并非夸大,而是真的感觉精神好了很多。

    叶蓁点头,继续给她喂粥。

    虽然灵食对身体有好处,不过顾爱华的胃很久没有进食,吃了三四勺之后就吃不下了,不过只要能吃进去东西,就是个好现象。

    有灵食滋养她的胃,再可怕的病都会好起来。

    “院长妈妈放心,你的病一定会好”

    把饭碗放下,扶着顾爱华躺下,叶蓁轻声安慰。

    如果是别的病,她恐怕也会束手无策,但胃病,有灵食在,不是大问题。

    “诶,会好,有小叶子在,一定会好”

    顾爱华笑着点了点头,她觉得叶蓁是她的福星,从她回到海城,好像一切都开始变得好起来了,不管是她的身体,还是她的心情。

    吃过东西,身体舒适了很多,顾爱华也不禁陷入到睡梦中。

    她很少有睡得如此安稳的时候,叶蓁也带着司缪离开了病房。

    病房外,还聚集着不少窃窃私语的护士。

    见房门打开,叶蓁和司缪走出来,她们还颇为尴尬地互相瞧了瞧。

    叶蓁没理会她们,拉着司缪就离开了医院。

    刚出了医院的门,就碰到捧着一瓶花走来的农樱。

    “嘶——司缪大神!”

    看到司缪,农樱显得很震惊。

    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才喊出声。

    她是真没想到司缪居然就顶着这么一张脸出来了,这是要造成交通事故的节奏啊,别说是一般的俗世人,哪怕她这个修者,都要被恍花眼了!

    见到农樱,司缪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

    对这个聒噪的丫头,他并不想过多理会。

    不过哪怕是点了点头,都让农樱兴奋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偶像施恩给了一个眼神一样,一向冷漠的司缪大神,叶姐姐的师傅兼未来老公,居然对着她点了点头,真是不得了。

    “叶姐姐,你怎么让司缪大神就这么出来了,不好吧?”

    看看四周,农樱悄声说道。

    她在俗世待过很久,知道是个看颜值的世界。

    而司缪的颜值,呵呵,如果一百分是满分,那他已经爆表了。

    这个世界脑残粉有很多,看到司缪大神的脸,恐怕会扑上来跪舔!

    叶姐姐,华夏世界脑残粉太危险,你还是别带他出来招摇了。

    “这件事情容后再议,你就待在医院好好照顾院长妈妈,我和司缪去一趟暮水镇,调查一下孤儿院的事,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知道吗?”

    看了看天色,叶蓁嘱咐道。

    医院不需要那么多人,她要做的是尽快调查清楚孤儿院的事。

    心病还要心药医,要想顾爱华尽快好起来,孤儿院的事很重要。

    而且她也很想知道另外一个玉葫芦的事,暮水镇就是一个突破点。

    农樱表情有点纠结,她也想去暮水镇。

    不过想到躺在医院的顾爱华,农樱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你放心吧叶姐姐,我会好好照顾院长妈妈的,我怎么说也是个医术高超的医师,有我在,等你回来,就能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院长妈妈了!”

    农樱拍了拍胸脯,她已经有了一个疗程,正准备用。

    相比医院的医生,她倒是更相信自己。

    “好,医院还有一桶米粥,记得热一热给她吃”

    叶蓁也是相信农樱的。

    医院的米粥还没喝完,在顾爱华没办法吃任何东西的情况下,那剩下的粥就是福音,在她性命无虞的情况下,她也不需要每天守在这里。

    “米粥?”

    听到叶蓁的话,农樱眼睛一亮。

    叶姐姐做的米粥,那滋味。

    想到曾经入口的米粥,农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肚子也“咕咕咕”叫出声。

    叶蓁眯了眯眸子,看向她。

    看到叶蓁的目光,农樱谄笑几声。

    “好了好了,我知道那米粥是个院长妈妈的,叶姐姐放心,我一定不会偷喝,顶多是热粥的时候把铁锅给舔一舔!”

    说起这个,农樱颇为义正言辞。

    她就是再嘴馋,也不能把病人的饭给吃了啊。

    虽然院长妈妈是胃癌晚期,但只要喝到叶姐姐的粥,也一定可以喝下去。

    美食的魅力啊,果然难以抵挡。

    “等我回来,给你做一顿好吃的”

    看着这样的农樱,叶蓁忍不住摇了摇头,做出承诺。

    听到她的话,农樱点头如捣蒜。

    安抚了农樱,叶蓁就带着司缪离开了医院。

    鉴于现在的司缪并没有身份证之类的特殊证件,叶蓁就租了车子去暮水镇。

    海城是个大城市,周围有很多环境不错的小镇,暮水镇就是其中之一。

    出租车司机是个男人,并没有被司缪的美色迷惑,却也称赞:

    “小姑娘,这是你男朋友吧?长得可真俊!”

    叶蓁没怎么搭腔,只是点了点头。

    而司缪就更不会说什么了,握着叶蓁的手,眼里有她就够了。

    司机大叔也不在意,巴拉巴拉说了许多暮水镇优美的环境和可以游玩的地方,只当叶蓁和司缪是去玩的,非常热情。

    叶蓁心中觉得好笑。

    似乎每次遇到的司机性格都是如此,有着说不完的话。

    两个小时后,叶蓁和司缪来到了暮水镇。

    这是个静谧的小镇。

    没有喧杂烦躁的名气,只有宁静,安详和让人感动的沧桑。

    白墙,青瓦,石板路,乌篷船,木雕,水阁,茶馆,深弄水巷。

    这是个如诗如画的烟雨之地,被清澈的水流缭绕。

    一眼望去,就像是一座修建在水上的城池。

    其实不止是暮水镇,因为海城临近海域,所以周围几个城镇都如同建在海上一般,人们出游,都是乘船,所以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水性都不差。

    叶蓁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生活方式,非常惊奇。

    不过据原主的记忆来说,这里的确就是暮水镇,原主生活了很久的地方。

    也难怪当初温贤会带着母亲,离开这里去往兰城,这样充满水汽,而且没有任何攀比和物欲的地方,的确不适合他生活。

    拉着司缪的手,两人踩着青石板,向原主记忆中的孤儿院走去。

    没想到,刚走进镇子,就有人打招呼了!

    “呀,这不是小叶子吗?”

    一个穿着朴素的妇人看着叶蓁,有些不太敢认,许久之后才叫出声。

    现在的叶蓁和以前那个叶蓁相差很大,不管是气质还是容貌。

    不过对于从小看着她长大的镇子里的人来说,还是被认了出来。

    叶蓁眯了眯眼,对着那妇人点了点头。

    “张婶子”

    原主性格乖巧,在镇子里很受一些妇人的喜欢。

    如果不是温贤近水楼台,恐怕有不少妇人愿意招她做媳妇儿。

    “诶,诶!你可算是回来了,是听说孤儿院的事才回来的吧?”

    张婶把湿答答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满脸热情地问道。

    说起孤儿院的事时,眼中有些可惜和不忍。

    “是的婶子,不知道孤儿院现在怎么样了”

    叶蓁颔首,想要先套套话。

    可谁知,刚刚还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张婶子,转眼就看向了司缪,原本还以为是陪叶蓁一起回来的温贤,没想到居然是个没见过的陌生男人。

    而且这个男孩子长得可真是好看,比当初的小贤还好看!

    “婶子?”

    叶蓁蹙眉,站在张婶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没想到司缪的脸,竟然也符合这些妇女的审美。

    “诶…呵呵,你瞧我,小叶子,这是?”

    回神后,张婶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过秉承着村里妇人们爱八卦的特性,好奇地问道。

    以前的小叶子和温贤那叫个般配,真是没想到,不过就是出去上个学,两人就闹掰了,想想他们小时候成天一起玩的情景,只能感概,世事无常啊。

    “我男朋友,司缪,婶子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叶蓁漆黑的眸动了动,声音微凉。

    带着司缪这个定时炸弹,恐怕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

    说完,就转身要离开。

    谁知,张婶子一把就拉住了她的手。

    “小叶子,你可别回那孤儿院去,听婶子一句劝,孤儿院荒废也就荒废了,那地方不安全,你要没地方住,就带着你男朋友到婶子家住!”

    虽然好奇,但张婶子还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她拉着叶蓁,神秘兮兮地说道,也终于说出了叶蓁想听的。

    “哦?张婶子,孤儿院怎么了?”

    叶蓁回眸,问道。

    想必孤儿院被火烧了之后,又出了什么事。

    听到她的问话,张婶子瞧了瞧四周,也许是心理作用又或者是其他的,见到没人,她才悄声说起孤儿院近来发生的事。

    自从那晚孤儿院大火,顾爱华被送到海城住院之后,孤儿院也就荒废了。

    不过那场大火烧的莫名其妙,有警方的人过来调查,却发现真的只是意外,并非人为,索性发生大火时孩子都被转移了,没出现什么大事故。

    而暮水镇“新希望孤儿院”失火一案也就此不了了之了。

    镇子上的人虽然也觉得奇怪,但也没放在心上。

    毕竟警方都说了是意外,不过从那时候开始也没人再到孤儿院去了。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了,可没想到,没过两天,临近孤儿院的几家人就神神叨叨地说,孤儿院闹鬼,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鬼!

    听他们说,一到晚上,孤儿院那边就能听到鬼哭狼嚎地喊声。

    而且啊,第二天,他们好奇过去看,还能看到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胡乱倒在地上,明明一天前不是这样的,这个发现可叫他们震惊了好久。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再也没人敢到孤儿院去了。

    一些家长都告诉自家孩子,以后万万不能到那里去。

    不过短短几个礼拜,曾经最热闹的新希望孤儿院就成了一片废墟。

    “张婶子是说,孤儿院闹鬼了?”

    叶蓁挑眉,她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事。

    闹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为。

    “可不是!所以啊,小叶子,孤儿院你还是别回去了,那火灾反正也不是人为的,是天然灾害,有些事你能放下就放下吧,在暮水镇,不止孤儿院是你家,我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哪能不心疼你”

    张婶子也是个多愁善感的人。

    看着叶蓁,眼圈有些发红,情绪激动地说道。

    她是真没想到,一直好好的孤儿院会发生这样悲哀的事。

    闻言,叶蓁轻笑,没回应什么。

    她根本不相信那场火是人为造成的,从孤儿院资料室开始燃烧起的大火,分明是一场有预谋的火灾,目的就是毁尸灭迹!

    而闹鬼一说也纯属可笑。

    孤儿院荒废是因为火灾,大火为鬼怪最为惧怕的东西,哪怕那里此刻已经不再燃烧,可也没有鬼怪敢凑过去。

    背后人的目的无非是让镇子上的人产生惧意,从而推倒孤儿院重盖房屋。

    只是她想不到,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竟然让背后人作出这一系列的举动。

    那人既然会费这么多功夫做这样的事,那必然不想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样一来,作为孤儿院真正的移动资料库的院长顾爱华,恐怕也是挡道的一员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