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三章 遇熟人,众口难调啊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什么?不行不行,十天帮还没找过来,我们怎么能自投罗网!你们还是快走吧,青石巷已经不安全了,我不能拉着你们一起冒险!”姚远大惊失色,慌忙摇头拒绝。十天帮那种地方绝对不能去,去了就等于是羊入虎口!“哎呀,我们都不怕你怕什么!”农樱皱了皱鼻子,扯着姚远的手臂跟上了叶蓁。“十天帮在什么地方?”等走出青石巷,上了车,叶蓁才问道。姚远神思有些恍惚,她轻轻叹了口气,把十天帮的地址说了出来。农樱开启导航,就向着目的地进发而去,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恐惧,反而带着些兴致勃勃地期待,去黑帮的老巢惹事,这种感觉真是太舒坦了。十天帮,在海城极有名气。车子很快就停在了一家奢华的夜总会门口,自有泊车小弟上前服务。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穿着性感的高挑美人和训练有素的门卫,彰显着这家夜总会的浩大声势,果然不愧是海城最大的夜总会,十天帮的老巢。“叶姐姐,我还从没来过这种地方!”下了车,农樱就左顾右盼地看着,时而惊呼一声,一副土包子进城的样子。她当初被赶出神农一脉,在俗世中吃饭都是问题,更别提吃喝玩乐了。姚远虽然性子很冲,但平常时候对夜总会也是敬而远之,此刻站在门口,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看上去比农樱这个刚刚成年不久的还要胆怯。“要不…要不咱们还是走吧?”她扯了扯叶蓁的衣袖,声音中带了丝退缩。她们要做的可是挑衅十天帮的权威,想想都是一件可怕的事。“小远远,立正稍息!别怂!”农樱回身,掂起脚拍了拍姚远的肩膀,面色严肃。她这个样子,倒像是在安抚高中生的小学生。叶蓁没加入两人的调侃,径直走了进去。刚刚进门,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就冲入耳朵,四周灯光微暗,男男女女们彼此抱着腰摇晃在舞池中,到处都是荷尔蒙和暧昧的气息。叶蓁蹙了蹙眉,她性格喜静,这样的环境让她有些不适。“叶姐姐,我们到哪儿去找十天帮的老大啊?”农樱眼睛冒光地看着四周的一切,这样的景象可只有电视上能看到。她凑到叶蓁耳边,大声地说道。说着,她看向姚远,后者茫然地摇了摇头。她以前可从来没接触过十天帮,哪里能知道那么多。叶蓁抿唇,清透的眸子扫向周围。倏然,她目光一顿,长腿向目光所及之处走去。那里正发生着一场闹剧,穿着时尚的女人喝醉了酒,正被一群看上去就不正经的男人围住,她性子倒也泼辣,直接用酒瓶往人的脑袋上砸。叶蓁来到这边,腿一扫,就把一群男人狠狠踹飞出去。他们冲撞摔在了吧台上,各式各样的酒水被撞倒,随着“噼里啪啦”地声响,空气中开始蔓延出浓郁的酒味,白酒红酒洋酒混合在一起,十分醉人。“啊——”这样的声势,让周围的人发出尖叫。很快,这里就被清出一个诺大的圈子。那群被踹飞的男人们哀嚎着,夜总会中的音乐也由此而停滞。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站在灯光下那个穿着普通,却气质淡然的女孩子。她肤色白皙,在灯光下仿佛镀上了一层霞光,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波澜不惊的眸,那副淡然而平静的模样,好像眼前的事情不是她做的一样。这样清美的女孩子和这样的地方格格不入。“她真是吃了豹子胆,十天帮的地盘都敢砸…”“是啊,我在这圈子里混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愣头青,长得那么漂亮,真是可惜了,十天帮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杀鸡儆猴都是轻的”“闭嘴吧,这姑娘看着也不怎么好惹”“……”周围人对着这叶蓁指指点点,不过大多数都不看好就是了。姚远和农樱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她们没想到叶蓁会用这样的方法找十天帮的老大,这简直是**裸的挑衅好吗?“哇唔,太帅了!叶姐姐你太帅了!”农樱惊呼一声,蹦蹦跳跳地来到叶蓁身边,夸张的语气像是一个小迷妹。姚远嘴角抽了抽,却也没退,同样很坚定地站在了叶蓁身后。不得不说,叶蓁出手的那一刻,她同样觉得帅呆了!心底暗下决心,不管这次的事情有没有解决,她都要跟着叶蓁做她的厨子!当一个人愿意为了你闯黑帮时,还有什么是不能同意的?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就有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人来到现场,看上去气势和派头都和普通人不同,很明显是手上染过血的。黑衣人让道,一个穿着休闲脸上带疤的男人走了出来。那疤直接从右眼划道嘴角,看上去十分恐怖。周围人又退了好几步,倒不是害怕他的长相,而是怕他这个人。王蝎虎,十天帮的左堂主,也是处理十天帮产业的人,脾气是出了名的急躁暴力,曾经可是开了不少人的瓢,在局子里待过。“你们知道,这是哪儿吗?”他来到叶蓁面前,独眼中掠过一模惊艳。在这样的场子混迹久了,什么美女没见过,不过大多是些浓妆艳抹或者整过容的,真正像叶蓁这样素面朝天容颜精致的却还是头一次见。不过惊艳也只是一瞬间,他可不是个怜香惜玉的。王蝎虎伸手指了指脚下,语气带着些玩味和阴沉。他在十天帮也待了好多年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可自从十天帮掌控了海城绝大多数的地下势力后,这种被人挑衅惹事的情景就很少会出现了。“十天帮”叶蓁表情很淡,声音平静地说出这三个字。周围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他们没想到居然有人知道这是哪儿还来惹事,看样子是提前打听好了,故意来找茬的。若不是时机不对,他们真想对叶蓁竖起大拇指。姑娘,胆子真是能包天了。“呵,所以是故意上门找茬的?”王蝎虎被叶蓁的语气气笑了,伸手接过黑衣人手中的电击棍。不管双方有什么过节,敢在十天帮的场子闹事,就是嫌命长。恰在此时,夜总会外走进一群衣着光鲜的富二代。为首的,被众人簇拥着的赫然就是纪飞。此刻纪飞脸上表情有些落寞,丝毫不似以往的洒脱飞扬,他身边的人正变着法儿的讨他开心,可惜纪飞很不给面子,虚假的笑都扯不出一个。他这几天总是往海蓝郡跑,却连叶蓁的面都没见到。“大少爷,高兴点儿,在这地方你板着个脸像怎么回事!”“就是说,哥儿几个特意找你出来玩就是让你换换心情,这地方艳遇多的是,说不准就看上一个比你那冰山美人还漂亮的!”“好了,笑一笑,别一副谁欠了你八百万的样!”众人的话因为大厅中不一样的寂静停住,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没有了能调动心情的摇滚乐和扭来扭去的纤细腰肢,他们都有些不习惯了。纪飞也抬起头来,没办法,现在这情景太不同了。“嘿,看来是有人在这里闹事啊,厉害了,走,哥儿几个凑热闹去!”几个都是海城出了名的大少爷,基本都是哪儿有热闹往哪儿凑,当即也顾不得纪飞的心情了,兴高采烈地来到围堵的人群外围。“纪大少爷,走走走,咱们一块去看看!”纪飞本不想去,却被人硬拉着来到了圈子外。还没靠近,就听到圈内一道熟悉的声音:“我要见你们老大”淡然到极致的声音,带着些许微凉和清冽。纪飞猛地睁大眼,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般向圈内冲去,一些人被推到一旁险些摔倒,本想发怒,但看到一群十分脸熟的人,也只能敢怒不敢言了。这几个可是经常上头版头条的豪门大少,他们能怎么办。就算吵起来,最后的结果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还不如忍下这口气。没了别人的阻挠,纪飞很快就到达了圈子内。此时,叶蓁正悠悠然立在原地,表情淡漠。而她对面,就是拿着电击棍蠢蠢欲动的王蝎虎!“住手!住手!叶女神你没事吧!”纪飞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把王蝎虎推到一边,上上下下打量着叶蓁,语气中的焦急任谁都看得出,似乎是生怕叶蓁出了一丁点问题。“咦,你怎么会在这?”农樱睁大了眼,有些疑惑地看向纪飞。不过想想这里是夜总会也就不好奇了,只是眼睛里出现了一些鄙夷之色。会经常来这种地方的能是什么好货色,不过看在他脾气不错人也马马虎虎的份上,这点东西也可以忽略不计了,豪门少爷嘛…正常。“我…我不是…”纪飞也在此时回过神来,七手八脚地比划着,想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的确是经常来这种地方,也曾玩过闹过,但这种事如果当着叶女神的面说出来,她一定会对他印象大减。正在纪飞抓耳挠腮时,背后响起了破风声!叶蓁蹙眉,一把将纪飞推倒一边,穿着牛仔裤的长腿轻轻一抬,就把那即将落下的电击棍踢飞出去,连带着手持电击棍的王蝎虎都趔趄着摔倒在地。“等一下,等一下!”围观的富二代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昏了头,看到纪飞时才反应过来。他们赶忙从人群中走出来,挡在了纪飞面前。开玩笑,如果当着他们的面纪飞出了什么事,不用想,纪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他们的家族都会受到牵连。王蝎虎被黑衣人扶起来,整个人怒火中烧。在自己的地盘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了丑!“今天夜总会不营业,各位都先离开吧!”王蝎虎挥了挥手,说出的话还有些客气,并没有被怒意控制理智。在场的都是夜总会常客,算是财神爷了,就算是普通人,也不可能随意责骂或者驱赶,为今之计还是先让他们离开。最后,富二代们没走,围观群众纷纷离场了。“堂主,给兄弟们一个面子,事情揭过如何?”富二代上前一步,抽出一根烟递给王蝎虎,说话时颇为熟稔。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眼下纪飞肯定是不会让开的,只能和解了。本以为就他们这些人的面子,王蝎虎就是再生气也会给了这个面子,可谁知,他并没有接过烟,面色阴沉不定。“这个面子没法儿给,若给了,那我十天帮还要不要在海城混了!”王蝎虎甩开富二代攀附自己肩膀的手,声音暴怒。他本就是个急脾气,这伙人如果再不离开,那他也只能让人把他们带出去了,这群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绝不能在十天帮的地盘上出问题。“这…纪飞,要不我们就先走吧!”富二代们都纷纷皱眉,这边行不通,只能尝试着和纪飞商量。他们虽然不惧怕十天帮,但后者再怎样都是黑势力,能不惹还是不惹为妙。更何况这件事本就和他们无关,平白为了一个女人惹上一身骚,这可不是他们做事的风格,纪飞这家伙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不!要走你们走,我不可能放下叶女神一个人走的!”纪飞甩了甩头发,说出的话颇有些大义凛然。能和叶蓁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同进退,他心里还是有些喜悦的。王蝎虎现在才看到纪飞的脸,当即面色有些难看。要说海城最不能招惹的,恐怕就是眼前这个二世祖。十天帮能在海城盘踞这么多年,当然少不了和权势勾结,而纪飞,几乎能算是海城权势的最顶端,毕竟他的母族不是什么普通商人。“你走吧”叶蓁看向纪飞,说道。这是她的事,不需要别人插手。更何况,她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见到十天帮的老大。听到叶蓁的话,纪飞脸上神情有些委屈。为了叶女神总是拒绝他的好意,好不容易她那个小白脸男朋友不在,他可以英雄救美一次,居然还被如此冷淡地拒绝了。而周围纪飞的朋友们则对叶蓁怒目而视。好不容易纪飞红鸾星动喜欢上一个女人,却是个石头心肠的。“我要见你们老大”叶蓁上前一步,看着王蝎虎的眼睛,一字一顿。时间很晚了,尽早处理完尽早回去休息。“叶女神,你见十天帮老大做什么?”纪飞坚持不懈地凑上来,声音满是疑惑和不解。十天帮老大他见过,就是个普通的中年人,能有什么好看的。叶蓁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王蝎虎。直到此时,他才认真地看向叶蓁。“你有什么事?”问话时,王蝎虎的语气不再暴怒而是满满的警惕。做黑帮的怎么可能没有仇敌,眼前这个不会就是被派来的杀手吧?毕竟十天帮老大好色是众所周知的,而眼前这个女人虽然清汤寡水,但奈何长得漂亮啊,这种仙女款的他们老大可从来没染指过,说不定就想试试呢?“喏,我朋友的事,她母亲欠了你们钱”叶蓁回眸看向姚远,说道。这种事又不是什么隐秘的,能说清就说清。听到她的话,王蝎虎缓和下来,随意不认识姚远,但十天帮名下有一大赌坊,有人输钱是很正常的事,只是这次…看来是赌徒有了后盾啊。“钱的事好说,只是今个儿我们老大有要紧事,恐怕没时间见你”王蝎虎摇了摇头,好不松开。叶蓁抿唇,她能看出对方并非推托之词,看样子是真的有事。“姚远,一共欠了多少钱,还有你母亲的名字”既然见不到十天帮的老大,那就先把欠款还清再说。到时,也是她们这边占理。若那十天帮的老大非要强行出手,那就怪不得她了。姚远面色微微有些激动,很快就把事情和信息说了个清楚。“好了,欠条拿来,欠款我现在就可以付给你”王蝎虎沉默了一会儿,对身后的人挥了挥手,示意他去拿欠条。对姚远母亲的事他还有些印象,毕竟老大看上了她女儿。不过现在嘛…既然找到了靠山,还和海城纪家有关系,那这个面子倒是可以卖给他们,至于夜总会的损失,这些人自然会赔偿。说实话,他也不想和纪家闹得太僵。见对方肯松口,姚远松了口气,心中满是对叶蓁的感激。她没想到不过是参加一个美食节,居然能遇到命中的贵人。很快,欠条就被拿了过来,姚远亲自验证,的确是她母亲的字。一手欠款一手欠条,银货两讫。“今天的损失都记到我账上”纪飞这时站了出来,他倒是想帮忙还债,但叶蓁不给他这个机会啊。不过那些摔碎的酒和种种损失,他必须要付,这可是刷好感度的好时候!农樱投给他一个上道的眼神,更是让他干劲十足。周围几个富二代们面面相觑,只觉得现在的纪飞和以前那个纨绔大少完全是两个人,眼前这个,恐怕是一条蠢蠢的哈士奇吧?事情处理完,叶蓁就准备离开了。这时,夜总会的盘旋楼梯上走下来一行人。为首的是个肌肉纠结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很有气势,应该就是十天帮老大。而他身后则跟着一男一女,长相都极为惊艳。“哇!冷松予!冷松予啊叶姐姐,我的王子!”没等众人反映,农樱花痴般的惊呼声就响起了来。闻言,叶蓁挑眉看了过去。跟在十天帮老大身后的男人有着白皙的皮肤,上翘的睫毛,朝露般的眼睛和玫瑰花似的唇瓣,周身气质极为忧郁,像是二次元的美男子。光是看着,谁能想到如此羸弱的男人会是兰城最大势力青山会的老大?而冷松予旁边的女人叶蓁也不陌生,就是她当初在兰城市医院附近救下的女人,当时她正和一群外国人对峙,似乎是和小刀盟勾结的黑手党。农樱的声音不算小,很顺利地吸引了冷松予和冷松翠的目光。毕竟这里是海城,能张口叫出青山会老大名字的人可不多。他们当先看到的就是叶蓁,那张清美如玉的容颜仿佛昨日重现。冷松予眸子一亮,是她!和自己的哥哥相比,冷松翠可直接多了,她直接穿过一行人跳下楼,一个帅气的单膝跪地,的确是个英姿飒爽的女人。“侠女!我们又见面了!”冷松翠直接对着叶蓁抱拳行了个江湖礼仪,只是她口中的称呼却让农樱瞬间喷笑出声,侠女?这是什么诡异的称呼。叶蓁淡淡地颔首,没有过度热情也没有装作不认识。不过她这个样子却不会让冷松翠觉得被怠慢,反而感觉这才符合她的风格。“侠女,你怎么会在海城?”“对了侠女,你来十天帮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有要帮忙的尽管说,当初的救命之恩我还没报呢!”“……”冷松翠此刻有向话痨转变的趋势,和兰城那个杀人女魔头判若两人。“松翠”温文儒雅的声音响起,冷松予来到了冷松翠身边。这句呼喊是在告诉她,冷静,抑制住自己澎湃的心。对自己这个大哥她是没办法反驳的,只能撇撇嘴不再开口。“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景下再见”冷松予笑了笑,配合他王子般的面容,瞬间仿佛春暖花开般。他没想到当初救下冷松翠的居然就是她,那个在无形中救了他爷爷一命的姑娘,犹记得当时她拒绝他的名片时,那么清冷而平静。叶蓁点了点头,同样没有很热情地回应。原本还对冷松予吹胡子瞪眼的纪飞见叶蓁如此,才放下了对冷松予的成见。没办法,这个男人长得太好看,他可是一千个怕他抢走叶女神。“怎么?可是有什么难处?”冷松予不在意叶蓁的冷淡,深知她就是这样的性子。他看了看跟在叶蓁身边的人,和王蝎虎手中的电击棍,声音微冷。叶蓁算是他冷家的恩人,任何人都不能对她动手。“冷老弟,她是你朋友?”十天帮老大这时候也凑了过来,颇有些好奇地问道。虽然叶蓁长得着实美丽,他看着也心动,但明显对方和冷松予是非常要好的旧相识,他就是再心动也不可能出手,那只会引火烧身。这次冷松予到海城来是和他谈生意的,是大主顾,不能得罪。“老大!”王蝎虎被冷松予的眼神看的发冷,赶忙来到十天帮老大身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一清二楚,还时而指一指姚远和纪飞,不难猜测他说了什么。说完,王蝎虎就站在了老大身后,眼观鼻鼻观心不再言语。而十天帮老大则看了姚远一眼,旋即大笑着说道:“这位小姐,这些都是小事小事,那些钱稍后就转回到你的账上,至于夜总会今晚的损失也全当是我给你赔罪,冷老弟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若早知道姚小姐是你的朋友,我也不会催债,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说话间,态度极为亲和,丝毫不像一个黑帮老大。周围那些留下没离开的富二代们满眼诧异地看着叶蓁的背影,本以为是个普通女人,实在没想到,她居然和黑帮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叶蓁并没有被迷惑,她知道,对方不过是看在冷松予的面子上罢了。不过事情借了谁的光她也不在意,只要解决了就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先走了”叶蓁点了点头,就带着农樱和姚远转身离开。她并没有乘机和冷松予冷松翠攀关系,也不想留在这里炫耀自己的人脉。“诶,等等!女侠你先等等!”冷松翠一急,赶忙追上了叶蓁。她掏出手机,满脸期待地看着叶蓁。眸中的意思不要太明显:侠女侠女,手机号给一个呗!叶蓁想了想,爆出了一串号码。兰城她以后还会回去,和青山会保持好的关系并非坏事。拿到了电话号,冷松翠心满意足地收起了手机。“侠女,等你回了兰城我请你吃饭,在海城请你吃饭也行!”她实在对叶蓁那一手点**术感兴趣,真的太厉害了。叶蓁没答应也没拒绝,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叶蓁离开,纪飞当然也不会留下,也带着一众发小们跟了上去。夜总会外,天色已经很暗了,街上行人也少了许多。“今晚到海蓝郡去住吧,我就不特意送你回去了!”农樱张大嘴打了个哈气,视线离开了冷松予王子般诱人的面孔,她的瞌睡虫瞬间就上来了,今晚的事情真是千回百转啊。她的话自然是对姚远说的。青石巷距离夜总会很远,和海蓝郡更是在两个相反的方向。她已经没有精力来回跑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反正都是一家人了。“谢谢…谢谢你,叶小姐,真的很感谢你”捏着手中的欠条碎片,姚远满目感激。她本以为自己逃不过被十天帮俘虏的结果,没想到峰回路转。从这一刻开始,她愿意一直为叶蓁做事。“叶小姐你放心,那些钱我一定都还给你!”没等叶蓁开口,姚远又说道。她不会让叶蓁平白无故给她掏钱,这笔钱就当是她借的。“不用,五百万,算是提前投资了”叶蓁不在意地摇了摇头,这些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找到一个符合她心意的厨子,姚远有无穷潜力,绝对不止五百万。“好了,我们上车吧!”农樱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吹着冷风讨论这个可不是明智的选择。姚远一笑,和叶蓁上了车。纪飞没有跟上去,只是遥遥看着她们的车子驶入车道。“大少爷,你眼光不赖啊,这次看上的可不是个简单女人!”富二代们打趣着纪飞。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那个让十天帮老大都忌惮的男人对叶蓁很有好感,不难看出他是个背景很强的男人,这么一来,叶蓁的身份在他们眼中神秘起来。“好了,我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对,我妈还没回来”今晚见到叶蓁,并且和她“共患难”了,纪飞情绪再次高涨。他挑眉,兴冲冲地说道,说完才想起母亲胡青去京城了,还没回来。一群人说说笑笑地离开了夜总会的大门。*遥远的京城。“母亲,您要到什么地方去?”看着收拾好行李,坐在轮椅上,被胡青推着出来的冷玉蓉,卢玉挑眉问道。她没想到,多年闭门不出的冷玉蓉居然会重新走出来,而且看她收拾了那么多行李,是要到远的地方常住,这可不像她的性格。“我要去什么地方,不劳你费心”冷玉蓉冷淡地回应了一句,基本的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多做。卢玉也不在意,只是眸中满是深思。胡青最不喜欢的就是她浑身上下都是心眼的样子,没有半分女人的单纯。她现在也越来越坚信冷玉蓉的感觉,叶承欢这样的人,绝不可能会是她的孩子,且不说母亲该有的书卷气质,就连父亲的性情都没有遗传半分。叶家大厅中,立着两个同样高大的身影。一个就是冰冷而铁血的叶流华,而另一个则是英俊而且颇有味道的余睿。当冷玉蓉来到大厅,余睿恭敬道:“夫人!”看到她,他就忍不住想起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对冷玉蓉,他始终是心怀愧疚的。说起来,他也许久没见过她了,没想到和年轻时候也没有多少差别。“胡小姐”余睿很快把目光定在胡青脸上,客气道。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虽然胡青已经离开很久,却还是有辨识度的。“余将军”胡青对他点了点头。对这个凭借自己的能力走到这一步的男人,胡青是敬佩的。“好了,我们走吧”冷玉蓉拢起眉,她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这里。她想尽快到海城去,那个地方有她的孩子。叶流华唇紧抿,他很想跟着她一起去,可是…这次出行,叶流华准备的十分全面,直升机上布置得很温暖像是小家,生怕冷玉蓉会有半点不舒服,随行的也有不少军人。冷玉蓉身份特殊,她是绝不能有半点事故的。看着驶离地面的直升机,叶流华眸色渐深。“父亲,母亲到底是去哪儿?”卢玉看着化为黑点的直升机,想着冷玉蓉和胡青冰冷的眼神,有些不安。“没什么”叶流华回眸,看着卢玉的眼睛,不知为何,竟没有像以往一样告诉她。见此,卢玉心中微沉。“父亲,我想现在就到修者联盟去,与其等着他们来招收弟子,倒不如毛遂自荐,我相信以自己的资质,一定能成为联盟的弟子!”想了想,卢玉说道。她很不安,不想再浪费时间。坐以待毙也不是她的性格,只要能成为联盟弟子,一切都会简单很多。叶流华没说话,只是看着卢玉。“父亲,难道你不希望我为叶家争光吗?!”卢玉心中不安更甚,声音微重。“随你吧,注意安全,不管如何你都是叶家的女儿”叶流华挥了挥手,说道。闻言,卢玉松了口气。她很快就收拾好行囊,向着修者联盟的驻扎地进发。叶流华看着卢玉离开的背影,皱起了眉。而另一边,直升机正在匀速飞行。“夫人,为什么要到海城去?”休息舱中,余睿有些不解。他知道冷玉蓉多年前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没想到刚刚出现就是要求到海城去,那里带给她的恐怕全是悲惨的记忆吧。“我要去找我的女儿!”离开了京城,看不到叶流华和卢玉后,冷玉蓉紧绷的神经才松缓下来。她怕自己忍不住动手给那个冒牌货一耳光,也怕叶流华拦下她。而听到她的话后,余睿震惊地瞪大了眼。到海城去找女儿?不对吧,他刚刚还看到了叶家的小姐叶承欢,为什么要到海城去找?当初孩子消失后,他就一直让人秘密寻找,可惜都没结果。后来找到了,他也算是松了口气,心中的愧疚感也散了一些。叶承欢这个孩子也确实优秀,优秀到让人无法怀疑她身份的真实性。“夫人…”余睿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隐约知道冷玉蓉在想什么,只是那怎么可能?为了不混淆血脉,当初光是dna就在各大医院做了好几份,绝不会出错。“我的女儿在海城,我现在就要去找她!”冷玉蓉看着余睿,语气颇为认真,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气氛一时又沉默下来。这一次的任务余睿本不想接下的,可是想起记忆中那张秀美的脸,和她不顾自己安危引走敌军的身影,这些年,总是觉得心里空了一块。他和她之间还有个孩子,也不知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想着想着,余睿突然也对海城这个地方充满了期待。当初离开后,他就再也没有踏进海城半步,更别提那个熟悉的暮水镇。而胡青也在想叶蓁的事,她见过了冷玉蓉疯狂的模样,真的很怕,怕叶蓁不是她的孩子,如果不是,那又该怎么收场呢?飞机上众人心思不一,却都恨不得直接飞到海城去。时间渐渐过去,距离海城也越来越近。冷玉蓉坐在轮椅上,手紧紧捏着搭在腿上的摊子。越是靠近海城,她就越是紧张。“青青,你看看我,我这个样子还行吗?”冷玉蓉摸了摸自己的脸和头发,又上下打量着自己的穿着,当看到自己没有丝毫知觉的腿时,眼神黯淡了一瞬。她怕,怕给自己的孩子留下一丁点不好的印象。直到此刻,心头中所有的问题才冒出来。她失职了二十多年,现在突然出现,她会接受吗?冷玉蓉也不敢确定,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弥补和忏悔。“好,你这样很好”看着冷玉蓉紧张的样子,胡青有些心酸。她何曾见过冷玉蓉这样一副不自信的样子?余睿眼神也有些沉重,他没想到冷玉蓉会如此期待那个即将见面的孩子。“青青,我的孩子…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看着即将降落的地平线,冷玉蓉颤着声音问道。“叶蓁那孩子性情清淡,浑身上下都是幽兰似的气质,长得也很漂亮,说起来,她和你不仅长得像,就连气质都相似,是个非常好的孩子,还有我们家纪飞,好像很喜欢她呢,到时候你见到就知道了。”胡青叹了口气,这些话她明明已经说过好多遍了,可她却还是一遍又一遍的问着,似乎想从她口中就得知叶蓁的一切喜好。胡青说话时,冷玉蓉就认真听着,不想错过一个字。飞机缓缓落下,冷玉蓉被推出机舱,一股湿咸的海风迎面扑来,很熟悉的味道,她深深吸了几口这样的空气。现在,她正和自己的孩子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她的孩子,很快就可以见到了。------题外话------很多时候情节是需要发展和推动才能有结果的,认亲这种事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感谢小可爱们理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