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七章 有些事,无法放弃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一顿饭吃的颇为热闹。顾爱华因为身体原因,早早被农樱送回了隔壁公寓。“玉容,天也不早了,咱们先回去吧?”胡青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傍晚了,不禁说道。闻言,冷玉蓉皱眉,她今天刚刚找回女儿,不想走。“夫人,这里不安全,还是到纪家庄园去吧,那里已经被部署好了,总要比这里安全许多,明天还可以再来,你的安危最重要!”余睿看出冷玉蓉的意思,说道。早在冷玉蓉来到海城后,纪家庄园如铜墙铁壁般被保护起来。“我不走,我要和蓁蓁在一起”此刻的冷玉蓉全然没了以往的温雅,反而像个小孩子,紧紧抓着叶蓁的手,她好不容易才和女儿重逢,真的半点都不想和她分开。“夫人,您不要为难我”看着这样“任性”的冷玉蓉,余睿苦笑。他最大的任务就是保护她,若是在海城出了什么事,他真的万死难辞其咎。“是啊冷阿姨,保险起见,您还是和我们回纪家吧?”纪飞也加入了游说的队伍。对这件事没什么插口余地的温淑芳和温贤则站在一边,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也知道冷玉蓉身份特殊,住在海蓝郡的确没有纪家安全。看着众人纷纷劝说的样子,冷玉蓉有些无奈地按了按额角。叶蓁垂眸看了她一眼,抿唇道:“好了,今晚就让她留在这里吧,不会有什么事”冷玉蓉无疑是一个好母亲,住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大事,作为女儿,她应该满足她的这点要求,而且若是有危险,恐怕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早在买下这套公寓时,她就在外布下了结界。毕竟当初柯尔斯曾在夜晚偷袭她,布下结界,一旦有人靠近,她可以清晰感知,有什么危险也足以提前预知。“叶蓁小姐,夫人的安危绝不容有失,这不是件小事!”对于叶蓁的话,余睿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不是小孩子开玩笑,说不会有事就不会有事。“余大叔,这点你就放心吧,肯定比在你身边安全就是!”农樱看余睿和温贤都极为不顺眼,找着机会就想怼上一句。他们只是普通人,打斗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还信誓旦旦地回纪家安全,哪里来的自信,这也就罢了,居然还小瞧叶姐姐。“跟我来”看着余睿,叶蓁也没反驳什么,只是把他带到一边。“叶蓁小姐,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夫人留下”看着面前的叶蓁,余睿冷着声音说道。这是大众公寓,一旦有不法分子混入其中,那后果不堪设想,这里也就是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若真出了事,后悔都来不及。叶蓁没说话,只是背对着众人,撑开掌心。余睿皱眉,不解地看向叶蓁,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想劝你,只是”叶蓁话还没说完,掌心中就凭空出现一团森白的火焰,细小的火苗如同有生命一般,在掌心中摇曳生姿,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温度似得。余睿一惊,忍不住后退半步。片刻后,他才认真地看了叶蓁一眼。难道和叶家有关的孩子,不论真假都能开启异能?“叶蓁小姐,你是异能者?”看着那毫不起眼的火苗,余睿却不敢有任何小觑。他不是没见识的人,异能者的特殊手段他也见过,若单打独斗,他都不是异能者的对手,毕竟这类人是宠儿,招式诡谲。尖刀组中奇人异士不算多,他都很少见到。“所以,我母亲今晚可以留下了吗”叶蓁没有正面回答这句话,清透的眸直视余睿,问道。若对方还说不行,那她也就只能用点别的办法了。闻言,余睿抿唇,绕过叶蓁来到了客厅。当叶蓁回来时,客厅已经空荡下来,独留下冷玉蓉和农樱。“叶姐姐,还是你厉害!”农樱笑眯眯地说道。叶蓁没说什么,只是蹲下身看了看冷玉蓉的腿。“妈,你的腿没有半点知觉?”说话时,叶蓁伸手捏了捏,常年坐在轮椅上,冷玉蓉的腿瘦的可怕。说到正事,农樱也蹲下来看了看。“是啊,医生说能醒过来已经是万幸,没事,能找到你我就很满足了,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就算站不起来也没什么”冷玉蓉笑着摸了摸叶蓁的发鬓,语气平静而慈爱。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怎么会!冷阿姨你放心,我一定治好你的腿!”看过冷玉蓉的腿,农樱拍着胸脯说道。不过是肌肉麻痹从而失去的知觉,又不是腿断了,她有医治的办法。“是吗?那阿姨就先谢谢小樱了”冷玉蓉笑着点点头,看样子是并不相信农樱的医术,只当她是在安慰她,毕竟农樱不论是从年纪还是外形上看,都不像个医术高超的医者。不过农樱也不在意,事实胜于雄辩。“好了,回去早点休息吧”叶蓁轻轻拍了拍农樱的肩,说道。“好吧,那冷阿姨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过来帮你针灸!”农樱点头,离开时还对冷玉蓉说道。她的针灸之术可是一绝,从来到俗世后就很少用了。闻言,冷玉蓉应了一声。她倒不在意农樱使用针灸,毕竟她的腿任何知觉都没有。“农樱医术不错,你的腿一定没问题,放心吧”所有人都离开了,公寓一时间安静了许多。看冷玉蓉面色平静,叶蓁说道。这话不是在开玩笑,农樱既然说了有办法,那就必然是可以治疗的。“好,好,放心”冷玉蓉笑着拍了拍叶蓁的手,现在她说什么冷玉蓉都是相信的。“蓁蓁,这么多年你都经历了些什么?”握着叶蓁的手,冷玉蓉有些欲言又止的问出这句话。她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女儿,会有如今这样的成就,她是骄傲是自豪,却更想知道过程,想知道女儿不在身边时的点点滴滴。叶蓁垂眸想了想,并没有刻意隐瞒,将原主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在海城生活多年,大学到了兰城,每天过着勤工俭学的艰苦生活,最后被人横刀夺爱,一夕之间大彻大悟,不想再庸碌下去。原主的事情即便她不说,调查也可以调查出来。更何况原主落得当初那个境地,不得不说也和叶家有关。听完叶蓁的话,冷玉蓉神色有些恍惚。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女儿曾那么辛苦地生活,兼职打工,只是为了交房租交学费,这样的生活她连想都不敢想。“孩子苦了你了”回神后,冷玉蓉眼圈有些红。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安慰的话,却觉得任何话都格外苍白。“不会”叶蓁缓缓摇头,原主恐怕从没有觉得苦过。虽然她的一生极其悲惨,但却有顾爱华这个疼她爱她的院长妈妈,还有个让她爱的如痴如醉的温贤,不管别人怎么看,最起码原主是不觉得苦的。“那你怎么有办法将卢玉打伤?她是异能者”冷玉蓉四下看了看,才小声问道。她早就想问了,只是当时很多人,并不适合,这才忍到现在这个时候。“我是修者”叶蓁长睫微眨,清清淡淡的四个字说出。对于这个,她不想隐瞒冷玉蓉,自有自己的考量。她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在外,没办法和冷玉蓉去京城,为了不让她担心,有些能力说出来能挡掉很多难解决的事,比如冷玉蓉的担忧。而听到叶蓁的话后,冷玉蓉瞳孔一缩,抓着她的手也紧了紧。修者?就是像修者联盟中的那些人一样?“怎么会?修者联盟的人曾说过,没有他们协助,是没办法成为修者的,孩子,你难道和修者联盟接触过?”对这点,冷玉蓉显得有些焦虑。修者联盟的人不简单,而且个个都脾性高傲,和他们有牵扯关联,就表示很难再有平静的日子,她并不希望叶蓁和那伙人接触。闻言,叶蓁缓缓摇头。看来冷玉蓉这个层面的人只知道修者联盟,对散修和隐世家族全然不知。“我成为修者只是机缘巧合”听到叶蓁的解释,冷玉蓉才微微松了口气。对此,她还是感到很骄傲的。当初卢玉成为空气异能者后,不知得到了多少人的夸赞,可她的亲生女儿却是修者,这可比异能者高了许多档次,也难怪卢玉不是对手了。就在那个冒牌货费尽心思成为修者联盟的弟子时,她的女儿已经遥遥把她甩在了身后,每个父母都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思想,冷玉蓉也不例外。叶蓁此刻的优秀,让她恨不得宣告全世界。“你有如今的成就,若是你父亲知道,恐怕”提起叶流华,冷玉蓉的神色黯了下来。她没想到那个男人竟如此有眼无珠,也不知他如果知道宠爱了多年的女儿真的是冒牌货时表情是什么样的,到时候想必又是一场灾难吧。“对了妈,我想问当初卢玉带到叶家的玉葫芦去了哪儿”叶蓁并没有见过叶流华,自然不会关心那么多。想了想,她问出了最在意的一个问题。遥想当初之所以会牵扯到其中,为的就是另一只玉葫芦,可是在渔家村见到卢玉时,她并没有感应到另外一只玉葫芦的波动。“为什么会问起这个?”冷玉蓉有些奇怪,那玉葫芦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何这么多人会询问。“另一个葫芦对我有用,若您知道,希望可以告诉我”叶蓁语气很认真,让冷玉蓉也不知不觉认真起来。“当初卢玉来到叶家身上就只有一只葫芦,修者联盟超脱世俗,哪怕叶家都想攀上些关系,那次叶流华带卢玉到修者联盟去,本以为没什么机会,哪知他们要走了那只玉葫芦,这也是为何卢玉会成为修者联盟弟子的原由”虽然不解,但冷玉蓉也仔细回想,说出了这件事。她话落,叶蓁眸子微暗。修者联盟是啊,既然她当初能感应到葫芦中的灵气,那别的修者也极有可能感应到。“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见叶蓁沉默不语,冷玉蓉也紧张起来。那两只玉葫芦是冷家的家传之物,若非索要的是修者联盟,她也不会同意。“没事,已经很晚了,累了一天,您先休息吧”叶蓁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她推着冷玉蓉来到房间,等她躺下才说道:“我睡隔壁,有什么事就喊我”“好,我没有起夜的习惯,你也好好休息”抓着叶蓁的手,冷玉蓉轻声嘱咐。这一天对冷玉蓉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叶蓁也回到房间,不过因为冷玉蓉的关系,并没有进空间。玉葫芦被修者联盟的人带走,事情有些不好解决了。自己身上的这只玉葫芦是可以升级的洞天福地,那另外一只呢?叶蓁有预感,两只葫芦相辅相成,缺少一个就不再完整。顺其自然吧,有灵性的法器能得到即是缘分,得不到也是命中注定。*另一边,离开了叶蓁公寓的众人又发生了些事。知道余睿,温淑芳和温贤的关系后,胡青当然不会凑热闹,带着纪飞驱车离开,让他们一家人有单独的时间说话叙旧。而多年未见的一家三口,此刻却有些尴尬,只因一个林懿。原来,从叶蓁家夺门而出后,林懿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在楼下,她知道温贤不会住在叶蓁的房子里,必然是要下楼去酒店的。却没想到,跟着温贤一起下来的居然还有余睿和温淑芳。“你怎么还在这里!”看到林懿,温贤眉头紧皱,语气带着满满的嫌恶。他从没想过有天林懿会像个甩不掉的牛皮糖般,让他如此厌烦。“怎么,看到叶蓁,就更不想和我牵扯下去了?”林懿冷嗤一声,全然不在意温贤的语气。她回眸,语气温柔地对余睿说道:“伯父您好,初次见面,我叫林懿,是温贤的未婚妻!刚刚可能给您留下一些不好的印象,是我不好,希望您不要对我有成见”她能看出温贤的父亲不是一般人,现在不讨好还什么时候讨好?余睿眼神锐利地盯着林懿,他在京城那么多年,见过多少大世面,不过是个小家族的女人,他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没有理会林懿,而是看了温贤一眼。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为了前途和这样一个女人纠缠不清。作为男人,前途是很重要,但却不应该用这样的办法向上爬。察觉到余睿的视线,温贤身体一僵,对这个父亲他骨子里是有些怕的,也许是因为对方铁血般的军人气息,又或许是因为他不苟言笑的态度。“你不要再执着了,我会在兰城登报和你解除关系”温贤抿唇,棕色的眸子直视林懿,语气坚定。话落,林懿面色微怔,旋即眸中掠过一抹痛苦和几不可见的疯狂。她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他以为事情这么容易解决吗?她说过不放手,就绝对不会放手。“小贤,林懿这孩子心思不单纯,你要小心些”看着林懿充满决绝的背影,温淑芳皱眉说道。她毕竟活了这么多年,有些时候看的很透,就比如女人的感情。“我知道的妈”温贤抿唇,点了点头。他隐隐也能察觉到林懿的疯狂,和这样的女人牵扯上关系,最后想要分开是极难的,他是真的后悔了,哪怕没有叶蓁,也不想和这样一个女人共度一生。两人说话时,余睿一直没有插嘴。对于这个儿子,他虽然觉得有些失望,但还是欢喜能见到他的。有些事,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什么立场来说。“时间还早,我们去那个酒店坐坐吧”看了看腕间的表,余睿说道。他眸光中有些期待地看向温淑芳和温贤,这种情绪真的很少出现在他身上。温贤没有说话,他沉默着看向温淑芳,意思很明显,母亲去他就去。虽然想着如果林家要对付他,就到京城去找这个所谓权势滔天的父亲,可当真正见到,他发现心中的感觉并没有所想的那么简单。这个父亲和他想象中不差多少,一样的高大,威严,正义。想起饭桌上发生的事,他恐怕觉得他这样一个儿子给他丢脸了吧。“好”温淑芳感觉到温贤的沉默和彷徨,不禁应了一声。有些事,她这个做母亲的无能为力,但余睿,却是可以帮帮儿子。听到温淑芳答应,余睿松了口气。一行三人向酒店走去,月光照在他们的身上,斜射出的影子距离很远,并不像普通家庭那般温馨和睦,反而如同陌生人一般。临近海蓝郡就有家酒店,装修豪华。“先生,三位是吗?”迎宾小姐脸上挂着优雅得体的笑容,轻声问道。余睿点了点头,由迎宾小姐带着入座到窗边的位置上。夜晚酒店大厅人并不多,三人落座后,显得有些尴尬。期间也只有余睿点了几道家常菜。大家都沉默不语,许是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口。“你”“你”恰在这时,温淑芳和余睿异口同声地道了一个“你”。他们抬眸互看一眼,笑出了声。这笑倒是打破了刚刚的尴尬,让气氛变得融洽了些。温贤看着相视而笑的父母,嘴角也勾起一抹浅显的弧度。“你先说吧”余睿帮温淑芳和温贤各倒了一杯水,说道。“这么多年没见,你过得可还好?”温淑芳想了想,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其实她知道,他过的很好。每次军事频道,她都会准时观看,作为一个女人,她没什么关注国家大事的想法,看这些也只是为了看到记忆深处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的人。她离开后,余睿步步高升,到了如今,能再见到真的极其不易。“我很好”对她的问题,余睿想了很久,缓缓说出这三个字。他想他应该算过的很好,虽然这样的好缺少了一个心灵相通的人。“那就好,这个就是小贤,你的儿子”温淑芳转头看向身边握着水杯格外沉默的温贤,轻声说道。听到她的话,余睿才把目光放在了温贤身上,那目光慈和而欣慰,此刻,他不是那个威武严厉的将军,只是个怀念孩子的父亲。“是个很优秀的孩子,淑芳,谢谢你”谢谢你把我们的孩子抚养长大,谢谢你愿意让儿子见我。余睿在心中默默说道。“小贤,发什么愣,叫你父亲”见温贤怔愣,不发一言,温淑芳不禁轻轻推了推了他的肩膀。她很清楚儿子心中所想,男人,都是有抱负的。现在的温贤已经没了工作,他要想发展,认回父亲会轻松很多。她这辈子唯一觉得愧疚的就是当初没告诉他身世,导致如今林懿不愿分手,让温贤如此痛苦的局面,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他搭桥。余睿会是个好父亲,有这样一个父亲,温贤不会再如当初那般辛苦。听到温淑芳的话,温贤回眸看她。透过母亲的眼睛,他能清晰地看到其中表达的意思,心头微酸。再抬眸看看这个所谓的父亲,温贤喉结微动。“父父亲”带着些许迟疑的呼喊,却让余睿虎眸一亮。“诶!好孩子!”他笑了,笑的很开心。没什么是比孩子一声称呼更让人觉得喜悦的事。此刻他完全能够感受到今天冷玉蓉被叶蓁认下时,那种澎湃和激动之感。看着他们父子二人,温淑芳眸中温柔更甚。这两个贯穿她生命的男人,都是她所爱,能和平共处比什么都重要。“你离开海城时,我希望能让小贤跟着你一起走”温淑芳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沉默了许久,突然说道。即便知道去京城对儿子来说会更好,但做出这样的决定于她而言还是很难。离开海城,到了京城,温贤就不单单只是温贤,他还是余将军的儿子,届时众所瞩目,她这个母亲则是见不得光的。而且她一直和温贤相依为命,如今分开有多难可想而知。闻言,余睿愣了愣,他抬眸看看温贤,没说话,只是摩挲着透明的水杯。成为他的儿子虽然没有叶家那么严苛,却也不是容易的事。他有妻子,也有另外一个孩子。和温淑芳分开二十年,权力和地位让他没办法一直孤身一人。兜兜转转,还是娶了一个他虽然不爱,但看着让人舒服的女人。结婚前,他并没有隐瞒温淑芳和温贤的事,然而那个温柔的女人却并不介意,婚后两人也一直相敬如宾,很快就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每每看到女儿,他都会想到远在暮水镇的儿子。“若是为难就算了”见余睿久久不语,温淑芳脸色一白。她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声音中带了一丝失望。没想到这么多年后,唯一提出的要求竟会被拒绝。温贤也皱眉看着余睿,眸中有些冰冷和怒意。虽然这个父亲会是他有力的后盾,但他伤了温淑芳的心,那就算再位高权重,他都不会承认他,没有捷径可走,他大不了就重头开始。“不会,不是为难”见温淑芳面色难看,余睿赶忙摆手,他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他需要先想一想,这么突兀地带这个多年不见的儿子回去,总会引起一些骚动和流言蜚语,而这些东西是他并不愿意看到的。“好,等我离开海城时,小贤就跟我一起走吧”余睿看了看温贤,点头应了。他知道温淑芳的想法,也并不会觉得排斥。温贤不仅是温淑芳的儿子,也是他余睿的儿子,老子有能力为儿子铺垫一个锦绣前程,又有什么资格拒绝,也算是他缺席了二十多年应该做的。“谢谢,谢谢你”温淑芳眼圈有些红,她眸色认真地对余睿道谢。温贤本想拒绝,可是看到母亲的样子,想起饭桌上众人对叶蓁的夸赞,还有她如日中天,史诗般传奇的事业,他无法开口。这也许是他唯一能够看得到她背影,追得上她脚步的办法。“我们之间无需这么客气,只是小贤若跟着我去,那他现在的父父亲”余睿摇了摇头,他并不希望曾经深爱的女人和他这么生分。只是说起后面半句时,有些难以启齿。作为曾经相爱的两人,此刻彼此生命中的另一半无疑都是尴尬的存在。“我妈没有再婚”听到余睿的话,温贤眯了眯眼,语气**地说道。闻言,余睿愣住了,他盯着温淑芳依旧秀美的脸,不知该说些什么。心中突然翻涌起无数情绪,似喜,似悔,似苦涩,似愧疚,又似心虚。虽然两人当初是和平分手,可她独身这么多年,而他却已经有了新的爱人和孩子,如此一来,他总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无法让人原谅的事般。“对不起”看着温淑芳的脸,余睿欲言又止,最口只能艰难地吐出三个字。他不知道,不知道她竟会孤身这么多年。一个人,难道不会觉得寂寞吗?注视着余睿的眼,温淑芳奇妙地看懂了他的想法。“不用说对不起,是我自己不想再婚,只想守着小贤过一辈子,这不是你的错,更何况,当初我们分开是我的决定,并非你的责任,不用愧疚”她淡淡地摇了摇头,面色温柔。说出的话不仅是给余睿听,更是让温贤不要怪他的父亲。“不论如何,这其中都有我的责任,若是当年”余睿声音有些苦涩,却又不知该说什么。若是当年他没有执着于自己的理想抱负,而是放弃京城的一切,在暮水镇做一个平凡男人,现在恐怕又是另外一种境地。可是现实就是现实,没有“若是”二字。菜很快就上齐了,只是刚刚吃了那么多,三人都没什么胃口。“时间还早,我们边吃边说,剩下的就带回去”余睿用筷子帮温淑芳和温贤夹了些菜,说道。他并不像那些高高在上的权贵,觉得打包剩菜有**份。吃饭时,几人又变得沉默起来。“对了,小贤应该是刚毕业没多久吧?”虽然从未关注过儿子的事,但余睿也深知温贤的年纪。一家三口沉默的时候,谈孩子是解除尴尬最好的话题。果然,听余睿说起温贤,温淑芳脸上的神色更加温和。她点了点头,声音中带着些骄傲:“小贤当初考到了兰城大学”兰城大学作为国内顶尖学府,能考得上的都是成绩非常优异的。“哦?那是很好!小贤学的是什么?等到了京城又想做些什么,说出来我帮你参谋参谋,要说起来,你妹妹她”余睿好奇地问了一句,说起来就有些停不住嘴,不禁提到了一个禁忌。他说了一半就住了口,气氛如他想象般沉默下来。过了片刻,温淑芳才笑着问道:“你的女儿应该是很优秀吧?”说起这个话题时,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刚刚一瞬间听到时,也只是有些诧异而已。她知道余睿有妻子,却不知道有几个孩子,这种事她也没办法得知。温贤抿唇,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韧姿那孩子是个军人,性子大大咧咧,倒像是个男孩子”余睿笑着摇了摇头,提起女儿,声音都柔了些。只是想起京城那个随了他,进入军队,成天和男人混在一起的女儿,他着实有些头痛,谁家的姑娘不是娇娇软软,也就他余睿的女儿,像个野猴子。看着余睿的表情,温贤垂下了眸。看的出,他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对那个妹妹还是极为看重的。军人妹妹,想想都让他感到有些汗颜。身为兄长,他此刻却无所事事,而那个不知名的妹妹却已经是一位伟大的军人,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不过今晚他被打击的次数也不算少了,想必早就应该习惯了。这般想着,温贤唇角勾出一抹苦笑。“小贤,你是哥哥,要做一个好榜样知道吗?”也许是察觉到温贤的低落,余睿起身,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管女儿如何,他都希望儿子也可以强大起来。感受着搭在肩膀上的大手,温贤有些讶异地抬起头,对上一双鼓励的眼睛。不知为何,他突然感觉眼眶有些热,没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只是没想到蓁蓁,会是当年那个经历过劫难的孩子”温淑芳有些感慨地说道。她和叶蓁相处了那么多年,却从未想过,那个胆小又怯弱的孩子会是当年她用命保护的孩子,更没有想到,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初在电视上看到她风华绝代的身影时,她几乎被震懵了。谁能想到一个人性情转变会如此之快,好像她所有的潜力都在一瞬间爆发出来了,做出来的成绩让所有人都目不暇接,只能仰望。这么多年以来,今天是给她震撼最大的一次。好像所有的事都挤在今天发生了,毫无征兆。提起叶蓁,温贤动了动,身体绷得很紧。“是啊,我又何曾想过当初找回去的孩子竟是个冒牌货”余睿摇了摇头,声音有些沉重。关于这件事,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和叶流华说起。“蓁蓁那孩子命太苦了,好在现在已经苦尽甘来了”温淑芳叹了口气,为叶蓁感到开心。她真的是个好孩子,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小贤当初以后还是不要再靠近叶蓁小姐了”虽然觉得现在说这个不合适,但想起刚刚叶蓁给的震慑,余睿还是说道。且不说她是冷叶两家的孩子,即便不是,可她身为异能者,也绝不是现在毫无作为的温贤可以匹配的,尽管温贤是他的儿子,他也是这样的想法。华夏特殊人群不多,异能者虽比不上修者联盟的人,却也高傲至极。更何况温贤当初还做出了那样的事,两人就更没可能了。“我爱她”虽然知道余睿的话是为了他好,但温贤还是沉着声音说道。他是真的很爱叶蓁,不想就这样放弃。他们之间那么多年的感情,他绝不相信叶蓁会那么轻易地忘掉。温淑芳此时没有说话,旁观者清,她也算是和现在的叶蓁相处了几天,那个孩子,性格清清冷冷的,一旦做出什么决定,就肯定不会更改。她也能看的出,叶蓁看向温贤时,没有半分感情。可是她同样清楚温贤对叶蓁的感情,那种将珍宝遗失悔不当初的痛苦导致她没办法把他叫醒,一样的痛苦,她还是尊重儿子的决定。“孩子,叶蓁小姐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看温贤执迷不悟,余睿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异能者的事情他没办法透露太多,可就他现在和温贤的感情,也没办法强制性出手制止,这只会让父子两个感情破裂。“我知道她不简单,可我就是不想放弃”温贤说话的口气极为冷静。是,他们说的话他都知道,更何况叶蓁也曾清晰地拒绝过他,但心中喷涌而出的情感还是压过了所有的理智,让他没办法回头。听到他的话,温淑芳和余睿对视一眼,眸中皆是无奈之色。有些事,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再想回头就太难了。同样的话,也出现在纪家庄园中。“小飞,听妈的话,以后还是把对蓁蓁的感情收回来吧”胡青和纪安瑞坐在沙发上,双双看向慵懒斜靠着沙发的纪飞。经过今天的事,胡青也能看得出,叶蓁那样的人,绝不是纪飞可以驾驭的。更何况,认回冷玉蓉后,叶蓁的身份就是叶家的孩子,就现在身处权力中心的叶家,她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牵扯进去。好不容易她和胡家都远离了那些,若又陷进去,再想抽身就难了。纪飞性格单纯,或许只适合做一个普通的花花大少。这也是这么多年,她从未管教过他这种奢靡生活的原因。相比做个什么都懂,什么都需要操心的优秀继承人,她更喜欢自己的孩子活的自由自在,只要没有坏心,按着心意做自己喜欢的事又有什么错呢?纪安瑞和胡青是同样的想法。纪家产业足够纪飞挥霍一辈子,即便他们两个老了,纪家也倒不了。就纪飞这样的性子,的确不适合那个看上去清清淡淡,好似对任何事情都没兴趣的女孩子,最重要的是,叶蓁对纪飞根本没有半分感情。“爸,妈,这件事我希望你们让我自己做决定”说这话时,纪飞表情很认真。他直视着父母,丝毫没有以往那种吊儿郎当。叶蓁是他第一次喜欢的女人,尽管知道彼此之间差距太大,但他愿意为此去努力,从而缩小两人间的鸿沟,但若要他现在放弃,恐怕很难。“小飞,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胡青面色有些冷凝,她也是第一次见到纪飞如此认真的样子。“妈,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也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可如果没有努力过就这么放弃,儿子不甘心,真的一点都不甘心!”说着,纪飞就坐到了胡青身边,撒娇似得抱住了她的肩。“有些事,还是要尽力一试,哪怕最后没结果,也不会觉得难受”这一刻,纪飞像是长大了,语气斩钉截铁。------题外话------二更二更二更推荐好友的文空间之农家医女by:哈拿酱美容师穿越被迫成为山野大夫苦逼发家致富奋斗史虐虐极品,斗斗渣渣?某女对此真蛋疼!谈谈恋爱,生生娃娃?某男为此很满意!横批:空间带我装逼带我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