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章 雇佣船队,搞事情(三更到)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叶姐姐,哪儿有鬼啊?”“是啊侠女,我什么都看不到啊!”农樱和冷松翠没有轮回之眼,看不透鬼怪所在,不禁问道。“没什么好看的”叶蓁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三只鬼,声音微凉。两人顺着叶蓁的视线望去,却什么都没看到。“叶姐姐,有几只鬼啊?”也许是因为身边多了个胆子大的冷松翠,农樱不想弱了修者的势头,壮着胆子问道,其实她心里还是极怕这种东西的。毕竟不是天师一脉,和鬼怪这种东西打得交道不多。“三只,子母鬼,你们先出去”想了想,叶蓁说道。子母鬼性情凶戾,她若动手,另外两只鬼婴反扑,届时冷松翠这个普通人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毕竟她没有灵气护体,阴气上身会死人的。而且,她也不想让冷松翠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好,那叶姐姐你小心”农樱看了冷松翠一眼,明白了叶蓁的意思。拉着不清不愿的冷松翠离开了包房,一个普通人还想捉鬼,就别凑热闹了。待两人离开,叶蓁周身气息微变。察觉到强大的压力和威胁,子母鬼显得有些躁动。叶蓁抿唇,两指并拢,在空中划过玄妙的轨迹,迸发出五彩的光。光芒如同大网,直接笼罩住几只小鬼,她乃是四品修为,这还不成气候的子母鬼并非她的对手,被围困住,包房里阴风大作,呼啸着。鬼哭狼嚎的声响让叶蓁蹙眉,她讨厌这种嘈杂。两个鬼婴咧着嘴大哭着,慢悠悠地爬回到女鬼的腹中去。它们有些不安,而且在彩色光芒的照耀下很难受。叶蓁眸中花朵微动,轮回之眼散发的绿色雾气带着子母鬼消散在包房中。轮回之眼可以开启阴阳两界的通道,她是把子母鬼送到了该去的地方,不过它们是无法投胎的,害死了那么多人,不论怎样都要偿还。叶蓁来到窗边,打开窗户,清风徐来,带走满室阴郁。龙腾大酒店靠海,窗外就是波光粼粼的海面,带着湿气的海风,坐在这样的地方吃饭,还颇有一种浪漫的情调,也难怪会发展的越来越好。对这个酒店,叶蓁满意极了。包房内没了鬼物,渐渐回暖。开门出去时,农樱和冷松翠正趴伏在门上偷听。见叶蓁出来,两人差点摔倒,站稳后,颇有些尴尬地对着叶蓁笑。“侠女,刚刚那种呲呲嚓嚓的噪音是不是鬼的叫声啊?”冷松翠也只是尴尬了一瞬,眨眼便想起刚刚听到的,声音满含激动。叶蓁颔首,没多说什么。“侠女,你收我做徒弟吧,以后我就可以和你一起捉鬼了!”冷松翠双目灼灼,说出了自己心里想了好久的事情。在她看来,叶蓁就是个特别神秘的人,好像会些什么超出想象的手段,这种人也只有在电视电影里会出现,她真的特别崇拜。还没等叶蓁开口,冷松翠的手机响了。叶蓁回眸看了她一眼,转身下了楼。收徒?那是不可能的。农樱抛给冷松翠一个眼神,示意她叶蓁不可能收徒。看两人走了,冷松翠有些低落地接起电话。“松翠,回来吧,我们该走了”那边传来冷松予的声音,依旧温和中带着些忧郁。“哥!我拜师失败了,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冷松翠咬着牙说道,做徒弟的就要锲而不舍地去拜师!“拜师?你碰到叶小姐了?”冷松予静了片刻,虽然疑问句,语气却颇为肯定。他知道冷松翠非常崇拜叶蓁,想拜师肯定也是拜她的。“是啊哥,你不知道,今天发生了好多有意思的事儿!等我回去和你说!”看叶蓁和农樱都走了,冷松翠才匆匆忙忙挂断电话跟了上去。“给姚远打电话,让她过来”到了楼下,叶蓁说道。“好!”农樱打电话时,那边传来姚远惊讶的声音。她没想到叶蓁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酒店,这么一来,只要东西都到位,随时可以开业,而她也马上会成为有工作的人,酒店行政总厨。“侠女,农樱,我哥找我,就先走一步了,等你们回了兰城记得找我!”冷松翠看叶蓁两人有正事要办,说道。事情处理完,她和冷松予也要离开海城了。想到要很久都见不到叶蓁,冷松翠叹了口气。好不容易在海城碰上了,居然还不能长时间待在一起,这对她而言绝对是折磨,她好想拜师,好想学点穴术,好想学捉鬼!“好吧,那你路上小心!”农樱点头,伸手拍了拍冷松翠的肩膀。叶蓁应了一声,今天冷松翠也算是帮了大忙。看着和叶蓁站在一起的农樱,冷松翠投给她一个艳羡的眼神。农樱很巧妙地看懂了她眸中的意思,与有荣焉地扬起了脑袋。冷松翠撇撇嘴,失魂落魄地走了。“叶姐姐,那子母鬼处理掉了?”农樱有些好奇地问道。“嗯”叶蓁颔首,又巡查了一遍酒店。龙图腾面积很大,厨房也干净整洁,采光非常好,如果不是出现了子母鬼的事,她恐怕没办法用四个亿买下如此好的地段建筑。一个小时后,满头大汗的姚远过来了。她气喘吁吁地端起一杯茶灌进嘴里,真是迫不及待想来看看未来工作的地方,只是没想到居然就是那个非常有名的龙图腾大酒店!她作为一名厨师,对这个酒店非常熟悉。曾经也想着要应聘进来工作,却因为母亲的原因放弃了。她果然是遇到了贵人,就这么巧,最后还是成为了龙图腾大酒店的厨师。“姚远,酒店就交给你了,现在就开始招聘,需要多少人由你决定”叶蓁没那么多时间待在这里等着招聘,她要去组织船队出海捕鱼了。一系列的事情都要提上进程。“好,没问题叶总,交给我吧!”姚远郑重地点了点头。看着叶蓁和农樱离开的背影,姚远只觉得干劲十足。酒店的事情处理完,船只就好说多了。海城临海,有许多船队,叶蓁只需要长期雇用一支船队就可以,等以后有时间了再自己购买船只,组建属于她的船队。农樱此前有些了解,直接开车带着叶蓁来到了一座海港口的船只咨询处。咨询处只有一个戴着眼镜,很古板的男人。“你好,我们是来雇佣船队的,不知道还有没有空闲的?”农樱上前,问道。虽然她知道,肯定会有空闲的船队。没办法,海城临海,最大的产业就是海产,大部分健壮男人都合作组建船队为商人服务,除了固定工资之外,商人还会根据船队捕捞的鱼类品质支付一定提成,就像雇佣兵,鱼类越珍贵,提成就越高。也有些自由船队出海捕鱼,捕捞到的都算他们自己的利润。前者也算是有固定客源,而后者则过着风雨飘摇的生活。运气好的话大家可以吃一顿饱饭,运气不好,接连一个月没收入也正常。船队太多,竞争压力就大,所以有空置船队是一定的。“有,这是名单册,你们自己看”古板男人伸手推了推眼镜,把一本册子丢在了农樱面前。两人也没在意他的态度,毕竟处在这样的位置应该见惯了有钱人。叶蓁接过名册,就看到上面写着很多船队名称,什么猎人船队,顺风船队,三兄弟船队等等诸如此类的,不过有的船队名称后划上了对勾,意思是已经有商人雇佣了这支船队,短期内是不会为别人服务了。而船队排名也是有先后顺序的,好的船队都排在显眼的地方。有些资历深的船队中有眼光老辣的,能找到有鱼群的地方,这种船队基本就是香饽饽,不愁没饭吃,不过已经全部被别人预定走了。“叶姐姐,都没什么好船队了!”农樱对此有研究,不禁皱眉说道。她当然不知道,不论船队如何,有海妖族帮忙,就不会捕不到鱼。就在叶蓁看册子时,门被敲响了。古板男人喊了一声“进”,门被推开了。有人从叶蓁和农樱眼前闪过,他径直来到古板男人面前。“文先生,先前不是说有人要雇佣我们吗?为什么现在又说没有?”来人语气有些焦躁地问道。“雇佣你们船队的人又看中了别家船队,这我也没办法。”被称为文先生的古板男人又推了推眼镜,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来人牙齿咯咯作响,不是冻得,而是气的,以为他不知道,顶替了他们的那支船队就是给了这个文先生好处,从而把他们船队给挤掉的。叶蓁抬起眼眸,把目光放在了那个正气愤到失声的男人身上。巧的是,这个男人她认识。“叶姐姐,怎么了?”农樱顺着叶蓁的视线望去,就看到了那个穿着普通,身形高大,大约有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她不明白叶蓁为什么会注意到他。“行了,你回去吧,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文先生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像驱赶牲畜一般。从他敷衍的态度可以看出,他根本不可能帮衬着那个男人找到商人来雇佣。叶蓁垂眸想了想,来到柜台前,把册子放下,指了指男人道:“他的船队叫什么,我雇佣”闻言,不止文先生惊讶了,就连那男人都震惊地抬起头。然而他在看到叶蓁时,面色却刷地白了下来。“你要雇佣他的船队?要知道,他们船队可没什么作为”文先生扫了那男人一眼,眸中的不屑和鄙夷之意十分明显。“没关系,我就雇佣他们”叶蓁颔首,丝毫不在意那文先生的话。“好吧,等我给你找找”文先生无所谓地拿起册子,在上面寻找起来。在这个空档,叶蓁看向那男人。“又见面了,余航”她声音很淡,并不为在此见到他感到讶异。没错,这个男人就是那个渔家村的余航。初见时他还满脸胡茬,不修边幅,此刻再见,虽然还是有些落魄,但最起码把自己收拾的干净了些,看来不仅女人为悦己者容,男人也是如此。当初卢云和西穹分开,被司缪抹除记忆回到渔家村,应该是和他在一起了。“你你”余航颤抖着声音,接连说了几个你,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知道面前这个女人不简单,应该说是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她带走卢云没多久就又把她带了回来,而且卢云还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这样神通广大的人,他并不想招惹。失去记忆的卢云就像是小时候一般,会跟前跟后地叫他余航哥。两人就像是回到了当初幸福平凡的日子,他也没有再追究她所谓半妖的身份,没什么比她回到他身边来的重要,他真的很爱她。为了防止卢云想起那些事情,他把家中所有与之相关的都扔掉了。包括卢云柜中收藏的珍珠,珊瑚以及当初她离开时给他的那张银行卡。为了给卢云富足的生活,他和村里几个人组建了船队出来找活。只可惜,他们就是一群没什么经验的年轻人,来到海城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天真,可船队已经组建了,又怎能轻易解散?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说不准就能碰上瞧得上他们的商人呢?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这个神秘的女人,也不知是福还是祸。“找到了,这位小姐,就是这个船队,你要决定了就在这里签字,时间年限是多少你们双方自己决定,既然两边人都在,那现在就可以签合同”文先生指了指册子上的一个名字,如是说。叶蓁垂眸望去,就看到一个不起眼,甚至有些土气的名字:平安捕捞船队。她没有犹豫,爽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文先生看了一眼,觉得没问题,就去拿合同。“我要雇佣你们船队三年,当然还可以更久,你有意见吗?”叶蓁看着余航,问道。余航张了张嘴,想要拒绝,可想到一起来的村里人和卢云,以及上了年纪的父母,他拒绝的话就哽在了喉咙里,说不出半个字。“喂,你什么意思,我叶姐姐好心好意要帮你,你还这副样子!”叶蓁还没说什么,农樱就不乐意了。在她看来,叶蓁肯帮忙对他而言已经是幸运了,居然还如此犹豫不决。“不不是,我我好,我答应你,三年就三年!”余航想了想,还是咬牙应了下来。他需要这份工作,家里有好多张嘴要吃饭,他不能这么灰溜溜地回去。“好了,他同意了,合同”叶蓁转头,接过文先生手里的合同,上面白纸黑字,条条框框都没问题。随手在雇主后填上自己的名字,算是定了。余航也拿着笔,小心翼翼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份合约已经算是保证了他们平安捕捞船队三年的收入,非常珍贵。“好了,那我就”文先生看了一眼,就要拿回合同进行装订和盖章。“等一下,这里的提成改成百分之三十”叶蓁指了指一行文字,说道。一般来说雇佣方捕捞到的鱼再珍贵,也只能拿百分之五的提成,不过只是这些就比一整个月赚的还要多,所以说捕捞到珍稀鱼类还是吃香的。“百分之三十?”文先生和余航异口同声地惊呼道,这个数额可不算小。叶蓁颔首,不论怎么样,如果没有卢云,她也没办法找到海妖一族,从而帮助他们解决盘旋轮的问题,更何况,她也拿到了卢云的血。严格来说,卢云也算是间接帮了整个海族。而她的血则可以让她揭露卢玉的真面目,让她身败名裂。卢云并不坏,她只是被爱情迷花了眼。更何况,驱赶鱼群的是海妖一族,西穹哪怕失去了记忆,应该也希望能帮到卢云一点,而且百分之三十对她来说并不重要。“你小子算是走运了”文先生啧啧有声地说完,就帮忙处理了合同。直到叶蓁付完款,走出咨询室,余航还晕晕乎乎的。他觉得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砸在了他的头上。“我希望你们船队尽快调整好状态,我在海城有一家酒店,日后你们捕捞到的鱼就都送到那里去,而且我要求你们每天只捕捞一次,能做到吗?”叶蓁看着余航,问道。她已经将一滴海妖血浸入余航身上,海妖会循着气息把鱼群驱赶过去。照那样的趋势,若长期捕捞会对海族有很大压力,一次,足以。“啊?能,能!你放心!”虽然不解,但余航还是赶忙应承了一声。有些雇主就会有些怪癖,更何况面前这个女人如此神秘,她说的话必然要听。“好,这是酒店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届时你直接找她就可以了”叶蓁说着,就把姚远的电话给了余航。她不会一直留在海城,很快就会离开,这些事都要处理好。“好!”知道叶蓁不会亲自和他接洽,余航偷偷松了口气。听到他答应,叶蓁就准备走了。“我我想知道小云她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以后还会不会变回去?”没等她走两步,余航就犹豫地开口问道。他知道,卢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恐怕都是叶蓁的功劳。他很感激,却也惧怕,怕哪一天卢云恢复记忆。“好好生活”叶蓁没细说,只是淡淡地吐出了四个字。由司缪动手,卢云和西穹是绝对不会想起来的。看着叶蓁离开的背影,余航心中稍缓。他在心中暗暗决定,一定要好好捕鱼回报叶蓁,只为她帮助了他和卢云。船队和酒店的事情都解决掉,叶蓁也觉得轻松了很多。“叶姐姐,他就是那个卢云的丈夫?”车上,一直憋着的农樱开口了。叶蓁点了点头。她本以为余航会一直待在渔家村过质朴的日子,没想到他会到海城讨生活。“厉害了,也不知道他捕鱼技术怎么样”想到他的妻子曾和海妖相爱,农樱心里就极为复杂,还顺口嘀咕了一句。没等叶蓁回答,农樱手机响了。“叶姐姐接电话”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叶蓁,自己继续平稳地开车。叶蓁垂眸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姚远。“喂?”“叶叶总,你快回来,酒店出事了!”电话那头的姚远声音哽咽,还有些有气无力。叶蓁眸子微冷,没有细问挂断了电话。农樱自然也透过手机听到了那边巨大的撞击声和姚远哀嚎痛苦的声音。“叶姐姐”看着叶蓁冰冷的面色,农樱缩了缩脖子。她现在为酒店闹事的人点蜡,叶姐姐可很少会生气。“回酒店”叶蓁声音带了丝寒凉,她倒要看看是谁,非要找麻烦。农樱点头,速度飞快地向酒店疾驰而去。好在温贤这辆车子性能极佳,留下一地滚滚烟尘。很快,两人就回了酒店。原本是要招聘的,可此刻酒店的大门却紧闭着。农樱上前推了推大门,却发现纹丝不动,应该是里面扣住了。叶蓁抿唇,直接上前以蛮力推开了大门,只能“咔嚓”一声,门内的锁便坏了,大门也应声打开,酒店大厅内的一切都映入眼帘。酒店内灯光很亮,几乎要晃花人的眼。不仅灯亮,人也多。大厅中散乱着不少账单,桌椅板凳都缺胳膊少腿,柜台也破了个大洞。而叶蓁一眼就看到了姚远,她此刻正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菜刀,脸上满是疯狂之色,似乎有人妄动她就要出手杀人了。“怎么回事,姚远!”农樱进门,惊呼一声,快速穿过人流来到姚远身边。看到农樱和叶蓁,姚远紧绷的神经松缓下来。“叶总,小樱,你们回来了啊”此刻的姚远极为凄惨,脸上青青肿肿,嘴角还有血迹,十分可怕。“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大庭广众之下随便打人!”农樱怒极,撸了撸袖子,如爆炸的小辣椒般。“呦呵,居然还找了帮手来,胆儿肥了啊姚远”领头的男人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脸白白净净看上去像个书生,但说出的话却像一个痞子,带着股流氓气质,让人分外讨厌。“怎么回事”此时,叶蓁开口了。她声音极淡,却带给人一种说不清的压迫。话落,气氛犹如一道寒流,彻底冰冻了所有人。“叶总,这就是一群流氓,他们损坏了不少东西,对不起,是我没守住”姚远看到叶蓁,就像看到了主心骨,声音再度哽咽起来。看着原本整洁的大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姚远只觉得内疚极了。“流氓?姚远,有你这么叫自己父亲的吗?!”那白净男人皱眉,扬了扬手里的电棍。现在不用说,叶蓁也了然了。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姚远的后爸,将她母亲带入赌博歧途的罪魁祸首。叶蓁没说话,动作极快地夺过男人手里的电棍。她眯了眯眼,电棍带着凌厉的风,直接横劈在那男人的胳膊上,似乎能清晰地听到一声骨裂,这一系列动作很快,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那白净男人哀嚎着躺在了地上,众人目瞪口呆。“谁给你们的胆子,在我这里惹事?”叶蓁声音微轻,冷冽的话语炸响在众人耳畔,让他们不敢上前半步。明明只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但此刻她的气势却犹如杀神一般,让人看着就不寒而栗,更别提靠近她去给那白净男人报仇了。“小樱,去写欠条,这些东西,赔偿费用三百万,顺便报警”叶蓁随意把电棍扔出去,打倒了一片人。她轻轻拍了拍手,丝毫不在意他们的痛苦哀嚎之声。农樱兴高采烈地去写了欠条,还偷摸着加了些,整整四百万。姚远也没闲着,她用冰冷的眼神看了那白净男人一眼,利索地报了警,说自己受到了小混混袭击,如今已经到了重伤的地步。“签字”叶蓁接过农樱写的欠条,仍在白净男人身边。“我我不会写字啊哎呦好疼”白净男人向后缩了缩,他真的觉得这个女人极为可怕。“小樱,那就帮她画押”叶蓁也不在意,把姚远手中的菜刀给了农樱,语气淡漠。“好嘞!”闻言,农樱眼睛一亮,提着菜刀在白净男人大拇指上割了一刀,深可见骨。旋即就按着他的手指,在欠条上盖了指纹印。“叶姐姐,好了!”农樱毫不理会白净男人吃痛的声音,兴高采烈地把欠条放在叶蓁面前过目。不过是一群欺软怕硬的混子而已,解决起来根本不费劲。“你收着”叶蓁没拿欠条,这点钱只是给对方一个教训罢了。她讨厌麻烦,而这些人就是麻烦的制造者,让她更加讨厌。不多时,警察就到了现场。了解了事情情况,让所有人都回去做笔录。因为姚远伤势有些重,最后由叶蓁陪着去医院,农樱则到警局做笔录。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了,酒店外一个邋遢的中年女人才跟上叶蓁和姚远。去医院的路上,叶蓁才知道事情的始末。姚远本想在网上招聘员工,却接到了姚母的电话。对这个母亲,她是恨也没办法,爱更没办法,采取冷淡政策。可姚母居然给她发了短信,说自己要死了,没办法,姚远才接了电话。姚母在电话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问清楚了她的所在地就挂断了电话,这个时候的姚远本来起了疑心,但想到酒店的事情,也就没多考虑。没想到,来了的不是姚母,而是后爸和一群吊儿郎当的混混。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钱,若不给,就砸了这家酒店。听说姚远在这里工作,那群人的眼睛亮的能发出光。这么大的酒店,若是卖了,可值不少钱。姚远不给钱,对方就开始砸店,在阻拦时被打了,才弄得浑身是伤,想起当初在青石巷时农樱的拳脚功夫,这才打了电话过去。那一刻,她想到的不是警察,而是叶蓁冷淡的面容。她觉得,自己心中更信任的是自己的老板,叶蓁。之后的事情就是叶蓁和农樱到来,只是从头到尾,那个利用她的母亲却一直没有出现,说到这里时,姚远声音是满满的冰冷。叶蓁抿唇,没有说话。很快就到了医院。索性她受的都是些皮外伤,只是看着严重了些。不过这些医生鉴定报告,还可以让那伙人再出一次血。“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办手续”看着姚远躺下,叶蓁转身离开了病房。叶蓁没走多久,房门就被推开了。原本闭目养神的遥远睁开眼,以为是叶蓁落下了什么,谁知,却看到了一个蓬头垢面,有些邋遢和疲惫的女人。看到她,姚远眸子瞬间冰冷。“你来干什么?看看我有没有被打死?”她语调带了些嘲讽,看向那女人时,有些恨意。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把她害到如此地步的母亲,亲生母亲。她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套了她的话,找人来和她要钱,试问,这样的关系像是最亲近的母女吗?“姚远,我是你的母亲,你就这么和我说话?”原本脸上还有些心虚的姚母听到姚远的话,叉着腰尖着嗓子大声说道。看着她如此模样,姚远闭了闭眸子。这个女人真的还是她那个质朴而单纯的母亲吗?“姚姚啊,你体谅体谅妈妈,听说你在大酒店工作了,预支点工资总可以吧?我这几天手痒痒,还想去赌坊试试,这次我一定能回本,你放心!”见她不说话,姚母眼珠子转了转,谄笑着靠近床边。说起“大酒店”和“工资”两个词时,眼睛里划过贪婪的光。“赌坊,赌坊!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姚远冷嗤一声,眸中讥讽之色更浓,心中也冰凉一片。“怕什么!你连五百万都能给我还上,哪怕输了也不要紧,大不了你就找个有钱人嫁出去,这样也算是给我找了一条后路,不愧我养你那么多年!”姚母听懂了姚远的讽刺,不乐意地咧咧着,还出了这样的主意。闻言,姚远认真地看了姚母一眼。还是记忆中熟悉的眉眼,不熟悉的只是她眸中对钱的**和对她的不在意。突然,她笑出了声。那笑苦涩,绝望,冰冷,自嘲。“你你笑什么!”姚母皱眉,不知为何,她心里有些不安。“我在笑我自己,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是对你抱有希望!”姚远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声音中满是自嘲。“你”闻言,姚母微怔。“我,要和你解除母女关系,以后桥归桥路归路,那替你还上的五百万,算是断了我们之间的母女之情,往后,你再也不是我母亲!”过了好半晌,姚远才擦去眼角溢出的泪。她看着姚母,声音平静,连冰冷和恨意都没有。“不!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又义务养我!你要和我解除母女关系,我就去告你,说你不赡养老人!姚远,你这个没良心没孝心的东西!”姚母听到她的话都震惊了,她还从没听过有人会和自己的母亲脱离关系。反应过来,她就暴怒了。现在的她没工作,没钱,没房子,什么都没有,除了依靠姚远还能靠谁?那个刚刚结婚的老公?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他更不靠谱。无论如何,姚远都不能和她脱离关系,一旦得到法律认证他们不再是母女关系,那她以后露宿街头都没人再管了,悲惨一点也许会饿死。想到这一点,再想想姚远的话,姚母脾气越来越急躁。她上前几步,蒲扇般的手掌就要打在姚远脸上。然而后者却冷笑一声,伸手阻拦一下,把姚母狠狠一推。以为她会像以前那样任她宰割吗?那就错了,她姚远既然决定了事情,就不会再更改!“还想打我?这辈子,我为你付出的已经够多了,现在,我不想再付出,你听懂了吗?我会去登报,向法院起诉和你解除关系!”姚远语气冰冷而坚定,毫不在意一脸茫然的姚母。她如果再不强硬起来,不仅自己会受到牵连,还有可能影响到叶蓁,这绝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叶蓁于她而言有天大的恩情,她不能恩将仇报。更何况,解除了母女关系,她也许会更快乐一些。这样一个母亲,有她只会害了自己,倒不如没有。“不!不!你不能和我解除关系,你是我十月怀胎养大的,法院不会审判的,姚远你这个杀千刀的小崽子,你这么对我,会遭天打雷劈的!”姚母坐在地上,声音尖锐地大喊着。“即便天打雷劈,我也要远离你这样的人!再者,父母都是儿女温暖的港湾,但你呢?你就是吸血的臭虫,让我永远没有宁日,就算老天有眼真要劈死谁,那第一个要劈死的也是你,而不是我!”姚远也声音极大地喊着,丝毫不弱于姚母的气势。叶蓁打开门时,就看到这样的画面。她扫过姚母,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叶总,我要和她解除母女关系!”看到叶蓁,姚远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委屈。就这么一个狗改不了吃屎的母亲,若不申请解除关系,以后只会把她自己都拖累死,赌博,那是赌博啊!更何况,这个所谓的母亲还让她去卖身给她还赌债!现在,哪怕摊上一个不孝的罪名,她也要去法院申请!“好”闻言,叶蓁颔首。她看向姚远时,眸中也多了些肯定。若姚远迂腐,依旧和这样一个执迷不悟的母亲牵扯不清,那她就要重新考虑酒店的负责人了,毕竟她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想一次又一次帮她。“谢谢你叶总!”得到了叶蓁的肯定,姚远态度更加坚定。她其实很怕,怕叶蓁和农樱对她露出一样的眼神。毕竟这种事说出去也不好听,人们大多迂腐,实际上愚孝是最不可取的。“你又是谁,这是我和我女儿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不过你要是给我五百不,一千万,我就同意和姚远解除母女关系!”姚母看到叶蓁,听到姚远喊她“叶总”,眼珠子转了转。能被称为“总”的那都是有钱人,既然这丫头有这样的门路,那她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一千万啊,有了一千万,那就什么都有了!这么想着,姚母的眼睛里充满了贪婪。然而听到她的话,姚远却被气笑了。拥有这么一个母亲,她真的是无话可说,只觉得悲凉。“一千万没有,你若想死,我倒是可以送你一程”对这样厚脸皮的女人,叶蓁神情微淡,声音清冽中带着股杀意。狗皮膏药似得,若不处理掉,迟早是祸害。许是察觉到叶蓁眸中的杀意,姚母吓得一顿,旋即连滚带爬地跑了。“叶总,这次的事是我不好!”坐在床上,姚远和叶蓁道歉。如果不是她没防备,也不会让酒店被砸。“好好休息,船队的事我处理完了,等你好了,招好了人,就可以开业”叶蓁没说什么,现在要紧的是姚远的身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对了叶总,咱们酒店是继续叫龙图腾,还是改个名儿?”想了想,姚远问道。闻言,叶蓁垂眸深思。龙图腾是白馨的酒店名,她不可能用,名字还是要改的。“就叫‘新希望大酒店’吧”------题外话------不要觉得搞笑,我先笑了,哈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