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四章 万事皆毕,篇章之尾(完)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这一晚,京城众人都夜不能寐。冷家。冷老身体突然好转,就连医生都非常惊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看就是见到小妹,爸他心情一好,身体就跟着好了!”“不管怎么样,爸康复就是好事!”冷家人看着冷老,心中都松了口气。对冷家而言,冷老不仅是父亲,还是整个家族的顶梁柱。“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要在外胡乱宣扬”冷老看了众人一眼,声音中带了一丝严肃。他不希望他一夜之间身体好转的消息传出去,这只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而且其中还会涉及到他的亲外孙女,届时也会掀起不小的风云。“爸,你没事了就好”冷玉蓉在叶流华的搀扶下来到房间,对冷老笑着说道。不论如何,她这次回来的目的总算是解决了。“流华,玉蓉,跟我来书房”冷老看着已经没有大碍的叶流华,拄着拐杖向书房走去。冷家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冷老有多少话要和他们夫妻两个说,昨晚说了还不够,今天还要继续,只是不知道叶流华会不会再被气的吐血。想着这一茬,冷玉蓉的兄长们就对视一眼,满脸的幸灾乐祸。让这小子一直唯我独尊,可算是找着法儿能治他了。书房。“你们两个是不是应该把那个孩子给接回来?”刚关上门,冷老就满脸期待地问道。他很想见见自己的亲外孙女,她还没出现就救了他一命。闻言,冷玉蓉面色微正。“爸,蓁蓁说暂时不要对外公布,您也知道卢玉进了修者联盟,以防她狗急跳墙做出什么事情,我们现在还是按兵不动,待蓁蓁那孩子处理完事情到京城来,再和卢玉清算总账,修者,不是我们能随意招惹的”冷玉蓉将叶蓁的话说了出来。她虽然也想让叶蓁尽早认祖归宗,回到京城生活,可现在已经不是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事情发展到现在,牵连太广,哪怕冷叶两家都没资格说话。首先,卢玉已经成了修者联盟的弟子。其次,她本人天赋不错,很受重视,听说还是某个长老的亲传弟子。如果在此刻爆出卢玉做的那些事,是出了一时之气,逞了一时之快,可之后又该如何?他们让卢玉受到千夫所指,却也**裸地打了修者联盟的脸面。那群人,向来高傲,如何能忍得了别人打他们的脸?从卢玉进入修者联盟之后,她就已经不仅是叶家的孩子,还是修者。光是修者这一个身份,就不会再受到他们的任何约束。“都是我的错”叶流华垂着眼,拳头紧握,声音低沉而暗哑。他和冷老都不是蠢人,自然能听懂叶蓁的意思。“好了,现在也不是自责的时候,待把那孩子接回来,你再和她忏悔吧,当初我就不同意玉儿嫁给你,瞧瞧现在,情况算是越来越糟糕了!”冷老看了叶流华一眼,颇有些吹胡子瞪眼的意思。叶家这个孩子,优秀是优秀,但当他女婿却是不好的。“是,父亲,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会尽全力弥补!”叶流华低着头,虚心听取冷老的教诲。此刻,冷老话越是说的狠一些,他反而越容易接受。“哼,不过我外孙女就是厉害,没进修者联盟都成了修者!”提起这个,冷老眼睛就有些发亮。他们冷家居然也能出一个修者,这可是天大的荣幸。“玉儿啊,蓁蓁那孩子喜欢什么啊?爱吃什么啊?性子呢,性子又是怎么样的?不会和这小子一样成天不苟言笑,冷冰冰的吧?!”冷老此刻就像个老小孩,追着冷玉蓉问东问西。他对自己那修者外孙女真的感到无比好奇,也想尽自己所能对她好。毕竟那孩子也不可能从小就成为修者,在孤儿院长大,怎么也是吃过苦的。而听到冷老的话,叶流华也看向冷玉蓉,眸中同样有些好奇,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他也很想多知道些,日后,他一定会好好弥补自己的过错。“蓁蓁那孩子的性子与我和流华都不同,等她来了京城你们就知道了”对于这个,冷玉蓉笑了笑,小小地卖了个关子。闻言,冷老笑着摇了摇头。自家这个女儿能不再排斥外人,重新走出来,也是好事一桩。虽然冷老的身体好了,但冷玉蓉也没有跟叶流华回叶家,这么多年,她已经好久没有和家人相处了,此次打开心结,才知道她错过了多少。对此,叶流华也不勉强。他也不是每天都很闲,离开冷家就到部队去了。去了部队,叶流华就径直到了余睿的办公区。既然冷玉蓉回来了,那么余睿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自然要工作的。“首长?”看到叶流华,余睿微惊。以他的性子,可从来没亲自过来找过他,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啊。“你”看到余睿,叶流华反而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这一次他们的海城之行,表明了他的有眼无珠,这么多年错误的判断,让他也开始否定自己,就这样的能力,真的可以做出对的决策?看到叶流华的表情,余睿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看来冷玉蓉把事情都说了。他不禁叹了口气,上前把门关上。站在叶流华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此刻,他们不是上下属的关系,而是兄弟,一起上过战场,一起受过军功,一起受过伤流过血的兄弟。“这也不能全怪你,大家不是都没看出来吗,要怪就怪那卢玉心机太重”他知道这件事时也颇为震惊,这种震惊不比叶流华少。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没想到居然是个那样人,别说叶流华受不了,就算是他,都感到非常心痛,更何况,除了冷玉蓉,瞎了眼的也不少。“你不懂,我只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叶流华摇了摇头,只要一想到自己宠爱多年的女儿是个冒牌货,还背地里对他的亲生女儿下手,他就恨不得杀了自己。而他对这个冒牌货的宠溺,就是在他的亲生女儿身上撒盐。这样一来,他如何能原谅自己?“行了,你这么自责又有什么用,你那女儿我见了,气势可比你这个做父亲的还强,不仅如此,她还是火属性异能者!”说起这个,余睿声音有些郑重。就他的眼光来看,叶蓁那孩子绝对不简单。他是上过战场手中染过血的,他很清楚自己的气场,可那孩子却丝毫没有被压制,反而是淡淡地扫过他一眼,竟还让他有些许不安。“火属性异能者?”叶流华回头,语气微讶,旋即脸上露出些欣慰之色。没想到,他的女儿不仅是修者,还是异能者。想想曾经他因为卢玉的优秀而大为赞赏,如今就不禁羞愧,他的亲生女儿没有借助任何叶家的权势就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他却还拿一个冒牌货当宝贝。“嗯,你那女儿啊,的确是我平生所见最优秀的女孩子”余睿帮叶流华倒了一杯水,即便是他,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他是军人,见惯了强大的女性,就算是他的女儿余韧姿,在同龄孩子里实力都是佼佼者,可叶蓁却不同,她的强不在于实力,而是态度。那种目空一切,仿佛天下万物她皆是不惧的眼神,让人为之折服。不管她是否有强大的实力,但有一颗强者之心是毋庸置疑的。“没想到你会有这么高度的赞赏”叶流华听到他的话,心中倒是有些莫名的骄傲。余睿在部队被称为魔鬼教官,任何从他手下操练过的军人,无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可他却很吝啬,从来不夸奖任何一个人。不是觉得夸奖会让对方高傲,而是觉得对方值不得他的夸奖。没错,余睿就是这样一个眼光极高的人。能让他如此称赞的叶蓁,可想而知,确实是极其优秀。“怎么,心里是乐开花了吧?我还真是羡慕你这家伙,看我家那丫头,厉害是厉害,就像个野小子,未来还不知道能不能嫁出去,再看看你闺女,又是异能者又在商场上所向披靡,还会做一手好菜酿一手好酒,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余睿对叶流华翻了个白眼,如此一对比,差别可就出来了。现在这年头,她们那么大的孩子,会做饭的可不多了。“酒,给我两瓶!”既然说起酒的事,叶流华自然顺理成章地说出了这句话。他还没吃过亲生女儿做的饭,余睿就吃了,他还没喝过亲生女儿酿的酒,余睿就喝了,更过分的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居然是最后一个见女儿的人。只要这么想想,他就觉得眼前的余睿格外碍眼。“什么?两瓶!你怎么不去抢啊!”闻言,余睿颇为恼火地呵了一句。他也是掏钱才捞回来三瓶,这家伙一张口就要两瓶。“听说y国有任务,我正愁让谁去,要不就”叶流华冷淡地看了余睿一眼,若有所思地说道。不过他嘴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房间中响起余睿气急败坏的声音。“叶流华,你小子行啊,公报私仇!得得得,给你,给你行了吧,就那点小任务你又要让我去,好不容易回来,你就不能让我歇两天?”看着余睿这副模样,叶流华脸上露出些笑容。原本愧疚而难过的心情,也终于有所好转。一旁的余睿见他如此,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换位思考,他很明白叶流华的心思,可若解不开他的心结,恐怕会出大事,毕竟身为军人领导者,自身头脑要格外清醒,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虽然他只能缓解一下他的心情,但哪怕只是一点也是好的。而真正能解开他心结的人,恐怕非叶蓁莫属。“对了,我希望你能帮我弄到一份蓁蓁蓁的资料,作为父亲,我希望知道她以前的所有生活,所有我遗失和错过的日子”笑过后,叶流华就认真地对余睿说道。他真的很想知道女儿多年来的所有生活,不想再做一个睁眼瞎。有些事,不止是要从别人的嘴里听,最重要的是自己看。是,现在的叶蓁的确过的风生水起,修者,异能者,总裁,可以前呢?叶流华很清楚,没有可依附的亲人,从小生活在孤儿院那种地方,日子一定不会过的太过舒心,而那些不舒心他都想知道。“好”闻言,余睿微愣,旋即点了点头。说实话,他也很想知道。那样一个女孩子,是不是从小就那么优秀,而且他更想知道叶蓁是如何变成异能者的,没有身份背景,产生异能的普通孩子又是如何控制自身的?“谢了,睿子”随着一声道谢,叶流华和余睿相视一笑。如今,也算是拨开云雾见天明了。有余睿亲自出手调查,很快,一份资料就摆在了叶流华面前。资料上,叶蓁从小学,初中,大学,所有事迹都说得格外清楚。叶流华一个字一个字,看的极为认真,可资料的内容却叫他心中酸涩难忍。原来,他叶流华的女儿也曾被人欺负,被别人喊着没爸没妈的孩子,会在上学时打好几份工,只是为了学费和生活,二十多年,竟过的如此不如意。捏着手中薄薄的纸,叶流华却觉得重如千斤,压得他喘不过气。在冒牌货过的锦衣玉食时,他的亲生女儿竟被生活折磨成这副样子。照片中,她畏畏缩缩地躲在角落里,低着头,好像生怕别人看到她一样,在全班大合照中,也被排挤在最外侧,瘦瘦小小的脸,根本看不出样貌。看着手中的照片,叶流华不觉得她丢了叶家的人,只觉得心脏抽痛。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一旁的余睿看到叶流华近乎奔溃的情绪,赶忙夺过他手中的照片和资料。“好了!有些事既然发生了,那也是不可避免的,你现在再着急再气愤也毫无用处,你要做的是想想以后怎么对这个孩子好!”说着,余睿摇了摇头。他在看到这份资料时,简直比知道叶承欢不是叶家的孩子时还震惊。他见过的叶蓁可和资料上的判若两人,完全没有可比性。怯弱没有存在感?没看出来。“所以,我的孩子是因为摔到头,才像是一夕之间开了窍?”叶流华深吸了一口气,想到资料中最后的内容,问道。默默无闻了多年,也只有在即将大学毕业时,也像是活过来了一般,那满身风华,清冷而淡漠的气质,绝对比京城任何贵女都要矜贵很多。不得不说,他在看到那张雏莘集团开业时,叶蓁红裙加身的照片时,心中是完全确认了,她就是他的女儿,是他叶流华和冷玉蓉的女儿。“是”余睿倏然想起叶蓁撞到头的原因,嘴角抽了抽。他有些不敢想象,若叶流华知道温贤是他的儿子,会怎么样。不过余睿不确定的想法很快就被实践了“林懿温贤?这两个人的资料,也给我”叶流华冷着声音,一把又夺回了叶蓁的资料。他女儿发生巨变,就是因为这两个人,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哪怕这种巨变让她化茧成蝶了,但不能否认这两人对叶蓁的伤害。以权势压人?他们既然要以权势欺压他的女儿,那就怪不得他用权势反压他们!“这叶蓁小姐说了,林懿交给她自己处理”余睿想了想,还是决定转换话题。闻言,叶流华抿唇,既然是他女儿的决定,那他就不会插手,不过一点小教训还是要给的,就当作是利息吧。“那温贤的资料,给我”想了想,叶流华说道。林懿交给女儿,那另外一个温贤,他总能下手。“”余睿看着叶流华,竟不知该如何开口。不过看看资料上儿子做的那些事,即便是他都觉得过分,更别提叶流华了。“吞吞吐吐做什么!”叶流华抬头,狐疑地看了余睿一眼,他可不是这种人。“这”余睿突然觉得后牙槽有些疼“这什么这!温贤!给我温贤的资料!”叶流华只要想起女儿曾被一个男人抛弃,心里的暴怒就止也止不住。“温贤是我的儿子!”余睿站在叶流华面前,仿佛豁出去一般,闭着眼把这句话脱口而出。气氛沉默了许久。当余睿睁开眼,小心谨慎地看向叶流华时,却对上了一双充满怒火的眼。余睿曾有过一个儿子,这件事叶流华知道。他只是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居然是余睿那个分离多年的儿子伤害了他的女儿,可即便是老友的孩子,他也不会轻易放过!“温贤现在,在哪儿”叶流华整了整手中的资料,声音平静地问道。可就是这种平静,让余睿心中有些发毛。部队中谁不知道,首长叶流华越是在暴怒的时候冷静和你说话,后果就越是可怕,更何况,他和叶流华相交多年,如何看不出他是真的怒了。“流华,你冷静点,温贤是我的儿子,我不可能让你伤害他”余睿皱起眉,他欠了那个孩子很多。若让叶流华出手,那孩子恐怕不死也得残,这样的结果他无法接受。这么多年,叶流华是怎么对叶承欢的他看的一清二楚,那是真正的宠溺和喜爱,虽然他并没有表现出多么开心,但无疑,他是重视自己的孩子的。而现在,他对那个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恐怕除了宠爱,更多的还是内疚。温贤,就是让他平息怒火最好的东西。叶流华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拿着资料向外走去。就算是朋友的儿子又如何,这个面子,他不给。在叶流华心中,你就是你,他就是他,如何能够混为一谈?他不会因为和余睿的交情,就这么放过那个伤害他女儿的臭小子。“流华,流华!”余睿一惊,上前想要拦住叶流华。没想到,刚刚拉住他的衣袖,一只如铁般坚硬的拳头就扑面而来。“噗通”一声,余睿被拳头打翻在地。不过他没有哀嚎,没有生气,更没有还手,默默地承受了这一拳。这是温贤欠叶蓁的,既然不想让叶流华伤害自己的儿子,那这些就唯有他来偿还了,只是打几拳而已,已经算是轻的了。他刚这么想,叶流华就把手中的资料放下,两手提起余睿的衣领。他双目赤红,原本还想一拳头砸上去,可在看到余睿的神色时,又重重地放下,他知道,他不应该对余睿动手,可心中无处宣泄的痛苦让他就那么出手了。“打吧,只要你能痛快点,这件事的确是温贤对不起叶蓁小姐”余睿擦了擦嘴角的血,说道。然而他和叶流华都不知道,温贤是间接害死“叶蓁”的凶手。听到他的话,叶流华反而颓然地松开了钳制他衣领的手,就那么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神色恍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流华,事情已经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了不是吗”余睿起身来到叶流华身旁坐下,一字一顿地说。能知道这隐瞒了多年的真相,已经算是好的开始了。空气中布满了沧桑而冷凝的气氛。过了许久,叶流华才开口。“睿子,这份资料,就像是枪子一样打在我心上,不,应该说比枪子打在心上还疼,如果不是我不信玉蓉,我的孩子想必也不会受那么多苦,我真正恨的是自己,而不是你的儿子,我不知道未来该如何面对她”叶流华声音沙哑,带着些许痛苦。追根究底,二十多年所有的事都是因他而起。如果冷玉蓉没有嫁给他,就不会千里迢迢跑到海城去避难,也不会在危急情况下产子,被人迫害变成植物人,更不会让叶蓁在外那么多年。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罪魁祸首就是他。若非他当年锐气太盛,也不会得罪那么多人,从而演变成如今的模样。“好了,这些事也不是你愿意的!”余睿摇了摇头,他知道叶流华自责,可现在自责也于事无补啊。“现在只希望,我的孩子能尽快回来”叶流华叹了口气,声音悲伤。至于那个他宠爱了多年的冒牌货想到卢玉,叶流华眸中有一抹深沉的戾气浮现。“这些资料我带走了”叶流华没有多停留,拿起资料就离开了。余睿坐在地上,看着叶流华孤寂的背影,眸色渐深。这京城要变天了。*这边京城处于多事之秋,那边叶蓁也没闲着。经她剪彩,桥沅村和簿子村的旅游胜地算是正式开放了。“叶小姐,恭喜恭喜啊!”一个国字脸,五官端正的中年男人上前,和叶蓁道喜。这人不是别人,就是当初随叶蓁一起去过妲己古墓的古玩店老板,范明。而他的身后,正站在三个颇为委屈的人——刚子,秦野,秦琳。“叶老大!你是不是把我们几个给忘了!”秦野性子急,看到叶蓁后,就大声问道。他们几个自从妲己古墓出来之后,就一直待在覃郧县,久久不见叶蓁来找他们,做惯了常年游走在外的盗墓人,闲下来还真是感到无聊,有长草的迹象。“是啊,叶总!我也以为你把我们三个给忘了!”秦琳也撇撇嘴,晶亮的眼睛里满是委屈。刚子虽然没说话,却也直直地看向叶蓁。面对三个人的目光,叶蓁罕见地有些尴尬起来。没办法,她的确是事情太多了,以致于没有到覃郧县去找过他们。“哈哈哈,我看叶姐姐就是把你们三个给忘了!”一旁的农樱看热闹不嫌事大,幸灾乐祸地说道。她一直跟在叶蓁左右,可从没听她再说起过这三个人。“没忘,只是事太过,忙”叶蓁勾起唇,解释了一句。三人也就是开个玩笑,见叶蓁一脸认真地解释,赶忙摇了摇头。他们可知道叶蓁不是普通人,而且还是他们未来的老板,怎么好意思让对方和他们几个解释呢。“哈哈,他们三个,可是抢了我不少货源,说是给你准备开古玩店用的”一旁的范明看到三人这个模样,不禁吐槽。怎么说他也和他们认识的时间更久,这才和叶蓁相处了多久,就一心向着她,还把心思打到了他店里的古玩上,真真是交友不慎!“哟,不错不错啊!有前途!”闻言,农樱眸子一亮,给了三人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她对古玩很感兴趣,以后和他们三个就是同事。虽然当初刚子敲昏了她,让她一直记到今天,不过鉴于他们这段时间做的不错,那她决定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他了。都是给叶蓁做事,要处于同一阵线才行。“走吧,请你们喝几杯‘琥珀’,桃花坊的最新出品哦!”说着,农樱就对几人招手。今天是旅游胜地剪彩的日子,来了不少外地人。他们对“桃花坊”的兴趣显然比景色更浓,不过这也是叶蓁当初的目的。看着一行人向酒坊走去,叶蓁笑着摇了摇头。不知不觉,她身边的人竟越来越多。旅游地的事情处理完,倪寒就带着酒到海城去了。叶蓁也没有多做停留,她嘱咐了一些事,就把刚子三人留下,一起照看酒厂,当然,这不是她想的,而是那三只被酒厂的酒勾住了味蕾,舍不得走了。看着叶蓁和农樱驱车离去,酒厂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老板做的,把自己的产业当成旅店了!”风岚苦笑,对自己老板的潇洒作为真是既羡慕又嫉妒。“行了行了,你们教教我们酿酒吧?”秦野也顾不得许多,满脸期待地看向风岚和吉莉夫妇。能把酒酿造地那么美味,也真不是一件易事。“刚回来又要走,诶”农樱把车停在村口,看了看热闹非凡的村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她们的行程真的太满了,好像总是不断地在走。“现在不是你该停下的时候”即将要到神农一脉去,那个时候,必然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毕竟她们不仅要面对排外的隐世家族,还有可能要面对强大的魔修。“好吧,我知道了叶姐姐,走走走,继续走!”农樱叹了一口气,直奔机场。等两人到达m省的仰光市时,已经是傍晚了。这次接机的不是张柏,而是风戊晔。“叶总,这次回来恐怕也没什么好事吧!”车上,风戊晔透过后视镜看向叶蓁,说道。他声音中满是调侃,没办法,自家这老板,每次回来都肯定是有事要做,当然,要做的事一般来说都和公司无关。“哈哈哈,说的很对啊!”农樱坐在副驾驶上,捂着嘴偷笑。“原石矿脉如何,没出什么事吧”叶蓁没理会他的调侃,若说以前还会觉得尴尬,那现在却是没有。把事情都交给风戊晔和陈魄,她很放心。更何况,他们两个管理公司都是一流的好手,不需要她操心什么。“叶总,您还真别说,咱们那条矿,开出来的可都是好东西!单单是一部分,价值就已经远超了当初支付的三十个亿,还是您眼光独到!”说到这个,风戊晔就忍不住面色激动。当初得到原石矿脉后,他就加紧让人把原石开采出来,没想到,开出来的毛料质量都极好,不说是极品,却也是市面上比较少见的。有好的翡翠,再加上张绣的雕刻,雏莘集团可谓是大赚了一笔。旁的公司眼红极了,对此却也无可奈何。谁又能有那般魄力,花三十个亿收购下自己都不了解的矿脉呢?听到风戊晔的话,叶蓁轻笑,意料之中。车子一路开回别墅,风戊晔也一一和叶蓁说着近段时间发生的事。其实也没什么,不外乎公司蓬勃发展,资金越来越雄厚,想要合作同分一杯羹的公司也越来越多,是否要在别处开分公司之类的。“叶总,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看了看天色,风戊晔问道。他可是清楚,叶蓁并不喜欢吃飞机上的食物。“好啊好啊,我觉得仰光市的东西特别好吃!”没等叶蓁开口,农樱就先说道。仰光市的菜肴和很符合她的口味,虽然及不上叶蓁做的,却也还算可以。既然如此,把行李放下,车子就又驶了出去。三人刚刚进了酒店,就迎面遇到一行人。为首的穿着一身稍旧的西装,身形清瘦,是曾有过两面之缘的市长,苏坤。而苏坤身后,毫无意外,就是苏婉婉。现在的苏婉婉看上去有些不同,没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朝气和被控制后的僵硬,也没了上一次见面时死气沉沉满身绝望的样子。“叶总?”苏坤一眼就看到了叶蓁,语气略有些惊讶。叶蓁此人颇为神秘,而且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听到“叶蓁”两个字,一直低头和身边男士说着话的苏婉婉身体一僵,她有些不敢置信地抬起眼睛,当看到叶蓁时,满脸的尴尬。“苏市长”叶蓁颔首,没有过分热络,也没有过分冷淡。雏莘集团要在仰光市发展,少不了有要仰仗苏坤的地方。“要见叶蓁一面还真是难啊”苏坤笑着说道,话中玩笑之意甚浓。而跟在他身后的一众人听到苏坤的话,都诧异地看向叶蓁。谁不知道仰光市市长苏坤向来严谨,说话也是尽是官腔,能和对方调侃着说一句话,足以看出他的重视,当他们看向叶蓁时才知道,为何如此。原来,面前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雏莘集团总裁,叶蓁。说起叶蓁,恐怕仰光市的人都能说上三天三夜。这个传奇般的女人,当初可谓是在仰光市商业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原来是叶总”“是啊,真是闻名不如一见!”“叶总,我是大卫公司的总经理,这是名片”“”知道了叶蓁的身份,众人都纷纷上前攀附。递名片的递名片,拍马屁的拍马屁。当然,叶蓁不会和他们说什么,由一旁的风戊晔拦到一边。“呵呵,叶总不要见怪,你也知道雏莘集团在仰光市的地位”苏坤看了一眼,收回目光,笑道。现在,若说企业龙头,恐怕非雏莘集团莫属。哪怕当初风头无量的安氏财团都暂避锋芒,没有与之攀比。“哪里”叶蓁清淡地说了一句,她倒是没有去承这个风头。“对了叶总,过几天就是小女婉婉的婚礼,不知你可有空,赏脸来参加?”这时,苏坤突然想到身后的女儿,说道。他伸手,把苏婉婉从身后拉了出来,让她和叶蓁打招呼。说真的,像叶蓁这种奇人,他不希望和对方交恶,那只是自取灭亡。“叶叶总”苏婉婉声音有些紧张,却还是无奈地打了一声招呼。当初的事她也有些后悔,可那个时候,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叶蓁冷淡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看向那个拉着苏婉婉的手,满脸深情的男人。虽然长相普通,但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很喜欢苏婉婉,如此说来,也算是苏婉婉的福气了,感情之事无法勉强,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叶蓁?!”这时,一道邪气中满是惊喜的声音响起。叶蓁挑眉,她还真是事故体质,即便吃个饭,都能碰到这么多人。没错,来人就是安凛。当初百叶山一别,她也好久没见过他了。而安凛的突然出现也让苏婉婉身体僵硬,面色发白。“叶总,若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苏坤看了苏婉婉一眼,叹了口气,拉着她走远了。身后一众人见此,赶忙跟上,原本还有些不明所以,但在看到从远处大步走来的安凛时,闭上了嘴,一切都很明了了。谁不知道当初这位仰光市第一千金的未婚夫就是安凛?听说后来还弄得很难看,安凛单方面解除婚约后,苏婉婉还自杀了这些话他们心中明了,却不能说出来。“叶蓁!你什么时候回到仰光市的?当时我从百叶山回去,都没看到你!”安凛满脸喜色,桃花眼中还藏匿着几不可见的情感。“刚回来”叶蓁淡淡地说了一声,把眸子定在了安凛肩上。那是一只彩色的鸟,个头不大,两个绿豆眼非常明亮,当看到叶蓁注意到它时,还得意地展了展尾巴上漂亮的毛发,像是在炫耀一般。“这就是当初在邬魍山得到的兽卵孵化的灵兽,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咯吱,这是叶蓁,要不是她,你可没办法活在这个世界上”见叶蓁看自己的肩头,安凛说道。他还颇为认真地对肩上的小鸟说道。叶蓁想了想,说道:“既然见到你,那我也就不用特意去文庄拍卖行了,麻烦你告诉花婆婆一声,叫她注意一下修者联盟刚刚新进的弟子,叶承欢”虽然不必担心卢玉掀起什么大风浪,但小心无大错。“修者联盟?叶承欢?好,我知道了!”安凛虽然觉得疑惑,但也没有细问。之后,安凛很厚脸皮地跟着风戊晔蹭了一顿饭。饭桌上,他本想和叶蓁说说当初她离开后,文庄拍卖会发生的事,但鉴于有风戊晔这个普通俗世人在,也就说了说新闻八卦,缓解气氛。“我在仰光市不会待很久,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处理,时间不定,公司若有什么要紧的事,就由你和陈叔商量后决定”吃过饭,叶蓁说道。“你又有什么事啊?叶大姑娘,你可真是个忙人!”没等风戊晔说话,安凛先吐槽了。从他认识叶蓁开始,后者好像一直忙忙碌碌,却也不知都在忙些什么。“行了,我都习惯了,叶总放心吧”风戊晔苦笑一声,说道。“叶承欢的事,你不要忘记告诉花婆婆”叶蓁没有理会两人的话,认真地又交代了安凛一声。“好!我知道!”见她如此认真,安凛也不敢调笑,把这话放在了心上。叶蓁缓缓舒出一口气,万事皆毕。神农一脉,三族会武,总要见识见识才不枉白来华夏一遭。------题外话------明天开启神农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