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一章 启程,神农篇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第二天一早,叶蓁和农樱就去了机场。神农一脉,地处鄂省西部边陲的神农架!神农架因华夏始祖之一神农氏在此架木为梯,采尝百草,救民疾夭,教民架穑,而得名,而神农一脉就是神农氏的后裔,多年隐居于此。据说,远古时期神农架的位置是一片汪洋大海,经地壳运动才逐渐提升为多个大陆,以原始森林风光为背景,以神农氏传说和淳朴的山林文化为内涵,集奇树、奇花、奇洞、奇峰与山民奇风异俗为一体。“奇树奇花?”飞机上,听着农樱一一介绍,叶蓁眸子微动。她并非华夏世界的人,对神农架也只有原主脑海中零星的记忆而已。“那当然了,除了奇花异草,各种神奇之事也很多,到时你就知道了,那地方在世人眼中是极为神秘的,好玩的地方不少,景色更是一绝”说起自己的家乡,农樱面色略微激动。她就像个急于向自己重要的人炫耀好东西的孩子,嘴上根本停不下来。叶蓁一直认真听着,她对此还是很有兴趣的。神农架奇花异草繁多,这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既然如此,那也算是多了一个主场,让空间再晋一级,这么想着,叶蓁倒对神农之行越发期待起来。飞机落地时,已经是中午了,她们直接抵达了鄂省。鄂省是华国的经济中心,交通枢纽,是全世界在校大学生最多的地方。而且鄂省美食很多,楚菜、鄂菜、荆宜菜、襄陨菜、黄州菜等等,对这个,叶蓁抱着很大的好奇,她很想尝尝这些菜色,可惜时间不等人。从进入鄂省农樱的情绪就一直很高昂,目光放在窗外根本收不回来。其实也不过是高楼大厦,和别的城市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这是农樱家乡所在,多年未见,再看到时,哪怕是最普通的景色,在她眼中都格外迷人。而两人的最终目的地神农架,就在鄂省的屮琉市。屮琉市在鄂省的西北部,是世界闻名的汽车工业基地,被称为“汽车城”。屮琉市国土广阔,地形复杂:东怀武当山,边界接襄阳;南靠神农架,边界接林区;西连巴山脉,边界接陕渝;北系秦岭脉,边界接豫陕。因为这里许多的景区,所以是黄金旅游胜地,用人山人海来形容都不为过。“叶姐姐,我们直接坐车去神农架,还是在屮琉市歇会儿?”屮琉市天气偏冷,和海城完全是两个极端。农樱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许久不曾回来,她倒是忘了这一点。“我们到神农架附近找个村子住下,距离三族会武也不知具体还有多久,先问清楚情况再做打算,这段时间,想必会有不少修者前去”叶蓁看了看川流不息的人潮,轻声说。农樱也只知道大概时间段,她们没办法马虎行事。“好,听你的”农樱闻言,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一行她们务必要小心行事,且不说隐世家族排外,就算是她这个被驱逐的弟子重新回到族地,都会面临杀身之祸,只因弃人被视为玷污家族之辈。神农架作为鄂省一大特色,来观光旅游的很多,直达的大巴也很多。为了节省时间,两人直接招了一辆出租车,前往神农架附近的村落。“小姑娘,你们也是放假出来旅游的吧?”看到叶蓁和农樱,司机理所当然地把她们当成了学生,毕竟看上去很年轻而且还提着行李,一看就是外地人,就不禁多问了几句。“是啊大叔,我和我姐姐对神农架特好奇,这不,就赶着假期过来了”农樱长得可爱,格外讨人喜欢。她也不觉得烦,笑嘻嘻地和司机交谈起来。因为农樱嘴甜,司机大叔面对陌生人时的警惕也松了下来。“你们还真别说,这段日子,可有不少长得像明星一样的人到神农架去,我还以为是要拍什么电视剧电影嘞,要不是你们年纪小,我也以为你们是明星哩”司机大叔说着,还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叶蓁一眼。虽然农樱长得可爱,但相比叶蓁的清美来说,还是差了一截的。像叶蓁这样冰肌玉肤的美人,不论在什么地方,都极为少见。“哦?很多长得像明星一样的人?”听到司机的话,叶蓁眯了眯眸,反问一句。若说是长得好看,还很多,那十有**就是修者,有灵气在体内运转,修者少有长的丑陋的,哪怕相貌一般,气质也绝对不同于普通人。听到叶蓁开口,司机就更热情了。“是啊是啊,那一个个长得,真没办法描述,女的长得都和仙女儿一样,男的也不差,个个英姿飒爽的,反正我是头一次见”司机回想起那些人,声音中满是惊叹。闻言,叶蓁和农樱对视一眼,两人心中都有数。看来是一部分人提前来探路了,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人。两人就静静听着司机大叔说话,虽然有些吹嘘之意,却也有些意思。走了很久,一座连绵起伏的山峦映入眼帘,虽然是初冬,但这山中依旧茂密葱茏,那盈盈绿意带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震撼,叶蓁神情中多了些放松。相比之下,她并不喜欢城市的生活,倒对这山林风光情有独钟。神农架虽然地处偏僻,但山脚下也有很多流传下来的村子,他们虽然有些封闭,却也会与外来人来往,一些前来神农架旅游的人就会借宿于此。天色渐暗,车子在一个热闹的村子停了下来。“喏,这就是距离神农架最近的村子,云歇村,这个村子就是以云层叠叠的美景而闻名的,他们这里有一处观云台,站在上面和站在云里面似得,来到云歇村可千万不能错过,好了,我就把你们送到这了!”司机停下车子,指了指村中,说道。他常年奔波于神农架和屮琉市之间,对其中的门道所知甚深。“好,谢谢师傅!”农樱笑着点了点头,把钱交给司机。“云歇村?意境倒是不差”叶蓁看了看热闹的村子,眸中闪烁着些许新奇。她也不是没见过华夏的村落,但云歇村却是不同。这个村子仿佛高度还原了古代,不论是招牌餐馆,还是村民的短褂襦裙,都像是置身于另外一个时代,而且人来人往,颇为热闹。“叶姐姐,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新意?”农樱曾经就偷跑着下过山,对神农架周边的村子还是有些印象的。因着神农架的与众不同,周围村落也想着法子赚钱,其中高度还原古景就是最普遍的,都说神农架中有仙人,来到这边的村子,让人感受一番长裙翩翩的古装美人之感或者仗剑走天涯的大侠之梦,都是不错的体验。“嗯,是很好”不得不说,眼前的云歇村,竟有一种让叶蓁回到了饕餮大陆的错觉。她出生于饕餮大陆村落,哪怕成名后,在外历练时都会经常在村落中寄宿,来到华夏之后,那些记忆已经很久没有翻涌而出了。“走吧走吧,我带叶姐姐去个地方!”看到叶蓁略有些怀念的目光,农樱想了想,拉着她向村中跑去。云歇村门口有不少摆摊的,都是些当地的特产,他们吆喝着。也有人见到叶蓁和农樱手中的行李,上来询问是否要找地方住宿的。不过这些都被农樱忽略,她带着叶蓁一路飞奔,目光扫视两边,很快就定格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店铺前,眸子微亮。“快看找到了!”看着那家成衣铺,农樱兴奋地大喊着。叶蓁望去,就看到那家成衣铺门口挂着不少古装,男女装束都有,虽然临近傍晚,却也有不少人聚拢在那里挑挑捡捡,生意火爆。“叶姐姐,神农架附近的村子里能人都不少,这古装刺绣就是一绝,你可一定要试试,就你这长相,穿上可不得秒杀什么神妃仙子?”看着那些漂亮的衣服,农樱拉着叶蓁,颇有些跃跃欲试。隐世家族的弟子服都是古装,上面绣制着家族徽记。自从被驱逐出神农一脉后,她都忘记了自己穿古装时的样子,平日里就连术法都会忘记使用,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俗世中人。叶蓁本想拒绝,但在看到农樱脸上的期待时,还是点了点头。进了成衣铺,已经有不少人穿着自己心仪的衣服欢欢喜喜地离开了。若是在华夏城市中穿古装,或许会让人觉得奇怪,但在这个地方,却没人会说什么,能好好享受一把穿“奇装异服”而不被关注的快感,何乐而不为。“叶姐姐,你可要挑一件好看的!”看着店铺墙壁上挂着的诸多古装衣服,农樱说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等回到兰城,可就没这机会了。叶蓁淡淡地点了点头,目光随意地看过去。要说这地方的古装刺绣为一绝,她倒不知该说什么,不过也知道不能用她这个饕餮大陆正宗古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些东西。农樱很快就挑了一件玫红色的襦群,裙裾上绣着些花型,看上去倒是漂亮。“叶姐姐,怎么样怎么样?”农樱把衣服高高举在叶蓁面前,期待地问道。叶蓁看了看,点头应了声不错。的确不错,农樱属于相貌可爱靓丽的那种,穿这样颜色的衣服不会差。“那叶姐姐你快挑,我就先去换了!”农樱说完,就兴冲冲地到更衣室换衣服去了。这家店的衣服大多以鲜亮颜色为主,不过也是,只有颜色漂亮了才能让人愿意去买,可惜,叶蓁却不喜欢,她向来喜欢素淡的。倏然,一抹青色跃入眼帘,叶蓁眸微动。她向前几步,刚想伸手拿下那青色的衣裙,没想到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来,那力度和方位,可见是和她一样的目标。叶蓁直接取下,没有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若是对方态度好些,她也不会如此,可就这样拼着力气强抢,是不是不太好?“你!你把衣服还给我!”看着叶蓁手中的青衣,对方跺了跺脚,声音中满是理所当然。叶蓁根本不想理会,还?凭什么。“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把衣服还给我!”对方见叶蓁根本不理会,态度极为冷淡,不禁声音更大了些。闻言,叶蓁只是冷淡地看了一眼,不屑于和她进行什么口舌之争。对面的女人身材极为高挑丰满,穿着一袭绯红的衣裙,鹅蛋脸带着一种古典美,额头上绘制的蛇纹也颇为妖艳,单看她的穿着打扮就知道,背景必然不俗。而真正让叶蓁侧目的,却是因为对方不是普通人,而是修者。初到神农架,她也不想和修者有什么干戈,但对方如此,却让她极为不喜。她虽性情凉薄,不会与人争辩什么,但也不是软柿子,任人来捏。因为女人的大嗓门,周围聚拢了不少人。“姑娘,不过是一件衣服,小店还有很多,要不您再看看?”店主也知道这么下去影响不好,不禁上前劝说。“我不!我就要她手上那一件!”听到店主的话,红裙女人皱起眉,态度更加恶劣。“这”店主有些为难地看向叶蓁。事情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两方必须要有一个人退一步啊。“韵小姐,可算是找到你了,小祖宗,这里不是天水,你别乱跑,恰逢会武,这地方乱糟糟的,你若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和娘娘交代?”就在此时,一道声音打破了僵持的气氛,周围众人都松了口气,虽然他们也只是听到了一句“韵小姐,可算是找到你了”,后面的都不曾听清楚。本想着是来凑热闹的,没想到两边看上去都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一个清清淡淡,不动如山,好似什么都引不起她的注意。另外一个又太过骄傲,略有些张扬跋扈的意思。这两个人的热闹可不好看。别人没听清楚,叶蓁却是五感很强。娘娘?在现在这个世界,能被称为娘娘的,恐怕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也难怪面前这个红裙女人会如此张扬,即便是在神农一脉的地盘都没有收敛,看样子是完全不怕惹事,类似饕餮大陆的修二代。不过她也不是个只知道蒙受祖荫的修二代,叶蓁能隐约感觉到对方实力在四品之上,也就是说,比她要强上一线,甚至更多。这也让叶蓁更深刻地察觉到,隐世家族的底蕴。只是个小辈就有如此实力,更遑论家族中的掌权者了。所谓的华夏五圣,看样子也只是表面为人所知的高手罢了。“师伯,我喜欢那件裙子!”来人是个貌美如花的妇人,她来到红裙女人身边,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见她没出什么事才松了口气,要不是听到她的大嗓门,她也不会进来。而听到红裙女人的话,美妇把目光放在了叶蓁手中的青衣上。“你这丫头,怎么喜欢起素淡的来了”美妇根本没在意叶蓁,只是回头看向红裙女人。她可知道,自家这小祖宗,向来爱穿红色,青色可不是她喜欢的。“能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机漓师兄,师伯真是明知故问!”红裙女人说话时,面色微红,带着一丝小女儿的娇态。美妇笑着摇了摇头,这才看向叶蓁。“这位姑娘,你把这件裙子让给我,任何要求随你提”她虽是商量的语气,但言辞间的高高在上却十分明显。而这种以势压人的态度,是最让叶蓁为之不喜的。“我若不让呢”她抬眸,声色微凉。这时,美妇才看清她的容颜。清美如画,又恰似洛水东流的翩然之气,要说她是普通人,她可不信。许是察觉到不妥,美妇脸上的神情微敛,却依旧傲然。“不过是一件衣服,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不愿意就可以了的”美妇上前,周身灵气翻涌,强大的修为暴露无遗。她没办法在普通人面前动手,却可以用修为压制,让对方知道她的实力,若她聪明,就应该放下衣服离开,否则“你干什么!要以强权压人吗?!”这时,农樱终于换好了衣服。她刚从试衣间出来,就发现人群围堵,而那个方向,分明是刚刚叶蓁站的。农樱有些着急地拨开人群,就看到一个气势凌人的美妇正在对叶蓁施压,普通人察觉不出灵气,她却可以,只是没想到买个衣服都能碰上修者。她冲出人群,挡在了叶蓁面前。那股突如其来的威压就这样落在了农樱身上,让她瞬间汗如雨下。叶蓁蹙眉,伸手将农樱拉了回来,眸子微冷,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一股强大的灵力流就如猛虎般扑向美妇,让她不得不后退半步,收回了压制。美妇略有些诧异地看了叶蓁一眼,许是没想到,不过是个四品下阶的修者,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力和深厚浓郁的灵力。“师伯!”看到美妇后退,那红裙女人惊呼一声。“韵小姐,我们走”看了看四周面色古怪的普通人,美妇深深看了叶蓁一眼,转身离开了。并不是她惧怕了,而是修者不应该在世俗人面前出手,她是隐世家族的人,必须以身作则,不过是一套衣裙罢了,还不值得她费心。只不过这个女孩子她记下了。看着美妇和面色难看的红裙女人离开,人群也散了。在云歇村待得久了,什么奇怪的人都能碰上。农樱拿过叶蓁手中的衣服,加上自己身上穿的,付款后就快速离开了。她匆匆忙忙带着叶蓁找了一家旅馆住下。直到坐在房间,农樱才松了口气。“你认识她们”叶蓁倒了杯水给农樱,语气肯定地说道。不过农樱原本也是隐世家族的人,认识她们并不奇怪。“叶姐姐,她们是伏羲一脉的人,招惹不得”农樱神色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哦?伏羲一脉?”叶蓁闻言,语气也多了些认真。传说上古时代,华胥国有个叫“华胥氏”的姑娘,到一个叫雷泽的地方游玩,偶尔看到一个巨大的脚印,便好奇地踩了一下,于是就有了身孕,怀孕十二年后才生下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有蛇的身体人的脑袋,取名伏羲。伏羲是三皇之首,百王之先。而与之关联的就是女娲,也就是他的妹妹以及妻子。既然华夏会有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那么出现伏羲一脉也就再正常不过了。“对,如今华夏恐怕也就只剩下三个隐世家族,要不是也不会是三族会武。除了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另外一个就是伏羲一脉,相比前两个家族,后者强势,以首自居,也因为流传时间久远,哪怕神农和玄机,都不敢与他们争锋为难”农樱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无奈。她们两个还想着安然无恙地进入神农一脉,却没想到刚来第一天就惹上了伏羲一脉,被她们盯上,那后果想来并不会太好。叶蓁虽然诧异,却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既来之,则安之”她本就不认为这一趟神农之行会顺利。“好吧,也只能这样了,算了,不想那么多,叶姐姐你快把衣服换上!”农樱本就是个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看到丢在床上的青衣,不禁催促叶蓁去换上,她对叶蓁穿古装抱着十二万分的好奇,光是想象就觉得好看。闻言,叶蓁微愣,旋即轻笑。农樱这样的个性倒是很好,不会为了任何事苦恼。也难怪有滔天之仇,但在俗世中时,却不曾变成杀人如麻的冷血之人,依旧保持着一颗纯粹,善良而干净的心,这一点是叶蓁欣赏而喜欢的。“好”应了一声,叶蓁就提着衣服进了卫生间。虽然外面挂着什么客栈酒楼的摘牌,但屋内就和普通旅馆差不多了。等叶蓁从卫生间出来,农樱的眼睛就如灯泡般倏然亮起。“叶姐姐,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果然适合古装!”农樱声音极为夸张,眼睛中闪烁的光芒更加强烈。只见叶蓁一袭样式简单的青衣,容颜清美,长发飘飘,冰白的肌肤让她看上去有些难以接近,气质出尘,犹如静静绽放的幽兰,美的惑人。“叶姐姐,要不是知道你有司缪大神了,我肯定追你!”农樱上前,眨了眨眼睛,说出的话调侃性十足。不过她可没夸张,就叶蓁这副样子,把女人掰弯也不是什么难事。叶蓁浅笑,刚想说些什么,眸中就掠过一抹寒凉,笑也淡了下来。刚刚还说既来之,则安之,没想到这么快就找过来了。“叶姐姐,怎么了?”农樱感知力不强,见叶蓁神色冷然,不禁疑惑地问道。她刚问完,房门就被敲响了。农樱皱眉,旋即看向叶蓁。“我去开门”叶蓁长睫眨动,来到门前,缓缓打开。不出意外,门外就是刚刚离去的美妇和红裙女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过来,想来是刚刚就把她们给盯上了,看来,哪怕是三皇之首的伏羲一脉,心胸也是格外狭隘。“你!你竟然把衣服穿上了!”红裙女人在看到叶蓁身上的衣服时,神情有些暴躁。“韵小姐”美妇回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地唤了一声。她的声音让红裙女人安静下来,只是一双美目还是愤怒地看向叶蓁。她风韵之看中的东西,就从来没失手过,这还是第一次。“怎么,道友不请我们进去坐坐?”美妇看向叶蓁,挑眉问道。叶蓁看了看人来人往的过道,让她们进了房间。“叶姐姐”农樱警惕地看了她们一眼,来到叶蓁身边。“真没想到,就是一件衣服而已,堂堂伏羲一脉的长老居然还特意追过来”她看了看美妇衣角的徽记,脸上挂起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伏羲一脉的徽记是人首蛇身,也是因为这个徽记,让她刚刚认定对方是伏羲一脉的人,毕竟没有谁那么无聊,去大胆冒充伏羲一脉的族人。“你!”闻言,风韵之微怒,刚想怒叱,却被美妇挡了回去。“师伯!你听听她说的话,再看看她的表情,若不给点教训,还不知道要在外面怎么诋毁我们,这种小人物,我们随意处理掉就好了!”风韵之有些不解地看向美妇。她们伏羲一脉的人就算霸道又如何,那是因为她们有这样的实力。“随意处理掉?你们可真会说大话!这里是神农一脉,哪怕是伏羲一脉的人也总要有所顾忌吧?我们是神农一脉的族人,你们确定要动手?”农樱听着风韵之的话,银牙紧咬。伏羲一脉长老的实力绝对很强,她和叶蓁加起来也打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只能搬出神农一脉来说事了。“呵,神农一脉,就凭你们两个散修还敢如此夸大?”农樱的话,不仅风韵之不信,就是美妇也不相信。若真是神农一脉的人,此刻应该加紧置办会武的东西,哪有闲工夫跑到俗世村落里来买衣服,更何况,她可半点没感觉到对方神农一脉的药气。“谁夸大了!”农樱不禁捋起袖子,在她的胳膊上有一个鼎状的徽记。见此,美妇眸子微眯。“你是神农一脉嫡系?”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农樱一眼,实在不记得神农一脉有这样一个嫡系。隐世家族虽然人少,但竞争也极其激烈。血脉纯净程度不同,得到的资源和享受的待遇就不同。而作为家族嫡系,出生时身上就带有家族徽记,这是无法磨灭的,也以此代表对方血脉之力浓郁,可以大力栽培,这是隐世家族惯有的作风。“我是!”农樱点了点头,语气郑重,她的确是神农一脉的嫡系,没有说谎,只是没告诉她们,她是被驱逐的弃人而已。“呵呵,小姑娘,我来的本意不是要以强权压迫你们交出衣服,只是想知道你们的出处而已,既然你说了,那我有些问题想问你,我是伏羲一脉的三长老,也曾多次到神农一脉,可你我却是从未见过,不知你可能解释解释?”美妇眯着眼看向农樱和叶蓁,语气中有些许疑惑。她来确实是想问清楚她们所属派系,这里毕竟是俗世,她不会随意动手。只是没想到,她还没做什么,对方就已经把底子给掏了个干净。“这”农樱面色微惊,她如何能说出自己的身份?“小姑娘,每个家族的嫡系都是珍宝般的存在,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况且据我所知,神农一脉嫡系出自脉主农天,不知我可有说错?”美妇悠然地坐在椅子上,再看向农樱时,已经带了些揣测之意。“是又如何”农樱抿唇,抬眸看向美妇的眼睛,冷静说道。神农一脉嫡系又不止她一个。“又如何?我记得几年前神农一脉曾发生过大变故,当时,农天曾将自己的亲孙女驱逐出去,原因是那个孩子与魔族勾结,随后他又赐予了一个俗世孩子‘农’姓,这种作为在隐世家族中可不多见啊,你说是吗?”美妇笑了笑,端起一杯茶送入口中。这些秘辛普通族人恐怕不知道,但她是伏羲一脉的长老,还是知道些的。听到她的话,农樱面色瞬间煞白如雪。若说什么东西是她心头稍微触碰就会疼痛的刺,那么非这件事莫属。看到她难看的面色,风韵之微怔,旋即得意地说道:“这么说来,你就是那个被驱逐出神农一脉的嫡系?哈哈哈,真是可笑,原来你只不过是一个家族弃人,竟然还有脸在外拿着神农一脉嫡系的身份给自己脸上贴金?也不知农天脉主知道这件事,会作何感想”风韵之啧啧有声地说道,言语间尽是讥讽。她对面前这两人可是万分不喜,居然抢了她的东西。而美妇也没有再阻止风韵之的话,她不想让后者胡言乱语,只是忌惮叶蓁的手段,像她那种仅仅四品却爆发出近乎五品巅峰修为的灵气,恐怕只此一家。伏羲一脉是厉害,是高傲,还可不至于目空一切。华夏之大,难保不会有什么比伏羲一脉隐藏更深的家族。若还是上古时期,有三皇之首的伏羲做后盾,她自是不惧,可到了如今,华夏各个家族全部式微,哪怕再有底蕴,也培养不出超脱十二品的存在。思及此,美妇眼中掠过一抹黯淡。在这个天下风云色变的时候,恐怕也没人能够挑起大梁了。听着风韵之的话,农樱即便口齿再伶俐,也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她的话就像是刀子一般,扎地她喘不过去。叶蓁眸色微冷,把农樱拉到一边,手中运起灵气,带着一股风驰电掣的劲道直击风韵之的脸部,后者也不是什么花瓶,察觉到危险,脸微侧,避了过去。可惜,叶蓁出手太快,让人来不及反应。她虽然有所避让,可还是让灵气接触了脸颊,带着一串疼痛。风韵之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却发现红肿一片。“不会说话,那我便教教你如何说话”叶蓁语气很淡,清透如水的眸却冷如寒冰一般。既然农樱能在知道对方身份和实力的情况下挺身而出护她,那她又为何不能在明知道没有胜算的情况下,为她出头?和农樱相处这么久,她很清楚刚刚那些话对她是何种打击。“你!我要杀了你!”她从小到大,还从未被人打过脸,这简直是耻辱!风韵之从腰部抽出一根鞭子,眸色微狠,直接向叶蓁的面门抽去,力道之大,看样子是恨不得将叶蓁打的毁容了才甘心。美妇也心疼地看向风韵之的脸蛋,皱起眉。等她再看向叶蓁时,已经如同看一个死人了。哪怕是农樱,也不过是一个被神农一脉放弃驱逐的人,她即便是杀了她,神农一脉也不会说半个不字,更何况是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普通散修!她现在已经全然不忌惮了,会和弃人牵扯到一起的,能是什么背景强大的。“要杀我?那就试试!”叶蓁声音冰冷,手背在身后,一条布满尖刺的藤蔓出现!农樱面色大急,她看向在一旁观战的美妇,只要有她在,那风韵之必然处于不败之地,这对叶蓁来说没有丝毫公平可言。然而修者世界就是这样的,只要能胜,谁管你是为何而胜的。叶蓁虽然只是四品,但她体内灵气之浓郁,不比五品差,况且她手段繁多,再加上心意相通的吱吱,一时间也和风韵之这个五品巅峰修者斗了个旗鼓相当。两人都是使鞭高手,空气中鞭风阵阵,凌厉的劲道把室内之物打的一片杂乱。“快让她住手!我叶姐姐的夫婿,那是十二品的修者!”看着她们打斗,农樱心脏仿佛都搅在了一起。她来到美妇面前,语气认真而严峻地说道。她可没有说谎,司缪大神虽然身体出了问题,但是他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一旦恢复实力,她敢肯定,必然不会低于十二品!而听到农樱的话,美妇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滞。旋即美妇笑了笑,声音中带了些冷淡和嘲讽。“十二品?你是在开玩笑?如今华夏哪里还有十二品的存在!别说是十二品,即便是九品,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想吓唬我也要说些实际的”话落,她就不再看农樱,而是看向叶蓁。这个女修的确不凡,能以区区四品下阶的手段和韵之打斗不处下风,可见其厉害,也难怪会有那么深厚的灵力,如此下去,恐怕只会两败俱伤。想到风韵之脸上的伤,美妇眸子中一片冷意。她脚步微动,就要上前去制住叶蓁,农樱银牙一咬,就要硬扛下美妇。此时,发生了些变故。门开了。“韵之!还不住手!”带着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让人几乎要沉醉其中。农樱一怔,早就听闻网络流传的耳朵会怀孕,原来就是这个感觉。而听到这声音后,风韵之虽然暴怒,却也理智地收了手。“大哥!你看看你妹妹的脸,就是她打的!你还不让我报仇!”风韵之咬牙切齿地看向叶蓁,恨不得再扑上去打上一场。而叶蓁也眸色冰冷,若要以多欺少,那她就少不得要暴露些东西,大不了把这些人全部留下,几条愚蠢修者的命而已,她还背的起!她不愿与人争风,奈何总有人上门找茬。“够了,住口!”来人又叱一声,声音中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自己这个妹妹什么德性他很清楚,必然是她先招惹的别人。“少主,她”美妇看到来人,也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在他目光望来时,却也闭上了嘴。叶蓁收起吱吱,把农樱拉到身后,冷淡地看着对面一行人。进房间的是个男人,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眸子显得狂野不羁,邪魅而性感。这是一个浑身散发着荷尔蒙的男人,足够让男人艳羡,女人尖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