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七章 拔得头筹,会武开始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不对啊师伯!这个叫农樱的丫头不是一直和那个讨厌的女人在一起?既然农樱出现在这里,那个女人会不会也在这里?!”风韵之脑海中突然灵光一动,想到这一点。私闯隐世家族族地,这可是重罪!三长老也眸光一闪,在她的猜想中,应该也是如此。“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这时,风衍之回眸,声音冷淡地说道。接下来的日子,应该想想怎么在三族会武中取得成绩进入丹境,这才是重中之重的事,而不是想着要如何去报仇,那只是愚蠢的作为。“是,大哥”“是,少主”风韵之和三长老对视一眼,应是。她们不敢去挑衅风衍之的权威。玄机一脉弟子处,机瞳原本专心致志地编着手中的草人,突然听到“农樱”两个字,他有些不相信地眨了眨眼,却忍不住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站在这里,他也只能看到一个背影。直到农樱回头,机瞳眼睛一亮。他抛下手中的草人就要过去找农樱,却被一只手抓住了。“哎呀师兄放手放手,那是我朋友你知道吗?我朋友诶,好久没见了,没想到她真的是神农一族的人,那真是我朋友!”机瞳甩了甩胳膊,有些委屈地看向机漓。“不许去”机漓摇了摇头,死死拉着机瞳。眼下情况,连风衍之都能看清,他自然也懂。机瞳性格单纯,他不适合参与到神农一脉的内乱之中。“师兄,那真是我朋友!你还记得我告诉你的吧,有个叫叶蓁的道友,她什么都会,不仅现在治好了农樱的脸,还会茅山之术,你不是很想认识她吗?”机瞳撇着嘴,看向农樱,脚步不受控制地想过去。想起当初在飞云山吃到的野鸡,眸子越来越亮。而听到机瞳的话,机漓微怔。当初机瞳从飞云山回来,失去了一次占卜之术,被老祖关在族地,再不允许他外出一步,那段时间,一直是他陪着这个单纯的师弟。哪知道,他居然叽叽喳喳地把外出的事通通讲给他听。也因此,一个貌美,强大,机缘深厚的女修叶蓁,在他脑海中成型。他喜欢博学之人,一个散修能达到她那个地步,他很好奇。“师兄,叶蓁道友和农樱关系很好,我们去问问,肯定能知道叶道友在哪”机瞳看机漓的模样,以为有用,不禁又下了一剂猛料。谁知,机漓只是摇了摇头。“不管怎样,你都不能上去,叶道友,有缘自会相见”机漓紧紧拉着机瞳,不允许他离开半步。“老祖,难道您真的要收她为弟子?”练武场上,农天皱着眉,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是啊,我就要收这小丫头当弟子,怎么,你有什么不满?”老头眼皮半阖,说话间,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叫农天冷汗直流。无论如何,他都要收下这个丫头,算是一种另类的弥补,也算是让她对神农一脉重归好感,毕竟她身边还有一个叶蓁和司缪。叶蓁暂且不提,那司缪他看不透,能交好绝对不是坏事。即便是为了正义而言,他都要让农樱光明正大地参加三族会武,然后和杨箐面对面将当年之事说的一清二楚。他现在之所以不问杨箐,也是为了引出她身后的魔修,避免打草惊蛇。“是”农天哪怕再不愿意,也只能应下。虽然他是脉主,但老祖要做的事,轮不到他说个“不”字。“行了,你先宣布三族会武比试内容,然后给我准备,我要带着丫头去祖祠行拜师大礼,此事不能马虎!”老头挥了挥手,坐在了最高位。他若收弟子,和长老收弟子是不同的。“是”农天叹了口气,进了祖祠,那就是板上钉钉了。“诸位,此次三族会武经我和另外两族脉主商讨,决定三项内容,我现在宣布第一项,常春山寻找药牌,我在常春山中放置了二十枚药牌,找到并且坚持到比试结束,手持药牌者晋级,可出手抢夺!”农天呼出一口气,不再去想这些遭心之事。站在高台,他的声音被灵气包裹,飘入所有人耳中。常春山也算是自上古遗留下的宝山,其中威胁重重,妖兽凶兽数不胜数。他话刚落,场面一静,旋即众人都惊呼出声,可出手抢夺,而且这么多人,才准备了二十枚药牌,这么说来,晋级的只要二十个人,岂不是很残酷?“没报名的且去报名,报完名的则回去收拾行囊,比试时常——三天!”农天可不管弟子们的想法,提前让他们尝试残酷,也算是一种历练。“你们几个,都去给我准备拜师需要的东西,送入祠堂!”老头见农天宣布完,就随手点了几个人前去准备。“是,老祖!”神农一脉的几个长老赶忙应是,匆匆忙忙去准备了。其他两族的长老见人家有要事,也离开了高台,前去嘱咐自己的弟子,这最后奖励是进入丹境,太诱惑人了,容不得他们不谨慎。“你,还有丫头,都跟我来”老头看向农天和农樱,带着他们离开了练武场。高台上,叶蓁看向司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虽然叶蓁有些猜测,但却没想到老头在神农一脉地位如此之高。一时善缘,竟能结实神农一脉老祖,机缘之事真是神秘莫测,只要有他相护,农樱的安危算是不用担心了,而且她也可以亲口说出当年之事。“不知”司缪狭长的玉眸微动,吐出两个字,他真的不知道那老头的身份。闻言,叶蓁眯着眼看了看他。“我是真的不知,不过那老头实力不错”司缪摇了摇头,语气颇为认真。“那走吧”叶蓁勾起唇,紧拉着司缪的手,离开了。三族会武即将拉开序幕。所有参赛弟子都如火如荼地准备着,立志要拿到药牌,成功晋级。老头将农樱和农天带到了一处阁楼。“她是什么身份,你我心知肚明,我要的就是让她参加三族会武”老头面色严肃,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既然如此,那老祖大可直说,收她做弟子实在草率了些”农天抬头看了沉默不语的农樱一眼,叹了口气。农逍遥既然已经把话说出口了,那么就无法再更改,农樱成为农逍遥的弟子已经无人能再改变,从此以后,他都要尊称她一声“师叔”,着实荒唐。“草率?那你当初将她赶走难道就不是草率?”老头对他的话很不满,反问了一句。听到老头的话,农樱也抬起头来看向农天,自己的亲爷爷。“那如何叫草率?勾结魔修,这是重罪,逐出族地已经算是轻的!”农天皱起眉,他不知道为何老祖会这么强烈地认为农樱是无辜的,农箐就是罪魁祸首,说他当初只听信了一面之词,难道他现在就不是吗?“我没有勾结魔修!”听到农天的话,农樱终于忍不住地低吼了一声。“你没有勾结,那他又是如何来到神农一脉的?”听到农樱反驳,农天就厉喝了一声。他这辈子几乎全都奉献给了家族,最大的污点就是这个勾结魔族的孙女。“我到底是不是你孙女?爷爷,你是我爷爷啊,为何总是偏帮外人?我是你亲自教导出来的,我会不会勾结魔族你心中真的不知吗?还是说,农箐的天赋就比我重要那么多?多的让你抛弃亲情,抛弃自己的亲孙女!”农樱见农天还是执迷不悟,不禁朦胧着眼睛说出隐藏在心中多年的话。话落,农天微愣,他竟不知该如何反驳。也许,他心中就是这么想的。“事情真相到底如何,待农樱和农箐参加完三族会武再说”农逍遥看着近乎反目成仇的祖孙俩,不禁叹了口气。“好,只要农樱能在三族会武中拔得头筹!我就给她申辩的机会!”农天看了农樱一眼,说道。只要这个孙女能拔得头筹,他就愿意相信她,并且让她重新归族,不过他心中知道,农樱绝对不可能达到这个标准,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要求。农樱也面色煞白,若说夺得好名次,她还可以努力一把,但拔得头筹?此刻的农樱心中满是寒意,这就是她的爷爷。且不说神农一脉的农骄阳和一个七品的农箐,就算是外族的风韵之,风衍之,机瞳,机漓,她都不是对手,拔得头筹,哈哈哈哈“你!你这小子难道不清楚这么多年这丫头过的如何?”农逍遥也被农天的话弄得有些气愤,他神农一脉的人什么时候如此狠心了?“我意已决”农天冷淡极了,哪怕农逍遥的话都不听。“好!我应了!不就是拔得头筹,有什么大不了的!”气氛沉重中,农樱冷笑着说道。输人不输阵,拔得头筹就拔得头筹,她即便死,也不能让农天看轻了她。“哈哈哈,好丫头,有志气,对我的脾气!”农逍遥诧异地看了农樱一眼,旋即哈哈大笑。他一辈子没有被人管束过,潇洒自在地活着,任何事都迎难而上,农樱此刻的话倒是颇有一些他年轻时候的风采,这个徒弟收的不亏!“哪里,是师傅教得好!”农樱也放松下来,笑眯眯地看着老头。现在越来他就越觉得亲切,原来这个猥琐老头她的老祖宗,现在的师傅。看着农樱和农逍遥,农天咬了咬牙,转身离开了阁楼。农逍遥对着农天的背影气哼哼地呸了一声,转头看着农樱,笑得牙不见眼,猥琐地搓了搓手。他这个模样让农樱瞬间警惕起来。“你要干嘛!”“看你这丫头说的,我能干嘛啊,我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农逍遥真的急切想知道司缪的身份,现在只能把注意打在农樱身上。“什么问题?”农樱好奇地问了一声,这老头每天神神叨叨的,她都还没问他是怎么知道她和杨箐之间的事,还如此信任她的,他倒是问题多。“那个银发男人,你可知道他的身份?”问这话时,农逍遥眼中精光四溢,更多的却还是郑重。农樱诧异地看了农逍遥一眼,银发男人不必说,就是司缪大神。“你问这个干嘛?该不会对司缪大神有什么企图吧?”农樱没有说话,而是警惕地看向农逍遥。虽然他刚刚帮了她,但是叶姐姐对她更重要,司缪大神是叶姐姐未来的丈夫,那就等同于她姐夫,她怎么可能出卖自己的亲人,她又不是农天。“你这臭丫头,我能对他有什么企图,就是想知道他的来历!”农逍遥扶了扶额头,只觉得自己要被农樱给气死了。“不告诉你”农樱想了想,认真地摇了摇头。且不说她根本不知道司缪大神的出处,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别人。“你你真是要把我气死!走,回竹屋去换套衣服!”农逍遥恨铁不成钢地冲农樱摇了摇头,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神农一脉的人?居然帮着外人不帮自己的老祖兼师傅,不孝之徒!农樱撇撇嘴,随便问别人的背景,这是不道德的行为。等两人回到竹屋,就看到叶蓁和农樱坐在竹桌旁喝着清茶。农樱眼睛一亮,讨了一杯茶水来喝。“叶姐姐,今天真是惊心动魄的,你不知道,杨箐站在我旁边的时候,我都恨不得出手把她给干掉,诶,不过想了想我的实力和她的实力,还是算了”农樱就像个孩子一般,和叶蓁讲述着今天发生的事。她没有丝毫隐瞒,连自己的内心活动地说了出来。叶蓁听的很认真,时而插上一句。“拔得头筹啊,这简直是要命”农樱脸上满是苦恼,刚刚答应的顺嘴,现在终于知道其中难处了。“我会帮你”叶蓁轻笑,长睫眨动。“真的?!”农樱有些喜出望外,她知道自己的实力,夺冠不可能,但如果有叶蓁帮忙,她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的。“真的”叶蓁颔首,农樱是自己人,她自然会帮忙。“你们别做梦了,没有徽记,你进不去常春山的”农逍遥双手背在身后,忍不住出场泼了一瓢冷水。常春山中有禁制,若非参赛人员,根本进不去,会被排斥。闻言,农樱就耷拉下脑袋。叶蓁也有些为难地蹙眉,难道她要去盗走虚拟印?“放心,我带你进去便是”看到叶蓁神色,司缪抬头给了农逍遥一个冰冷的眼神,旋即笑着摸了摸叶蓁的脑袋,他的女人,就是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算了算了,我给你们把虚拟印带过来!”见司缪如此说,农逍遥头发都要炸起来。若让司缪动手,保不齐常春山的阵法都要破碎。“哈哈哈,谢谢叶姐姐,谢谢司缪大神,谢谢师傅!”农樱笑着感谢,就算作弊,也要让农天知道,她不是那么容易打败的。“你别谢我,若不是万不得已,你们两个不要出手帮她,三族会武是个历练的好机会,你们帮她才是害了她!”农逍遥语气郑重地对叶蓁和司缪说道。若司缪帮忙,呵呵,那别比了,直接宣布魁首得了。“前辈放心,我知道”叶蓁点了点头,什么对农樱好,她很清楚。“行了,换衣服去,我带你到祠堂”农逍遥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房中取出一套衣服,这是他的弟子才能穿的,只可惜从年轻时候到现在,他还从未收过弟子。“是,师傅!”结果衣服,农樱就兴冲冲地去换了,而农逍遥也回了房间。不一会儿,农樱就换上了农逍遥给的衣服,是一件白色练功服。“怎么样,叶姐姐,是不是看上去很精神?”农樱得意地扬了扬下巴,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极为满意。“不错”叶蓁点头,得到了称赞,农樱更是高兴。司缪则悠然地喝着茶,没有去看农樱一眼。“咔嚓”一声,农逍遥的房门打开了。“师师傅?”农樱看过去,不禁揉了揉眼睛,声音中满是惊讶。叶蓁看到农逍遥时,也忍不住挑眉。看来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只见一身邋遢的农逍遥换上了一套白色的长袍,布料算不得好,可穿在他身上,硬是有一种超然物外的飘逸感觉。沟壑纵横的脸上,有一双充满了睿智的双眼,他的表情十分的淡然,有着看破了一切的沧桑,白须白发,仙风道骨,老顽童品性立马寻不到痕迹了。“怎么样,为师是不是很英俊?想当年不知道多少人喜欢为师!”农逍遥一开口,身上的仙气就散的一干二净。农樱嘴角抽了抽,她真是不习惯穿成这样的农逍遥说这样的话。两人收拾妥当后,就慢悠悠的去了祠堂。叶蓁和司缪则留在竹屋品茶,他们没有参观别人祖祠的兴趣,而且祖祠是神农一脉历代列祖列宗的牌位所在,视为圣地,只有老祖和掌门才能进入。农逍遥带着农樱来到祠堂,在看守弟子肃穆的目光中走进祠堂时,一个娇小的身影飞扑而来。“老祖,您真的决定要收下她吗?连翘也想成为您的徒弟!如今我已经是五品巅峰修为,也是我们神农一脉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您要不要考虑考虑我?”农逍遥只觉得有些头痛,麻烦真是到处都有,拜个师也是波折重重。农樱望去,出现在视线里的娇小女子穿着身粉色的长裙,一张具有古典韵味的鹅蛋脸,五官俏丽,身姿纤细,弱柳扶风,若她不是来和自己抢师傅的话,倒能算得上是一枚翩翩佳人。当然,她也认识这个所谓的连翘。神农一脉嫡系弟子中的一个,和她,农骄阳,都处于同一个水平线。她还知道,在杨箐夺取她的修为一路青云直上后,农连翘就一改态度,和她成了朋友,两人几乎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如今农连翘过来,想必也是被人当枪使了,杨箐啊杨箐。“连翘大胆!退下!”还不等农逍遥说话,又一人急速而来,正是脉主农天。他不动声色的将双眼含泪的连翘护在身后,语气虽满是厉喝,但能察觉到担忧与关怀,农连翘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天赋也是极好,女弟子中仅次于农箐。农逍遥扭头,睨了农连翘一眼,又看了看略有些紧张的农天,没有说话。“老祖,都是弟子管教不严!看在弟子的面子上,请老祖饶过连翘!”在这压抑的气氛中,农天不禁恭敬地弯腰请罪,不过他的一片爱护之心显然没有得到谅解,正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刚说完话,那连翘就委屈道:“脉主!历代弟子中,凡是在二十岁达到五品的,都有资格成为老祖的徒弟,以往的师兄师姐们都可以,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更何况,她根本没达到五品!”农连翘忍不住嘟起嘴,不满极了。她看向农樱时,丝毫没有同门情谊,只有敌意。“老祖”农天面色微变,拉着不情愿的连翘跪下,真是说多错多。农逍遥是个混不吝的个性,曾经连他师傅的话都不听,更别提一个小弟子的话了,一旦惹怒了他,打上几百鞭子都是轻的。“把她给我带下去,将门规戒律抄写百遍!”农逍遥也生气了,到底谁是老祖,收谁当徒弟他说了算!连翘还想说什么,却被农天狠狠瞪了一眼,这一眼可严重了,连翘悬在眼眶里的泪珠滚落下来,跺了跺脚,用恶狠狠的目光扫了农樱一眼就哭着奔走了。“这老祖请恕罪,弟子会好好管教她的!拜师所需的东西弟子已经准备好了,请老祖和师叔进祠堂!”农天双手抱拳,语气恭敬而诚恳。只是这一声“师叔”却叫的十分苦涩。叫自己的亲孙女为“师叔”,恐怕他也是独一份吧。江湖中人,不说年纪,只说辈分。农逍遥没理他,领着农樱踏入祠堂,还顺便把门给关上了。祠堂里飘浮着阵阵药香,闻着就让人心神宁静,生不出亵渎之心。香案如农天所言已经准备好了,上面摆放着香烛,猪头,牛头,羊头,瓜果和一坛酒。农樱抬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副非常古老的画像,上面的老者身穿粗布麻衣,手中执着一株奇特的草,看不出是什么,背上还有个竹篓。仅是一眼,农樱就觉得心神受到莫大压力,这就是真正的神农画像?她虽然是神农一脉的弟子,但没资格进入祠堂,这还是第一次进来。看完画像,农樱就看向密密麻麻的牌位,看到了俗世人都熟悉的几个名字:神农一脉第三十三代嫡传弟子,医祖扁鹊!神农一脉第五十七代嫡传弟子,外科鼻祖华佗!神农一脉第七十一代嫡传弟子,著本草纲目李时珍!看到这一个个名字,农樱只觉得心中骄傲,为自己生于这一家族而骄傲。农逍遥坐在上位,语气郑重:“农樱,给先祖磕头上香!”听到声音,农樱调适好呼吸,表情认真的给历代先辈磕头上香。农逍遥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给为师磕头,敬茶!”农樱依言而做,从头到尾表情敬重,师傅不仅是师傅,还是她的亲人。“为师名唤农逍遥,江湖人城铁剑老祖,你既为我徒弟,那便要遵我神农一脉的门规七戒!你要牢记:首戒欺师灭祖,不敬尊长;二戒恃强凌弱,擅伤无辜;三戒奸淫掳掠,调戏凡人;四戒同门嫉妒,自相残杀;五戒见利忘义,偷窃财务;六戒骄傲自大,挑衅同道;七戒**匪类,勾结妖邪!此七条戒律,你可记清楚了?”“是,徒儿记清楚了!”农樱认真说道。“好!很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神农一脉第二百七十八代嫡传弟子!哈哈哈,没想到我农逍遥竟然在晚年收到个小徒弟!”农逍遥显然很高兴,手不停地抚着胡须。“喏,这是为师给你的见面礼!”说着,农逍遥就从衣襟中掏出巴掌大的玉盘,上面雕刻着无数奇花异草。“师傅,这是什么?”农樱有些不解地看着那玉盘,白玉无暇,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好似上面还有些温度,仅是看着就知不是凡物。“这是药盘,乃用暖玉制成,多年以我的灵气温养,可为你挡灾去难,你要收好,万万不可被他人得了去,知道吗?”农逍遥面色极为郑重,语气也有了些对待徒弟才有的温和与关心。“是,徒儿知道了!”农樱双手接过药盘,跪在地上给农逍遥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她心中有些酸涩,做了这么多年的孤儿,竟突然间有了个师傅,这种感觉无法言表,但她知道,和叶蓁给的不同,是一种浓厚的感情。“你既然已经成了我的弟子,那我认真问你一句,当年之事,可是那杨箐陷害于你?她的确与魔修勾结,使用禁术换走了你的天赋?”农逍遥面色微凝,这件事无比重要。“是!徒儿以性命担保所言是真,若我所说有假,死无葬身之地!”农樱眸色认真地直视农逍遥,说出的话带着些孤注一掷的狠意。她既然敢如此说,那就是真的!农逍遥沉默了一会儿,带着农樱走出了祠堂。“那药盘你可收好了?”离开祠堂,药老不禁问道。“是师傅,我一定会收好药盘!”农樱摸了摸放置好的药盘,重重点头。农逍遥笑着点了点头,带着农樱来到楼阁前。那空空荡荡的土地上此刻站着约莫千人,个个都是神农弟子,神色庄重。“从今日起,农樱就是我们神农一脉第二百七十八代嫡传弟子!”农逍遥一挥手,话语便像是自动带了扩音器一般,飘散在各处。“是!师叔祖有礼!”话落,所有弟子都齐刷刷的应是,喊出了令农樱脑门发汗的称呼。“请起,不管我以前如何,今后如何,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族!”面对这么多人,农樱也不怯场,上前一步,她虽然不会灵气传音,但却语气坚定,响亮,任在场任何人都能听到。哪怕远在竹屋的叶蓁都听到了她的话,脸上有些欣慰。自兰城遇到农樱,后者就一直在帮她。终于,她也重新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地位。“待三族会武结束,我们就请人帮你诊治”叶蓁拉着司缪的手,唇角勾着愉悦的笑。神农一脉的路还算顺畅,农逍遥也算是帮了大忙,解决完农樱的事,农天脉主必然会心生愧疚,届时请他诊治司缪,也就容易很多。再者,只要有农逍遥在,哪怕被人发现司缪的异族身份,也无大碍。“好”闻言,司缪玉眸中闪过一抹流光。他点了点头,绯红的唇瓣紧抿,也不知他是否能等到那个时候。“叶姐姐,我回来了!”这时,农樱扯开嗓子喊着从远处跑了回来。“如何?”叶蓁给她斟了一杯茶,问道。“挺好的!就是拜师麻烦!好了,叶姐姐,我就回来和你说一声,师傅待会儿会把虚拟印带过来,我先到练武场集合去了,我在常春山等你!”农樱说着,一口气喝完茶就离开了。不一会儿,农逍遥就带着虚拟印回来了。“来来来,老夫给你们盖个章”农逍遥拿着虚拟印,笑的一脸猥琐。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手中的虚拟印就消失了。司缪慢条斯理地持着虚拟印,温柔地在叶蓁掌心盖了一个。“你!你!”农逍遥气的不行,他还没说什么,虚拟印就被抛了过来。“你不进常春山了?”看看手中的虚拟印,再看看叶蓁掌心,农逍遥疑惑地问道。“我不需要”司缪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淡声说道。“行!你是老大,你说了算!”农逍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丫的太嚣张了,比他还嚣张!“前辈,不知常春山在哪儿”叶蓁看向农逍遥,问道。她只知道神农一脉在神农山上,可这常春山又是什么地方?“常春山是我神农一脉地界中的历练密境,和丹境差不多,只不过其中很危险,一般不会让弟子独自进入,等弟子们进去,我会带你们过去”农逍遥想起常春山中的危机,忍不住摇了摇头。对于此次三族会武的内容,他觉得有些不妥。常春山中妖兽遍地,也有实力无限接近九品的,连他都必须小心行事。“好”叶蓁颔首,三人又悠悠然坐在了位置上。“我听说你们到神农一脉是为了治病?给谁治?”农逍遥虽然是问话,但眼神却看向叶蓁。毕竟依司缪的实力,可不像病了的样子。“给他”叶蓁回眸看向司缪。“给他?!不可能!他怎么可能生病?”农逍遥夸张地摇了摇头,修者到了他们这个阶段,哪里还会生病,就算是真的生了病,就农天的医术,应该也诊断不出什么,实力相差太大。“他是为了我有些伤势”叶蓁自然不可能告诉对方司缪撕裂位面时受了重伤,模棱两可地说道。若是神农一脉医术最强的都没办法,那她就只能努力提升实力,做最高级的灵食给他,亦或者多寻找灵植,让空间升级到最高形态。不过这些都太慢了,她希望司缪好好的。纪元之争即将到来,只有司缪实力强了,他才能平安。“能不能诊出什么我不一定,等三族会武结束,我会亲自让农天为他诊治的,你们这段时间就安心待在神农一脉,三族会武外人可从没见过”农逍遥摇了摇头,不过心中对司缪的实力又进行了一个估算。他现在就已经看不透他的修为了,若是他治好了身体,恐怕“那我就先谢谢前辈了”叶蓁对农逍遥点了点头,以示谢意。“不用,你多给我做点好吃的就行!”农逍遥摇了摇头,口头上的谢意他可不要,还是来点实际的,比如说鸡腿。闻言,叶蓁笑着点头。练武场。农樱的到来引来了诸多人的目光。本来还是个小弟子,转眼间成了师叔祖,想想都觉得震惊。农苓一看到农樱就眼睛一亮,拉着她走到角落里。“师妹,你都没告诉我你居然认识老祖!有这种大背景你还怕什么,直接揭露了杨箐那朵白莲花,让那些瞎了眼的都知道自己错了!”农苓说着,就不禁有些忿忿。今天那些族人的话可算是让她看清了,等事情真相大白的那天,她一定要好好嘲笑嘲笑他们,杨箐这种人还拿来当宝贝!“我也不知道他是老祖,就是他带着我回到族地的!”农樱笑着摇了摇头,所以说叶姐姐就是个机缘深厚之人。做出些好吃的,随便引来一个就是神农一脉隐藏极深的老祖。“呵,不过是个和魔修勾结的弃人,装什么师叔祖!”两人说话时,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农樱望去,就看到了风韵之的脸,而她身边,则是杨箐。风衍之被长老叫去商议事情,风韵之才有机会离开他的视线,她主动找到了杨箐,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三族会武有结盟也是好事。“农樱师姐师叔祖,恭喜你了”杨箐笑了笑,脸上笑容极为温暖柔弱,表情真诚的好似两人之间就是平常的师姐妹,丝毫没有间隙一般。农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杨箐。“师叔祖,你看着我怎么了?”杨箐见农樱一直看着自己,还明知故问地说道。“白莲花!”一旁的农苓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现在,她连表面的客气都不愿意维持。闻言,杨箐身体一僵,眸子开始泛红。“农苓师姐,我知道你和师叔祖关系好,但是但是你也不能这般说我啊”说着说着,杨箐身体就虚弱地颤抖起来,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恶心!小樱我们走,别理她们!蛇鼠一窝!”农苓被杨箐刺激地简直想吐,拉着农樱就要离开。而听到她的话,风韵之面色一沉,抽出腰间的鞭子挡住两人去路。“你刚刚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她风韵之从小就过着呼风唤雨的日子,怎么从来到神农一脉之后就变得谁都能欺负辱骂了?真是狗胆包天,她可是伏羲一脉脉主的女儿!“蛇鼠一窝,我就说了怎么样!你和她这种人混在一起,能是什么好人!”农苓冷笑一声,也抽出了腰间的长剑。打就打,谁怕谁啊。刚刚风韵之的话她听得清楚,这种人,只有手底下见真章了!农樱皱眉,她不想在这个节骨眼闹出这些事。毫无疑问,风韵之这个脑残又被杨箐给利用,当枪使了。她就想不明白了,怎么所有人遇到杨箐后都变得如此愚蠢,她是,农天是,连翘是,现在就连伏羲一脉的人都是。“住手住手,女孩子家家的打什么打!”农樱刚要阻拦,一道清脆的男声传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