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二章 无耻的夫妻档,虐渣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这机漓兄,那魔修居然和神农老祖相识!”风衍之面色惊疑不定,难道真是神农一脉勾结魔修要把三族弟子一打尽?闻言,机漓没有开口,他盘膝而坐,手中紧紧捏着罗盘。“机漓兄?”风衍之看向他,不知他在做什么。“自然是相识的”机漓手中罗盘微动,他颓然地叹了口气。有些事,哪怕推迟上百年,但该来的还是会来。看着机漓的模样,风衍之微怔,旋即耳畔回响起农逍遥说的两个字。机峸,机峸他面色大变,有些踉跄地退了半步。这世上,除了玄机一脉,还有何人会姓“机”?原来,这个搅得常春山不得安宁的魔修,不仅和神农一脉有所关联,还出自玄机一脉!这简直太疯狂了,一个修为高深的魔修,是玄机一脉的人?不止风衍之震惊的说不出话,就是叶蓁都有些诧异。三族对魔修向来排斥,不然农樱当初也不会因为杨箐的巧舌如簧而被扫地出门,这个世界的魔修出处居然源自玄机一脉?“机漓兄,这机峸,这机峸是”风衍之声音颤抖,此刻的他完全没有伏羲一脉少主该有的沉着和冷静。若这个魔修乃玄机一脉的人,那他们三族这么多年和魔修为敌,岂不可笑?“没错,他是我玄机一脉老祖,当年叛出玄机的机峸”机漓收起罗盘,声音缓慢而落寞。当年的事他也只是有所耳闻,但机峸的身份却是毋庸置疑的。族谱上也确实有个勾划过的名字,机峸。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听到农逍遥的话,黑袍人神色微动,呢喃道:“机峸?多好久没人这般叫过我了”这么多年,他身为魔修首领,大家都叫他“尊者”,谁还记得当年那个天真无知,被族人欺骗的机峸?看着机峸,农逍遥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当年之事,说不上谁对谁错,因果如此。“那些弟子,在哪儿?”看着在场的人,农逍遥问道。既然有众多弟子在山坳中消失,那必然是眼前的机峸所为。“弟子?哈哈哈,我为何要告诉你?”机峸冷笑,眸子斜睨了农逍遥一眼。那些人,就要死!“你!你不要以为老头子我是怕了你!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把那些弟子都放了,我可以带你去看她,他们都是无辜的,对当年之事全然不知,你若想报复也不该用他们的鲜血来沾染这片地方,你不是爱她吗?”农逍遥气的跳脚,看了看四周弥漫的怨气,感慨道。“爱她,我是爱她,但她呢?她背叛了我,如今还不愿见我!我就是要用你们三族弟子的鲜血祭奠这个地方,我倒要看看她有多么铁石心肠!”提起“她”,机峸面色有些狰狞。当年她就最爱这三族弟子,为了他们,宁愿背弃他。如今,他就用这些人的血来试探她,看她是否会再次为了这些弟子妥协!“你!真是执迷不悟!”农逍遥摇了摇头,声音落寞而悲伤。“我执迷不悟?若不是为了她,我何以至如此地步!当年我们四个何等自在,可如今,居然只剩下你和我,哈哈哈,真是可笑至极!”机峸笑了笑,声音有些渗人。“你莫要忘了,其他两人的陨落,都和你有着直接关系!”提起这个,农逍遥就有些忿然。“你放屁!”机峸似乎被激怒了,手中的黑雾不要命般爆射向农逍遥。农逍遥也不甘示弱,风刃也尽数散出。两人再也控制不住体内咆哮的怒兽,似乎是为了发泄,又似乎是为了别的。“他们,谁会胜?”叶蓁蹙眉,她感知不到农逍遥和机峸的实力,两人看上去势均力敌。“都不会”司缪挑眉看了一眼,伸手将叶蓁脸侧的发别到耳后。他对此并不感兴趣,却还是回答了叶蓁的话。叶蓁了然地点了点头,看农逍遥和机峸的样子,似乎都没有致对方于死地的意思,战斗时,都不知不觉地避开了对方的死穴。“阁下,你是否能感知到我们三族弟子的下落?”风衍之看了战斗圈一眼,拖着受伤的身体来到司缪面前。他拂了拂衣袖,恭敬地拱手。虽然刚刚司缪和叶蓁没有出手帮忙,但他也不会道德绑架别人,两人并非三族中人,又凭什么为了他们和一个不知底细的魔修对上?不过风衍之却是误会了,叶蓁不动手是因为司缪不让,而司缪不动手,则是因为密境会崩塌,更何况,他知道机漓和风衍之没有性命之忧。机峸虽然下手狠辣,却没有任何杀意。他的本意并非杀戮,自然也用不着司缪出手相助。“告诉他吧”叶蓁看了看风衍之,轻声对司缪说道。她知道,从下到山坳中,一切情形都瞒不住司缪的感知,他们一族就是如此,感知力比修者大能的精神探测还厉害。如今司缪恢复了一部分修为,只是感知山坳中的情形,易如反掌。听到叶蓁的话,司缪垂眸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看着司缪玉眸中的不悦,叶蓁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我和他不熟,有些事你也知道啊”她曾经可从不知道飘渺神尊是个醋坛子,哪怕一句话一个眼神,都要生气好久,就像个情绪外露的孩子,这可半分都不像他。叶蓁愿意告诉风衍之,并非好心。而是司缪的身体问题还要仰仗神农一脉,而郎翼的下落同样需要玄机一脉。她不想把关系闹得太过僵硬,不然出了常春山后就不好开口了。两人对视间,风衍之垂着头,不敢去看。而听到叶蓁的回话,风衍之苦笑,他没想到如此强者居然会吃他的醋。“那边”想了想,司缪抬眸,下颚微扬,示意刚刚杨箐离开的方向。没错,他能感知到那群被丢下山坳弟子的下落。他们就在山坳深处,虽然没有靠近此地怨气最为浓郁之地,却也差不多了,再耽误下去,恐怕就不是成为残废那么简单了。“感谢阁下大恩!”风衍之郑重地道了一句谢,知道事不宜迟,和机漓一起向着深处掠去。“站住!你们不许过去!”战斗中的机峸发现机漓和风衍之的去向,面色惊怒交加。看着机漓和风衍之即将离开结界,机峸眸色一沉,不再去管农逍遥的招法,整个人如猛虎一般扑向两人,他绝不会让他们去将人救走!这时,农逍遥的一把风刃将机峸肩头划破,有血液流出。眼看着风衍之两人离开,机峸不要命似得向前一扑,本以为会被结界挡回去,却不知为何竟可以离开了,当即也没想那么多,追了上去。叶蓁回眸看了司缪一眼,不明白他是何意。若机峸此刻追上去,那些被丢下山坳的弟子恐怕就救不了了。“那边一定更有趣,我们过去瞧瞧”司缪轻笑,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脑袋。农逍遥来了,也该到深处去看看,那里可比这里有趣多了。“哎呀呀,你!你怎么把他给放跑了!”农逍遥气得哇哇大叫,恨不得上前去给司缪一巴掌,让他清醒清醒。然而在对上司缪那双带着竖瞳的玉眸时,没骨气地怂了,他不敢。“想放便放了”司缪神情慵懒随意,他愿意干什么就干了,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你!那我问你,你怎么刚刚没帮那两个小子?”问到这个,农逍遥就更气愤了。若机漓和风衍之死在这里,那神农一脉就等于是犯了众怒,届时,三族开战都不夸张,这是何等大事,这两个居然还有闲心站在一旁看热闹!将面前这两个放入常春山想来就是个错误,根本半点作用都没有!“难道不是你说这是历练的机会,让我二人不要随意出手?”司缪挑眉,说话时绝艳的面容看上去甚是疑惑。一旁的叶蓁忍不住弯起了唇,清透的眸子也如月牙一般,一霎那,春暖花开。看着两人的样子,农逍遥被气了个仰倒。他实在不想与这无耻的夫妻档说话了!看着农逍遥急掠向深处的背影,司缪和叶蓁对视一眼,眼中尽是笑意,两人悠悠然向深处走去,月牙也懒散地跟着,有其主必有其兽啊。话分两头。刚刚偷摸着逃跑的杨箐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山坳深处。越往里,怨气越浓,她的灵气也被侵蚀的越快。感受着丹田处近乎枯竭的灵气,杨箐面色有些难看。周围浓郁的黑气看上去就极为恐怖,带着满满的恶意,很难想象这种东西涌入口鼻会是何种情景,但周身灵气屏障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这般想着,杨箐就听到了打斗声!她眸光微亮,说不定就是被丢下山坳的师兄弟,只要找到他们,他们就必然会护着她,届时,也就不必担心会被这周遭黑气侵蚀了。这么想着,杨箐就随着打斗声源处而去。刚刚靠近,她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穿着各色服饰的三族弟子们殴斗在一起,虽然没有使用术法只是纯打斗,但那下手可丝毫没有手软,个个都像是着了魔一样。“连翘?农煜?你们还不快住手!”杨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到相熟的两个神农一脉弟子殴斗在一起,赶忙去阻拦,她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很不对劲,但不能任凭他们继续打下去。修者体质是好,但长期殴斗,还是会和俗世人一般受重伤。原本以为有她开口,农连翘和农煜应该会停手。哪知道,她刚刚靠近两者边缘,就被误伤了。农煜的拳头带着千钧之势砸在她的脸上,瞬间,鼻子就酸疼难忍,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落,她有些不敢置信,农煜平时在神农族地对她是极好的,打农连翘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她都打,实在是实在是太过分了!向来被当成公主般捧着的杨箐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她跺了跺脚,娇娇弱弱地哭了起来。本以为农煜会过来和她道歉,哪知道,他竟然又和农连翘斗在了一起!杨箐此刻就是再傻,也知道他们应该是被控制了,或者没去管鼻子下的两道血迹,杨箐目光带着些恐惧地看向逐渐侵蚀她周身灵气的怨气,这些失了心魂的弟子都没有灵气护体,想必都已被怨气入体了。原本还不知怨气入体有何效果,眼下看到这些场景,看样子是会让人产生极大的负面情绪,把身边的东西幻想成仇敌,拼命想要发泄出来。思及此,杨箐目光就更加恐惧了。她虽然是七品修者,但在神农一脉向来是被当成公主一样保护,哪里见识过如此凶残的场面?她若真有胆量,在叶蓁出手击杀她时也就不会逃跑了。毕竟叶蓁只是四品,而她却是七品。说白了,杨箐骨子里还是有着属于俗世中人的怯弱。修者逆天而行,若没有一颗蓬勃强大的强者之心,即便修为再高,也无用。杨箐还来不及细想,脸侧就被人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力道极大,直接让杨箐耳畔轰鸣,嘴角也溢出血来。她周身灵气一荡,逐渐消散。七品修为,即便灵气再浓郁,也该消耗尽了。“贱人!让你勾引我的机漓师兄!看我不打死你!”扇巴掌的人说话间,左右开弓,又给了杨箐几个巴掌,力道之狠辣,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直打的杨箐头脑发胀,分不清今夕何夕。周身怨气也乘虚而入,逐渐侵蚀杨箐的神识。在她还清明时,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向打她的人。那张妖娆的脸,可不就是和她达成了共识的伏羲一脉风韵之吗?别说是来到神农一脉,就算是在俗世中,她也没被人打过耳光,区区一个五品修者的风韵之,居然敢打她那么多次,真当她是泥捏的吗?杨箐咬着牙,眼神中满是愤怒和仇恨。原本还想着拯救在场的所有人,但怨气侵蚀神识,负面情绪爆棚。杨箐来不及细想就一巴掌还了回去,直打的风韵之身形踉跄。“谁抢你的机漓师兄了?不过是个瞎子,我还看不上!”杨箐失声尖叫,扑上去一把扯住了风韵之的头发。此刻,她最恨的人不再是农樱,而是面前刚刚打了她几巴掌的风韵之。在怨气侵蚀下,修者体内灵气耗尽,也使不出什么术法,但仅是单纯的殴斗也让人有些吃不消,毕竟修者强健,力道比普通人可大了太多太多。所有人都殴斗在一起,个个脸上肿得如同猪头。当机漓和风衍之来到此处,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场景。“韵之?!”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平日里哪怕再厌恶,此刻也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他刚喊出声,就看到杨箐一脚踹在风韵之小腹上,直叫她喷出一口血。风韵之倒地,身形摇晃着想要起来,却如何都站不起来。风衍之面色大变,他飞身而去,亦是一脚将杨箐踹飞出去,此刻他哪里会管杨箐的身份,如此殴打他风衍之的妹妹,该死。扶起风韵之,发现她只是受了些皮外伤,不禁松了口气。他愤怒地看向倒地不起的杨箐,恨不得就此将她杀了了事。“衍之!不对劲!”机漓声音微重,他的精神力察觉到周围弟子的疯狂。闻言,风衍之面色微变,刚刚一眼看到风韵之,这才没特别注意周围景象,此刻回神,看着四周凄惨可怕的情形,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在场弟子,每个人口中都叫嚷着,仿佛和其对打的是毕生大敌一般。“这机漓兄,这是怎么回事?”风衍之将风韵之抱到一旁,远离了战斗圈。站在外围,看着里面殴斗的场景,那种震撼真是无以言表。平日里相亲相爱的师兄弟们,此刻就像是在互相虐待,下手毫不留情。“他们被怨气入体,脑海中产生幻觉了”机漓皱起眉,声音凝重。闻言,风衍之狂野不羁的脸上带了些焦虑。“那怎么办?怨气入体,也只能用灵气将他们体内怨气驱逐,可此刻我们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如何能消除师兄弟们体内的怨气?”风衍之有些狂躁,这种见到他们,却无法救他们的感觉实在不好受。可若是此刻不消除他们体内的怨气,让他们一直这样打斗下去,不死也残。都是三族中的精英,若清醒后发现自己成了残废,还是被同门师兄弟打成了残废,那种后果,只是想想,都觉得可怕。“只能把他们尽快带走,离开这处山坳!”机漓摇了摇头,想要清除怨气,的确非灵气不可。为了让势态不再恶化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带离山坳。怨气也只是充斥在这处山坳之中,只要离开了,后续要解除掉他们身上的怨气也只是时间问题,总比这样干看着要强些。“对!机漓兄,那我们就用你们玄机一脉的黑玄丝将他们捆住,然后再拉着他们离开这处山坳,这样一来,也可以避免他们在进行打斗。”风衍之重重地点了点头,的确,这是最好的办法。闻言,机漓从腰侧取出黑线,和他们下到山坳时使用的是一种。黑玄丝,乃是玄机一脉饲养的妖兽,狐嵐蛛王吐得丝制成,比冰蚕丝还要坚韧,最主要的是有窥测天机之用,算是玄机一脉独有的东西。不过黑玄丝也不是寻常可见之物,若非机漓的身份,他也拿不出这么多。就在两人刚刚准备动手时,一道黑雾袭来,两人面色微变,闪身躲开。“想要把他们都救走,简直是做梦!”一路追来的机峸看两人没有得逞,不禁冷笑一声。他好不容易将这些人带到这里,如何会轻易让他们将其救走?在没有达成目的之前,任谁都不能把这些人带走!“你再怎么说也是玄机一脉的人,为何连自己的族人都能如此狠心对待?”风衍之捏紧拳头,他深知和机漓两人不是机峸的对手。可是看着师兄弟们毫无理智的打斗,又忍不住心痛。他们正派人士绝没有魔修那般冷酷,看着曾经的同门如此自相残杀,还能笑容满面地看着,这着实冷血,机峸玄机一脉嫡系的身份越发让人存疑。“族人?我当他们是族人,那当年他们为何没将我当成族人?!笑话!”机峸怒喝一声,俊美的脸上带着些疯狂的潮红之色。当年若非被玄机一脉抛弃,他又怎么会堕落成魔修?“当年之事,难道你自己就没错吗?”机漓紧抿着唇,他向前一步,声音带着些严肃之意。虽然他对当年的事只是略知一二,但也明白,机峸走到这步田地,完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我有什么错?师傅责罚我,师兄欺骗我,就连爱侣都背叛我!何为正道?我心中以为的才是正道,如此对待我的正道师门,我弃之,有何不对?!”机峸冷喝,声音带着满满的讥讽。当一个人走到绝境,堕落成魔难道不是正常的?这一切,都是玄机一脉和神农一脉逼迫所致!“机峸!你糊涂啊!”这时,农逍遥也赶了过来,正好听到机峸这一番言论。他声音有些痛惜,对于当年一起练剑成长的师兄成为如今模样,他心中悲痛远远多于愤怒,实在有些想不明白,走到这一步,他真的不后悔吗?看着弟子们疯狂殴斗的场景,挥了挥手。霎时间,弟子们都纷纷跌倒在地。机漓和风衍之赶忙上去查看,见他们只是晕倒过去,这才松了口气。只要有农逍遥在,这个黑袍人哪怕再厉害,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糊涂的不是我!是你们这些顽固之辈!”机峸哽着嗓子,他做的决定绝没有错。“机峸,就算你怨恨当年我们两族的所作所为,那又为何要拿这些弟子泄愤?他们都是无辜的,说起来,他们也应该叫你一声老祖啊!”农逍遥恨不得上前去将机峸给摇醒。当初那个正义且聪慧的机峸,到底去了哪里?难道只是多年的搓摩,就真的连半点善良都没有了吗?“我是魔修,可当不起这些正道弟子的老祖二字!”机峸神色微怔,却也只是片刻,就反唇相讥。他不屑,他根本不在乎这些普通弟子!数百年了,他在乎的只有一个农悠然,而她呢?却丝毫不爱他。“是,你是魔修,这么多年,你若真的没了当初的正道之谊,又何故于这么多年没有斩杀过任何一个正道弟子?机峸师兄,承认吧,你还是心软”农逍遥毕竟和机峸相识多年,明白他的心意。他也只是表面凶悍,若当真恨意正浓,为何不杀人?闻言,机峸牙槽紧咬,垂在身侧的拳头捏紧。是啊,这么多年了,以他的实力,若是想,大可以潜入任何一脉族地去,将所有人都杀个精光,以泄心头之恨!为什么没有这么做的?是内心深处还有善意,还是怕九泉之下被她怪罪?“回头吧师兄,现在还不晚”农逍遥声音微轻,看向机峸时带着些情谊。明明没有什么生死大仇,为什么要闹到如今这步田地?“不!已经晚了!我害过神农一脉的弟子,已经回不了头了!”机峸摇了摇头,这么多年已过,回头又有什么意义?他一直活着,并非是想重归正道,他只想找到心爱人之墓,亲自忏悔。“你是说农樱?”听到机峸的话,农逍遥沉默了半晌,问道。真要说起被魔修害过的人,恐怕也只有被魔修换走天赋的农樱了。闻言,机峸抬眸看了农逍遥一眼,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见他如此,农逍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农樱那孩子的确是你需要忏悔的,但现在,大错还未铸成,回头是岸啊!”农逍遥摇了摇头,农樱性情善良,她并没有因为当年之事走上歧途,反而依旧开朗,这样的性情说起来与他极为相像,倒是他神农一脉弟子该有的模样。“我没错,为何回头?”机峸垂眸,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见他自始至终没有觉得是自己错了,农逍遥无奈地叹了口气。“机峸师兄,或许你应该去找找当年的真相”农逍遥相信,只要机峸知道了小师妹的想法,就不会如此极端了。“我是想寻找真相,但我又无法去寻!”说这句话时,机峸声音悲痛难忍,目光望向山坳最深处时,情深似海。闻言,农逍遥微愣,不明白他的意思。“我靠近不了悠然的墓,她恨我,不愿原谅我”机峸垂在身侧的手有些颤抖,语气不解中更多的是失落。他这个样子倒是和那个凶煞无比的魔修差很多。“靠近不了悠然的墓?”听到机峸的话,农逍遥面色微变。当初将农悠然葬在常春山就是想让她落根于她最喜欢的落满桃花的山坳,却没想到如今再见,桃花不再,到处是怨气和崩裂的大地,甚是凄凉。只是他没想到,机峸居然会靠近不了农悠然的墓地。“是啊,我靠近不了她的墓,就只能抓了这些弟子,用他们的血祭奠悠然,我想看看她是否依旧爱三族弟子超过爱我!”机峸低垂着眸子,眼神中有些疯狂之色。“你冷静一点!我想此地悠然已经产生了新的灵智,否则不会变成这样”农逍遥活了这么久,见识的也多了。既然世上有灵体一说,那为何农悠然就变不成灵体?毕竟当初她死时有心愿未了,仇怨满天,如今倒也是意料之中。“新的灵智?”机峸闻言,呢喃了一句,眸子瞬间就亮了起来。是啊,他为何没有想到呢?若悠然死后生出了灵智,那他是否还能再见她一面?风衍之和机漓作为小辈,完全没有插嘴的余地,只是听着。“你们两个,把这些弟子送出这里”农逍遥看了机峸一眼,对机漓和风衍之说道。“不行!他们必须留在此处!”闻言,机峸厉喝一声。他虽然不想杀人,但也不会轻易放掉这些人。想着,机峸就随手提起旁边的一个弟子,动作十分粗鲁。见此,风衍之面色大变。无奈,刚刚被他小心放在一边的风韵之,此刻捏在机峸手中。农逍遥也有些气急,但现在的机峸毕竟已经不是当初的机峸,他就算说破了天,他也不会听他的,放过手中的女弟子。“你小心着些,这是伏羲一脉脉主的女儿”机漓抿唇,声音温润如玉中带着些冰冷。“呵,那又如何?我若捏死了他,让伏羲一脉将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通通恨上,届时三族大战,岂不快哉?”机峸冷嗤一声,手中的动作更加粗鲁,丝毫不在意风韵之的身份。风衍之面色极为难看,想要冲上去救下风韵之,但他的修为和身手完全不可能在机峸手中占到便宜,如此一来,还不如安静地待在一旁。这么久了,他也能看出机峸确实没有杀人之心。就在此时,叶蓁和司缪来到此处。当看到零零散散的弟子们鼻青脸肿浑身是伤的昏迷在地时,叶蓁挑眉。她知道怨气侵蚀身体的厉害,对于眼下的场面并不意外。而一直被月牙驮着的农樱,此刻也嘤咛着睁开了眼。叶蓁看过去,脸上带着清淡的笑意。“叶姐姐?叶姐姐你来找我了?!”睁开眼看到叶蓁清美如玉的脸颊,农樱脸上有些兴奋之意,全然忘记当时杨箐想要推她下山坳时的愤怒和狠辣。“司大神也在!哈哈,你们都来了!”农樱翻身一跃就下了月牙的脊背,看到司缪,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可有不适?”叶蓁看着农樱,问道。她昏迷的时间倒也算不上久,有司缪银光护体,应该没有大碍。“没事没事,有叶姐姐和司大神在,我怎么可能有事!”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农樱不着痕迹地又夸赞了这对夫妻档一句。叶蓁摇了摇头,她倒是心大。“对了,杨箐那黑心的白莲花呢!姑奶奶要报仇!”农樱说着就张牙舞爪地瞪大了眼,一副凶狠之色。话落,没等叶蓁开口,她就一眼看到了不远处躺在地上的杨箐。只见杨箐柔弱苍白的脸上此刻青青紫紫,头发散乱,红肿的脸颊看上去极为可怕,更夸张的是,身上衣裳破烂不堪,犹如遭遇了什么非人的待遇一般。农樱何时见过这样的杨箐?“哈哈哈,白莲花被人给打了?叶姐姐,不会是你干的吧?”农樱笑得极为高兴,回头看向叶蓁。话音刚落,她就察觉到气氛中有些沉重。反应慢半拍的农樱总算察觉出一些不妥。她仔细地打量了四周一圈,才发现原来在场这么多人。“啊叶姐姐,叶姐姐,他就是当年那个魔修!”农樱看向机峸,惊呼一声,面色发白,眼神中满是恨意和丝丝恐惧。当初离开神农山后,她对魔修的面容就有些记不清了,但此刻再次见到,当初的场景一一浮现于脑海之中,那张魔修的脸和眼前机峸的脸合二为一。“好了,安静些”叶蓁唇瓣微动,将农樱拉到身后。就她这性子,若被机峸抓住,恐怕要吃不少苦头。听到叶蓁的话,农樱瞬间闭上嘴巴,乖巧地待在叶蓁身后当布景板。机峸也只是看了农樱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他提着风韵之的衣领,将其拖着向山坳最深处走去。“他想做什么?”叶蓁眯了眯眸子,有些不解。“去瞧瞧,这次神农之行,应该收获不小”司缪玉眸微动,越靠近深处,他就越能感知到些不一样的东西。他看向叶蓁,绯红的唇勾着。不管怎样,他的卿卿总是福缘深厚,这样他也就放心了。一行人都跟上了机峸的脚步,包括机漓和风衍之。而那些昏迷的弟子都被机峸罩上了结界,短时间内不会有事。农樱倒是想冲过去把杨箐碎尸万段,但让一个人痛苦的手段有很多。对杨箐而言,让她失去现在所拥有的,恐怕才是她内心最恐惧的,更何况,让她带着神农一脉明珠的身份不明不白的死去,这不是农樱想要的。她要让杨箐尝试她当年千夫所指之苦!还没吃过苦头就送她上路,也太便宜了她。“叶姐姐,她应该不会逃走吧?”农樱回眸看了看,有些担忧地问道。有些时候,若不果决一点,还真会有层出不穷的问题出现。“不会,有灵印在,她跑不了”叶蓁摇了摇头,司缪的灵印别说是杨箐,就是农逍遥和机峸都摆脱不了。“谢谢叶姐姐和司大神!”农樱眸中闪过一抹感激,她觉得自己真的走了狗屎运。当初在兰城如果没有遇到叶蓁,如果没有死皮赖脸地找上门,恐怕她也不会有重回神农一脉,揭露当年真相的一天,更不会让杨箐尝试她当年之苦。对她而言,叶蓁比任何人都重要。没有她,就没有恍若重生的农樱。叶蓁笑着摇了摇头,两个人,要有缘分也是注定的。一行人很快就靠近了最深处。机峸紧张极了,他拖着风韵之想要穿透那道看不见的屏障,却始终穿不过。在外人眼中,只能看到机峸如疯了般,不停地在空气中冲撞。“是怨气结?”叶蓁眯了眯眸子,轻声说道。“嗯”司缪颔首。“叶姐姐,什么是怨气结啊?”对于这个饕餮大陆的词汇,农樱显得有些茫然。叶蓁抿唇,解释一番。怨气结,是灵体生出灵智后,在墓地周围形成的屏障,但此屏障却只屏蔽让墓主有心结,或者说仇恨之人,也就是说,除了这类人,别人都可以靠近。叶蓁刚说完,农逍遥就面色狐疑地靠近了怨气屏障。他小心翼翼地探出手臂,并没有像机峸那样被屏蔽在外。就这样,农逍遥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怨气结。见此,机峸眸子有些发红发狠,他不要命地撞上去,却依旧进不得分毫。面对怨气结,哪怕修为如机峸,都对此毫无办法。风衍之担忧风韵之,也靠近了怨气结,没想到他竟也穿透过去。“农悠然农悠然即便是一个陌生的伏羲小辈你都愿意让他靠近,却唯独不愿意让我靠近你半分,这是什么道理?这世上还有比我机峸更爱你的人吗?”机峸恍若陷入魔障了一般,他低声呢喃着,眸子赤红一片。“机峸师兄,你冷静一点!”农逍遥心中有些不安,他大声喝道。司缪玉眸亦是眯起,他一挥手,一道银色的光屏就挡在了几人面前。透过光屏,叶蓁可以清晰看到那边发生的事。农逍遥话音刚落,机峸周身就爆发出无边的魔气,黑色魔气带着狂躁暴动,直接炸裂开来,巨大的劲气让周围众人赶忙躲开。魔修走火入魔,比正道人士更加可怕。“韵之?!”风衍之刚刚躲避,就面色大变,他突然想到被机峸提在手中的风韵之如此大的劲气,就算是以农逍遥的修为都只能远退,那风韵之呢?“不好!”农逍遥也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显然他也想起了风韵之。但刚刚那样的情形,首先想到的恐怕都是自己。烟雾缭绕,庞大的魔气和怨气揉合在一起,越发黑沉,可怕。题外话感谢你们。爱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