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五章 有情人不得终成眷属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峸儿?他与为师说下山历练,说起来也两年了”脉主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机峸的下落。这两年间,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传信给他。修者下山,历练时间长短不一,两年不过眨眼之间罢了。“师傅,师弟他”机修崖脸上有些挣扎,他知道不应该把这件事说出来,但有必要让脉主早做准备,以机峸的性子,待他回来,绝对是难以收拾的局面。“峸儿出了事?老祖唤你前去是为了峸儿?”脉主神色也郑重起来,机峸对他来说同样重要。“是!师傅,求师傅为弟子指引一条路”机修崖深吸了一口气,跪在地上,声音有些复杂。“修崖,到底是何事?”脉主也被机修崖的态度给震住了,心中也越发忧虑。“师弟他下山并非历练,而是而是寻找姻缘石”“什么?!糊涂!姻缘石出处我玄机一脉占卜多年都不曾找到,他以为历练就能找到?更何况,姻缘石必然是在危机交汇之处,就他那点实力,如何找?!”脉主脸上又怒又忧,不禁拍案而起。“师弟他,找到了”机修崖的脑袋越垂越低,几乎和地面持平。“你说,你说什么?”脉主脸上的震惊根本掩饰不住,没想到距当年之后,又有姻缘石面世。“师弟找到了姻缘石,但是,姻缘石上却却刻上了弟子的名字”机修崖喉结滚动,说出这一番话时,颇为艰难。他宁愿姻缘石和他毫无关系,也不想以这种茫然的手段和姻缘石扯上关系。闻言,脉主后退半步,垂在身侧的手抖了抖。机修崖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机峸辛苦外出寻找姻缘石,最后怎么可能刻上机修崖的名字,这其中必然是出现了什么机峸难以阻止的变故。“你!你随为师前去查看他的命牌,尽快将他找回来!”脉主只不过一瞬间的震动,就向外走去。毕竟是脉主,哪怕遇到再危及的时刻,都要想到解决之法。如今木已成舟,必须要将机峸和姻缘石找回来,看还有没有挽回之策,如今更让他担忧的却是机峸。机修崖不敢有异议,虽然此事和他无关,但心中到底还是有些愧疚。前往祖祠的路上,机修崖就将机铭所说的话通通告诉了脉主。“黯淡无光”两人到了祖祠,就看到机峸的命牌闪烁着微暗的光芒。脉主面色又是一变,不敢再做停留,拿起机峸的命牌,通过其中血液沟通星辰之力推算出机峸所在。“师傅,可算出了?”机修崖也有些着急,这么多事情实在让人有些应接不暇。“的确是逢凶化吉之势”脉主皱眉,如老祖所言,有贵人相助。“修崖,你即刻带人前往北方”虽然有人相助,但脉主还是当机立断,决定让机修崖去接应。“是!师傅!”机修崖早就等着这句话,留在族地他才是寝食难安。看着机修崖远去的背影,脉主叹了口气,脸色有些难看。姻缘石之事,非同凡响,只希望他们兄弟二人不要因此生出间隙啊。机修崖带着同门几个弟子,一起向北方前去。一路上紧赶慢赶,不敢有丝毫停留,弟子们虽然疑惑,但见机修崖如此着急也不敢多问,风雨兼程之下,终于在两日后到达了荒北。就在机修崖想通过占卜之术算出机峸所在时,却碰上了风情。“修崖师兄可是来此寻找机峸师兄的?”风情看着浑身狼狈的机修崖,眸色渐深。她刚刚等来伏羲一脉的人,玄机一脉后脚就跟了过来。“风师妹见过我师弟?他在何处?”知道风情见过机峸,机修崖松了口气。“随我来吧”风情抿唇,带着机修崖往机峸房间走去。他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机峸。“师弟?!他这是怎么了?”机修崖惊呼一声,机峸这个样子仿佛随时都要断气一般。“你还问,若非我风情师姐用血救他,这家伙根本活不到现在!”一旁一个照顾机峸的伏羲一族弟子声音很是不满,碰上这玄机一脉的人就没好事,他们见到风情师姐时,简直不敢相信,那真是满眼心痛。那个风姿绰约的三族第一美人,那一刻的凄惨和无措让人无比心疼。闻言,机修崖面色微白。他没想到机峸居然面临如此困境,更没想到卦象中的贵人是风情。对于风情这个师妹,他不喜不厌,只是从此后,玄机一脉算是欠了她。倏然,机修崖想到了姻缘石。他并没有在机峸身上看到姻缘石。“师妹,不知你可有见到”机修崖看向风情,既然是她救下了机峸,那必然是见过的。“你是想问姻缘石?”风情抬眸,妖娆万千的眸子中带着些许麻木。“师妹果然知道”机修崖松了口气,要想挽回,除了机峸还需要姻缘石,他真怕姻缘石丢失,从此后他就真的和机峸找到的姻缘石牵扯不清了。当然,他更怕的还是姻缘石上的另外一个名字。“给你”风情并没有谈什么条件,直接取出了一枚淡蓝色的石头。此后,姻缘石与机峸再没有任何关系。机修崖看着近在咫尺的姻缘石,突然有些不敢伸手了。“怎么?怕姻缘石上的另一个名字不称你心意?放心,绝对是你心中所想”风情媚眼微挑,声音带着些讽刺。她最不喜欢别人装模作样,明明心中暗喜,却装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机修崖喜欢农悠然恐怕比机峸还早,她早就看出来了。闻言,机修崖一把夺过姻缘石。淡蓝的石头上,“农悠然”三个字格外醒目。机修崖瞬间将石头捏紧,脸色难看的吓人。这真的不是他心中所想,他是喜欢农悠然,但后者和他师弟机峸相爱,如今,要他以什么样的颜面去见这两个人?“是你?”机修崖突然抬眼,看着风情时,额上青筋暴起,情绪紧绷。“是我又如何,我就是见不得我爱的男人和别人在一起”风情仰着下巴,声音坚定,好似没什么不能承认的。只是,说话时,眸中还是闪过一抹痛色。虽然她救了机峸,可却断了他长寿的路,也断了他和农悠然的爱情。“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机峸绝不会感激你救了他”机修崖皱眉,紧捏着拳头,恨不得暴打风情一顿,可是她此刻却是以机峸救命恩人的名义出现,何其讽刺。“我救他只是因为我爱他,不是为了让他感激我,而且,现在能救他的,已经不是我了,而是你和农悠然”风情神色冷淡,说完就离开了房间。机修崖颓然地坐在地上,紧紧捏着手中的姻缘石。他不知道还有没有补救和挽回的机会,若是没有,机峸,农悠然和他,往后都该如何面对彼此?更可怕的是,姻缘石上的两个名字,从刻上去的那一刻开始,就同样被刻上了天道的命盘,此生若不在一起,有违天道,怕也是灾祸。机峸就因为逆天而行,险些将命搭上,到最后还是没能得偿所愿。“师弟,我们回族!”机修崖叹了口气,一把将机峸背到背上。不论如何,总要回去,说不准老祖会有办法解决这一切。一行人匆匆忙忙地回昆仑山去了。风情眸色黯淡,这一别,怕是永远。“风情师姐,我们怎么办?”“回族去吧”“”等机修崖一行人回到玄机一脉,脉主已经等着了。“师傅,师弟他怎么样?”机修崖在床边焦急地踱着步,和以往的他简直大相径庭。脉主放下机峸的手臂,缓缓摇头。“峸儿身上的伤口还是小事,他被天道反噬,难以痊愈”说话时,脉主声音也有些痛惜。“反噬?师弟为何会被天道反噬?”机修崖有些不解。他最终还是没能改变命盘轨迹,怎么会被反噬。“姻缘石上,落的是峸儿的血,刻的却是你的名,如此一来,他还是在与天道作对,受益的却是你,孽缘,孽缘啊”脉主闭了闭眼,为机峸感到格外心痛。闻言,机修崖呆怔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这件事明明与他无关,为什么要演变成现在这个境地?“去唤老祖前来”脉主也知道这件事并非机修崖的错,可机峸未必会这么认为。“是”机修崖声音沙哑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他站在院子里,天际仿佛感受到他心中的悲痛和无助,竟下起雨来,大雨滂沱,将院中的芭蕉叶打的啪啪作响,站在雨中,机修崖却恍若未觉。“大师兄?大师兄!你怎么了?”有师弟路过,赶忙拉他进来。最近这是怎么了,机峸师兄历练归来重伤不醒,就连大师兄都像变了个人。机修崖摇了摇头,向机铭住处走去。知道姻缘石上是农悠然时,他心中竟半分喜悦都没有,只因这段天命注定的姻缘是偷了机峸的,他到底该如何弥补?想到床榻上昏迷不醒,依旧虚弱的机峸,机修崖心如刀绞。机修崖刚到机铭房门口,门就从内打开了。“老祖?”开门的正是机铭,他仿佛有所感应般。“走吧”看着狼狈邋遢的机修崖,机铭摇了摇头。天道捉弄,要让他玄机一脉两个最优秀的弟子,为情所困。机峸房间。“老祖?峸儿他,是不是”脉主看向机铭,只盼望他能有办法。机铭没有回应脉主,深邃的目光看着床上的机峸。“叫神农一脉的人来吧”他起身,双手负于身后,转身离开了。姻缘天注定,他没有办法。而且眼下姻缘的事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机峸的命。他受天道反噬,除非机修崖将血落在姻缘石上,和神农一脉的那女娃结侣,否则他此生怕是醒不来了,而且随时可能气机断绝。“师傅,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机修崖看向脉主,再看看躺在床上的机峸,眸中悲痛。“给神农一脉传信吧”脉主叹了口气,向机峸体内输了些星辰之力,维持他的气机。机修崖垂下头,周身气息消沉。神农族地。“师傅,你是说,玄机一脉派人来请我们去,还特意说要带上小师妹?”农逍遥斜靠在椅子上,年轻时的他就带着些吊儿郎当的气息。“坐没坐相,站没站相!你这样子去了玄机一脉也是给我族丢人!”神农脉主怒叱一声,对自己这个不受管束的弟子着实头痛。“哎呀,我又不是未来的脉主,过得自在点多好,这不是师傅当年给我起名字的真谛?说真的,师傅起的名字啊,甚合我意!”农逍遥嘿嘿笑了笑,拔腿就跑出大殿。“小师妹!小师妹出来!”农逍遥站在一处院落外,大声呼喊着。这是农悠然的住处,桃花满院,香气扑鼻。“师兄,干嘛啊大呼小叫的!”农悠然端着笸篮,里面是她刚刚晒好的药材。“好消息,想不想听啊!”农逍遥吹了一声口哨,满脸得意。他就知道自己的办法好用,两年了,总算是找到了。农悠然放下笸篮,笑着拍了拍手。“什么好事,说来我听听,是不是师兄找到心仪的姑娘了?”农悠然时常猜测自家师兄会找个什么样的女子,毕竟就农逍遥这样的性子,实在想不到什么样的人能管束了他。“切,师兄我一个人逍遥自在的,找什么姑娘!是你,玄机一脉传信来了”农逍遥随手折断一枝桃花,挑着眉毛,满脸调侃。“玄机一脉传信了?机峸师兄回来了吗?”听到农逍遥的话,农悠然的眸子霎时就亮了,声音激动。“你能不能表现的羞涩一点,一点都不像个姑娘”看到农悠然这副模样,农逍遥不禁吐槽一声。“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是多么好的寓意,更何况,和师兄害羞什么,我和机峸师兄能有今天,也多亏了师兄,多谢”农悠然笑的极为开怀,眸子晶亮地和农逍遥道谢。农逍遥微怔,有些好不意思地挠了挠头,他这个人,最不喜欢别人如此煽情地和他说话,尤其是这个向来古灵精怪的小师妹。时光穿梭,往昔一幕幕仿佛在农逍遥眼中闪烁。只不过,那时候的他还是个风流倜傥的剑客,而如今,已经是糟老头子了。“天命难违”农逍遥轻声呢喃着这四个字。玄机一脉传信后,神农脉主就亲自带着农逍遥和农悠然前往昆仑山。一路上,农悠然都显得极为高兴,没有丝毫疲惫。农逍遥心中也很放松,毕竟师妹的事情算是解决了。然而,两人的一切欢喜情绪,都在到达昆仑山的那一刻,终止。玄机脉主带着机修崖在山门口等待。“哈哈哈,老家伙,许久未见,怎么有闲心给我传信啊?”神农脉主看到玄机脉主,笑着问道。两人也算是多年老友,感情极好。“呵呵,我也算是有事相求啊”玄机脉主苦笑一声,脸色凝重而暗沉。一旁的机修崖看到农悠然时就身体微僵,眼神闪烁。“可是出了什么事?”神农脉主面色微怔,能让自己这位老友色变的,恐怕是大事啊。“进来吧,进来再说”玄机脉主摇了摇头,带着一行人进了族地。“怎么回事?给哥们儿透露透露”农逍遥看着走在前面的两大脉主,伸手勾上机修崖的肩膀,小声问道。两人身后,农悠然四下看了看,却依旧看不到自己想见的那人,神色微恍。“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机修崖回头看了农悠然一眼,眼神微黯,强打着精神对农逍遥说道,说完就不再看两人,大步向前走去,他怕,怕一时控制不住和农悠然道歉。“师妹,你有没有觉得这玄机一脉的人有点不一样了?”农逍遥眯了眯眼,伸手摸着下巴,一副思考的样子。不仅沉稳镇定的机修崖像变了个人,就连这玄机脉主都失去了往日的严肃。“师兄,为什么没见到机峸师兄,他没有回来吗?”农悠然不想考虑别的人,她只是语气焦灼又失落地看向农逍遥。听到她的话,农逍遥面色微变。是啊,他竟然都没发现这个问题。既然机峸和农悠然相爱,玄机一脉派人传信前来商讨婚事,没道理机峸这个新郎官不出面迎接啊,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想起机修崖和玄机脉主的神情,农逍遥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垂眸看了看满脸恍惚的农悠然,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怎么说。想起她知道玄机一脉传信时的喜悦,再想想即将要出现的问题,他真怕农悠然会扛不住。事情发展到现在,必然是机峸出了什么问题。大殿,坐在上首的,不是玄机脉主和神农脉主,而是机铭。机铭的出现让气氛持续凝重起来。他的是什么身份,神农脉主很清楚,今日由他主事,怕是“不知,可有什么要紧事?”神农脉主皱着眉,看向端坐在身边的农悠然。传信便传信,特意要求让他带着悠然前来,所为何意?“呵呵,稍安勿躁,这件事就由我这个老头子来说吧”机铭笑着摇了摇头,这件事是他们玄机一脉的问题,由他来说再合适不过。“您请讲”神农脉主恭敬地点了点头。机修崖身体紧绷宛如一根弦,他突然想逃离这里。“我那徒孙,机峸,贸然寻找姻缘石,出了意外”机铭目光看向下首的农悠然,只见她脸色血色褪尽,十分渗人。“天命难违,他去寻姻缘石时我曾占过一卦,卦象并不好,而今,姻缘石是寻到了,可惜,其上雕刻的却是悠然姑娘和修崖的名字,这才叫你们前来商讨”机铭没有拖延,很爽快地将此事说了个清楚。霎时,空气中满是沉重和悲痛。农悠然摇着头,瞳孔涣散,她不能相信,好不容易找到的姻缘石,最后却是给她和机修崖寻到的,而机峸也出了意外,这怎么可能?神农脉主更是面色大变,他是在场唯一一个丝毫不知情的人。但姻缘石是什么,他很清楚。他的弟子农悠然,和未来玄机一脉的脉主,机修崖?“机峸呢?为什么姻缘石会出现这种意外?!”农逍遥暴跳如雷,从座位上弹跳而起,这简直就是天大的乌龙。“机峸,机峸昏迷不醒,随时可能殒命”玄机脉主摇了摇头,声音疲惫。这件事说不清是谁对谁错,只是爱情之事,难以言喻。说是风情的错,但她也救了机峸,否则哪怕有姻缘石也无用,所以他们没办法找上伏羲一脉,这些事都是命中注定的,怨不得谁。“机峸师兄,机峸师兄”听到“机峸”两个字,农悠然才像是回过神一般,她步伐慌乱地向机峸住处走去,玄机一脉她也曾来过,自然很清楚机峸在哪儿。她很急,被门槛绊倒在地也不觉得痛,站起来飞奔而去。“师妹!”农逍遥面色微变,追了上去。就农悠然现在的模样,他是万般不放心的。机修崖捏了捏拳,也跟了上去。小辈纷纷离开,大殿中气氛反而更加凝重了。“这件事该如何”神农脉主脸色阴沉而难看。农悠然是他定下的下一任脉主,不论是和机修崖还是机峸在一起,都必然是做不成脉主了,嫁入玄机一脉,真的是对她好吗?况且,他也看出了,农悠然喜欢的是机峸,并非机修崖。事情闹到如今这个地步,实在太过混乱。“这机峸被天道反噬,若悠然和修崖不结侣,他便终身醒不过来,而且随时会殒命,最严重的,是我们两族的气运,无法,只能让你前来共同商讨”玄机一脉老祖脸上也有些羞愧,声音苦涩地摇了摇头。“叫我来商讨?我看你们是都决定了!”神农脉主气愤之极,若非机铭在此,恐怕就要拍案而起了。“此事是我玄机一脉的不是”机铭起身,对着神农脉主鞠了一躬,表示歉意。见他如此,神农脉主的怒火反而无处发泄了,这件事与他也没关系,反而要为了小辈如此卑躬屈膝,思及此,神农脉主脸上也挂上了苦涩之意。好好的几个孩子,怎么就到了如此地步?那边,农悠然猛地推开门,就看到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机峸。“机峸师兄,机峸师兄?机峸师兄!”农悠然飞扑到床边,紧紧拉住机峸的手,每一声呼喊都悲痛至极,更像是刀子一般凌迟着农逍遥和机修崖的心,两人站在门口,却不知该怎么办。“你跟我过来!”农逍遥回头,用冰冷的眼神看向机修崖。真是没想到,他们几个密谋如此之久,最后讨到便宜的却是这个闷葫芦。机修崖看了看农悠然和机峸,没有说话,垂眸跟了上去。“到底出了什么事!你给我说清楚!”农逍遥提着机修崖的衣领,声音冷酷。他小师妹怎么就莫名其妙和机修崖成了天命姻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是风情,师弟下山寻找姻缘石,遇到了风情,之后在荒北在荒北被风暴袭击,导致昏迷不醒,风情救了他,却也,动了姻缘石”机修崖喉结滚动,眸色痛苦。“风情?!怎么连她都牵扯进来了!”农逍遥怪叫一声,满脸愁容。他这么多年能修习到这么多东西,都是风情帮的忙,若非她,他也到不了伏羲一脉的藏书楼,为什么,他们几个总是如此牵扯不清。“如果没有风情,师弟恐怕也早就死了”机修崖摇了摇头,这也是他为何不对风情动手的原因。“姻缘石改不了了?”话听到此处,农逍遥也松开了机修崖的领子。他苦恼地摸了摸后脑勺,早知如此,当初他就不会让机峸去找什么姻缘石。“老祖说过,天命难违”机修崖靠在树上,垂着头,声音颓然。“那机峸那小子”想起只剩下一口气的机峸,农逍遥面色难看地问道。“师弟,师弟怕是醒不来了”机修崖摇了摇头,机峸此生想醒过来,太难。天道,非凡人之力可以更改。“你和师妹不结侣会有什么问题?”农逍遥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姻缘石已刻,命盘已显,若违抗,不止是师弟,同样会连累我们两族”机修崖抿唇,修者本就是逆天而行,遭到天妒,如今恰好是给了天道一个责罚他们的理由,不结侣,可以,付出两族气运和机峸的性命。“这都是什么糟心事!”农逍遥气氛地一拳头砸在树上,怒骂一声。机峸死了就死了,两族气运关系太大,难道就因为一块破石头,就让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消散在历史的长流中?若真是如此,恐怕他们这些参与者,都会成为罪人。“我愿意和修崖师兄结侣”这时,身后传来农悠然沙哑低沉的声音。她看上去仿佛失了魂魄的行尸走肉,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师妹”“悠然”农逍遥和机修崖抬头,看着农悠然。“已经没办法了不是吗?”她笑了,可是那笑却比哭还要难看。说完,农悠然就转身去了大殿。她不能看着机峸就此死去,他还年轻,大好年华犯不着为了这件事陨落。她更不能看着两族因为她的不愿意而落寞,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已经长存了上万年,气运断绝,所有弟子都将失去天赋,再难崛起。牺牲她一个,值得了。“师傅,徒儿愿意嫁给修崖师兄”大殿,农悠然跪在地上,声音决绝而冷淡。这一跪,却是带走了她毕生的幸福和爱情。“孩子,起来,起来吧”神农脉主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农悠然心中的痛楚。可是,她别无选择。姻缘石,姻缘石,和天道息息相关,容不得忽视。“谢谢你孩子,我代表玄机一脉所有人,谢谢你”机铭看着农悠然,声音感激。玄机脉主也点了点头,农悠然这个孩子是极好的。“婚礼之前,我想待在机峸身边”听着他们的感谢,农悠然脸色麻木地说出这句话。此后,她再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和他待在一起。闻言,玄机脉主脸色为难地看向机铭,这件事他没办法做决定。未来的脉主夫人和师弟待在一起,说出去也不好听啊。“好”机铭垂眸想了想,点头应了一声。感情的事他曾尝过,他知道农悠然做出这个决定时心中的孤注一掷。“谢老祖,那悠然就先退下了”农悠然福身行了一礼,说完就退了出去。背对着三人,眼中泪水翻涌,她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本以为来到玄机一脉,面对的将是无尽的幸福,却没想到,幸福没有,而是深渊,一步错,步步错,想要更改,别无他法。很快,机修崖和农悠然要结侣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隐世家族。三天后,道友都会上门庆贺。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全然没想到身为玄机一脉下任脉主的机修崖,会和神农一脉下任脉主农悠然结侣,这个消息无异于平地惊雷,引起一番风云。三天时间,眨眼即逝。伏羲一脉中,领队而来的就是伏羲脉主,他身后则是风情。看着张灯结彩,红绸遍布的玄机族地,风情说不出是什么感受。这是她一手造成的结侣仪式,本以为自己会开心,但心中苦涩却远远多过欣喜,若机峸苏醒,看到心爱的女子和自己的师兄结侣了,不知是何感受。在门口迎客的是一身喜服的新郎官,机修崖。原本就英姿飒爽的男人,穿上喜服,更是平添了一分柔和。只不过,新郎官脸上却没有任何笑意,满脸漠然。所有人都在猜测,是否他不愿结侣。看到风情时,机修崖眸中掠过一抹冷色,却什么都没说。事到如今,再想着去怪谁,发泄心中怒意,已经没了用处。风情抿唇,跟着伏羲一脉的队伍进了玄机一脉族中。每个弟子脸上都挂着神神秘秘的表情,显然机修崖和农悠然的婚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玄机一脉弟子,实在想不通为何自己族中会嫁入外族。等所有人落座,结侣仪式就在正午时开始了。机修崖手中拿着红绸,身后牵着盖着红盖头的纤细女子。修者结侣和俗世人结婚没什么不同,只是会被写到那本厚厚的族谱罢了。“你二人,可能风雨同舟,相濡以沫?”上首,玄机脉主亲自操持这场婚事。他脸上并没有喜色,声音中带了些无奈和凝重。“我我”机修崖张了张嘴,想说的话却都哽在了喉咙里。“我能”就在他犹豫时,一旁农悠然冷漠地声音响起。闻言,机修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弟子,也能”他拱手,郑重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他再来扭捏也是无用,倒不如放开心胸,日后农悠然就是他的妻子,已经再无变数,他应该做的是对她好。风情眼睛没眨,一直看着这场结侣仪式完成,看着农悠然的名字上了玄机一脉的族谱,工工整整写在机修崖名字的旁边。“礼成,送入后堂”随着这几个字,机修崖牵着农悠然离开了大殿。农逍遥木然地喝着酒,他制止了自己想要拉住农悠然的动作。一旦阻止,就又是一场变故。哪怕到处是热情的红色,看在农逍遥眼中,还是不一样的冰冷。在宾客们窃窃私语时,农逍遥起身,拉着风情离开了大殿。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猜测着,难道这神农一脉还要和伏羲一脉成为亲家?“有话便说,不要拉拉扯扯”风情一把甩开农逍遥的手臂,声音冷淡。她很清楚农逍遥要说什么。看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风情,农逍遥吞了吞口水,竟把所有的话堵住了。“你想问我为何那么做?还是想问我是否后悔?我可以告诉你,我既然做了就不后悔,虽然我明白,哪怕农悠然嫁给机修崖,我也无法嫁给机峸”风情神色漠然地走了几步,随手拈起一朵花儿。她真的不后悔吗?恐怕也只有她自己心中清楚。“你不怕机峸苏醒,找你麻烦?”农逍遥声音微冷,她不在乎他的问话是正常的,但机峸的话呢?“他?他不会对我如何,只会恨农悠然和机修崖”风情笑了笑,若说世上最了解机峸性情的是谁,她若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哪怕农悠然,她都没有她了解机峸来的深刻。她很清楚,以机峸的性格,哪怕农悠然陪着他一起死,他也不愿意农悠然嫁给机修崖,没错,他就是如此霸道的性情,不给别人一点机会。他苏醒,哪怕知道农悠然和机修崖是迫不得已,心中也会有疙瘩。但他不会恨她,因为她曾救了他。思及此,风情心中有些苦涩。是啊,机峸不会恨她,却会怪她,往后都不会理她。“你可知道,你做这件事,害了多少人?”农逍遥用一种看不透的眼神看向风情,实在不明白这个女人在想什么。“我知道,可是,嫉妒蒙蔽了我的心,当时,我别无他法”风情笑了笑,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你真的没救了!”农逍遥扬了扬拳头,可最后还是没能下得去手。他将手中的酒坛摔在地上,摇着头离开了。“是没救了,只要心中有了人,哪里还有救”风情赞成地点了点头,看着手中的花,神色恍惚。结侣之后的第二天,机峸就有了知觉。发现他动了的,正是农逍遥。他知道农悠然心中最放不下的就是机峸,故而在昨晚新婚之夜,一直留在机峸这里照看,想看他是否会因为姻缘石解开,而清醒过来。果不其然,他醒了。机峸缓缓睁开眼睛,白光闪过,透入眼帘的是农逍遥得了脸。“逍逍遥师师兄?”短短四个字,机峸却说得有气无力。看他这个样子,农逍遥并没有提起农悠然。“你怎么样了,身体可是好些了?”既然他已经清醒了,那就表示天道反噬的暗伤在逐渐好转。“是,好好多了,师师兄,悠悠然,悠然呢?”提起这个名字,机峸弯起嘴角,唇瓣惨白。他知道,既然农逍遥在这里,那农悠然必然也在。“悠然有些事,处理完会来看你”农逍遥抿唇想了想,说道。“有事?”机峸眸色黯淡,到底是什么事,比他的身体还重要。“你好好养伤”农逍遥摇了摇头,嘱咐道。虽然当初嫉恨这小子莫名其妙拐走了他师妹,可如今,他倒是开始同情他了,付出那么做,最后却给他人做了嫁衣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