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七章 讨伐,虐白莲花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天啊,快看,你们快看!”山坳边,农苓惊声大喊着。所有人都看向山坳,怨气褪去,满目绿意。山坳中的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根发芽,原本干枯黑暗的桃树也焕发了新的生机,开出星星朵朵的桃花,美得惊人。“这是魔术?”机瞳呢喃着,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刚刚还能夺人生机的山坳,此刻却变成了桃花谷,让人想要游览一番。不仅山坳中,正在救援弟子的风衍之有着最直接的感触,他亲眼看着脚下被绿意覆盖,那瞬间,这片山坳的灵气也跟着上涨,仅是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畅。另一边的机漓虽然双目失明,但精神力也让他有所感知。他嘴边勾起笑容,那二位果然是贵人。而拖着杨箐行走在山坳中的农樱也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空气中尽是花香。当绿意以极快的速度遍布整个山谷,那些昏迷不醒的弟子也逐渐清醒过来。一直在司缪和叶蓁不远处的农逍遥眼神微奇,他本以为司缪才是最厉害的,却没想到这个女娃娃也如此神秘,枯木逢春?绝不是凡人之力能做到的。看着山坳中满眼的绿色,叶蓁唇角也勾起浅笑。她回眸看向司缪,清透的眸中眼波流转。“呵呵”司缪轻笑,揽着叶蓁的纤腰向山坳外掠去。“老头子我还在这里呢,没羞没躁的!”农逍遥嘀咕一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三族会武继续,一天后出山”农逍遥灵气包裹着声音,传遍了常春山中大大小小的角落。三族会武意义重大,只是死了一个风韵之,损失并不算大,这最后的结果预示着能否进入丹境,若就此取消,恐怕所有弟子都不答应。风衍之摸了摸腰侧的袋子,脸上神情冷漠。虽然机峸的事和他们伏羲一脉也有关,但他的亲妹妹死了,这件事总归也是要找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讨个说法,否则,别人还当他伏羲一脉好欺。和众人不同的是,杨箐被农逍遥带了出去。就看机峸那时如此维护她的样子,便知道她的确勾结魔修,陷害了农樱。如此卑劣之人,没资格再参加三族会武。“师傅,杨箐你可看好了,我自己的仇,总要在她身上讨回来一些!”农樱声音发冷,看着脸上满是刀伤的杨箐,心中也仅仅是舒服了一点点。毁了她的容貌,这只是第一步,利息而已。“好,待你从常春山出来,就处置了这吃里扒外的丫头”农逍遥也面色冷漠,对这种恩将仇报的人,他最是厌恶。看着叶蓁,司缪和农逍遥离开的背影,农樱满意地拍了拍手。此次常春山,杨箐自己被自己作死,纵然她再巧舌如簧,有机漓和风衍之一起看到魔修维护她,看她还如何辩解!“这下你该放心了吧”农苓伸手拍了拍农樱的肩膀,笑着说道。“嗯,这么多年承受的,总算能沉冤得雪了”农樱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这种感觉还真是奇妙。“你在山坳里出什么事儿了?”农苓忍不住问道,机瞳也凑过来听。以机漓的性格,他自然不会把农悠然和机峸的事情拿出来当做谈资。农樱却没那么多忌讳,通通说了出来。不过她也不知道农悠然的灵体和机峸最后怎么样了,看机峸后来也没从山坳中出来,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农樱摇了摇头,机峸当初帮杨箐夺她天赋的事,也就不必再提了。说到底,机峸也的确是个可怜人,因爱生恨。“继续找药牌吧”机漓在山坳边站了片刻,就率先离开了。时候不早了,也该去寻找药牌了。农樱三人面面相觑,赶忙跟了上去。*“这次,还是要多谢你们二人”出了常春山,农逍遥郑重地对叶蓁和司缪说道。虽然他们在山坳中没有出手,但还是帮了大忙。“谢就不必了,只是要麻烦神农脉主了”叶蓁清美容颜上挂着些淡淡的笑,说道。“好说好说,这是自然的”农逍遥点头,这次若非他们两人传信于他,机峸必然会血洗常春山。“唔放开我,放开我!”这时,杨箐醒了,她看清眼下的情形,不禁大急,而且脸上的疼痛让她感到非常不适,她是神农一脉的公主,为什么要被捆着!“嗤,放开你?岂不是做梦”农逍遥斜着眼睛睨了她一眼,嘴角的笑有些恶劣。“老祖?老祖,不知我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对我!”杨箐眼眶中满是泪水,疤痕遍布的脸颊配合着委屈的模样,着实没了以往弱柳扶风让人心痛如斯的样子,看上去令人隐隐有些作呕。“老祖?箐儿?你怎么怎么”此时,农天才和文心长老匆匆忙忙赶了过来。刚刚农逍遥进山时的面色和举动太让人不安,文心长老想了想,还是去禀告了农天一声,毕竟常春山中都是三族的精英弟子,若出了事,谁都担待不起。农天也有些头痛,他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些长老。没想到来到常春山入口,竟然看到被毁了容的农箐,一时间怒意汹涌,一张脸对一个女人而言,是多么重要,到底常春山发生了什么?“脉主,脉主你快救救我!救救箐儿啊”杨箐的声音如泣如诉,眼神偶尔惊惧地看向农逍遥。“老祖!箐儿到底犯了什么错,竟然让你让你如此不顾身份!”看到自己悉心栽培的杨箐变成了这个样子,农天感到颇为气愤,对农逍遥的尊敬一时间也忘了,不禁怒叱了一声。他实在想不通,为何农逍遥对农箐有如此大的偏见。农箐天资超凡,迟早会在医道上达到先贤没有达到的地步,如此人才,怎么能说动手就动手,这么一来,农箐恐怕会对他神农一脉产生间隙啊!“哼,老头子我想动手就动手,关你屁事!”农逍遥冷眼看了农天一眼,不理会他,直接拖拽着杨箐走了。“啊——老祖饶命啊,饶了箐儿吧——”杨箐凄厉的声音响起,着实让农天有些心头滴血。“这你们是谁?”看着农逍遥渐行渐远的背影,一直充当布景板的司缪拉着叶蓁跟了上去。农天此时才看到原来旁边还有两个人,而且是两个陌生人,当即脸色就凝重起来,怎么会有两个人在他毫无察觉的时候进入神农族地?什么时候他神农一脉的族地是外人想进就进,想出便出的?“你们两个还不快跟上!和那混小子废什么话!”没等叶蓁开口,走在前面的农逍遥就大声咧咧了一句。而他口中的混小子,毫无疑问就是面前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农天了。“待杨箐和农樱之事处理完,我们有事要麻烦脉主,还请见谅”叶蓁对着农天点了点头,倒没有甩脸走人。她还有事需要求他帮忙,也不好把脸面弄得太难看。闻言,农天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司缪挑眉,对于农天这个态度极为不喜。叶蓁没说什么,拉着准备给农天颜色看看的司缪离开了。“真是气死老夫了!”见所有人都走了,农天才暴跳如雷地怒喝一声。他很想处置了那个惹他发怒的人,然而那人却是他神农一脉的老祖!“好了,老祖孩子脾性,你生什么气”文心长老摇了摇头,看向常春山的方向。想来不管里面出了什么事,老祖应该都解决了。“孩子脾性?他那是无赖脾性!哼,常春山若有什么动静,你及时告诉我”农天说完,就气冲冲地走了。他必须去把农箐给要回来,否则还指不定老祖要如何折磨她。后山,竹林。叶蓁刚刚泡好茶,农天就到了。农天进了院子,看到脸着地,完全不敢说话的农箐,再看看悠然喝着茶的三人,怒从中来。看到他,杨箐眸子一亮,农逍遥却冷哼一声。“老祖,不知常春山中出了什么事”农天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中熊熊的怒火,拱手恭敬地问道。“出了什么事?你这个当脉主的什么都不知道,常春山差点让魔修端了!哼,要是三族弟子出了任何事,我看你如何与他族交代!”农逍遥声音越说越大,最后不禁喝完杯盏中的茶水,将杯子掷在农天额角。农天满脸震惊地听着农逍遥的话,丝毫没有躲闪,额角霎时就红了,杯子也掉在地上成了碎块。“常春山中有魔修?!”农天惊呼一声,说完就准备离开到常春山中去。若三族弟子出事,那其他两族必然要讨伐神农一脉,和家族未来相比,一个农箐,哪怕天赋再强,也得放到一边去了。“慢着!老子既然出来了,那自然是把事情解决了,等你去,哼,弟子早死完了,马后炮,继续给我跪下,跪下!”农逍遥怒叱着,极尽嘲讽之能事。农天此刻脸色发白,不敢有任何异议,恭敬地跪下。他心中满是后怕,若农逍遥晚去一步,那后果他们神农一脉可承受不起。“你还想救这个良心坏了的丫头?她把你的亲孙女推入深渊险些害死她,如此心狠手辣之人,竟然还让你如此爱护,真是天理难容!我看你这个脉主是不想做了,瞎眼之人,倒不如退位让贤!当年的事我已与你说了,这丫头勾结魔修陷害樱丫头,你还不信,包庇于她,此次常春山中,她被魔修护在身后,伏羲一脉和玄机一脉的小子都看到了,我倒要看你还如何包庇她!”不等农天说话,农逍遥就站起身,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话语简直是越说越气,恨不得把农天暴打一顿。“老祖,怎么会”农天哑然失声,农箐性格单纯,是个善良的好孩子,怎么会勾结魔修?可是看农逍遥说的如此义正言辞,容不得他不相信。“脉主,我没有,我没有,明明是农樱勾结魔修陷害众弟子,而且以我的性子,怎么可能推她?当年之事就更是无稽之谈了,脉主箐儿没做!”杨箐脸色发白,她必须要有所反驳了。泪痕,血水沾染着泥土,杨箐此刻看上去极为狼狈。“闭嘴!现在还不是你说的时候,待三族弟子从常春山中出来,老子要亲自审问你,我看到时候人证物证聚在,你如何再抵赖!”农逍遥冷喝一声,使用术法封住了杨箐的嘴,完全不想听她说话。“老祖,就算农箐有错,可可在三族面前审问,是否坏了我们的脸面?”农天是个永远为家族考虑的人,此刻不禁说道。“脸面?你还知道脸面?当初你不问青红皂白赶走自己的亲孙女难道就要了脸面?老子就要把这些事都说出去,神农一脉的脸面和你可没有半分关系!”农逍遥冷嗤一声,丝毫不给农天面子。当着司缪和叶蓁的面,农天只觉得耳根子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他从小到大都十分顺遂,从没有这般丢人过。“好了,给老子滚蛋,这丫头你就别想着救下了,那是做梦”农逍遥挥了挥手,回到竹椅上坐着。农天刚刚就恨不得立刻走,如今拿到特赦令,也不问了,匆忙离开了。杨箐趴在地上,嘴张不开,眼中全是泪,看着农天远去的背影,手掌捏成了拳头,指甲嵌入掌心中,很疼,却让她很清醒。审问她,好啊,那就审问。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那就破罐子破摔好了!“真是废物,当初怎么当的脉主”农逍遥喝了口茶下下火,忍不住翻着白眼吐槽。“你继续,我们回屋了”司缪轻笑,和叶蓁回了房间。杨箐看着被司缪牢牢护在怀中的叶蓁,再看看自己眼前的局面,悲从中来。如果,如果这个男人爱的是她,那她怎么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司缪和叶蓁可不清楚杨箐想的什么,两人回了房间。叶蓁试探性地想进空间去,果然,空间封闭了。“升级了?”斜倚在床上,司缪玉眸中满是笑意。叶蓁坐在床边看着司缪,想了想,伸手环住他的腰。“谢谢”她声音很轻,犹如在呢喃,低语间,带着让人心悸的情意。在常春山山坳中她得到了一株幼小的芽孢,看似貌不惊人,实则却是和长生挂钩的十二仙灵之一,情怨花。她没想到会在神农一脉如此轻易地得到第三株十二仙灵。“情怨花生存条件极难,能碰上纯属不易,我的卿卿总是机缘深厚”司缪绯红的唇紧贴着她的脖颈,一点点印下细吻,缠绵而温柔。微凉的唇瓣带着些痒,叶蓁不禁动了动脖子,轻笑。看她笑,司缪也笑,伸手紧紧抱着她。“对了!我还没问你,你的灵域什么时候打开的!”想到空间在升级,叶蓁就倏然想到了司缪的灵域。她抬起眸子,紧紧盯着司缪,眸中的神色有些危险。“刚打开没多久,真的”司缪轻笑,手腕一转,取出一枚果子,递给叶蓁。“补灵果!”叶蓁眨了眨眼,瞬间被收买了。补灵果是饕餮大陆补充灵气的果子,其滋味且不说,但补充灵气的效果却比灵丹妙药还好,可以说是价值千金,放在司缪这里当日常水果,也是有些浪费。“还要”叶蓁想了想,伸手,脸上挂着浅笑。若是旁人,她肯定不会说这种话。补灵果是资源,没人愿意把自己的资源让给别人。但司缪不同,在她心中,司缪是可以讨要资源的人。司缪自然也看出这一点,脸上笑容更深,叶蓁不知不觉中的变化,让他甚是欣喜,这次华夏之行,最珍贵的便是叶蓁的感情。她的爱来得有些迟钝,但好在并不晚。这般想着,司缪手中就多出一株补灵果树,上面挂着琳琅满目的果子。叶蓁看的极为垂涎,可惜,空间升级,拿不进去。见她如此苦恼,司缪大笑出声。叶蓁脸颊上生出些红晕,眼神中有些许怒色。“好好好,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司缪笑着摇了摇头,他怎么从不知道自己的卿卿也有这样的一面呢?一天时间,转瞬即逝。三族长老都面露期待地在常春山入口处等待弟子。光门现,弟子们都三三两两结伴出来。和三天前进入时唯一的不同是,个个都如长大了一般,他们面容坚毅,周身散发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如同经历了一场生死历练。所有人都出来了,唯有风韵之。“怎么回事?少主,韵之呢?”伏羲三长老张望着身后的光门,然而直到光门聚拢,也不曾看到风韵之。风衍之紧抿着唇,从腰侧取出一个袋子,递给三长老。“这是什么?少主,我是问你韵之呢?韵之!”三长老面色有些慌张,不去接那袋子。脉主风幽姬平日很忙,风韵之几乎是她一手带大,如同她的孩子,她不敢相信风韵之出了事,不过是一个常春山秘境,还有风衍之在,怎么会出事?“长老,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妹妹”风衍之眸子黝黑,声音有些低沉。闻言,三长老身子晃动了几下,目光含泪地看向风衍之手中的袋子。“为什么?为什么连全尸都不曾留下!”三长老声音有些尖锐,她看着长大的孩子,竟然变成了碎肉?周围弟子纷纷看过来,见到风衍之手中的袋子,都散开了。农樱和农苓对视一眼,神色有些凝重。该来的总会来,风韵之之死,总归和他们神农一脉有些关系,若非他们没有提前调查好,也不会让魔修乘虚而入,从而害死了风韵之。“长老,此次常春山出了问题,有魔修混入其中”风衍之心中也有怒意,当然不会给神农一脉遮掩。他的话如平地惊雷,让周围所有长老面色大变。魔修,那就是凶残狠辣的象征。各族长老纷纷清点自己族中的弟子,发现没少,也没缺胳膊断腿才松了口气。看来,此次魔修所杀之人,也唯有一个风韵之。知道这个消息后,三长老状若癫狂。她伸手夺过风衍之手中的袋子,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些肉块和熟悉的衣服碎片,当看到一片衣角上的“韵”字时,眼泪汹涌而出。那个“韵”还是她亲手绣上去的。“神农一脉神农一脉!”三长老紧紧抱着袋子,飞身向大殿而去,她必要一个说法!所有人都不想错过这场热闹,皆是跟了上去。虽然自己族中的弟子没出事,但想想有魔修进入常春山,此时都有些后怕。“师姐,这件事怕是不能善了了”走在最后的农樱看向农苓,声音沉重。风韵之据说是伏羲一脉脉主最宠爱的孩子,如今死在神农一脉,结果可想而知,说不准伏羲一脉还会为了风韵之发起战争。“不管怎样,事情总要解决”农苓声音也很低落,虽然风韵之此人不怎么样,但死的那般凄惨“你们也别庸人自扰了,以往三族会武也有死完的弟子,都没事。魔修头领神通广大,混入常春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这也不能全怪你们一族,更何况那魔修还是我们玄机一脉的,若伏羲一脉非要得理不饶人,我们也会插手的”机瞳轻声安慰着农樱和农苓。机漓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机瞳的话在理,若真要追论缘由,他们玄机一脉也脱不了干系。“好了,快走吧”机瞳招了招手,一行人前往大殿。本该是决定晋级人选的大殿,此刻气氛颇有些剑拔弩张。伏羲一脉的人通通站在大殿正中央,为首的就是三长老和风衍之。“我族弟子惨死,你神农一脉难道没有什么话要说?”三长老声音冷厉,捏着袋子的手都在颤抖。为何所有人都没事,只有她的韵儿,只有她的韵儿!“此次是我神农一脉理亏,我们愿意赔偿”农天叹了口气,这一次的三族会武,着实是他们神农一脉的灾难。死了一个风韵之和死了一个普通弟子不同,等级之分在任何地方都有,若伏羲一脉如今死的只是个普通弟子,就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但风韵之不同,她天赋很好,更是伏羲脉主的亲女儿。“赔偿?你们拿什么来赔偿?这件事,我伏羲一脉绝不会善罢甘休!”三长老声音尖锐几乎能穿透人的耳膜。风衍之就在一旁看着,他也想要一个公道。“那你说,你想干嘛!”一直坐在上首的农逍遥也面色难看地起身了,当时那个情况,风韵之会死也是必然的,谁知道机峸就恰好选择了她呢,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就是这样。他还想公开审问杨箐呢,又给他来了这么一出。“我想干嘛?这件事是你们神农一脉的错,想平息我们的怒火,好啊,拿出一个嫡系来,让我把她杀了,如何?”三长老冷笑,话语中满是杀气。她非要杀一个人,否则难解心头之恨。“哈哈,你说这话也不怕笑掉人的大牙?大不了就开战,谁怕你!”农逍遥被气笑了,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风衍之眉头也轻皱起来,这不是他想要的。让神农一脉付出一个嫡系的命,这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会让两方仇恨越结越深,毫无用处,与其这样,不如多换几个进入丹境的名额。“好啊开”三长老气急,刚想说话,就被风衍之拦住了。“我们不想开战,只想要一个公道和说法,如今我妹妹死了,她身为伏羲一脉嫡系,其天赋不必说,假以时日必然是八品修者,我说的没错吧?”风衍之开口看向周围众人。虽然风韵之不讨喜,但天赋没的说,周围各族弟子都点了点头。“你想如何”农逍遥眯了眯眼,风衍之这小子花花肠子不少。“丹境名额,我要十个!”风衍之直视农逍遥,他知道神农一脉真正可以做主的是他。话落,周围一片寂静。十个丹境名额,无异于狮子大开口。“十个名额?你怎么不要二十个?”农逍遥笑着问道,只是那笑颇为冰冷。丹境是他们神农一脉赖以生存的根本,区区一个风韵之,居然敢要十个名额,这是在动他神农一脉的气运和资源,不可饶恕。“晚辈有自知之明”风衍之也不惧怕农逍遥声音中的冰冷,恭声说道。一旁的农天面色大急,他生怕农逍遥脑子一热同意了。十个丹境名额,足以让他们神农一脉多出十个天资出众的高手!“我同意,交出一个嫡系”突然,农逍遥眼睛一转,笑呵呵地说道。“老祖!怎么可以!”农天睚呲欲裂,交出嫡系和十个丹境名额,都不可以啊!大殿中所有人都一片哗然,着实没想到农逍遥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一些神农一脉的弟子都有些心寒。农樱和农苓对视一眼,她们都想到了一个人。果然,农逍遥随意招了招手,一个被捆绑的女人就狼狈地摔在大殿中。“呵呵,你就是如此搪塞我们?她也能叫嫡系?”三长老冷笑一声,十分不屑地看了杨箐一眼。“这你可就说错了,人不可貌相,眼前这个,的确是上过族谱的嫡系,而且是我们神农一脉天资最出众的,比起你们那个风韵之,可强了太多!”农逍遥双手环胸,乐呵呵地解释了一句。杨箐虽然招人恨,但她的确是上过族谱的嫡系弟子。农天瞳孔微缩,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此次常春山之行,他神农族理亏,如果只是一个杨箐,倒也不算什么。人都是这样,在充足条件下,可以对你一个外来人好,但面临困境时,舍弃你才不会心疼,农天深知,哪怕现在不交出杨箐,农逍遥也会杀了她。用一个将死之人换取神农一脉的利益,不亏。“农箐师姐?!”周围有人尖声呼喊。瞬间,人群沸腾了。伏羲一脉的人也面色大变,风衍之垂着眸,脸色难看。他竟然忘记了这个人,早知今日,在山坳时他就应该杀了她。“怎么样,你们没异议吧?”农逍遥冷笑着看向伏羲一脉的人,也多亏了这个被气愤冲昏头脑的三长老。“老祖!我不同意!农箐师妹是我们神农一脉最有天赋的人!”“我也不同意,老祖,师妹在常春山也遇到大劫,你怎能火上浇油?”“难道我们神农一脉就要如此草菅人命?”周围弟子语气激动,十分不满。“呵呵,看来你这个做老祖的也做不了这主!”原本脸色难看的三长老松了口气,讥讽地看向农逍遥。倘若农逍遥真的交出杨箐,必然会失去民心,神农一脉产生内讧,早晚散。可若是不交,就要付出十个丹境的名额。一时间,神农一脉陷入到两难之地。“师兄?我们要不要出手?”机瞳看向机漓,眉头紧皱。眼下这个情况,伏羲一脉当真有些咄咄逼人了。“且看着”机漓摇了摇头,声音很轻。他知道杨箐勾结过魔修,这个事说出来,众弟子也就不会如此愤怒了。“农箐?我们神农一脉天赋最强的人?那你们可知道为何她会从一个并不起眼的弟子变成如今这个所谓神农一脉的明珠?”农逍遥冷笑,目光冷飕飕的,如冰箭一般。霎时,空气中一片寂静。“老祖!农箐师妹天赋本就好,以往只是藏拙罢了!”人群中,农浒咬了咬牙,站了出来。他是冒着天下之大不韪而公然挑衅农逍遥的权威。满脸绝望的杨箐费力地看向农浒,她没想到最后站出来的会是他。这个农浒师兄,她只是把他当做跟班一样的存在,何其讽刺。“呵,藏拙?好一个藏拙!”农逍遥怒喝一声,手轻轻一挥,杨箐就发现自己可以开口了。“老祖,你为何如此对我?我什么都没做错!在神农一脉多年,我何曾做过什么损害家族的事情?老祖,您不能因为农樱师妹就如此污蔑于我,还想将我交给伏羲一脉,这实在是伤了众师兄妹的心啊!”感受着身后众多灼热的视线,杨箐哭诉着,声音哽咽而悲哀。她话语中的意思,明明白白的在说农逍遥公报私仇。为了给他的弟子农樱报仇,就想把她交给伏羲一脉。果然,杨箐说完,周围弟子越发愤慨。农樱和杨箐之间的事,整个神农一脉都清楚,不就是愤怒当初杨箐揭露了农樱和魔修勾结之事,最后将农樱逐出神农族地的事吗?“老祖,眼下农樱师叔祖已经是您的弟子,难道就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吗?”农浒眸子若有所思地看向人群中莫名中枪的农樱,把自己放在了弱处。人都有一个心理,同情弱小。而此刻,狼狈的杨箐就是弱小,身为农逍遥弟子的农樱则是强势。“农樱,你过来”对于农浒话中的意思,农逍遥也不生气,他招了招手,喊了农樱过来。“去吧,该是你报仇雪恨的时候了”农苓说完,轻轻推了推农樱。此时,司缪和叶蓁也来到了人群中,两人看着发生的一切。这是对农樱极为重要的时刻,叶蓁当然会到场。农樱深吸了一口气,缓步走上高台。这么多年蒙受的屈辱,终于要洗脱了。“各位师兄弟,我的确是当初那个被扫地出门的农樱,在杨箐口中,我勾结魔修,意图对神农一脉不利,最终惨遭魔修翻脸,以致毁容,失声”农樱站在最前方,看着底下所有的三族弟子。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她的声音没有任何激动,反而平静的可怕。底下一些叽叽喳喳的弟子们不知为何就闭上了嘴巴,认真听着农樱的话。“当年的我天赋出众,是所有人心目中最完美的小师妹,直到我天赋莫名消散,整个神农一脉都变了,变得冷酷而无情,杨箐说我勾结魔修,在你们看来我就是勾结魔修,她说什么是什么,你们丝毫不顾念与我多年的同门情谊,却选择相信一个外人,当初的感受,此生不想再体会第二次!”农樱说起这个时,脸上带着笑,是那种丝毫不在意的笑。“当初离开,我失了声,毁了容,不能为自己辩驳,如今我回来了,我要告诉你们,我农樱,从未与魔修勾结!杨箐使用禁术盗取我的天赋,被我发现和魔修勾结后反咬一口,险些置我于死地,这些仇,若不报,我此生不得为人!”农樱说着,看向面色惨白如纸的杨箐。她眸中的恨意仿佛化为了实质,要把杨箐整个人都戳穿!“不,我没有,我没有!你污蔑我,是你勾结魔修,是你!”杨箐摇着头,语气中满是慌乱。然而人群中再也没人为她说话,所有神农弟子都陷入到震惊中。盗取天赋?勾结魔修还反咬别人一口?仅仅是想着就让人浑身泛起寒意,一些胆小的弟子看向杨箐时已经带上了惊惧,不论农樱的话真假与否,每个人心中都多了一个疙瘩。“我污蔑你?常春山中,魔修将你护在身后,风师兄和机漓师兄都看到了”农樱冷笑着睨了杨箐一眼,不知道她说这话时,心中是何感受。她以为这是多年前,仅有她一人围观的事情吗?“没错!我师兄看到了,师兄快快!”机瞳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农樱在台上的话让他感到有些热血沸腾,他推了推机漓,带着机漓来到大殿正中央,风衍之的旁边。看到机漓,风衍之抿唇不语。“机漓师兄,你应该看到了吧?”农樱看向机漓,语气认真地问道。“是,魔修的确护着这位师妹”机漓点了点头,这是他亲眼所见。周围一阵哗然,能被魔修护着,还敢说不是一路的?机漓是玄机一脉下任脉主,其身份地位和名气,根本不可能说谎。杨箐听到机漓的话,身体一僵,更让她感到可怕的,却是周围神农弟子谴责愤恨的目光,此刻,她终于体会到农樱当初被驱逐族地时的感觉。“原来,我们都被欺骗了!农箐不,杨箐欺骗的我们好惨!”“没错!杨箐没资格用我们神农一脉的姓氏,这种人,应该千刀万剐!”“可怜农樱师妹小小年纪就被驱逐出去,受了那么多苦!”“”杨箐哑口无言,她想说什么,但却不知从何开口。这些弟子,以往如何奉承她,此刻就是如何贬低她。“风师兄,你说呢?”农樱想了想,看向风衍之。她觉得风衍之并不是坏人,还是觉得他是个好师兄。三长老也看向风衍之,只要此刻风衍之反口,他们还会有机会。以杨箐多年的筹谋,神农一脉总有死忠之人,届时,神农一脉还是不能敷衍了事,伏羲一脉哪怕狮子大开口,他们也要受着。杨箐也看向风衍之,也许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所有人都看向风衍之,想听听他怎么说。“你猜他会怎么说”叶蓁看向司缪,语气有些兴味。生活太无聊,总要找些调剂品。事实上,无论风衍之怎么说,杨箐最后的结果都是如此,翻不了身。不为其他,就因为偷天术。“真话”司缪玉眸微动,吐出两个字。叶蓁挑眉,再次看向大殿。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着的时候,风衍之说话了。他看了看三长老手中装着风韵之尸身的袋子,又看了看满眼期待地杨箐。“机漓兄所言不假”他点了点头,说出了这句话。虽然风韵之之死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但这并不是他堕落的理由。他是伏羲一脉少主,象征着伏羲一脉的脸面,说谎之事,他不屑去做。他的话落,杨箐脸上死灰一片。有机漓和风衍之一起指正,她真的再难翻身了。可是就让她放弃,成为一具尸体,她亦不愿意!“就算我勾结魔修又如何,我从未害过你们任何一个人!可是农樱呢?她勾结两个外族人一起进入常春山,三族会武的成绩,必然有假!你说我偷了你的天赋,你有什么证据?这世上哪有这种禁术,空口白话罢了!”杨箐把事情扯到了叶蓁和司缪身上,脸上满是决绝。要让她死可以,那就让农樱陪她一起死!三族会武作假,够她喝一壶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