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八章 杨箐之死,农骄阳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嗤,病急乱投医!那两人是我让他们去常春山保护弟子的,否则你以为我为何会知道常春山中出事,将魔修就地正法?没有他们,这么多弟子怕是早就成了冰冷的尸体,他们二人实力强大,比老子还强,作弊之事会做?”农逍遥见杨箐拖出司缪和叶蓁,不禁冷嗤一声。连他这实力都不敢说他们什么,杨箐这丫的倒是胆子够大。“我们被点名了”叶蓁长睫眨动,轻声说道。“走吧”司缪半抱着叶蓁,逐步走上高台。所有弟子都被司缪的模样震惊了,这是一种美的享受。察觉到众人的视线,司缪眯了眯玉眸,一股凉意席卷,仿佛一瓢冷水从天灵盖直冲脚底一般,他们赶忙垂下头,那一刻,有股死气笼罩他们。“我们,勾结魔修?”叶蓁挑眉看向杨箐,一字一句地问道。这话说出来,着实有些可笑。杨箐对上叶蓁那双清透恍若琉璃的眼睛,仿佛都能看清自己丑恶的灵魂。“难道不是吗!你们就是帮着农樱作弊的!”她赶忙别开眼,咬着牙说道。此刻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她可用不着我们帮忙作弊”叶蓁摇了摇头,清美的小脸上满是宁静。“我在俗世那么久,能重新回来,都是因为她,我起初的确想着要作弊,因为某些原因,不过此刻,无所谓了,只要能将杨箐绳之以法!无论你们怎么说,我都不会在意,但是叶姐姐救了你们所有人,这是事实!”农樱抿唇,将自己心中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她的确想夺得魁首,以一个荣耀的姿态回归家族,可是现在,她不想了,这样的家族,她根本不屑于回归,还不如跟在叶姐姐身后,过多姿多彩的日子。当你不在意的时候,任何事情都轻如鸿毛,无足轻重。“是,叶道友,机漓在此和你道谢了”农樱说完,机漓上前半步,恭敬地半弯下腰。他是玄机一脉未来脉主,如此礼数,的确很敬重了,本来也想和司缪道谢,不过他并不知道司缪名字,看他和叶蓁那般亲密的样子,也无所谓了。“谢谢”风衍之想了想,也如机漓般,弯腰道谢。如果没有叶蓁和司缪,全部人都要死,毋庸置疑。见他们如此,所有进过常春山的弟子都恭敬弯腰行礼。“杨箐,的确和魔修勾结了”对于众人的谢意,叶蓁点了点头,说道。看着杨箐眼神中的绝望,农樱心中感到十分舒服。当初她就是在如此绝望的情形中被赶出家族的,能让杨箐亲身感受,比杀了她还让她感到舒服,不过这种恩将仇报之人,其罪当诛!在众人谴责的目光中,杨箐整个人极为慌乱。她已经找不到任何突破口,难道她真的逃不过被送到伏羲一脉的结局?风韵之死了,伏羲一脉的人会如何对她,可想而知。叶蓁想了想,回眸去看司缪。司缪点头,缓缓抬起手臂,修长的手指在空中划过玄妙的弧度,落下时,一道银光呼啸而至,最终罩在了杨箐的身上。“不!”杨箐尖叫一声,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银光袭来。所有人都后退了半步,却又舍不得闭眼,紧紧盯着杨箐。不知道这个长相绝艳的神秘男人,到底对杨箐做了什么。光芒散去,杨箐身下已经出现了一个硕大的五行八卦阵!“天啊!这是什么?看上去阴森森,怪可怕的!”“这是不是就是禁术啊?这神秘强者难道在显露杨箐的天赋?”“这种神奇的事都有?太不可思议了!”“”弟子们满眼震惊地看着那五行八卦,却又忍不住窃窃私语着。杨箐已经挣脱了束缚,在八卦阵中滚来滚去,痛苦地嘶吼着,她双手抱着炸裂般疼痛的头颅,这种痛楚远远比当初换取天赋时还来得剧烈。农樱冷眼看着,垂在身侧的手却忍不住捏紧。原来,这就是当初换走她天赋时使用的偷天术。不止是弟子们,就连农逍遥,农天,和诸多长老都面色惊惧。能换取天赋的禁术,这该有多么可怕?若某一天,自己的天赋被莫名其妙换走了,和农樱面临一样的境地,光是想想就感到毛骨悚然,一时间,神农一脉所有人看向农樱时,目光都很愧疚。农天一下子仿佛苍老了,他看着农樱的背影,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话。他可以想象,当初农樱那般绝望时,他这个亲爷爷却下令将她逐出家族时,她是何种感受,内心中的愧疚和心痛仿佛要将他淹没。过了将近半刻钟,杨箐才逐渐停止嘶吼。她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身下已经被鲜血浸湿了,瞳孔涣散着,缓缓转头看向高台上的农樱,她高高在上,俯视着她,一切犹如初见。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以往她都不相信这句话,可现在,她付出了更多。爬得越高,摔得越惨就是她的真实写照。回想当初农樱对她好的一幕幕,和后来被神农弟子众星捧月的生活,杨箐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贪心不足蛇吞象。在所有人都未曾注意时,司缪手指微动。一抹肉眼看不见的乳白色光晕消散在他手中。做这一切时,连一旁的叶蓁都没有看到。司缪望着叶蓁,眸中有缱绻的柔光闪过,只要是她想做的,他都会满足。这时,天空一道惊雷闪过,似乎有些狐疑不知该劈向谁,犹豫了半晌,才消失在天际,这一幕,依旧没有任何人看到,唯有司缪玉眸深邃。“怎么,把杨箐交给伏羲一脉的人,谁还有异议?”农逍遥咧了咧嘴,大声说道。神农一脉弟子都面面相觑不敢抬头,这样一个女人,不值得他们求情。“好了,既然没人有意见,那这人你们就带走吧!”农逍遥挥了挥手,如扔垃圾一般对伏羲一脉的人说道。想要嫡系的命,喏,这就是族谱上正经的嫡系。“这事是晚辈做的欠妥当!韵之之死,换一个丹境名额,不知可行?”风衍之看着杨箐,又抬头看看司缪和叶蓁,满含歉意地说道。这件事是他想岔了,神农一脉能和如此强者交好,哪怕伏羲一脉要讨伐,恐怕最后的结果都不会太好,与其这样,倒不如卖给神农一脉一个面子。“少主!你”三长老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风衍之冰冷的眼神看了一眼。“哈哈,你这小子前途无量!好,我就给你这一个名额!”农逍遥点头同意了,他也不想和伏羲一脉闹得太僵硬。大家都是隐世家族中人,迟早还会见面,太难看了也不好。风韵之之死,就这样解决了。杨箐一直看着农樱,感觉死亡来临时,她看向农樱,唇动了动,眼睛闭合。农樱闭了闭眼,没有再看杨箐。她刚刚看到她说的三个字,“对不起”。虽然杨箐死之前道歉了,但她不会原谅她,永远不会。就在杨箐被人拖下去时,一个人匆匆忙忙赶了过来。他看到已经断了气的杨箐,抿着唇不知在想些什么。“骄阳师兄?”两个拖拽杨箐的弟子看到来人,不禁恭敬地喊道。没错,这个身材颀长,带着一股书生之气的人,就是神农一脉的农骄阳。“带下去吧”农骄阳挥了挥手,走进大殿。像杨箐这种作恶多端的弟子,死后也无法埋入族地,而是要被火化。大殿中剑拔弩张的气氛终于消散了,神农弟子和玄机弟子其乐融融地说着什么,唯一不愿搭理人的伏羲弟子此刻满脸尴尬。“让大家看了一场笑话,莫要见怪!现在,凡是有药牌的人都站出来!”农天高声说道。杨箐和风韵之的事情解决了,三族会武还要继续下去。农骄阳的到来也只是让农天扫过一眼,就没有再注意。他这个继承人,两年来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不奇怪。听到农天的话,手持药牌的二十个人都站在了空地前。风衍之,机漓,机瞳,农苓,农樱都顺利晋级下一项比试内容。农樱本不想参加了,但农逍遥这个做师傅的抛给她一个眼神,无奈,还是参加吧,能走到最后五名,有机会到丹境中去,这是个好机会。当然,她不会再让叶蓁帮忙,能不能取得魁首已经不重要了。三族会武的成绩问题,顺其自然即可。“好了,既然晋级的二十个弟子已经有了,那我来宣布第二轮比试的内容!大家都清楚,我们修者素来以术法修为论高低,这第二轮,晋级的二十个弟子就来比试术法攻击,抽签决定对手,大家点到为止!此次晋级五人!第三轮比试说是比试也不是,成功晋级的五人直接进入丹境即可!”农天看着下首的弟子,说道。话落,下首一片哗然。术法攻击,这对于伏羲一脉的人来说算是走了后门,神农一脉专修医道,玄机一脉专修占卜,两族对于修为术法并不擅长。这一项比试说罢,伏羲一脉的人脸色都好看了许多。说不准最后晋级的都是他们伏羲一脉的弟子。“三族会武第一项刚刚结束,你们也受到些惊扰,大家休息三日!”农天想了想,说道。三族会武是人性化的比试,不能将弟子当做牲口一般。听到他的话,不论是即将要参赛的弟子还是落榜的弟子,都欢呼出声。他们平日在族中哪有休息的时间,来到神农一脉,倒还算不错。看着弟子们孩子性的欢呼声,众多长老们对视一眼,都笑了出来。“好了,都散了吧”农天笑着挥了挥手,弟子们作鸟兽散。在常春山中疲惫了三天,经历了魔修,妖兽,每个人的身体从内到外都是疲惫的,现在只要有一张床,就能躺下蒙头大睡三天。见弟子都离开了,农骄阳才到高台上来。“农樱师妹不对,是农樱师叔祖,你回来了,我都不知道”农骄阳看着农樱,露出笑容,伸手摸了摸农樱的脑袋。当年他也是相信农樱的一人,可惜,最后还是敌不过众人口中的驱逐。不过如今,她也算是沉冤得雪,荣耀回归。“骄阳师兄!”农樱也眸子微亮,在神农一脉和她关系最好的就是农苓和农骄阳。听到他的称呼,农樱翻了个白眼,她还是喜欢喊他师兄。这么多年未见,农骄阳还是如此文质彬彬,给人的感觉颇为舒服。“你还知道回来?”农天看了农骄阳一眼,声音有些严厉。明知道此次三族会武的重要性,却还是任性地说什么下山历练。“师傅,是徒儿的错!”农骄阳态度极好,上前恭敬地认了错。看着他这般模样,农天所有的愤怒都堵在了喉咙里,吐不出咽不下。“行了行了,都走吧都走吧!”农天摇了摇头,背着手离开了大殿,事实上他很想叫着农樱和她说几句话,但是他心中却有些忧虑,他竟恐惧于面对这个孙女。“老祖!”农骄阳看到农逍遥,亦是恭敬地呼喊了一声。“不错,不错”农逍遥看着农骄阳,乐呵呵地点了点头。他就说嘛,他们神农一脉如此好的地方,怎么能生不出高手,这不,这么好的苗子,作为下一任脉主也是足够,他们神农一脉理应再兴旺千年!一行人说说笑笑,向农逍遥的竹居走去。晚饭依然是叶蓁动手,叫花鸡,烤竹鼠,拌三丝,和一大锅米饭。用木柴烧火来做饭菜味道极好,做出来的饭菜香味四溢。菜被端上竹桌时,所有人都紧赶慢赶地坐在了竹椅上。司缪,农逍遥,农樱,农苓,农骄阳,机瞳,机漓,外加叶蓁,整整八个人,不过索性叫花鸡和烤竹鼠分量够足。“叶蓁姐,你做的东西真的好香啊!”农苓满眼崇拜地看着叶蓁,她跟着农樱一起称呼她为姐姐。“能再次吃到叶道友做的东西,实在是三生有幸”机瞳也怀念地望着桌上的肉,他都多久没吃过了?对于这群自己抢美食的臭小子臭丫头,农逍遥脸色不善,眼神凌厉宛如刀子。感受到农逍遥的视线,众人都缩了缩脖子,干笑两声却不离开。笑话,这么香的食物,吃这么一顿宁可被暴打一顿!这么多人,唯有司缪是稳如泰山岿然不动。还不等农逍遥下手,自己就持着竹筷有一口没一口的细嚼慢咽起来。见此,所有人都急了,快速的吃着餐盘里分量很足的菜。一顿饭毕,风卷残云。农逍遥吃的满嘴流油,直嚷嚷着叶蓁是个好丫头。吃完饭,喝着叶蓁亲手泡的茉莉花茶,神仙一般的日子。“骄阳师兄,你怎么不参加三族会武呢?”农樱看着农骄阳,满脸不解。这种盛大的事情,农骄阳不参加,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听到农樱的话,机漓也看向农骄阳。对于这个神农一脉未来的脉主,他倒是颇为看重,上次的三族会武,他就超过他与风衍之,力拔头筹,修为头脑都不可小觑。“有些事要处理,我老了,三族会武应该交给你们”农骄阳眸中闪过一抹黯淡,旋即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进入丹境,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农苓撇撇嘴,她就说现在的骄阳师兄奇怪了很多。丹境虽然是神农一脉的秘境,但也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去,除非是对家族有过大的贡献,或者天赋惊人未来有几乎突破八品的人,才有资格进去。“好了,三族会武你们加油就好,感谢叶道友的款待,我先走了”农骄阳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竹居。他都走了,机瞳和机漓两个外人自然更不好多待。直到农苓也离开,院子里只剩下农逍遥,司缪,叶蓁和农樱四人。“我说什么了?怎么所有人都走了?”看了看天色,农樱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丹境,你一定要进!”农逍遥看着农樱,语气带了些认真。“是,师傅!”农樱想了想,郑重地点了点头,农逍遥一直在护着她,如今给了她一个命令,那她自当拼尽全力去完成,更何况她知道农逍遥不会害她。“嘿嘿嘿,叶丫头,桃花酿还有吗?”农逍遥突然看向叶蓁,语气中满是垂涎。还没等叶蓁开口,一片带着锋锐之意的竹叶直射向农逍遥。司缪玉眸中带了些冷意,桃花酿是他的。对于他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性情,农逍遥只觉得心脏跳动的厉害,还好他身手快,不然就是脑袋开花的结果。“桃花酿没有,青梅酒倒是有一些”叶蓁看向农樱,说道。她有些话要对农樱说。“那感情好啊,快快快,来一点!”农逍遥眼神瞬间就亮了,青梅酒也行啊。就冲叶蓁这手艺,青梅酒的滋味也不会差了。对于这个,司缪没有意见。青梅酒清酸,还带着些甜,他并不是很喜欢。叶蓁点头,到房间中取了一坛子青梅酒,这是她留下来的“房租”,如今空间封闭升级,她也没办法从空间中取。把酒坛放下,叶蓁就拉着农樱回了房间。司缪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他知道叶蓁要说什么。“来来来,喝一杯?”将琥珀色的酒倒出来,四周瞬间就溢满了酒香。农逍遥看着司缪,不禁说道。一个人喝酒,未免有些无趣。闻言,司缪挑眉,手腕一翻,取出一坛桃花酿。农逍遥垂涎地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深怕司缪又动手。农樱刚进房间,就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她眸子一亮,跑到两个小东西的窝前,和离开时差别很大,它们都长上了稀稀疏疏的羽毛,白色的。“师傅虽然不靠谱,但好在没忘记给我喂”农樱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样子这两个小家伙吃的还不错。看着农樱如此高兴的样子,叶蓁蹙眉,她竟不知该怎么对她说。“叶姐姐,你不是有话要说吗?说吧!”农樱起身,拉着叶蓁坐下,眼睛晶亮地望着叶蓁,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小樱,你的天赋,回不来了”叶蓁素来不是个会拐弯抹角的人,想了想,还是把话说了出来,毕竟都是要经历的,长痛不如短痛,天赋无法回来,她也不能瞒着。偷天术是禁术,她只是有所耳闻,却从未研究过。更何况司缪说过,天赋会被天道夺走,既然他都说了,那必然是不会错的。闻言,农樱脸上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天赋何其重要,这么多年她早有所感。失去了天赋的她,虽然更加用心地在医道上,可是想要进步太难,有时候连药材的名字她都叫不出来,明明以前是那么熟悉的东西。难怪,难怪今天杨箐死了,她的天赋依旧没能回来。“天道善妒,你的天赋,在离开杨箐身体的那刻,就会被损毁”叶蓁抿唇,把话说得更清楚些。她不想让农樱陷入到失去天赋的深渊中,日子还是要过得。“叶姐姐,没事,我早就习惯了没有天赋的日子,要是回来了,我才觉得奇怪,反正我以后也不会留在神农山,有没有天赋也无所谓了”看着叶蓁担忧的目光,农樱笑眯眯地摆了摆手。她是乐天派,若是天赋回不来,也无法强求。“叶姐姐你别担心,大不了以后我就不修医道了,在俗世帮你开古玩店!”农樱拍了拍胸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在俗世中经历了那么多,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遇到一点挫折就沉不住气的农樱,有时候,失去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最起码她认识了叶蓁。“你能想明白就好”叶蓁点头,不论农樱的天赋是否能回来,都是她的朋友。“叶姐姐,等三族会武结束,司大神看完病,我们就走吧?”农樱垂着眸子,说道。虽然神农山是她的家,但无疑,带给她的痛苦远远比幸福来得多,此次离开后,她再也不想回神农山了,失去了天赋的她,也不再是神农一脉的人。“好”叶蓁颔首。等找农天看过司缪的身体,找玄机一脉占卜出郎翼的下落,就可以离开了。在神农一脉得到情怨花,应该算是最大的收获了。*伏羲一脉住处。“少主,韵之之死,难道就用一个丹境的名额换了?”三长老声音哽咽,她实在不能接受风韵之死去的事实。“这是神农一脉的族地,不是伏羲一脉,任何事,都要三思而后行,韵之韵之之死,也怪不得旁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风衍之面色冷淡地说道。“少主!那是你的亲妹妹,你怎能如此狠心?”三长老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风衍之,似乎是不相信这话出自他的口。“那你要我如何?和神农一脉开战?”风衍之冷笑着回头看向三长老,声音中满是讥讽。若是开战可以胜,那也并无不可。可是,如今的神农一脉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式微的神农一脉,不仅有农逍遥这个实力高强的老祖,还结识了一个神秘的银发男人。他明白,银发男人的实力比农逍遥还高。他们伏羲一脉是有些底牌,然而这些底牌在十二品高手面前,不足一提。如果不长脑子去报复神农一脉,那才是真正的找死。“这这件事要禀告给脉主,由她定夺!”三长老咬着牙说道。风韵之是风幽姬最疼爱的孩子,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风韵之死去。“我自会向母亲禀告,不劳三长老费心!”风衍之皱着眉,语气中有些不悦。他已经说过了,报复是最不合理也最不理智的事,三长老能坐到长老的位置上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不明事理,早晚会出事。三长老垂下眼帘,没有再说什么。*农天住处。他手中拿着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英俊,女的温婉,女人怀中还抱着一个尚在襁褓的小孩子。“小樱的事,是我太过决断,是我对不起你们夫妻两个”农天轻声说着,向来严肃的面容在此时柔软下来,脸上满是愧疚。这是农樱的父母,修道本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他们两个生下农樱没多久就在历练时出了事,再也没有回来族地,命牌也碎了。农樱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大的,感情自然是有。不过他对待农樱,并不像对待自己的孙女,反而像是在培养一个继承者。当初做决定时的确是草率了,但他确实没有想致农樱于死地。“她现在很好,很优秀,成了老祖的弟子,辈分啊,比我还大,呵呵”农天说着说着,眼圈就有些湿润了。若时光可以回溯该有多好,他绝不会听信杨箐的话,将自己的亲孙女逐出族地,在俗世中过那些他无法想象的日子。农樱,孩子,对不起。*夜幕降临。神农山外,一抹纤细的身影遥望着神农一脉的方向。此时,有人从林中跃来。“你走吧,不要再来神农山了,他已经死了”来人声音清朗,说话时,声音有些复杂。听到他的话,那纤细身影没有开口,转身离开了。而男人却痴痴地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月光柔和,打在他的脸上,那是一张清逸俊朗,文质彬彬的面容,正是农骄阳。看到纤细身影离开,他身形有些落寞。在原地站了很久,才往神农族地走去。*仅仅是一个夜晚,风起云涌一般。不管每个人心中是怎么想的,明面上还是颇为客气。虽说三天时间用于休息,但三族弟子从未过惯这么懒散的生活,天还没亮就都到练武场去了,即便没机会参加第二轮的三族会武了,但日常练习是必须的。农樱也一改以往的作风,早早到了练武场。她既然答应农逍遥尽力一试,就要奋发图强。而且身为师叔祖,最后名次太落后,也不好看。所有弟子都忙忙碌碌地练习着,长老们则站在高台上,看着这群英姿勃发颇为精神的弟子,心中总是满意的,他们全是三族的未来。农逍遥也带着司缪和叶蓁到了另外一边。三人坐在阁楼窗边,吃吃喝喝,极为自在。没过多久,整个山脉突然传来一声十分响亮的钟声。“怎么回事?”叶蓁蹙眉,不明白神农一脉的钟声代表什么。“有外人在山外叫门”农逍遥还是悠然自得的模样。神农一脉是医道家族,时常有人会来求医治病,这钟声就是预示。“已经好多年没人到神农族地来叫门了,走,咱们去凑凑热闹!”说着,农逍遥身影一闪,就消失在阁楼上。叶蓁看向司缪,他不紧不慢地喝完手中的茶,揽住叶蓁纤细的腰,眨眼间便出现在农逍遥身边,空间法则,用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三人刚刚站好位置,农天就带着几个长老打开了大门。不论他们是否想医治对方,总要见一见。会知道神农山的,若不是俗世中最顶尖的权贵,就是同道中人。随着大门打开,叶蓁也看到了门外的人,眸中掠过一抹诧异。司缪也眯了眯眸子,这些人他也见过。“你们怎么了?这群外国佬你们认识?”农逍遥抓着一个桃子,咔嚓咔嚓地吃的满口生津。没错,大门外是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看他们统一的穿着和衣服上刺绣的家族徽章,就知道这是一个权利性质的家族。“有过一面之缘”叶蓁颔首,这群人她的确见过。在妲己古墓时,曾遇到过吸血鬼,他的名字叫雷赫,博古勒,y国的子爵,而神农族地外,就是当初雷赫带领的一众下属,当然,也有陌生面孔。司缪当时还是银蛇模样,不过对这群人也有印象。修者精神力超强,在记忆方面基本属于过目不忘的状态。那时的雷赫需要妲己尸身的心头血,他会知道妲己墓地,也是族中巫师占卜出的,不过此人性情有些鲁莽,被狐妖咬了。眼下这群人到来,若无意外,应该就是为了雷赫。很快,农天和他们的对话就证实了叶蓁的猜测。“你们是何人,为何到我神农族地!”农天面色严肃,神农族地隐秘,怎么会有外族知道?“阁下,我们是y国博古勒家族的人,此次前来,是巫师占卜,说少主要想活命,必须来此,对于我们的无礼,还请见谅”众多下属单膝跪地,将手臂横在胸前,态度极为恭敬。领头的一个看上去地位极高的人,他虽然没有跪地,却也弯着腰。他们知道华国人对他们这些外族极为排斥,如今必须把自己摆在一个极其低下的状态,才可能得到对方的帮助。“博古勒家族?”农天皱眉,对于国外的吸血鬼家族,他的确听说过。神农一脉可以化解吸血鬼一族的摄魂之术,自然对其了解些。而博古勒家族就是最为出名的占卜吸血鬼,他们在诸多吸血鬼家族中的地位非常超然,几乎相当于华夏修者中的玄机一脉。“你们少主出了什么问题”想了想,农天问道。虽然华国排外,但这种占卜家族,若是能交好则交好。“阁下,是这样,少主生来便极为虚弱,再极品的血液都缓解不了他逐渐枯竭的身体,之后莫名中了尸毒,自此一病不起,让我族大感头痛!”领头的长老上前,恭恭敬敬地将雷赫的症状说了出来。此地就是巫师所说的,华国最厉害的治病家族。“生来虚弱?”农天皱眉,生来虚弱的原因有很多,没看到这位少主,他也没办法下定论。“脉主,我们不应该给他们医治”文心长老上前,凑在农天耳边小声地说着。外族善变,且不说他们看不到病人,无法对症下药,哪怕看到了,治不好又当如何?他们根本不了解博古勒家族的性情,届时怕又是一桩难事。农天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脸上神色莫辨。“阁下,求阁下出手救救我们少主,我博古勒家族必有重谢!”那长老看农天面色犹豫,遂不顾身份地跪地磕头了。血族生产很难,他们博古勒王族更是只有雷赫这么一根独苗。“若要医治,也要看到病人才能对症下药”农天不好直接拒绝,不禁拐着弯地说道。你们这连病人都没有,基本的望闻问切我也使不出来,没办法医治。“这阁下莫怪,并非我们有意刁难,只是巫师说少主气息微弱,只能待在本族,不得移动半分!”那博古勒长老声音有些苦涩地说道。若是可以带雷赫来,他必然会带着,这样可以更直接更快的医治,可是,若没有博古勒家族的法宝吊着命,只怕雷赫也等不到这会儿。“实在抱歉,我三族正在举办会武,没时间到贵族去”农天听懂了他的画外音,不禁摇了摇头。他身为脉主自然不可能离开族地到国外给别人治病,若是派遣小辈去就更不行了,一旦医治不好,对方将人扣下,那该如何?“求阁下救救我们少主”领头的长老实在没办法了,语气满是乞求。若他请不到这个家族的人,回去雷赫就会死。“看来我神农一脉果然是鼎鼎大名,外国佬都找过来了!”农逍遥有些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地说道,说话间颇有些得意。“的确有名”叶蓁颔首,神农氏,那是上古时期的神祇,自然名气很大。“你们认识这群外国佬,关系不怎么样吧?”农逍遥眼珠子转了转,问道。若是两者关系不错,他就让农天改变主意。司缪和叶蓁,两人皆是不凡,必须交好,以后对神农一脉也有好处。“只是一面之缘,他们口中的少主我们也见过”叶蓁摇了摇头,只是没想到被狐妖咬到,雷赫居然会有性命之忧。闻言,农逍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们先起来,的确不是我们不愿救,而是我族中有要事!”农天看到他们的模样,感到有些头痛,早知道就不该出来见他们。“阁下,华夏素来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不能见死不救啊!”博古勒长老话落,身后众多下属都面露悲痛,他们跟随雷赫已久,感情自然不同于旁人,若雷赫身死,他们恐怕也不会独活。“这请恕我实在无能为力”农天能当上脉主,自然有自己的理智。他明白,倘若答应下来,那他就应该派族人前往y国,不论谁去,结果都不会太好,而且吸血鬼体质和人类不同,他们从未医治过。“诸位还请尽快离开吧,或许还能找到别的解决之法,我神农一脉向来医治的都是人类,吸血鬼一族血脉偏冷,毫无脉搏,我们也的确无法医治”文心长老上前,语气也极为恳切。他们如此,实在是在为难神农一脉。话落,所有博古勒家族的人都面色极其难看。若就这么回去,雷赫怎么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