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三章 修罗宗,骚包翎冥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感谢各位师兄提醒,不过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叶蓁起身拍了拍手,脸上满是清清淡淡的神色,她好似并不惧怕窟蓝的身份,或者说根本不在意会不会受到报复,整个人淡然到宁静。周围人面面相觑,看向叶蓁时多了一丝钦佩之意。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嘲笑,毕竟窟长老不同于别的长老,乃是执法堂的掌权者,操控着所有弟子的身家性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窟蓝面色极为难看,他明白定身符的效果。整整一天,也就说,他要被定到今天的深夜。今日,真是他窟蓝这辈子最丢人的一天,不过是想采些种子研究研究是如何高产的,没想到就落得这般田地,诶,人算不如天算。周围凑热闹的换了一批又一批,毕竟窟蓝的身份众所周知。叶蓁这个刚刚入门的小师妹一时间更出名了,被戏称为“闲不住师妹”。刚入门就高调地成了灵植地第一人,随即又对窟蓝师兄出手,好似从没有一刻能停歇下来似的,可不是闲不住师妹嘛。叶蓁一直待在灵地看着自己的灵米和灵菜,不看窟蓝一眼。烈日当空,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了。叶蓁长睫微垂,遮住了眼中的神色。为首的是个一身长老服饰,满脸严肃的中年男人,他身后跟着执法队的弟子。“蓝儿!”看到他,所有弟子作鸟兽散,不敢再停留,生怕被记恨上。一时间,灵地边只剩下叶蓁,窟蓝,中年男人和执法队。中年男人看着窟蓝干裂的唇瓣,汗流直下的额头,狼狈不堪的衣着,心疼不已,手一挥,窟蓝便如破布般跌倒在灵地旁。中年男人身后的执法队很有眼色,赶忙上前将其搀扶起来。“想必这位就是窟长老,身为执法队大长老,是要徇私枉法?”叶蓁后退几步,清透的眸子直视窟长老,丝毫不见惧色。她身形太低,若距离近了就需要仰望对方,而她不喜欢仰望任何人。“哼,你倒是好大的胆子!”窟长老冷笑一声,周身修为涌动,强大的威压爆射向叶蓁。霎时,身体千斤沉重。白皙如玉的额上落下细密的汗水,骨头都发出了脆响,窟长老是金丹修者,远远高于练气期,叶蓁此刻承受的远远超过他人的想象。她明白,这个老家伙是想让她服软。可惜,她叶蓁什么都软,就是骨头不软,尊严不软!小小的身影,站在灵地中,脊背汗如雨下,却依旧站得笔直!叶蓁看着窟长老,眸子宛如布满星光的子夜、又似是染了月光的墨玉、光华流转而又沉静如渊、那样清幽的眼神似要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一般。这一刻,窟长老竟莫名觉得有些心虚。“好了父亲!不是她的错,放了她吧!”窟蓝深深看了叶蓁一眼,说道。对于这个师妹,他总觉得看不透。“哼,真是好一副硬骨头!”一句话,不知是夸还是讽。窟长老收回威压,转身带着窟蓝走了,背影匆匆,好似后面有鬼在追。刚刚窟蓝的话,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否则堂堂金丹长老的威压居然还镇不住一个还不知到达练气期没有的弟子,说出去都是莫大的笑话。叶蓁没有动,眸子深邃地看着众人离开的背影。因为她弱小,所以才被欺压;因为她弱小,才会如此艰难;因为她弱小,才要打落牙齿活血吞。叶蓁垂在身侧的手捏成小小的拳头,这不是她应该过得生活,绝不是。这次窟蓝之事传的沸沸扬扬,叶蓁所到之处,总能迎来一阵注目礼。没办法,谁都知道叶蓁在窟长老的威压下挺住了,骨头硬的和金刚石一样,不管怎么样,心底对叶蓁还是高看一眼的。让众人奇怪的是,自此叶蓁身后多了一条尾巴,窟蓝。他不但没有因为那件事情恨上叶蓁,反而还鞍前马后地跟着。“师妹?你不饿吗?我请你吃好吃的!”“师妹,你渴不渴?我从内门带来了灵果!”“师妹要去灵地?要不要师兄帮你打水?”“”师兄弟们每每看到窟蓝谄媚的样子,都在心中唾弃一句:“贱骨头!”而叶蓁则采取三不政策:不问,不答,不理。她是真正将窟蓝当成了透明人,整个人漠然到极点。半个月后,灵地又迎来了一次高产,叶蓁又入账一千个积分。还是有不少人想来偷师,可惜完全不知道叶蓁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当初抢走叶蓁两块灵地的师姐脸很黑,没办法,她们种植出来的灵米和灵菜,居然连规定产量都没有达到,这个月没有进账不说,好倒贴出去不少。叶蓁此刻正坐在后山,秘密山洞。她扒着灵米饭,吃着一盘香味四溢的菜,旁边还有一锅野鸡菌汤。鸡并非妖兽,肉中没有灵气,但蘑菇却是灵植,首先翻炒一番,会散发出浓郁的香气,旋即加入水,加入香料,熬煮一个时辰,浓香橙黄的鸡汤就好了。这段时间,她制作灵食的手艺强了不少,灵食中蕴含的灵气也越来越强。饭毕,来上一碗鸡汤,浓郁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山洞。煮好的鸡肉柔嫩鲜滑,汤汁入口,鲜美的令人咂舌,有股撼人心神的味道。叶蓁连着喝了两碗,没想到,丹田处突然有股暖流开始冲撞。她神色微凛,墨瞳中染上喜色。两手翻转,在空中划出玄妙的弧度,以将体内的暖流引导,叶蓁双眸微闭,引导着暖流来到一处屏障,这就是练气期和筑基期的屏障!一次又一次冲刷着,终于,屏障噼里啪啦地碎裂开来。霎时,天地间的灵气蜂拥而至,忙不迭地窜入叶蓁身体之中。天地馈赠,直接进入筑基二层!筑基期修为,可以直接进入内门,不过叶蓁还是喜欢外门这种无人管束的杂役弟子生活,总好过成日在内门中被长老督促着修炼习武。回到灵地照顾一会刚刚种上的灵米和灵菜,叶蓁回到了住处。“师妹,听说你又得了一千个积分?真是厉害”看到她,英师姐又语气酸溜溜地说道。如今叶蓁在外门弟子中怎么也算一个小富婆了,而且听说她还和灵厨楼的古格师兄攀上了关系,如此一来,算是有权又有钱。更别提身后还总是跟着一个执法堂长老的儿子,窟蓝。英师姐脸上既是羡慕又是嫉妒,难道这就是个人有个人的机缘?离开了木南儿,叶蓁照样混得风生水起。哪像她,待在天元门外门已经十年了,可惜,一直碌碌无为,积分倒是积攒了一些,但就她五灵根的资质,终其一生都跃不过筑基期,不会有大作为。叶蓁没理会英师姐,对于这个师姐的个性她也了解一些。你越是与她搭话,她就越是凑上来,倒不如不给她这个脸面。“师妹,我这有一个消息,你想不想知道?”英师姐没话找话地说道,她如今也看出来了,叶蓁是个机缘深厚的人。这样人应天地而生,是天道宠儿,她心中再嫉妒,也要交好。“感谢师姐好意,我不想知道”叶蓁摇了摇头,脸色淡漠。明明才五岁,但看上去却比成年女子还要有想法。“师妹别这么冷淡嘛,好吧,师姐也不卖关子了,听听吧?”英师姐脸上的笑容一僵,旋即又笑着说道。她要说的消息虽然已经不算是秘密,但就叶蓁这种两点一线的生活,绝对还没有听闻,此刻她说给她,也算是示好的一种方式。叶蓁抿唇,回眸看她。实在是烦躁,若是不听,怕她会嘀咕一晚上。“是这样的师妹,你也知道我们天元门只是岭南镇一个三品宗门吧?而这周边,仅有一个一品宗门,名唤‘修罗宗’!此次修罗宗发帖,广邀岭南镇周边宗门的出色女弟子前去,说是要为修罗宗下任宗主选择双修道侣!”英师姐面色潮红地说着,眼神中满是希冀。“哦”叶蓁了然的颔首,难怪近来天元门中的女弟子都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修罗宗她也知道,听说其门中有一位太上长老,修为已近渡劫,对于整个饕餮大陆来说,都是惊世大能,不过此太上长老已经很久不过问修罗宗的事了。“天啊,师妹,你是不是没听懂我的话?是修罗宗下任宗主选道侣!”英师姐不可思议地看着叶蓁,没想到她居然如此淡然。虽然叶蓁此刻年纪还小,但对于修者而言,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不过眨眼。“我听到了”叶蓁语气冷淡极了,说完就转身回了床榻。她要休息了,明天还要到灵地去。“师妹!你肯定不知道修罗宗下任宗主是谁!那是大名鼎鼎的翎冥师兄!他七岁筑基,十五岁金丹,如今不过二十三岁,已经元婴巅峰了!如此惊世奇才要选择双修道侣,你居然如此冷漠?你可知道,一旦被修罗宗选中,不仅自己的宗门此后能再昌盛千年,自身能得到的资源都数之不尽,用之不竭!”英师姐语气格外激动,恨不得将叶蓁摇醒。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机会,居然如此淡然?英师姐此刻看向叶蓁的表情已经不是嫉妒,而像是看怪胎一样。“那又如何,他会选中五灵根的杂役弟子吗?”叶蓁闭着眸,毫不客气地给了英师姐一记当头棒喝。果然,她说完,英师姐沉默了半晌,不再理会叶蓁。叶蓁说的没错,如此人物,怎么可能选择五灵根的杂役弟子?在饕餮大陆,父母资质越高,生出的孩子资质就越高,只是修为越强,也越难孕育孩子,这是天道规则制约,没有人能打破。如木南儿这种身为双灵根,父母却是凡人的,极少。且不说翎冥是否愿意找个五灵根的妻子,哪怕愿意,修罗宗宗主长老们也不会同意,那等于浪费了翎冥如此逆天的资质。据说翎冥是雷属性天灵根,不许惧怕雷劫,真正的天道宠儿。他的未来道侣,不说天灵根,双灵根却是必须的。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修罗宗翎冥要选双修道侣的消息就传遍了,每个人都在议论。叶蓁两耳不闻窗外事,默默地照顾自己的灵米和灵菜。“师妹,师妹?此次师门决定,凡是长相不错的女弟子,都要去!”窟蓝又凑到叶蓁身边,语气有些低沉地说道。虽然修道之人相貌都不算太差,但总有高低之分。都说皮囊终究会成为枯骨,但最起码此刻看着是赏心悦目的。天元门是三品宗门,自然是牟足了劲想要攀上修罗宗。此次,除了双灵根之上的女弟子外,双灵根之下,凡是容貌绝艳的,都要一同前往修罗宗,这是在碰运气,人多了,机会自然也多。若天赋差,容貌好被选中,即便不成为道侣,也能成为侍妾,何乐而不为。最重要的是,谁都知道修罗宗翎冥只喜欢貌美的女子。听到这个消息,不少女弟子都欢欣雀跃了。别说是成为侍妾,哪怕是炉鼎,只要对方是翎冥,她们就愿意。叶蓁眯了眯眸子,她听懂了窟蓝的弦外之音。她此刻虽然年纪还小,但未来长开后的绝色姿容已经初见端倪。她的容貌不属于仙门中的清丽脱俗,反而是那种妖艳之美,可这种妖艳,配合着她周身清冽宁静的气息,竟没有半分违和,反而格外吸引人。叶蓁之貌,别说是在外门,就算是内门中,都属上上。“师妹?”窟蓝看着叶蓁,轻声喊道。他苦笑一声,想必这个年纪还小的师妹并不懂这些东西。叶蓁没有理他,有些事,躲是躲不过的。但就她这平板身材,若翎冥能看得上,她才要惊讶。修罗宗作为岭南镇周边第一大宗,其中灵植香料数不胜数,最主要的是,修罗宗有一位五品灵厨,听说他做出来的东西其香气能形成异象!世间,凡是能形成异象的东西,都非凡品。很快,一同前往修罗宗的女弟子名单便出来了。叶蓁毫无疑问,榜上有名,不止是她,连小兰花都入选了,不过现在的小兰花已经不叫小兰花了,她给自己起了一个典雅的名字,淑兰。除了她们,最受人关注的就是木南儿。近来在天元门,木南儿可谓风头无量。她虽然年纪不大,但进宗已经一个半月了,从没有修为到如今的练气期五层,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她极有可能超越七岁筑基的翎冥!当然,没人知道,叶蓁才五岁,却已经是筑基二层的修者了。天元门前往修罗宗需要两天的路程,代步工具五花八门。如叶蓁这种杂役弟子,就是乘坐灵舟,稍微高级一点的内门弟子,有的御剑飞行,有的使用着自己的飞行灵器,总之是怎么拉风怎么来。叶蓁也见到了木南儿,不得不说,她像是变了一个人。曾经那个绑着两个小揪揪,脸蛋圆圆的小姑娘,变得庄重了不少,她瘦了,小脸没有了以往肉嘟嘟的可爱感,清丽了,也漂亮了。她乘坐的是飞行灵兽,紫炎飞鹏。紫炎飞鹏的修为相当于筑基巅峰修者,对于练气期五层的木南儿来说,不可谓不奢侈,也由此可见她在天元门内有多么受宠。“呵呵,怎么,看着是不是很羡慕?”小兰花哦不,应该是淑兰,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小凳子上的叶蓁,问道。她依旧是浓妆艳抹的样子,问话时,脸上笑意带着些讥讽。叶蓁没有理会她,从身侧的口袋里取出一本书。她静坐着,一袭青色的杂役弟子服饰,长发飘飘,低垂着小脸,时而翻阅着手中的古籍,从淑兰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翩飞如羽翼的修长睫毛。眉目如画,整个人看上去清新婉约如空谷幽兰,沉静恬淡如画中之人。淑兰脸上闪过一抹嫉恨,自顾自地说道:“起初来到宗门时以为你们有多好,如今木南儿已经成了师叔,而你呢,不过是个区区杂役弟子,比我都不如!看到她脚下的紫炎飞鹏了吧?那是掌门亲自出手为她抓捕的,费了不少功夫,你就是个被朋友抛弃的可怜虫罢了!”她最见不得叶蓁这种宁静而淡然的模样,好似世间没有任何事能引起她的注意。不过是个杂役弟子,摆出这样一副模样给谁看?这么想着,淑兰上前,想要夺过叶蓁手中的古籍,叶蓁越是如此,她就越是想打破她周身的宁静,那种不问世事的宁静,着实令人嫉妒!所有人都在污浊的尘世中摸爬滚打,凭什么她就能超脱这一切?叶蓁轻轻一闪,就躲过了淑兰的动作。她抬眸,清澈恍若琉璃的眸子仿佛带了魔力,照亮淑兰心底的一切黑暗。在这样的目光下,淑兰面色一滞,狼狈地离开了。周围没了嗡嗡嗡的苍蝇,叶蓁继续翻阅起手中的古籍。她看的是灵厨志,大多数修者都想成为灵厨,这种书很多。这种浅显的书籍对于真正的灵厨来说,只会让他们嗤之以鼻,但叶蓁不这么觉得,书中一些香料和食材的搭配,调制,认真捉摸还是有些道理的。每一道菜中使用哪一种香料,分量多少,都有所记载。多看一看,对香料分量的放置,可以更加精准。这两日在灵舟上,吃的干粮是灵厨学徒制作的肉干和菜包子。这种干肉乃是使用一阶妖兽铁脊牛的肉制成,叶蓁吃了两口,入口干皱,咸味太浓厚,腥味也没有处理好,总之差强人意。至于菜包子,则使用的一品灵植季叶草,馅料没有剁碎,吃起来很难嚼。叶蓁抿唇,如今这样的条件,她也没办法开小灶。灵厨学徒制作的是半成品灵食,蕴含灵气很稀薄,几乎没有。除了叶蓁,所有人都精力旺盛。此次前往修罗宗的,绝大多数是女弟子,想着即将要见到岭南镇第一公子翎冥,胸腔里的心脏扑腾扑腾直跳。两日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修罗宗已经近在咫尺了。和天元门相比,身为一品宗门的修罗宗占地极广,云雾缭绕,灵兽飞腾,不过修罗宗上方是浓郁的凶煞之气,看上去极为锋锐。修罗宗弟子修炼的功法是修罗决,体内灵气都充满凶煞。也因此,修罗宗没有女弟子,全是男弟子,毕竟女弟子不适合修炼修罗决。天元门掌门带着众弟子靠近修罗宗大门,门口已经有长老在迎接了。不过,事情总是不会那么顺利。“哟,这不是天元门吗?区区三品宗门,还想着入了修罗宗的眼?”一道妖娆妩媚的声音响起,言语间满是鄙夷。说话的是一位红衣美妇,妆容魅惑,轻纱遮身,宛如红尘中的妓子。最吸睛的却是美妇身后的众多年轻女子,肥环燕瘦,丰胸翘臀,雪白的肌肤刺得人眼花,相貌皆是不俗,站在一起,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这般景象,引得天元门男弟子们偷偷摸摸地观看,大饱眼福。“哼,原来是合欢派的妖妇”天元掌门冷哼一声,很不客气地喊了一声。合欢派也是岭南镇周围的宗门,比天元门好些,是二品宗门。只不过,合欢派修炼的功法是双修之术,为正道人士不耻,但她们却也从不害人,所以处于正道和魔道之间,十分尴尬。“咯咯咯妖妇啊?这个称呼奴家倒是很喜欢!”红衣美妇并不介意天元掌门侮辱性质的词语,反而厚着脸皮说道。“你!简直不知羞耻!”天元掌门老脸一红,气的挥了挥衣袖。“不知羞耻?哪里,奴家知羞啊!”红衣美妇说话时,半垂着眼帘,脸上生出一团红晕。一些修为浅薄的弟子,脸色泛红,周身气息隐隐有些不稳。合欢派除了双修之术,女子都修魅术,红衣美妇修为高深,举手投足间不必刻意,散发出的魅惑之力对年轻弟子的影响就很大。天元掌门面色铁青的挥了挥手,弟子们脑海清明后,皆有些羞愧地垂头。“我三品宗门没资格,难道你以为就凭你身后这些残花败柳可以?”天元掌门最是看不惯如此风尘的女人,冷声讥讽。合欢派要想增长修为,除了双修,别无他法。“残花败柳又如何,我合欢派精通床榻之术,谁不想和我派女子共赴巫山?若少宗主选中我派女子,必然享受不尽!哼!”红衣美妇说完,就摇曳生姿地前往修罗宗大门了。跟在她身后的年轻女弟子轻笑着,路过天元门男弟子时,时而露出纤细的双腿,时而露出光洁白皙的雪肩,丝毫没有女子该有的矜持。天元掌门避开眼,脸上神色极为难看。在合欢派和天元门明里暗里交锋时,叶蓁一直将目光放在石门上方,“修罗宗”三个大字上,一笔一划都散发着浓郁的凶煞之气。这修罗宗,倒是个喜欢杀伐的门派。起先两宗对垒时,修罗宗的长老们就看着,没有上前劝说。此次所有宗门都是竞争对手,有些争锋是必须的。进入修罗宗,随处可见凛然之意。“这是你们天元门居住之地,若有不周之处,请见谅”一位修罗宗长老把天元门一众人领到地方,客气了一句转身便走。天元掌门虽然觉得受到了怠慢,但也只能忍下这口气,谁让人家是一品宗门,而他们只是三品宗门,这是实力上的压制。“好了,都下去吧”天元掌门疲惫地挥了挥手,两天的紧赶慢赶,如今还这待遇,难免不快。叶蓁被安排在最偏远也是地方最差的房间,没办法,谁让此次出行的人中,就她天赋最差,修为最低,住在这里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叶蓁对此处却极为满意,幽静,又是单独的居所。在来修罗宗之前,所有女弟子都要上报自己的修为。叶蓁明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更何况她对做别人侍妾可半点兴趣也无,故而上报自己练气期一层,就这样,还引来了不少关注目光。五灵根能在一个半月引灵入体,已经算是天大的机缘了。修罗宗处处是危机,不允许别族弟子随意闲逛。叶蓁就安静在住处待了两日,她在天元门没朋友,自然也不会有人找她。终于,为翎冥选择道侣的大会到了。这一日,所有女弟子都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尽力展现出自己绝色的脸蛋或者柔软的体态,宛如选美,不过也正常,这是改变命运的一天。叶蓁依旧是一身青色的杂役弟子服饰,和平日没有半分不同。就她这身板,穿再好看的衣服也没用,然而就是这样敷衍的态度,毫不出彩的服饰,却在一众莺莺燕燕中变得极为显眼!若眼神能杀人,恐怕叶蓁已经死了成千上百次了。每个女弟子心中都叫苦不迭,暗自后悔,早知就应该穿的素淡一些。叶蓁蹙眉,心中同样不喜,她在想要不要回去换上一套鲜艳的衣服。倏然,她接收到一道复杂的目光。抬眸望去,就对上了木南儿的视线。今日的木南儿一袭紫衣,算不上艳丽,但气质不错,即便年纪不大,但在一众女弟子中也算是佼佼者,可见是下了功夫了。看着木南儿目光中的神色,叶蓁漠然,垂下眼,将自己藏在了最后。对于叶蓁的识相,女弟子们皆松了口气,纷纷你推我搡地将其挡住。叶蓁勾着唇,正合她意。岭南镇附近的宗门十多个,各自在大殿前的空地上占据一块地方。今日不同于以往比武时的冰冷,到处是柔和的女儿香,极为壮观。叶蓁在天元门最后,她个子矮小,直接席地而坐,掏出灵厨志津津有味地翻阅起来,如此没心没肺的态度让人忍俊不禁。没人能看到天元门最后,坐着一个开小差的女弟子。“感谢诸位远道而来,今日,主要是为我的徒儿翎冥,选择一位双修道侣,至于标准,呵呵,由我那徒儿决定,老夫也不甚清楚”修罗宗的掌门是个身形彪壮的老头,说话时,还伸手摸一摸花白的胡须。“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了,翎冥,还不出来见客?”修罗掌门冲着天空喊了一句,语气有些无奈。自己这个弟子啊,古灵精怪,想法很多,让人猜不透半分。所有女弟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半空,不知翎冥会以怎样的方式登场。倏然,天空中飘荡起五颜六色的冰凌花,花瓣层层叠叠,浅蓝的色泽极为漂亮,女弟子们欢呼出声,这冰凌花是修罗宗独有的灵花。叶蓁正看得入神,就发现书页上落了一朵花,挡住了字迹。她挑眉,抬头看了一眼,又垂眸,默默把冰凌花丢到一边,继续看。伴随着冰凌花,一个男人从天而降,他黑发飘扬,五官妖艳,眼角上扬,妩媚的眼型看去有种极美的风情,薄唇微扬,整个人美得不可方物。他穿着鹅黄镶金边的袍子,一身潇洒,风流韵致。“啊!是翎冥师兄,真的是翎冥师兄!他好帅啊!”“是啊,翎冥师兄生得真好看,比女子都要美上几分!”“这样的相貌,光是看着,都让人垂涎”“”女弟子们如疯了般,在人群中议论着,语气激动。听到“好看”二字,叶蓁脑海中倏然闪过梦中银发男人的背影,虽然没看到他的容貌,但她知道,他必然是极其好看的。这般想着,叶蓁就抬眸看向翎冥。只是一眼,她就知道不是这个人。区别并非是银发,而是气质。翎冥美则美矣,但太过骚包,好似周身就应该花团锦簇一般。而梦中的背影,清冷孤傲,他站在那里,天地都在他脚下,他的美不在容貌,而是气质,清华潋滟,仿佛对什么都不在乎,却又仿佛守护所有的神祇。想着想着,叶蓁就失了神。总觉得背影的主人对她很重要,很重要。翎冥落地,随手取出一把折扇,潇洒地挡在自己面前,只露出一双眼。“诸位师妹,见到你们,爷真是开心”翎冥笑着眨了眨眼,霎时,下首的女弟子们纷纷尖叫出声。这种场面,和华夏明星出游没什么不同。他的性格并不像本土修者那般古板正经,却意外的吸引人。“翎冥师兄!若要成为你的双修道侣,是什么样的条件标准?!”人群中有人说话了,她们迫不及待想知道翎冥的择偶标准。“呵呵,这个嘛,我翎冥素来喜欢怜香惜玉,但要成为爷的道侣首先一点自然是要长得比爷美,否则无尽的岁月中,岂不是太过无趣?长得漂亮,是美的享受,往后,爷日日看着,心情也愉悦不是?”翎冥说着,手腕一翻,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镜子。他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露出满意的笑,他果然就是这般天姿国色。然而听到翎冥的话,下首不少女弟子都白了脸。翎冥之美瞬间就刷掉了百分之八十的女弟子,谁敢与之争锋?“好了!像什么样子!”修罗掌门抚了抚额头,显然对自己这个弟子实在没办法。“呵呵,这就是第一个条件,接下来就是做饭,来吧,就在这中央,凡是觉得比爷美的,都可以到此处做顿饭菜,既然是过日子,那若做的饭菜不合爷的口味,娶来也无用,师妹们就大展身手吧,爷等着吃!”翎冥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说完就自顾自坐下,顺带着翘起了二郎腿。自然有修罗宗的人抬着厨具摆上,一眼看去,颇为壮观。若是旁人挑选道侣,最看重的即是天赋,翎冥的要求却是难倒了不少女弟子,除了灵厨,平日里谁会没事去做饭菜?一时间,除了个别女灵厨或灵厨学徒面露喜色,众多女弟子脸色都很难看。“少宗主这一点是否有些”天元掌门回头看了看面色灰白的弟子们,上前一步,意有所指地说道。他们宗门中的灵厨皆是男人,如此一来,岂不是半点机会都没了?天元掌门话音刚落,就有不少人上前附议。这的确是为难人,灵厨本就少,更何况是女灵厨了。先是看美貌,这也就不说了,但看厨艺,这岂不是太过儿戏了?“怎么,是爷选道侣,又不是你们选,不乐意离开便是”翎冥挑眉,语气有些不耐和冰冷。真以为他翎冥脾气好不成?就算脾气好,那也是对待美人,这些老头子,非要上赶着自找没趣。他话音刚落,各个掌门就面色微僵地退了回去。翎冥所言不无道理,是他选妻,要求自然是他提。“爷可没那么多耐性”看着半晌都没人上去做饭菜,翎冥语气有些不好地说道。话落,众多女弟子都蜂拥而上,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长得比翎冥好看了。“师傅,怎么办?”木南儿抬头看看天元掌门,小脸上满是忧虑。她才五岁,从来没碰过厨具和食材,怎么可能脱颖而出?“眼下也没好办法,你去吧,翎冥此人素来不按常理出牌,说不准你就合了他的眼缘,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谁都说不清!”天元掌门咬牙说道。翎冥的确阴晴不定,最后谁能成为他的道侣,还是未知数。听他这么说,木南儿脸色变换,还是硬着头皮上去了。只要能攀上修罗宗,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在天元门这么久,她已经享受到资源和天赋的好处,师傅说了,若是能和翎冥结为道侣,其好处更是数不胜数,未来成就化神都非难事!等场上所有厨具食材火炉都被人占领,余下的女弟子才叫苦不迭。翎冥给自己打着扇子,妩媚的眸子看向下首女弟子时,极度嫌弃。他起身,走向正冥思苦想如何做饭菜的女弟子们旁边。“你,不用做了,长得如此丑陋,做了爷也不想吃!”他用扇子指着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弟子,嘴巴极毒地说道,不留半分颜面。闻言,那女弟子脸色煞白,手中的食材掉到地上,感受到周围竞争者们讥讽嘲笑的目光,捂着嘴哭着跑走了。“还有你,笑什么笑,你和她一样丑,还有脸笑,滚滚滚!”“什么?就你这姿容还敢自诩比爷美?”翎冥就穿插在女弟子中,时而毒舌地说上几句。虽然此刻场上已经有了空位,但余下的女弟子却不敢再上。大庭广众之下,被翎冥说长得丑,这种结果不是谁都能承受的。“哼”翎冥轻哼一声,视线流转间,竟映入一个人的身影。此刻天元门弟子都疏散了,隐隐露出盘坐在最后方的青衣。翎冥挑眉,脸上神色似笑非笑。在这种场合,居然会有人如此敷衍不将此事放在眼中?他倒要看看,此人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