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四章 一不小心又高调了,缥缈神宗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翎冥迈着步子向天元门所在的方向走去,面色有些诡异莫测。原本正谨慎望着场上弟子们的天元掌门看到翎冥走来,面色微变。“不知不知少宗主所来何事?”天元掌门低着头,生怕翎冥记恨刚刚他开口之事。“让开”翎冥将天元掌门推到一边,向后走去。见他走来,弟子们都散开一条路。叶蓁的身影如一团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然而她却丝毫没有察觉,仔细看着手中的灵厨志,正看到紧要关头。小人儿盘膝坐着,手中翻阅着一本泛黄的古籍,长发微垂落在书页上,小脸极美,唇瓣时而紧抿,时而微张,时而又嘀咕几句什么,整个人宁静而淡然。翎冥拿着扇子的手微顿,妩媚的瞳眸也愣了一瞬。他没想到,如此不将他放在眼中的,居然是个孩子,一个如此特别的孩子。终于,叶蓁后知后觉地感觉有阳光挥洒到书页上。她抬眸,就对上翎冥那张绝色妖艳的脸。叶蓁心中微叹一声,移动光源到了,想低调都低调不起来了。“有什么事?”合上手中的书,叶蓁起身,后退几步,看向翎冥。她说过,不论是谁,她都不想仰望,翎冥也是如此。“你在看什么”翎冥合上折扇,本想质问她为何如此散漫的话在嘴边却转换成这五个字。听着翎冥如此柔和的声音,周围剩余的男弟子们面面相觑,再度看向叶蓁时,已经多了些不一样的色彩,那种色彩名叫暧昧。而女弟子则不同,她们恨得牙痒痒,想上前将叶蓁撕裂。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吸引了翎冥的目光!“没什么”叶蓁蹙眉,唇瓣紧抿,她不喜欢这种众所关注的目光。听到她的话,翎冥挑眉。从小到大,从没有人敢驳了他的面子,眼前这小姑娘倒是胆子大,先是懒懒散散地开小差,再是如此敷衍他的问话!这般想着,翎冥眼神突然变得危险起来。他伸手夺过叶蓁手中的古籍,动作粗鲁。叶蓁眯了眯眼,本想动手,但衡量到双方的实力,还是忍了一时之气。这里是翎冥的地盘,小不忍则乱大谋。“灵厨志?你是灵厨?”看到古籍书面上的三个大字,翎冥挑眉,兴致勃勃地问道。他此生有两大喜好,其一是美色,其二是美食。眼前这个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小东西虽然年纪小,但样貌的确不错,若还是灵厨,倒是勉强占了他喜欢的两样,提拔提拔也没问题。“不是”察觉到周围犀利又灼热的目光,叶蓁冷淡地吐出两个字。她是灵厨,但这种场合下自然不会说出来。“不是你看什么灵厨志!”翎冥却是不信,如此有个性的小姑娘,少见。“谁规定不是灵厨就不能看灵厨志?”叶蓁挑眉,眼中已经有了些许不悦之色。打扰了她看书的时间不说,还问东问西,他以为他是谁。“行!那你上去给我做顿饭,做得好有赏,做得差嘛再论,这书,没收”翎冥脸上勾起恶劣的笑,洁白的牙齿晃的人眼花。叶蓁眯了眯眸子,垂在身侧的拳头捏紧,恨不得上去将他的鼻梁打断。“小野猫”看着叶蓁蠢蠢欲动的模样,翎冥脸上的笑更深。说完这三个字后,悠悠然离开了。他就喜欢和这种不安世俗,有自己的想法的人玩耍,不错不错。等翎冥离开,天元门的人就把叶蓁给围住了。“你是杂役弟子?”天元掌门看着叶蓁身上穿着的青色服饰,轻声问道。如今,叶蓁算是入了翎冥的眼,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她都已经不再是个简单地杂役弟子,哪怕是他这个做掌门的,说不准日后都要仰仗她。“是”叶蓁垂眸,遮住了眸子中的神色。有了这么一出,她平静的生活怕是一去不复返了。“既然少宗主说了,那你就去露一手吧”天元掌门认真看了看叶蓁,半晌后,才道。他明白,不管叶蓁做的东西如何,看翎冥的态度她已经算是胜了绝大多数人。叶蓁唇瓣紧抿,她不想去。“这位师妹,你快上去吧!日后飞黄腾达不是难事!”“是啊师妹,我们天元门就靠你了!”“”周围师兄们脸上笑嘻嘻的,说话时语气却很认真。他们虽然在心中感慨,如此漂亮的小师妹以后就要到修罗宗了,但只要能和修罗宗搭上关系,天元门必然能一举成为二品宗门!想着未来资源多多的景象,众人都忍不住催促起来。这么多的女弟子,也唯有一个叶蓁入了翎冥的眼。叶蓁眼神中掠过一抹冰冷,没再多说什么,到中央找了个位置动起手来。想吃她做的东西,可以啊。看到叶蓁,周围正火热制作饭菜的女弟子同仇敌忾般看向她,眼神中满是排斥和恶意,刚刚的一切她们看的清楚,这丫头和翎冥师兄其中,木南儿看向叶蓁的神色最复杂,似冷,似怨,似羡,又似妒。叶蓁充耳不闻,专心致志做着手中的事。“呵呵,小野猫,爪子倒是利得很”上首,慵懒的翎冥笑了笑。“翎儿,你不是真的看上那小丫头了吧?”为老不尊的修罗掌门凑近翎冥,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他怎么从不知道翎冥的口味如此之重,会喜欢幼童?“老头,你管的太宽了”翎冥回头,笑眯眯地说道。闻言,修罗掌门嘴角抽了抽。造孽啊,真是造孽,他怎么会收这么一个不孝之徒!时间流逝,已经有女弟子面色忐忑地端着自己的饭菜上前了。一长串的队伍,看上去颇为壮观。不论别人如何,叶蓁依旧继续着手头的事,脸上神色淡漠。翎冥满意地看了看队伍,做了一番美食点评,当然,若容貌在他看来不算赏心悦目的,直接连饭菜都不吃就被他的毒舌给赶走了。“美人,没想到你的脸是漂亮,手艺却差得要命,回去再练练吧”“呵呵,你这菜是什么做的?丑陋不堪,还好意思拿过来让我看?”“样子是不错,味道极差,走走走”“”翎冥兴趣来时会点评两句,没兴趣时,直接抛出一个眼神。对待相貌漂亮的,翎冥语气还算柔和。排队的女弟子越来越少,有的甚至都不敢上前去,偷偷离开了队伍。终于,轮到了木南儿。“小姑娘,断奶了吗?”看着盘子中黑漆漆的菜,翎冥笑问。话落,所有人都笑出声来。木南儿微愣,没想到翎冥长着一张天使的脸,却有一颗魔鬼的心,霎时,脸色涨得通红,来不及多想,就飞奔离开了。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遭到了冷待遇。晋选下一轮的有两个,皆是脸蛋绝色,气质不凡的天之骄女。其中一个就出自合欢派,名叫夜合欢,这个名字可谓直白又犀利,身材妖娆多姿,在如此多的女弟子中都属佼佼者,也让翎冥多看了几眼。而另外一个也来自二品宗门,名叫柳莺,同样人如其名,除了长得非常有灵气外,还有副如黄莺般动听的嗓子,同样入了翎冥的眼。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两人皆是二品灵厨!灵厨不多见,女灵厨就更少了。夜合欢和柳莺在族中都是宝贝,此次被翎冥同时看中,两人之间自然有一股火药味蔓延而出。就在此时,叶蓁直接端着盘子,大步流星上了高台,越过了排队的众人。她可不是来选美的,也没时间排队。“做好了,我是五灵根,无父无母,小时候是乞丐,在村里讨吃讨喝”把餐盘放在翎冥面前的桌上,叶蓁顺便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她说这番话,为的就是恶心翎冥,像他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绝不会找个她这种背景的人做侍妾,以绝后患。“你慢用”叶蓁说完,就离开了。如此潇洒地样子,让周围人有些发愣。翎冥也愣住了,他低头看向餐盘时,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旋即竟哈哈大笑。只见餐盘之中,由各种食材做成的一幅画,那是一只蝴蝶,五颜六色的亮丽色泽,正停驻在河边,似乎在孤芳自赏般。“有趣”翎冥挑眉,轻启薄唇,呢喃着说道。这小野猫是明里暗里讽刺他,花蝴蝶?想了想,翎冥拿着汤匙舀了一勺,细看之下,蝴蝶身是用灵米制成,翅膀是用灵菜灵花制成,多种色泽搭在一起,不仅不难看,反而让人眼前一亮,而且这道菜味道很香,是那种清清淡淡不染纤尘的香,说不清道不明。将勺中的食物喂到嘴里,并没有意想之中的美味,反而苦涩至极。这种苦,堪比黄连。翎冥脸上笑容微僵,当这么多人的面,却没有吐出来,反而梗着脖子咽了下去,当众将吃食吐出,实在有损他完美的形象。吃了一口,翎冥就不想再吃第二口。本以为这道菜也只是苦涩,却没想到吞咽下去后,咸味尽显,再然后,腹中恍若着火一般,可即便这样,翎冥却觉得自己停滞已久的修为隐隐有些波动。他垂下头,眸色难辨。再看一眼花蝴蝶,嘴角几不可见地抽了抽。本不想再动,但想到自己的修为,翎冥还是满脸笑意地一勺一勺地吃起来。站在下首天元门的地盘,叶蓁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她不能把翎冥得罪死,就让他有苦说不出。这道菜是她突然想到的,和翎冥此人有异曲同工之妙。初看时漂亮,品尝后才知道此物有毒!叶蓁的菜,最后一粒米都没剩下。所有人都震惊了,想不通翎冥这唱得是哪一出。而修罗掌门却是高看了叶蓁一眼,翎冥喜欢美食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他平生品尝过的灵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过近几年,能让他吃的如此干净的食物,十不存一。“好了,后面的不用看了,就这两个,和那只小和那个小丫头!”翎冥不知叶蓁叫什么,指了指身后的夜合欢和柳莺,说道。吃完叶蓁这道“花蝴蝶”,后面的饭菜再好,他怕是都吃不下去了。听到他的决定,还没有献上饭菜的女弟子们心碎了一地,但也知道翎冥的难伺候,不敢出口反驳什么,纷纷掩面哭着离开了。而夜合欢和柳莺对视一眼,眼中皆有些危险的神色。就刚刚的情形看来,那个小丫头对翎冥来说,应该不普通。她们本以为彼此就是对手,可如今却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臭丫头,除了一张脸,她拿什么和她们两人争?天元掌门面色大喜,本来木南儿被排除,他心落了一大截,如今这个突如其来的杂役弟子居然莫名其妙入了翎冥的眼,实在是意外之喜。而站在他身侧,眼圈还有些通红的木南儿脸色震惊。她怎么都没想到,翎冥居然会同意叶蓁进入下一轮!想起刚刚翎冥讥讽她的话,木南儿眼神有些发狠,明明她和叶蓁一样大,为何叶蓁就可以,她就不可以,到底叶蓁比她强在哪里?区区五灵根,族中的杂役弟子,又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连上都没上就被淘汰的淑兰眼神也又羡慕又嫉妒地扫了叶蓁一眼。所有人看向叶蓁神色皆是不一,不过他们心中都清楚,翎冥对这个年纪尚小的丫头是不同的,而且她制作的饭菜,是翎冥唯一吃完的。就连夜合欢和柳莺两位二品灵厨做的灵食,翎冥也只吃了一口!光是这一点不同,就足以众人脑补出很多画面。只是他们都没想到,翎冥好的居然是叶蓁这一口。就在所有人都窃窃私语,满眼嫉妒地看着叶蓁时,她动了。小小的青色身影在花枝招展的成熟女人中颇为显眼,她蹙着眉,娇艳的小脸一片冰冷,她自人群中穿插而过,直接站在了最前方。“我不愿意进入下一轮”叶蓁也知道在这种场合说这句话,是将翎冥的脸面踩在脚下,但如今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若进入下一轮,不管她有没有被翎冥选中,日后都将摆脱不了他,她会成为和翎冥有牵扯的人,这不是她想看到的。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自己应该管束自己,尤其在感情方面。她此次会来修罗宗,一是无法反驳,二是想见识一下那位五品灵厨。至于成为翎冥的道侣,她从来不曾想过。“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翎冥起身,眯了眯眼,妖艳的脸上看不出是不悦还是愤怒。“我”叶蓁刚想说话就被人打断了。“你还不退下!少宗主息怒,是她脑子不清醒,我自会管教她的!”说话的正是天元掌门,此刻的他满脸震怒之色,真是没想到世界上还有如此愚笨之人,竟将如此天大的机缘拒之门外!而场上所有人都看向叶蓁,讥讽,震撼,佩服,种种眼神交织在一起。当然,更多的却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她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居然公然反驳翎冥,是不是不想活了?夜合欢和柳莺也对视一眼,眸中满是幸灾乐祸。本以为会是个大敌,没想到她们还没做什么,她就把自己作死了。“我脑子很清楚,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叶蓁抿唇,声音冰冷中带着丝让人无法忽视的坚决。她自己要怎么做,轮不到别人插手。“为什么?我有哪一点让你看不上眼?”翎冥双手环胸,一步一步靠近叶蓁。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语气有些疑惑,看样子并非生气。“并非能否看上眼的问题,我不想和你扯上半点关系”叶蓁后退几步,冷淡地摊了摊手。要说起来,她也的确看不上眼前这只花蝴蝶,哪怕他天赋再好,长得再好看,背景再强大,可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在她眼中,翎冥和旁人没有任何区别。看到叶蓁后退,翎冥眯了眯眼。他突然蹲下身,和叶蓁平视。“你可知道,只要和我扯上关系,你的五灵根也可以像天灵根一样,没有人再敢嘲笑你,任何事都可以放手去做,不必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翎冥一字一句地说着,这些话,宛如毒药一般,让周围人都呼吸急促起来。听到他的话,叶蓁冷淡的面容上突然扬起一抹璀璨的笑。就在翎冥以为她要改变主意时,叶蓁红唇微动,吐出四个字。“那又如何?”翎冥微愣,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你是你,我是我,你能怎样是你的事”叶蓁无所谓地说道,即便没有天灵根,她的修为也增长迅速,至于嘲笑,有些事,只要她不在意,那些嘲笑就如同跳梁小丑,不足挂齿,至于任何事都可以放手去做,这个世界如此善变,她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还有还有什么?叶蓁恍惚记得她还有相信的人,可却记不得是谁了。“哈哈哈,哈哈哈你叫什么?”就在所有人以为翎冥会勃然大怒时,他突然仰天大笑起来。那笑声极为响亮,穿透了整个修罗宗,仿佛极其开心一般。当他停下笑声后,直视着叶蓁,认真问道。“我不愿意进入下一轮”叶蓁没有说,只是重申了一遍自己的意愿。“好,不进就不进,我偌大的修罗宗,总不可能强迫你一个小孩子!”翎冥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你知道我是小孩子就好”叶蓁冷淡地说完,转身就走。翎冥没有去追,妖艳的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最后的结果,就是夜合欢和柳莺进入下一轮,至于下一轮是什么,叶蓁没有再过问,自然也不甚清楚。接下来的日子,叶蓁就待在自己的客房。平日里,她都房门紧闭,没办法,探测的目光太多。本以为天元掌门会大怒,过来找麻烦,却没想到,一直过了三天,他都没来,叶蓁猜测是翎冥说了些什么,不管怎样,省了些事还算不错。今天,叶蓁的院子里迎来一个不速之客。“阿蓁,你在吗?”听到这个声音,叶蓁挑眉,木南儿。叶蓁想了想,还是打开了门。不管如今怎样,当初木南儿都对她伸出过援助之手。“进来吧”门开了,叶蓁扫视着院子周围灼热的视线,让木南儿进门。她可不想像猴子一样被围观。木南儿垂着头,走进房间后关上门。“什么事?”叶蓁帮木南儿倒了一杯茉莉花茶,茉莉是在天元门换取的,充满成茶水会带着淡淡的香,和些微的苦,算不上顶级灵茶,但叶蓁却喜欢。“阿蓁,我们也好久没好好说说话了”木南儿脸上的笑意有些勉强,她抬头看着叶蓁说道。曾经,面前这个小姑娘穿着邋遢,脸上脏兮兮地看不清五官,如今,她已经蜕变成了最亮眼的一颗星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嗯”叶蓁抿了一口茶,轻轻嗯了一声。事实上,是木南儿遗忘了她,外门弟子不可以轻易到内门去。不过,她不会为了此事去问木南儿,完全没有意义,她也并不在乎。“阿蓁,在天元门你还好吗?师傅看管我极严,所以我一直没时间到外门去,这次看到你真的很高兴,我们以前那么要好,你应该不会生我的气吧?”木南儿双手托着茶杯,脸上的笑意没有半分真心。“不会”叶蓁缓缓摇头,这点小事,不值得她生气。“那就好,那就好”木南儿呢喃着,神色有些恍惚。“你今天来就是说这些?”叶蓁看她,清澈如水的眸仿佛能看到所有的阴暗。听到她的话,木南儿呼吸一滞。“有话直说”叶蓁又开口了,她不喜欢别人如此拐弯抹角。“阿蓁,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和翎冥师兄说说,让我进入下一轮?”木南儿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咬牙说了出来。闻言,叶蓁挑眉。下一轮?难道还没开始?不过这不关她的事。“不好意思,这件事我帮不了你”叶蓁摇了摇头,冷淡地说道。她并不是推脱,而是真的帮不了木南儿。她和翎冥半分交情都没有,凭什么让他同意木南儿?更何况,为了一个木南儿去和对方开口,她不愿意。“为什么?阿蓁,你不是不生气了吗?为什么不愿意帮我?你知道吗,只要能被翎冥师兄看中,我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在短时间内突破筑基,日后好处数不胜数,你放心,只要你帮我,以后我一定会扶持你的!”木南儿激动地站了起来,眼中神色有些疯狂。她全然忘记了几天前的事,叶蓁若愿意,大可以参加下一轮选拔,届时,又何至于让木南儿扶持她?更何况,就木南儿这种发达后忘记朋友的作为,任谁也不会相信。“我的确帮不了你”叶蓁冷眼看着激动的木南儿,依旧摇了摇头。见此,木南儿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坐下。“阿蓁,你是不是不知道修罗宗的实力?若是将这个宗门作为后盾,日后真的什么都不用惧怕,在饕餮大陆横着走都可以,你懂吗?”木南儿眼神真切地看着叶蓁,只当她是不明白修罗宗的真切含义。这一次,叶蓁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木南儿。“你是不是就铁了心不帮我?!”木南儿声音有些发冷,看着叶蓁的神色也不再带有笑容。她不明白为何叶蓁不愿意帮她,难道自己不想嫁给翎冥,就不让别人嫁?她们两人曾经那么好的关系,如今和翎冥说一声,对她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她为何就是不愿意帮她?“不是不帮,是帮不了”叶蓁声音依旧平淡,并不因为木南儿而生气。“我真是看错你了!”木南儿愤然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叶蓁长睫眨动,将木南儿未动的茶水倒掉,又坐到桌边,继续看刚刚看了一半的古籍,来到修罗宗最大的好处就是客房中有很多书籍了。*广袤无垠的虚空之中,到处是星辰。原本庞大的星辰对于整个虚空而言弱小得可怜,细细碎碎的星辰,每一颗都代表一座大陆,它们因当初之事四分五裂,彼此再不相近。偶尔有一颗星辰坠落,则表示大陆毁灭。虚空中,一条银白的生物正畅然遨游在其中。它有着通体银白的巨大鳞片,每一块鳞片之上都绘制着一副亘古般的图案,它头颅上生着一对蜿蜒狰狞的角,两角之间偶有雷光闪烁,照亮其间绯红妖冶的神秘花朵,身躯两侧则有一对硕大的羽翼,伸展开时竟比一颗星辰还大!这陌生生物正是司缪真正的原型,虚无神。虚无神,是上古已经绝迹的超级神兽。之所以被称之为虚无神,是因为此兽不仅是神兽至尊,还可以将一切化为虚无,如此神秘强大的手段,在上古时候被定为真神,唯一拥有神格的妖族。司缪羽翼微动,便已经跃出十万八千里。没多久,一片翠绿中散发着丝丝血色光芒的星辰映入眼帘。饕餮大陆!司缪玉色的眸中掠过一抹戾气。好在他回来的还够及时,若待血色彻底蔓延整颗星辰,大陆便会毁灭。这般想着,司缪就急速向饕餮大陆赶去。这里不仅是他的生存之地,也是叶蓁的生存之地,这里有他们的太多记忆,还有亿万的生灵,无论如何,不容有失!*饕餮大陆。曾经绿意蔓延,灵气深厚的饕餮大陆,如今仿若炼狱一般,大陆荒芜,土地干裂,汹涌的魔气席卷而过,不留半点生机。大陆之上,以缥缈神宗为中心,唯有一多半是净土。一望无际的宗门修建在连绵不绝的死亡之林中,此刻,绿意就在这里。偌大的宗门外一块透明的光罩笼着饕餮大陆一半的疆土,但空气中的魔气依旧逐渐侵蚀着它,光罩上已经多出了许多的裂纹。“没想到人族已经变成了缩头乌龟!”“是啊,这块大陆资源众多,够我们用很长一段时间了!”“哈哈哈,我妖魔一族迟早一统天下,占领所有的大陆!”“”有长相狰狞可怕,巨大无比的妖魔在光罩外叫嚣。光罩内,无数饕餮大陆的修者都面如死灰,他们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旦光罩破碎,就是一场死战,还是一场毫无胜算的死战。“暮湮统帅,我们”光罩内,站在大殿最高处的男人穿着一袭铠甲,金发飞扬,手中长枪散发着凌厉的光,本该是风姿卓越,带着浓浓逼人之势的,可惜此刻,他俊逸的脸上满是疲惫,脸侧深之入骨的疤痕看上去极为惊悚。他抬头看着光罩外的妖魔,眼中恨意恍若能化为实质。身边人望着他,语气有些沉重。“一旦光罩破碎,就是拼死一搏,没人能活,如今,休养生息”暮湮看了一会儿,垂下眼帘。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他早就懂得收敛锋芒,哪怕再恨,也要再等等。“暮湮你说,若是王还在,饕餮大陆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又有人开口了,她看着满目苍夷的半块大陆,眼中有灼热的泪落下,都说妖族无情,不会落泪,可到了此刻,哪里还分得清彼此。听到“王”这个字,暮湮身体微颤,脸上也挂上些了激动之色。“王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暮湮坚定地说道,他始终相信,饕餮大陆之神,不会忘记他的子民。“对,王会回来,会回来的”红鸢收起眼中的泪,又成为那个强悍的女妖。她垂眸看着挤得满满当当的神宗大殿,眼中有些说不清的神色。留在这里的,除了妖族,更多的却是人族。饕餮大陆之难,好在有王留下的守护罩,并没有死多少人。那时,大多数的生灵都逃逸至此,除了另外半边大陆中的资源外,几乎没什么损失,只是,饕餮大陆的疆土缩水了近一半,何其屈辱。他们也想拼死一战,可是,对方妖魔众多,出去无异于送死。“光罩还能坚持多久?”红鸢抬头,声音凝重地问道。“多则一天,少则三个时辰”暮湮神色冷漠,声音中有一股决绝。当初司缪离开时,被临近大陆的妖魔知道,他们当初就是被司缪驱逐的,有他在,自然不敢对饕餮大陆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是没想到,这个饕餮大陆之神居然会撕裂空间离开此地,这对他们妖魔一族来说,是绝好的机会!“诸位,再过不久,我们就要拿起手中的武器,和妖魔对战!”红鸢声音清脆,同样带着满满的决然。“与他们拼死一战!为死去的人报仇!”“没错!妖魔残虐,为我们饕餮大陆报仇!”“要战斗,哪怕只剩下最后一滴血!”“”原本还面如死灰,一片颓然之态的人们都站起身来。他们声音充满了斗志,已经到了最后一刻,退也退不了,那就战吧!对此,妖魔们只是戏谑地笑。蝼蚁罢了,何以言勇?两方对峙,仅仅隔着一处透明的光罩。渐渐地,光罩在魔气侵蚀下裂缝越来越多,如蜘蛛网一般。“就是现在!”暮湮大喝一声,半块大陆中,缥缈神宗的其他几人都似有所感,飞身而起!“噼里啪啦”一声脆响,光罩彻底破碎,在空中泯灭成灰。妖魔们肆意笑着,张狂至极,随手所到之处,修为低微的人族就被捏成肉酱,这是一场血腥的屠戮,更是一场饕餮大陆毁灭之时的血色盛宴。嘶吼声,哭喊声,刀兵相见之声,不绝于耳。和暮湮直接对上的,就是此次实力最强的妖魔魔神。“我以为你会一直躲躲藏藏,不敢见人呢”那魔神长着犄角,面容丑陋,浑身被毛发遮掩,还有一双血色巨眼。他狞笑一声,手中的武器是一柄重锤。暮湮没有开口,手中长枪泛起金色的光泽,霎时,光芒肆意,他如同被笼罩在一片金雾之中,神圣至极,可是这种神圣却又带着决然的杀意。“万枪归宗!”暮湮冷喝一声,枪影如流光般爆射而出,恍若在半空形成千千万万!“来得好!”那丑陋魔神大笑,丝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他目光有些灼热地看着万千金色枪影,这就是他们妖魔一族所没有的,只要彻底侵占了这块大陆,届时,他们妖魔同样可以如此强大!暮湮和丑陋魔神之间的战斗仿佛一个信号,一个无法回头只能死战的信号。红鸢对上的同样也是魔神,戴着硕大的鼻环,同样丑陋不堪。“小美人,待我将你虏了,好好享受一番,嘿嘿”鼻环魔神嘴上流着脏兮兮的涎水,话语间极尽侮辱之能事。“你想死,我便成全你!唳——”红鸢一张漂亮的脸上布满寒霜,她仰天嘶鸣一声,竟然从一个娇弱的小女人化为一只庞大的红色巨鸟,鸟儿羽翼翩飞,尖锐的爪子已经袭向魔神。“哈哈哈,没想到小美人如此野性!”鼻环魔神随手抹去嘴边的涎水,战了上去。这样的场景随处可见,而缥缈神宗剩余的八人,皆对上了一尊魔神。可惜,此次妖魔一族对饕餮大陆抱着势在必得之心,足足二十尊魔神,倾巢尽出,为的就是彻底侵占整片大陆,而饕餮大陆却没有足够的强者与之对战。战斗中,胜负往往取决于最顶端的几人。可惜,有三尊魔神,没人能是对手,他们动手,普通饕餮大陆的修者将再也没有活路,好在他们似乎在看戏,没有着急出手。那是一种极其恶劣的目光,宛如看着猎物垂死挣扎一般。三尊魔神没有动手,场面倒还可以控制。不过倘若他们动手,情况就会处于一边倒的状态。和魔神动手的几人都用余光注意着剩下的三尊魔神,心神紧绷。倏然,他们面色皆是一变!“哈哈哈,热闹看够了,也该活动活动手脚了!”他们对视一眼,神色中满是戏虐。给了他们一些希望,再将其化为绝望,这种感觉应该还不错吧?暮湮手中的攻势越来越强横,他必须尽快结束此番战斗,才有翻盘的可能!“想去救那些渣滓?别做梦了,虽斗不过你,但牵制你还是易事”丑陋魔神冷笑一声,打破了暮湮所想,他不需要动手,只需要躲避即可。能被称为魔神,自然不是愚笨之辈,他们明白眼下情况如何对他们最有利。“啊——救命啊!暮湮统帅,离殇统帅!”“饕餮大陆永存!永存!”凄厉的尖叫声响起,三尊魔神之下,焉有完卵?暮湮眼睛发红,直射向对面的魔神。就因妖魔的贪婪,肆意侵占大陆,他们就要背负这一切。“哼,你们都要死!缥缈神尊已经弃你们而去,这片大陆已是我妖魔一族的囊中之物,你以为有转圜的余地?简直是白日做梦,哈哈哈!”丑陋魔神狞笑一声,肆意讥讽。“王会回来”暮湮呢喃一声,眼神微厉,再度扑上去和魔修战在一起。对战中的饕餮大陆所有人都面露血光和悲痛,下手时带着不要命的狠辣,哪怕是死,也要多拖几个妖魔下地狱!必然要让妖魔知道,他们饕餮大陆是块硬骨头,不好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