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六章 叶蓁大婚?自爆!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天啊!她她居然伤了翎冥师兄的脸!”“完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就要香消玉殒了”“啧啧啧,不敢想象,上次伤了翎冥师兄脸的人,应该已经成枯骨了吧?”“”周围众人眼神中看戏的神情微变,赶忙后退几步。谁人不知修罗宗翎冥爱美成痴,尤其喜欢自己的脸,打斗中大多都带着玄铁面具,就是怕伤到自己貌美如花的容颜,他少年成名时曾被人刮伤过,也就是一道浅浅的痕迹,没想到最后他竟将那人杀了了事。翎冥感到脖颈连接脸侧的地方有丝丝麻木,他缓缓伸手摸了摸。满手黏腻,带着些疼痛,伤口看来是不浅。“你,好大的胆子”冰冷彻骨的声音响起,仿佛要将周围的空气全部冰冻。叶蓁爆退数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纤细的脖颈已经被翎冥捏在手中。“这么细的脖子,我只要轻轻一捏,就会断”翎冥笑了笑,妩媚的眼睛中却一片冰凉。叶蓁紧紧扣着翎冥的手,呼吸微滞。到了此时,她才真正感受到练气期和元婴期之间,宛如鸿沟。她手中的藤蔓掉到地上竟蠕动起来,倒刺尖锐爆射而出,似乎很愤怒叶蓁被如此对待,它想要了翎冥的命,可惜,如今的它根本不是元婴修者的对手。翎冥轻轻抬脚,将藤蔓死死踩在脚下。“怎么样,舒服吗?”翎冥轻笑,分不清是对叶蓁说的,还是对藤蔓说的。他缓缓起身,就那么掐着叶蓁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周围惊呼一片,虽然觉得翎冥如此对待一个孩子太过分,却没人敢开口求情,这人可是个混不吝,想做什么做什么,若开口时引火烧身就不好了。叶蓁小脸通红,瞳孔也有些涣散。在这一刻,她脑海中所想的不是怎么逃脱,而是一抹颀长绝美的身影,记忆中,那张脸竟逐渐清晰起来,银发玉眸,清华潋滟,风姿绝代。“你到底是谁”叶蓁张了张嘴,无声地说道。就在此时,翎冥突然松开了手。叶蓁狼狈地摔在地上,剧烈的咳嗽几声。她目光怔愣,脑海中清晰的绝色容颜竟缓缓散去。难道,只有死,才能见到他?“小野猫,你很有趣,我决定不杀你,我有了新的主意,呵呵”翎冥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脸上的笑容再度变得恶劣起来。“好了吞天,别玩了,把那两个女人放出来!”他轻喝一声,也没再叫出“小莲”这个恶心的称呼。他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女人从铁笼中滚落出来,此刻的夜合欢和柳莺衣不蔽体,浑身上下皆是血痕,仿佛被狠狠蹂躏了一般。不过暴露在空气中的雪肩,还是让周围众人大饱眼福。“干嘛,我还没玩够,你就心疼了?”一道桀骜不驯的声音响起,一抹妖娆的身影从铁笼中走出,吞天莲是妖族,一眼看去除了一张漂亮的脸,最吸引人的就是凹凸有致如蜜桃般的娇躯。她走动间,还能看到胸前的丰满一跳一跳,看得人眼花缭乱。不得不说,有如此身材的,世间不多。围观人群中时而有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太过诱人。原本夜合欢和柳莺也算是绝色美人,但与之相比,也稍逊一筹。吞天莲径直来到翎冥身边,当看到他滴血的手腕和布满血痕的脖颈时,眸色微变,其中暴虐和残忍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她没有多问,而是看向倒在地上的叶蓁。“我已经教训过她了,走吧”看着吞天莲的神色,翎冥拦住她,冷声说道。闻言,吞天莲虽然心中不悦,但还是跟着翎冥离开了。待他们离开,夜合欢和柳莺就被本派的弟子带走了。周围人群见没热闹可看,纷纷散了。叶蓁一直静默了许久,才起身。她拿着地上一动不动的藤蔓回了天元门居住之地。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等她回来时,同门弟子们看她的目光简直能吃人一般。“你还敢回来,给我跪下!”叶蓁没有理会,刚走了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厉喝。她回眸,就看到天元掌门,还有他身边满脸得意和讥讽的木南儿。“我做错了什么,为何要跪”叶蓁小脸苍白,语气却颇为冷淡。是翎冥出手在先,她动手也只是自保,何错之有。“你!你!你可知道他翎冥的身份?那是修罗宗的少宗主!若出了半点事,我们天元门将全盘倾覆,别说是你,就是全门弟子,都要送命!”天元掌门声音震怒,吼声如雷。他原本还很看好这个杂役弟子,却没想到她不仅愚蠢,还傻大胆!翎冥是他们能动的?听到这个消息,他心惊胆颤,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个杂役弟子,他当初就不应该放过她,如此顺心而为没有任何顾虑,这样的性格迟早会闯出大祸,若非翎冥亲自游说,他早就动用宗门刑法了。“是他,动手在先”叶蓁眯了眯眼,说道。她早就知道天元门人心杂乱,并没有正常宗门该有的善良,却没想到身为天元掌门,如此懦弱,没有半分血性,这样的宗门,不可能长久。难道就因为对方身份高,她就要一动不动站着挨打?这是何道理?她只是加入天元门学习,并不是卖给这个宗门了,为什么要忍心吞声?“哼,动手在先,哪怕少宗主动手在先,你也要忍着!”天元掌门微愣,许是没想到叶蓁居然敢顶嘴,旋即冷笑一声,喝道。为了宗门,自己忍一时委屈算什么?听到如此震碎三观的话,叶蓁笑了笑,自顾自回了自己的客房。就在天元掌门愤怒,周围弟子呆愣时,她又出来了,只不过这次却拿着一个小包袱,这是她所有的东西,只是些书籍。叶蓁没有再理会任何人,步伐自带一股潇洒。“你干什么去!”天元掌门回神,厉喝一声。“如此懦弱的宗门,我不屑”叶蓁回眸,脸上的笑容清淡,说出的话却毫不客气。在众人还没回神时,叶蓁已经走远了。她要离开此地,如此一来,反倒少了一番束缚。修罗宗很大,叶蓁还没来得及离开宗门,就看到四处搜寻她下落的天元弟子,她明白,一旦回去再想走就难了。想了想,向修罗宗后山掠去。听闻修罗宗后山皆是一些捕捉到的妖兽,等级不明,极为危险。只是她现在也没了别的选择,与其被捉回去押着和翎冥道歉,还不如死于妖兽之口,最起码心里舒服了,而且说不定能在深山处找到另外的出路呢?修罗宗后山如同深山老林一般,比天元门后山要大得多。路上有一条人为走出的小路,应该是弟子历练时踩得。行走间,偶尔能听到几声狂躁的兽吼。叶蓁一路跳跃,并没有碰上什么高级妖兽。天色渐暗,叶蓁想了想驻足在原地。她不能在深夜进入后山深处,那极有可能碰上出来捕猎的高级妖兽。燃起一堆篝火,叶蓁从包袱中取出藤蔓。她上上下下打量着,不明白它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你还好吗?”“小藤曼?”阴森森的丛林中,只有叶蓁轻声的询问。藤蔓并没有任何动静,看样子应该是被翎冥踩坏了。叶蓁抿唇,脸色有些难看。她觉得只是甩了翎冥两鞭子便宜他了,这种恶劣之人,应该杀了。无奈叹了口气,再次将藤蔓收起。叶蓁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天没吃东西了。想了想,她离开原地,身形如风般飞掠在草丛中,当她回到篝火堆前,手中已经多出一头半人高的妖兽,尖嘴猴腮,身上的肉却很肥硕。这是野翎兽,油水居多,肉质细腻,肥瘦相间。直接用随身的匕首划破野翎兽的皮毛,割出一块大腿肉,小心地放出指尖水冲洗一番,再架到火上去烤,在这样的环境中,吃这一方面也只能简陋一些了。不过滋味上,叶蓁却不会亏待自己。此次到修罗宗来,她带了些在天元门交易场兑换的香料。再找些随处可见的吉吉果,把汁水均匀涂抹在烤肉上,旋即就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馨甜,搭配着肉的香气,巧妙融合出一股诱人的味道。待野翎兽的肉烤至金黄,在火焰中滋滋作响,肥瘦相间的肉中时而有油滴到火堆中时,再将随身携带的香料撒到烤肉上,霎时,香气逼人。待叶蓁取下烤肉,准备吃时,突然被一道视线惊住了。她抬眸看去,就见火堆旁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他周身没有任何灵气波动,叶蓁眨了眨眼,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丫头,你是灵厨?”他将看烤肉的目光上移,看向叶蓁,眸光微亮地问道。叶蓁抿唇没有说话,这样一个怪异的人半夜出现在丛林中与她搭话,实在奇怪,她当然不会认为这老人家是普通人。“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找个弟子,你做的东西香味浓郁,灵气十足,就这种层次,怕是有三品灵厨的本事了,随便一个烤肉就是如此,若是知道些秘传的方子,日后成就绝对不菲,你是修罗宗的弟子?不对啊,修罗宗没有女弟子”老人家自说自话地摇了摇头,旋即又用灼热的目光看向叶蓁和她手中的烤肉,目的很明显,他既想吃烤肉,又想收叶蓁为徒。叶蓁想了想,分出一半递给他。老人家眼神一亮,笑着接过。他没有客气,直接喂入口中,吃相极其斯文,仿佛在品鉴一般。外焦里嫩,满口脆香,烤肉酱汁饱满,吞入腹中,口齿留香。“婆娑草,湖御草,吉吉果这其中还有清新之味,是你自己找到的香料?”老人家眼神微亮,入口便能品尝出烤肉上的用料,只有一味,他并未尝过。叶蓁抬眸,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有了些许猜测。“最后一味是‘蒂蕊’,并蒂双开,用在任何灵食中,都有清新之味”她开口,从身侧的布兜里捻出一些粉末递给对面满脸好奇的老人家。他小心翼翼地接过粉末,在鼻息间嗅了嗅,又放入口中尝了尝。过了好半晌,他放下手,认真地看向叶蓁。“丫头,你这般年纪就有如此品性和天赋,做我的徒弟也的确是屈才了,不知你是哪一宗的弟子,我愿与你成为忘年之交,不知你意下如何?”老人家语气郑重,看向叶蓁时,没有半点看不起的意思。香料对于灵厨而言是很重要的东西,他没想到叶蓁居然愿意和他共享,这样的品性已经超出了无数人,而且她能凭自己之力找到新的香料,天赋卓绝。“您严重了,我只是刚入灵厨之道的新手”叶蓁摇了摇头,并没有夸大。“呵呵,小友,我名唤御天,是五品灵厨”老人家盘膝而坐,认真和叶蓁介绍着自己。闻言,叶蓁微愣,五品灵厨,整个岭南镇就只有一位,正好是修罗宗的,所以说,眼前这位看上去有些古板的老人家就是修罗宗五品灵厨,御天?叶蓁哑然失笑,她本想着此次没机会见到了,却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我是叶蓁,曾是天元门杂役弟子,如今不是了”对方以礼相待,叶蓁也没瞒着,如是说道。“哦?所以叶小友深更半夜出现在此处,就是为了躲避?”御天看着叶蓁身旁的包袱,诧异地问道。“嗯”叶蓁淡淡地嗯了一声,并没有说原由。御天只觉得叶蓁并不像个小孩子,整个人成熟冷静的恍如成年人,甚至还比大多数成年人看得透,如此性情的确讨老人家的喜欢,就如他。“叶小友可知此次修罗宗是为少宗主选妻?不知你对此可有想法?”御天想了想,又想要扮演一番红娘的角色。主要叶蓁在灵食一道天赋惊人,他想让她留在修罗宗,日后绝对不会差。“没有”叶蓁冷漠地摇头,整理了自己的东西就要离开。她知道御天打的什么主意,但她并不想成为一个宗门的附庸,不管是天元门还是修罗宗,一丘之貉,她宁可在山野中过村妇生活。“你再考虑一下?”御天皱眉,他没想到会有女孩子如此排斥翎冥。“你以诚待我,我以诚待你,但这个,没得考虑”叶蓁冷漠地摊了摊手,对翎冥,她半点好印象都没有。闻言,御天摇了摇头。叶蓁谨慎地后退几步,清透的眸子中满是凉意。知道对面人的身份后,她还是放松了警惕,却哪里知道,修罗宗既然会培养出翎冥这样的人,自然就会有披着羊皮内心却是狼的五品灵厨。御天叹了口气,随意挥了挥手,叶蓁便蹙眉,眼前一片恍惚。“洞虚”她轻声呢喃了两个字,便昏倒在地。原来,这个修罗宗的五品灵厨,还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洞虚太上长老。“小姑娘,你天赋太过惊人,恕我无理了”御天摇着头,上前捞起叶蓁和她的包袱,便向修罗宗的方向而去。夜色正浓,他径直来到一处楼阁。这里鲜花遍野,到处是香味,御天皱眉,带着叶蓁进入楼阁。“老祖,果然厉害,这么快就把这小野猫给带回来了”轻佻的声音响起,一袭红袍,袒着胸的翎冥上前,笑眯眯地说道。“若非这小丫头灵厨天赋惊人,你以为我会帮你?哼”御天将叶蓁放在床榻上,上下打量了翎冥一眼,眸中满是不忍直视,他修罗宗弟子素来都是煞气凛然,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异类。今日,叶蓁脱离天元门的事传的沸沸扬扬,翎冥自然收到了消息。可是那个时候叶蓁已经找不到了,无奈,他只好去找修罗宗这位神秘的太上长老,毕竟是洞虚修为,偌大的修罗宗皆在他的掌控之内。只是没想到,御天会被叶蓁的手艺和天赋惊住。“你当真要娶这小丫头为妻?”御天看着叶蓁,缓缓摇头,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那是自然!这小野猫太合我的胃口了,而且她的灵厨天赋的确如老祖所言,十分厉害,她做的灵食灵气浓郁,竟让我堂堂元婴修为都有所长进”说起这段话,翎冥妩媚的眸子中满是深沉。他所说好玩的手段就是如此,既然小野猫不愿意嫁给他,那他就偏偏要逆她的意,没办法,这丫头无论是脾性还是手段,天赋,容貌,都很吸引他。“既然如此,那你便好好对她,依她的天赋,日后成就斐然”御天点了点头,说完这句话,就闪身离开了。要想留住一个人,必须先留住她的心,这一点不用御天说,翎冥也懂。只是这么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他的美貌她视若不见,天赋嗤之以鼻,就连性情都被她厌恶,到底要用什么办法留住一个小姑娘的心呢?翎冥为难地皱眉,有关这一点,竟然把他给难住了。想他翎冥,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如今居然会为了讨好一个小姑娘,而如此费心费力,绞尽脑汁,简直是不可思议。“小野猫啊小野猫,爷为了你的事,真是操碎了心”翎冥笑呵呵地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他要去和宗中长辈商议婚事,没空睡。叶蓁留在这里,翎冥并不担心她会突然惊醒然后逃跑,毕竟有御天出手,他还是绝对放心的,更何况,他的万花楼有禁制,区区练气期,跑不了。修罗宗大殿。“什么?少宗主这么晚唤我等前来,就是要宣布娶一个黄毛丫头?”“简直让我大开眼界,少宗主,你的眼光何时何时诶”“那不过是个三品宗门的五灵根修者,也值得你如此做?”“”翎冥话刚说出来,修罗宗长老就炸开了锅。原本还有些瞌睡虫,如今却是十分清醒。“翎儿,我早前就看你对那小丫头不对劲,如今你你可想好了?她只是五灵根,这般天赋,实在有碍瞻观,你确定选择她了?同心契不可解啊!”修罗掌门摇了摇头,声音中有些无奈。自己这个弟子,向来有自己的主见,哪怕是他这个做师傅的,也不能搀合。此次公开选亲的主意就是他自己决定的,只是没想到,挑来选去,却选择了一个算不上优秀的,也着实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谁说我要签同心契?”翎冥吊儿郎当地斜靠在椅子上,红袍松松垮垮,有些不可思议地反问。霎时,大殿中一片寂静。“你你不准备签订同心契?”修罗掌门惊叫一声,还从未听说过有人结侣不结同心契的。“自然不签,那只小野猫我不过看着有趣,但怎么可能就为了一个她抛弃万千花丛,世间那么多美人等着我去挖掘,我是不会死在一株花前的”翎冥摇了摇扇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歪理,一堆歪理!”修罗掌门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弟子啊,他真是没有一点办法了。“好了,我来就是告诉你们,尽快给我筹备婚事,三天后,爷要大婚!”翎冥脸上满是笑意,但语气却颇为敷衍。大婚明明是人生中的大事,但从翎冥口中说出,却好似极其平淡。当然,也的确如此,不结同心契,结侣仪式等同于玩闹,他此番要和叶蓁成婚,目的有二,一是让叶蓁不能遂愿,二是为了她的天赋和好玩。听了翎冥的话,在场众人也无话可说。他本就是如此跳脱的性子,反驳也没有太大的作用。翌日。少宗主翎冥要大婚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修罗宗。还没有离开的诸多宗门被要求留下参加结侣仪式,一时间,所有人都一头雾水,要说起来,夜合欢和柳莺如今只剩下半条命,新娘子是谁?有人说是夜合欢,毕竟她身姿妖娆,和翎冥是一款的。也有人说柳莺,毕竟她容色出众,声音极美。还有人说翎冥的契约兽吞天莲,遥想那日吞天莲人形的风姿,还有不少人流连期待,在脑海中幻想着能和她翻云覆雨一番。就在众人纷纷猜测之际,新娘名叫叶蓁的消息也如暴风雨般席卷而来。修罗宗传信,叶蓁,无门无派,却天赋出众,乃是太上长老亲自为翎冥挑选的妻子,霎时,所有惊疑不定的质疑声都泯灭了。修罗宗太上长老,那是岭南镇最强的修者,洞虚期!依旧混乱的莫过于曾经叶蓁的宗门,天元门。天元掌门满脸恍惚,他没想到叶蓁如此对待翎冥后,还能成为他的妻子,不是侍妾,而是真正的妻子,这件事是滑天下之大稽。木南儿和淑兰也嫉恨不已,可惜,现在已经没她们什么事了。消息传出没多久,叶蓁也醒了。她只觉得脑袋炸裂一般疼痛,无数记忆在脑海中晃过,眨眼消散。躺在华丽的床榻上,叶蓁蹙眉,上下打量一番,眸中冷意渐深,看样子,这里还是修罗宗,没想到堂堂洞虚大能,也会做如此有损威严之事。毫无疑问,是翎冥的主意。就在这时,门开了。翎冥大步流星走了进来,当对上叶蓁清透的眼时,微愣。“哟,小野猫你醒了,耐力不错,这么快就醒过来,不过也好,精神精神,然后乖乖做我的新娘子,哈哈,也不知嫁给自己厌恶之人,感觉如何?”翎冥心情愉快地看向叶蓁,当看到她眸中无尽的冷冽时,脸上笑意更浓。能让一个闷葫芦变成如今这副神情,也算是他的能耐了。“哦,我忘了你不能说话,行了,你就乖乖待着,三天后做我的新娘就行,别的不用多想,至于放开你,那就更不用想了,哈哈哈”翎冥自说自话地调戏一番,又转身离开了。虽然他的大婚不用亲自动手,但那么多芳心破碎的花朵等待他去安抚呢。他要好好度过这两天,毕竟日后他就是有道侣的人了。见他离去,叶蓁脸上神色平静下来,她缓缓闭上眸子。还有两天时间,她要好好想想应对之策。叶蓁当然不会觉得是翎冥喜欢她,无疑是另一种形式上的羞辱罢了。*记忆中,饕餮大陆,缥缈神宗。缥缈之巅,慵懒斜靠在银月树下的男人猛地睁开眼,那是一双璀璨的玉眸,深邃如星辰,仿佛看一眼就要陷入其中,无法自拔。司缪起身,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腕。百年前的司缪和百年后的司缪并没有什么区别,一袭银袍,绝艳倾城。他身形微闪,来到大殿。大殿中,十个人,各做各的事,一派和谐。“王?”那个时候的暮湮脸上还没有战斗时留下的伤疤,带着些许青涩。而莱格,笑容依旧温柔,不言不语地坐在角落,凑在他身边的正是蝶栀。“我有事要离开,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司缪点了点头,说完,人就出现在了数丈之外。“王这是怎么了,如此着急?”岐山挠了挠头,颇为不解地问道。司缪此人,要多淡然就有多淡然,要多无趣就有多无趣,哪里有如此行色匆匆的时候,而且还是突如其来,实在令人想不通。“不知道,看样子是有什么要紧事”离殇耸了耸肩,继续擦拭手中的武器。离开了缥缈神宗,司缪就闭眸探索着那零星熟悉的灵魂印记。倏然,他睁开眼,玉色的眸子中多了些浅淡的笑意。他没来错地方,卿卿果然在此处。只不过,她在饕餮大陆最北边,而他现在却在饕餮大陆最南边。思及此,司缪腾空而起窜入云层,摇身一变化为原型,如此会快很多。他已经迫不及待见到叶蓁了,也不知丢失记忆的她在这个记忆中的饕餮大陆有没有受什么委屈,光是想想,司缪就觉得分外心疼。就在司缪前往修罗宗的路上,大婚之日也到了。一大早,浑身僵硬的叶蓁就被侍女套上了喜服,在她的小脸上化了精致的妆容,为了防止她逃走,翎冥真的没有放开对叶蓁的禁制。“师姐,别人想嫁给翎冥师兄都不行,你怎么这幅冷冰冰的样子”帮叶蓁装扮的侍女是从别的宗门选出来的,因为修罗宗没有女弟子。她之所以唤叶蓁师姐,自然是因为翎冥。翎冥是修罗宗少宗主,此刻叶蓁被称一声师姐是情理之中。她满脸艳羡地看着叶蓁,实在想不通翎冥为何会对一个黄毛丫头如此情有独钟,真要说起来,她也不差啊,胸是胸,腰是腰,诶,同人不同命。叶蓁垂着眸,没有理她。身体不能动,纵然脑中有千百种办法,也使不出。若真到了不可挽回的一步,恐怕也唯有走那一步路了。“你不知道别人有多羡慕你,那可是翎冥师兄啊!”侍女摇了摇头,实在看不惯叶蓁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样子。“你若喜欢,大可以自己嫁”叶蓁面色如寒霜一般,声音冰冷。就翎冥这种变态之人,她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不过,世上瞎眼之人何其多。“我倒是想”侍女刚刚嘀咕一声,门外就响起了噼里啪啦地鞭炮轰鸣之声。“好了,吉时到了,我搀扶你出去”侍女摇了摇头,弯腰扶着叶蓁向外走去。说是扶着只是好听,完全是被钳制着带出去。门打开,翎冥就站在门外。今日的翎冥同样穿着喜服,喜气洋洋的颜色穿在他身上,更是让他容颜妖艳不敢逼视,他眉飞入鬓,妩媚的眉眼看向叶蓁时,多了些玩味。看他这“小新娘”的眼神,像是要把他杀了似的。“翎冥师兄,请”侍女将红色的绸缎一端递给翎冥,另一端则握在叶蓁手中。这一刻,不知为何,叶蓁手上多了些力气,轻飘飘将红绸丢到地上。翎冥脸上的笑微僵,旋即亲自将另一端的红绸塞到叶蓁手中。“好了,走吧,去大殿”说完,翎冥就迈着步子向大殿走去,而侍女则依旧搀扶着叶蓁跟在后面。此时的修罗大殿和几日前又有些不同,正中央的位置摆放着一尊硕大的炉鼎,这是由新人和宗派掌门上香,以向天地祈愿,希望结侣的两人日后白头偕老,多子多福的,结侣仪式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其次最重要的就是同心契,只不过今日,会略掉这一茬。修者不同于凡人,结侣还算是简单。当然,结侣仪式最后,需要将嫁娶之人的姓名刻入宗谱之中。而且翎冥身为修罗宗下任宗主,有自己的身份玉牌,日后,他道侣的名字也会书写上去,以示形影不离的恩爱之意。翎冥牵着叶蓁站在大殿最高处,看着下首密密麻麻的观礼人。修罗掌门看着一高一低的两人,无奈地叹了口气。直到烈日高照的那一刻,他起身,站在翎冥和叶蓁面前。“吉时已到,上香!”他声音包裹着灵气,传出很远。话落,就有修罗宗的长老拿着点燃的香,递到掌门,翎冥和叶蓁手中。然而叶蓁没有力气,所以帮她拿香的是侍女,这虽然不符合规矩,但修罗宗长老们也知道叶蓁的情况,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御天静观着这结侣仪式。不知为何,他今日心脏狂跳,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然而这一切都如此平淡,连日头都极好,看不出半点不祥的征兆。“小野猫,过了今日,你就是想逃,都逃不掉”一行人来到大殿中央的炉鼎前,翎冥抓着叶蓁的手,帮她将香插好,嘴角笑意渐浓,不知为何,原本只是玩闹式的结侣仪式,他心中竟莫名生出些愉悦。而且,看着这一切,他心中突然有了些许归属感。这种感觉让翎冥觉得有些陌生,不过他并不排斥。红盖头下,叶蓁小脸冷若冰霜,她体内灵气翻涌,沸腾着,只待最后一刻。“好了,接下来就是上宗谱,由我亲自来写”掌门轻轻拍手,就有长老送上一本偌大而厚重的册子,外门弟子是没资格上宗谱的,但内门弟子,亲传弟子,乃至亲传弟子的妻子,都会上书。这本宗谱已经经历了无数代人,有着重要的意义。叶蓁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体内灵气激荡。“慢着!翎冥成婚,我竟然都不知道?”就在掌门将要写上叶蓁的名字时,一道冷喝的女声响起,带着些许讽刺。风尘仆仆的女人从半空落下,目光如利剑般,叶蓁隔着红盖头都能察觉到那刻骨的杀意,这声音也耳熟,正是妖娆多姿的妖兽,吞天莲。“我说你为何好端端让我到极地去采药,原来打的这个主意,翎冥啊翎冥,这么多年我对你的好,你全部视若无睹,临到成婚,居然还把我支出去,呵”吞天莲双手环胸,激起一阵波涛。“今日是我的大喜之日,有什么话,改日再说吧”翎冥看向吞天莲,眸色冷淡。看两人之间的神色,似乎并不是传闻中那种关系。“好一个改日,今日,你就非要给我一句话不可!”吞天莲声音微厉,难道就因为她是妖兽?“吞天,你也知道我们不可能,为何如此咄咄相逼,我对你,只有亲人之情,绝无爱人之意,否则这么多年,我也不会一直寻花问柳”翎冥直视着吞天莲,声音冷漠。叶蓁冷笑,这样的男人,需要时情意浓浓,不需要时,翻脸不认人。“老祖”没等吞天莲再开口,翎冥恭敬地呼唤一声。霎时,吞天莲就被一道影子带走了,极快的速度让人看不清楚。整个修罗宗,唯一能制得住吞天莲的,也唯有洞虚期的御天了。“好了,继续吧”翎冥不在乎地挥了挥手,神态自若。叶蓁唇瓣紧紧抿着,逐渐放开压抑在体内的暴动灵气。瞬间,一股硕大的气流在叶蓁周身成型,激地她裙摆飞舞,红盖头也飞了起来,翎冥面色大变,赶忙后退,周围众人也纷纷暴退而出。自爆!这是自爆的前兆!“你疯了!”翎冥龇牙欲裂地看着叶蓁,暴怒地喝道。他没想到,叶蓁就为了不嫁给他,愿意自爆!修者自爆,若非元婴期,将连灵魂都不复存在,到底是什么,让一个区区练气期的小修者,有胆量自爆!下首,所有宗门的弟子都乱了,肆意奔逃,哪怕是练气期的小修者,自爆起来也绝对带着惊人的气浪,修为稍微弱小一点,就会被殃及。“快阻止她!”修罗宗长老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叶蓁没有理会任何人,目光静静地凝视着蔚蓝的天空。那里,仿佛缓缓形成一个风华绝代的身影。银袍,银发,顶天立地。他回眸,霎时间,天地间黯然失色。叶蓁眼中,也唯有云层中的一人。原来,他叫司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