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八章 司缪留下的宝贝,清风弓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帮?谈不上,只是,今日你们三族之战,我怕是要围观了”叶蓁淡然地摇了摇头,她心中清楚,以司缪之威,伏羲一脉决然不敢对她动手,她只是想看看,伏羲一脉的仰仗到底是什么。“我劝叶姑娘还是尽早离开为妙”风衍之面色冷漠地说道。他们伏羲一脉必然要给风韵之讨回一个公道,上百年来,伏羲一脉已经沉寂了太久,是时候让世人知道谁才是三族之首了。叶蓁缓缓摇头,退到一边。农樱脸色虽然有些难看,却也没有上前质问风衍之的意思。她跟在叶蓁身后,两人站在一旁默默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切。“确定要这么做?”机漓垂下灰蒙蒙的双眼,低声问道。玄机一脉素来和外界没有什么牵扯,他并不想掺和到伏羲一脉和神农一脉的事情中,不过看样子,伏羲一脉胃口很大,也同样盯上了他们玄机一脉。“不是确定不确定,而是一定”风衍之唇角微勾,神色冰冷,和以往那个狂傲不羁的伏羲少主多了些差别。他也不再称呼机漓为“机漓兄”,好似已经没有了曾经的情谊。就在此时,农逍遥从天而降。他挡在机漓面前,浑浊的眸子此刻格外睿智,紧紧盯着风衍之。眼前这个小子,他还是十分看好的,天赋好,修为高,性情也不错,可没想到他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如今,居然直接将矛头对准了神农和玄机两族。“在我神农一脉撒野,你这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农逍遥双手背在身后,面容威严,丝毫没有以前的跳脱和猥琐。此刻的他,才真正有着神农一脉老祖的气势。风衍之被农逍遥外露的气势逼退半步,他脚掌狠狠一踏,定在原地,地上坚硬的石板也被踏碎,毕竟是十一品修者,他这个刚刚晋级八品的还差得远。“前辈,晚辈感激您给我机会进入丹境,但是晚辈妹妹的事,无法善了!”风衍之双手抱拳,态度恭敬地弯腰行了一礼。不管怎样,他能进入丹境,成功晋级八品,是神农一脉赋予的。“哼,既然你还知道感恩,就不该在我神农一脉族地中动手,白眼狼”农逍遥却毫不领情,冷声讥讽着。“呵呵,白眼狼?此话说的是衍之,还是你自己?”此时,一道带着些戾气的女声响起。叶蓁神色微凛,她抬眸望去,就见半空出现一顶紫色的轿子,轿子两侧足有十六名侍女抬着,光是这般手笔,就让人不得不惊叹。“叶姐姐,这是谁啊!”农樱也瞪大了眼,颇为不可思议地问道。修者向来都以低调清淡的生活为主调,若不然也不会隐世脱离俗世,可如此奢靡的,她还真是头一次见。“应该是伏羲一脉的脉主”叶蓁眯了眯眸子,若有所思地说道。早就听闻三族中,唯有伏羲一脉脉主是女子,如今看来还不是个好相与的。闻言,农樱眨了眨眼,面色多了几分好奇。她当初被驱逐出族地时,伏羲一脉脉主就已经在位多年了,但外界对她知之甚少,最起码在她还是神农嫡系的日子里,从未见过这位伏羲脉主。纵观三族历史,女脉主不是没有,但却很少。叶蓁面色一直很沉静,眸子平静,不知在想些什么。轿子落地,十六名侍女将其轻飘飘地放下。伏羲一脉弟子皆是面色微凛,跪地道:“恭迎脉主!”风衍之也单膝跪在地上,面色恭敬,轿中的人不仅是脉主,还是他的母亲。轿帘被侍女打开,一抹紫色的身影从轿子中迈出。看着那女子,叶蓁挑眉,这样一个女人,实在看不出已经活了百岁。伏羲脉主看上去双十年华,华丽的紫袍下是玲珑有致的身材,她长得很美,额头饱满,双眸含戾,头上是繁杂的发饰和金冠,容颜冷如冰雕。“叶姐姐,她她是风衍之和风韵之的母亲?说是妹妹都不为过吧!”农樱忍不住惊呼一声,嘴角抽了抽。就算修者老的慢,但风幽姬也不该如此年轻才对。“是有些问题”叶蓁颔首,这伏羲脉主和农天是一辈人,但差别巨大,毕竟农天看上去是年过中旬,而风幽姬却仿佛含苞待放的花朵般,娇嫩地能掐出水。唯一能看出年纪的恐怕就只有那身极端可怕的气势了。那是一种长期身居高位累积的气势,澎湃而汹涌,让人不自觉臣服。她也曾见过华夏五圣之一的花婆婆,虽然依旧风韵犹存,却也能看出是中年美妇,而面前这个女人,看上去和农樱都相差不远,年轻的令人感到可怕。“风,幽,姬”看着她,农逍遥眯了眯眼,一字一顿地说道。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多年,风幽姬还是如此娇嫩。“不请自来,希望逍遥老祖不要见怪”话是这么说,但风幽姬语气可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你要对我神农一脉出手?”农逍遥看了看她,还有她身后的十六名侍女,口吻冰冷。她身后的虽然样子是侍女,但其实都是七品修者,伏羲一脉能以首自居,总归是有些自己的底蕴,用七品修者抬轿,也只有风幽姬有这般魄力。“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我是有事要和你相商”风幽姬挥了挥手,让身后的弟子起身。她脸上勾起些笑容,但面容上的戾气却让这笑容看上去有些邪性。“呵,你长年待在天水,如今一出来就有事要找我商量,能是什么好事?更何况,你这好儿子刚刚可想着要对玄机一脉的小子动手,这态度可要不得!”农逍遥眯着眼睛,冷笑着甩了甩衣袖。他农逍遥是脾性古怪些,但真当他没脾气不成!刚刚风衍之和他身后伏羲弟子的架势,可不像是有事情要商议,反而有种威胁之意,大家同为隐世家族,他本不想如此斤斤计较,但风幽姬此次前来实在诡异,再联想刚刚风衍之莫名其妙的底气,他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如今你出关,神农一脉你做的了主,还有你,机漓,下一任玄机脉主,跟我来一趟吧,我的确有事要和你们商议,结果如何,待商议完再做决定”风幽姬说完,就大步向神农一脉议会阁楼走去。她对此地十分熟悉,根本无需旁人带路。农逍遥皱眉,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机漓亦然。不管伏羲一脉如何,他们都不愿开战,不愿血流成河,眼下纪元之争即将来临,隐世家族也无法再继续沉默,到时候他们才是最中坚的力量。玄机脉主已经说过了,这一次的纪元之争形势严峻,许会有外敌侵入。这个时候,他们更应该拧成一股绳,而不是内讧。若事情能够轻而易举地解决,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叶蓁沉默不语地看着几人离开的背影,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妥。“叶姐姐,怎么了?”农樱看到没有开战的迹象,不自觉松了口气。可她转头,就看到叶蓁脸上些许沉凝之色。要知道,叶蓁素来是冷静自若的,可今天的神色,实在不像她。“没事,走吧,回竹居”叶蓁抿唇,缓缓摇头,向竹居走去。有些事,她要好好想想。“好”农樱点头,跟上叶蓁的脚步。风衍之看着两人离开,并没有上前阻拦。他抬头看了看天际,这么多年,早在母亲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开始,伏羲一脉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虽然,这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竹居。叶蓁和农樱刚刚迈进院子里,就有两个白色的庞然大物俯冲而来。“停停停!你们两个,再不停下没肉吃了啊!”农樱惊呼,赶忙拉着叶蓁躲到一边。她气呼呼地威胁了一句,两只白色的大雕才轻飘飘落在屋顶上。“这是”叶蓁挑眉看向白雕,没想到它们两个都长这么大了。“没错,就是上次叶姐姐在峭壁救了的两个小家伙,它们啊真是一天一个样,这不,到现在已经能自己飞了,小时候看上去傻乎乎地,长大了倒是厉害”农樱语气有些自豪,看向白雕时很是满意。叶蓁颔首,倒是没有反驳。两只白雕羽毛顺滑,十分干净,身形庞大,眼神锐利,喙也很长,最重要的是有一双利爪,散发着寒光的爪子上还残留着一些血迹,看上去颇为凶残。“好了,我先回去休息,若有什么事,你叫我便好”叶蓁看向农樱,又回头看了看一片蔚蓝的天际。她总觉得伏羲一脉来者不善,绝不是单纯的聊天。“好,叶姐姐你快去休息吧,刚从往生路平安归来,是该好好歇歇”农樱点头应了一声。叶蓁回到竹屋,屋里纤尘不染,一看就是时常被打扫。她轻笑,不用猜,一定是农樱做的。叶蓁将房门窗户通通关上,这才坐在床边,取出司缪留下的木盒。木盒很小,放在掌心都不占多少地方。她低垂着眼帘,神色认真,伸手缓缓打开木盒。在叶蓁打开盒扣的那刻,隐隐察觉到一抹强大的禁制之力,但在感受到她释放出的气息后,缓缓消散,只听一声轻微的细响,木盒打开了。若开木盒的人不是叶蓁,碰到那抹禁制,后果可想而知。映入眼帘的是一枚银色的戒指,并非华夏商场里的款式,而是简单的一个银圈,戒身上有着一条银色的神秘生物,正是司缪的原型。在叶蓁的注视下,这条绘制在戒身上的司缪原型居然动了动!它缓缓游动着,隐隐还能听到些兽吼之声。“精血”叶蓁瞳孔一缩,轻声呢喃了两个字。能有如此灵性的,必然是司缪用自身精血所制。一时间,叶蓁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精血和普通血液有很大的区别,用一点则少一点。而司缪为了这枚戒指,用的精血必然不少,若是她没有猜错,这条以司缪精血形成的虚无神能够保护她,因为其中蕴含着极大的毁灭之力。“真是傻瓜”叶蓁黛眉紧蹙,但眸中思念越浓。她明白,司缪早就察觉饕餮大陆有危机,准备离开。但他不放心她一人留在华夏,所以耗费精力制作了这枚戒指,为的就是保护她这个尚且修为低微的小菜鸟,这般情深义重的考量,着实让人心中激荡。叶蓁握着这枚戒指,只觉得重如千斤。那时的司缪身体重伤,修为也不足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却总是为了她,毫无条件地做这做那,恨不得把世间一切都捧到她面前。这一刻再回想当初在饕餮大陆的日子,她还是不懂,到底是哪里吸引了他。不过,她却是庆幸,庆幸能得到他的爱。倏然,叶蓁想到什么,慌忙抬手摸了摸颈间。当摸到一条银色的链子,和链子上坠着的兽齿时,缓缓松了口气。司缪那时将这个戴到她颈间,原本她还想问,灵魂如何能承受的了世间之物,本以为随着她回到华夏会消失,却没想到竟然带了回来。司缪总是有这种能力,让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出乎意料地发生。遥想当初她在山野中找到这颗兽齿,只觉得漂亮就戴在了身上,可兜兜转转那么多年,她居然还能碰上这颗兽齿的主人,想想都觉得分外稀奇。“司缪司缪”摩挲着微凉的兽齿,叶蓁轻声呢喃,语气中是满满的思念。明明才分开没多久,她心中的思念却已经泛滥成灾。她以前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如此想念一个人,一个男人。原来,这就是爱情。就在这时,叶蓁掌心中的戒指飞了出来,直直套在她的无名指上。纤细白皙的手指,淡粉色的指甲,银白而神秘的戒指,看上去颇为漂亮。就在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叶蓁眸色微变。她察觉到空间波动了,这枚戒指,居然可以储物!叶蓁好奇地将精神力探入其中,当察觉到其中放置的东西,双眸大睁。司缪总是无时无刻都在为她着想,哪怕要离开,也要留下很多东西。储物戒指中,除了当初y国博古勒家族留下的三样东西,还有补灵果,碧湖果,灵石,兽核,和种种饕餮大陆才有的香料。当然,最让叶蓁感到失控的,是一把弓。那是一把翠绿色弯弓,弓身上雕琢着许多奇花异草,有苍朴之气弥漫。叶蓁心念一动,弯弓就落入她的掌心之中,弓只有巴掌大小,入手就感到无比熟悉,浓郁的生机之气缠绕在叶蓁身上,恋恋不舍。“清风,清风”叶蓁摩挲着弯弓,清透的眸子中竟有热流涌动!许是听到她的呼喊,翠绿的弓也微微颤抖,十分激动的样子。“司缪,谢谢你”叶蓁将弯弓贴在脸上,双眸微闭,心中默道。清风是这把弓的名字,而这把弓,却是她在饕餮大陆的武器,跟随了她数百年之久,当初她陨落后魂穿华夏,对清风虽然想念,却也知道,再也没办法找到了,毕竟她回不去,清风的下场无疑是明珠蒙尘。清风上满是生机勃勃之气,当初能找到它也是意外。她没有亲人,清风算是她最亲密的伙伴。叶蓁明白,哪怕有人找到了清风,它也不会跟随那人,这就是灵器,有着自己的思想,她的清风一生只认一主,绝不会成为别人的武器。清风算是神器,虽然比不上司缪的神罚之剑,却也微力无穷。有了清风,她即便只有五品修为,也能发挥出七品的力量!叶蓁轻笑,手微动,清风便自手中消失。她和清风从灵魂中相熟,心念一动,它就会隐藏在她身边。“真好”叶蓁轻轻吐出两个字,声音中带这些愉悦。清风归来,让她孤寂的心有了点点慰藉。她躺在床上,手指轻轻摩挲着戒指,眸中缱绻而思念。*饕餮大陆。盘坐在银月树下恢复修为的司缪睁开双眸。他察觉到禁制被破开了。想到此刻叶蓁正为了清风而满心雀跃,司缪绯红的唇瓣勾起。当初他感觉叶蓁灵魂散于饕餮大陆,就循着点点印记找了过去,亲手斩杀了酣睡中的神兽,也找到了她的清风。本想早日给她,却没想到灵域打开太晚,期间又发生了很多事,磨磨蹭蹭到最后竟然没能亲手将清风交到她手中,说起来,多少都有些无奈。此时,脚步声自缥缈之巅外响起。“王?”暮湮和离殇站在不远处,恭敬地喊道。“什么事”司缪起身,清华潋滟的容颜看上去心情极好。暮湮和离殇对视一眼,缓缓走了过去。“王,可是有什么喜事?”离殇挑眉问道,司缪这样的性情,稍微心情好一点就十分明显。“卿卿安全回到华夏了”司缪随手一挥,面前就出现三坛桃花酿。暮湮和离殇相视一笑,各自拎起一坛。“王对无叶仙尊的确感情甚深,以往看她对感情颇为迟钝,我心中还为王默默感叹了一番,只道以后情路坎坷,不过也确实没出我所料,的确坎坷”暮湮笑着摇了摇头,对司缪此时能抱得美人归,由衷的庆幸和祝福。叶蓁在缥缈神宗待过一段时间,和他们几个关系都极好。只是她在感情方面着实迟钝,连他们这些局外人都看清王的感情,没想到她却一直将其拒于千里之外,真正没有半分感情可言。也许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后来叶蓁陨落,王破碎虚空去找她,一切不可谓不坎坷。他真的不敢想象,若当初叶蓁没有魂穿异世,而是彻底泯灭,王会不会做什么逆天之举,他想,连撕裂位面都做的毫无犹豫,恐怕会吧。“无叶的确难懂”一旁离殇也摇头说道。他话不多,却句句都直戳重点。叶蓁此人,虽然外表艳丽,但内心比谁都冷漠凉薄,虽然和他们几个关系都算得上不错,但真正能入得她心的,恐怕没有一个。她有时候看上去很简单,有时候却又仿佛怎么都看不透。“我懂便可”听到离殇的话,司缪挑眉,玉眸轻飘飘地睨了他一眼。他的女人,他能看懂就好,别人若看得懂,他还不愿意。司缪的话让暮湮和离殇皆是一愣,旋即低下头,肩膀一耸一耸,他们简直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吃着飞醋的男人,会是那个无悲无喜的缥缈神尊。如今有了叶蓁,他看上去倒是鲜活不少。仿佛从九天神宫下了凡尘,有血有肉了。“对了王,郎翼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怕他们的笑声引来司缪不满,暮湮轻咳一声,问起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没想到现在才找到机会。郎翼是他们四人中,脾气最火爆的一个,是那种稍微一点就会暴躁的炮仗,这种性情在饕餮大陆倒是没什么,但陌生大陆实在让人不安。“他和莱格在空间风暴中分散,不知落到了哪里”提起郎翼,司缪皱眉,他也确实不放心郎翼。郎翼虽然外貌和人类无异,但性情绝对是一个问题,华夏人族并不友善。闻言,暮湮和离殇神情都有些难看。“那莱格?”离殇想起莱格与众不同的外貌,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司缪曾说过莱格找到了,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既然另外一块大陆中普通人居多,那就意味着莱格外貌会受到影响。“莱格是卿卿找到的,在拍卖会上”司缪薄唇紧抿,玉眸中闪过一抹凉意。这件事对莱格而言,算是平生最大的屈辱,也让他心中有些愧疚。如果不是担心他,莱格和郎翼也不会跟去华夏。“可恶的人族!”暮湮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却也只能在此处担心。他狠狠灌了一口酒,心中越发担心郎翼。“不知王何时还会去那块大陆?”离殇想了想,问道。他明白,既然叶蓁在那里,王就迟早还会去。闻言,司缪挑眉看他。“我也想去看看那块大陆,不知和我们饕餮有何区别”离殇耸了耸肩,语气有些无所谓,但冰冷的眸子中却满是怒火。他,暮湮,莱格,郎翼,是最早跟随司缪左右的,四个人关系极好,他说什么也要到那块大陆去看看自己受尽苦难的两个兄弟。司缪没有说话,玉眸直视着远处飘渺的云雾。暮湮拉了拉离殇的衣袖,两人都不再开口。“卿卿会找到郎翼”司缪开口了,语气平淡而认真。他相信她,正如相信自己一般。暮湮和离殇对视一眼,眸中皆有些希冀。他们同样愿意相信,曾经淡漠如风的无叶仙尊,会找到郎翼。*神农族地,竹居。“叶姐姐,叶姐姐快来看!”农樱的呼喊声响在耳畔,躺在床上的叶蓁倏然睁开眸子。她速度极快地离开房间,不用农樱开口,就看到神农一脉的某一处阁楼中,有黑沉沉的雾气弥漫,随之而来的,还有让人眼花缭乱的术法。“叶姐姐,那是什么?!”农樱盯着那黑雾,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那黑雾和常春山山坳中的怨气不同,有一种带着满满恶意和阴冷的感觉,光是看着就让人有一种置身于冰窟窿中的错觉。农樱满眼嫌恶和恐惧,她想要远远逃离开。“妖魔”看到那黑雾,叶蓁浑身一凛,她声音极度冰冷地吐出两个字。对妖魔之气她比华夏大陆的任何人都敏感,不止是在饕餮大陆时见过,还在海城渔家村的海面上见过,那是她第一次在华夏见到妖魔。那个偷走原主身份的卢玉体内,就是妖魔的灵魂。她本以为域外妖魔唯一的内应就是卢玉,却没想到,在遥远的隐世三族中,也能看到妖魔的踪迹,这个消息若传出去,恐怕大陆皆会震惊。倏然,叶蓁眸子微动。她想到风幽姬有哪里不妥了,她的性情,她的容貌,和她的戾气。恐怕,三族内,真正和妖魔有牵连的,就是她了。难怪,难怪她敢发动和神农,玄机两族之间的大战。她原本还好奇伏羲一脉凭借的是什么,没想到,竟然是域外妖魔!思及此,叶蓁垂在身侧的手微张,一把碧绿的翠色弯弓出现在手中,那弓极为漂亮,周围的生机竟然使林木颤抖,颇为奇异。若只是三族之间的内战,她不会插手,但妖魔,必须死!“叶姐姐!”农樱看到叶蓁朝黑雾方向飞掠而去,顿时一惊。想了想,虽然惧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追了上去。等叶蓁赶到,伏羲一脉和神农、玄机两族已经形成了对立,剑拔弩张。空气中还有术法攻击后的硝烟,神农族地中大片大片的青石断裂,假山倒塌,还有些弟子受到波及,倒在血泊之中。“风幽姬,与虎谋皮,你简直是疯了!”农逍遥浑身发冷地看着风幽姬,声音颤抖。此刻的风幽姬浑身散发着魔气,唇边还残留着鲜血,姿态妩媚妖娆,和刚刚初见时满身戾气的威严女皇判若两人,这分明就是一个女魔!方才,风幽姬说有事要商议,去了神农一脉的议会阁楼。农逍遥本以为她要以风韵之的惨死讨要好处,却没想到,她竟说,希望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一同为域外妖魔效力,共同侵占这片大陆!天哪,身为华夏上古家族中的一员,竟然能说出这般无耻的话。难怪玄机脉主曾说此次纪元之争非常严峻,原来是欲要侵占华夏的妖魔在此处有了内应,瓮中捉鳖,想想都让人胆寒。更可怕的是,风幽姬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风幽姬。农逍遥本以为就风幽姬的资质和辈分,肯定是不敌他的,却没想到,她竟然在短短百年内,晋升为十一品,这种速度说是妖孽都不为过!“我疯了?农逍遥,识时务者为俊杰,妖魔一族神秘,在他们的帮助下我青春永驻,实力更是达到了十一品,这是我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你说我疯了?”风幽姬眯了眯眼,她回眸看着身后瑟瑟发抖的伏羲弟子,语气冰冷。而风衍之则低垂着脑袋,一句话都没说。风幽姬的变化很早就出现了,他是第一个发现的。曾经高贵,优雅的母亲,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阴冷,戾气,容易发怒。当然,伴随而来的却是她年轻的容颜,还有令人瞠目的修为增长。他会发现,还是因为族中弟子失踪,追寻之下,却发现失踪的弟子竟然都是被他敬重的母亲叫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件事他一直埋在心里,没有对任何人说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华夏抚育伏羲一脉上万年,如今,你竟然要亲手将‘她’毁了,你真的是走火入魔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农逍遥声音中有满是悲痛和失望。他们隐世家族向来都是这片大陆的守护者,会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拯救世人,他没想到,如今将祸端引来的,居然会是伏羲一脉。“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若非看在往日的情面上,你以为我会让你们跟我一同效力魔神?待妖魔一族彻底侵占这片大陆,我伏羲一脉就是最大的功臣,届时,你们神农和玄机两族,都要对我俯首称臣!”风幽姬双臂大张,她仰着头,声音张狂而霸道。她是女人,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样的决定。能够拥有永世不衰的容颜和无比强大的实力,这是她曾经最梦寐以求的,而此时全部实现了,这都是因为高高在上的魔神!为了得到更大的好处,她愿意抛弃良知!“愚蠢至极!”清冽而冰冷的四个字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风幽姬望去,就看到站在阁楼屋顶的叶蓁。刚刚的四个字就出于叶蓁之口,她来得很巧,将风幽姬的话全部听在耳中。她竟没有想到,伏羲一脉脉主会和妖魔为伍,成为妖魔入侵华夏的渠道和奴隶,妄想妖魔一族最后会善待伏羲一脉,简直是痴人说梦。凶残,狠辣,贪婪,无耻世间一切卑劣的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妖魔。就这样一个种族的承诺,如何能够相信?“你说什么?愚蠢?”风幽姬眯了眯眼,声音中满是杀意。有了强大的力量,她完全不需要克制自己的本性,这种肆意妄为的感觉才是她追求的,高高在上,不需要任何忌惮和退缩。“不仅愚蠢,还可怜”叶蓁唇角牵起一抹冷笑,话中讥讽之意毫不掩饰。愚蠢的是,风幽姬相信了毫无可信度的妖魔,可怜的是,曾经风光无限的伏羲脉主成了妖魔的奴隶,日后,只能靠舔舐别人的脚底过日子。农逍遥认同地看了叶蓁一眼,不愧是真神的女人,胆子就是比别人大。瞧瞧那些小弟子颤抖的身体,几乎要匍匐在地上的身姿,简直是丢人!风幽姬被激怒了,她刚要动,就被身旁的风衍之拉住了。“嗯?”轻轻地一声鼻音,让风衍之垂眸,但他却没有松手。而在此时,农逍遥已经挡在了叶蓁面前,生怕风幽姬动手,叶蓁要是出了什么事,整个大陆都承受不了真神的怒火,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母亲,她不能动”风衍之抬头看了叶蓁一眼,语气郑重。“呵呵,笑话!不过是个五品修为的小丫头,既然敢讽刺于我,就要有敢承受我怒火的勇气,有何不能动,不光是她,今日,神农和伏羲两族的人,都要死在我手中,没了这些拦路石,魔神大人必然会高兴!”风幽姬脸上挂着笑,斜眼看着被农逍遥挡在身后的叶蓁。她还从没被人如此瞧不起过,这个不知哪里来的臭丫头,简直找死。“母亲,她的夫婿,是真神”说起“真神”二字,风衍之眸中划过一抹惧色。不管怎么说,能和天道战斗,撕裂虚空,这都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他单单是听人描述都觉得热血沸腾,更别说亲眼所见的人了。“真神?哈哈哈,简直是笑话,华夏早就没有神了,如今只有魔神!”风幽姬一把扯出自己的衣袖,丝毫不信。然而周围所有人都面色郑重,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风幽姬眯了眯眼,眸中有狐疑之色。“这丫头的夫婿的确是真神,你若敢动,他必然会踏平你伏羲一脉!”农逍遥冷哼一声,眼神鄙夷。看他言辞凿凿不似作假,风幽姬垂在身侧的手微握,神色间也有些许迟疑,但想到她身上的东西时,还是放松下来。真神又如何,有魔神在,真神也不用放在心上。“臭丫头,莫要以为有真神撑腰,就肆无忌惮,给我拿命来!”风幽姬冷笑一声,身形闪动,五指成爪,直接扣向叶蓁的脖颈。农逍遥面色一冷,飞身上去和她战在一起!“老东西,给我滚开!”风幽姬手中魔气汹涌,直接击向农逍遥,后者不敢怠慢,动用灵气挡住散发着浓浓恶意的魔气,若被妖魔之气侵蚀,他怕是会失去神智。两人之间动手,就如同一个信号。伏羲一脉的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想到满身阴冷的风幽姬,纷纷打了个寒颤,他们不想战斗,但他们是伏羲一脉的弟子,别无选择。“啊——冲啊!”“杀,把这些叛徒通通杀光!”“他们是我们华夏的蛀虫,背叛者,死不足惜!”“”不管伏羲一脉的弟子怎么想,玄机和神农一脉的人可没有任何留情。两族弟子神色间满是愤恨,招招下的是杀手。“这叶姐姐,这怎么办啊!”农樱到时,就看到这样的画面,一时间大惊失色。她有些慌乱,不知该如何是好。“妖魔,人人得而诛之”叶蓁清透的眸子里满是平静和冷漠,她缓缓抬起手中的弯弓。那些普通的伏羲弟子也许是善良的,但他们却没有正确的选择,是生是死只是一念之间,从他们选择跟着风幽姬反叛时起,就已经踏上了不归路。背叛者和助纣为虐者,不值得同情和怜悯。“雨落苍穹——沧海一粟!”叶蓁一手持弓,一手拉弦,声音清冽!一只五彩箭矢逐渐在弓弦中成型,带着无比强大的杀伤力!神器,即便此刻在五品修为的叶蓁手中有些蒙尘,却也能发挥出无比强大的能力,这是独属于她和清风弓之间的默契!箭矢飞射而出,在空中逐渐分散出七八支相同力量的飞箭!这是她此刻所能使用的最强杀招,也是雨落苍穹最强的杀手锏!叶蓁的目标并非那些毫无反手之力的普通弟子,箭矢直指风幽姬。擒贼先擒王,农逍遥多半不是风幽姬的对手,她能做的就是从旁协助。清风是生机的象征,由它爆射而出的箭矢,对魔气有着克制作用,纵然风幽姬修为再强,若被清风的箭矢射中,也要受伤!今日,已经躲不过一场血战了!------题外话------各位小可爱,很抱歉今天没有及时更新,主要因为后台抽风,我一直进不去,你们也看到我收藏变成了郑重和你们道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