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章 火狐草,莱格之力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一封信,或者说一封邀请函,送往京城。修者联盟,自诩华夏最大的修者云集之地,处于京城郊外一处神秘之地。修者联盟盟主名叫彭坤,是个孔武有力的中年男人。他此刻正站在窗前,手中持着一份书信。看完农天书信中所写的东西,彭坤双手负于身后,脸上的神色有些难测。“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就在此时,一道冷魅而诱惑的声音响起,一双并非特别白皙的手臂缠上了彭坤的腰,涂着丹寇的手不安分地在他胸前画着暧昧的圈圈。“呵呵,没什么”彭坤笑着摇了摇头,一把就抓住了女人的手。他将手中的书信随手丢在地上,一把抱住她,嘴唇胡乱地亲吻在她的脖颈,猴急般推搡着女人来到床榻前,三下五除二就褪尽了她的衣裳。丰满而凹凸身材,让彭坤瞬间红了眼。他如饿虎般扑了上去,尽心尽力蹂躏着身下的女人。一时间,房中呻吟和粗喘交织,让人脸红心跳。**初歇,女人趴在彭坤怀中,脸上带着潮红之色。而那张脸,画着冷魅而妖冶的妆容,肤色微暗却十分漂亮,一头精致的短发给她增添了些许强势之感,正是许久未见的卢玉。只是没想到,她到修者联盟还没多久,就搭上了盟主彭坤。“那信,是神农一脉传来的?”问话时,卢玉的眼神缓缓扫过地上的信。“嗯,说什么找到一处秘境,让我们修者联盟一起探索,哼,隐世家族都是一群老狐狸,怎么可能那么好心,让我们修者联盟去沾光”彭坤眯了眯眼,脸上挂着一抹冷笑。“哦?秘境?”听到这两个字,卢玉的眼睛霎时就亮了起来。她到修者联盟也有段时间了,但修为一直停留在四品,不上不下,虽然都说她天赋奇佳,但修者修为进步实在太难,她需要在短时间内达到五圣的程度!“嗯,这华夏哪有那么多秘境,这神农一脉真是没事找事”彭坤摇了摇头,面容上带着些冷漠。换位而言,若是他修者联盟找到一处秘境,那他绝迹是不愿和他人分享的。“可神农一脉毕竟流传自上古,不会空口白牙的,说不定他们找到的秘境太过危险,觉得自己吞不下这块肥肉,才想让我修者联盟相助!”卢玉眼珠子转了转,说道。她这话让彭坤感到颇为舒服,他就喜欢修者联盟站在隐世家族之上。“那依你的意思,我们应该去看看?”彭坤眯了眯眼,手却不闲着,揉捏着一旁的卢玉。“这是自然,秘境可遇而不可求,机会难得啊!”卢玉刚忙点头,她可不希望错过这次的机会。“好啊,那就看你怎么做了”彭坤笑着拍了拍卢玉的屁股,意有所指地说道。闻言,卢玉眸中闪过一抹幽暗,却笑嘻嘻地趴伏下身体,她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自从来了修者联盟,叶家就再也没有传信给她,必然是知道了什么。现在,她唯一能扒住的只有彭坤。只要有他在,就有资源,那她的修为迟早能上去!她必须要在纪元之争之前,掌控修者联盟!屋里又进入新一轮的暧昧,而修者联盟外的人,面色却极为难看。“你说什么?彭坤又一直待在房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中年美妇语气有些不对,眼角处的丝丝细纹让她充满了韵味。“是是盟主一直待在房间”小弟子低垂着脑海,被中年美妇的气势所震慑。“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美妇挥了挥手,有些无力地说道。小弟子闻言,赶忙退了下去,只是眼神看向她时带了些许怜悯。“该死的男人,无耻的狐狸精!”美妇咬牙切齿地怒骂一声,旋即只能苦着脸,悲伤地垂下眸子。她是彭坤青梅竹马的妻子,木灵。他们一起长大,直到彭坤坐上修者联盟掌权人的位置,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他渐渐瞧不起她人老珠黄,喜欢和年轻的女弟子勾勾搭搭。她一直有心制止,倒也没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原本彭坤还把心思都放在叶家的玉葫芦上,成日研究。可自从那个贱女人来到这里,一切都变了。她竟然轻而易举勾上彭坤,让她彻底成了弟子眼中的下堂妇。不仅如此,那个贱女人还时常勾着彭坤不出房门,修者联盟的事情都累积了一堆,若是平时也就算了,但神农一脉的传信他居然也能忽视到这个地步。木灵缓缓摇头,再这么下去,他这个盟主怕是也做到头了。修者联盟可并非只有他这一个盟主,还有几个家族呢!所有的目光都虎视眈眈地看着修者联盟盟主的位置,也只有彭坤对此如此不在意,还有闲心在这个时候和狐狸精翻云覆雨。“夫人,花圣人到了”这时,一名婢女进门,小心翼翼地对木灵说道。“快请!”木灵擦了擦眼角湿润的痕迹,赶忙起身相迎。花婆婆时常会到修者联盟来,对那个贱人倒是颇为关心。“圣人来访,木灵实在有失远迎,快坐,快坐”木灵恭恭敬敬带着花婆婆坐下,她虽然实力和花婆婆相差无几,但辈分却低了很多,态度上不敢有丝毫不敬,毕竟五圣人对华夏修者的影响力不容小觑。“你也坐吧,不用如此客气”花婆婆笑着摇了摇头,她身上穿着朴素的道袍。“是,不知您此次前来所为何事?”木灵坐下后,看向花婆婆,问道。“听闻神农一脉传信前来?不知你们是如何打算的”隐世家族素来和修者联盟井水不犯河水,这种突然传信的举动也着实引起了很多猜测,花婆婆此次前来就是为了神农一脉的信。“圣人,很抱歉,神农一脉的信我还没看过”木灵缓缓摇头,她倒是愿意告诉花婆婆,毕竟她是圣人,也是修者联盟的客卿长老,有些事情瞒着她才不对,可惜她并不知道信上的内容。“哦?那盟主知道?差人把他喊来吧”花婆婆挑眉,悠闲地摸了摸自己的衣袖,说道。当初叶蓁离开时,让安凛把叶承欢这个人告诉她,让她关注一下,所以近段日子她在修者联盟比在文庄拍卖行待的还久。故而,她对彭坤的风流韵事也略知一二。没想到叶蓁让她格外关注的一下的人,这么不简单,爬上彭坤的床不说,还让原配木灵如此下不得台面,这般品性,恐怕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这”木灵面色有些为难,虽然心中很想照着花婆婆的意思做,但“怎么,这日头高照的,难道彭坤还未醒?”花婆婆似笑非笑地问道,语气却很强硬。修者联盟的盟主可以是别人,并不一定只能是彭坤。“是,木灵知道了,来人!把盟主叫来,就说花圣人有请!”木灵点头应了,赶忙差人去叫彭坤。看着她的背影,花婆婆缓缓摇头,这个木灵倒是大气,只可惜太过柔弱,若换作她的夫婿和弟子搞在一起,那便一刀两断,哪里有忍气吞声的道理。堂堂八品修者,却如古时候天天期盼丈夫临幸的小女人,可笑。彭坤来的很快,但衣衫不整,身上还隐隐有些古怪的味道。木灵闻到那熟悉的气味,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捏到一起。“好了,圣人已经等你很久了”她脸上挂起难堪的笑容,却还是说道。“不知婆婆大驾光临,莫怪,莫怪”彭坤只是简单行了一礼,就坐在了上首的位置。木灵眸光微急,不过花婆婆却仿佛没有看到彭坤的态度一般,脸上依旧笑着,她活了大半辈子,不至于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生气。“盟主,听闻神农一脉传信了,不知内容”她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冲主题。“是这样,神农一脉说找到一处秘境,邀请我们修者联盟前去,共同商谈探索,其中资源我们三七之分,我已经决定前去了”彭坤自顾自地说着,说到最后一句,那意思就只是通知了。他不管别人怎么想,总之他决定了,那就不允许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好,我也去”花婆婆垂眸想了想,说道。话落,她一点停留的想法都没有,转身便走。虽说不在意,但彭坤如此态度,她心中多少也是有些不悦的。“你怎么能如此和花圣人说话?”木灵恭敬地将花婆婆送走,回来时就皱着眉,语气有些不好。她实在不明白彭坤是怎么想的,花婆婆是修者联盟的客卿长老,她的态度是极为重要的,毕竟其他几个家族都牟足了劲想要巴结讨好于她。“呵,我是这修者联盟的盟主,难不成我还要迁就着她不成?”彭坤慢悠悠地喝着茶水,语气不屑地说道。依他的身份,对任何一个恭敬,那都是堕了自己的面子。“我看你是被叶承欢那个贱人弄昏了头脑!”木灵深吸一口气,讥讽地看了彭坤一眼,说道。以前的彭坤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可如今,他却像是中了邪一样。“你就不能和承欢和平共处?她是个好女人,日后你们俩总要天天相对,我可不想看你针对她的臭样子,那已经是我的女人,和你一样!”彭坤冷哼着警告一番,甩着衣袖离开了此地。对于这个看腻了的妻子,他真是一眼都不愿多看,还是他的小妖精贴心。想着那具年轻的身体,凹凸有致的身材,彭坤心中就一片火热,脚下如生风一般离去,刚刚他人在此处,心却已经非到她那里去了。看着彭坤的背影,木灵满脸苦涩,她竟不知还应不应该留下他。罢了,罢了,也没什么好争的了。要前往神农一脉,正好放宽心游玩一番,也好过在这里争风吃醋。*神农族地。“信应该已经到了,要不了多久,修者联盟的人应该就会来!”农天缓缓松了口气,这件事情一旦处理好,风幽姬和卢玉也就不算什么了。“修者联盟内部分裂很大,其他几个家族蠢蠢欲动,对盟主之位觊觎已久,我们理应选择合适的人来合作,他们啊,心不齐”机斛坐在一旁,认真分析着眼前的局势。修者联盟也并非都是好人,总要找些人品靠得住的才好。否则,有人被风幽姬三言两语勾了神魂,临阵倒戈,那对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风幽姬实力很强,身边还有盘旋轮。“如玄机掌门所说,修者联盟内部情况的确不容乐观”农天郑重地点了点头,认同了机斛的话。“修者联盟,可有一个柯姓家族?”想了想,叶蓁抬眸问道。她想起当初在邬魍山时顺手救下的柯子谟和柯子歆兄妹,这两人虽然为了邬魍山中的资源和文景姝勾结,但总的来说不算是坏的无可救药。“难道叶姑娘也曾和修者联盟接触?没错,的确有一个柯姓家族,他们在修者联盟中已经算是势力最大的一个,也是盟主之位有力的竞争者,一般来说,怕是不会听从彭坤的话,不过这柯家素来圆滑,不知是否可信”农天将自己知道的通通说了出来,毕竟不是开玩笑的事。前往天水的伏羲一脉,绝对是玩命,任何一个关键点都要思考清楚。“家族品性,到时候再说,还需要叶丫头对我们两族弟子好评好操练一番,让他们明白妖魔的弱点,否则到时候怕是扶不上台面”农逍遥看着叶蓁,语气郑重。他并不喜欢族中弟子无辜送死,还需要叶蓁多多体谅。“好”叶蓁颔首。消灭华夏的妖魔内应和盘旋轮,是每个人都应尽的责任,否则华夏奔溃,所有人都活不了,救别人就是在自救,一样的道理。“脉主,不知你可还记得三族会武时,来求医的博古勒家族?”乘着现在有些空闲,叶蓁问道。待处理完神农一脉的事,她就要去找郎翼,这些事情一环扣这一环,但郎翼也很重要,她不希望等司缪回来,却发现郎翼出了事,那绝对是她不愿看到的。“记得,不知叶姑娘问这个做什么?”农天茫然地摇了摇头,他当然记得博古勒家族。说起来,千百年来,博古勒家族还是唯一来神农一脉求医的外国人。“你们所说的博古勒家族,可是y国的吸血鬼占卜家族?”机斛眼皮微动,抬眼看向叶蓁和农天。他们玄机一脉也是占卜家族,和博古勒家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自然对他们有所了解,只是没想到博古勒家族会到神农一脉来求医。“的确是他们”农天点了点头,别说机斛觉得诧异,连他都是如此。国外的吸血鬼家族向来高傲,也不爱离开自己的地盘,能千里迢迢来求医,已经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你这丫头果然还是对他们有些上心啊”农逍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上次他就看出一些端倪。“我想问,博古勒家族的少主,自小体弱多病,如今因为中了尸毒和媚毒,导致昏迷不醒,若是换血,是否可以医治他的症状?”叶蓁认真说着,不想出现一点意外。“按理来说,吸血鬼家族的病症的确出自血液,若是能换血,净化掉他血液中的病弱体,是可以苏醒的,只是尸毒和媚毒还需药疗,可是这药”农天作为神农一脉医道最高深的人,对此还是能说上几句的。但说到后面一句,脸色却有些为难起来。“不知脉主可有什么难言之隐?”叶蓁蹙眉,她并不希望此事出现什么变故。若无法彻底根治雷赫,怕博古勒家族也不会尽力帮她。“是这样,叶姑娘,尸毒和媚毒任何一种老夫都有办法,但两者混杂,这怕是需要用到上古时候的祛毒丹,这对我的炼丹之术而言,太难”农天老脸一红,只觉得自己又丢了神农一脉的颜面。但到了如今,炼丹之术的确已经式微,根本没人能炼制祛毒丹。闻言,叶蓁眸中有微光闪过。“既然如此,那就劳烦脉主帮我准备炼制祛毒丹所需要的药材,至于祛毒丹的事我自会想办法,这就不用脉主忧心了”叶蓁倒也没有客气,直接请农天来准备药物了。她已经想到了炼制祛毒丹的办法,这不算什么难事。她希望雷赫的身体可以被治好,从而让博古勒家族倾尽全力帮她寻找郎翼的下落,即便现在已经知道了郎翼的下落,但他在外多待一秒,就多一分危险。“好,叶姑娘放心,老夫自当准备好”农天虽然有些不解叶蓁为何要救博古勒家族,但还是应了。如今的叶蓁对他们和玄机一脉来说,那就等同于救命恩人!祛毒丹难炼,但药材还是能找到的。神农一脉若连这点底蕴都没有,也不必位列三大隐世家族了。“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叶蓁对着三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农樱这些日子被她安排着,开始让众多弟子拿妖魔草偶做练习,低等妖魔的命门在肚脐正上三寸,这是他们的心脏所在。面对妖魔,必须一击毙命,否则让他们逮到机会,怕是反手让人重伤。农樱也知道这是要命的事,所以操练起来格外认真。叶蓁缓步回了竹居,关好门,闪身便消失在房内。没错,她的葫芦空间终于晋级成功,打开了。有了情怨花,空间果然又增大了数倍。她刚站稳,一抹绿色的人影就冲了过来。“神妃!王去哪儿了?!”莱格面色有些不好,他语气焦虑地问道。早些时候他突然感到有些不安,这种感觉莫名其妙,但他想起饕餮大陆的灾难,心中就更加难耐,可这个时候竟多了一株十二仙灵的情怨花。洞天福地晋级,他也没办法去问司缪,饕餮大陆怎么办。这一等,简直是度日如年。索性,过了这么久,洞天福地打开了,作为主人的叶蓁也出现了。可是莱格却没有看到司缪,不禁抓耳挠腮地问道。这些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王回去的晚了,饕餮大陆也就完了!“他”叶蓁垂眸,看着莱格的样子,她竟不知该从何说起。“神妃?饕餮大陆有一场灾难,王必须回去!”见她如此,莱格面容严肃下来,他语气认真地说道。“他已经回去了,饕餮大陆的事也解决了,你不必担心”叶蓁想了想,说道。当初司缪也曾提起饕餮大陆的难处,不过他说过,事情已经解决了。“啊?王为何如此匆忙?!”莱格微惊,怎么感觉葫芦空间晋个级,世间过去了好多年一样。“当初我遇到往生路,被困在饕餮大陆的记忆之中,司缪回去救我,也解决了真正大陆的事,所以你不必如此忧虑”叶蓁也没瞒着莱格,说道。闻言,莱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神妃可还好?”既然司缪已经回到饕餮大陆,莱格心中也就放了一大半的心。“我很好,若非司缪,我怕是回不来了”叶蓁轻笑,提起司缪,眸中情意渐浓。莱格看着她不加掩饰的深情,神色也柔软下来。“无叶,王对你的感情我们几个当初就知道,他来这个大陆时,我们本不同意,但他却执意要来,王在这世上已经孤寂了太久,好不容易爱上你,如今能看到你们在一起,我也算是放下一颗心,希望你不要辜负王的感情”莱格语重心长地说道,此刻,叶蓁不是神妃,而是他看重的朋友。“莱格放心”叶蓁并没有做出什么同生共死的承诺,但只是淡淡的四个字,却让莱格脸上牵起笑容,他明白叶蓁的性格,一旦爱上,莫说同生共死,就算灵魂覆灭,她也不会眨一下眼,能得到这种女子的爱情,终归是幸运且幸福的。“不过神妃机缘还真是深厚,居然已经寻到了四株仙灵!”跳过饕餮大陆这个沉重的话题,莱格满眼钦佩地看叶蓁,说道。“四株?”叶蓁惊讶地抬眸,玄寒冰魄草,绮罗绿生藓和情怨花,还有什么?倏然,叶蓁想起什么,身形微动,便找到一块空地。此处那块空地燃着熊熊火焰,透过红色的火焰,可以看到一小株一颤一颤的幼苗,那幼苗形似狐尾,周遭的火焰看上去极其漂亮。叶蓁脸上笑意渐浓,她没想到情怨花让空间晋级,晋级后的空间又让火狐草长了出来,近来这么多坏消息中,这怕是唯一一个让人开心的事了。当初他们一行人到妲己古墓去,司缪斩杀了狐妖,得到了千年狐丹。回到葫芦空间后,是他亲自寻的地方种下狐丹,如今,也算是开花结果了。“神妃,这么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集齐十二仙灵了!”莱格此刻也来到叶蓁身边,他目露惊艳地看着火狐草。身为精灵一族,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几株十二仙灵本尊。以往也只是在书本上看过,如今想想,来到华夏也算是一大幸事。“这话说早了,十二仙灵难寻啊”叶蓁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夸下海口。她每一次寻找仙灵都不容易,总要碰上些事情。玄寒冰魄草,可以释放灵气,增进修为。绮罗绿生藓,让万物生长,枯木逢春。情怨花,可以增进精神力,让人的灵魂逐渐增强。至于火狐草,它可以化形!没错,成年的火狐草可以化形为神兽火狐,实力堪比大乘期修者,大乘期妖兽,正儿八经的打手,这种实力的妖兽,在饕餮大陆都不多见。有了火狐草,那纪元之争来临时,她也不用那般忧虑了。如今,空间中已经有了四株十二仙灵,那众生塔的第二层也该开启了。“莱格,我到众生塔中去了”和莱格说了一声,叶蓁就提着削弱锁魂阵的材料:金谷蟾蜍,银线草,泰罗果和枯叶草,闪身进入众生塔,她要救莫娴出塔了。如今,炼制祛毒丹的唯一指望,就只能放在莫娴身上了。她记得,莫娴曾说过自己是炼药师。就连洗髓丹她都那般信誓旦旦,就更不用说区区祛毒丹了。有些事,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有了莫娴,雷赫必然能够活蹦乱跳,如此一来,博古勒家族就会感恩于她,尽心尽力寻找郎翼的下落,这样在y国也对了一分底气。还是那座熟悉的孤坟。“天命者!”看到叶蓁,孤零零坐在孤坟上的莫娴微喜。她脸上满是笑容,开心得像个孩子。自从见过叶蓁后,她就开始怀念起外面的世界了。“你可还好?”看着莫娴,叶蓁问道。“我很好,天命者,这些这些”看着叶蓁手中的东西,莫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她几乎要喜极而泣,周身半分怨气和戾气都无。“没错,你即将脱困,不过我有事需要你帮忙”叶蓁垂眸看了看手中的材料,说道。“天命者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帮你!”莫娴赶忙点头,生怕自己回答的慢了,叶蓁不高兴就转身离开。“我需要祛毒丹,不知你可有办法?”问话时,叶蓁眸中闪烁着些许微光。“当然,祛毒丹不是高级丹药,我能炼制,只是没有炼药的材料啊”莫娴皱眉看着周身荒芜的孤坟,轻轻叹了口气。想当初她多么风光无限,如今就多么狼狈不堪。“材料我会准备,好了,你安静待着,我这就开始了”听到莫娴的话,叶蓁缓缓松了口气。她来到上次构建锁魂阵的地方,盘膝而坐,缓缓伸出手指,指尖上陡然窜起一股森白的火焰,火焰看上去有些诡异。叶蓁熟练地操控着指尖上的火焰,将其一点一点地灌输到锁魂阵之中,过了许久,她才放下手,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锁魂阵内翻腾着的细小气泡。削弱阵法的步骤叶蓁并不生疏,而且宛如行云流水。她拿起一株材料,以精神力剥取灵药内的精华。强大的精神力配合熟练的手法,提炼灵药精华这一步如履薄冰的精细工作,叶蓁做的可谓是挥洒自如,果然不愧为饕餮大陆的年轻阵法师。削弱锁魂阵的材料只有四种,唯一有些困难的就是金谷蟾蜍。金谷蟾蜍是活物,用精神力生生剥取其中精华时,会有些难处。不过好在,当所有材料的精华都用精神力剥离出后,叶蓁面色还算不错。这就是情怨花的好处了,叶蓁在众生塔中,她是葫芦空间的主人,一旦精神力流失,情怨花就会自动补给,只是现在它还是幼苗,能力有限。在饕餮大陆时,精神力的强大与否是先天而来,当然也有一些后天专门用于修炼精神力的法诀,只是这类法诀太过稀少,若非家族传承,那就只有洪荒墓穴中有了,可想而知情怨花的强大,若被人发现,必然会进行抢夺。四种材料的精华融合为淡青色的粘稠液体。叶蓁再次伸手,灼热的细小火焰对着那黏稠液体慢慢炙烤,直到淡青色的黏稠液体渐渐凝实,她才操控着它们逐渐附着在锁魂阵之上。而原先炙烤锁魂阵的气泡,和黏稠液体融合后,竟然爆射出一道璀璨的光!叶蓁神色平静,而莫娴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看。这么多年,她终于看到了离开的希望。只要能离开这座塔,她愿意付出一切!叶蓁手中印诀变换,最后轻声喝了一个“起”,霎时,原本强硬的锁魂阵变得弱了不止一层,莫娴也感到众生塔对她的压制变小了。“谢谢,谢谢你天命者!”莫娴激动极了,仿佛冰冷的心脏都开始跳动起来。她看着叶蓁,却不敢上前打扰,只能轻声呢喃着道谢。纵然离开众生塔,她也会成为叶蓁的奴仆,但如此她也是愿意的。削弱锁魂阵,之后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叶蓁曾经构建过锁魂阵,化解时就简单了很多,因为她知道锁魂阵的阵心所在,五彩光芒闪过,一座存在无数岁月的阵法便随之破碎。罩在孤坟之上的透明阵法从顶层开始化解,宛如大的气泡破碎一般。莫娴抬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直到阵法彻底破碎,一枚细小的光印盖在了莫娴的额头。她伸手摸了摸,旋即笑了。“天命者,属下莫娴,感谢您的搭救!”莫娴跪在叶蓁面前,态度恭敬至极。如今,她已经是天命者信徒,无法背叛。“这是?”叶蓁挑眉,不解莫娴的举动。“天命者有所不知,您每救出一个罪犯,那么罪犯身上就会自动产生灵印,从而成为天命者最忠实的信徒,永生永世不得背弃,为您所用。”闻言,叶蓁眸子眯了眯。她没想到众生塔居然还有如此逆天的功效。十二仙灵是众生塔的钥匙,如今,她已经救出了莫娴,也就是说,这十二个罪孽滔天的犯人,只要救出,都会成为效忠她的下属!这个消息对叶蓁来说是极好的,毕竟这些人都活了很久,总会有些用处。比如说莫娴,她是炼药师,眼下就能派上用场,炼制祛毒丹。“起来吧”叶蓁说道。她话音刚落,孤坟消散,这第一层的众生塔微微震动,逐渐被寒冰覆盖,玄寒冰魄草居然从葫芦空间的驻扎地来到此处,悠悠然地再次扎根。它很霸道地将这里全部选为自己的地盘。玄寒冰魄草摆动枝叶,舒服地仿佛回归母亲的怀抱一般。不过也的确是这样,十二仙灵乃是从众生塔中分离出去的。“走吧”叶蓁笑着摇了摇头,一挥手,就带着莫娴离开了众生塔。葫芦空间,莫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地上绿油油的草地,又抬头看看高山流水,哈哈大笑起来,她的笑酣畅淋漓,带着解脱之意。莱格来到叶蓁身边,看了莫娴一眼。“神妃,她就是众生塔第一次层的罪犯?”莱格打量着莫娴,眸中并无恶意。而莫娴也不在意,她一转身,身上血色的凤冠霞帔就化作朴素单调的裙子。脱掉凤冠霞帔的那一刻,她心中无限喜悦。“嗯,她是莫娴,炼药师”叶蓁颔首,简单地介绍了一番。听到“炼药师”三个字,莱格眸光有些诧异和好奇。他们饕餮大陆的炼药师已经落寞,真正崛起的是灵厨,不过他身为木属性之身,对依靠灵药炼制丹药的炼药师多少还是有些好奇的。上古时候,炼药师可以能够呼风唤雨的大能。“天命者,材料备好后,我可以随时开始炼药”莫娴知道自己的使用,认真说道。“好,这里是我的洞天福地,你可要随意去看看?”叶蓁颔首,看着莫娴转动的眼珠,轻笑着说道。刚刚离开空寂而落寞的孤坟,莫娴就像个什么都没见过的孩子,不管是一颗石头,还是一株小草,在她眼中都胜过无数风光。“真的吗?!感谢天命者恩赐!”莫娴眼睛一亮,说完,人就消失不见了。“没想到救下这众生塔第一层的罪犯如此容易”莱格缓缓摇头,脸上尽是温柔的笑意。“莱格,有件很严重的事情,我想会需要你帮忙”叶蓁垂眸想了想,说道。盘旋轮的事,恐怕也唯有莱格才有能力打破了。“神妃请说”莱格点了点头,并没有任何推脱。如今司缪不在华夏,他能做的就是听叶蓁吩咐。“你应该知道盘旋轮吧?”叶蓁眸子直视着莱格,问道。司缪手下的四大统帅,实力都达到了大乘期,莱格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不知他来到华夏后,实力消散了多少,是否有足够的力量打碎盘旋轮,若是他都没有办法,那盘旋轮就只能封锁,而不能打碎了。“盘旋轮?神妃说的是妖魔传送阵?”莱格眯了眯眼,神色陡然变得冰冷。当初妖魔一族入侵饕餮大陆未果,如今又卷土重来,这样的种族,着实让人愤恨,若是有机会,他一定要将妖魔杀个痛快!“没错,华夏世界被妖魔一族盯上,如今,大陆之上多了盘旋轮,依我的实力不足以打碎,所以,你的实力可恢复了一些?”叶蓁颔首,神色有些微凝。“神妃,盘旋轮可大可小,必须亲眼见过才能知道”莱格虽然气氛,但也没有盲目应答,这不是小事。不过近段时间在葫芦空间中修养,他的实力也依靠玄寒冰魄草恢复了很多,若不是庞大的盘旋轮,他或许还是有能力将其打碎的。“好,到时,你就随我一起去”叶蓁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莱格实力不容小觑,恐怕比农逍遥还要强上很多,有他相助,伏羲一脉之战,获胜的可能也会更大。“主人!主人,我也要去!”听到两人的谈话,月牙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自从上次常春山山坳被带回来之后,月牙就在空间中闷了很久,蓝色的兽眸中满是不悦和委屈,它还是喜欢在外面野。空间里的妖兽都不是它的对手,太无趣了。“好,下次就带你去”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还是这副贪玩的个性。“主人,我也要去!还有吱吱!”兰陵王也不甘寂寞地凑了上来,说话时,还不忘记自己的小弟吱吱。“好,到时你们都去”叶蓁点头,她并没有说吱吱被留在饕餮大陆的事,只是轻声应了。兰陵王和月牙实力都不差,也算是极大的助力。如今有这么多人在,妖魔一族纵然再强,怕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一切,静待修者联盟到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