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一章 联盟来客,音啸蝠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两日后。修者联盟的人浩浩荡荡地到了。农天面色有些难看地外出迎接,明明是一天就到的路程,对方偏偏耽搁了那么久,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对方晚来一会,就有可能有妖魔离开盘旋轮。“呵呵,农天脉主,许久不见了,近来可还好?”彭坤一身隆重,看到农天时上前几步,皮笑肉不笑地寒暄着。他身边站着妻子木灵,修者素来自律,他也不想在隐世家族面前堕了木灵的脸面,若是把情人放在身边见客,他自己脸上也无光啊。“哈哈还好,说起来,彭坤兄这还是第一次到我神农族地吧?”农天虽然现在就恨不得拉着修者联盟的人到伏羲一脉族地去,但如今这么多人,有些话还是只能对彭坤和修者联盟几个家族掌权人说。“是,此次我带了不少人来,希望农天脉主莫要嫌我们烦啊!”彭坤大笑一声,扬手挥了挥身后。农天抬头看了一眼,眸子微亮,不怕你人多,就怕你人不够多。他明白彭坤是想和他炫耀修者联盟弟子众多,未来必将繁荣昌盛,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并不在乎,人越多,处理起妖魔一族来才更有力度。“此次,就麻烦神农一脉了”木灵站在彭坤身边,笑的温婉而贤淑。她是八品修者,但性情却如同一个普通人,没有半分锐利。“哪里哪里,能接待修者联盟,是我神农一脉的荣幸”农天笑着摇了摇头,眸光不自觉打量着修者联盟的弟子人群。据说那个妖魔一族真正的内应就藏在其中,不知这一次到底有没有前来。“怎么样?可看到了?”农逍遥,机斛,叶蓁三人隐藏在暗处,打量着修者联盟的一众来客。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卢玉,但农逍遥和机斛都没见过这个人,还没等农天和彭坤寒暄完,农逍遥就抓耳挠腮地问道。叶蓁清透的目光扫视修者联盟中的众人,倒看到几个眼熟的面孔。花婆婆,此刻她真站在彭坤身后不远处,并没有上前增加存在感,她就好似一个普通的长老般,看向神农一脉时,脸上带着些许柔和的笑。越过花婆婆,叶蓁就一眼看到了卢玉。几个月不见,她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依旧是一头短发,但一袭简约的弟子服都被她穿出一身风尘,这种浑身上下带着媚惑之气的,的确是女妖魔的感觉。不过,按理说,卢玉刚刚进入修者联盟,不应该站在靠前的位置才对。就看她所站的位置,也能看出她在修者联盟中地位不算低。而且,叶蓁隐隐看出卢玉周围的人形成一个真空圈,似乎想将她给孤立空缺出来,这一点倒是有些耐人寻味了,看来,卢玉在修者联盟也没闲着。让叶蓁感到放心的是,如司缪所言,卢玉的确没有大作为,修为低下。人群中,叶蓁还看到了柯子谟和柯子歆两兄妹。这一次倒是热闹很多,不过修者联盟这么多人来,也算是让人有了些安慰。“人到了,我们先走”叶蓁点了点头,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此处。农逍遥和机斛心中微松,也跟了上去。他们是希望能得到修者联盟的帮助,把妖魔一族一网打尽,但最重要的目的还是妖魔内应,只要这只妖魔内应来到神农一脉,必让她有来无回!“好了,随我入族吧”看彭坤没兴趣再说什么,农天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后,带着修者联盟的人走进了神农族地。“诸位先随弟子们去休息,晚上,我神农一脉再为大家接风洗尘!”农天说着,就吩咐弟子们带修者联盟的人下去安顿。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农天脚步匆匆前往竹居去了。“叶姑娘,不知,不知那妖魔可来了?”农天语气微提,生怕那祸害没来。“来了,看样子,在修者联盟地位不低”叶蓁眯了眯眸子,想起卢玉的样子,脑海中有些许猜测。“晚宴,叶姑娘可要出来?”听到叶蓁的话,农天脸上挂起喜色。“我就不去了,你们且去套套话,看看修者联盟众人的品性,待晚宴结束,再将风幽姬和盘旋轮的事说出,至于卢玉,暂且不说”叶蓁想了想,说道。她和卢玉有生死大仇,她若出现,恐怕事情会向难以预知的方向发展。卢玉不是笨人,若是她猜出他们这么多人即将对伏羲一脉动手,恐怕会传信给风幽姬,让她早做打算,如此一来,没有瓮中捉鳖,只有人去楼空了。而且,此刻她还不知道卢玉在修者联盟中的地位。倘若她如他猜想的那般,搭上了修者联盟中的高层人物,那吹一吹枕边风,让对方临时改变主意,那对他们的计划来说必然是个打击。“好,我知道了!”农天郑重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修者联盟到来,让他都变得有些繁忙起来。“叶道友,不知你对此次的行动,有几分把握?”机斛抬头看了看即将落下的太阳,轻声问道。农逍遥也目光灼灼地看向叶蓁,想知道她心中的打算。“若无十分,此次行动没有任何意义”叶蓁淡淡地摇了摇头,声音中并没有什么高傲和得意,她就是很淡然,淡到骨子中的那种,在她这里,没有应不应该,只有要不要。若是选择要做,那就必须做好!盘旋轮,这是关乎华夏所有人生死攸关的事,不容有任何失误。闻言,农逍遥和机斛皆是一愣,旋即大笑出声。是啊,若无十分把握,这般劳师动众也没了意义。*大殿上,农天正宴请着修者联盟的人。彭坤和木灵坐在右侧最上首,看样子似乎伉俪情深。而花婆婆也被邀请到了上首,依她华夏五圣之一的身份,坐在上首实在是绰绰有余,当然,她的到来也让农天心中荡起些许波纹。“没想到,你竟然会是修者联盟的客卿长老”农天看着身侧不远处的花婆婆,苦笑着摇了摇头。“你没有想到的事情可多了”花婆婆挑眉,言辞间也多了几分熟稔。她是修者联盟客卿长老的事,恐怕没几个人知道,不足为奇。他们都是一个时代的大能,会认识不是什么奇怪之事。彭坤没在意花婆婆和农天之间的叙旧,目光若有若无地瞟向弟子中,想要找找那一道妖娆多姿的身影,将身边的原配夫人全然忘在了脑后。“你别忘了,这里是神农一脉”木灵脸上掠过一抹难堪,旋即轻笑着,嘴唇动了动,说道。此次彭坤不顾颜面,居然带着初入门的弟子前来,为了此事,他们还大吵一架,如今在神农一脉的大殿中,他还如此不顾及身份。身为修者联盟的盟主,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竟敢这么肆无忌惮!听到木灵的话,彭坤皱眉,果真不去看了。女人是重要,但还没有他的脸面重要。见他如此,木灵松了口气,态度微软地帮彭坤斟了一杯酒。“彭坤兄,不知此次修者联盟中来了几个家族?”农天看着下首中各自为阵的联盟弟子,笑问道。“呵呵,不瞒你说,此次来的只有一个两个家族,柯家和付家”彭坤眼中闪过一抹幽暗,旋即说道。修者联盟被众多家族分化的事,是他此生最恨之事,只盼望有生之年能够将这些家族打散,从而彻底掌控修者联盟的权势!“哦?带队的是谁?可否站出来让老夫看看?”农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大声说道。话落,场面一片寂静,两个风姿卓越的男子从席位上站了起来。“小子浮生,付家的,是此次的带队人,脉主有礼了!”说话的男人剑眉星目,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十分阳光。“哦?付浮生,好名字,好名字啊,哈哈哈”农天笑着点了点头,这个付浮生敲上去倒是没什么心眼,但修者大家族中的弟子,不能单从表面做结论,但不得不说,付浮生给人的感觉极好。“柯子谟,此次带队柯家,脉主有礼!”这次说话的男人面貌刚毅,棱角分明,眼睛中满含冷漠,能看出他的冷漠是从心里发出的,并非对农天不敬,而是心情如此。“哈哈,柯家的小子,也不错,都是极优秀的孩子!”农天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就眼下来看,他心中站位的还是付浮生。看着农天夸赞柯子谟和付浮生,彭坤和木灵面色都有些巧妙,依他们的年纪自然是应该有孩子的,可惜,不知为何,这么多年,别说儿子,就是女儿都没有,修者联盟众多家族中的女眷,明里暗里嘲讽于木灵。这也是为何彭坤爬上卢玉的床,她没有发狂的原因。若是可以,她倒是也希望卢玉可以生下一个孩子,让她抱养。一旁的花婆婆若有所思地看了农天一眼。她和农天熟识,深知他的秉性。多年脉主生涯让他态度格外严肃,可如今看来,倒不是那么回事。这中间如果不是有什么事,她可不信。“脉主谬赞了,听闻贵族骄阳师兄人如其名,真真一枚烈日骄阳,曾在上一次三族会武时横扫三族,一举夺魁,这才是我等学习的楷模!”付浮生羞涩一笑,旋即就拖出了农骄阳。他是极会说话的,说出来的话让神农一脉长老弟子们都心中舒坦,看向他的目光时也柔和了许多,由此可见,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然而上首的农天脸上笑容却是一僵,旋即只是僵硬地接下了话题。“呵呵,那小子也不知跑到何处去了,当不起这般夸奖!”这些日子,农骄阳不仅没有安分待在族中操练弟子,反而三五不时地往外跑,身为大师兄,但是却半点大师兄应该有的责任都担不起来。闻言,付浮生笑了笑,没有接话。他也看出农天不是很想谈论农骄阳,虽然不知为何。但察言观色是他的本事,自然不会再次提起让农天不喜。“说起来,此次三族会武应该就在当下吧?”柯子谟看了付浮生一眼,转眸说道。如果他没记错,隐世家族三年一次的会武,就是现在才对。“呵呵,柯家小子记性不错,的确如此,而且玄机一脉的小子们也尚且留在族中,彭坤兄,你怕是也多年未见机斛脉主了吧?”说着说着,农天就把话题牵引给了彭坤。毕竟他才是修者联盟名义上的老大,不能忽视太久。虽然农天并看不上彭坤,但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哦?玄机脉主竟然也在此地?何不请出来大家一起喝一杯?”听到玄机一脉,彭坤眼睛一亮。他恰好想找玄机一脉占卜占卜,未来他是否能够一统修者联盟。“是啊,不如就请出来见见,说起来,我也许久未见他了”一旁花婆婆也搭腔说了一声,她和机斛也是旧识。“呵呵,好,来人,去请机斛脉主前来大殿”农天笑着点了点头,扬手让弟子们前去请他。在这般场面下,一直端坐在下首的卢玉皱了皱眉,为何三族会武结束,玄机一脉的人留下,却没有提起伏羲一脉?自从进了修者联盟,花婆婆看她看的紧,她都没机会和人传信。难道有什么事情超出了她的预想?卢玉心中有些不安,待晚宴结束,还是找个由头离开片刻,必然要问清楚,否则,她心难安,她来这里是为了秘境,可不希望发生什么不愿见到的事。“咦?为何伏羲一脉没有留下?”柯子歆小声地插了一句嘴,颇为好奇地问道。她可从未见过上古三族,能有机会见到神农和玄机两族虽然也算是满足了她心中的些许好奇,但伏羲一脉却更让她想见。听闻上古时候伏羲是人首蛇身,那伏羲一脉的弟子岂不是都这样?柯子歆的问话让众人都是微怔,是啊,为何玄机一脉留下,伏羲一脉闭口不谈?难道这三族的关系并不如外界修者所知的那般和谐?神农一脉的弟子和长老们面色皆是一变,但转瞬即逝。他们早前也接到了消息,修者联盟中有妖魔内应,务必要小心。“呵呵,伏羲一脉风衍之晋级,这是大喜之事,自然是回族庆贺了”农天不愧是脉主,说起这话来,脸不红气不喘。修者联盟的人虽然觉得这个原由有些牵强,但也了然地点了点头。卢玉面色愈发难看,她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就在这时,机斛带着机漓到了大殿。“呵呵,多年未见,修者联盟还是如此朝气蓬勃”机斛乐呵呵地看了看修者联盟中的弟子,夸赞了一句。每个家族都希望自己族中新弟子不断,这样源源不断地注入新鲜血液,会万古长青,机斛这话可是让他们乐开了花。毕竟机斛是玄机一脉的脉主,他的话,一言九鼎。就凭这一句夸赞,修者联盟还该昌盛数百年才是。“机斛脉主,我等前来,竟刚刚才知道你也在神农一脉,见谅,见谅啊!”彭坤大笑着起身,对机斛拱手说道。他的态度可比对待农天要客气多了,这一点让农天眼中划过一抹冷淡。彭坤此人,妄自尊大,对自己能用得到人客气十足,对用不到的则格外看不起,就这样的性子,能在盟主的位置上坐这么多年,也是不易。“哪里,哪里”机斛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和彭坤寒暄下去的意思。“好了,都坐吧”农天起身招呼,给机斛和机漓设了位置。“这位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机漓师兄了?”付浮生若有所思地抬眸,眼中满是笑意,对机漓拱手说道。这机漓是玄机一脉下一任的脉主,若是交好,好处绝对用之不尽。修者不会生病,所以大多时候是用不上神农一脉的,但玄机一脉不同,他们一族可以窥测天机,预知未来,这种能力让所有人都为之叹服。付浮生说话时,脸上虽有笑意,却不谄媚。刚刚他也夸赞过农骄阳了,真正的两族都不得罪。不得不说,他处事之圆滑,可比彭坤这个脉主好得多。“早就听闻机漓师兄乃天纵奇才,占卜之术出神入化,子谟有礼了!”一旁的柯子谟也不甘寂寞地凑了上来,机漓此人,交好微妙。他显然抱着和付浮生一样的心思。“机漓不敢担此夸赞,两位师弟有礼”机漓起身,淡笑着摇了摇头,拱手回了一礼。他虽然气质孱弱,一双眼睛灰蒙蒙的,但和柯子谟,付浮生两人站在一起也丝毫不落下风,一袭温润如玉的气质,倒是让修者联盟中很多女弟子红了脸。“呵呵,这倒像是群英荟萃般,我华夏下一代弟子,优秀二字不足以形容!”花婆婆笑呵呵地看着三人,言语间尽是满意。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候,能出现这么多天之骄子,是她华夏之幸事。她可没什么攀比之心,只要华夏强盛,她就开心。“你说的没错,未来的华夏大地,就要靠他们了”农天点了点头,脸上也有些欣慰。只是农骄阳不在此地,让他脸上有些不悦。身在神农一脉族地,出风头的却是别族弟子,说出来也的确是笑话。彭坤被冷落到一旁,脸上笑也不是,气也不是。木灵叹了口气,为他斟了一杯酒。而此时的农骄阳在何处?他正在神农山外,云歇村的酒楼中,和一个蒙面女子争论不休。“花萝,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师傅不是神农和玄机一脉杀的,他是自己甘愿留在常春山与心爱之人长眠的,这话你要我说几次?”此刻的农骄阳面容颓然,身心俱疲。“我知道了,你走吧”名叫花萝的蒙面女子冷漠地点了点头,说道。她是机峸的弟子,也是现在魔修的领导者,没错,她是魔女。“你知道?你若知道,就不会把风韵之的事告诉风幽姬,她是域外妖魔!你不该和她狼狈为奸,共同残害华夏之人!”农骄阳梗着脖子,气愤之极。风幽姬会突然到神农一脉大肆残杀弟子,就是因为花萝将风韵之之死的事捅给了她,若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弟子惨死!这件事明明还有商议的可能,为何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应该感激我,若非我,风幽姬妖魔的身份,你们还不知道”花萝的笑声有些凉,但她的话却让农骄阳无从反驳。他也是这么告诉自己,花萝做这件事是在帮他们,可是,他又要如何说服那些死去的师兄弟的亡灵?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花萝最初的目的却是让他们三族内乱。“今日修者联盟前来,你身为少主,不去接待?”花萝语气冷淡极了,仿佛面前的农骄阳不是她的心爱之人。农骄阳没有说话,他稳稳当当坐着,打定主意不离开。他要看着花萝,不能让她将他们联盟之事传信给风幽姬。“骄阳,你知道吗,有些事,你还是不了解我”花萝笑了,语气温柔,让农骄阳有一瞬间的恍惚。可就是这瞬间的恍惚,让他眸子开始不清明起来,脑海中一片混沌。“不,花萝,不要”感受到从身边走过的女人,农骄阳咬着牙说道。花萝脚步微顿,却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了。当初师傅派她到神农一脉和杨箐接洽消息,却意外碰到了采药的农骄阳,之后不知不觉竟坠入到爱河中,这件事让师傅勃然大怒,将她锁住,不允许她再见农骄阳,她明白,师傅是为了她好,不想让她走他的老路。但感情的事如果能说得清,他也就不必筹谋多年了。师傅毕生心愿就是让三族倾覆,既然他死了,那这件事理应由她去做。农骄阳,对不起。清淡如风的几个字飘入昏迷中的农骄阳耳中,让他眉头紧皱。一旦神农,玄机,修者联盟联手,准备攻陷伏羲族地的事情被揭露,那这么多天的筹备就会尽数付诸东流。只要风幽姬找个弟子隐藏起来,她大可以放弃伏羲族地的盘旋轮,再重新创建一个,依她的实力,这恐怕也不算是太难的事。花萝,从此之后,你就真的不能回头了。农骄阳心中焦虑,但却动弹不得。神农族地,竹居。叶蓁躺在躺椅上,手指摩挲着司缪留下的戒指。她抬眸看着星空,却明白,这和饕餮大陆并不是同一片。看着空荡荡的竹居,一挥手,莱格出现在此地。“神妃?”看着神情落寞的叶蓁,莱格心中了然。他坐在竹椅上,缓缓摇了摇头。感情这东西,实在神秘,不仅能让叶蓁这个素来清淡的人如此神情,还能让司缪不惜耗尽修为,撕裂空间,倒是比强大秘术还叫人觉得恐怖。“人已经集齐了,明天一早就启程”叶蓁淡淡说道。“好”莱格颔首,绝美的面容颇为严肃。倏然,他尖耳动了动。“有人来了”听到莱格的话,叶蓁并没有让他回到葫芦空间。回到竹居的人是农樱,她面上满是气愤。“叶姐姐!我见到”农樱刚想说些什么,但看到莱格时,所有的话都哽在了喉咙里。这是精灵?“啊——”农樱失控般尖叫一声,旋即眼中就冒出了些许羞涩。“你好,我是莱格”莱格性情温柔,知道眼前这个是叶蓁极为信任的人。他说话时,嗓音带着精灵一族独有的清新。“你你好,我我是农农樱”农樱哆哆嗦嗦的将一句话说完,脸上就火烧云般红了起来。叶蓁挑眉,若有所思地看了农樱一眼。在她的记忆中,农樱可不是个动不动就脸红的女孩子。突然,叶蓁想起农樱当初在兰城见到冷松予时的情形,说起来,莱格也是如漫画中走出的王子一般,他精灵的身份,更是神秘莫测。也难怪,莱格是农樱喜欢的类型。思及此,叶蓁缓缓摇头。她忘记了这一茬,不然绝对会将莱格带回葫芦空间。只希望农樱是一时兴起,并非认真。莱格和她是不可能的。“神妃,我先回去”莱格对着农樱点了点头,就回头对叶蓁说道。他说完,就循着司缪的气息,找到了当初司缪居住的房间。“叶姐姐,他,他是精灵?!”农樱瞪大了眼,满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叶蓁。她实在没想到,华夏居然还会有精灵这样的生物!“嗯,你刚刚说你看到了什么?”叶蓁清淡地嗯了一声,巧妙地转移了话题。“就是那个卢玉啊!我刚刚在大殿上就只顾着看她了,真是个绿茶婊,白莲花,叶姐姐你不知道,我看她总是看修者联盟的盟主,不知羞耻!”提起这个,农樱果然转瞬间就忘了刚刚见过的莱格。她忍不住皱着眉,满脸恶气地吐槽着卢玉。那修者联盟的盟主明明是有妻子的,她居然还光明正大地给对方抛媚眼,这种性格的人,还真不像那个心狠手辣,让人心中生寒的卢玉。闻言,叶蓁眯了眯眸子,没想到卢玉的姘头居然是彭坤。她倒是小看妖魔女子了,居然凭借一身风姿搭上了大头。如此一来,也就能够解释她在修者联盟的地位了。“小樱,宴会散了?”倏然,叶蓁瞳孔微缩,问道。“还没,但是我看到卢玉出去了,我就跟着出来了”农樱摇头,语气依旧忿忿的。“哦?可看到她去了何处?”叶蓁起身,面上神情有些凉。“看那个方向,应该是弟子居所”农樱点头说道,她也是看卢玉准备回去休息,才没跟着。“不对,带我去”叶蓁摇头,卢玉必然是有所察觉,想要和风幽姬传信!换位思考,若她站在卢玉的位置,看今晚宴会的情形,想到玄机一脉留下,但伏羲一脉却不见一人,肯定也会起疑!如此一来,卢玉必然会和风幽姬传信,询问一切!听到叶蓁的话,农樱不敢有话,赶忙带着叶蓁前往修者联盟弟子住的地方。因为对卢玉印象太深的缘故,农樱对她住的地方一清二楚。两人靠近,却发现卢玉的屋子中并没有亮灯。“叶姐姐?”农樱狐疑地看了一眼,难道她没有回来?叶蓁抿唇,拉着农樱,轻轻一跃,就落在了屋檐上。看来,今晚是要做一次梁山君子了。农樱了然,小心翼翼地趴下。两人透过屋瓦,果然听到屋中一切细碎的动静。“好了,去吧”只听到这极小声的四个字,霎时,一抹黑光便从房间中窜了出来!叶蓁眼眸微动,五指成抓,轻轻一吸,就将那团黑光抓在了掌心!屋内的人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没多久,就离开了房间,又匆匆忙忙回到宴会上去了。看着卢玉的背影,叶蓁眸子掠过一抹微光。“叶姐姐,不出你所料,果然有问题!”农樱神色激动地说道。还好她多了一个心眼,否则事情恐怕就要出现纰漏了。“走,我们也回去!”叶蓁颔首,两人也离开了此地。回到竹居,叶蓁就松开掌心。原来,那团黑光是一只很不起眼的小蝙蝠!“叶姐姐快看,它嘴里有东西!”农樱盯着看了一会,惊呼道。果然,小蝙蝠口中有一个纸条。叶蓁将其抽出,然后把蝙蝠递给农樱。“别捏死了,有用”听到她的话,农樱赶忙点头。叶蓁打开纸条,就看到上面的字。“天哪,叶姐姐,我看不懂!”农樱嘴角抽了抽,不明白这鬼画符是什么东西。“是妖魔文字”叶蓁抿唇,她也不认识妖魔文,看来卢玉还是很小心,华夏没人见过妖魔,就更不会认识妖魔文字,如此一来,哪怕被人发现,也不会被识破。“那怎么办啊叶姐姐!那我们不是白费功夫了?”农樱叹了口气,看着手中挣扎着的小蝙蝠。“莱格?”叶蓁没有说话,她对着竹屋唤了一声。她是不认识妖魔文字,但是莱格认识啊!当初妖魔一族入侵饕餮大陆,让莱格愤恨不已,缥缈神宗的几人都曾研习过妖魔一族的文字,为的就是怕他们传信,搞什么阴谋诡计。莱格闻声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叶蓁手中的纸条。他接过,绿色的眸子眯了眯,读了出来:“神农一脉传信修者联盟,有秘境探索,来到此地,未见伏羲一脉,却见玄机一脉,不知出了何事,速回!”念完,他看向农樱手中的小蝙蝠。“是妖魔一族独有的音啸蝠,速度很快”莱格说完,和叶蓁对视一眼。“劳烦你了”叶蓁牛头不对马嘴的四个字让农樱一愣,摸不着头脑。“不会”莱格轻笑,坐在竹椅上。他手轻轻一挥,纸条上的妖魔文字竟然开始扭曲,缓缓发生变化!农樱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果然,和叶姐姐在一起的,就不是普通人。“神农玄机两族邀修者联盟前往秘境,此行时间之久,勿回。魔神不日将降临你伏羲族地,好好准备!”莱格念出自己更改的纸条,脸上挂着些神秘莫测的笑。他伸手,接过农樱手中的音啸蝠,重新把纸条塞进它口中。音啸蝠没有灵智,只有口中有纸条,有地址,就会自动飞往。莱格将纸条塞进它口中后,就松手让它飞了出去。“如此一来,她便是跑也跑不了”莱格拍了拍手,声音轻缓而温柔。叶蓁颔首,唇角也勾起些笑。他们不知道的是,此番阴差阳错的举动,让花萝的话没了任何用处。追根究底,还是因为卢玉和风幽姬不知道,华夏会有人懂妖魔文字,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怀疑。神农大殿。“不知,花长老,彭坤兄可否移步?我和机斛脉主有事要与你们商议”晚宴结束,农天和机斛对视一眼,对花婆婆和彭坤发起了邀请。不管怎么样,风幽姬和盘旋轮的事情总要告诉他们。“好”花婆婆颔首,她知道,农天反常的原因要明了了。彭坤也面色不好地应了一声,他还想尽快回去抱着他的小妖精缠绵一番,哪有闲工夫和两个老头子说东道西。“你们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前往目的地”农天起身,对着下首的弟子们说道。他没有说前往秘境,还是用了“目的地”三个字来代替。说完,农天和机斛就带着花婆婆,彭坤一起前往阁楼。阁楼。“农天脉主有何话就尽快说吧”刚刚坐下,彭坤就催促道。“哦?彭坤兄有事要处理?”农天眯了眯眸子,脸色有些难看。他有事要说,但彭坤却如此不给面子。“盟主!你还是听听吧”就在彭坤即将开口时,花婆婆声音微冷地说道。如今,这个修者联盟的盟主是越做越不成气候,居然敢直接驳农天和机斛的颜面,看来,她应该和长老们商量一些事情了。彭坤听出花婆婆语气中的警告之意,没什么话敢说了。“不瞒两位,此次叫你们前来,其实不是为了秘境”农天和机斛对视一眼,旋即语气有些愧疚地说道。他这个人一生正直,也就在孙女的事情上犯了糊涂,可如今,却还对着修者联盟那么多弟子说了谎话,心中自然是愧疚的。“什么?你让我们大张旗鼓地来,不是为了秘境?难道是让我们参观你的神农族地?农天脉主,真是没想到,多年不见,你倒是变了不少”听到农天的话,率先发怒的就是彭坤。他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被神农一脉给坑了。修者联盟那么多事情要处理,他居然就这么放下联盟之事,跑到神农一脉来受人欺骗,这件事,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农天!神农一脉资源颇多,总要要出一些的。“这件事是我理亏,但事出有因”农天皱眉摇了摇头,早就知道彭坤会如此不依不饶了。“哦?事出有因?你让我如何与联盟弟子交代?”彭坤冷笑一声,语气有些讥讽。“够了!彭坤,这个盟主,你若是不想当,想当的还大有人在!”花婆婆起身,手中的拐杖在地上狠狠一放,气势汹汹。真不知道这个彭坤这么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看着就令人生厌。“你!”彭坤怒叱了一个“你”,但看着花婆婆冰冷的面容,却什么话都说不出了。花婆婆虽然只是个客卿长老,但是她乃华夏五圣人之一,威望很强,且和联盟中诸多长老都关系极好,她如果想做什么事,他还是要掂量的。“哼!”虽然不敢反驳花婆婆的话,但彭坤冷哼一声,甩着衣袖离开了,农天之后的话他真是半点都不想听。“你们莫要见怪!”花婆婆气的面色铁青,但还是笑着对农天和机斛说道。“呵呵,不会,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还和以往一样厉害”农天乐呵呵地调侃了一句,彭坤离开,气氛倒是更好了。“行了,有什么事就说吧”花婆婆摆摆手,顺势翻了个白眼。闻言,农天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他和机斛对视一眼,将伏羲一脉风幽姬的事和盘旋轮的事一一讲出。这番话,恐怕可以算是如今最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