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五章 伏羲族地,母子反目!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神妃,到了”莱格视线所及之处,一座巍峨的大山出现在视线中。“是伏羲山”风衍之声音有些复杂,他从未想过自己还能有活着回来的一天。“看样子,我们比他们来的还早些!”农骄阳探着头去看神农山,语气轻松地说道。灵舟缓缓停在山上,叶蓁轻轻挥手,灵舟便落入她手中。农骄阳和风衍之都格外惊奇地看着叶蓁,她果然不是普通人,连飞行法器这种东西都可以随意拿出,这些隐世家族都没有。“你带路”叶蓁抬眸看向风衍之,说道。伏羲山他们都是第一次来,为了以防意外,风衍之带路最合适不过。“我知道小路,跟我来吧”风衍之抿唇点了点头,率先走在前面。这里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伏羲族地。不知走了多久,几人来到一处花海,明明是隆冬,但花儿却开得分外繁茂,偶尔还有阵阵花香飘散,花香让人心情通畅。更让人惊奇的是花儿的形状,形似妖娆多姿的蛇,颜色艳丽。“这是帝女花”风衍之见叶蓁看花,开口解释了一句。伏羲的妻子是女娲,她是创世女神,被称为娲皇,帝女。女娲并非三皇之一,但从真正意义上而言,她的地位犹在三皇之上,补天救世,抟土造人,是创造万物的自然之身,通神广大的大地之母。帝女花就是伏羲亲手栽种,寓意两人的感情,而帝女花也唯有伏羲山才有,即便移植,花都无法生存,就因如此神奇,在寒冬也会盛开。“这片花海之后就是通往伏羲族地的小路,而这条路直通我的房间”风衍之指着花海后,神色落寞地说道。他并没有解释小路的由来,率先走了进去。苍茫的花海中,看着艳丽的花色,很容易迷失。“跟紧我,帝女花有迷惑人心的功效,不要多看”看到农骄阳有些恍惚的样子,风衍之喝了一声。叶蓁和莱格都神色平淡,这种使人心智迷失的花,饕餮大陆有很多,他们早就有了免疫,不过风衍之的态度倒是让叶蓁高看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若悄无声息地离开,怕是没人能拦住。没想到他倒是真心悔改,小心翼翼地走在前方,时而后头看看,生怕将谁落在身后,帝女花海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再难离开。这片花海中隐藏着无数具尸骨,他们的血肉都是帝女花的养料。所以说,有时候越美丽的东西,就越是危险。不知走了多久,风衍之抬手在空中划过一个玄奇的弧度,霎时,一座光门便凭空出现,他回头看了叶蓁三人一眼,转身走了进去。叶蓁本想第二个,却被莱格抢了先。他们都不知道光门后是什么景象,当然不可能让叶蓁冒险。叶蓁看着莱格的背影微怔,旋即苦笑着跟了上去。农骄阳也有些迷糊地踏入光门,一瞬间,花海中的光门便消失不见了。再睁眼,几人就来到了一个格外柔软的房间。没错,就是柔软,四处是蓝蓝粉粉的颜色,还能看到墙壁上抒情的画卷,精致的瓷器,要说这是风衍之的房间,也的确有些违和。离开帝女花海,农骄阳也回过神来。他扫视着房间的布景,嘴角微抽,用奇异的眼神看了风衍之一眼。没想到外表狂妄不羁的风衍之,内心还住着一个小公主。“我先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你们等着”接收到农骄阳的视线,风衍之表情未变,若是放在以前,他恐怕会恼羞成怒地怒叱农骄阳,但现在,经历了那么多,哪还会在意这些。趴在门上,透过门缝,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的伏羲弟子,似乎很忙碌。“弟子都在,但是不知在忙什么”风衍之观察了半晌,说道。听到他的话,农骄阳首先松了口气。他生怕花萝的话让风幽姬逃逸,如此的话,两族荡平伏羲的话就成了笑话。叶蓁和莱格对视一眼,眸中皆有些笑意。他们当然知道伏羲弟子在忙什么,无非就是当初音啸蝠传来的假消息,魔神即将降临伏羲族地,风幽姬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迎接魔神。“叶姑娘,我们要怎么做?”农骄阳看向叶蓁,跃跃欲试地问道,心中没了疑虑,全部都是干劲。他对妖魔没有半分主意,在这种场合下,也只能把叶蓁当成主心骨。“以最小的伤害,换取最大的利益”叶蓁神情淡淡,意有所指地看向风衍之。“能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说,我只希望最后事情结束,可以放过无辜的伏羲弟子,他们对此事一无所知,都是受害者”风衍之声音有些低沉,但语气却很坚定。他没办法和母亲同流合污了,叶蓁的能耐他也曾见识过,谁都不敢肯定当初破碎虚空而去的真神是否还会回来,若回来,他们伏羲一脉所有人都要死。“你是伏羲少主,应该有死忠吧”莱格看了看叶蓁,转头问向风衍之。叶蓁的意思他看明白了,在伏羲族地有个身居高位的少主在手,果然事情要简单很多,此次事情或许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将其解决。“有”风衍之不解地皱眉,旋即应了一声。他如果说没有,才是奇怪。在伏羲族地这么久,他自然是有死忠下属的,这些人听命的是他,而非母亲风幽姬,更可笑的是,这群人还是当初风幽姬为他培养的。以前那个全力为他着想的母亲已经不在了,如今的她,是被妖魔附体的魔鬼。“传信,让他们来”叶蓁挑眉,有的话,那就好办多了。闻言,风衍之犹豫了一瞬,还是从指尖发出一个细小的信号。没过多久,两个穿着弟子服饰的人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风衍之的房间。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风衍之开门的一瞬间,两个人影闪了进来,房门又很快关上,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行,没有人发现。“少主!少主你终于回来了!”两人一男一女,女人看到风衍之的那刻,眼圈通红。和女弟子不同,男弟子率先拔出武器对准叶蓁三人,满脸冰冷。“乌鲁!住手!把武器收起来!”看到下属用武器对着叶蓁,风衍之怒喝一声,他生怕莱格突然出手,毕竟他是八品修为,却完全看不清莱格的修为。听到他的话,男弟子乌鲁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武器收了起来。“少主,你在神农一脉受苦了!”女弟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满脸心疼地说道。“受苦?”风衍之挑眉,他实在想不到母亲风幽姬回到族地后是怎么说的。“嗯,那日脉主重伤归来,说是你和诸多弟子都被扣在了神农族地,想必凶多吉少,我们本想去为你报仇,却没想到脉主制止了我们,还说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可你是少主她的亲儿子,还有什么能比你的性命更重要的!”女弟子语气有些忿忿,她实在想不通风幽姬是怎么想的。“乌娜!谁允许你这么编排脉主!”乌鲁皱眉,训斥了妹妹乌娜一句。“少主莫怪,乌娜还是个孩子,心直口快的,并非恶意,她也是担心少主”乌鲁跪地,和风衍之赔罪。脉主是风衍之的母亲,乌娜如此说,他必然会生气。“这少主,乌娜知罪!”乌娜也像是反应过来自己的话,面色有些发白地跪在地上。风衍之愣了半晌,才苦笑着搀扶两人起身。“你说的是事实,脉主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脉主,我也不再是她的儿子”风衍之摇了摇头,神色看上去倒还平静。风幽姬若是想救他,早在当日离开神农族地时就会救他了,知道了妖魔的秉性后,他对一切都心知肚明,在地牢中早就不奢望风幽姬来救他。只是他没想到,最后来救他的,是叶蓁。思及此,风衍之抬眸看了叶蓁一眼。“叶姑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就说吧”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管是为了恩情,还是为了伏羲一脉的未来,此次他都会帮助叶蓁缉拿风幽姬,尽管在做这件事时,他的心痛的仿佛在滴血。“少主这”乌娜不明所以地看看叶蓁,又看看风衍之。“这次我能顺利离开神农一脉,都是叶姑娘的功劳”风衍之看着叶蓁,声音带着些复杂。闻言,乌鲁和乌娜对视一眼。“感谢叶姑娘救少主性命,我们兄妹二人必将赴汤蹈火!”他们皆是对着叶蓁跪地,声音敬重而感激。“赴汤蹈火不必,只需要你们下药”叶蓁挥挥手,让两人起身。她脸上噙着些淡淡的笑,说道。伏羲弟子众多,她不希望他们盲目听从风幽姬的命令,从而和其他弟子大打出手,兵戎相见,但使用药物将他们药倒,一切事情就简单很多了。既不需要增加无谓的伤亡,也可以削弱风幽姬的力量,一举数得。“下药?”乌鲁和乌娜皆是不解,茫然地看向叶蓁。然而风衍之却听懂了叶蓁的话外之音,当即眼神一亮,旋即又是一黯。“叶姑娘的意思是,让你们在弟子服食的汤水中放入迷药”风衍之叹了口气,亲口吩咐道。“什么?少主,这怎么可以!若恰逢弟子昏迷,外族来袭,可没人能挡得住,这个要求我们不能答应,这是在陷我们伏羲一脉进入困境啊!”乌鲁赶忙摇头,他很清楚做这件事的后果。农骄阳挑眉看了乌鲁一眼,这人倒是有先见之明。弟子迷昏后,的确有人进攻伏羲族地,却不是外族,而是同为隐世家族的神农和玄机两族,外加一个在华夏声名显赫的修者联盟。“风幽姬已经不再是为了伏羲一脉尽职尽责的脉主,她是被妖魔附体的魔鬼,难道就为了她的一己私欲,让我们整个伏羲一脉搭上性命?”风衍之闭了闭眼,声音沉痛而悲伤。他也不想,可现实是他必须这么做。兵戎相见的结果就是血流成河,难道他要亲眼看着曾经那些亲切羞涩呼喊他师兄的师弟师妹们纷纷倒地,成为一具冰凉的尸体吗?风幽姬不会是叶蓁等人的对手,他很清楚。“妖魔附体?!”乌娜哆嗦着说道。恍惚间,她记起风幽姬阴沉的面容和冷厉的气息。“没错,的确是妖魔附体,域外妖魔意图攻占华夏,而我们伟大的脉主,就是妖魔旨意的传达者,牵连整个伏羲一脉,成为不仁不义的背叛者!”风衍之声音格外悲痛,但脸上却挂着笑意。乌鲁和乌娜皆面色惨白,有些事情,细思极恐。现在的伏羲一脉,的确如坠冰窟般寒冷。“我们是错误的一方,不能再错下去,将弟子药倒带离战圈,否则,神农,玄机和修者联盟一旦到达,就不是尸横遍野那么简单了”风衍之无力地挥了挥手,他做这样的决定也是心痛难忍,可惜,必须做。“属下,知道了”乌鲁垂着脑袋,声音沉重中带着些许哽咽。他本以为伏羲一脉的变化只是暂时的,却没想到已经如此严重了。此刻的伏羲一脉就如同一个人,病入膏肓,除了了结重生,别无他法。“族中在做什么,如此忙碌?”风衍之倏然想起弟子们匆匆忙忙地身影,不禁问道。“脉她吩咐大家大肆装扮布置,好像是有什么客人要来”乌娜刚准备出声喊脉主,想了想,还是用了一个“她”。脉主这么神圣的称呼她喊不出,但直呼其名她也做不到。“客人?”风衍之眯了眯眼,有些不解,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怎么还有心情招待客人。“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她没说”乌娜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你们可见过一个名叫花萝的女子?”一旁的农骄阳突然开口了,他脑海中的画面一一闪过,突然问道。若是风幽姬没有听信花萝的话离开,那是不是说明风幽姬很可能将花萝当成汇报假消息的犯人,从而给抓了起来?刚刚只顾得开心伏羲一脉的事情,却没有想到这一茬。叶蓁眸子微动,她还以为农骄阳会忘记这件事。毫无疑问,有了莱格的书信,花萝所谓的传信,只会被当做危言耸听,依风幽姬现在的性情,将她献祭给妖魔是正常的。不过花萝此举实为背叛人族所为,不值得同情。“花萝?”乌娜茫然地摇了摇头,族中没有叫花萝的女人。“你说的可是一个打扮奇异,戴着面纱的女人?”乌鲁看了看农骄阳,问道。“你见过她!她在哪儿?”听到乌鲁的话,农骄阳激动极了。虽然花萝做了很多错事,但依旧是他心爱的女子,纵然以后不能在一起,他也不想眼睁睁看着她断送了自己的性命。看着农骄阳激动的表情,乌鲁也能猜出一二。他看着农骄阳,神情怜悯而同情地摇了摇头。“怎么回事?”风衍之皱眉问道。“被脉主带走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已经两天了”乌鲁的话很明显,虽然后续没说,但所有人都清楚,风幽姬已经是妖魔的傀儡,落入她手中,整整两天,最后能有什么好结果?农骄阳全身的力气好像在一瞬间被抽光,他眼神涣散,不知该说什么。花萝会落入这般田地,完全是咎由自取。以为和伏羲一脉合作,就可以给机峸报仇,却没想到只是与虎谋皮。“好了,你们先去做事,依你们二人的身份,靠近厨房轻而易举,但万万不可让大长老看到,否则你们二人必然会有危险”风衍之看了农骄阳一眼,转头吩咐乌鲁和乌娜。大长老是风幽姬最忠实的下属,绝对是站在她那边,不可能扳正的人。“是,少主!”乌鲁和乌娜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这个,你们拿着,迷药”一旁失魂落魄品的农骄阳递出两瓶东西,说道。他神色依然有些难看,但却不再那般激动了。乌鲁看向风衍之,不知该不该相信农骄阳,毕竟此刻的他痛失爱侣,而做这种事的还是他们伏羲一脉的脉主。若是农骄阳因为愤怒给了毒药,整个伏羲一脉都完了。风衍之一时也有些拿捏不准农骄阳的态度,乌鲁的顾虑他也有。“拿着吧”一旁的叶蓁轻声开口,目光很淡。她清楚农骄阳的品性,不可能残害普通弟子性命,他心中恨的也只是风幽姬,给迷药,也是为了让事情发展地更顺利一些。听到叶蓁的话,风衍之对乌鲁点了点头。“七日醉,红色为药,蓝色为解药”农骄阳见他们接过,才哑着声音说道。“感谢神农少主了!”乌鲁郑重地说了一句,对着乌娜点了点头。两人在门口看了看,见没人,才闪身掠出。现在这个时刻,一举一动都必须要小心。“不知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的人什么时候会到”风衍之站在门前,双手负于身后,拳头紧紧捏在一起。伏羲一脉的天,要变了。“有些事,往往做出决定的一瞬间就会改变”叶蓁坐下,目光浅淡。风幽姬无法回头,但风衍之她却可以拉上一把。伏羲一脉因她的缘故不会覆灭,如此一来,累积的功德值必然不菲。她做事素来随心,如今倒是很庆幸她修的是淡之道。莱格也坐下,脸上挂着笑。除了神情落寞无助的农骄阳,和情绪紧绷心中千思百转的风衍之,都很淡然,好像完全不把即将到来的大战放在眼中一般。*“哥,我们真的要这么做?”伏羲族地假山角落中,乌娜声音颤抖着问道。“少主说的没错,我们不能眼看着伏羲一脉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脉主的确已经不是原来的脉主,她凶残暴虐,对族中弟子都十分残酷,你也是感觉到”乌鲁垂着头,看着手中的迷药。他和乌娜都清楚,一旦将弟子药倒,伏羲一脉就会如同待宰的羔羊。风幽姬没了替她冲锋陷阵的人,哪怕实力再强,也很难抵挡那么多人。蚁多咬死象,就是这样的道理。“可是可是”乌娜牙齿咯咯作响,她真的没想到,伏羲一脉竟然要面临这样的事情。“没有可是!待会儿你去引开他们,我亲自动手!记得,这些事不仅是为了整个伏羲一脉,还为了少主,想想少主!”乌鲁伸手拍了拍乌娜的肩膀,想要给予她勇气。乌娜喜欢风衍之多年,拿他做筏子,要比整个伏羲一脉还管用。小姑娘,没有什么民族大义的决心,但为了心中的小情小爱还是愿意做任何事,就如现在。“好!哥,你要小心!”乌娜咬牙说完,转身就向大厨房走去。“乌娜统领?”厨房做事的弟子惊呼一声,以为自己看错了。乌娜是少主亲卫,很少会到厨房这种地方。“嗯,你们几个端上糕点,现在跟我到外堂”乌娜虽然心里紧张,但表现还可圈可点,没有露陷。话落,大家也没什么怀疑,纷纷应了一声,端上刚刚蒸好的糕点,跟上了乌娜的脚步。乌鲁看着众人的背影,深吸一口气,快速进入厨房。弟子们的饭菜很显眼,不需要可以寻找。乌鲁将药粉通通撒进去,还用汤勺混淆几下。恰在此时,有人来了。乌鲁握着汤勺的手紧了紧,旋即面色平静地拿过一个碗,舀了一勺饭菜。“乌鲁?”听到这声音,乌鲁抬头,心中咯噔一下。站在厨房门口的,正是风幽姬的心腹,大长老。“大长老!”乌鲁冷静地放下碗勺,给大长老行了一礼。“你在此处干什么?”大长老眯了眯眼,踏着步子走了进来。他本来只是看看厨房弟子把东西都准备齐全没有,却没想到有意外的收获,乌鲁七品修为,算是伏羲一脉的顶尖高手之一,这种身份,来厨房干嘛?要知道,厨房是重地,一般不允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入。更古怪的是,厨房中竟然一个做事的弟子都没有。“回长老,属下只是饿了,来找点吃的”乌鲁冷着一张脸,语气不急不缓,和平常时候一模一样。大长老没有说话,他缓缓靠近乌鲁身边的饭菜。“七品修者,哪怕三天不吃东西也不会觉得饥饿,乌鲁统领是在开玩笑?”大长老眼神扫过饭菜,神色冰冷地看向乌鲁。他能在大长老的位置上坐这么久,自然不是傻子,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允许出现任何差池,乌鲁本就不是脉主的亲信,如今单独出现在厨房,有问题。“呵,大长老说笑,七品修者也是要吃东西的”乌鲁轻笑着摇了摇头,语气冷静,没有露出任何马脚。大长老沉默,他端起刚刚乌鲁盛在碗中的饭菜,缓缓凑到鼻尖嗅了嗅,的确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但他总觉得乌鲁有问题。见大长老没有察觉出任何异样,乌鲁垂在身侧的手放了下来。这迷药是来自神农一脉,伏羲一脉擅武,怎么可能发现不妥。“若大长老不信,我自可以吃掉碗中的东西,大家同为伏羲一脉,我又怎么会做伤害弟子的事,大长老恐怕是多虑了”乌鲁说着,伸手取过大长老手中的碗勺,凑到嘴边吃了一口饭菜。他态度平淡,好似真的什么都没有。此时,出去摆放糕点的厨房做事弟子和乌娜都回来了。“大长老”大家异口同声地恭敬行礼,乌娜亦然。“谁允许你们私自离开此地!”大长老厉喝一声,目光却紧紧盯着乌娜。这一对兄妹,一个带走厨房弟子,一个又混入厨房,要说没什么,他是绝对不信的,可乌鲁为何那般轻易就敢吃下饭菜?“回回大大长”厨房弟子很少见大长老,如今看他发怒,脸上满是惊惧。“回大长老,是属下带他们去放置糕点,脉主曾说让我全权负责外堂的事宜,大长老也是知道的,希望您不要为难这些普通的杂役弟子”乌娜跪在地上,声音恭敬地说道。她心中暗自庆幸,风幽姬曾派了些事务给她。“你们两个,随我出来”大长老沉默了一会,声音阴冷地说道。话落,他转身离开厨房。此刻,乌鲁的脑袋已经有些昏沉,却不敢取出解药来吃。眼下大长老已经注意到他,不能有任何举动,否则,他和乌娜都会被送到脉主风幽姬那里,最后的结果恐怕不是他们乐意见到的。无法,乌鲁只好将手臂背在身后,以自残的行为来保持头脑清醒。乌娜看了乌鲁一眼,眸中满是忧虑。没想到,该来的还是会来,今日,他们兄妹二人危矣。大长老走在前方,乌鲁和乌娜跟在后面,一路上不少弟子看过来,气氛竟然颇为严肃,让他们不敢多问。“大长老,不知有什么事?”乌娜看着身边面色不对的乌鲁,出声问道。再这么下去,乌鲁必然会倒地不起,届时,真的一切都完了。“什么事?自然是去脉主面前,有些事要当面问问你们二人!”大长老双手背在身后,脚步不疾不徐,声音却满含冰冷。乌娜瞳孔一缩,双手颤了颤。然而心中纵有千百种方法,此刻都想不起一种。乌鲁后压槽紧咬,脑子中迷迷糊糊,他觉得自己撑不了多久了。“大长老!我有事要告诉你!哥,你在这里等着!”乌娜感受到乌鲁摇晃的身体,大声说道。话落,她就带着大长老向角落里走去。乌鲁眼神带这些悲伤地看着乌娜的背影,却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他不能在大长老面前倒下,不然所有计划都会全盘奔溃。“你说,前些天的花萝,是神农少主的女人?”大长老眯了眯眼,消化着乌娜传递的消息。那个女人他有印象,犹记得当时脉主勃然大怒,直接将其带走,后来就没了音讯,没想到竟然是农骄阳的女人,如此一来,两族间的仇恨也更深了。不过,这倒是也足以说明,花萝就是间隙。“你是怎么知道的?”转眼,大长老就想到了重点。乌娜和乌鲁都常年待在伏羲山,不可能和外界通信,她又是如何得知花萝身份的,这一切迷雾重重,这两兄妹今天更是古怪的很,不得不防。“自然是少主告诉我的!”乌娜咬了咬牙,面色认真而严肃地说道。“少主!少主在何处!”大长老眼睛一睁,瞬间就忘了刚刚在厨房逮到乌鲁的事情,他情绪颇为激动,当初风幽姬回来,告诉他风衍之被留在神农一脉,那种感觉真是无以言表。再大的势力,若没有继承者,都会乱,伏羲一脉也是如此。如今,伏羲一脉和域外妖魔的命运息息相关,更是风雨飘摇的时候。“你带我去见脉主,我自会亲口告诉脉主!”乌娜闭了闭眼,语气平静地说道。大长老手指摩挲一下,伸手抓住乌娜的肩膀,身形一动,就离开了角落。乌鲁眼睛微湿,双手颤抖着背过身,吃了些解药。神农一脉的药,药效来的话,解药去的也快。他不敢有丝毫耽搁,飞奔前去寻找风衍之。眼下,也只有身为少主的风衍之能够把乌娜救出来了。风衍之房间。莱格绿色的眼瞳闪了闪,他轻声道:“他们暴露了”莱格是木属性之精,任何人经过草木都会把消息传递给它。“什么?!”风衍之面色大变。一旦乌鲁和乌娜暴露,他们离死就不远了。他声音刚落,门就被打开了。满头大汗的乌鲁跃了进来,他跪在风衍之面前,声音凝重而悲伤:“少主,属下无能,药物虽然已经下了,却碰上了大长老,无奈之下只好服用掺和了药物的饭菜,乌娜为了掩护我,跟着大长老去找脉主了!”三言两语,乌鲁语速很快,他生怕晚一会儿,乌娜就命丧黄泉。“你说什么?乌娜被大长老带去见她了!”风衍之声音有些厉色,转身就向外冲去,乌鲁也飞奔跟了上去。叶蓁眯了眯眸子,没有阻拦。风衍之是风幽姬的儿子,后者哪怕入魔再严重,也不可能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但会不会让别人动手就不一定了。不过,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马上要开始了”叶蓁看向莱格,淡声说道。“是,华夏的妖魔,我倒是也想见识见识”莱格笑着点了点头,但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妖魔,不论是什么地方的,人人得而诛之。有妖魔的地方,就有血腥的屠戮,不过这一次,被屠戮的必然是妖魔!风衍之如一阵风,一路闪过,让众多弟子宛如见了鬼一般。他刚刚到达风幽姬的住处,就看到乌娜如一块破布般从中飞了出来,紧随其后的就是面色难看的大长老。风衍之也顾不得其他,伸手将乌娜接住。“少少主”乌娜笑了笑,脸色惨白,说完,就昏了过去。“少主?!”大长老也眼睛一瞪,显然没想到少主居然会在伏羲一脉的族地!刚刚乌娜在脉主面前,居然含含糊糊,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他哪里不知道自己被耍了,脉主下令,将其诛杀!“把乌娜带下去疗伤”风衍之将乌娜递给跟来的乌鲁,说道。“少主!这是脉主”“闭嘴!”大长老本想说些什么,却被风衍之的厉喝打断。他眉眼冰冷地看着大长老,就是这个素来公正严肃的大长老,和自己的母亲同流合污,把整个伏羲一脉变成不仁不义的背叛者。“让他进来”这时,房间内传来风幽姬阴晴不定的声音。大长老面色微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却只能叹一口气。“少主,请吧”大长老让开一条路,声音凝重。风衍之是他看着长大的,他是个合格的家族继承人,只是性情上太过正义,不知变通,这样的人,若是在以往,必然会过得很好。但现在,纪元之争将近,妖魔来袭,他就很难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他应该做的不是反驳脉主,而是和脉主一起,真正效忠域外妖魔。“不要惹怒脉主”在风衍之路过大长老身边时,后者声音极轻地说了一句。当然,大长老不会认为风衍之有性命之虞。风幽姬哪怕改变再多,风衍之也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听到大长老的话,风衍之脚步微顿,回头看了他一眼,抿着唇没再说什么,面色很平静,脚步却毅然决然,缓缓踏进这个他多年未进的房间。进门的那一刻,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风衍之面色微变,却很快缓下心神。他静静站在外屋,没有请安行礼,一切尽是冷漠。“怎么,被神农一脉囚禁这段时间,你的礼仪都丢了?”风幽姬声音阴冷,让人感受不到半点温度。闻言,风衍之仰头,闭了闭眼睛,似乎想把逼近的眼泪咽回去。若是以往,他被囚禁,她必然会去救,可如今,他平安归来,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风衍之心中说不出是悲伤多,还是疼痛多,亦或者还有恨?“进来!”没等风衍之回答,风幽姬又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想到自己来这里最重要的目的,风衍之还是深吸一口气,踏进了内屋。果然,血腥味的来源是这里,浓郁的令人作呕。然而真正让风衍之目瞪口呆的,还是屋内庞大的黑洞。黑洞中有漩涡,可怕的是,漩涡的颜色竟然不同于当日神农族地的黑色,而是血色,从中散发出的恶意让人不寒而栗,惊悚之极。盘旋轮,他听叶蓁说过,这个东西名叫盘旋轮,供域外妖魔行驶的通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东西的可怕!域外妖魔不可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历史上帮助外敌的,哪个能落得好下场?你能不能清醒一点?母亲,你不仅是我的母亲,还是伏羲一脉的脉主,想想曾经的辉煌和光荣,再想想你现在做的一切,难道不会觉得羞耻和难堪吗?背叛者,现在的伏羲一脉,只是背叛者!”风衍之脖颈青筋暴起,声音竭嘶底里。这一刻,他内心隐藏的一切暴躁和愤怒喷涌而出,仿佛一只压抑已久的兽。风幽姬抬头,一双眼睛竟带着和漩涡一般的血色。她挥了挥手,一个响亮的巴掌便挥在风衍之的脸上。“我是你的母亲,注意你的态度!我现在这么做,为的就是恢复伏羲一脉的荣光!乱世出英雄,华夏安稳太久,是时候来点不一样的,若不这么做,伏羲一脉永远只是隐世家族,再难恢复往日辉煌,衍之,你是我的儿子,未来伏羲一脉的继承者,你应该帮我,而不是伙同外人对付我!”风幽姬说到后面,眼中红光一闪,又是一巴掌落在风衍之脸上。自从受伤归来,她就依靠魔神的力量,彻底晋级到十二品!以她现在的实力,能感知到整个伏羲一脉的变化!一群蝼蚁,她还没动手,竟上门来送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题外话------昨天身体不舒服,没及时更新,希望小可爱们见谅,笔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