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七章 杀神叶蓁,仙灵之威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荒芜大陆。漫天黄沙纷飞之处,一个黑黝黝的盘旋轮正旋转着。盘旋轮前,一道披着黑袍的妖魔负手而立,他面容俊朗,和一般丑陋的妖魔不同,整个人都散发着极为强大的气息,真是炽焰魔神。早在当初华夏神秘人出现时他就知道,费尽千辛万苦送入其中的种子留不住了,他必须另有筹谋,果然,只要有强大的力量做筹码,不怕没人效忠。他再次剥离分身前往华夏,亲自寻找新的奴仆。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竟然发现华夏的隐世家族,若有这般实力的强者为妖魔一族效力,他们称霸华夏大地指日可待,也许根本不用等到纪元之争。今日,就是他验收成果的时候。至于另外一枚种子,散了便散了,他也不心疼。“炽焰魔神,你可要亲自前去?”嘴边有獠牙的粗犷魔神大咧咧地问道,四级盘旋轮,足以让魔神分身降临。“不,我不能去”炽焰魔神缓缓摇头,眸中满是漠然和锐利。他若降临华夏,魔神气息散出,必然会引来那个神秘人,届时,他所有的计划都将竹篮打水一场空,有时候,他不出手结果才会更好。“不去?不是说那神秘人已经离开了?”獠牙魔神眯了眯眼,有些不解地看向炽焰魔神。“说不准”炽焰魔神摇头,虽然上次剥离分身前往华夏时,并没有察觉到神秘人的气息,但亦要小心行事,谁能保证他已经离开了?荒芜大陆的魔神根本不清楚司缪破碎虚空而去的事。风幽姬心中念的想的都是如何铲除神农一脉,真神之事也并未提及,当然,她也并不知道真神离开了华夏,那些知情弟子,都被收押在神农地牢中。“你不去也好,三尊魔王,足以荡平整个华夏!待盘旋轮彻底成熟,我们几个魔神也到华夏大地去逛逛,嘎嘎嘎,这种侵占他人家园的感觉当真不错!”獠牙魔神张开大嘴笑着,格外开怀。“此次,不是荡平华夏,而是斩杀顶尖修者”任何事情都需要循序渐进,只要杀了所有顶尖的修者,那华夏大地就是待宰的羔羊,他也能看出那神秘人不是华夏之人,他不可能在此地等着纪元之争降临,如此一来,他若离开,妖魔一族便可乘着纪元之争大举入侵华夏!三尊魔神?呵呵。炽焰魔神说完,便抬起一只手,轻轻一挥。他身后浩浩荡荡的妖魔便欢呼着向盘旋轮涌去,数量颇为可观。然而最让人感到心头颤抖的,却是三尊高大的魔影,它们对着炽焰魔神行了一礼才跟在众普通妖魔身后,踏入盘旋轮。“哈哈哈,此次炽焰魔神的炽焰军必然能得胜归来,走,喝酒去!”獠牙魔神笑着说道,有炽焰魔神在,不愁拿不下华夏这块大肥肉。话落,炽焰魔神便走在了前面,他的背影颇为孤寂,高处不胜寒。而獠牙魔神看着炽焰魔神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曾经,炽焰魔神只是受人折辱的魔人,没错,他是人族和妖魔所生,凭借魔人低下的地位,他竟走到了所有正统妖魔的前面,不得不让人佩服。妖魔崇尚强者,正如炽焰魔神一般。*伏羲族地,所有人都面色雪白,目瞪口呆地抬头望着。莱格紧紧捏着手,他也不想事情变成如今这样。却没想到域外妖魔会对华夏大地如此重视,四级盘旋轮都能进化而出,可想妖魔在其中投入了多少资源,以他现在的修为,打不破,毁不掉。叶蓁没有回应莱格的歉意,清透的眸子中映衬着发生的一切。血光中,妖魔狰狞丑陋的面孔蜂拥而出,它们狞笑着,挥舞着手中粗糙的武器,头颅上的魔角还沾染着未干的血迹,有些妖魔手中还提着干涸的人皮。它们在和华夏人族示威,预示着所有人都逃脱不了。“莱格,你怕死吗?”叶蓁紧紧盯着持续蜂拥而出的妖魔,轻声问了一句。“呵,那神妃怕吗?”莱格笑了笑,脸上并无惧色。他是饕餮大陆缥缈神宗的四大统帅之一,有自己的骄傲,恐惧妖魔?这话若是传出去,恐怕他的脸面也不用要了,更何况,缥缈神尊手下,没有逃兵。“今日,怕是要血战到最后一刻了”叶蓁垂下眸子,伸手摩挲着脖颈上戴着的雪白兽牙。她不能逃避,更不能让任何一只妖魔逃出此地。农逍遥等人面色惊变地来到叶蓁身边,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叶姑娘,这这些就是妖魔?”农天声音有些颤抖,他双目瞪得大大的,已经没了神农脉主的威严。谁能想到,在另外的大陆上,竟然生活着名叫妖魔的残暴生物?叶蓁轻轻颔首,她掌心突然多出两块漂亮的石头。一块呈现水晶色,另一块呈现海蓝色。“你们怕死吗?若是怕,尽早离开!”叶蓁紧紧捏着手中的神石,她仰着头,突然下起了大雪,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带着些冰凉,落在所有人身上,仿佛一个预兆,一个可怕的预兆。叶蓁的话包含着灵气,落入所有人耳中。妖魔们恍若未闻,它们嘶吼着,雀跃着。雪这种东西,对它们而言极为稀罕,荒芜大陆可没有。然而叶蓁的声音传了出去,让所有人都怔了片刻。怕吗?自然是怕的。强壮高大的妖魔,皮糙肉厚,看着就极难对付,再看看他们手中干涸的人皮,只觉得心脏微抽,勇气瞬间就卸去了大半。可是叶蓁的声音,带着些清冽,仿佛梵音,让所有人都心神一颤。所有人都咬着牙,大吼一声:“不怕!”纵然这两个字没有包裹任何灵气,却声势极大,如雷鸣一般。风幽姬听到这两个字,狂热的眼神黯了下来,她自己都说不清是为什么。叶蓁唇角勾起,她手一扬,两块神石便交缠着,笼罩住了整个伏羲族地。她不能让妖魔逃逸,但神石力量一旦耗尽,还是无用功,无奈,他们只能留在结界内,尽可能斩杀更多的妖魔,多杀一个,就多一分生机。“杀!”叶蓁喝了一声,充满冰冷和戾气。她灵气不足,无法使用清风弓,只是随意找了一把长剑,冲向妖魔群。最低级的妖魔动作蠢笨,只要找到死穴,杀死不是难事。难的是魔兵,魔将和最后的魔王。大战一触即发。叶蓁挥舞着长剑,速度极快地飞掠在妖魔群中。她的身影在高大的妖魔之中显得格外娇小,然而她所过之处,却处处是妖魔死尸,莱格亦然,他们都不是新手,斩杀起妖魔来如同宰鸡屠狗。风幽姬皱眉看着,虽然她也知道这些只是低级妖魔,但按叶蓁和莱格这种杀法,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去一大片。思及此,她眯了眯眼,直接掠向莱格。在场的,也就他的实力最强。她倒要看看,没了这人和叶蓁合作,后者要如何突出重围!莱格对上风幽姬,绿色的瞳眸眯了眯,闪过些许厉色。“身为人族,却和妖魔为伍,真是丢了上古神祇后裔的脸”莱格冷笑,对风幽姬这种人颇为不屑。“哼,身为精灵,却帮人族对付妖魔,你又是什么好东西”风幽姬话落,就和莱格斗在了一起。她下手丝毫没有留情,一举一动都带着凛然的杀意。莱格虽然实力稍强,但空间风暴带来的暗伤还在,一时间和风幽姬斗了个旗鼓相当,他倒是没什么,但风幽姬却眯了眯眼。没想到眼前这只精灵实力居然如此之强,华夏为何会有这种生物?莱格不管她怎么想,眸子略带担忧地望着妖魔群中已经看不见身影的叶蓁。风幽姬的想法他看的透,没了他清理背后的妖魔,叶蓁危险增大。另一边,叶蓁依旧一手结果一个妖魔,白皙的脸颊上撒上一些黑色的血液,浑身上下都有些恶臭,看上去颇为狼狈。她的手杀的已经僵硬了,却还是紧紧握着灵石和补灵果。这一刻,她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杀死这些妖魔。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郎翼的下落,十二仙灵,回到饕餮大陆,还有他。叶蓁如同一尊杀神,披荆斩棘,在妖魔群中开出一条路。农樱,机瞳等人看的热血沸腾。“我们去给叶姐姐善后!”农樱大喝一声,飞扑上去,顶替了刚刚莱格的位置。机瞳和农苓亦然,三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盘旋轮中的妖魔源源不断,叶蓁体力逐渐透支。终于,魔将来了。相当于人族八品修者的魔将,一次就来了五个。霎时,清理着普通妖魔的农逍遥等人和魔将对上,给了普通妖魔喘息的机会,他们肆意奔腾在伏羲族地,斩杀着普通弟子。鹅毛大雪依旧飘飘扬扬着,在地上落下厚厚一层。黑色的血液和红色的血液在白雪上勾画着画卷,残酷而冰冷。叶蓁眸子眨也不眨地看着盘旋轮,魔将来了,魔王也就不远了。莱格一直注意着叶蓁的动向,见她站在盘旋轮前,眸色微变。风幽姬也看了过去,当即冷笑一声。“自不量力,想力抗魔王?”魔王即便是她对上,都只能打成平手,一个物品的小修者竟然敢?“王的女人,从不做没把握的事!”莱格语气冰冷而认真,叶蓁的性格他了解。只是,魔王终归是魔王,若她还是无叶仙尊,魔王当然不会是她的对手,然而现在,连他心中都没有把握和底气。“来了”叶蓁抬眸,抛掉手中已经损毁的剑,取出清风弓。她一直积攒灵气,为了就是有力气使用清风。生机之力对妖魔有着致命的杀伤力,如今,刚刚好。叶蓁轻轻一跃,落在一棵树上。她抓着弦,目光如碎冰般直视着盘旋轮。率先离开盘旋轮的魔王身形高壮,只有一只眼睛。叶蓁深吸一口气,手中的三支箭矢如风般暴射而去,直取独眼魔王的命门!然而魔王毕竟是魔王,自然不会被偷袭到,它伸手直接抓住了叶蓁的箭矢,却发现几支绿色的气箭让它掌心滋滋作响,如同在铁板上烙熟了一般。独眼魔王赶忙丢到手中的气箭,却发现对方就如黏在它掌心了一样。只是片刻,独眼魔王的整只手就被腐蚀了大半。“啊啊啊!气死本王了,气死本王了!”独眼魔王大怒,它目光直射向叶蓁躲藏的大树,身形如雷动,大地震颤,直接跑去将整棵树连根拔起,它已经很久没有受过伤了,真是岂有此理!叶蓁抿唇,轻飘飘地离开了大树,落在地上。魔王之威,让它周围没有任何一只妖魔。叶蓁没有空闲,她又抬起清风,独眼魔王必须在下一只魔王来临前,解决。她明白这很难,但必须要做。“人族的蝼蚁!竟然敢伤本王!死!死!”独眼魔王扔掉手中的巨树,看向叶蓁,剩下的一只眼睛中满是杀气和暴戾。叶蓁没有理会独眼魔王的话,气箭又一支支射出。独眼魔王努力躲闪着,然而妖魔身形不算灵活,且体态庞大,就像一个极大的靶子,小小的绿箭对它们而言就像一根不起眼的草木。浑身上下都被腐蚀的全是小洞,魔王怒不可遏,直接放弃了躲闪,直冲叶蓁而去,它也看出来,只要擒住叶蓁,这一切都不是问题。然而叶蓁速度极快,每每魔王来临时,她就跳跃到了另外一头。她的确是五品修者,但灵魂却是仙尊,更何况清风弓射出的气箭是妖魔的克星,如此才能让她和魔王纠缠如此之久。在体内灵气即将消耗殆尽之际,叶蓁掌心一翻,玄寒冰魄草落在她肩头。“靠你了”她的唇瓣微微发白,轻声呢喃了一句。玄寒冰魄草补充灵气的作用绝非灵石和补灵果可比,仙草毕竟是仙草。它先是晃了晃叶子,似乎对改变了环境有些不满。然而当察觉到叶蓁体内消耗殆尽的灵气时,又摆了摆叶子,那瞬间,强大的灵气流宛如溪河般涌入叶蓁体内,滋润她即将奔溃的经脉。叶蓁只觉得身体中蔓延了一层暖意,清透的墨眸动了动。“清风弓!”她轻喝一声,手中的清风便瞬间变大。又是一支终极形态的箭矢爆射而出,有目的性地寻找着目标。独眼魔王面色剧变,他心头产生了浓浓的忌惮。这一支箭,带着生机勃勃之气,所过之处,仿佛百花盛开一般。终于,长箭落在了独眼魔王身上。叶蓁瞳孔微缩,身形同样暴射而去,她手腕一翻,出现一把散发着寒气的匕首,乘它病要它命!烟尘滚滚,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风幽姬面色警惕,这一招她也是见识过的,的确厉害。叶蓁准确寻找到烟尘中被长箭击溃的魔王,它正哀嚎着,浑身破烂,但生命之力明显还旺盛,在濒死的那刻,妖魔护住死穴,就不会出事。魔王级别,死穴在不同的地方。叶蓁清淡的眸子扫视魔王周身,一眼就看到它紧紧护着自己左心口!她唇瓣轻抿,如灵猫一般,小心翼翼地靠着烟尘掩饰靠近独眼魔王。在它反应过来时,叶蓁手中的匕首已经有目的性地落在了它的左心口,在妖魔粗糙的皮肤中,这一处却格外柔软。独眼魔王瞳孔一缩,旋即就生机尽散。它怎么都没想到,才刚刚到达华夏,还没开始耍威风,就送了命。本以为这是一桩美差,却没想到,结果竟是如此!叶蓁瘫软在地,大喘着气,清风弓的终极化形态,她一天之内连续用了两次,体内破败,即便玄寒冰魄草源源不断的灵气滋润,都有些难以恢复。而且玄寒冰魄草的灵气并非用之不竭,就如现在。支撑她完成这一杀招后,玄寒冰魄草明显萎靡了一些。“再来一只,再来一只就放你回去”叶蓁挣扎着起身,脸上全是破了的口子,鲜血肆意。玄寒冰魄草不悦地摇摆着叶子,却也无法反驳。烟尘散去,所有妖魔和修者都看到了一动不动的魔王死尸。震撼,无与伦比的震撼!所有视线都聚集在魔神尸体旁那个弱小的身影上,她很狼狈,但此刻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美,那种美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人想要沉迷。莱格也是微愣,旋即大笑。他就知道,纵然没了仙尊修为,叶蓁依旧是叶蓁。她敢为旁人不敢为之事,带着无人可破的锋锐!农逍遥的震惊比任何人都大,他是十一品,能明显感觉到魔王的修为和他相当,然而就是这样的魔王,却被一个仅有五品修为的女子斩杀了?“叶姐姐威武!”突然,一声清脆的欢呼响起,带给人族修者莫大的喜悦和震动。所有人都振臂高呼,雄心大振,斩杀妖魔时力气都强了不少。魔王一死,妖魔军心散乱,势头明显没有刚刚来时那么强了。叶蓁却没有笑,她明白,更难的在后面。独眼魔王之死,要追根到它自大,而她谨慎,且有克制它的手段。这只是侥幸,并非必然。思及此,叶蓁起身,拖着魔王的尸体,将其扔到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在这样的场合下,叶蓁做这样的事,显得格外突兀。“丫头,做得好!”农逍遥此刻也处理掉了那一只魔将,来到叶蓁身边,声音中满是赞叹。“逍遥前辈,待会儿还要麻烦你和我一起动手”叶蓁摇了摇头,旋即说道。玄寒冰魄草的灵气依旧不足以她再使用清风弓终极形态,再对上一只魔王,她都没有什么把握,但农逍遥却不一样了。他本就是十一品,倘若有她的清风弓在一旁协助,拿下魔王并非不可能。还不等农逍遥开口,盘旋轮中又涌出一尊庞然大物。若只是这样,叶蓁也不会觉得诧异,但可怕的是,这一只魔王身后,竟然紧跟着另外一只魔王,它们宛如双生子,实力却都非常强大。叶蓁握着清风弓的手微紧,骨节发白。通过盘旋轮是需要力量的,实力越强的妖魔,消耗的力量就越大。毕竟是穿梭位面,而魔王,按常理来说,一只魔王离开盘旋轮后,另外一只应该会隔一段时间才会出现,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逍遥前辈,你一只,我一只”眼下并不是探讨这些的时候,叶蓁厉喝一声,率先飞跃出去。她不能停,出其不意才是制胜之道。农逍遥也深吸一口气,对上了另外一只魔王!有两人镇在盘旋轮旁,修者弟子们虽然心中忐忑,但到底有了些安全感。莱格已经看出叶蓁体力不支,暗伤无数,他面色有些焦虑,再回头看向风幽姬时,已经满是杀意,精灵善良,不喜杀戮,此刻,莱格却是暴躁了。“万树朝宗!”他低喝一声,瞬间就有无数巨大粗壮的树木从地底喷涌而出,枝干挥舞,竟有目的地将周围妖魔打的没了声息,这般力量,看得人目瞪口呆。风幽姬同样不敢小觑,她知道,大长老就是这么死的。这边如火如荼地打斗着,另一边的叶蓁也重新对上一只魔神。她精神紧绷,但对面的魔神却没有立即动手。“早就听说这块大陆的美人很多,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你这小美人比起我们妖魔一族的还要更甚一筹,怎么,人族无人,让你来对战本王?”魔王哈哈大笑着,一双眼睛垂涎地望着叶蓁。妖魔一族没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念头,只要实力强,哪怕霸占整个大陆的女人都是常事,而且它们尤其喜欢外族女人。只可惜,人族和妖魔一族体型差异太大,不知多少女人屈辱惨死。叶蓁相貌出尘绝丽,正是妖魔女子所没有的。不过叶蓁根本不屑于和妖魔一族多说,手中的气箭接二连三射出。“来得好!哈哈哈!”那魔王大笑出声,并为托大,而是闪身,用武器斩断气箭!叶蓁眯了眯眸子,相比那独眼魔王,眼前这只明显智商要高一些,也没有看不起她的意思,一举一动都颇为谨慎,且实力比独眼魔王还要强上一筹。“小美人尽管出手,本王接招就是,本王可素来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那魔王闪过叶蓁的气箭,笑得更加开怀,但残虐的瞳仁中却有了更多的谨慎。刚刚的气箭擦肩而过,它能感觉到其中的生机之力。浓郁的生机晃得它皮肤生疼,看向叶蓁手中的清风弓时,多了些考量。“雨落苍穹——箭飞天!”叶蓁轻喝一声,气箭离弦而出,如一道飞虹,箭影弥漫,猎猎呼啸。那魔王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叶蓁,不得不说,这人族女子用起弓箭来那姿势真是绝美,力量也不错,是它喜欢的苗子!“喝——”魔王暴喝一声,手中的巨锤抡出,直接将气箭砸得粉碎。时间渐逝,叶蓁逐渐落入下风,玄寒冰魄草也越来越萎靡。而另一边的农逍遥倒是和魔王战了个旗鼓相当,叶蓁那一处的战局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终于,莱格手中的枝叶直接狠狠插入风幽姬的胸口!她瞳孔一缩,就从半空中坠落而去,而胸口蔓出的血液却并非红色,而是黑色,她已经彻底被魔化,再没有转变成人的余地。“下辈子,做任何事都考虑清楚”莱格声音冰冷地说完,就快速掠向叶蓁。风幽姬并没有砸在冰冷的地面上,而是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衍衍之?”风幽姬挣扎着抬头,看向抱着自己的人。当看到风衍之那张熟悉的脸时,风幽姬只觉得眼眶温热,但眼泪却如何都流不出来,她已经不是人,妖魔一族没有泪腺,根本无法表达自己的感受。自己的儿子,唯一的儿子。她这一生,生了三女一子,最看重的就是这个儿子。“你可后悔了?”风衍之垂眸看着风幽姬的脸,神色有些恍惚。明明是自己的母亲,但这妖娆的眉眼,入骨的魔纹,每一样都是那么陌生。他不明白风幽姬为何总是坚持自己认为对的,却从不听取别人的意见,闹到如今身陨的地步,不知她可曾后悔背叛人族。风幽姬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战圈。各族弟子脸上满是嗜血,手中武器急速挥舞着,哪怕身受重伤的,也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再战,没有任何一个人脸上带着颓相和恐惧。反观妖魔一族,他们看到魔王即将落败,个个眼中皆是退意。这就是人族和妖魔最本质的区别。是的,她后悔了,后悔自己临终时,占着的是妖魔族的位置,而非人族。她风幽姬,本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伏羲脉主,是受万人敬仰的存在,可如今,却落得这般田地,受人族唾弃,不得入伏羲族地的祖坟。“好好扶持伏羲一脉”风幽姬抬头看向风衍之,轻声说道。她没办法再带着伏羲一脉前行,一切都要交给她的儿子。风衍之闭了闭眼,重重地点了点头。尽管经历了风幽姬一事,伏羲一脉肯定要落魄很久,但他不会放弃,更不会为了眼前的利益投靠妖魔,人族,自古就是最优秀最悠远的种族。从此后,伏羲一脉会做更多的好事来弥补今日的悲惨。风幽姬看到风衍之点头,笑了,旋即目光看向天空。大雪落入她的眼帘中,带着冰冷和瑟缩,这是她在伏羲一脉看到的最后一场雪,亦是她在这世间看到的最后一场雪。风幽姬缓缓闭上眼睛,耳畔却仿佛响起风衍之曾说过的几个字:“邪,不胜正”没错,自古就是如此,是她魔障了。看着怀中了无生息的风幽姬,风衍之没有哭,脸上表情淡淡的。过了好半晌,他才将风幽姬的尸体放下,冲入战圈,开始疯狂地斩杀妖魔。伏羲一脉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不止是风幽姬心情贪婪不定的原因,还有妖魔一族本身,它们是操控**的魔鬼,没人能逃脱得了。叶蓁和魔王对战,因为有了莱格的加入,瞬间发生大反转。对付十二品的风幽姬都没有受半点伤的莱格,对上魔王,更是顺手。“神妃,你且休息,这里交给我”莱格将叶蓁轻轻推出战圈,手中术法带着凌厉的攻势,直逼魔王面门。别以为他刚刚没听到这家伙说的话,敢觊觎他们王的女人,真是色胆包天,他一定要把对方的胆子挖出来,看看这妖魔一族的胆到底有多大!形势一片大好,所有弟子都高兴地在原地跳了起来。叶蓁坐在屋檐上,看着满地的妖魔尸体,轻笑。此次华夏之劫难,可解。不管怎么说,风幽姬和卢玉这两个妖魔安插在华夏的内应算是已经拔除了。叶蓁轻轻挥手,将耷拉着叶子的玄寒冰魄草送回葫芦空间。经过这一次,她才彻底感受到十二仙灵的强大力量。若是没有玄寒冰魄草,她必然要使用司缪留给她的分身,这是她唯一的念想了,不希望司缪的精血力量耗费在恶心的妖魔身上。形势一片大好,纪元之争前,华夏必然可以再安稳数年!可就在此时,叶蓁心头突然产生些许不安。她眸子射向还在不停旋转的盘旋轮,三尊魔王应该已经是极限,为了一个区区华夏,难道妖魔一族要倾巢尽出?纤细的手指紧紧捏着清风弓,有时候,她并不希望自己的直觉那么准。在叶蓁的注视下,一抹纤细妖娆的身影从盘旋轮的一角跃出。和庞大狰狞的妖魔相比,她瘦小的近乎不起眼。那是个女性妖魔,嘴角挂着妩媚的笑,若非脸上黑色的纹路,恐怕没人会把她当做妖魔,这样的女人,一举手一投足,皆是魅惑吗,让男人无法招架。她四下打量着伏羲族地,目光饶有兴味。倏然,女性妖魔的目光对上了一双清冷寡淡的眸子。她挑眉,身形一跃,便来到了叶蓁面前。“神妃小心!”莱格注意到那女妖魔,绿色的眸子微微色变。而和莱格对战的魔王也抽空看了一眼,没想到,它的表情竟然比莱格还要夸张,嘴角抽搐,瞳孔一缩,刚忙远离了此地。它实在没想到,炽焰魔神居然连这个女魔头都派了出来。叶蓁缓缓起身,她看的出来,这女妖魔并没有对她产生杀意。“你是人族?真是好胆量”女性妖魔抚了抚胸前垂着的头发,笑的格外明艳。“你的魅术对我无用”叶蓁眯了眯眸子,语气微凉。妖魔女子仗着身姿妖娆,大多喜欢修炼魅术,只可惜,这种东西只对男人和低阶修者有用,对叶蓁这个情商低且已经有了爱侣的人,完全没有作用。“我忘了自我介绍,好像你们人族都是如此,我是莲姬,炽焰魔神的女人”女妖魔丝毫不在意叶蓁的话,她挑眉,若有所思地说道。当然,叶蓁也听出了她的重点,在提起所谓的“炽焰魔神”时,她眸子中满是爱慕,好像能当炽焰魔神的女人是多么荣幸的事。“你们的人,快死光了”叶蓁声音很淡,仿佛是提醒,又仿佛是警告。她能感觉到,面前的莲姬也是货真价实的魔王,而且是顶尖魔王。听到叶蓁的话,莲姬表情很是无所谓,随意打量了几眼。“听闻你们华夏曾有人打碎了炽焰魔神的分身,我来此,就是为了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厉害,至于你们这些我伸手就能解决的战斗,我根本没兴趣参与,无趣至极,至于这些废物,死了便死了,完成不了任务,也与我无关”莲姬耸耸肩,看着妖魔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神色很冷。叶蓁抿唇,这就是妖魔,如此凉薄。然而最吸引叶蓁注意的,却是她口中所说的打碎魔神分身的事。若是她没有记错,当初在渔家村的海面上,司缪为了救她,曾使用毁灭法则将卢玉召唤出的魔神分身碾碎,所以,莲姬指的人是司缪?“你不可能离开这里”叶蓁抬眸看了看透明的结界,说道。神石既然被称为神石,自然有自己的厉害之处。两颗神石形成的结界,别说魔王,就是魔神想要打破都要费些功夫。“你以为你是谁?口气倒是不小!”莲姬冷笑一声,她倏然腾空而起,却碰上了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她知道这是华夏修者所说的结界,不过她并没有放在眼中。莲姬轻哼,手中出现一朵巨大的黑色莲花。莲花碰撞到结界,只感觉到一阵波荡,旋即就恢复平静。叶蓁轻舒一口气,然而神石的力量又被削弱了不少。“你下的结界?”莲姬落在屋檐上,目光锐利地看向叶蓁。她这人一向不喜欢和蝼蚁打交道,但若是妨碍阻止自己的蝼蚁,她一般都喜欢杀了了事,这样既方便又省事,谁布下的结界就杀了谁。妖魔一族的办法向来这么直接,它们不会解除结界,却知道如何做。叶蓁抿唇,手中的清风弓蓄势待发。她很清楚面前这魔女的意思,然而在场,已经没人能阻挡她了。见叶蓁不说话,莲姬眯了眯眼,唇角勾起冷笑。她很讨厌比自己长得漂亮的女人,不管是妖魔一族还是人族,思及此,莲姬手中多出几把小小的匕首,刃上是黑色的光,显然猝了毒。叶蓁神色微凛,莲姬手中的匕首却已经飞射而出,目标直指她的脸!“雨落苍穹——雷暴!”叶蓁弯腰,手中的清风弓直冲天际,气箭射出,在空中划过漂亮的弧度,旋即重重坠落,箭尖直指莲姬飞射而出的匕首。只听“铿锵”一声,匕首落地,气箭消散。叶蓁目光如碎冰般,再度抬起清风弓,将气箭爆射而出!她此刻根本不在意体内透支的力量,若解决不了莲姬,就只能依靠司缪留下的分身力量了,不论如何,这些妖魔,一个都跑不了!“呵呵,有趣,有趣!”莲姬瞳仁中倒映着直射向自己的气箭,笑着点了点头。自从她成为魔王,就很少有人敢于挑衅她,后来又成为炽焰魔神的女人,就更少和别人战斗了,不过妖魔一族的血液向来都充满了暴力。她虽然不喜欢叶蓁的脸,却喜欢她如此不要命的攻击。莲姬速度极快地在空气中翻身跃起,手中多出两把长刀。在长刀阻隔下,气箭被一分为二!她冷笑着靠近叶蓁,莲姬在魔王中都属佼佼者,她一不轻视对手,二不怜香惜玉,不过眨眼,便出现在叶蓁面前。这是实力的压制,同样也是叶蓁体力透支的结果。若是以往,依靠她的力量和灵气,必然能躲得过。莲姬手中的匕首直接划向叶蓁的脸,她微微一侧,刃便擦过了叶蓁的脖颈。纤细的脖颈上,一道血痕十分刺目。妖魔一族的毒液很快,不过瞬间,叶蓁就觉得头脑昏沉。她苦笑,刚刚伸手准备摸向手指上的戒指时,脖颈上突然有什么东西强光大盛,这光,直接将莲姬击飞出去,力道之大,带着披荆斩棘之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