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八章 司缪残念,圆满结束的行程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银光笼罩整个伏羲族地,在这种光芒之下,众多妖魔都纷纷化为飞灰!与莱格,农逍遥对战的魔王也捂着脑袋哀嚎出声,再顾不得接招,两人乘势将它们通通斩杀,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莱格抬头看向漫天的银光,眼中有些激动。这是虚无神之威!一道虚影在半空缓缓成型,他银发飞扬,容颜潋滟,让人不敢抬头。“妖魔一族,杀”他薄唇微动,冷漠地吐出几个字。手臂微抬,修长的手指所过之处,残存性命的妖魔皆化作飞灰。他如掌控所有人性命的君王,这一幕看得人热血沸腾,眼中升起无尽的崇敬和膜拜,这一刻,他就是真神,让人毫无反抗之力的真神。莲姬尖叫着,最终也没能逃得过,消散在司缪手中。霎时,整个伏羲族地都没了妖魔尸体,只在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烬。他回眸看向摇摇欲坠的叶蓁,唇角才勾起点点温柔,身形微动,便揽住她。“才分开多久你就变成这样”司缪声音中有些心疼,缓缓摇头,但手指所过之处,叶蓁身上的伤势也一片大好,这般力量,着实让人仰望。“你,怎么会?”叶蓁伸手摸了摸司缪的脸,没有温度,有些喃喃自语地说道。“兽牙中有我留存的残念”司缪把叶蓁紧紧揽入怀中,轻声说道。当初在饕餮大陆拿到自己的兽牙,他便附了一缕残念,和精血形成的虚无神一样,都是为了保护她,妖魔一族必然会大肆入侵华夏,他要做好更多的准备,让人无法伤害她半分,否则,他不会安心。听到司缪的话,叶蓁眼眶微红,她紧紧拉着司缪的衣服。她不是神,她也曾有过怕的时候,但此刻,仿佛停留在一个港外,一个只有他们两人,没有任何人敢靠近的港外。“没事”司缪玉眸中簇满深情,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脑袋。“盘旋轮”叶蓁躲在司缪怀中半晌,才伸出纤细的手指,指了指旋转不停的盘旋轮。在场所有人都打不碎,总不能让它一直在此成长。“好,打碎盘旋轮,我残念的力量也会耗尽,纪元之争即将来临,接下来的日子,保护好自己,放心,我会尽快到华夏找你”司缪声音很轻,一个冰凉的吻印在叶蓁额头。他抱着叶蓁起身,玉眸睥睨地望着下首所有呆愣愣的修者。“今日,我救你们,他日,我妻子有难,你们也要护她”司缪声音极冷,带着理所当然之意。他知道,在场的都是华夏顶尖修者,有了这些人,短时间内不会有人不长眼上前找麻烦,这样一来,他的卿卿就可以安稳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真神大人说的是,神女今日也拼死血战,救我三族于危难!”农逍遥率先出声,态度颇为恭敬。以往不知道也就算了,但如今,面对真神,他心里也很怂。司缪点了点头,来到盘旋轮前。四级盘旋轮,在饕餮大陆也不多见。华夏有什么东西,竟然让妖魔一族如此费尽心力?“莱格”司缪声音刚落,莱格便恭恭敬敬地跪在他面前。“王!”“卿卿就交给你了,她的命,等同于我的命”司缪将莱格扶起,声音虽然并不郑重,却让莱格听出其中的深意。“是!王请放心,属下必然会好好保护神妃!”莱格认真而坚定地应了一声,他很明白叶蓁对司缪的重要性。叶蓁窝在司缪怀中没有抬头,温热的眼泪顺着司缪的领子滑落,这一刻,她不想做什么救世的神女,受人敬仰的厨神,只想当一个简单被司缪护着的女人。这一生何其有幸,能得司缪之爱。若没有他,她怕是不知死了多少次。司缪轻轻叹了口气,将叶蓁从怀中放下。“我爱你,等着我”他将头靠在叶蓁耳畔,说出这样几个字。没错,他对她的从不是喜欢,而是深切入骨的爱。话落,他就倾注力量,将旋转不停,散发着恶意的盘旋轮捏碎。瞬间,空气中的血腥气在缓缓消散。叶蓁没有注意这个,而是看着同样消散于空中的司缪残念,她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只触摸到点点破碎的光,神情怔愣。“啊!太好了太好了!妖魔除掉了!”“真神大人威武,真神大人拯救了我们整个华夏,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可恶的妖魔杀了我们这么多人!但是可喜的是,危难终于解除了!”“”不管叶蓁如何,下首所有修者都振臂欢呼起来。此时,两块神石也终于神力耗尽,缓缓落入叶蓁手中。“神妃?王会来找你的!”看着叶蓁落寞的模样,莱格叹了口气,安慰道。他没有爱过一个人,并不了解叶蓁和司缪的感情。明明是两个都很凉薄的人,为何在一起之后,性情都变了。爱情这东西,果真比秘法禁术都要可怕千百万倍!“走吧”叶蓁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她伸手摩挲着沾染了血迹的兽牙,轻声说道。两人看着欢呼雀跃的修者弟子,对视一眼,眼中皆有笑意。不管怎么说,华夏此刻的危难算是解了,未来的日子未来再说。*“感谢各位对伏羲一脉的宽恕!”大殿,风衍之跪在最前面,身后弟子们也纷纷俯首。而众人面前,则是诸多神农,玄机,修者联盟的弟子。所有人面面相觑,神情也有些尴尬起来。他们以前是很恼怒伏羲一脉,若没有他们,华夏也不会有此一劫,可现在,伏羲一脉如此陈恳,他们心中的恼怒和愤恨也消除不少。“风家的小子,希望伏羲一脉在你手中,可以再度辉煌”农逍遥双手负在身后,认真且诚心地祝福道。“神农前辈放心,晚辈会努力!”风衍之点了点头,语气郑重。“好了,既然如此,我们也该离开了”农逍遥拍了拍风衍之的肩膀,退到一边。如今伏羲一脉的事情解决完,妖魔全部被诛杀,盘旋轮也被打碎,所有人都可以轻松地度过几年时光,他这个老头子也能多活几年了。“好了,走吧”叶蓁轻声清冽,抬眸看了风衍之一眼,说道。伏羲山,来得匆忙,走的也匆忙。短时间内,妖魔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叶姑娘稍等,我有些话想单独对你说”看着众人离开的背影,风衍之突然喊住了叶蓁。众人面面相觑,看着风衍之的神情有些不善,如今叶蓁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不可亵渎和沾染的存在,谁知道风衍之这小子有什么目的。莱格也皱眉,看向风衍之时满是冷漠。他倒不会觉得风衍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毕竟就他和司缪,两人完全没有可比性,他不会担心叶蓁吸引,同样不怕风衍之出手勾引。“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叶蓁垂眸想了想,对莱格等人说道。看着他们离开,叶蓁才来到风衍之面前,此时伏羲弟子也都散了。经历了这么多,每个伏羲弟子的脸上都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喜悦,一瞬间仿佛都成熟了很多,这一点,风衍之也乐见其成。“说吧”叶蓁看着风衍之,语气颇为平静。她并不知道风衍之会说什么,不过大致猜想应该是感谢的话。这一次,如果没有她和司缪的残念,不说伏羲族地,整个华夏都会奔溃,一旦华夏变成炼狱,伏羲一脉就是万古不出的罪犯,永无翻身之日。风衍之看着叶蓁平淡的小脸,苦笑一声。“叶姑娘,这个给你,算是答谢的报酬,不用忙着拒绝,你会需要的”风衍之取出一个小盒子,将其递给叶蓁,声音感激。他的确是要感谢叶蓁,是她将他从神农一脉救出,是她把他从万丈深渊中拉出,是她解救伏羲一脉于危难,同样是她力挽狂澜,让一切悲剧无法重演。叶蓁伸手接过,并没有风衍之意料之中的拒绝。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枚散发着浅粉色光晕的石头。“神石?”叶蓁挑眉,语气微诧。她没想到风衍之如此大手笔,竟然将四大神石拿出来作为报酬。女娲补天残留的神石,她已经有了两块,冰凌石和海啸石,而这一块,若是她没有猜错,应该是万物神石,也是四块神石中最厉害的一块。万物神石,顾名思义,可变换成千万种东西,当然,维持时间不会过长。若神力充沛,万物神石还可以变化成人形,能说能跳,和真人无异。“嗯,这是万物神石,先前看叶姑娘曾拿出冰凌石和海啸石,这一块,就当做添砖加瓦,希望叶姑娘早日集齐四块神石,对你的好处绝对不会小”风衍之郑重地点了点头,万物神石算是伏羲一脉的珍宝了。当初女娲补天残留神石,其中一块就留在了伏羲一脉,留存至今。“好,谢谢你的神石了”叶蓁颔首,并没有拒绝。她又不是傻子,此次伏羲一脉灾难,虽然她没道理拿什么报酬,但最后司缪的残念消散,她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心痛。故此,因果循环,拿到万物神石,理所应当。她心中也是感谢,若风衍之隐藏不拿出,她也没办法说什么不是?“不用谢,这一次多亏有你们,叶姑娘,话不多说,期望下次再见!”风衍之双手抱拳,认真地道别。叶蓁颔首,转身离开大殿。看着叶蓁离开的背影,风衍之垂在身侧的拳头捏了又松,松了又捏,旋即苦笑着叹了口气,他心中只感觉很闷,但具体为何又说不出来。“少主,别看了!族中事物还需要你尽快做决定!”乌鲁顺着风衍之的视线望去,心中也是微叹。叶蓁如今是三族公然的神女,这种光彩环绕的女孩子,的确很招人喜欢,只可惜,她已名花有主,而这个主,没人能升的起半分争抢之念。“走吧”风衍之摇了摇头,和乌鲁去处理族中留下来的各种事物。伏羲一脉的事,终于算是告一段落。*叶蓁很快就追上了大部队,而万物神石也早已被她放入葫芦空间。“叶姐姐,那家伙找你说什么了?”农樱看到叶蓁,眸子一亮,神秘兮兮地问道。她对风衍之印象可算不上好,压根不希望叶蓁接触。“没什么,只是感谢的话”叶蓁轻轻摇头,万物神石的事,除了莱格,她不会告诉在场的其他人。“哦”农樱无趣地撇撇嘴。“好了,就等你们了,上飞机,我们回族地”农天笑着呼喊,此次伤亡不算惨重,事情也圆满解决,令他颇为高兴。待所有人坐上飞机,起航,返回神农族地。飞机上。“叶姐姐,回到神农一脉,我们是不是就应该离开了?”农樱透过小窗,看向外面的白云,声音有些许复杂。从来到神农族地,到离开,时间并不算长,但其间发生的事情却很多,每一件都是如此的惊心动魄,她很庆幸将叶蓁带来了神农族地。若是没有她,华夏危矣。叶蓁垂眸想了想,轻轻“嗯”了一声。的确,神农族地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回去只需要拿上农天准备给雷赫的药材,就可以启程离开神农一脉,返回俗世,正常人的世界。这么长时间,她们或许已经和现实脱轨了。在神农山,她才真正感觉像是回到了饕餮大陆一样,遇到的皆是修者。“叶道友准备离开了?”机漓回眸,仿佛能看到一般,直视着叶蓁。“事情处理完,也该离开了”叶蓁点头,说道。她来到神农一脉的目的,就是为了司缪的身体和郎翼的下落,如今司缪回到饕餮大陆,身体应该不会是太大的问题,而机漓也帮她占卜出了郎翼的下落。她接下来的行程,就是前往y国。如今,没有什么比得上寻找郎翼。y国除了吸血鬼,还有众多奇异的种族,郎翼的妖族血液对他们应该有着很强烈的吸引力,否则,郎翼不可能这么久都没有传来音信。“日后若有什么事,尽管到昆仑山寻玄机一脉”机漓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叶蓁已经算是整个华夏的功臣,理应享受功臣的待遇。“没错,叶道友可一定要来,玄机一脉风景也是极好!”机瞳在一旁顺着机漓说道,对叶蓁,他始终觉得对方神秘,如初次相见。“好”叶蓁轻笑着点了点头,此次神农一脉能交到一些朋友,也算不虚此行。“小樱,你也要离开?”农苓沉默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神农山难道不是农樱的家吗,既然回来了,为何还要离开。闻言,农樱愣了愣,旋即才认真地点了点头。“师姐,曾经我以为神农一脉是我的家,但后来证明并不是,去了俗世,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我几乎忘记了自己的仇恨,若非有叶姐姐,我不会有重回族地的一天,相比留在族地每日过着一样的生活,我倒是很喜欢和叶姐姐一起仗剑走天涯,站在她身后,永远不会有无趣的一天,那种热血沸腾的生活才适合我!”农樱说着说着,脸上就扬起了笑。这些话是真心的,虽然神农一脉是她的家,但相比之下,她还是更喜欢和叶蓁一起都走西窜的日子,只有惊心动魄,没有墨守成规。叶蓁笑着摇了摇头,她或许真是事故体质,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大事。或许y国也不像表面那般平静,必会风起云涌。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此次神农一行最大的收获还是铲除了卢玉这头隐藏在暗处的狼,不必再想日后到了京城的烦心事。农苓听到农樱的话,转头看她。当看到她脸上浓浓的笑意和期待时,她所有的话都哽住了,反而开始羡慕起农樱的消散和自由,换位思考,若是她,恐怕也不愿留在族地吧。“叶姑娘,说到去玄机一脉,不如到我们修者联盟转转?”坐在后面的付浮生又不甘寂寞地开口了。他可不管农樱和农苓是怎么想的,对叶蓁,他同样有着很深的好奇,对方的神秘简直超过了他见过的所有女子,的确吸引人。坐在付浮生身旁的柯子谟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也希望叶蓁到修者联盟去,第一次见面时他就知道对方的不同,如今伏羲一行,算是真正看透,真神的女人,若是交好,日后好处绝对不少。“修者联盟,我会去”说到修者联盟,叶蓁眸色渐深。此次伏羲一脉大战,能够明显看出,修者联盟中除了花婆婆,根本无人用全力,尤其是盟主彭坤,他身为八品,不对魔将,反而斩杀小兵,可笑至极。叶蓁虽然浴血厮杀在盘旋轮旁,但众人的表现还是收入眼中的。另一只玉葫芦她一直放在心上,只等找到郎翼,回到京城后,她自会去修者联盟走上一遭,倒要看看彭坤会如何阳奉阴违地拒绝她。有彭坤这样的盟主,修者联盟迟早会有大事要发生。玉葫芦,她也一定会要回来,哪怕撕破脸皮!听到叶蓁的话,付浮生眼睛一亮。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这种不对劲被他忽略过去,若叶蓁去了修者联盟,他可要带着她好好观赏一番,在京城,还没人敢不给修者联盟面子。说话间,飞机也回到了神农山。“既然事情已经解决,我们修者联盟也该走了”飞机落地,彭坤缓缓松了口气。早知来到神农一脉会出这么多事,他才不会带着人来。花婆婆看了他一眼,眼神微冷。彭坤在伏羲族地的表现也同样被她看在眼里,这样一个胆小,没有担当,还脾气暴躁的人,凭什么坐着修者联盟盟主的位置?她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回到修者联盟后自会了结。彭坤注意到花婆婆的视线,心中微凛,垂着眼帘退到一侧。他看懂了花婆婆的目光,垂着的眸子中划过一抹杀意,想把他拉下马,简直是不知所谓,他倒要看看,最后魂归九天的是谁!木灵察觉到彭坤身上倏然的冰冷,眸子微缩,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住。修者联盟的平静日子,恐怕也要一去不复返了。“日后若有什么事,尽管通知我便可!”花婆婆看向农天,笑着说道。她的意思很明显,有任何事情,不需要告诉彭坤,直接告诉她。农天怔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好,若真有事,你可莫要嫌我麻烦你!”两人是旧相识,说话间自有一种和旁人没有的熟悉。“好了,我也该走了”花婆婆笑着点头,和农天,机斛等人告别后,带着修者联盟的弟子转身上了飞机,在伏羲一脉的日子够久了,只希望俗世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叶姑娘,到了修者联盟,可一定要通知我啊!”付浮生走在最后,大笑着对叶蓁挥了挥手,一口大白牙吹散在风中。“农天兄,我们也该告辞了!”机斛轻叹一声,亦是笑着说道。玄机一脉在这里叨扰已久,三族会武结束,是时候离开了。“那机斛兄,路上一切小心”农天点了点头,倒没有挽留。机斛身为脉主,族中事务繁重,也不适合长时间留在外面。“叶蓁小友,我们就此告辞”机斛又转头看向叶蓁,郑重地说道。叶蓁此刻显然被他放在了同等高度,不能马虎。“路上小心”叶蓁颔首,淡淡地说道。机漓和机瞳和众人辞别,一行人上了飞机。农樱抬头看着渐渐变成小点的飞机,缓缓叹了口气。人生,总要经历分别。回到神农族地后,农天就差人将地牢中的伏羲弟子放了。如今风幽姬已死,盘旋轮也被打碎,他们和伏羲弟子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留着他们不过徒增无辜生命,倒不如放了。叶蓁刚刚回到竹居,农天就让人将药材送了过来。有了这些药材,祛毒丹的炼制就可以提上日程,待莫娴炼好丹药,她恐怕也已经到了y国,到时候将雷赫治好,必能换得博古勒家族的倾力相助。“神妃,这是什么?”看着叶蓁手中的药材,莱格不解。“跟我来”叶蓁看了他一眼,带着莱格进了葫芦空间。农樱早被农逍遥喊走了,倒不必躲着她。回到葫芦空间,莱格的尖耳动了动,隐世家族的居住地灵气是浓郁,但相比叶蓁的洞天福地还要差很远,他是精灵,对灵气非常敏感。“莫娴”叶蓁轻唤一声,莫娴就出现在她面前。距离上一次见已经有段时间了,莫娴像是变了一个人,脸上满是笑意,就像个纯洁无瑕没有经历过任何事的小姑娘,整个人都充满了愉悦。“天命者,有何吩咐!”莫娴声音很高兴,她如今是自由人,在葫芦空间中比在众生塔中可幸福太多太多了,她对叶蓁真的颇为感激,是真正拿她当主人的。“这是药材,祛毒丹就麻烦你了”叶蓁将手中的药材递给莫娴,说道。闻言,莫娴眼睛一亮,她已经很久没有炼药了。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药材,兴冲冲地点了点头。“没问题了天命者,你放心,我会尽快炼制出来!”莫娴说完,就消散不见。她需要去找找自己的炼丹炉,祛毒丹这种低等丹药,并不难。“神妃?”莱格不明白叶蓁为何炼药,上次匆匆说了盘旋轮的事,却没有提起郎翼。“我已经找玄机一脉的人卜了卦,郎翼在y国,那里有个名为博古勒的吸血鬼家族,势力庞大,他们一族少主病危,需要祛毒丹,届时,我们就不许盲目地去找,依靠博古勒家族的势力,找到郎翼会容易很多”叶蓁看着莱格,声音轻缓,带这些笑意。她明白郎翼和莱格感情很好,是过命的兄弟,这个消息对莱格而言必然高兴。果然,莱格的绿眸微微一缩,旋即大笑出声。“谢谢你,神妃!”看着叶蓁,他很认真很感激地道谢。叶蓁缓缓摇头,没有再说什么。郎翼不仅是她的朋友,还是司缪最忠实的下属,若是找不到他,下次再见,她恐怕会羞愧难当,这件事自然要比其他都重要很多。“吸血鬼一族?”莱格对吸血鬼一族并没有什么概念,饕餮大陆也没有这个种族。“嗯,是国外的变异种族,以吸食鲜血维持生命和活力,极难杀死”叶蓁颔首,和莱格解释了一句。到时候,莱格肯定要一起找郎翼,让他提前了解吸血鬼,不是坏事。“那郎翼”听到叶蓁的话,莱格微微一凛。没想到国外居然有吸血鬼家族,靠吸食鲜血为生。郎翼是妖族,血液中充满灵气,难免不会被吸血鬼一族盯上。“他暂时没有危险,卦象也没有任何危及生命的显示,放心”叶蓁摇了摇头,郎翼再怎么样,也是妖族,生命力顽强。“感谢神妃将此事放在心上,我代郎翼谢过神妃了!”莱格点了点头,再次感激地道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叶蓁轻笑,郎翼是跟着司缪前来才走丢的,找到他的确是她应该做的。与其同时,神农大殿中也在“三堂会审”。“你说,你要离开族地?”农逍遥满脸不悦地看着农樱,实在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身为他农逍遥的弟子,却不好好待在族地当自己的师叔祖,却要到俗世去过俗世人的生活,最可气的是,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有个徒儿,这么快就要分开!“是,师傅,我不想留在族地过日复一日的生活,你应该了解的”农樱语气很简单,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当初想要回到族地,也只是希望铲除杨箐这个祸害,为自己报仇的同时,可以将那个觊觎神农一脉的魔修给找出来,毕竟对方是一个定时炸弹。如今,杨箐已死,机峸也已经死了。她心中的愿望都完成了,自然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十多年,若没有遇到叶蓁,她恐怕不会想过要离开神农族地。“孩子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农天喃喃自语般问道,他神色有些落寞。一旦农樱离开族地,那他就真的是孤家寡人,永远走不出心结了。“不,我没有怪你,我明白你当年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农樱缓缓摇头,脸上神色很平静。她没有说谎,事到如今,她真的不再怪农天了,虽然他抛弃孙女的行为的确很让人气愤,但她可以理解,不过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最让人高兴的是,她的天赋也被司缪大神拿了回来。农天已经不欠她什么,日后,她也不会承欢他的膝下,算是扯平。听到农樱的话,农天苦笑着摇了摇头。当年的事,他已然后悔,可惜,却晚了。“你当真要离开族地?”农逍遥看了农天一眼,轻轻叹了口气,旋即问道。“是”农樱认真地点了点头,哪怕脱离神农一脉,她也要离开。“好,那我就派你,保护好叶蓁小友,这是你的任务”农逍遥走到农樱面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闻言,农樱眼圈一红,还想笑。“是!师傅放心,我一定超额完成任务!”农樱点了点头,回答的极为郑重。她一定会倾尽全力保护叶蓁,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行了,你这臭丫头,去吧,看着就心烦!”农逍遥轻哼一声,背着手离开了大殿。农樱笑了笑,起身看了农天一眼,也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之后,她一一见了文心长老和农苓,和两人道别。明日一别,再次相见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离开文心长老的住处,农樱就走在小道上,看着熟悉的族地,神情复杂,这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如今,却没有半分让她愿意留下的东西。“小樱”倏然,一声疲惫的轻唤响起。“骄阳师兄?!”农樱抬头就看到了农骄阳,当即面色又喜又惊。喜的是在离开时能再见农骄阳一面,惊的是他为何离开了房间?从伏羲一脉回来后,农骄阳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他神情落寞孤寂,仿佛被悲伤笼罩,看着就让人黯然神伤,没人知道为什么。“嗯,听说你明天要离开族地”农逍遥唇瓣微掀,伸手摸了摸农樱的头。这个最小的妹妹,曾是他看着长大的,如今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可以做出自己的决定,不受任何人干扰,这很好。“嗯,恐怕不会再回来了,骄阳师兄,族地就交给你了!”农樱点了点头,感受到脑袋上的温暖,又不禁红了眼眶。才刚刚回来没多久,就又要离开了。“族地你不用担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别像我,为了些事,放弃很多”农骄阳意有所指地说着,眸中充斥着悲伤。当初机峸反对花萝和他来往,还警告他,若是再寻花萝,就将他勾结魔修的事公之于众,想到当初农樱的下场,他还是退缩了。他和花萝不适合,从任何方面都是。神农一脉抚养他长大,他是少主,同样是骄傲。他不可能为了一己私情就放弃家族,两相对比,他只能放弃花萝,可没想到,她最终走上歧途,落到妖魔手中,必然是活不了的。回头看看农樱,农逍遥轻笑。他倒是很羡慕这个小师妹,一辈子跌宕起伏,好似从来没有停下脚步,永远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离开族地,或许才是最适合她的。“骄阳师兄”农樱张了张嘴,想问些什么,却发现什么都问不出。“好了,你一路顺风”农骄阳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偌大的族地中,好像只剩下农樱一个。她轻叹一声,匆匆忙忙回了竹居。“叶姐姐?莱格呢?”看着躺在竹椅上的叶蓁,农樱眼珠子左晃右晃地问道。“他先离开了”叶蓁轻声说道。莱格自然是被她留在了葫芦空间,他可没有身份证,没办法坐上前往y国的飞机,这个时候,葫芦空间真正的作用就显露出来了。“哦”闻言,农樱有些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看到她的样子,叶蓁摇了摇头。莱格和农樱并不合适,两个人也没有未来。精灵一族和妖族不同,他们的血脉之力也是流传在自己的种族之中,莱格未来的归属只可能是饕餮大陆的精灵族女子,而非人族。她不希望农樱把自己陷得太深,到时爬都爬不出来。“叶姐姐,明天我们去哪儿,仰光市?桥沅村?兰城?京城?”农樱性格大大咧咧,很快就忘了莱格离开的小伤感,问道。好久没有回俗世,她好像都忘了应该怎么生活。“都不是,我们要去y国”叶蓁缓缓摇头,抬眸看着天上的繁星。“y国?叶姐姐要去散心?”农樱不解,为何会去y国。“我有朋友被困在y国,到时,或许会和各种国外奇异生物打交道”叶蓁轻声说道,最国外的生物,她也只接触过吸血鬼罢了。“真的啊?!”农樱惊呼一声,但是语气却没有恐惧,尽是兴奋。她就知道,跟着叶姐姐,日子一定不会无趣,刚刚要离开神农一脉,就要前往y国和国外吸血鬼之类的东西过招,想想都令人血脉喷张。“嗯”叶蓁笑着点了点头,农樱的表现在她意料之中。听到叶蓁的话,农樱脸上的期待越浓,果然,她的血液中满是不安分。“叶姐姐,纪元之争,真的如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么可怕?”不知为何,农樱脑海中突然想到伏羲一脉见到的丑陋妖魔,旋即纪元之争就跃入脑海,她明白,待纪元之争来临,妖魔就会大肆入侵。她已经见识过妖魔一族的厉害,修者都难以招架,更何况数以亿计的普通人。“比你想象的要可怕,不过人族并非全无胜算,一旦进化,普通人也会拥有力量,虽然是有一定几率的,但对华夏人族而言,已是大幸”叶蓁抿着唇,纪元之争是危险和机缘并存的时候。农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纪元之争,她也只在古籍上看到过,没想到很快就要亲自面临这样的危机,心中除了忐忑,还有无尽的勇气。“你真的不留在神农一脉?”叶蓁抬眸看向农樱,远离自己的家族,她怕农樱心中会难受。当初她魂魄来到华夏,也依旧思念饕餮大陆,遇到往生路,也算是让她重温了以前的生活,她很高兴。“叶姐姐,我下定决心要离开了,神农族地不是我的归属”农樱坐在叶蓁身边,摇了摇头,声音带着满满的释然。她早就是被驱逐之人,留在神农一脉日子也不会美好。“也好,只希望你做任何决定,都遵从心中所愿”叶蓁颔首,声音微轻。她修的是淡之道,做任何事都随心意所为,这样不过过得很累,她同样希望农樱如此,若是留在神农一脉不开心,大可离开。“我会的”农樱仰头看着星空,脸上勾勒出愉悦的笑。叶蓁也笑,清美如玉的脸上映衬着星辉,美的惊人。不管怎么说,神农一脉的行程圆满结束,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在发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