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四章 叶蓁之怒,博古勒之乱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呵,你知道我?”血眸巫师步伐悠闲,他先是上下打量了叶蓁几眼,旋即慵懒地找了一面墙壁斜倚着,半眯着眸子,仿佛没睡醒一样,看样子对叶蓁颇感兴趣。还没等叶蓁开口,隔壁的黛米王后和雷赫都出现在门口。血眸巫师对他们两人恍若未见,看都不曾看一眼。“始祖”黛米王后身形一滞,不敢再向前半步。“母亲?巫师怎么会”雷赫皱着眉,有些不解,为何一向沉稳的巫师会大半夜跑到叶蓁的房间。他刚准备踏进屋子,就被黛米王后紧紧拉住了手臂。她力量极大,一时雷赫也挣脱不开,他满脸诧异地望着母亲,又转头看看背对着他们的巫师和精神紧绷面色冰冷的叶蓁,很是茫然。“人族,你已经干扰到我这具身体的判断力”许是休息够了,血眸巫师转了转脑袋,勾着唇看向叶蓁。他唇角两颗尖锐的牙齿若隐若现,带着森寒的光,让人望而生畏。叶蓁没有说话,手中紧紧握着清风,今晚巫师的恶魔始祖残魂被释放,对她有着非常明显的恶意,这种恶意仿佛要化作实质。“始祖,叶蓁是我们博古勒家族的大恩人!”黛米王后想了想,咬牙向前一步,恭声说道。叶蓁如今是唯一可以救雷赫的人,她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始祖对她动手,此时的巫师力量强大恐怕也唯有光明神殿的奥古拉多之神才能抗衡。“那又如何?阻碍了这具身体的判断力,就等于影响了我,该死”血眸巫师咧着唇,笑容阴冷仿佛择人而噬的猛兽。他和这具身体的另外一个人格处于共生状态,叶蓁长期让另外一个人格产生变化,这种变化最终也会影响到他,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事。作为始祖,他的手段自然是越直接越好。能杜绝这种情况的方法,最显而易见地就是杀了面前这个人族!“可是,始祖,若是没有她,我的儿子也会死”黛米王后咬紧牙关,不敢有半分松懈。救叶蓁,就等同于救雷赫,然而巫师转化成始祖残魂后,性情大变,根本不会听她的,如今这么说也只是拖延时间罢了。只要另外一个人格发生反扑,将始祖残魂压制,叶蓁就足以脱困。“母亲?”雷赫就是反应再慢,也发现了巫师的不同之处。他眸子紧紧盯着此刻的巫师,始祖?明明只是个单纯的巫师,为何会成为始祖,博古勒家族到底还有什么秘密?“关我何事”始祖扯着唇,回头时,声音冰冷。话落,黛米王后一颗心仿佛掉到了冰窟窿里。当初是博古勒家族的先王救下他的,再加上他的父亲也是博古勒家族的前任巫师,本以为他会对这个家族心存感激,可如今听他的话,分明是丁点感情都没有,不愧是恶魔始祖,冷漠残酷到令人发指。“巫师?”雷赫看到巫师那双血红的眼睛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整个博古勒家族,唯有巫师和他的眼睛不是血红色,也因为这一点,两人关系都保持的很好,可如今,翠绿色的眸子化作血色,连气质都产生了变化。黛米王后拉着雷赫的手臂,不让他多说话。如今的巫师已经不是原来的巫师,一旦惹怒了他,谁都活不了。“人族,我同意你临死前说出自己的心愿”巫师转身,血眸闪了闪,语气随意道。怎么说也是第一个干扰到这具身体的人族,不应该死的太过随便。“带我去撒切尔家族,救出我的朋友”叶蓁眯了眯眸子,紧紧看着巫师,一字一顿地说道。然而她手中动作却丝毫没有松懈,虽然不了解始祖残魂,但应该和另一个人格的本质相差不多,都是性情极端恶劣的货色。果然,听到叶蓁的话,他咧着唇笑了笑,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这是愚蠢的巫师答应你的,不是我,既然你已经说出心愿,也该死了”血眸巫师捏了捏自己的双手,撑开手掌时,五指上已经长出了尖锐的指甲。黑沉沉的长指甲看上去极为可怕,仿佛闪烁着剧毒一般。他还张大嘴,将口中尖锐的两颗利齿暴露在空气中,血眸周围此刻也像是勾画了精致的眼线,整个人全然是吸血鬼的终极形态。雷赫眸子大睁,赶忙冲上去挡在叶蓁面前!黛米王后一时不察,竟叫雷赫脱身了。“巫师,你不能对叶蓁动手,难道你忘了,你喜欢她啊!”雷赫张开手臂,牢牢护着叶蓁,不只是因为她能救他的命,更因为两人有了很好的交情,虽然这是他自认为的,但不可否认,他不希望叶蓁死在这里。而且,他隐隐也察觉到面前巫师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如果明天一早他醒过来,却发现是自己失手杀了叶蓁,岂不是要后悔死?叶蓁对雷赫的话充耳不闻,只是转眸认真看了他一眼。能在这种紧要关头冲出来护着她的,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她都愿意把他当做朋友,哪怕最后博古勒家族不能作为她的退路,她也会救他。“嗤,谁会喜欢愚蠢的人族”血眸巫师冷嗤一声,丝毫不顾及雷赫,尖锐的指甲凌厉地挥了过去。黛米王后瞳孔一缩,赶忙冲上去挡住了巫师的手臂,自己却被划伤了。她不敢和始祖对战,但挡在孩子面前,是身为母亲的本能。始祖眯了眯眼,就在此时,门口又出现了一行人,正是博古勒家族的皇路易斯亲王和他的亲妹妹蒂斯梦娜公爵,两人都面色惊变地望着房间。“始祖?”路易斯亲王态度恭敬地靠近巫师,看着他的模样,腰弯的更深。血眸巫师舔了舔自己尖锐的指甲,眸子扫过路易斯亲王。“你也是来说情的?”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被黛米王后和雷赫挡在身后的叶蓁,对这个人类更感兴趣,没想到除了他这具身体之外,还有博古勒家族的人如此看重她。“这不知发生了何事,让始祖如此?”路易斯亲王抬头扫视了几人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我的身体被这人族干扰,我要杀了她”血眸巫师神色桀骜,语气却很淡地说道。好不容易今天掌控了身体,没想到从脑海中传递出那么多无用的信息,还要去戈壁滩找依昙花,简直是异想天开,他的身体怎么能如此愚蠢。“始祖说的是,这个人族的确不该留着”蒂斯梦娜扭着纤腰走了进来,看着叶蓁,语气颇有些幸灾乐祸。她还没有动手,这人族就率先惹怒了始祖,真是天助她也。没了这个人族,她倒要看看雷赫如此恢复成健康的身体,如何与她的儿子艾伦争夺继承人的位置,真是天时地利人和。“你!”黛米王后不顾受伤的胳膊,瞪着蒂斯梦娜,面色气愤。“还不过来!始祖想做什么,是始祖的自由,我等无权干涉!”路易斯亲王对着黛米王后和雷赫冷声说道,他本就对这个人族无甚好感,再加上撒切尔家族和光明神殿的事,始祖出手也算是帮他解决了麻烦。雷赫心中一片冰冷,步伐却没有动一下。当初在妲己古墓,是叶蓁救了他,如今也轮到他救她了。“让开吧”叶蓁却轻声说道,她挥了挥手,雷赫就退到了一边。“叶小姐”黛米王后羞愧地看了叶蓁一眼,却也跟着雷赫退开了,恶魔始祖之威,对血族有着极大的压力,即便她是亲王,也有些抵抗不住。现在,只盼望真正的巫师能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好胆量”血眸巫师似笑非笑看着暴露在视线中的叶蓁,说出的话不知是夸还是讽。“我并不想对你的身体产生影响”叶蓁声音冷极,她这只是遭受了无妄之灾。本以为依靠巫师的始祖残魂,博古勒家族足以和光明神殿抗衡,可如今见识到这始祖残魂的冷酷,就这样的性情,怎么可能守护博古勒家族。如今,她也有些后悔答应巫师一同前往戈壁滩了。若路上,巫师突然变成另外一个始祖的人格,岂不是不安全?“这简单,你死了就好了”血眸巫师挑眉看了她一眼,爪子凌厉地挥了过去,犬齿也蠢蠢欲动。盯着叶蓁雪白的脖颈,只感到皮肤下潺潺流动的血液让他全身血液沸腾,他能闻到这个人族身上香甜的气味,甚至隐隐让他心境平淡下来。他虽然是始祖的一缕残魂,但也继承了始祖的残虐性情。以前,只要占据了这具身体,他就会去捕杀猎物,享受新鲜的血液,仿佛只有杀戮才能平复他的烦躁,可如今,光是闻着叶蓁身上的气味,他就平静了。这件事格外不正常,他心头竟也有些不忍动手了。心境的变化让他警惕起来,对叶蓁杀意愈浓,他不能被任何人操纵!叶蓁仰头弯腰,堪堪闪过这一击,但发丝却被刮掉几缕。她抿唇,直接从打开的窗子中跃了出去!血族速度极快,在狭窄的房间中,吃亏的绝对是她。血眸巫师眯眼看了看指甲上挂着的青丝,冷笑一声,随手扔掉。他也从窗子中一跃而出,今日若不杀了这个定时炸弹,他心难安。没等路易斯亲王和黛米王后反应,雷赫已经跟着出去了,他必须帮叶蓁,如果此刻的巫师真的被始祖附体,叶蓁肯定不是对手。黛米王后紧锁着眉头,也赶忙离开房间。“这个人族惹怒了始祖,活不了”蒂斯梦娜站在窗前,语气中的愉悦非常明显。她的确很高兴,只要雷赫无法恢复身体,就绝对没有一丝可能扭转最后的局面,她的儿子可以安稳坐上王位,她也可以成为至高无上的女皇!“哼”也许是蒂斯梦娜的喜悦太清晰,让路易斯亲王有些不喜。他冷哼一声,也离开了房间。等众人来到花园时,叶蓁已经和血眸巫师斗在了一起。夜晚,血族力量会在月色下有所加持。叶蓁手持翠绿的弯弓,时而拉动弓弦,气箭一支接着一支射出,在夜空中拖出漂亮的尾巴,这样绚烂的场景引来不少血族围观。血眸巫师也饶有兴趣地望着叶蓁的攻势,他还从未和华夏术士战斗过。早就听闻华夏术士有移山倒海之能,颇为力量,如今一见,的确名不虚传。华夏术士可以利用空气中的元素发起进攻,这本就得天独厚。血眸巫师也没有小看叶蓁,毕竟她射出的箭矢带着浓郁的生命之气,对血族这种没有生命的黑暗生物有绝对的压制,就像对付妖魔一样。叶蓁神色冰冷,气箭丝毫不停歇。一时间,血眸巫师竟也奈何不了她。“你这人族小术士倒是厉害”血眸巫师看上去极为高兴,还抽空夸赞了叶蓁一句。看叶蓁没有吃亏,在一旁蠢蠢欲动的雷赫缓缓松了口气。“还有更厉害的,想不想见识一下”叶蓁嘴角勾着一抹冷漠,她静静地看着血眸巫师,说道。“哦?”始祖模样非常感兴趣,丝毫不在意叶蓁的冷漠。叶蓁脚尖点地,掠入半空,微微侧身,一支气箭被射入向日葵花田。霎时,在气箭的带动下,黄色的花瓣漫上半空,纷纷扬扬格外漂亮。“缚灵阵!”叶蓁看着被这一幕吸引的血眸巫师,轻喝一声!指尖灵光闪烁,缓缓覆盖在每一片花瓣之上,那瞬间,花瓣宛如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在半空萦绕出一个有形的阵法。血眸巫师眯了眯眼,还不等他反应,已经被阵法笼罩。周围的血族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在y国,崇尚巫力,但华夏术士类似于法术的东西还是让他们叹为观止,这种能力,着实厉害。一时间,所有人看向叶蓁时,目光都带着忌惮。早前还以为这只是个会些医术的术士,今晚才大开眼界。叶蓁收起清风弓,双手在半空划过玄妙的弧度,对花瓣形成的缚灵阵产生一种牵引之力,在她的动作下,花瓣越笼越紧,逼迫着血眸巫师。始祖眸子微缩,他能察觉到这座控制他的阵法对血族很有杀伤力。不过,他此刻却不在乎这个,而是直愣愣望着叶蓁,不知在想什么。叶蓁缓缓落在地上,看着被囚困在其中的始祖,眯了眯眸子,单单她布下的一个缚灵阵,根本没办法困他多久,但此刻,始祖却没有丝毫动静。“叶蓁”雷赫凑近叶蓁,皱着眉看向阵法中的始祖,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怎么样,没受伤吧?”黛米王后也赶忙过来,眸光奇异地看了看叶蓁。她早前也从未想过,这个人族女孩子会如此厉害,和始祖斗在一起毫不胆怯不说,还能使用手段将其困住,这种优秀的女孩子实在让人喜欢。不过想到半空被暂时控制的始祖,黛米王后脸色有些难看。她实在不敢想,若始祖脱困,会如何对付叶蓁。不过始祖却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一直呆呆待在阵法中,没有丝毫动静。叶蓁蹙眉,难道始祖人格已经被巫师人格给压了回去?可是抬眸看到直直望着她的血眸,打消了这个可笑的念头,谁知道这只吸血鬼发什么疯,但精神依旧紧绷,保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场面一度安静到诡异,所有人都望着始祖,而始祖却盯着叶蓁。半晌后,始祖终于动了。他五指成抓,包含着血红的雾气,缓缓消磨着阵法的力量。“我先离开”叶蓁抬眸看了一眼,对雷赫说道。她不想把力气都用在和始祖打斗上,等他恢复正常人格,自然会好。“好!小心!”雷赫重重点头,然而他话音刚落,上方的阵法便爆裂开,向日葵的花瓣纷纷扬扬洒落下来,在月光下,都像是镀上了一层光辉,花雨。叶蓁只感到头痛,这个巫师任何一个人格都十分奇葩。“你不能走”始祖挡在叶蓁面前,手掌上尖锐的指甲已经缩了回去,脸也一片清润精致。叶蓁后退半步,精神力紧紧锁着他,感觉着他下一个动作。她心头缓缓产生一个念头,要不要召唤出戒指中的司缪残影,给这始祖一点厉害瞧瞧,真当全y国就他最厉害了不成,总找她的麻烦。“你不用紧张,我现在不想杀你,我改变主意了”始祖双手随意垂在身侧,血红的眸子又上下打量了叶蓁几眼,眼神中虽然依旧嫌弃但已经没了杀气,更没有摆出什么战斗的姿势。叶蓁眯着眼,并没有因为他的话就放松警惕。谁知道这只奇葩吸血鬼在想什么,保不齐现在这么说,下一刻就直接动手了,对这种善变的人来说,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她需要小心谨慎防着他。看叶蓁依旧对他充满冷冰冰,始祖眸子中满是不悦。他大发慈悲开恩给她一条活路,她竟是这样的神态,一时间爪子又有些养了起来,实在想捏断对面那纤细的脖颈,好好品尝其中的血液。在始祖有摩挲手指的那一刻,叶蓁就手一动,再度拿出清风弓。见她如此,始祖更气。“始祖,想必您也饿了,不如大家坐下吃点东西?”雷赫适时走了出来,看看始祖,再看看叶蓁,小心翼翼地问道。他可不希望这两人再打,刚刚若不是始祖手软,叶蓁早就败了,再动手的话结果肯定不会太好,他不能看着叶蓁自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既然始祖斗松口了,就应该你好,我好,大家好才对。“嗤”听到雷赫的话,始祖冷嗤一声,没有答应,却也放松了爪子。“我不想吃,你们自便”叶蓁收起清风弓,绕着始祖准备回古堡去。她刚刚为了防止意外把农樱收入了空间,不知空间里的阳光会不会对她产生什么影响,毕竟巫师和雷赫所说的吸血鬼症发作起来有些可怕。“你给我站住!”始祖好不容易有所好转的脸色,再度阴沉下来,带着满满的森然。他是脾气太好了,让别人都忘记了他的真实性情?“你要如何!我并不想对你这具身体产生任何影响,你若不喜,大可自行了断,找我一个无辜人族的麻烦,就是你这个始祖的厉害之处?”叶蓁声音冰冷而寡淡,眸中闪过些许戾气。她脾气已经够好了,可如今来到y国,众多事情蜂拥而至,这奇葩始祖还出来凑热闹,她若再忍,就真是违背了自己的意愿。“你不喜欢我现在这具身体?”始祖低头,上下打量了打量自己。他也不太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着实没有始祖形态英俊潇洒。叶蓁没有说话,冷眼看着奇葩始祖。雷赫隐隐察觉到始祖要说什么,不禁挑眉,递给叶蓁一个服气的眼神。刚刚还大打出手,转眼始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比巫师看上去还要傻气,且不说原因是什么,但肯定和叶蓁有关,而且听这语气,有点像要告白的意思。剧情的反转,看得周围博古勒家族的人面色皆变。就连路易斯亲王都面色微怔,实在想不到这个普通人族有什么地方吸引始祖,博古勒家族女性那么多,若有一个能让始祖爱上,就是家族之幸啊!倏然,始祖眸子闪了闪,他看向叶蓁,语调慵懒而邪肆:“你是个有趣的人族,留着一条命”话音刚落,始祖的身体就晃了一下,霎时,血眸化作翠绿的眸子。“我”巫师抬眸看看四周,神色有些茫然。他只记得自己坐在沙发上看书,可为何感觉身体如此疲惫。叶蓁扫了巫师一眼,转身就回房间去了。今晚,真是格外无趣的一晚。雷赫沉默了一会儿,拉着巫师向他的住处走去。巫师愣了一下,回眸看了看叶蓁孤冷的背影,跟着雷赫往回走。然而站在古堡前,看着光秃秃的向日葵,翠绿色的眸子中划过一抹怒火。“我刚刚怎么了,这里又是怎么回事!”巫师垂在身侧的拳头捏紧,几乎要被愤怒燃烧理智。他好不容易拥有的向日葵花田,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你没有一丁点感觉?”雷赫回身,上下打量了巫师几眼,最后盯着他翠绿色的眸子,认真问道。“倒是发生了什么”巫师深吸一口气,他有些察觉到什么。以往始祖残魂出来时,他被压制,但所幸前者也从未出过什么大差错,顶多是出去捕杀猎物,他就算是感觉到不妥之处,也从不在意。可今日,明显是发生了什么众所周知的大事。他有种预感,博古勒家族的平静会因为今晚的事被打破。雷赫叹了口气,将刚刚的事一一告诉了巫师,这种事情隐瞒也没什么意义,最好是巫师自己可以掌控另外一面,否则,迟早会酿成大祸端。“始祖”听完雷赫的话,巫师沉默了半晌,轻声呢喃道。“你若是能掌控最好,今天,始祖还差点杀了叶蓁”雷赫叹了口气,总觉得最近事情格外繁杂。闻言,巫师翠绿色的眸子中掠过一抹蚀骨的冰冷。“话说完了,我就先走了”雷赫伸手拍了拍巫师的肩膀,转身离开了。他还需要回去看看叶蓁,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而叶蓁,回到房间就立刻将农樱从葫芦空间中带出,值得庆幸的是,她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看样子葫芦空间中的阳光对她是无害的。雷赫过来时,就敲了敲半掩的门。“进”叶蓁精神力扫过,看到雷赫,轻声说道。不得不说,今晚雷赫挡在她面前时,还是很让人诧异和感动。“咦?农樱没事吧”看到农樱,雷赫微愣,他感觉有点地方不一样,可又不知道是什么。“没事”叶蓁缓缓摇头,并没有多说别的。“如果实在不行,我和你去戈壁滩找依昙花,让巫师留在族中吧”雷赫看着叶蓁,若有所思地说道。和叶蓁的顾虑一样,如果她和巫师一起走,路途中始祖出现,在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始祖很可能就要了叶蓁的命,毕竟他性情实在难以捉摸。上一刻还喊打喊杀,下一刻就叫停了,让人不知如何是好。“艾伦”叶蓁摇了摇头,拒绝了雷赫的好意,淡淡吐出两个字。艾伦马上就要来了,在这个紧要关头,雷赫一旦离开,就是给了蒂斯梦娜和艾伦讨好长老和路易斯亲王的机会,届时,等他们回来黄花菜怕是都凉了。听到叶蓁的话,雷赫皱眉,这的确是个麻烦事。早知今日,他就不应该主动提起让艾伦回到博古勒家族。“好了,你先回去休息,任何事明天再说”叶蓁看了看大敞的门,脸色有些冷漠。“要不你和农樱先换个房间?”雷赫也望着失去了锁的房门,尴尬地笑了笑,这都是什么事儿啊。“不用了,你先回去”叶蓁摇了摇头,她晚上并不会睡着,有门没门也没什么区别。“好吧,那你也累了一晚上了,休息吧”雷赫叹了口气,轻声嘱咐一句,转身离开了房间。叶蓁颔首,直到雷赫离开,才使用精神力,将门紧紧闭上。合衣躺在床上,想着和始祖交手时,感知到的力量。今晚,始祖对她的确是手下留情了,并没有下杀手。她能感觉到对方体内汹涌澎湃的巫力,那种力量几乎可以和风幽姬相媲美,也就是说拥有一缕始祖残魂的巫师,实力相当于人族十二品修者。由此推断,拥有一缕天使始祖残魂的奥古拉多之神也是这般实力。思及此,叶蓁缓缓松了一口气。依莱格现在的修为,对付十二品修者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风幽姬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中,所以若被光明神殿发现,还有莱格这一张王牌。再加上博古勒家族安排退路,最起码安全是保证了。不过叶蓁心中有有所感叹。风幽姬投靠了域外妖魔才好不容易晋升到十二品修为,华夏也就这么一个,可仅仅一个y国,她所知道的就拥有两个和十二品修为相媲美的异族。由这一点完全可以看到,国外势力的强大之处。若是纪元之争来临,国外明显也要比国内拥有更多的抵抗力。妖魔的手一直伸向华夏人,对国外的人好似没有半分沾染,这也是一件怪事。不管如何,今晚的事也不算一点收获都没有。叶蓁伸手摩挲着手指上戴着的戒指,感受从中散发出的熟悉竹香。戒指中的虚无神恍若活了一般,还用脑袋蹭了蹭叶蓁的手指,惹来她轻缓柔和的表情,明明分开还没多久,她却好似已经很久没见过司缪了。这难道就是书中所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般想着,叶蓁轻笑,今晚一切的不愉快都消散而去。她缓缓阖上眸子,一点点和空间中的玄寒冰魄草产生互通。第二天一早,叶蓁的房门就被雷赫敲响了。她猛地睁开眼,眸中半分睡意也无,看上去格外精神。叶蓁先是看了农樱一眼,她脸色更明朗了一些。“来了”对着雷赫说了一句,才解除精神力,门吧嗒一声打开了。雷赫走进房间,也来不及去关注门锁的事,面色严肃。叶蓁挑眉看向他,有些不解,不过早上博古勒家族中也吵吵嚷嚷,她并没有用心去听别人的对话,故而对雷赫面色这般难看的原因并不清楚。“艾伦来了”说起这四个字时,几乎是从雷赫齿缝中蹦出来的。他本以为远在附属族地的艾伦,得知自己可以回来后,怎么也要准备准备,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第二天就到了。今天早上,别人议论最多的就是博古勒家族的另外一个孩子。“哦?要去迎接?”叶蓁神色很淡,经过昨晚的事,对博古勒家族感知大跌。本就没什么好感,如今更是看一眼都觉得差劲。“嗯”雷赫闭了闭眼,从鼻腔中挤出一个音。“走吧”叶蓁颔首,转身向外走去。离开时,雷赫还不忘让自己的侍女进去给农樱喂食血液。两人一路走过,侍女们虽然神色还算恭敬,但眸子在看向雷赫时,明显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目光似怜悯,似同情,又似嘲笑,十分复杂。且不说雷赫这个当事人,即便叶蓁,都察觉到了。“习惯了”回头看到叶蓁的眼神,雷赫平静地说道。早上,路易斯亲王亲自对博古勒家族所有人解释了艾伦的事,将这个健康的大王子接回来,明显是要打少主雷赫的脸面,所有人都不敢吭声表达什么。不过一些心思活络的长老到底想得多,对这个艾伦王子也期待很多。任何一个家族,都必须拥有一个健康的继承者,才能有好的未来。虽然如今有叶蓁,雷赫的身体很可能会完全痊愈,但这毕竟是可能,并非必然,他们作为家族骨干,实在没必要把宝都压在一个病秧子身上。不过也有真正关心雷赫的,例如枯长老。他对艾伦的事仿佛大受打击,脸色难看,沉默不语。雷赫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感情自然不一般,他并不觉得这个艾伦王子回归是什么好事,从路易斯亲王的眼神中也可以看出来,目的不纯。而站在路易斯亲王身边的蒂斯梦娜公爵,脸上的笑容几乎要溢出来。他们从不知道,路易斯亲王和自己的妹妹还孕育了一个孩子。等雷赫和叶蓁到场时,人基本已经齐了,唯有黛米王后没有出现。路易斯亲王虽然脸色难看觉得不好,但也没有说什么。看到叶蓁时,他还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毕竟昨晚始祖对她的态度太诡异,但总体而言,这个华夏女人不应该得罪,谁知道始祖对她的兴趣什么时候减弱。蒂斯梦娜也知道这一点,故而今日并没有对叶蓁冷嘲热讽。而且她今天根本没心情,筹谋这么多年,她的付出终于要得到回报了。“牙齿露的太多,暴露的太快可不好玩”雷赫嘴角扯着冷笑,缓缓靠近蒂斯梦娜,轻声说道。闻言,蒂斯梦娜公爵脸上笑意微敛,眸子冰冷地扫了雷赫一眼,不理会。众人都在庄园前等待艾伦的到来,绝对是迎接王子的阵仗。叶蓁自觉无趣,坐在花池旁,缓缓吸收其中为数不多的灵气。此时,巫师来了。今天巫师换了一件衣服,雪白而单调的衣服,为他增添了一丝柔弱,翠绿色的眸子中有些血丝,看来是一晚上都没有睡。看到他来,所有人都赶忙恭声行礼。唯有叶蓁,只是抬眸淡淡扫了一眼,就再度垂下眸子。这个巫师,她是不打算再有任何牵扯,一句话都不愿多说。巫师抿唇,想要对叶蓁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沉默。他立在路易斯亲王的身后,面色平淡不知在想些什么。然而所有人都十分紧张,他们脑海中都回想着昨晚巫师出手时的厉害,面面相觑,对其中内情完全不清楚,但不妨碍他们更加崇敬巫师。路易斯亲王也觉得有些紧张,吃不准巫师的态度。蒂斯梦娜可不管那么多,她一眼就看到一辆渐渐驶来的马车!“艾伦回来了!”蒂斯梦娜眼睛一亮,穿着华服还身姿轻盈地大步向前走。路易斯亲王也顾不得巫师了,跟着蒂斯梦娜迎了上去。看着这两人迫不及待的姿态,雷赫嗤笑一声,并没有挪动脚步。叶蓁抬眸,看向马车那头。停在庄园门口的马车嘶鸣一声,显得有些焦躁,看样子是不喜欢血族。“艾伦?”蒂斯梦娜满含期待地喊了一声。话落,马车的帘子就被掀开了,露出一张和路易斯亲王有八分相像的面孔。雷赫和他长得并不像,也许是病情原因,他看上去有些许娇弱和精致,但艾伦去很粗犷,面容严肃,宛如一个缩小版的路易斯亲王。那一刻,叶蓁突然就知道,有艾伦在,雷赫永远不可能坐上王位。雷赫长得很像黛米王后,漂亮。但身为王者,必然更喜欢和自己长得相似,性格相似的继承人。毫无疑问,哪怕雷赫没有病,王位也轮不到他来坐。“你见过艾伦?”叶蓁回眸看向一脸平静的雷赫,轻声问道。看他点头,这才了然。难怪雷赫想要毅然决然推翻路易斯亲王的统治,他明白自己没有机会,不管是从身体上,还是从艾伦的长相乃至性情上,他没有任何优势。“有些东西,注定了”雷赫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静静望着艾伦众星拱月般被迎进博古勒家族。他来到这里,不止是带来翻涌的议论,更多的是战争。巫师听着两人的对话,神色未变。博古勒家族王位上做的是谁,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如今,他只关心一件事。想着,巫师就把目光放在了叶蓁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