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九章 归途,叶蓁的决定(七夕快乐)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母亲,到底什么是血参?”雷赫皱眉,他转头看着周围众人呆怔的神色,问道。单从周围血族的表情来看,血参这东西很具备年代感,而且非常珍贵,耗费奥古拉多之神的神力才能找到其下落,可想而知有那么重要。“血参,可以让血族亲王突破,迈入新的阶层,或许可以和始祖媲美”黛米王后听到雷赫的声音,思绪回转。她回眸看向自己的儿子,语气郑重而严肃地说道。闻言,雷赫瞳孔一缩,嘴巴都惊讶地张开。在血族历史上,除去始祖,最强的就是亲王,亲王之后是什么等级没人清楚,自始祖之后也没人能达到,但那样一个阶层对血族的吸引力有多大,可想而知。雷赫转头看看周围的人,眼下才明白他们的震撼。他也终于清楚,为何黛米王后会冒着危险回到这里,若是血参真的具有这种能力,绝对会让血族热血沸腾,愿意抛开一切去追求。而且黛米王后一旦得到血参,超脱亲王,博古勒家族的王位就没了争夺的必要,那般实力,根本无人能挡,恐怕和始祖残魂相差无几。思及此,雷赫看向蒂斯梦娜公爵。她眼神中满是垂涎和贪婪,显然也对血参起了心思。倏然,雷赫面色微变。他可能是唯一知道血参价值后还清醒的,看看周围人疯狂的神色,他心头一颤,包括黛米王后,她脸上都是挥之不去的激动和喜悦。奥古拉多之神自私还好色,为什么会耗费神力帮血族?若说是顾念血族,为血族造福,那这玩笑真的一点都不好笑。雷赫心中警惕起来,他想,天使一族恐怕在打什么不好的主意,为了血参,血族必然会一片大乱,说不准自相残杀的事都能干出来。而血族大乱,最后获益的是谁?雷赫只觉得这件事细思极恐,且不说血参的事是真是假,两者造成的结果都是血族难以承担的,在他看来,血参的下落不是谋福,而是深埋的炸弹。若血参之事是真,那最后血族为争夺血参,必然会血流成河。若血参之事是假,那血族就被人当成猴子般戏耍,自相残杀的结果却是枉然,待族人两败俱伤,天使一族再出来收笼战果,岂不妙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此刻,鹬蚌就是血族族人,渔翁就是老神在在的天使一族。雷赫抬头看向西格莉,只觉得她脸上的笑容虚伪又恶毒。但在这样的场合下,他根本不可能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血参的诱惑力对血族而言太大,他此刻驳回,只会造成负面效果。并非他阴暗,而是天使一族打压血族已久,怎么会突然这么好心?难道就因为一个光明体质的艾莉丝?他并不觉得艾莉丝有这样的能力,想必天使一族要真正出手开始铲除血族了,这个消息从血参事件上就有推论出来,当真是极为可怕。单说黛米王后,她素来温婉不争不夺,可如今,也一副魔怔的样子。雷赫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在一起,他不能让天使一族的阴谋得逞,只是在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血参到底在什么地方?西格莉族长,你快说啊!”“是啊,这对我们血族而言的确非常重要,我们会感恩的!”“天啊上帝,血参居然重现于世,血族终于要迎来光明了!”“”沉默的震撼过后,就是发泄。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看着西格莉,眼神垂涎而期盼。柯尔斯和艾莉丝对视一眼,两人都对血参没有什么概念,但西格莉如此郑重地说出来,血族老一辈又这么激动,可想而知,必然是宝贝。雷赫的确有先见之明,没等西格莉开口,知情的人在相互看时,已经带上了警惕和防备,好似对方就是竞争对手,要争夺血参的敌人一般。等叶蓁重新回到撒切尔家族的大殿,就感受到激动火热又剑拔弩张的氛围。柯尔斯对血参不感兴趣,在察觉到叶蓁时,眸子亮了亮。他早就知道西格莉对博古勒家族有想法,喊她来,就必然能带回黛米王后和雷赫,依叶蓁的性子,她也一定会重新回到撒切尔家族。他对叶蓁起初是恨的,但恨意慢慢消减,却产生了一种近乎于变态的占有欲,才会找那么多相像的替身,可如今本尊来了,谁还稀罕替身?只要叶蓁回到撒切尔家族,他就有办法将其留下!“都安静”西格莉抬了抬手臂,霎时,场面寂静下来。叶蓁眯着眼看向台上的西格莉,这个天使族长的确有扰乱人心的能力。她敢肯定,刚刚西格莉必然说了有关于“血参”的事,虽然不了解,但无疑这种东西对血族而言有大用,就像十二仙灵对她的诱惑一样。雷赫看向身边的叶蓁,眼神中有些忧虑。叶蓁转头看他,沉默不语。“各位,血参出现在莱亚雨林腹地,最近它应该是停留在那里产子,也是非常虚弱的时候,正适合血族出没去将其拿下,这就要看你们的了”西格莉嘴角一直挂着温柔的笑,但眼神却神秘莫测。“莱亚雨林腹地?!”雷赫惊呼一声,他没想到血参居然会在这种地方。叶蓁挑眉,她虽然有原主的记忆,但显然就原主那样的性子,对这种地方从未有过了解,但听雷赫的语气,这个莱亚雨林腹地不会是什么温和的地方。除了雷赫,血族其他人对这个地方显然也抱有很大的排斥。刚刚勇往直前豁出一切的态度有所转变,面面相觑,都开始退缩。黛米王后也皱眉,但只是片刻就恢复常态,脸上满是坚毅。不论血参在什么地方,她都要去试试,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些实力能和黛米王后相媲美的亲王们也都比别人平静些,莱亚雨林腹地就算危机再多,依他们的实力,保命还不成问题。实力稍差的人都萎靡下来,看来血参的确是给亲王准备的。“莱亚雨林腹地是什么地方?”叶蓁看着周围人瞬变的脸色,轻声问道。雷赫抿唇,沉默了一会儿,才给叶蓁解释。莱亚雨林腹地,被莱亚河流包围,其是世界流域面积最广的河,而莱亚雨林腹地就在莱亚河流之中,河流蜿蜒曲流,沼泽众多,潮湿而高温。真正让人闻之色变的还是莱亚河流以及腹地中的生物,那里隐藏着全世界最丰富多样的生物资源,种类多达数百万种,还有很多没被发掘的。除了可怕的生物,那里还居住着原始民族。他们与世无争,但遇到进犯者,就会露出狰狞的獠牙,最为出名的应该就是莱亚雨林腹地中的食人族,他们会吃掉自己的俘虏,十分残暴。“生物种类众多”叶蓁听了这么多,最后轻声呢喃了一句。在她看来,既然生物多,那就很有可能找到新的灵植,若是机缘深厚说不定还能再找到一株十二仙灵,若是那样,就值得一去。只可惜,她需要先到戈壁滩找到依昙花,否则农樱会极为危险。再来,还有郎翼,这些都要排在寻找灵植前面。“你不会想去吧?”雷赫看到叶蓁的表情,不禁嘴角抽了抽,诧异地问道。他说了这么多都没有压下她的好奇心,居然还想亲自去尝试。曾经有血族前辈前往莱亚雨林腹地,可惜连莱亚河流都没过去就成了鱼鳄口中的美味,这都是有过记载的,就连亲王都曾陨落了几位。那里太过可怕,吃人的物种更是数不胜数。莱亚雨林腹地对在场血族而言,就如同火坑和死亡之地。“我倒是想去,只是还需要去戈壁滩”叶蓁摇了摇头,这件事只能放一放,待事情都解决了,她或许会去。闻言,雷赫看了叶蓁一眼,旋即深深叹了口气。“血参的事先告一段落,西格莉族长,我有事要禀报”艾莉丝眸子转了转,她的话又吸引了诸多人的注意。不过看她的神情,众人也知道她要说什么,一时间纷纷瞟向叶蓁和博古勒家族的人,刚刚恶魔始祖出现带给人的震撼太大,如今再度提起,不弱于血参。黛米王后皱眉,血参的事情是知道了,但始祖的事也要暴露了。“什么事?”西格莉回头,轻声问道。她看着艾莉丝白嫩的脸颊,眼神中划过一抹嫉恨。光明神殿又多出一朵脆生生的小花,奥古拉多那个家伙怕是会极为高兴。许是察觉到西格莉的视线,艾莉丝赶忙垂下脑袋,她早就听闻西格莉喜欢美男子,更厌恶比她长得漂亮水嫩的年轻女孩子,如今看来,果然是这样。“族长,博古勒家族的巫师不知你可还记得?”艾莉丝垂着眸,小心翼翼地问道。她可不希望还没到光明神殿,就被西格莉给嫉恨上。“巫师?你说的是霍?”西格莉身躯微震,慢悠悠地吐出一个字。“霍?”艾莉丝低垂的眸子中掠过一抹疑惑,反问了一句。“他怎么了?”西格莉没有回答,而是伸手抓住艾莉丝的肩膀,情绪有些激动。下方,黛米王后紧紧盯着西格莉的神态,神色间有些讥讽。“族长,巫师身上拥有恶魔始祖的残魂,实力斐然!”听到西格莉的问话,艾莉丝不敢迟疑,速度极快地说道。血族多出一个能和奥古拉多之神相媲美的始祖,这绝对是一件大事,足以改变光明神殿称霸y国的格局,到时收益最深的就是博古勒家族。她很清楚奥古拉多之神的脾性,他不会放任巫师与他平起平坐的。思及此,艾莉丝眸中划过一抹解气之色。既然巫师对她无意,那她就索性毁了他,她得不到,别人也休想!然而听到她的话,西格莉神色微变,脚下后退半步,站在她身旁的侍女赶忙将其扶住,态度小心。下首的人面面相觑,不清楚西格莉这是什么意思。“我身体有些不舒服,请给我安排一个房间”西格莉伸手揉了揉发痛的脑袋,满脸歉意地看向柯尔斯。纵然在这种时刻,她也维持着自己光明圣洁的姿态,言辞温柔。“自然,我亲自带你去”柯尔斯点了点头,带着西格莉离开了大殿。“时间还早,各位慢慢玩”艾莉丝和众人客气了一句,也跟着柯尔斯和西格莉离开了。西格莉一离开,场面顿时尴尬下来,并没有半分松缓,彼此看向对方的目光中明明白白写着防备,争夺血参,从此刻就已经开始了。雷赫拉着黛米王后,带着叶蓁走到角落,面色严肃。“怎么了?”黛米王后不解地看向雷赫,不明白他神色为何如此。叶蓁倒是能想到,她和雷赫想到一块儿去了。天使一族明显不安好心,挖了坑等着血族往下跳,但聪明的显然很少,一个个整装待发,就是为了跳下天使一族挖下的火坑。“母亲,你要清醒一点,若是有血参,西格莉为何要公之于众?”雷赫凑近黛米王后,警告似地说道。不管血参是真是假,博古勒家族都应该摘除,不可参与才是。黛米王后听出了雷赫的潜台词,她沉默了许久才缓缓摇头。雷赫皱眉,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望着母亲,以往他说什么她都会听,可如今血参事件明显就不管用了,莱亚雨林腹地,这个地方太危险了。到最后,根本不需要奥古拉多之神出手,血族亲王就会陨落好几位。这样的结果血族承担不起,但他们却还是傻乎乎地去制造这可怕的结果。“我心中也存在疑惑,但血参,我无法坐视不理”黛米王后声音凝重而苦涩,不管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雷赫,她都必须尝试着去寻找,哪怕千万分之一的机会,她此生最大的心愿除了雷赫健康,就是恢复家族荣光,可单单亲王的实力,又怎么让家族光辉?如今雷赫身体健康有望,她自然会考虑第二个心愿。本以为此生再没有机会,可没想到血参会现世。闻言,雷赫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很清楚黛米王后的愿望,就是因为清楚,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劝诫。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明知道是火坑,还是愿意往下跳。叶蓁抬眸看了看黛米王后,没有说话。换位思考,若是她站在黛米王后的位置上,也一定会去寻求这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任何时候,只有自己实力强大了,才能活下去。她来到华夏这么久了,发生的事却比在饕餮大陆数百年还多。就现在五品的修为,已经和十二品的人对战过,她都是取巧侥幸,在生死边缘挣扎徘徊,每每技不如人时,都希望自己实力更强一些。她理解黛米王后,对此事保持中立。别人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省得以后后悔。“对了母亲,刚刚西格莉是怎么回事?为何听到巫师的事就表现出一副格外激动的模样,还有,巫师的名字叫‘霍’?”跳过血参的事,雷赫满脸疑惑地问道。他和巫师在一起那么久,也只知道他是巫师,从未想到他居然还会有名字。叶蓁也看向黛米王后,她同样有些疑惑西格莉的态度。“嗤,巫师的确叫‘霍’,这个名字还是你祖父取的,至于西格莉,巫师是她亲妹妹的儿子,她唯一的外甥,自然表现的有些过激了”黛米王后说这段话时,神色漠然,好似并不在意这段密辛被泄露。叶蓁和雷赫对视一眼,神色皆有些诧异。没想到巫师居然会是天使族长亲妹妹的儿子,这么说来,他还拥有天使一族的王族血脉,如此想想,巫师的出身的确有些出人意料。叶蓁眸子动了动,她还想到当初巫师满脸平静地和她谈论天使一族的事。难怪他会知道那么多,原来是有这一层关系在里面。“那巫师的身份泄露出去,西格莉会不会大义灭亲?”雷赫搜索着脑海中有限的中文来表达,这样可能会更清晰一些。“她会,西格莉为了权利什么都会做,奥古拉多之神向来自傲,他绝不会赞同巫师的存在,这样会威胁到他的地位和性命,我们博古勒家族要加强防范了”黛米王后叹了口气,这件事让她十分苦恼。“威胁到性命?从何说起?”雷赫挑眉,按理说,巫师和奥古拉多之神应该井水不犯河水才对。“始祖残魂会保留一部分的记忆,上个世纪,天使始祖和恶魔始祖就是死敌,如今归来,自然还是无法和解,依恶魔始祖的性子,绝不会过安稳的日子”黛米王后摇了摇头,对叶蓁和雷赫说道。她心中的期待多过恐惧,y国平静了太久,如今雷赫身体逐渐恢复,血参现世,始祖频繁出现,这一切都昭示着格局应该有所变化。听到黛米王后的话,雷赫和叶蓁都沉默下来。另一边,蒂斯梦娜同样在和艾伦讲解血参的事。艾伦那张酷似路易斯亲王的脸上,神色越来越严肃。“所以说,血参可以让亲王实力更进一步,有望达到始祖级别?”卡尔深棕色的眸子深了深,他没想到来撒切尔家族会听到这样一个密辛,若有血族得了血参,从而超脱亲王,就会将狼人族甩一大截,这可不是好消息。原本狼人族和血族实力相当,若落后,只怕和平也会产生变故。“没错,所以艾伦,我们必须得到血参!”蒂斯梦娜紧紧拉着艾伦的袖子,言辞严谨,脸上一片决绝。同样的景象发生在大殿中的每一处,显然血参的事让他们再没有心情狂欢。没过多久,柯尔斯回来了。他走进大殿,视线率先看向叶蓁,见她还在,缓缓松了口气。想了想,柯尔斯径直走向叶蓁。“你来做什么?!”雷赫站在叶蓁面前,将她牢牢挡住,不让柯尔斯靠近。他神色有些警惕,口中犬齿若隐若现。柯尔斯曾找他谈论过叶蓁的事,他明显不怀好意。“我和叶蓁是旧相识,难道不能和她单独说几句话?你太紧张了,我对叶蓁没有恶意,纯粹的欣赏和朋友之间的情谊!”柯尔斯挑眉,神色慵懒,脸上的伤口已经恢复,血渍也清洗干净了。他满脸认真地说着,然而雷赫面色不变。认识柯尔斯的人都知道,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睁眼说瞎话。“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叶蓁是博古勒家族的恩人,更是巫师的心上人,你确定你要对她动手?想清楚了,这后果你是否能承受!”雷赫语气冰冷,毫不客气。叶蓁听到他的话,蹙眉。巫师心上人这几个字她很不喜,也不想贴上这个标签。“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有些话想对她说而已”柯尔斯面色不变,态度坚决。“我没话和你说,王后,雷赫,我们走吧”叶蓁眸色清冷,转身就向大殿外走去。她对柯尔斯的确半分好感都没有,而且他今晚的态度太过诡异。闻言,雷赫对着柯尔斯露出一抹冷笑,转身就跟上了叶蓁的脚步。“少主,可要动用?”鄂看着叶蓁的背影,神色犹豫地问道。他实在不想柯尔斯为了一个华国女人,暴露隐藏已久的实力,不值得。“不需要了,让她走”柯尔斯面色含笑,突然打消了筹备好的计划。听到他的话,鄂神色微愣,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但心中还是喜悦的。“今天西格莉所说的消息会在血族引起轩然大波,叶蓁,还会再见的,就让她好好享受一段平静的生活吧,今天的计划全部取消”柯尔斯伸手摩挲着嘴唇,厌恶地擦了擦。他有种预感,一定会再见叶蓁。华国有句话叫放长线钓大鱼,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认可。而且巫师始祖虽然消失了,但谁知道他隐藏在什么地方,若突然冒出来,恐怕对他的计划产生影响,届时,整个撒切尔家族都要倒霉。“是!少主!”鄂重重地点了点头,虽然不懂柯尔斯的话,但取消计划是他想听的。一直盯着黛米王后的蒂斯梦娜看她和雷赫叶蓁离开,也赶忙跟上,有了血参的消息,谁还有心思和别人寒暄,人走了一波又一波。一行人下了山,却发现巫师已经坐在了马上中。因为另外一辆马车去送风戊晔,所以叶蓁,黛米王后和雷赫不得不和巫师坐一辆马车,气氛一时间有些怪异。蒂斯梦娜则带着艾伦和卡尔回到另一辆马车。乘着灰蒙蒙的晨光,两辆马车往博古勒家族飞驰而去。叶蓁抬眸看了巫师一眼,他依旧是血眸,说明还保持着始祖的人格。发现叶蓁的目光,始祖回看她一眼,但神色邪性而冷漠,没有说话。“始祖,刚刚西格莉宣布说奥古拉多之神耗费神力,在莱亚雨林腹地发现了血参的踪迹,您认为这个消息可靠吗?博古勒家族应不应该前去?”黛米王后有些憋不住话,血参事关重大,必须要问清楚。雷赫也看向巫师,虽然他现在没有占卜,但显然始祖的话比巫师要重要。“血参?”闻言,始祖慵懒的眸子睁大了些,神色却并没有多少变化。“是,西格莉亲口所说”黛米王后认真点了点头,看样子始祖对这个消息还比较有兴趣。“十有**,曾经的我陨落时,也听过这个消息,耗费神力?简直是笑话”始祖笑了一声,对奥古拉多之神耗费神力占卜出这个消息嗤之以鼻。上个世纪,血参就出现在莱亚雨林腹地,那种地方水土极佳,口粮众多,正适合血参生存,它在那里驻扎一个世纪并不是没有可能。“所以说,血参的事情的确是真的!”黛米王后呼吸粗重,只觉得格外激动。有了始祖的话,血参的消息基本就是确定了,她必须要前往莱亚雨林腹地一趟,不能眼睁睁看着血参从她眼前溜走,机缘与危机并存。“呵呵,你激动也没用,你抓不住它”感觉到黛米王后的情绪,始祖毫不客气地给她泼了一瓢冷水。话落,马车中气氛越发尴尬和凝重。“始祖,您可见过血参?”雷赫看了呆怔的黛米王后一眼,叹了口气,问道。血参对他这个年代的人来说实在太遥远,但听听也算长了见识。“见过”始祖斜靠在马车上,仿若无骨,姿态极为慵懒。他不紧不慢地说了两个字,却让黛米王后又紧张期盼起来。她虽然知道血参的事,但从未见过,那种东西对血族来说是传说中的神物,若是能从始祖口中得知一些特征,也就比别人多了些机会。叶蓁看了看黛米王后,又转头看向始祖。她敢肯定,眼前这个血眸始祖,绝不会把血参的消息说出来。果然,说完两个字后,始祖就闭目养神,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黛米王后原本想问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一时间上不去下不来,颇为难受。雷赫沉默,他觉得始祖不说是对的,也好过黛米王后一直惦记,莱亚雨林腹地太危险,他真的不希望她跑到那里去,很可能会搭上一条命!“你真的有伴侣?”就在马车前行,空气宁静没有声音时,始祖开口了。雷赫和黛米王后不约而同看了他一眼,旋即又看向叶蓁,显然这句话时对她说的,别说始祖,就是他们两个都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族,会让叶蓁如此倾心,丝毫不为始祖所动。“有,他叫司缪”叶蓁认真点了点头,在说起这个名字时,眸色罕见地柔和下来。始祖睁开眼,恰巧将她眸中的柔和收入眼帘,那一刻,他心中产生了一种名叫嫉妒的心理,他很希望取这个“司缪”而代之。让叶蓁这样的人神色柔和,是一件让人十分骄傲和自豪的事。“叶蓁,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雷赫好奇地问了一句,他总觉得人族配不上叶蓁,可如今看她这副样子,又觉得自己太过武断,能让叶蓁这样的女子倾心一片,能是什么简单人物?闻言,叶蓁微怔。司缪是个什么样的人?在饕餮大陆时,司缪在她眼中是个高高在上,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缥缈似风,无人能看透,更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的神。来到华夏,司缪在她眼中又似变了一个人。他时而温柔,时而清淡,时而大笑,种种情绪都只在她一人面前表现,仿佛以前的司缪是真神,却是没有灵魂,而如今,她赋予了他灵魂一般。“叶蓁?”雷赫看叶蓁怔住,久久没有开口,不禁喊了一句。他有些诧异地看向叶蓁,能让她在这样的情况下都失神的,简直厉害,他现在对这个叫司缪的人越来越好奇了,非常想见一见到底是什么模样。“司缪或许只能用‘真神’二字形容吧”叶蓁想了想,给出这样两个字。话落,雷赫嘴角抽了抽,看叶蓁的神色变得有些怪异起来。他以前只听说恋爱中的人像傻子,没想到这种状况也会出现在叶蓁身上。真神两个字怎么可能随便脱口而出,哪怕始祖都不敢如此自称,叶蓁果然是爱对方入骨,居然赋予了他这么崇高的两个字。这一刻,雷赫只当“真神”是叶蓁给司缪的爱称,就如男神一般。“嗤——”和雷赫的表现不同,始祖直接嗤笑一声,满是不屑。他能看出叶蓁不是开玩笑,但也只当对方不是个普通人族,并没有全部当真,这个世界早就没有真神了,哪怕全盛时期的他都不敢如此妄称。听到始祖的嗤笑,叶蓁神色未变。她早就知道这几个人不会相信,只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描述罢了。对司缪而言,任何词汇都是苍白无力的。“你要去找血参?”气氛沉默时,始祖又牛头不对马嘴地看向黛米王后,问道。雷赫情绪再度紧绷,不明白始祖为何又谈论起了这个话题。叶蓁眸子微闪,这个变态般古怪的始祖绝不会没事找事,他说任何一句话都是有原因的,毕竟身体里是个经验丰富的灵魂,就如她一样。“是!希望始祖能够助我!”听到始祖的话,黛米王后眸子刷地一下亮了起来。她和叶蓁想的一样,始祖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若是始祖愿意帮她,那血参就必然会落入她的口袋,那些所谓的竞争者和莱亚雨林腹地的危机都不成问题。“你要去吗?”始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叶蓁,状若无意地问道。他隐约察觉到共生体对她的感情,自己也被影响,在叶蓁拥有伴侣的情况下,他还是决定委屈自己好好想想办法,有些东西要开始争取了。“不去,我要去戈壁滩”叶蓁缓缓摇头,她是很想去,但显然现在不是去的时候。“去莱亚雨林腹地的路上会经过戈壁滩”始祖看出叶蓁的心思,说道。事实就是这么巧,戈壁滩的确在去莱亚雨林腹地的路上。“哦?可惜,我还是不能去,我朋友还被困在光明神殿”闻言,叶蓁抿唇,还是摇头拒绝了。这些事情都要放在郎翼后面,否则莱格都不会同意。“你朋友不会有事,等回来,我亲自帮你把他救出来!”始祖皱眉,他拥有共生体的记忆,知道共生体曾给叶蓁占卜过一个名叫郎翼的人,从卦象上来看,对方日子过得还算舒坦,只是桃花缘太旺,若是不能保持心态,就会死在桃花上,不过短期来看,并不会有事。“你为什么想让我去莱亚雨林腹地”叶蓁抬眸,若有所思地看向始祖。他一直在极力劝她前往莱亚雨林腹地,也不知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卦象显示你朋友失血过多,实力大跌,血参可以让他恢复,自己考虑”始祖眯了眯眼,没有解释,说完这句话,就又慵懒地躺了回去。莱亚雨林腹地到处是危机,他听说英雄救美可以增添好感,让叶蓁同去岂不是给了他很多机会?不然他在不会到那种地方去。“你说的是真的?”闻言,叶蓁神色微凛。当初巫师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不过她也隐约猜测郎翼被当成珍惜血库,补充着光明圣水的分量,的确有可能失血过多。“我从不说谎”始祖皱眉,他不喜欢叶蓁如此不信任他。他仔细回想了卦象,事实如此,他脾性虽随性冷酷,却不屑说谎。“既然如此,叶小姐,你就随我们一同前去吧?”黛米王后看向叶蓁,眼神中夹杂着些许乞求。她虽然不惧莱亚雨林腹地,但若是始祖在侧,把握会更大,但眼下的局面,明显是叶蓁去始祖才去,所以她希望叶蓁能同意。“血参只有一个,若是我带走,黛米王后怎么办”叶蓁想了想,看向始祖,语气平淡地问出了关键问题。若是血参对郎翼有用,她肯定是要去争一争的,也不会因为对方是黛米王后就退缩,就郎翼的性格,实力大跌带给他的一定是莫大的失落。“呵,你也太小看血参了,它存世近千年,能量巨大,你以为能整个把它捉住?能得到一部分,就足够使用了,企图全部带走那是做梦”始祖挑眉看向叶蓁,满脸嘲笑。闻言,黛米王后也松了口气。她刚刚也想问这个问题,却不好意思问出口。若是争夺,她敢肯定始祖帮的是叶蓁,但现在听始祖这么说,心中就只剩下激动,血参年份久远,哪怕只得到一小部分,也绝对足够让她晋升!“近千年,已经有了足够的智力,你确定我们能斗得过它?”叶蓁眯了眯眼,对始祖口中说出的时间感到一丝诧异。饕餮大陆近千年的物种都是颇为强大的,这个世界灵气纵然稀薄,但存活千年时间的,也肯定不是凡物,在这种东西面前,怕是很难得手。“时间确实近千年了,能不能斗得过见到才知道”始祖不负责任地摊了摊手,语气随意。叶蓁垂下眸子,思绪翻转。“好,我愿意一起去”半晌后,她抬头,语气淡淡地说道。若是血参能够帮郎翼恢复实力,这一行就是值得的,郎翼是大乘期,若是跌落就太可惜了些,他是缥缈神宗的四大统帅,不能活的那么窝囊。而且她也对莱亚雨林腹地很感兴趣,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冥冥中有一股力量推着她向那里去,或许那里真的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她,若是错过,恐怕会后悔许久,有些事,一旦确定就应该去尝试一番。莱亚雨林腹地,血参,一切都充满未知而神秘的色彩。------题外话------祝我的小可爱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幸福快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