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六十三章 原始部落,风流成性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夜幕逐渐降临,傍晚的雨林有些凉意。“等一下”前行的路途中,叶蓁轻声说道。她绕过大片叶子,看向草丛间正欢歌热舞的雨林“居民”。那是一群色彩斑斓的鸟儿,它们正围绕成一圈,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时而抖动羽毛,像是在唱歌,又像是在跳舞,看上去颇为有趣。叶蓁从未见过这种场景,一时间倒看的有些新奇。“这是石鸡”莱格和奥古拉多也凑了过来,后者看了一眼,就得意地解释起来。在莱亚雨林腹地中,一些颇有学术价值的自然现象和动物行为不断被发现,如现在被叶蓁发现的这一幕,在外界的确很难见到。石鸡是一种美丽而有趣的鸟,每天清晨和傍晚,十几只甚至几十只雄鸟会聚在“婚场”上以“唱歌”和“跳舞”做求偶炫耀。y国博士曾通过细致研究发现光照对石鸡“婚场”的选择和求偶炫耀行为发生有直接影响,这是因为雄性总是在光照最适中时造访婚场,在这种光强下,雄性石鸡的羽毛之艳丽表达的更加充分。而且更有趣的是,石鸡跳的舞蹈被称为“鸟芭蕾”。叶蓁了然,听了奥古拉多一系列的讲解,倒觉得他也不是那般无用了。就在此时,欢歌热舞的石鸡们四散而逃,发出尖锐的鸣叫后扑棱着翅膀飞过丛林,很快就不见了踪影,这一系列变故让叶蓁眯起了眸子。“看来有大家伙了”奥古拉多眼神中也多了些严肃,他并没有过分自大,莱亚雨林腹地的危机并不单单体现在动植物上,还有些用常理无法解释的东西,否则也留不下血族亲王。他话音刚落,一抹黝黑而庞大的生物从草丛中一跃而出,大地都发出震颤。叶蓁和莱格对视一眼,脚尖轻点地面就腾空而起落在了巨树枝干上。奥古拉多挑眉,背后出现了一对金色的羽翼,也一掠而起。叶蓁眸子微动,她听说过西格莉是十二翼天使,但却不知道奥古拉多,如今看来,他羽翼居然是金色,纯金的色泽还散发着光辉。莱格也有些奇异,饕餮大陆可没有天使这种东西,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下方,那涌出的黑色巨物盘旋着,一动不动。叶蓁垂眸,就看到一头脊背黑绿,足赤,腹下黄的巨型蜈蚣。这只蜈蚣足有两个成年男人卧倒后那么长,嘴角有腥绿色的液体,它似乎有些懒惰,找到这么一处地方,嗅着周围残留的石鸡气味,一动不动。“泰坦蜈蚣”奥古拉多小声对叶蓁和莱格说道。他以前来过莱亚雨林腹地,对这一块的食肉凶物非常了解。泰坦蜈蚣也是这里独有的物种,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体积庞大,食人。叶蓁仔细打量着蜈蚣,却发现他下腹部肿胀不堪,不知是怀孕了还是吃了什么大型猎物,这也是导致它过分懒惰,没有发现他们的原因。“这家伙吃人了”奥古拉多循着叶蓁的视线望去,皱眉说道。他说完,还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像是在哀悼。闻言,叶蓁也神情微动。莱格倒是没什么别的情绪,他是精灵崇尚和平,但他也是大自然的宠儿,很清楚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不会偏袒任何一方。难道人族是生物,泰坦蜈蚣就不是?莱格和叶蓁还没说话,奥古拉多就跳下树,一把抽出腰间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长剑刺入泰坦蜈蚣的脑袋,绿色的血液喷出,带着一股腥臭味。只听到一声尖锐的嚎叫,蜈蚣就抽搐着上百条腿,最后没了声息。叶蓁轻轻跃下,近距离看这头蜈蚣才觉得它当真大的惊人,能吞下一个人并不算什么难事,好在他的血液没有腐蚀性和毒气,但这种体积的生物在雨林中恐怕也处于食物链顶端,鲜少有东西会去招惹。“泰坦蜈蚣在莱亚雨林并不算是顶尖猎食者”奥古拉多抬眸看了叶蓁一眼,通过她的神色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他嗤笑一声,言辞间却有些严肃。叶蓁抿口不语,看到奥古拉多用长剑划破泰坦蜈蚣的腹部,后退一步,一个黑黝黝的人就滚了出来,是个男性,他穿着用草叶兽皮编织的短裙,勃颈上还带着用彩色羽毛制成的项链,看上去很有原始风情。只可惜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是黏膜,泰坦蜈蚣的胃酸已经腐蚀了他的表皮。“这是什么人?”叶蓁挑眉,她没想到莱亚雨林里还会有人居住。连恢复能力惊人的血族都惧怕这个地方,这里却还有普通人类居住,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看样子,他们在这个地方也是被狩猎的食物。“陴格伊尔卡纳人”奥古拉多也不嫌脏,一把将这人从蜈蚣肚子中拖出来。他收起长剑,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短小的权杖,口中呢喃了一句什么,权杖在半空中轻轻挥舞,霎时,就有肉眼可见的乳白光晕没入这人体内。叶蓁转眸和莱格对视一眼,奥古拉多果然不愧是天使始祖,他的无害只是伪装出来的,性情到底如何没人能说得出来。说他冷酷无情,他又能如此对待一个已死的人。说他高高在上,有时候又能和人嬉笑玩闹,浑身上下都是逗比属性。“可惜了”当乳白光晕消散,奥古拉多脸上带着些许悲天悯人,缓缓摇头。他随手从一旁的草丛中摘出一朵花,轻轻放在了这人的胸口,旋即半跪在地上,口中边呢喃,边在胸口划着十字架,神色异常虔诚。渐渐地,这个陴格伊尔卡纳人身上的黏膜消失,变得干净起来。过了一会儿,奥古拉多站起身来,看向莱格和叶蓁。“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我们就到勒里部落去过夜吧,顺便把这人的尸体送回去,陴格伊尔卡纳人有自己的送葬仪式,据说可以召唤回他的灵魂”他抬头,透过枝桠看到隐隐升起的月亮,说道。这里距离勒里部落已经不远了,倒不如好人做到底,毕竟他是上帝旨意的传达者,好人也不能只做一半,他也好久没有去过那里了,不知有没有新的美人。想到美人,奥古拉多眼中有亮光闪过。说起来,他到莱亚雨林腹地也有好多天了,身体都憋坏了,好不容易碰上个女人还长成这个样子,是时候到勒里部落去纾解一下。叶蓁敏锐察觉到奥古拉多看向她时嫌弃的眼神,眼神深处颇为沉静。“走吧”叶蓁颔首,关于这种原始部落,她也想见识一下。既然奥古拉多都不焦急,那她和莱格又有什么好急的。听到她的话,奥古拉多笑着提起那陴格伊尔卡纳人的短裙,走在前面带路。他对这一块显然非常熟悉,连哪里长着树,哪里长着荆棘,哪里是挡路的藤蔓都知道,一路顺畅,三人很快就到达了所谓的勒里部落。叶蓁辽远就看到一处有火光的村子,在雨林中十分显眼。“哈哈哈,到了!”奥古拉多精神抖擞地大笑一声,他这个模样引来莱格狐疑的目光。“你这么开心做什么”莱格语气冷峻,谁知道这古怪的家伙打着什么坏主意。“呵呵嘿嘿嘿兄弟,大家都是男人,你说是为了什么!”谁知,奥古拉多丝毫不在意莱格的态度,还满脸笑意地撞了撞他的肩膀,言语间有些猥琐,和那副太阳神般光明的形象很是不符。奥古拉多本以为莱格很清楚他的意思,却没想到他说完,莱格反而更加纳闷。叶蓁面色冷淡,她听懂了奥古拉多的潜台词,果然如黛米王后所言。“走吧走吧,咱们也能去吃一顿热乎的!”看着莱格满脸茫然的模样,奥古拉多尴尬地笑了笑,但再次看向莱格时已经带了些独属于男人间的鄙夷,这男人长的好看是好看,却是个花架子。在奥古拉多的带领下,一行三人浩浩荡荡地向勒里部落而去。这个原始部落被包围在一片支流中,好在溪流上搭着独木桥。一切都很顺利,不顺利的是“呜——呜——呜——”“嗒——嗒——嗒——”“铛——铛——铛——”“”三人刚刚靠近勒里部落边缘,就有各色声音次第响起。敲梆子的声音“嗒、嗒、嗒嗒”短促干脆,另有吹牛角的“呜、呜、呜呜”沉闷绵长,还有敲锣的声音“铛、铛、铛铛”清脆悠扬。这些声音单独听很舒服,但混合在一起令人莫名烦躁。叶蓁眯起眸子,眨眼睛,就有无数移动的火把将他们三个团团围住,而持着这些火把的就是皮肤黝黑的陴格伊尔卡纳人。为首的人头戴野鸡毛制作的羽冠,非常艳丽。叶蓁从原主记忆中得知,部落中谁的装饰或者服饰最华丽,谁就是首领。看样子,这个面色严肃,戴着鼻环,脸上有古怪涂鸦,穿着稍微华丽兽皮,嘴里叽里呱啦不知说着什么的中年男人就是勒里部落的首领了。她本以为原主已经算是高材生,却没想到部落中的话她却半分都听不懂。包围他们的原始人大多腰间围着兽皮,看上去都是男人没有女人和小孩,而且他们手中还拿着不知什么材质制作的弓箭,嘴上哇啦哇啦地大叫着。莱格伸手将叶蓁护在身后,面容冷峻,仿佛下一刻就会动手似的。奥古拉多笑了笑,对着莱格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太担心。“西伊卡尔不多斯卡亚唧咕萨吉拉”他向前一步,先是对着首领行了一个绅士礼,旋即就垂着眸子说出了和陴格伊尔卡纳人一样的话语,叶蓁可以清晰看到这些原始人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些。奥古拉多和首领交涉了很久,然后将手中提着的尸体递过去。首领看了看莱格和叶蓁,旋即点了点头,率先向村子里走去。“你们说了什么?”莱格拧着眉,听不懂旁人说的话,这种滋味很奇妙。闻言,奥古拉多面色一顿,旋即又志得意满起来。“没什么,陴格伊尔卡纳人排外,不允许外部人进入其中,但恰巧我救了他们的族人,还能和他们交流,所以换到了暂居一晚的好处,走吧”说完,奥古拉多就背着手向部落里走去。他和首领的确是这么说的,怎么说也曾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这个部落流传下来的习性他还是很了解的,若换作别人恐怕没办法说服这群凶残的顽固。叶蓁对莱格点了点头,两人跟在奥古拉多身后进了勒里部落。“陴格伊尔卡纳人是群居的,我们也不能幸免”奥古拉多撇撇嘴说出了他们的这个习性,显然也很不满意。闻言,叶蓁仰头看了看木头搭建的房子,面积很大,能容得下几十个人一起居住,但这些陴格伊尔卡纳人过群居生活在她看来也有些重口味了。三人进了房子,叶蓁就看到了陴格伊尔卡纳人中的女性和小孩。相比看似野蛮的男性,女性虽然皮肤黝黑但很娇小,但无一例外都有着非常壮观的胸部,被包裹在薄薄的兽皮里,大部分女性怀中都抱着浑身**的小孩,有的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身边却已经有了两三个孩子。叶蓁蹙眉,原始部落的确落后。看到他们,女性和小孩都缩了缩脖子,但眼神中却很好奇。外界人很少会来莱亚雨林,就算来了也找不到勒里部落,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外族人了,不过,他们长得可真好看。陴格伊尔卡纳人中的女性都被奥古拉多和莱格的皮囊吸引,个个羞红了脸,但由于皮肤黝黑,就算害羞也看不出脸有没有红。这时,首领不知对身边妆扮稍微华丽的女人说了句什么。叶蓁看到那女人听罢,就拿着一个碗向他们三人走了过来。“伊卡库,击乎喁喁”女人虽然看上去也有些胆怯,但脸上笑意温柔,眼角有深刻的鱼尾纹。她说话时还伸手在脸上比划着什么,又将手中的碗凑近示意。“她听首领说的要给咱们描彩绘,虽然我们只在勒里部落住一晚,但也算是这里的客人,脸部彩绘是他们给予客人的祝福”奥古拉多对着女人点了点头,旋即回头对叶蓁和莱格解释一句。在上个世纪,乃至很久很久以前,面部彩绘就被人类认可,将其理解为美丽的象征,久而久之,原始部落一直留存着这样的习俗,也是好客的表现。叶蓁了然地点了点头,看样子原始部落的文化也很多。得到同意,女人,也就是首领夫人用手指沾染着碗中不知什么制成的绿色颜料,在奥古拉多,莱格和叶蓁脸上勾画出古怪的纹路和涂鸦。当然,在叶蓁脸上动作时,还让首领夫人为难了一番。事毕,看着他们三人脸上的涂鸦,周围陴格伊尔卡纳人脸上警惕少了很多。接下来自然就是晚饭问题,首领很大方地让族人抬了一头还留着血液的野猪过来,经奥古拉多解释,现在是雨季,猎物很难找到,这已经算是对他们的高度欢迎,也是对他们救回族人的一种答谢。他们斩断一棵树捕获一只野猪,几乎都用手臂做一种调解的礼仪,请求原谅。他们捕杀动物只是为了填饱肚皮,在于动物复杂的共谋关系中求得生存,如果某些动物在他们的弓箭下幸免丧命,他们将永远保护这些动物。他们是出色的猎手,单页涉足农业,种植木薯,不同种类的辣椒,各种各样的香蕉,会采集栗子,多种植物的块茎,生活的简单而满足。除了一头肥硕长着獠牙的野猪,还有两只树鼠。树鼠长得和老鼠很像,皮都不用去直接就可以在火上烤,然后再刮毛去内脏,最后就可以吃,树鼠拥有很多蛋白质,是勒里部落常用的食物之一。陴格伊尔卡纳人没有厨具,没有锅,盘子等。他们一边用火烧热石头,顺便把猪肝扔进火里烤熟了吃,另一边用树枝横竖多层铺垫,从火里用竹子夹出热烫烫的石头放在树枝上,再放上一层芭蕉叶,叶子上放一层西米,然后再放野猪肉。西米,又叫做西谷米,是陴格伊尔卡纳人最主要的食物来源。叶蓁仔细看着,对这种做饭方式感到新奇。他们做完这一切,又在肉中间和上面再放上热石头,最后用芭蕉叶紧紧地裹起来,半个小时后猪油和西米就变成一种香香的糕,肉嫩嫩的。“西该鲁”首领夫人将肉和糕放在新鲜的芭蕉叶上,分给了叶蓁,莱格和奥古拉多。陴格伊尔卡纳人生活很规律,他们晚饭已经吃过了,眼下虽然还有一整头野猪,但这些都是首领给他们三个的答谢礼,周围的族人都没有垂涎的意思。叶蓁也不嫌弃,咬了一口这样的肉。肉的确很嫩,但还有一种腥味,没有熟透,或许外国人很喜欢这样的食物,但她并不喜欢,不过这是陴格伊尔卡纳人的饮食习俗,她还是耐着性子吃完了。莱格只吃了一口,剩下的都到了奥古拉多嘴里。陴格伊尔卡纳人生活很单调,吃完饭就该休息了,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叶蓁和莱格坐在一起,奥古拉多坐在另一边,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陴格伊尔卡纳人中的女性,这种寻找猎物的姿态让叶蓁眯了眯眼,她虽不喜却也不会介意。男女之间不就那么一回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也管不着。奥古拉多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只能无奈地转回头。陴格伊尔卡纳人的女人还比不上上个世纪,皮肤黝黑就算了,五官也不美,除了丰满的身材之外,根本没有半点可取之处,无法吸引他。“你们是第一次来莱亚雨林,第一次见到陴格伊尔卡纳人吧?”奥古拉多看了看周围,见莱格还睁着眼,不禁找起了话题。以往这个时候他还在自己的宫殿里寻欢作乐,享受女人柔软温暖的身体,现在虽然换了地方,但依旧睡不着,还不如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听到他的话,莱格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应答。而叶蓁则依旧闭目养神,黝黑的胎记搭配绿色的涂鸦,愈发丑陋。奥古拉多看了看莱格和叶蓁,觉得无趣,就自顾自给他们说起了勒里部落。莱亚雨林面积近五百万平方公里,生活着差不多三百个种族。在这近三百个种族中,其中有一百多个不足五十人,而勒里部落的陴格伊尔卡纳人统共有四百多人,在这种危险的雨林中生活的更有希望。勒里部落不是莱亚雨林中唯一的原始部落,却是人最多也最开明的。勒里部落可以说是一个“和谐王国”,他们和环境,和大自然和谐共存,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需求和索求之间做到准确的平衡。上个世纪他还是天使始祖的时候来过这里,还曾和这个部落的女人有过一段不可说的爱情故事,语言也是那个时候学的,虽然有些东西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陴格伊尔卡纳人有食人的传统,但只是为了仪式。第一是当与周围部落打仗,吃掉战败的俘虏和敌人。第二是他们相信离奇死亡的人都是被邪灵附身的,邪灵占据人体,人已经不在了,所以必须吃掉附身的邪灵才能消灭它,避免有人再度受害。陴格伊尔卡纳人会趁热先吃掉大脑,孕妇和孩子一般不参加食人仪式。因为上个世纪和外界开始接触,陴格伊尔卡纳人没有了食人的习俗,但莱亚雨林中别的偏僻部落却还保留着这种不人道的残忍传统。奥古拉多刚刚说到这里,周围就响起了一道暧昧而火热的声音。“啊唔”这就是像是一个信号,渐渐地,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亮。叶蓁蹙眉,缓缓睁开了墨色的眸子。果然,尴尬而不和谐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和莱格叶蓁不同,奥古拉多颇为享受的样子,但对上叶蓁那双清冷的眼眸时,竟也开始羞愧起来,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让他忍不住侧过头避开了她的眼。倏然,他反应过来,再看向叶蓁时,她已经再度闭上了眼。“你们不用觉得不好意思,陴格伊尔卡纳人之间没有严格的亲族关系,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制是他们家庭关系的基础,他们没有什么娱乐性质的活动,当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做一些让大家都快乐的事,正常”奥古拉多嘿嘿嘿地笑了笑,旋即言语激动地解释了一句。叶蓁没有回应,恐怕也只有奥古拉多这样的人会觉得这是正常的。暧昧的声音经久不息,叶蓁屏蔽了自己的精神感知。不知过了多久,月亮高悬,原本平息下去的陴格伊尔卡纳人纷纷起身向房子外走去,声音很大,每个人手中都拿着火把,照亮了叶蓁的脸。她睁开眸子,有些诧异地看了这些原始人一眼。“他们去做什么?”不是说陴格伊尔卡纳人生活习性很有规律,这么晚了不休息还要干什么?“我想又该是我英雄救美的时候了”奥古拉多起身,脸上表情有些严肃,但说出的话却颇为喜感。叶蓁挑眉,本不想理会,但外面篝火燃烧,陴格伊尔卡纳人载歌载舞,敲着腰鼓绕着火堆蹦蹦跳跳,看不出是在做什么,但动静很大。“这是发生什么事了?”莱格也有些好奇,绿色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烁着漂亮的光泽。“如果我没有猜错,今天我们很凑巧地赶上了勒里部落的祭祀晚会”奥古拉多双手环胸,脸上满是若有所思的样子。“祭祀?”听到这两个字,叶蓁和莱格对视一眼,神情皆有些莫测。在饕餮大陆,祭祀两个字往往意味着有无辜的人枉送性命,虽然是一种信仰,但却是无知和残忍的一种行为,作为原始人,他们的做法恐怕也一般无二了。“嗯,雨林中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信仰,陴格伊尔卡纳人信奉图腾之神,为了让图腾之神世世代代守护保佑勒里部落,他们会每三年献祭一个漂亮的少女,将其用火烧死,前去陪伴图腾之神,至于为什么是少女,我也不清楚”奥古拉多摊了摊手,语调带了些悲天悯人。他这么清楚自然是因为曾见过,还插手参与过这件事。当年和他相爱的陴格伊尔卡纳女人,就是那个要被献祭的少女。在原始人类看来,世界上的一切事物,无论人、动物、植物、无生物都有灵魂,自然界所发生的许多现象,诸如风雨、雷电、日出、月落、山崩、水涨、生育、死亡等,都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在起着作用。他们把自然力视为有灵性,有神威的对象,并通过一定的仪式求得保护。勒里部落信奉的是图腾之神,每个陴格伊尔卡纳人都崇尚这位神。给叶蓁和莱格解释完,奥古拉多就向外走去。“神妃,我们也去看看?”莱格挑眉,小声问道。叶蓁沉默了一会儿,点头应了一声。两人走到外面,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冷风。莱亚雨林的晚上的确很冷,但这些陴格伊尔卡纳人穿着单薄,赤着脚,却仿佛感受不到寒冷,一个个围绕在火堆前,载歌载舞又唱又跳。叶蓁抬眸,一眼就看到火堆不远处一个被架在木架子上的少女。她低垂着脑袋,不哭不闹,浑身上下居然不着寸缕,丰满的胸部,结实有曲线的腰际线,修长圆润的长腿,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堪称完美。她黝黑发亮的长发披散着,直接垂在腰侧,遮挡住了一些重要部位。莱格只淡淡瞥了一眼就收回视线,他对这种不感兴趣。周围的陴格伊尔卡纳人看到叶蓁三人只是神色冷淡地看了一眼,旋即就收回视线继续吟唱着不知名的曲调,每个人都热情似火,神情诚挚而狂热。奥古拉多眸子紧紧盯着火架上的少女,眸中染上了些许欲色。这种被献祭给所谓图腾之神的女人果然都不是凡品,就如当年。眼前这个垂着脑袋的少女虽然看不清容貌,但裸露的身材实在让人垂涎欲滴。这个时候,首领站了出来,他两手放在胸前,闭着眼睛,神情虔诚,嘀嘀咕咕不知说了些什么,而听到他的话,那被捆绑着的少女终于抬起脑袋来。霎时,奥古拉多眼睛就亮了起来。他的期待果然没错,这个少女和叶蓁那种空有身材没有脸蛋的不同。少女虽然皮肤也是黑色,但五官精致,大眼翘鼻樱桃唇,最诱人的当属她的眼神,那是一种灼灼不息却又惹人怜爱的绝望,挣扎间海藻般的卷发荡了荡,露出来的地方让奥古拉多愈发痴迷,这是一只野性的小马驹。首领话音刚落,就有族人拿着柴火搭在少女的火架下。“等一下!”奥古拉多轻轻咳嗽了一声,向前几步,来到少女面前。他的阻止让周围陴格伊尔卡纳人的眼神不善起来,手中的弓箭也举了起来。图腾之神是他们的信仰,没有任何人可以破坏这样的仪式。叶蓁蹙眉,奥古拉多果然是个见到美色就动不了腿的人,她虽然也觉得祭祀活人十分残虐,但不会去阻止,一来是没有这种闲心,二来这是旁人的事。既然勒里部落对本族的人都能这么狠心,那他们何必多管闲事。“亚卡卡,坯体伊娃!”首领面色沉了下来,一双眼阴狠的可怕。叶蓁虽然听不懂他说了什么,但就这样的神情,无疑就是要对奥古拉多下手。果然,她刚刚这么想,就有陴格伊尔卡纳人的男性射出一支支弓箭,下手狠辣没有丝毫留情,方才一起围坐吃肉的情谊短短片刻就消散如烟。莱格和叶蓁还好,并没有受到波及。奥古拉多扯着嘴角笑了笑,转眼间,他脊背上就出现一双硕大的金色羽翼。羽翼将他和捆绑的少女牢牢护着,那些箭矢纷纷被他羽翼周围的金光消融,噼里啪啦掉到了地上,这一幕对叶蓁和莱格没什么,但周围勒里部落的人却纷纷看傻了眼,这对他们而言就是神迹,比图腾之神还叫人吃惊。“丽萨——”首领瞪大了眼,率先跪了下来,语气恭敬地高呼一声。他匍匐在奥古拉多脚下,身躯瑟瑟发抖,不知是被吓的还是惊喜的。看到首领跪下,所有人都扔掉手中的弓箭,对着奥古拉多恭敬地匍匐下来。叶蓁静静看着这一幕,神色平淡。莱格倒是觉得有趣,饶有兴致地多看了几眼。奥古拉多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先解下了捆绑少女的藤蔓。少女神色也满是震惊,大眼中不知是爱慕多还是敬畏多,她似乎腿软了一下,扑倒在奥古拉多怀中,冰冷的铠甲让她瞬间回过神来,面色刷白。她这种行为就是在对神不敬,一时间小脸皱皱巴巴,都要哭出声来。软玉温香,奥古拉多可没有被人冒犯的感觉。他一条手臂紧紧环着少女纤细的腰肢,温热的掌心摩挲着她细嫩光滑的皮肤,这种触感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了,这个女人绝对是极品。或许是察觉到奥古拉多不安分的手,少女脸上升起两团红晕。“乎一古,擦拉里呀”奥古拉多回身,羽翼扇动,声音严厉地说了一句什么。霎时,首领和他身后的族人将身体匍匐地更低,连连点头应声。叶蓁眼神淡漠,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没有她和莱格的事情。任由奥古拉多英雄救美,莱格和叶蓁回了屋子,又坐在了最角落里。“这个奥古拉多还真是风流成性”莱格稳稳当当地坐下,意有所指地调侃一声。他说神妃为何要易容,原来是为了防色狼。这种随时随地都要发情的男人,在任何地方都不多见,没想到他会在莱亚雨林中认识一个,看样子今晚他是不会过来这里过夜了。“他的实力你能感知?”叶蓁没有和莱格谈论这个问题,而是声音沉凝地问道。相比奥古拉多的风流,她对他的实力更感兴趣。“嗯,我的实力恢复了十之一二,他和我相当,在这个世界应该也算大能”说起这个,莱格面色严肃了些。“注意着他一些,郎翼或许就是被他困住的”叶蓁唇瓣微抿,轻声说道。她也不确定郎翼到底是被西格莉带走了,还是被奥古拉多关住了,两相对比,恐怕前者更有可能,毕竟奥古拉多看样子对男人并不感兴趣。听到叶蓁的话,莱格身体绷紧了一些,郑重地点了点头。就在莱格以为奥古拉多今晚要找个地方春风一度不会回来时,他却带着刚刚救下的少女回来了,并且坐在了叶蓁和他的对面。“喏,这是伊娃,怎么样,漂亮吧?”奥古拉多刚坐下,就忍不住和莱格炫耀自己刚刚收入囊中的美人。不过想了想,就莱格这种愣头青,应该也不会理解他的喜悦和满足的。“你回来做什么?”叶蓁眯了眯眸子,她和莱格想法一样,刚刚得了美人,奥古拉多应该会出现风流享受一番,就这么兴冲冲地回来,恐怕是有什么事要说。“嘿嘿嘿”闻言,奥古拉多果然“羞涩”地笑了笑。他抬头看向莱格,目光灼热。“作甚”莱格皱眉,神色和语气都颇为冰冷。若说刚开始对他还是陌生人的无所谓,那现在就夹杂了些许愤恨。他和郎翼是兄弟,如果不是有着极大的控制力,他现在都要对奥古拉多出手了,他最后祈祷郎翼没有任何事,否则他必然要踏平光明神殿!“嘿嘿嘿,这不是看你修房子的水平很高,所以想求你帮忙吗!”奥古拉多倒是脸皮奇厚,大大方方地将自己回来的目的说了出来。他的确想像叶蓁和莱格所想的那样,在外面春风一度,可是在莱亚雨林做那种事,稍不注意恐怕都要失了兴趣,若是能有个严密的藤蔓屋,那他也能更开心地享受一个晚上,在这种事上他可不想有任何委屈自己的地方。听到他的话,莱格眼角跳了跳。他实在没想到奥古拉多会是这样的要求,简直是一朵惊世奇葩。而叶蓁则全程冷漠脸,她早就想到奥古拉多会说这种话。天使一族的始祖和恶魔一族的始祖,两人残魂重生到现在,性格都极为怪异,和奥古拉多这样的人同行,应该是个错误的决定。“怎么了?”看到莱格这样的表情,奥古拉多还狐疑地问了一声。“我拒绝”莱格闭上了眼,不想再回复他。若他真如他所想搭建出藤蔓屋,最后侮辱的都是雨林中的藤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