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六十七章 逃走的农樱和茱莉亚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嘿,怎么还不动手”在沉默的气氛中,大门外突然传来一道颇为不耐的声音。众人抬眸望去,就看到许多龇牙咧嘴而体型庞大的狼迈着悠闲的步伐走进来,它们在西格莉身边站定,为首的白狼摇身一变,化作人形。卡尔眯了眯眼,遥想上次到博古勒家族来时的场景,世事难料。“卡尔少主?!”枯长老老脸一抖,心中一片凉意。本以为今日落入光明神殿手中已经足够艰难,却没想到狼族也横插一杠。“嗯哼,正是我,怎么样,几日不见可还想我?”卡尔撩了撩自己的头发,脸上挂着桀骜不驯的笑容。然而他的话却让所有博古勒血族怒火中烧,眼前情况如此明显,狼族和光明神殿勾结意图侵占整个血族,他竟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呵,我才该知道,狼族和血族百年征战,又怎么可能和解成为朋友”枯长老喃喃自语,当日艾伦和卡尔情深意切,别说是他,就连路易斯亲王都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但狼族狡诈,如今就彻底抛开了所谓的情谊。“你说得对,只能怪艾伦愚蠢,可怪不得本少主!”卡尔双手环胸,姿态悠然,丝毫不介意血族的怒目而视。“好了,我劝你们束手就擒,也许还能死的轻松一些”西格莉摆了摆手,嘴角挂着温柔的笑,仿佛真是那悲天悯人的天使一般。她这话却惹了众怒,博古勒的族人们纷纷露出嘴边的獠牙。“今日大难,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绝不苟且偷生!”“没错!我们是博古勒家族的人,就要为家族战斗,哪怕剩下最后一滴血!”“族人们!让我们放开手脚血拼一次,多杀一个敌人是一个!”“”博古勒家族所有血族都大笑着,脸上不仅没有恐惧,还有奋死拼搏的杀伤力,这一点倒是让农樱心中稍松,不管结果如何,有这种团结之力,总归不会太差。西格莉和卡尔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博古勒家族这样的表现他们早就已经在撒切尔家族和埃尔瓦家族身上见识过了,可惜,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所谓的锐气不过是个笑话。“杀啊!”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这就像是一个信号,让所有人都触碰到一起,展开一场生与死的战斗。“农樱小姐,这里太危险了,你先走!”茱莉亚伸手推了推农樱,面上带着凝重和冰冷。“那你呢?”农樱皱眉,茱莉亚这个样子倒像是要赴死一样。这段时间在博古勒家族,一直都是这个血族女人在照顾她,就算再排斥也有了一些感情,如果让她看着她去死,她也做不到。“农樱小姐,我是博古勒家族的人,就会为了家族的生死存亡用命去拼!”茱莉亚笑了笑,那一刻,农樱觉得她眼睛亮的惊人。突然间,农樱就对光明神殿和狼族产生了一种厌恶,即便她知道弱肉强食,也知道这是必要的生存法则,但人的心都是偏的,她不希望博古勒家族覆灭。“我们一起去!”农樱沉默了片刻,就率先冲进了战斗圈。茱莉亚微怔,旋即脸上挂起感激的笑。她早就知道少主的朋友是有血性,善良且重义气的人。战斗一触即发,所有博古勒家族的人都在拼死奋战。在不惧死亡的情况下,所有血族的战斗力都大幅度提高了,但光明神殿和狼族深知血族的弱点,手中皆拿着木剑,再加上他们的人海战术,博古勒家族渐渐落入下风,原本肃穆冰冷的庄园,此刻满是血色。在深夜开放的玫瑰被血族血液沾染,看上去更加艳丽妖娆。枯长老心中冰冷,看着周围一个个倒下去的族人,这一刻,哪里还有什么党派之争,他知道,今天,博古勒覆灭已经再所难免。虽然心中绝望,但枯长老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怕。他想了想,把目光放在了农樱身上。这个人族是叶蓁的朋友,绝不能被博古勒家族连累!枯长老一路斩杀过去,身上皆是木剑刺出的伤口,但他浑然不顾,直到来到农樱身边,一把扯住她和不远处的茱莉亚,瞬移回古堡内。一直没有动手的西格莉眯了眯眼,她绕过战斗圈,同样进了古堡。“枯长老?你这是做什么?”茱莉亚惊声问道,闻着周围的血腥气,眼眶中聚满悲伤。“茱莉亚,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带着博古勒家族的至宝,护送农樱小姐离开这里,她不能死,你必须拼尽全力护她周全!”枯长老面容严肃,声音更是沉重。叶蓁是唯一能救雷赫的人,若是农樱出了事,导致她恼羞成怒不再管雷赫,那博古勒家族的一切就都完了,所以,农樱的安全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农樱虽然隐约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但却听不懂枯长老的话。茱莉亚此刻正陷入悲伤和震惊中,没时间给农樱翻译。在博古勒家族,茱莉亚是为数不多会华夏语言的侍女。三人很快就到了雷赫的房间,枯长老从一个暗格中取出小盒子,将其塞到茱莉亚手中就掀开床垫,不知按了什么,床下就出现一条通道。“这”茱莉亚有些震惊,她从小照顾雷赫,竟然都不知道他床下有暗道。“记住我的话,保护好农樱小姐,将东西送到少主手中!”枯长老来不及解释这些,率先将农樱送了下去。“枯长老,你跟我们一起走吧!”茱莉亚面色一紧,捏着小盒子的手都有些发白。“不!你走!”枯长老一把将茱莉亚推进暗道,旋即就整理好床铺。他面容放松,脸上虽然都是血迹,但却露出了欣慰的笑,他是博古勒家族的枯长老,任何时候都不能当逃兵,他必然要和家族共存亡!就在此时,房门被推开了。枯长老丝毫都不惊讶地回过身,来人正是天使族长西格莉。“你刚刚带着的两个小丫头在哪儿?”西格莉缓步进入房间,视线扫过,却没有发现别人的踪影。她眯了眯眼,看向满身血腥气的枯长老。他面色平静,丝毫没有濒临死亡的恐惧和悲伤。“呵呵,西格莉,你和你妹妹当真没有半点相似之处”枯长老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老神在在地坐在了床上。他必须为农樱和茱莉亚拖延时间,若被西格莉发现,两人根本不可能逃脱。枯长老抬头看着西格莉,眼神似讽刺又似嘲笑,他很清楚对西格莉来说,什么最让她感兴趣,在西格莉心中,恐怕唯有她那个妹妹是她永远解不开的结。听到枯长老的话,西格莉身体果然僵了僵,垂在身侧的手都捏在了一起。当年,她的妹妹布兰妮,拥有天使一族最尊贵的血液,是真正的十四翼天使,若能活得长久,说不准能达到始祖级别,是天使一族的掌中宝。毫不客气的说,如果布兰妮还活着,天使族长轮不到她西格莉。索性上天还是厚待她的,虽然一直活在布兰妮的阴影中,但耐不住后者将一手好牌打烂,居然和博古勒家族的巫师有了首尾,还生下孽种!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但布兰妮还是在她心头蒙上了不可磨灭的黑暗。“别转移话题!那两个丫头在哪里!”西格莉面色冷酷,没有半分温柔。“一听到布兰妮的事,你温柔的伪装就会被打破,可怜可悲又可叹”枯长老不在意地笑了笑,依旧东拉西扯说着布兰妮的事。眼下,也只有说起她,才会让西格莉方寸大乱。这姐妹两,一个情深似海,为了爱人能付出性命,一个却又**成性,拥有的男宠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种品性实在令人唏嘘。“我让你闭嘴!”西格莉一挥手,一道白光呼啸而至,却被枯长老躲过。他虽然比不上西格莉强大,但躲闪纠缠还是可以的。“恼羞成怒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年也爱着巫师大人!”枯长老脸上满是讥嘲,毫不客气地揭开了西格莉隐藏多年的遮羞布。她面色一僵,垂在身侧的手都有些颤抖,一副被人说中了心事的表情。“你胡说,你胡说!”西格莉面色癫狂,恨不得立刻杀死枯长老,手中汇聚着白光,挥手间,白光将周围的挂件通通击碎,房间开始摇摇欲坠。枯长老眸子一闪,离开了房间,顺便还加了一把力。霎时,本就脆弱的房间轰然倒塌。“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枯长老冷笑一声,引诱着西格莉远离了地处。看着被废墟堆积在一起的床榻,枯长老缓缓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短时间内农樱和茱莉亚不会被发现,希望两人聪明一些,远离光明神殿和狼族。西格莉开始对枯长老展开了疯狂的追击,白光所到之处,废墟遍地。博古勒家族,曾经被奉为血族最高层次的占卜家族,荣耀不再。辉煌的古堡中,到处是杀机和干枯的尸体,血腥味之浓郁,仿佛被泡在血池之中,到处弥漫着令人恐惧的冰冷和杀戮,尖厉而凄惨的喊叫声不绝于耳。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另一边,暗道中。茱莉亚哽咽着,拉着农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道中匆匆奔跑着。这里湿气浓重,还有水滴滴落在岩石上的声音。不知跑了多久,甬道渐渐宽敞起来,农樱也开始气喘吁吁,自从她患了吸血鬼症,身体机能就全面下降,使用灵气时经脉也会有疼痛之感。“诶,等一下!”倏然,一个暗室出现在农樱的视线中。茱莉亚停住脚步,伸手擦了擦脸上满眼的水渍。“农樱小姐是不是累了?”她努力想让自己笑一笑,但活了这么久,才知道笑容有时候如此艰难。“不是,你跟我来”农樱摇了摇头,拉着茱莉亚向暗室走去。她倒不担心有什么危险,毕竟枯长老并没有警告她们。茱莉亚看着这间暗室,也有些惊讶,两人走进暗室,就看到其中摆着几个大箱子,这种场景在华夏影片中可不陌生。农樱眸子微亮,上前打开一个箱子。“天啊,这么多珠宝!”茱莉亚惊呼一声,但语气中却没有贪婪之意。她从小跟在雷赫身边,见过的宝物数不胜数,这些凡物在血族眼中算不上什么好东西,不过眼前珠宝的数量着实惊人。农樱每个箱子都看了过去,大部分都是珠宝玉器,价值连城。“看样子这暗道和珠宝是博古勒家族的人准备的退路”看完这些东西,农樱忍不住惊叹一声。博古勒家族的人还真有先见之明,知道家族会覆灭,早早就筹备了一切。“这些应该是黛米王后为少主准备的,我从小跟在少主身边,从不知道这里有暗道,我们还是快走吧,若被人追上,那就该倒霉了!”茱莉亚对这些珠宝不感兴趣,现在逃命最重要。“说的也是,走吧!”农樱点了点头,但走之前还不忘拿走一串珍珠项链。她和茱莉亚身无分文,就算逃离博古勒家族,也没办法搭乘交通工具离开y国,到时候还不是光明神殿的板上鱼肉,回归现实世界,没有钱万万不行。反正这里若被发现,这些东西也都便宜了光明神殿和狼族。两人又匆匆忙忙跑远了,黑暗的甬道中只剩下奔跑之声。这里的确是黛米王后为雷赫准备的,虽然珠宝玉器对血族而言只是可有可无的俗物,但正如农樱所说,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又不知跑了多久,甬道那头闪现出若有若无的光线。两人钻出通道,外面天色刚蒙蒙亮,带着清晨特有的凉意。通道外面是一片偌大的河流,周围廖无人烟,只偶尔有一两条鱼跳出来,难道没有封锁风道,这样的地方,又是博古勒家族的地盘,不会有旁人来。“天快亮了,怎么办?”农樱皱眉,她无法在白天行走,但这里已经不是久留之地。茱莉亚也抬头看了看天,再转头看看一旁的农樱,想到枯长老面色严肃地叮嘱,她一咬牙,将枯长老给她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颗金色的宝石。“我见过它”农樱诧异地挑眉,这颗金色的宝石在她和叶蓁来博古勒家族时,在雷赫头顶上见过,听说是延命的至宝,从不轻易示人的。“嗯,这是金耀宝石,有续命的功效,你把它贴身带着,兴许有用!”茱莉亚把宝石递给农樱,声音严肃地说道。这金耀宝石是博古勒家族开创之际就有的宝贝,她对动能也不甚了解,唯有续命之说是真的,农樱虽然患有疾病,但或许这至宝会有些作用。“谢谢”农樱也不矫情,把金耀宝石随身带着。接过来的那一刻,她的确感到身体轻松了许多。“没有船,我们怎么离开这里?”解决了农樱的问题,茱莉亚又开始烦恼。她倒是会游泳,但农樱怎么办。“你有些小看我了,茱莉亚!”听到她的话,农樱轻笑,她一把揽住茱莉亚的腰,提起一口气,两人就轻飘飘地离开了原地,直接向着水面对岸而去。茱莉亚吓得失声尖叫起来,博古勒家族的血族可不会飞。这种飞行的感觉太奇妙,也让她有些接受不能。直到踩在地上,茱莉亚才大喘着粗气放松下来。她忍不住抬头看了农樱一眼,眼中多了些钦佩之意。华夏术士果然如少主和王后所说的那般,有飞天遁地之能,这段时间农樱的脆弱让她生出一种保护欲,却忘记了她也不是普通人。“好了,走吧!”农樱回头看了一眼黑黝黝的通道口,拉着茱莉亚快速奔跑起来。在没有离开博古勒家族的地盘,或者说y国之前,她是不会放心的。整个y国都被光明神殿的眼线遍布,她们两个需要尽快逃离这里,否则就避不开被捕捉到的命运,那枯长老的一片苦心也就白费了。不得不说两人运气不错,刚跑出丛林,就看到山路上的车队。这里时常有商队经过,毫无疑问,眼前这车队就是运送货资的商队。“嘿!嘿!帮帮我们吧!”看到车队,茱莉亚和农樱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喜色。茱莉亚很快跑到车队正中央拦截,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商队缓缓停了下来,有人下车和茱莉亚交涉。或许是因为两人命不该绝,很幸运地搭乘了汽车,远离了这片血腥之地。“你们要到哪里去?我们的商队只到达首都”坐在车上,有人开口询问。茱莉亚有着明显的外国人特征,为了行走方便,她特意变换了眼球的颜色。而农樱则是地地道道的华国人了,在这种荒郊野地,出现这样两个奇妙组合的人群,实在让人感到吃惊和讶异,毕竟是柔弱的女人。不过他们也不好奇,只是单纯地找了个话题聊。“我们到首都就可以了”茱莉亚询问了农樱一番,笑着回答道。或许是有着共同的去处,双方聊天越来越投机。茱莉亚和农樱也知道了这支商队的身份,不禁面面相觑。这支商队在y国颇为有名,是赫赫有名的“约克家族”所有,在茱莉亚的解释下,农樱知道约克家族并非y国家族,而是f国的贵族。只不过约克家族的产业遍布国外,是国外俗世中最显赫的家族之一。可以说约克家族的声名丝毫不逊色于皇室,哪怕在血族狼族这种奇异种族中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可想而知,其地位有多高。想了想,农樱把从暗道中拿的项链递给茱莉亚。她很清楚,博古勒家族的东西不会是残次品,这珠宝价值斐然,她对古玩有着一定的辨识度,这珠宝虽然不是古物,但看其光泽,就不是凡品。当时虽然匆忙,但她还是挑了一条品相极好的。“嗯?农樱小姐?”茱莉亚一愣,不明白农樱是什么意思。“用这条项链,和他们换一些钱”农樱小声说道,约克家族拥有珠宝企业,这条项链绝对有价无市,值得珍藏,语气到了首都冒着风险去典当,倒不如现在卖给约克家族。闻言,茱莉亚眼神一亮,重重点了点头。现在是俗世,她和农樱身上都没钱,的确应该这么做。应声后,茱莉亚就去和负责的人交谈,也不知她说了什么,对方很高兴地接过项链,在亲自品鉴过后,拿出一沓钱递给茱莉亚。农樱接过钱,着实有些惊讶。她虽然觉得项链值钱,但也没想到会换来这么多钱。毕竟约克家族有可能看在她们急需用钱的份上压价,在这种地方,没有正经合同,也算是非常不保险,但他们却毫不犹豫用高价收购了,让她感到出乎意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