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二章 灵蒲山,水月之境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蛊,是一种以毒虫作祟害人的巫术,擅长它的人叫做草鬼婆。叶蓁对没见过草鬼婆,但却听农樱说起过一些传闻。当初农樱所的住处附近就居住着一个草鬼婆,她是被苗疆家族驱逐出来的,只因草鬼婆终生不得与世外男人婚配,而她却被男人蛊惑,背叛了家族。可谁知,在她被驱逐家族后,那与她婚配的男人居然也抛弃了她,与别的女人走了。从那之后她就变得性情阴鹜,以蛊毒祸害外世人。如果不是农樱曾见过一个身中虱子蛊的人最后奇痒而死,恐怕还不知道自家附近居住着如此厉害的人物,之后也算相识一场,有记得农樱说话时的唏嘘。因为身边有农樱这个小喇叭在,所以她对蛊毒倒也了解些。“呵呵,没想到我竟然会输在缨翅蓟蛊上,哈哈哈,更可笑的是我居然不曾发现,不曾发现!”水婉又自顾自得开口了,说着说着面容变得狰狞起来,眼中也流下了清泪。看样子水婉应该极为了解这种缨翅蓟蛊,只是施蛊之人改变了手段,将它的效果伪装成了心疾之态,而原本就受了重伤的水婉自然而然看不清这障眼法。如果没有叶蓁和莫娴在,恐怕水婉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化作人皮。且不说死法凄惨,就是死在自己熟知的蛊毒下,也会叫她死不瞑目。“既然你知道,那解蛊之法你也该了解”叶蓁站起身,平静望着略显疯狂的水婉。过了许久,水婉才渐渐平复下心情。她再次看向叶蓁时神色有些复杂,她知道解蛊之法,若非没有眼前这个姑娘,她真的会死在缨翅蓟蛊下,那结果真是可笑又可悲。她若可以活着走出莱亚雨林,必定会叫那人死无葬身之地!“解蛊需要缨翅蓟虫晒干,研成粉末,再寻鬼脸花、三七草、风铃吟三味药,然后待清晨取高山秦桑果上的露珠来,再将这些东西炼制成药,服用七日即可化解此蛊,这一次,就多谢姑娘了,水婉必会将此情铭记于心!”叶蓁在一旁记下这些所需要的东西,然后看向莫娴,后者点了点头。“这些蛊虫收着,等晒干后研成粉末”叶蓁把碗递给满脸好奇的小血参,说道。“晒!晒!”小血参接过,点头如捣蒜。看着血参离开,水婉才看向叶蓁,轻轻拍了拍空荡荡的床边。“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叶蓁神色清淡,并没有拂去她的意,顺从地坐了下来。“你可知道这是哪里?”水婉看着叶蓁,突然问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难道不是莱亚雨林腹地之中?”倏然,叶蓁眸子微动,她想起那两座山脉,若是在雨林之中,怎么可能会有山?可这里若不是雨林又是哪里?“我看到你精神力传音给同伴,若非我打开灵族之门,你的信是传不出去的”水婉淡淡地摇了摇头,意有所指地说道。“灵族这里是秘境?!”叶蓁瞳孔一缩,瞬间就想通了水婉的话。是了,若非秘境怎么可能会有山脉,会有瀑布,会有奇异的生物?弄清楚这些后,叶蓁神色有些莫测,莱亚雨林深处居然会隐藏有秘境,如果不是血参担心水婉的身体,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人能捕捉到血参。“看来你并非异能者,而是华夏修者”水婉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叶蓁,了然地说道。“秘境”二字,绝非简单的异能者所清楚的东西。“我的确是修者”叶蓁颔首,语气清淡。“那就难怪了,灵蒲山中灵药众多,就麻烦你为我采药了,若我身体好转,会另有答谢,相信我,你会需要这个东西的”说话间,水婉看着叶蓁脸上黑黝黝的胎记。闻言,叶蓁眯了眯眸子,点头后转身离开了木屋。水婉有些疲惫地靠在床上,眼眸微闭,体内失去一部分蛊虫,倒是轻松了很多,看来她水婉还是命不该绝,身在灵族,又碰上一个拥有雷属性的修者。*花海深处,小血参带着叶蓁来到一个树洞边。穿过树洞,鼻息间就是浓郁的药香。叶蓁微诧,这地方比之神农一脉的丹境都毫不逊色。什么叫世外桃源,这便是。幽谷静谧,时而有一两只狡黠的狐穿梭在植株间,鸟鸣声也是不绝于耳,然而最是美艳的,却是那漫山遍野的桃花,片片粉霞远远望去如同仙境。灵蒲山,是秘境中灵气最充足的地方,灵药的长势叫人颇为唏嘘。“姐姐?花,花!”山野中,小血参欢快的声音一直不曾断过。来到灵蒲山,它像是来到的母亲的怀抱一般,跳脱而雀跃。叶蓁迈步走过去,手中拿着铲子将血参所指的彩色花朵采了下来,汀湮花,并不能炼制丹药,但燃烧其根茎花瓣融成精华,可以温养灵魂,并不多见。这种灵植制成灵食,效果会更甚。叶蓁将汀湮花随手放入手边的竹篮里,继续前行。灵蒲山很大,但有莫娴在,叶蓁很快就将水婉所言的药材都找齐了。鬼脸花,三七草,风铃吟,这放在以往都是很普通的药材,在这灵蒲山中虽然不算太过常见,但寻找起来也不困难。在两人路过一处水潭时,叶蓁看到血参脸上排斥而警惕的神色。叶蓁眯了眯眸子,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水潭,就跟着血参快速离开了。看样子,血参的秘密就在这水潭之中。回到木屋,阵阵花香被暖风送到叶蓁的鼻端,宁静祥和。“娘亲,姐姐,厉厉害!药,找到!”小血参笑嘻嘻地趴到水婉怀中,声音甜腻而稚气。知道水婉有了康复的可能,血参周身低落而阴森的气息全部消失了,它仿佛心中重新满怀期望了一般,这个样子叫水婉看着都满心欢喜。“血儿,你去玩吧,娘亲有些事要和你大姐姐说”水婉摸了摸小血参的脑袋,看向叶蓁。血参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旋即蹦蹦跳跳地出了屋。叶蓁盘坐在竹桌前,拿出一套煮茶的道具。从治器到烫杯,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紫砂壶中升腾的雾气使叶蓁的脸愈发朦胧,漆黑如墨的眼瞳中漫上了一层淡淡的氤氲之气,仿佛此刻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人。水婉都看得有些怔了,直到细碎的斟茶声响起。手中的杯盏有些烫,暗香馥郁的清茶让她略显躁动的心情宁静下来。这样一个姑娘,也不知未来会便宜了谁。这般想着,水婉就轻轻抿了一口茶,滋味极好,还富含着浓郁的灵气。“你身上倒没有差的东西,灵药你已帮我找齐,谢谢”水婉望着叶蓁,轻声感激地道。“不客气,银货两讫而已”清淡的语气没有丝毫起伏,仿佛根本不想承受她的感激一般。见叶蓁眸色安静的样子,水婉笑出了声,这姑娘的性子实在有些意思。“说起来,我的事也真是一段孽缘”没有再反口问什么,水婉轻抿了一口茶水,然后便抬起眼眸,直直望着窗外的花海,声音飘渺,语调悠远,似在讲别人的故事:水婉是灵族中人,起初灵族坐落于华夏北域的一个村落,并没有什么名气。许多年前为了躲避灾祸,当时的灵族族长便以自己性命为媒介,开启了祖传的圣器,灵族剩余的人都带着家眷隐藏在了圣器之中,渐渐地,圣器演变为小世界,灵族也就定居于此,也就是此刻叶蓁所处的地方。日子过了不久,圣器中的资源消耗殆尽,为了生存,便由当时的族长持着圣器一路逃匿到了西域。众人开始也不知该如何获得资源,直到族中小辈以一件仿制的灵器换得了好东西,大家才动了心思,说来可笑,灵族中的大多数人竟然在仿制方面颇有手艺,长此以往,圣器变成了灵市。灵族的灵市在上古时候颇为出名,而灵族族人也渐渐与外族通婚。随着时光流逝,灵族族人纷纷搬离,圣器也变得可有可无起来。水婉,乃是灵族族长之女,她本唤灵婉,但出嫁从夫,因丈夫叫水忆劉,所以她才改了姓氏,只是没想到一段姻缘会遭到大劫。她没有灵根无法成为修者,却机缘巧合成为精神力异能者。她的丈夫,不是异能者更不是修者,而是魔族!这个世界种族众多,修者,异能者与魔族素来不和,魔族以杀人为乐,异能者和修者则以屠戮魔族为己任,三者在百万年前就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人族下嫁魔族,会遭到族人的唾弃乃至杀戮。水婉在知道水忆劉为魔族后还是义无反顾,可悲的是,水忆劉在魔族身份竟也不低,而他的妻子必须是魔族,当初水忆劉的父母以水婉性命要挟,终于得到了他的妥协。然而水忆劉所娶的魔族女子却非善茬,擅长蛊毒,竟乘他外出重伤了水婉,事实上那魔族女子并不是水婉的对手,这其中自然也有水忆劉父母的影子!幸运的是,当时的水婉已然怀了骨肉,水忆劉的父母也有不忍,终退而求其次,将水婉腹中的孩子取出,旋即驱逐,此后余生都不得重回魔地。她本不想离开,谁知竟发现了一个秘密。魔族竟然和一种极端丑陋的怪物合作,意图侵吞这块大陆!在知道这个消息后,无奈之下只能忍受母女分离之痛离开此地,流落到了莱亚雨林腹地,恰好认识了血参,那个时候它恰好可以化形,小女孩的形态让她母爱泛滥,最后两人相依为命,倒是安全度过了几年时光。只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水婉的身体每况日下,到最后竟到了缠绵在榻的地步,她本以为是思念成疾恨意不消的结果,谁知竟是被下了蛊!缨翅蓟蛊是水婉最熟悉的蛊毒,只因这种蛊曾被她用在了数个仇敌身上!没错,缨翅蓟蛊乃是水婉创造的,只是后来被那魔族女子盗用罢了。搀和了魔族血液的缨翅蓟蛊令她无从发现,只当是普通心疾之症,若死在自己创造的蛊毒下,那就真真是可笑了。“虽然这几年有血儿相伴,但我还是怀念自己的孩子”说到眷念处,水婉脸上挂起柔和的笑,还伸手抚了抚肚子,那模样非常幸福。异能者和修者寿命极长,越是修为高深寿命就越长久,但随着实力的增强体质变化,则导致生育子嗣很困难,所以任何一个大能都渴望能得到孩子。类似水婉这种强大的异能者,能拥有一个孩子是极其不易的。如果修者生育子嗣的能力如同凡人,那么存活百年的老怪就子女成群了。“魔族?”听完水婉的话后,叶蓁眉头紧蹙。她知道这个世界有魔族,当初在桥沅村枫林谷中看到的魔血暗妖果,就需要魔族血液浇灌,若是华夏没有妖魔,魔血暗妖果又是从何而来的?凡是沾染了“魔”字的,都非好东西。魔修,和正道修者作对,歪门邪道。魔族,奇异种族,严格说起来,倒是和域外妖魔有些相似之处,只不过相比后者,算不上极端野蛮和残忍罢了,饕餮大陆也有魔族存在。至于域外妖魔,则是叶蓁最深恶痛绝的种族。叶蓁从头听到尾,小脸上本来没有一丝表情,安静的叫人几乎要忘了她的存在,时而端起热茶,远如青黛的眉眼间有些寡淡。但“魔族”和“丑陋怪物”入耳,让她眼瞳闪了闪。“嗯,魔族都生活在魔地,很少会出现在现世之中”水婉点了点头,她也知道外人对魔族极为陌生。“和魔族勾结的怪物可是长相丑陋,身形高大的东西?”叶蓁握着杯盏的手紧了紧,不禁问道。魔族和域外妖魔拥有远亲血脉,两者勾结不算怪事。“你怎么知道?”听到叶蓁的话,水婉一愣,旋即好奇地反问道。霎时,空气陡然宁静下来。叶蓁脸色有些难看,域外妖魔为了侵吞这片大陆,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先后被她戳破了卢玉和风幽姬,又打碎了两个盘旋轮还不算,竟还能和妖魔勾结上。看来,它们要吞并这片大陆的决心比她想的更深。“既然魔地危险,你为何不带上自己的孩子?”叶蓁挑眉,留在魔族和妖魔一族狼狈为奸,水婉的孩子结局不会太好。“我的孩子是魔族后裔,跟着我结果不会太好,这也是我没有坚持的原因”魔族后裔藏匿在人族,这足以被认为是判族!许是压抑了几十年,一下子将话都说出来后,水婉轻轻舒了口气。转眸时,便恰巧见到叶蓁缓缓转变的容颜。仿佛就是在一刹那间,叶蓁脸上的黑色胎记消失。冰肌玉骨毫无瑕疵的面上镶嵌着清美的五官,清淡的眉眼,精致的琼鼻,色淡如水的唇瓣,再配以周身宁静悠然的气质,当真是风华万千,清美绝伦!这样一副容貌,世间罕见,饶是水婉活了近百年,都无一人能与之媲美!“果然如我所言,你需要这个东西”水婉眼中满是惊艳,旋即笑着取出一个盒子,递给叶蓁。察觉到她的视线,叶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片光洁,没了突出的胎记,对于水婉递过来的东西,她没有拒绝,而是缓缓打开。里面是一张面具,像是玉质,但捏在手中却如水般柔软,不知到底是何材质。叶蓁眼中出现些许兴致,眼瞳微闪,在轮回之眼的注视下,竟都看不穿这面具的材质,一眼望去就像是弥漫着一层雾气,叶蓁了然,这是一件宝物。“依你的美貌,若不仔细隐藏,在实力未曾强大前不是好事,这个世界远非你想象的简单,喜好美色之徒数不胜数,水月之境或许能帮到你”水婉声音柔和,看着叶蓁时,不带半分恶意。如果不是碰上了叶蓁,她恐怕没有继续活着的机会。这东西是她灵族至宝,曾护佑她许多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