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四章 回归之途,风起云涌的Y国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叶蓁?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刚刚靠近莱亚流域,雷赫就眼神晶亮地大声喊道。黛米王后也满脸欣喜,但在这样的欣喜之下,眸子却有些黯淡,毕竟此次到莱亚雨林的真正目的并没有达到,她没有找到血参,没办法重振森顿家族了。“姐姐!姐姐!”依拉尔一看到叶蓁,就嚎啕大哭地飞奔过去抱住了她的腿,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叫在场的人好笑的同时又不免心酸。叶蓁伸手摸了摸依拉尔的脑袋,声音柔和:“我没事,走吧”她笑着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雷赫和黛米王后多少都有些真心。船是雷赫早就叫人安排好的,他一直在为离开做准备,自从听闻血参的年限是万年,他就清楚,自己的母亲是绝对没办法得到的。葫芦空间一直没办法打开,叶蓁心情却出乎意料的轻松。这一趟莱亚雨林之行,也算是“凯旋而归”,不仅知道了魔族和域外妖魔勾结的消息,还得到了水月之境和血参残枝,移植了许多雨林物种。除此之外,就是爆发出隐藏的雷灵根,突破到六品中阶。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得到了十二仙灵,千藤兰。象征永生的仙灵得到每一株都颇为困难,若非天大的机缘,无论如何也是凑不齐的,如今一样样找到,她倒是多了些许信心。趴伏在桅杆上,注视着看似一片平静的流域,叶蓁极为舒畅。“难道就真的要去光明神殿?”不知何时,始祖来到叶蓁身后,声音轻缓却颇为沉重地问道。他不希望叶蓁以身犯险,以他和莱格的实力,联起手来直逼光明神殿也不是问题,但叶蓁亲自前往就会出现很多不确定性。奥古拉多是什么脾性没人比他更了解,可就是因为了解,他才不想让叶蓁去。“你和奥古拉多的恩怨我不想插手”叶蓁垂着眸子,声音很淡。莱格的确可以和始祖联手攻陷光明神殿,但这样一来,郎翼就会变得危险很多,谁知道奥古拉多会不会狗急跳墙毁灭光明神殿?关乎郎翼的安危,别说是她,就连莱格都不会答应。对于这件事,应该稳妥行事,她希望可以还给司缪一个活蹦乱跳的郎翼。记忆中的郎翼脾性火爆,只是不知对于间接害他被囚困如此之久的她,他会不会非常恼怒,从而对她大打出手?思及此,叶蓁脸上笑意越发柔和。她思绪竟然回到了饕餮大陆的缥缈神宗,那个时候,郎翼不管对谁都那般大大咧咧,一言不合就要动手,这样的脾性不知被暮湮和离殇训斥了多少次,也唯有莱格这个性情温柔的精灵统帅会安慰一番。“若救出你的朋友,你会离开y国?”始祖沉默了好半晌,才来到叶蓁身旁,侧眸看她,眼神是深入骨髓柔和。“你不用在我身上白费心思,这一生,除了司缪,我都不可能爱上别人”叶蓁侧眸,不闪不避地对上始祖的视线,语气虽轻,却带着无法反驳的坚定。早在心脏沦陷时她就知道,爱上司缪,就是一辈子的事,即便他背叛了这段感情,她也不可能再重新投入到另外一段感情当中。有些人就是有这样的能力,一眼便是万年。说完这番话,始祖也知道,救出郎翼,叶蓁就会离开,没有半分转圜的余地。他避开叶蓁的眼睛,嘴角勾着一抹笑,似自嘲又似苦涩,脸上的光彩瞬间就黯淡下去,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握住了一样,钝钝的疼,这种感觉颇为陌生。“那这一生,我是不是再也遇不到像你这样的人了?”始祖轻声呢喃着,眼前的水面似乎幻化成一幕幕场景。初见时,他的共生体只觉得眼前的姑娘秘密很多,可以操控灵体,再见时,却意外得知自己喜欢的向日葵可以被她救活,之后又看着她让雷赫彻底恢复,这样一个颇为神秘且十分耀眼的女人,实在让他守不住自己的心。“你和奥古拉多已经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了?”叶蓁眯了眯眸子,没有回答始祖的问题,反而蹙眉问道。奥古拉多这个人虽然是天使之身,光明之体,但是心性却绝对算不上善良,这样的人,只要逮到机会,就一定会将血族彻底摧毁。始祖这个人性情凉薄,总是过着有限而自我的日子,这样很容易被奥古拉多钻了空子,她虽然不想插手两人的仇恨,但也不希望始祖死亡。她已经把始祖当做朋友,希望他能安稳平和地过一生。而且她相信,这个世界上绝对有一个真正适合他的女孩子。“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和奥古拉曾是至交好友,他娶了我的姐姐?”始祖又沉默了,旋即轻笑着摇了摇头。他没有直白地回答叶蓁,而是侧眸,轻飘飘地吐出这样一句话。闻言,叶蓁黛眉蹙的更深。从好友甚至亲人转变到现在的地步,夺母之仇,杀姐只恨,如今想想,都觉得这八个字透着森冷之感,纵然日月无光,恐怕都没有任何改变的可能。“我是恶魔始祖,开辟了血族,知道为什么吗?”始祖又问,神色很淡。“为何?”叶蓁顺着他的声音问道。血族转换人族后就会被初拥,从而成为血族一员,可始祖又是从何而来?这就像是一个问题,这个世界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如果先有的始祖,从而才有了血族数以万计的子民,但始祖又是从何而来?看叶蓁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始祖笑了笑,深邃的血瞳看向远方,徐徐讲述出血族和天使一族的往事,这些本是密辛,但始祖却不想瞒着叶蓁。如果她救出朋友就会离开,那他希望能在她的回忆中留下一些痕迹。上个世纪,y国还是个平静无波的地方,没有天使,没有血族,更没有狼族。那个时候的devil和奥古拉多是比邻而居的好友,两人一起上课一起下学,因为两人极要好的关系,所以连带着两家长辈也维持着十分密切的关系。长大后,奥古拉多更是和devil的亲姐姐订了婚约,两家亲上加亲。从小devil就是个调皮且不听话的孩子,而奥古拉多则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两者一个是正面教材,一个是反面教材。长大后的devil不喜欢单调而枯燥的打工生活,却爱上了冒险。他带走了长辈眼中的正面教材,一起翻山越岭,看天下的云卷云舒。一切改变,始于一个神秘的山洞,两颗神秘的种子。两人一次冒险时,坠落山崖,在山洞中找到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从中得到了两颗耀眼的种子,据说是光明神和恶魔神留下的,为的就是延续传承。两人当时只感觉十分新鲜,在商量之后,一人分得黑种子,一人则是白种子。因着脾气秉性,得到白种子的自然是奥古拉多,而拿到黑种子的就是devil。两人分别吞服种子后,种子在心脏处扎根,渐渐转变了两人的血脉,也各自拥有了神奇且超脱于世俗的能力,这种能力让他们凌驾于所有人之上!渐渐地,奥古拉多和devil发现,两人可以发展很多的傀儡,或者说仆人。奥古拉多在拥有光明体质的人身上盖上印记,对方就会顺从他,从而成为他的人,而devil只需要杀死普通人类,在其身上咬一口,就可以初拥对方,让对方听从他的任何命令,这种发展势力的感觉比单枪匹马要好玩许多。也因为他们这般作为,发展出了恶魔一族和天使一族。而奥古拉多和devil并没有因为所持神力不同就分道扬镳,反而因为超脱众人,拥有共同的秘密,从而关系更加亲密起来。真正让事件发酵到不可收拾的局面,就是因为devil的姐姐,若拉。若拉没有光明体质,只能被devil转化成恶魔一族。天使一族和恶魔一族都拥有久远的寿命,时间,往往是检测真心的标准。奥古拉多在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后,开始不满足只有若拉一个女人。见证一个男人是否强大,除了实力和财力可以证明之外,就唯有女人了。恰巧,奥古拉多是个非常多情且风流的男人,他拥有长久的性命后,开始流连于温柔乡中,而这个时候,他早已经娶了devil的姐姐若拉。因为奥古拉多的行为,夫妻两个开始貌合神离。devil不满奥古拉多这般对待若拉,开始三番五次的提点,可惜前者都是马马虎虎地应付了事,转身就又顺着心意栽倒在温柔乡中。devil在成为恶魔后,脾性变得古怪且阴晴不定。为了给奥古拉多一点教训,他抢走了奥古拉多正在兴头上了一个女人,至于那个女人叫什么,是什么模样,devil到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奥古拉多虽然恼怒,却并没有发作,依旧和devil哥俩好。可惜,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就是泥人都要生出三分脾气。兄弟两个之间的感情渐渐出现裂缝,日积月累,裂缝变成了鸿沟。终于,事情爆发了。奥古拉多为了报复devil,设计陷害后者和若拉睡在了一张床上,这件事引起了轩然大波,也为日后血族近亲结婚奠定了不可磨灭的基础。因为此事,兄弟两个彻底闹翻,分道扬镳。奥古拉多也顺理成章和若拉离婚,整日沉醉在女人香中,不可自拔。事情若只发展到现在,那奥古拉多和devil也不会发展成这番局面。devil的母亲被转化后恢复年轻时的貌美,荤素不忌的奥古拉多竟在酒后做出了一些无耻之事,事后,devil的母亲无颜苟活,木剑刺心而亡。这件事彻底成为天使一族和恶魔一族分裂的导火索。devil开始操控自己的傀儡,给天使一族造成无数麻烦,两个种族没有了最初的和谐,几乎到了仇视的地步。之后两族大战,若拉为了保护devil死在奥古拉多的光明神杖之下。从此后,y国就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战斗。最终,奥古拉多和devil决战,两败俱伤后纷纷陨落。时隔数百年,奥古拉多才利用秘法和隐藏的一缕魂魄重新复活。不过可惜,也因为是重活一次,所以对族人的制约力大大下降。听完始祖的话,叶蓁神色有些唏嘘。事情分明可以完美解决的,最后落得这种局面,和奥古拉多,始祖的性情分不开关系,只是没想到血族和天使一族居然是如此形成的。只能感慨一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虽然重新复活,但我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始祖声音很静,哪怕说起母亲和姐姐的死,都没有丝毫起伏。他深吸一口气,血瞳中却有痛苦之色。若是当年他没有拐走奥古拉多一起去冒险,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此刻的始祖说不出答案,但心脏却一阵阵抽搐,这些事他从没和人说过,叶蓁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他终归不想带着这些事去死。“你不是他的对手”叶蓁缓缓摇头,声音中满是实事求是的意思。奥古拉多复活时间久远,他的实力比起莱格都不遑多让,但始祖却因为体内巫师共生体的原因,非常不稳定,再加上他觉醒时间太短,很吃亏。“有时候,胜负和实力没有关系”从叶蓁口中说出这句话,始祖虽然知道是真的,但到底不服气。他并不希望自己喜欢的女人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哪怕这个女人并不喜欢自己,在决定说出往事时,他就没有再抱着和叶蓁在一起的念头。叶蓁这样的女人,绝不会容忍自己的男人和许多女人有过牵连。“你是你男人的第一个女人吗?”不知为何,始祖突然很想知道这个问题。或许是出自嫉妒,又或许是出自侥幸,他总是希望自己还有那么一丁点机会。“嗯?不知道”听到始祖的话,叶蓁罕见地回答了一句。若是以往,对于这种问题她一向是嗤之以鼻不愿搭理的,或许是因为始祖突如其来的自白吧,她倒是好脾气地应了几声。她是不是司缪的第一个女人,这个问题她的确不清楚。在饕餮大陆时,爱慕缥缈神尊的女人多如过江之卿,逍遥楼楼主,羲和神尊,蓝狐仙尊等等等等,她甚至可以举出更多的例子。不过,例子中的女人却没有任何一个能坐的上缥缈神妃的位置。她之所以不确定,是因为她并不了解司缪的过往。虚无神,洞天彻底的神兽至尊,司缪不知活了多久,他见过的女人恐怕比她见过的人都多,至于在以前的岁月里到底有没有那么一个被他爱过,她无从得知。不过潜意识里,叶蓁却感觉司缪并没有爱过别人。说不清为什么,可能这就是所谓女人的第六感?“你不知道,也愿意和他在一起?”始祖看着叶蓁,神色十分复杂。他实在无法想象,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能让叶蓁如此倾心。没等叶蓁开口,一句坚定的话突如其来地响起:“王当然没有爱过别人!神妃就是王的第一个女人!”说话的自然是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甲板上的莱格,他一袭绿意看上去非常舒服,说话时,眸子看向叶蓁,眼神中满是认真。“嗤,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的王睡过几个女人还会告诉你?”听到莱格的话,始祖冷嗤着反驳道。最起码他作为一个种族的始祖,从未和自己的下属说过这种话。“神妃,你绝对是王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最后一个”莱格没有理会始祖,依旧一脸认真地重复着这句话。王是没有和他说过,但相处数百年,有些事总是有逻辑可寻的,若是他真的爱过一个女人,那为何没有结同心契?为何从没见过旁的女人?莱格敢肯定,司缪除了叶蓁之外,没有爱过任何人!“我相信他”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只觉得三人争论这个问题有些可笑。“等到了吉罗,你就带着黛米王后和雷赫先回去,我把依拉尔送回去就会回博古勒家族,总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叶蓁抬眸看着始祖,缓缓说道。她皱眉看着渐行渐远的雨林,心头微跳。“不好的预感?”莱格面色严肃地反问一句。始祖不清楚,但莱格却知道,修者的预感十之**都是准的。“嗯,奥古拉多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帮血族寻找血参下落?这东西对他可没有任何作用,更何况耗损神格,他看上去可不像是大发善心的人”叶蓁话落,气氛霎时就如同一道寒流。始祖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阴沉,垂在身侧的手也不自觉地捏紧。是啊,奥古拉多这样的人,怎么会做这么多无用之功?起初他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但此刻仔细回想,却发现了很多漏洞。看着始祖的模样,叶蓁轻叹一声,按照她的猜测,y国血族十有**出了问题,她是担心农樱,却又不能插了翅膀飞回去,更不能置郎翼于不顾,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她没办法掌管一个人的生机,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不过她曾用占卜之阵占卜过农樱的卦象,并没有性命之忧,化险为夷。“或许,你应该占一卦”想了想,叶蓁给出了建议。始祖,或者说巫师拥有的占卜之术比她的占卜之阵可强上太多。闻言,始祖点了点头,脸色却依旧阴沉。莱格站在叶蓁身边,两人都看着始祖行云流水的占卜之术。过了好半晌,始祖占卜所用的彩色珠子居然噼里啪啦通通破碎了!叶蓁瞳孔一缩,看样子,果然是不吉之兆。“怎么样?”莱格皱眉,虽然知道卦象不好,却也象征性地问了一句。“我要提前回去,你们处理完就不要再回博古勒家族了”始祖面色一片平静,但血瞳中的波涛汹涌却任谁都能看的出,话落,他脊背一震,一双硕大的羽翼出现,他转眼间就消失在茫茫流域的天空之中。“y国终究还是起了波澜”叶蓁看着水面,眉眼宁静安然,声音却有些凝重。“神妃,这地方太过复杂,我们救出郎翼后就尽快离开吧”莱格看着始祖离开的背影,亦是神色严肃地说道。闻言,叶蓁颔首,一切尽在不言中。*短短半个月,y国天地就变了一个模样。曾经在y国土地上占据一席之地的血族彻底泯灭,真正掌控权势的变成了光明神殿和狼族,两者并存,倒是还没有产生什么矛盾和冲突。路易斯亲王提前走了两天,他心头也有些不安。当他带着为数不多的族人回到博古勒家族的族地时,没有迎接和欢欣雀跃的声音,只是一片寂静和淡漠,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和死气。“哥哥,出什么事了?”蒂斯梦娜面色严肃,眼神中满是不安,身体都有些寒冷。这样的变化除了她,艾伦也有。路易斯亲王握了握拳,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博古勒家族的大门,厚重的铁门仿佛生锈了一般,发出“吱呀”一声,听的人牙酸。门被推开,血腥味更加浓重了。而路易斯亲王在看到引入眼帘的一切时,忍不住后退一步,险些跌倒!“哥哥?啊——”蒂斯梦娜赶忙扶住路易斯亲王,旋即疑惑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院内,当即脸色煞白,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达天灵盖,通体冰凉。她实在没有想到,以往欣欣向荣的家族,有一日会变成这种模样。灼灼向上的暗夜玫瑰全部枯萎凋零,只留下空荡荡的枝叶,而巫师曾让叶蓁种下的向日葵都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不见半点生机。最可怕的却是那满地的干尸,尸体一具叠着一具,死相凄惨!艾伦也瞳孔一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路易斯亲王深吸一口气,大踏着步子走向古堡。“哥哥,别去!有古怪!”蒂斯梦娜回过神来,赶忙大喊一声。可惜,她的话还是迟了。一张散发着金光,类似渔网的东西从天而降,直接对着路易斯亲王盖去!偌大的网,让他无处可逃。“呵呵,没想到凭借着光明神赐予的神器,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博古勒家族的路易斯亲王虏获,剩下的小杂鱼根本不算什么大事,亲王,我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日了,成天和这些血族干尸在一起,简直令人作呕!”温柔似水的声音响起,西格莉挥舞着羽翼,从天空中飞掠下来。雪白的羽翼晃的人眼花,说出的话却让路易斯亲王浑身打颤。“西格莉!”蒂斯梦娜尖叫一声,天使一族族长,她自然认得。“把他们通通拿下,违抗者,格杀勿论”西格莉眸子瞥向蒂斯梦娜和艾伦等人,嘴角含着柔和的笑,对着蜂拥而来的天使一族强者们挥了挥手,轻飘飘地说道。在她眼中,蒂斯梦娜等人根本对她构不成半点威胁和困扰。“你敢对博古勒家族动手,难道天使一族想和血族决裂?!”路易斯亲王紧紧抓着网,散发着光明之力的网压制着他的实力,即便身上千疮百孔,他却依旧咬牙没有哼一声,看上去十分硬气。或许在女人方面他处理的不够好,但作为家族之王,他还是合格的。看着满地熟悉的死尸,路易斯亲王只觉得心头悲痛难忍。不过是出门一趟,回来居然就成了这幅局面,没了这些族人,博古勒家族也将不复存在,这样的结果让他如何承受?“决裂?亲王这话可真是严重了,只要光明神殿想动手,就没人能躲得过”西格莉轻笑,不甚在意地摇了摇头。如今的y国,光明神殿一家独大,谁敢招惹?“血族同气连枝,我博古勒家族覆灭,埃尔瓦家族和撒切尔家族绝不会坐视不管,届时,就是你光明神殿血流成河的时候!”路易斯亲王双目几乎充血,语气阴鹜而冰冷。以往只道光明神殿地位超然,不愿招惹,可没想到你不惦记对方,对方却在惦记着你,早知今日,就不该隐忍,能杀天使一族一人,也算是赚到。可如今,到底是晚了。路易斯亲王心中一片冰凉,悔意如毒蛇般啃噬着自己的心脏。而蒂斯梦娜,艾伦等人根本不是光明神殿强者的一合之敌,众天使联手,对付起几个实力低微的血族来根本不是难事。侥幸从莱亚雨林归来的血族很快都全军覆没,没有一人能逃脱。“血流成河?哈哈哈,路易斯,我该说你天真呢,还是愚蠢?血参临世,血族强者尽出,家族后方空虚,我们光明神殿此时不乘虚而入,更待何时?你不会以为我们单单只对你博古勒家族动手了吧?”西格莉嘲讽地看着路易斯,颇为残忍地说出这个事实。闻言,路易斯最后的期望都化作泡沫,脸色惨白,仿佛失了神。西格莉看着路易斯的神色,只觉得心情一片大好。“放了我,我是卡尔的好友,依他的性情,应该也参与了这件事吧?!”此时,一道极力想要压制的躁动声音响起。艾伦虽然面色平静,但心脏却剧烈跳动,勉强抬头看向西格莉,一字一顿的地说道,他不想死,若知道回归家族带给他的是这样的结果,他死都不会回来。他了解卡尔,知道他的为人。“这件事你还是亲口对他说吧,好了,把他们都给我带回去”西格莉脸上兴趣缺缺,随意挥了挥手。艾伦虽然相貌也英俊,但她只喜欢征服男人,不喜欢阶下囚任她予以欲求的男人,这样一来,半分享受和征服感都没有,太过无趣。也不知卡尔那边怎么样了,不过有神网在,安德烈应该不是问题。思及此,西格莉抬头望了望天,脸上笑意柔和。奥古拉多应该也要回来了,他们天使一族一家独霸的局面也要来临了。*且说另一边。始祖离开后的傍晚,黛米王后发现他不见了踪影,心头狂跳。“你们要做好准备,始祖占卜,光明神殿对血族动手了,结果并不好”叶蓁看着黛米王后和雷赫,轻声说道。虽然知道这个消息宛若噩耗,但也必须要说出口。闻言,黛米王后身形摇摇欲坠,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如果不是一旁的雷赫扶着,恐怕早就一头栽到莱亚雨林中去了。“所以,传出血参的消息,就是为了铲除血族?”雷赫声音有些抖,他看着叶蓁,神色有些苦。“相差不多”叶蓁颔首,看着黛米王后和雷赫的模样,轻叹一口气。“都怪我”黛米王后斜靠在雷赫肩膀上,呢喃着说道。早在撒切尔家族的晚宴上,叶蓁和雷赫就曾特意告诫过她,可惜她没有听从,反而一意孤行要前往莱亚雨林寻找血参。到头来,不仅没有找到血参,还没有保护族人。尽管和路易斯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但她和博古勒家族的人关系还是极好的。“母亲!这不能怪你,就算你没有走,而是留下和博古勒家族共进退,最后的结果也不会改变,奥古拉多心思缜密,一切计划可谓滴水不漏”雷赫面色沉凝,即便心中也满是悲痛,但还得安慰黛米王后。他们两人都清楚,光明神殿一定会利用这个“恰到好处”的时机把血族一网打尽,绝不会放走一人,而那些奋死抵抗的人,结局绝不会好。“你们也不用太悲观,始祖已经赶回去了”叶蓁想了想,说道。虽然她知道,始祖回去也扭转不了局面。气氛凝固着,没有人开口。“姐姐?姨姨?哥哥?你们怎么了?”这时,依拉尔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从船舱中走了出来。她看着众人难看而哀伤的面孔,声音瑟缩而胆怯。孩子对气息最是敏感,知道每个人心中都不平静,所以也不敢像往常一样调皮捣蛋,反而乖巧地走向黛米王后,拉了拉她的裙摆。“姨姨不哭”稚嫩的嗓音给沉闷的气氛添加了一丝希望,黛米王后蹲下身,将依拉尔拢入怀中,脸上神色缓和了很多。见她如此,雷赫也松了口气。他最怕黛米王后钻牛角尖,把一切事情都推到自己身上。“等船靠岸,我和母亲就不陪你去戈壁滩送依拉尔了,家族出事,即便曾经发生过那么多事,也不能不管”雷赫看着叶蓁,原本年轻的声音,突然成熟了很多。可惜,这样的成熟,却背负着不可预见的悲惨。“y国恐怕不太平,你们回去会极为危险”叶蓁蹙眉,她不想干扰雷赫的决定,但却不得不分析这样的结果。依照光明神殿的心狠手辣,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血族中人。始祖实力强大,自然可以不管不顾地回去,就算最后救不了旁人,自己也能全身而退,但黛米王后和雷赫却不一样,他们单枪匹马,很容易落入光明神殿手中,到了那个地步,就没人能救得了他们。在叶蓁看来,冒险回去是极其愚蠢的举动。闻言,雷赫沉默了。他知道,叶蓁分析的很对,可惜,身为血族的骄傲让他没办法逃避。“儿子,你跟着叶蓁去戈壁滩,母亲一个人回去”这时,黛米王后站起身,她语调平静,不带丝毫波澜。作为一个曾经和博古勒家族朝夕相处的女人,她希望雷赫这个血统最为纯正的王族人担起重任,但作为一个母亲,她希望雷赫平安。两者相较,她选择后者。她先是一个母亲,然后才是一个族人。“不!这太危险了!”听到黛米王后的话,雷赫低喝一声,他绝不同意黛米王后一个人回去。“我已经没有了希望,我可以死,但你不可以!博古勒家族和森顿家族的振兴都需要你去做,好好想想,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黛米王后盯着雷赫的眼睛看了半晌,才缓缓走进船舱。叶蓁看着她的背影,只觉得初见时那个尊贵而温柔的女人,看上去也苍老了许多,接二连三的事情压弯了她的脊背,也压断了她的骄傲和信仰。雷赫眼眶有些发烫,喉结滚动,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依拉尔一言不发地站在叶蓁身边,小脸上也满是不安。“你母亲的话,是对的”叶蓁看着雷赫,轻声说道。她还有很多事要做,没办法豁出去帮助雷赫复兴家族,她没有这样的时间,更没有这样的义务,哪怕两人已经算是朋友。不过光明神殿做这样的事,同样在她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待救出郎翼,她或许会让莱格和始祖联手,摧毁光明神殿。这世间的事情,没有谁对谁错,她只想凭心而为。“我知道可是却做不到”雷赫声音有些沙哑,让他应下,绝对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他没想到,在身体逐渐康复,命运即将改变的时候,家族覆灭,连带着血族这个身份都不再是他的保护色,而是催命符。血族和天使一族的仇怨,延续至今,再度爆发。“有些事,无法平衡,那你就凭心而为,但你要知道,隐忍有时候是最有利的武器,我现在不能承诺你什么,但事情一旦解决,我会帮你们”叶蓁眸子清透,在夜幕中宛若碎星。莱格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他知道,叶蓁说的是救出郎翼之后,会帮助血族摧毁光明神殿。说实话,他虽然想尽快离开,但如今却也有些咽不下这口气了。且不说光明神殿做了这么多令人痛恨的事,就单说它曾抽取郎翼的精血,又囚困他那么久,现在想想,若是不找回场子就走,岂不是堕了缥缈神宗的名头?别人的事不重要,但郎翼的事,他是一定会放在心上的。而且郎翼性情暴躁,他脱困后的第一件事,绝对是对光明神殿动手。“真的?”雷赫听完叶蓁的话,刷地一声抬起头来。相处了这么久,他也清楚叶蓁的性格,哪怕开口也不会让她同意,而且这本来就是血族的事情,将一个人族牵扯进来,他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更何况,叶蓁是他的朋友,他也不希望她和光明神殿对上。可是没想到,他没有请求,叶蓁反而率先开口了。问话的时候,雷赫看向叶蓁身边的莱格,他知道这个人的厉害,若是他和始祖联手,要对付一个奥古拉多绝对不在话下。“自然是真的”叶蓁轻笑着点了点头。刚开始不想掺和到始祖和奥古拉多的仇恨之中,可如今,奥古拉多做的事天怒人怨,再加上不知踪迹的农樱和受苦受难的郎翼,她不想掺和也得掺和了。想起农樱,叶蓁眉宇间多少有些忧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