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七章 农樱康复,矿中矿的秘密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叶蓁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生物,但依拉尔却像是见过似的,小脸惨白。索性蠕虫并没有来叶蓁这边,而是把杀戮的目光放在了哭爹喊娘的石农身上,它极为灵敏地穿出地面,臃肿的蠕动身躯不见半点缓慢。叶蓁眯了眯眸子,手臂一震,清风弓出现在手中。她脚尖轻点地面,飞掠到半空之中,清风弓瞬间暴涨,她一手持弓,一手拉弦,气箭很快成型,晋升为六品后,灵气愈发浓厚,一系列动作做起来比起往日更加行云流水,带给旁人一场视觉盛宴!——“嗖”气箭爆射而出,在蠕虫即将吞噬一人时,直接挡开了它的大嘴!“卟嗷!”蠕虫仰天长啸,发出一声古怪的叫声。它转过头,棕色的眼睛仇视地看向叶蓁。蠕虫放弃了追逐石农,而是速度飞快地向叶蓁掠去!莱格皱眉,他伸出手臂,粗壮的藤蔓破土而出,将巨型蠕虫瞬间裹成一个大茧,它不甘地蠕动嘶鸣着,却没办法逃脱。“这是什么东西?”雷赫脸上满是厌恶,这种无脊椎动物总是让人觉得恶心。叶蓁收起清风弓,摇了摇头。这时,原本逃走的石农们纷纷聚拢过来。他们从未见过有人能将毒虫制服,一时间脸上尽是崇敬佩服之意。“感谢依拉尔?!你怎么会在这里?!”领头的石农就是上次曾和叶蓁见过的那个,他刚准备开口感激这群宛若神祇的人,却意外看到了被雷赫揽在怀中的依拉尔,当即尖叫出声。依拉尔在塔特村可谓是十分出名,招蛇的小姑娘。当日依拉尔被驱逐出村子后,众人就再也没见过,只当是她离开了,实在没想到居然会再次碰上,还是在如此惊险的情况之下。“伯伯伯”依拉尔瑟缩了一下,当和众人面对面时,曾经被驱逐的画面一一浮现在脑海中,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不受人喜欢的孩子。可即便不被喜欢,依拉尔还是小心翼翼地呼喊了一声。听到她的呼喊,领头的石农有些哑然,他突然觉得塔特村的人如此针对一个小姑娘是不是错误的决定?这个孩子如此乖巧可爱。“这是什么东西?”叶蓁看向石农,蹙眉问道。她从没听人说过,戈壁滩还会有这种危险生物。闻言,领头的石农转头看向叶蓁,眼睛一亮!“原来是你啊小姑娘,我说依拉尔怎么会在这里!”“是啊,原来是这位美丽的小姐,又出手救了我们一次!”“上帝保佑,这漂亮的姑娘真是我们塔特村的大恩人!”“”在场众人都记得叶蓁,当时若非她身边的男人制服了依拉尔身边的巨蛇,恐怕村里人都要遭殃呢,这件事所有人都记忆犹新。对于叶蓁能够制服死亡之虫,众人还是信服的。“伯伯,姐姐问你那是什么东西”依拉尔看着叶蓁,小声说道。闻言,领头的石农一拍脑门,苦笑着说道:“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啊姑娘,这东西我们叫它‘死亡之虫’”通过石农的讲解,叶蓁,莱格和雷赫才对这依旧蠕动,生命力极其顽强的生物有了一定的了解,也明白,风平浪静的戈壁滩也暗藏杀机。戈壁滩的“死亡之虫”,所有人都只以为这是一个杜撰的玩笑。事实上,“死亡之虫”并不是一个荒诞的传说,有许多目击者都曾说过,它生活在戈壁沙漠的沙丘之下,身形巨大,通体红色,头部器官模糊,由于这种恐怖的虫子从外形上看很像是寄居在牛肠子中的虫子,也被称为肠虫。戈壁滩原住民称,每当“死亡之虫”出现,将意味着死亡和危险,因为它不但会喷射出致命的毒液,眼睛放射出的强电流还能杀死数英尺之外的猎物。“真是多亏了你们啊!”众多石农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脸上多有感激之色。死亡之虫很少会出现在戈壁滩上,只是不知今天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莱格手指微动,被藤蔓紧锁的死亡之虫就失去了生机,这种东西若是放出来,会对许多生命造成威胁,还是杀了了事。“对了,不知道你们再次到戈壁滩来是有什么事?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吗?”领头的石农看向叶蓁,小心翼翼地问道。闻言,叶蓁侧眸看向依拉尔,说道:“当初带走依拉尔,这次把她送回来,你们可知道克鲁斯在哪里?”若是这群石农不知道克鲁斯的下落,那她只怕还要到附近的镇子里去找。“克鲁斯?他还在塔特村呢,你们要找他就回村子里去!”石农们听到叶蓁的话,赶忙说道。叶蓁眸子一顿,没想到克鲁斯居然还在塔特村,不过这是个好消息。“谢谢了,这地方怕是不安全,你们还是小心为妙”得到了消息,叶蓁转身就准备离开了。“哎呀,我想起来了,好像有两个女人到戈壁滩来找过你呢!”一惊一乍的声音响起,这话显然是对叶蓁说的。“女人?”叶蓁转身,有些诧异地挑眉。“嗯,其中一个好像得了重病,这段时间一直是克鲁斯在照顾呢!”看到叶蓁和自己说话,开口的石农激动得满脸通红,赶忙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通通说了出来,通过他的描述,叶蓁眸子瞬间就亮了起来。“是农樱!”知道农樱来了戈壁滩,叶蓁只觉得是意外之喜。她虽然知道农樱没有性命之忧,却也忧虑她的下落,着实没想到她会到戈壁滩来,而且还碰巧遇上了留在塔特村的克鲁斯,这些巧合着实令人惊喜。“谢谢了”叶蓁道谢后,一众人就上了车,车子疾驰而去。“我就说过,农樱一定会安然无恙的”知道农樱的消息后,雷赫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农樱在博古勒家族出了事,那他也就无颜面对叶蓁了,即便这件事和他并没有半点关系。他现在也十分迫切想见到农樱,问清楚y国的事情。看着逐渐清晰的塔特村,依拉尔脸上满是笑容。车子进了村,直接有目的性得停留在克鲁斯家门口。依拉尔打开门,就蹦蹦跳跳地进了屋。“哥哥!哥哥!”她边跑,还边大声喊着。依拉尔还没进屋子,一个高大的身影就飞奔出来,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憨厚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这人正是满身傻气的克鲁斯。“依拉尔,你可回来了!”克鲁斯眼圈都有些红,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和依拉尔相依为命,兄妹两个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久的时间,而且莱亚雨林还那么危险,克鲁斯一直很担心。“哥哥,依拉尔没事!”依拉尔也伸手环抱着克鲁斯的脖颈,声音哽咽。她虽然是蛇女,胆子极大,但也毕竟只是个孩子。“大人!”看着走进院子里的叶蓁,克鲁斯激动地喊了一声。“你带回来的两个女人呢?”叶蓁可没心思和克鲁斯叙旧,直接询问起农樱的下落来。“哦哦,大人,她们在屋里,那个农樱小姐现在很严重!”说起这个,克鲁斯声音严肃下来,赶忙带着叶蓁几人进了屋。“农樱!”叶蓁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农樱,瞳孔一缩,上前拉住她的手。时隔半个月,农樱已经瘦的皮包骨头,原本圆润的小脸苍白如纸,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还有点点溃烂的痕迹,这哪里像是那个活泼可爱的农樱?叶蓁纵是性情凉薄,看到这样的农樱都不免心酸。莱格也会见过农樱的,一时间都有些不敢认了。“少主!少主你终于回来了!”原本正给农樱擦拭额头的茱莉亚转头,一眼就看到了雷赫,她激动极了,语气颇为哽咽,恨不得痛哭一场,好把这段时间的恐惧通通发泄出来。博古勒家族倒了,农樱又病入膏肓,她身心俱疲,都快坚持不下去了。“农樱怎么样了?”看到茱莉亚雷赫也十分惊喜,虽然有很多话想问,但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农樱,看样子农樱都快要支撑不住了,怎么会变得这么严重?“对对,叶大人,依昙花,快用依昙花救农樱小姐啊!”茱莉亚赶忙回头看向叶蓁,语气焦急地说道。闻言,叶蓁冰白的唇瓣紧抿,她是采到了依昙花,但却移植在葫芦空间里,可现在空间封闭根本打不开,这可如何是好?上次在神农族地收了情怨花,空间几日后就可以从中取出东西,可刚刚她试过了,根本联系不到,取不出依昙花。这一刻,叶蓁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她实在没想到,再见农樱,她已经垂垂危矣,连半刻都坚持不下去。“神妃,我这就去找!”看着叶蓁的模样,莱格就知道一定是那洞天福地被封闭了,他也是见过出现这种意外的,现在这个样子,只能再去采集新的了。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还能不能好运再找到一株依昙花了。“我和莱格哥哥一起去,我能找到!”看着大人们脸上的神色,依拉尔自告奋勇地说道。她对依昙花有着特殊感应,这才能在茫茫戈壁中找到它。“依拉尔,姐姐在这里谢谢你了!”叶蓁转眸,郑重地对依拉尔说道。听到叶蓁的话,依拉尔有些羞涩地笑了笑,旋即就被莱格抱着飞速离开了塔特村,只希望农樱命不该绝,还能在这茫茫冷季中再找到一株救命的依昙花。坐在床边,握着农樱的手,叶蓁眼中第一次产生了些许茫然。她第一次感觉到,生命如此脆弱。“叶大人,你不用太担心,农樱小姐一定不会有事的”茱莉亚看着叶蓁的神色,不禁轻声安慰。她知道,在场最担心农樱的就是叶蓁了。闻言,叶蓁颔首,轻轻着点了点头,手中却没有停顿,将灵气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农樱破败的身体中,以维持她的生机。“茱莉亚,y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和农樱”空气有些凝固,雷赫实在忍耐不住,开口问道。他很想知道博古勒家族的消息,却又惧怕知道。“少少主”提起这个话题,茱莉亚只觉得悲从中来,痛哭出声。“到底出了什么事?”雷赫声音有些抖,喉结滚动,手掌握成了拳头。看着雷赫的模样,茱莉亚只觉得痛苦万分,最后还是一字一句地将博古勒家族的变故说了出来,虽然她没有留下看,但也能想象到那凄惨而悲壮的结局,博古勒家族的人都死了,每每幻想那些画面,她就觉得心痛难忍。话落,雷赫身体僵住了,连眼神都呆滞了许多。虽然心中早就有所猜测,但真正听到的时候,雷赫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博古勒家族的人全死了,全死了。“少主!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家族还要依靠你啊!”看着雷赫的模样,茱莉亚声音哽咽地说道。她生怕雷赫会一时想不开,她也算是和他一起长大,后者因为身体病弱的缘故,从小被宠溺长大,以致于心性有些孩子气,她真怕他会承受不了。“雷赫,想想黛米王后的嘱托”叶蓁紧紧抿着唇瓣,清美的脸颊上噙着些许疲倦之色。大程度消耗灵气,她的身体也有些支撑不住了。听着从茱莉亚口中描述出的博古勒家族的惨状,叶蓁知道雷赫心中有多么疼痛,可惜,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了挽回的余地,她同样不想他陷入魔怔,故而提起了黛米王后,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黛米王后只怕真的凶多吉少。果然,黛米王后几个字让雷赫回过神来,眼神中满是哀痛。他像是失去了母亲的孤兽,周身尽是悲凉。克鲁斯听着众人的话,看向雷赫时,脸上神色也有些同情。“我一定要杀了奥古拉多”过了好半晌,雷赫才哑着声音,坚定如铁地说道。叶蓁轻轻“嗯”了一声,继续向农樱身体中输送灵气。不知过了多久,蓦地,叶蓁的手被农樱推开了。“叶叶姐姐姐,不不要”眼窝深陷的农樱缓缓睁开眸子,闻着鼻息间好闻的清淡味道,她知道,是叶蓁回来了,但察觉到身体中逐渐浓郁的灵气时,眼眶发酸地拒绝了。这种向他人身体里输送灵气的方式消耗很大,对自身有很大的伤害。农樱声音很虚弱,却能听出,见到叶蓁,她很开心。“没事,好好歇着,你很快就会好起来”叶蓁伸手摸了摸农樱的枯燥的头发,轻声说道。她再次握住农樱的手,紧紧地,继续输送着灵气。农樱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给她最多帮助的人,也是陪伴她最久的人,说是亲妹妹都不为过,葫芦空间封闭是她的失误,却不能让这样的失误影响到农樱的性命,这种灵气续命的方式显然是管用的,农樱苏醒了。感受着手心中传过来的暖意,农樱眼角湿润,却没有再拒绝。她知道,叶蓁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死。直到夜色渐浓,疲惫的莱格才带着依拉尔回来了。“找到了吗?”叶蓁回眸,清美的容颜惨白,仿佛大病了一场,她睫毛颤抖,唇瓣都白到透明,以往宁静若水的眸子都似乎失去了灵气。“神妃!”莱格大惊,当看到她握着农樱的手臂时,才知道她做了什么。一时间,莱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满脸忧虑地把手中的盒子递给叶蓁。叶蓁眸子微亮,打开盒子,里面正是一株漂亮的依昙花。她站起身,身形却摇晃了一下,似乎下一刻就会昏过去。“神妃!”“叶蓁!”“姐姐!”“”异口同声的呼喊同时响起,所有人都满脸惊惧。农樱都挣扎着要起身,但好在叶蓁很快就站稳了,轻轻扬了扬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将盒子中的依昙花递给雷赫。在场的,也只有他知道如何用依昙花救农樱了。“我知道,明天就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农樱,现在,你要好好休息!”雷赫满脸担忧地看着叶蓁,开口和她保证道。“好”叶蓁颔首,轻笑一声。克鲁斯赶忙带着叶蓁去休息,她这个样子看得人十分酸涩和心疼。莱格紧跟上去,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好好保护叶蓁才是。脑袋刚刚沾到枕头,叶蓁就陷入沉睡中,灵气枯竭,精神力都有些疲惫。在入睡的那一刻,叶蓁心中在想,以后为了预防葫芦空间再生变故,她要将一些必需品放在司缪留下的银戒中,否则再遇到这种事情,就不会这般幸运了。莱格站在门口看着叶蓁,缓缓摇头。饕餮大陆时,厨神无叶仙尊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付出这么多?华夏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能让这般凉薄清淡的人都多了些人气。翌日。叶蓁刚刚睁开眼,入目的就是农樱瘦弱的小脸,不过相比昨日,她的眼神却明亮多了,看到叶蓁醒过来,几乎要喜极而泣。“叶姐姐,你终于醒了!”农樱眼圈通红,语气哽咽。她昨天在服用了雷赫用依昙花熬成的药汤后,就精神了很多,顾不上休息,就赶忙凑到叶蓁身边,生怕她出了什么问题,那她真的万死都难辞其咎了。“你没事了?”叶蓁看着农樱,语气稍轻。“嗯,我没事了,叶姐姐不用担心,要紧的还是你的身体!”农樱连连摇头,看着叶蓁时,眼神中满是担忧。叶蓁脸上露出浅笑,掀开被子下了床,脑袋还有些晕眩,灵气缓慢恢复着,虽然依旧没有复原,但和昨天的头重脚轻相比却已经好了很多。“叶姐姐,要不然你再歇会儿吧?”农樱上前扶着叶蓁,语气十分担心,好似叶蓁是纸糊的一般。“我没事”叶蓁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出了屋子。日落西山,看样子,她从昨晚一直睡到了下午。庭院中,莱格,雷赫和茱莉亚正凑在一起议论着什么。“神妃?你没事了?!”率先看到叶蓁的是莱格,他赶忙起身上下打量着叶蓁,见她好了很多,心头总算是松了口气,他真怕叶蓁在他面前出了什么事。“你们在说什么?”叶蓁摇了摇头,坐在了椅子上,问道。“光明神殿的事,如今血族除了devil算是没什么能和天使一族比拼的力量了,即便多了我,恐怕也只是制约奥古拉多,至于天使一族其他强者,单枪匹马的,血族根本不是对手,这件事不能草率,还需从长计议”说起正事,莱格面色微凝,严肃地分析着事实。一旁的雷赫和茱莉亚面色都有些萎靡,血族没出事时光明神殿就已经是他们仰望的存在了,到了如今,就更难对付了,这就是大象和蜉蝣的区别。“这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此次血族覆灭,狼族还馋了一脚,如果我们对光明神殿动手,狼族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事情只会更加艰难”雷赫叹了口气,又吐出这样一个雪上加霜的消息。这样一来,即便莱格和devil联手,也无法撼动光明神殿。狼族族长的实力是能够和奥古拉多相媲美的存在,不仅是他,狼王的妻子狼后的实力也不遑多让,要知道,有这样的强者在,一个就足以改变局面。“狼族?”叶蓁黛米轻佻,狼族会插手光明神殿和血族的事是情理之中。狼族素来和血族不和睦,若不乘着这个时机分一杯羹才是愚蠢。“有狼族在,对付光明神殿的难度越发大了”雷赫面色凝重,眼中有些苦涩之意。“明天我们就离开,回y国去”叶蓁垂着眸子,深思片刻后,淡淡说道。“不行,叶姐姐,你身体还没好,灵气也没恢复,就这么兴冲冲地回去太危险了,光明神殿做事太过野蛮,若不调整好,恐怕要吃亏”一听叶蓁的话,农樱率先开口反驳了。当初博古勒家族覆灭时,她亲眼所见,怎么能让叶姐姐轻易回去?“是啊神妃,你昨日的行为让修为折损,这样回去太危险了”莱格也出声反对,在他这里,任何事情都比不得叶蓁的安全,纵然和解救郎翼相比,叶蓁的安危也要放在首位,否则他无颜回去见王。“回到y国,我会带着奥古拉多给的信物去光明神殿,以我的实力,纵然全盛时期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件事需要智取,而非蛮力,更何况,灵气复原不在一朝一夕,难道就把时间都放在此地?郎翼的事,刻不容缓”叶蓁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她有感觉,葫芦空间很快就会恢复,这样一来也算是有了一条退路。话落,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了。如叶蓁所言,要恢复灵气只能徐徐图之,只要葫芦空间打开,她大可以做一些灵食用于恢复,这倒不是什么大事。最重要的还是郎翼,如今天使一族势大,难保西格莉不会膨胀,从而对郎翼做出什么事,这些事情环环相扣,一个微末的细节都可能改变结果。“若不然我陪神妃一起进光明神殿吧”莱格皱眉想了想,面色担忧地说道。他还是不放心,而且神妃的真容也是一个定时炸弹,以奥古拉多的性情,一旦她暴露,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不,你去找始祖,里应外合”叶蓁抬眸,意有所指地说道。她进入光明神殿,可以顺便在内部下手,若有什么消息也可以传信给莱格,这样一来,事情也会简单很多,但莱格是万万不能和她一起去光明神殿的,否则奥古拉多一定会借机邀请莱格一同对付血族。对于如今风雨飘摇的血族而言,那绝对是雪上加霜的噩梦。更何况,有莱格和始祖一同联手,摧毁光明神殿才是可能完成之事。“神妃,万事小心”听完叶蓁的话,莱格沉默了好半晌,才语气沉重地说道。他明白,叶蓁决定的事很难更改,这个时候,他除了赞同和支持,别无他法,不过他同样清楚,叶蓁拥有很多手段,事情并非到了十分悲惨的地步。而且奥古拉多若忌惮他,就不会对叶蓁下手。“好”叶蓁颔首,轻声应了。她不会用自己的安危开玩笑,为了司缪,她也会小心行事。“叶姐姐,那我怎么办啊?”农樱眨着眼睛,满脸期待地看着叶蓁,她好想跟着她一起去光明神殿,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否则叶蓁一个人,她真的很不放心。可惜,她心中的期待注定是要被打破的。“你留在戈壁滩,依拉尔知道一个金矿的位置,就交给你了”叶蓁转眸,唇角勾起浅笑,顺手拍了拍农樱的脑袋。距离纪元之争已经越来越近,金矿这种东西或许在未来某个时间会很有用,最重要的是,农樱实力不高,去光明神殿就是冒险之举。“啊?”听到叶蓁的话,农樱哀嚎一声。为什么别人都要去大战,她却要在这里挖矿?“茱莉亚,你也留在这里帮农樱,不需要和我们一起回去了”雷赫笑了笑,转头看向茱莉亚,说道。茱莉亚虽然是他的侍女,但两人感情情同姐弟,再加上现在博古勒家族覆灭,两人可以说是相依为命,这种为家族复仇的行为是男人要做的。“可”闻言,茱莉亚皱眉,满脸不乐意。她也是博古勒家族的一份子,怎么能在这般危及的情况下苟且偷生呢。“这是命令!”雷赫抿唇,厉喝一声。话落,茱莉亚垂下眼帘,不在多说什么。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夜幕渐浓。“姐姐,你们准备好了吗?”依拉尔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探着脑袋看向叶蓁房间。“好了,走吧”叶蓁点了点头,带着农樱和茱莉亚向外走去。今晚,一行人要去探测一番依拉尔发现的金矿。据依拉尔所言,金矿的位置还是当初那条黑红色的巨蟒发现的,她也曾去确定过,那里的确有一条连绵不绝的金矿,占地面积极广。出了院子,莱格,雷赫和克鲁斯都已经等着了。由克鲁斯抱着依拉尔,一行人匆匆离开了塔特村。戈壁滩的居民晚上都习惯早睡,所以他们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出了村子没多久,夜色中,一道流光急速掠来,依拉尔眼睛一亮,从克鲁斯怀中跳了下来,向前跑了几步,一把抱住那流光。原来,那是一条身形庞大的黑红色巨蟒!这条蛇,正是当初被始祖差点杀死,并且发现了金矿的家伙。“姐姐,走吧,它会带我们去的”黑红巨蟒蜿蜒而去,依拉尔回头对着叶蓁招了招手,然后跳进克鲁斯怀中。夜晚的戈壁滩凉风呼啸,让叶蓁有些意外的是克鲁斯。初见时,这个高壮的男人就给人一种唯唯诺诺傻乎乎的感觉,不是个有心机有主见的人,可今晚算是刷新了她对克鲁斯的印象。他们都不是普通人,所以迎着冷风也速度不减。克鲁斯却不同,他只是个普通人,相比拥有透视和招蛇两项技能的依拉尔都不如,可就是这样,他竟然抱着依拉尔都能轻松跟上他们的脚步!看样子,克鲁斯若非天生神力,就是有些特殊技能只是他并没有发现罢了。不知走了多久,黑红巨蟒发出“嘶嘶嘶”的声响。“姐姐,就在前面了!”原本昏昏欲睡的依拉尔精神一振,声音极为激动地说道。很快,叶蓁等人就到了目的地。那是个古怪的坟墓形状的山丘,和戈壁滩中的普通山丘没什么区别,哪怕用探测金矿的方法检测,都瞧不出这下面会是另外一番光景。“依拉尔,你确定下面是金矿?”雷赫首先发出了质疑,博古勒家族也拥有金矿,他曾亲自去看过,和眼前这片地形可没有半分相似之处,不像是能产生金矿的地质。“你们跟我来”依拉尔嘟了嘟嘴,似乎不满雷赫的质疑。她身形瘦小,很快就翻过重重草木,到达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口。叶蓁站在洞口边向下看,黑黝黝一片,使用轮回之眼才能看清下面的情况。洞口下是一条幽深的通道,她能察觉到空气中细微的金属性,依拉尔并没有开玩笑,这地方的确藏着一条黄金矿脉。“神妃,我先下去!”莱格上前拦住了叶蓁,旋即就一跃而下。“下面安全!”没多久,莱格的声音就从下方传来。叶蓁长睫微动,轻飘飘地飞掠下去。之后众人纷纷跟上,雷赫抱着依拉尔,克鲁斯这个普通人也没有露出丝毫惧色,很快,所有人都消失在地表,只有风拂过草叶的声音。有莱格在前方引路,明亮的光辉闪烁。通道很长,越走越宽。“神妃,的确是金矿”莱格看着前方石块上的金色,确认了这一消息。雷赫上前一步,触摸着石头上金色,点了点头。“是金矿,只是看样子并非依拉尔一个人发现了这地方”雷赫转头看看四周,虽然还没有建造什么掘金设备,但能有这么长的人工通道,可见是同样有人发现了这地方,他们还是慢了一步。“这是依拉尔发现的”听到雷赫的话,窝在他怀中的依拉尔不乐意了。叶蓁轻笑,这小丫头倒是半点亏都不愿意吃,和以前那个沉默寡言的样子宛若天壤之别,看着依拉尔,叶蓁只觉得她和农樱极像。初见时,都是一副冷漠警惕的样子,之后就都露出了本性。“既然被人发现,为何不动手?”茱莉亚有些诧异地问道。这金矿看样子不小,是一笔泼天财富,怎么没见有人在这里看守或者挖掘?话落,气氛冷凝了几分。是啊,面对这么大的矿脉,别说普通人,就算是奇异种族都不得不心动。“进去瞧瞧”叶蓁眯了眯眸子,打破了寂静,率先向深处走去。闻言,众人纷纷跟上。“这里的金矿纯度很高”越往深处走,雷赫脸上神色越严肃,他看着这金光璀璨的通道,声音凝重。这种突如其来的财富,一定会让人心动,可这种种迹象都表明,发现此处的人似乎遗弃了这里,这是什么道理?“叶蓁,还是小心一点,这地方怕是不简单”虽然不清楚原因,但雷赫还是认真提醒了一声。“好”叶蓁颔首,其实不用雷赫说,她也察觉到一些怪异之处,比如空气中的星辰之力,按理说,星辰之力是位面外的力量,神秘莫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神妃,你也发现了?”站在叶蓁身后,莱格皱眉,语气颇有些古怪地问道。“嗯,星辰之力”叶蓁冰白的唇瓣紧抿,轻轻点了点头。“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星辰之力?”莱格也十分不解,可惜在这种地方他的木属性之力根本探测不出金矿范围。“你们不要向前了,农樱,茱莉亚,你们和克鲁斯依拉尔留下”察觉到前方越来越浓郁的星辰之力,叶蓁回眸,语气不容置疑。“叶姐姐放心”农樱也知道有突发情况,重重点了点头。随后,叶蓁,莱格和雷赫三人继续前行。“快看!矿脉发生异变,竟然衍生出了钻石矿!矿中矿,在金矿之中出现钻石矿,这种现象还真是怪异,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又走了许久,雷赫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摸着冰冰凉凉的钻石,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却怎么都想不通这个道理。叶蓁没有停留,继续向前。金矿和钻石矿现在的意义已经及不上星辰之力,她十分好奇,这种神秘之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莱格和叶蓁所想一样,都想探探这星辰之力的源头。看两人对这矿中矿不感兴趣,雷赫讪讪的笑了,也不敢多做停留,刚忙跟上他们的脚步。倏然,一道巨大的动静响起!叶蓁眸子微凛,手中光芒一闪,清风弓出现在手中。此时,发出动静的大东西也呼啸而至!叶蓁眼神微冷,将清风弓丢了出去,盘旋在半空的清风带着凌厉的风劲,如一道暗器般,直接刺入大东西的身上,一股凄厉的嘶鸣响起!“是星空兽!”莱格瞳孔一缩,大喝一声,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他来不及多想,手中藤蔓爆射而出,直接将所谓的星空兽团团包裹。可惜,一向无往不利的藤蔓竟然缓缓消融,而被裹在其中的星空兽双目赤红地看着三人,突然发出一道和先前不同的鸣叫。“是召唤!糟了!”叶蓁抿唇,黛眉蹙起,伸手一招,清风弓就再度回到她手中,只是其上却沾染了些许蔚蓝色的血液,血液中的星辰之力颇为浓郁。看来,她又在不经意间,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