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十八章 叶蓁的死,司缪的世界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盯着星空兽闪烁着仇视的目光,雷赫面色剧变!这庞然大物显然是有智慧的生物,可是地底矿脉中怎么会有这种生物存在,完全是不合理的,再联想刚刚的矿中矿,雷赫只觉得脑袋都大了一圈。“星空兽,生活在位面空隙之中妖兽,以星辰之力为食”叶蓁清透的眸子紧紧盯着那星空兽,声音紧绷地给雷赫解释了一句。她没有说的是,她这也是第一次见到星空兽。位面和位面之间缝隙极大,在偌大的星空中,星辰弱小得如同一颗石子,而星空中充满了空间风暴,在这种巨大灾难下,纵然实力强大都是无用的。就像偷偷跟随司缪来到华夏的郎翼和莱格,他们在饕餮大陆时,实力已经算是顶尖,最起码比身为仙尊的她来说还要强上一线,可面对空间风暴,依旧无计可施,最终分散,全都修为尽失,成为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在面对空间风暴时,唯有一种生物可以免疫抗衡,那就是星空兽。面前的星空兽身形庞大,宽敞的通道因为它的到来显得十分逼仄,这种生物长得倒是极其漂亮威武,和古籍上所诉的一模一样。星空兽是禽类,羽毛是神秘的黑色,细长的脖颈,金色的喙,头顶上长着三根色彩鲜丽的翎羽,尾部的羽毛自然垂落,足有它半个身体长短,身体纤细,叫声嘹亮,通体闪烁着银色的闪电,在妖兽中算是“美人”了。“神妃!我猜测这处矿脉中隐藏着一个虚空洞!”莱格一掌拍晕剧烈挣扎的星空兽,面色严峻地说道。闻言,叶蓁看向莱格,她的猜测和莱格一致。星空兽生活在位面沟壑之中,绝不会出现在任何一片大陆上,如今这样,必然是矿脉出现了虚空洞,若真是如此,那事情就难办了。虚空洞,通俗一些说就是这片大陆破了一个口子。每一片大陆都有一种名为“壁”的东西存在,也就是空间屏障,壁保护着大陆不受空间风暴肆虐,同样阻碍外大陆侵略者的到来,十分坚韧。壁随着时间推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得薄弱,也就是纪元之争到来时。这个世界的纪元之争的确已经临近了,但壁怎么可能薄弱到破碎?司缪当初离开时,就是用强大的实力在壁上撕裂了一个口子,而壁拥有着星辰中逆天的修复功能,待司缪离开后,就逐渐复原,重新守护着这片大陆。不过司缪这种行为不是谁都可以的,所以暂且不提。壁破碎,对位面损害很大。且不说空间风暴,就是纪元之争时,岂不是给妖魔一族省了很多力气?“虚空洞必须封闭”叶蓁眸子微动,说道。“哪有那么容易?”莱格叹了口气,星辰之力拥有强大的修复作用,壁既然破碎了却没有复合,说明非常严重,以人为之力修复壁,完全是不可能的事。“不管能不能,都要试试”叶蓁摇了摇头,语气清淡。雷赫在一旁有些听不懂两人的对话,但也知道事态非常严重。“总觉得每次和你在一起,都会碰上些古怪之事”雷赫转头看向叶蓁,不禁苦笑着调侃了一句。他们不过是来查看金矿的,可是却意外得知了一个足以威胁到整个大陆的东西,这种几率只怕比彗星撞火星还来的艰难。“走吧”叶蓁无语反驳,连她自己都是这么觉得。不过现在情况紧急,不是说笑的时候,刚刚那星空兽传了信出去,只怕今天这事不是这么容易解决的,免不得要有一场恶战。星空兽喜群居,每一个族群都拥有族长,实力堪比史诗级妖兽。“我走在前面”莱格快步挡在叶蓁面前,语气坚定。叶蓁现在实力不强,再加上昨天灵气损耗过大,若是碰上突如其来的麻烦,根本就闪躲不开,事实上,他更希望她不要上前。说话间,莱格就拖着晕过去的星空兽向最里面走去。金矿后面碎石遍地,还有浅显的脚印,看样子发现这处矿脉的走到了这里,但是成了星空兽的玩具,或许被丢入位面缝隙之中了。“果然是虚空洞”看着黑黝黝,足有两人高的大洞,莱格和叶蓁皆心头一沉。透过黑洞,可以看到闪烁着细小光芒的星辰,一旦跌落,那就是万劫不复。“虽然不大,但难以修补”莱格上下打量了几眼,旋即才一字一句,颇为艰难地说道。虚空洞边缘非常黯淡,星辰之力稀薄,已经无力再修复,不仅如此,随着耗损增大,这个虚空洞会越来越大,最终整片大陆的壁都将消散。这个消息如重锤一般,让叶蓁心情都沉重了几分。“如果不能补上,会有什么事?”雷赫面色惊诧地看着虚空洞,这种东西他是第一次见到。“空间风暴肆虐,大陆破碎,坠落虚空”叶蓁抿唇,声音极轻,却带着淡淡的沉凝。每一片大陆在虚空中都等同于一颗星辰,星辰坠落之事时有发生。“嘶——”闻言,雷赫倒抽一口凉气,他想出声反驳,却也知道叶蓁根本不是那种会夸大其词的人,可想而知,最后的结果的确如此。“这个世界拥有那么多生命”雷赫喃喃自语,有些难以接受。所以说,有时候无知是福。“唳——”倏然,一道尖锐的嘶鸣之声响彻!莱格瞳孔一缩,将藤蔓缠绕的星空兽堵在了虚空洞前。那一瞬间,叶蓁也看到了,虚空洞外,伸展着庞大羽翼的星空兽,相比莱格手上这一只,就是大象和蝼蚁的区别,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不过维持了片刻,莱格手中的星空兽就被一只庞大的爪子带走了。“唳——”虚空洞外的星空兽又嘶鸣一声,将爪子上吊着的星空兽扔给一旁的伴侣,旋即就怒发冲冠地伸展着爪子,想要将莱格拖出去。不过还好虚空洞很小,大型星空兽一时间倒是无计可施。“现在怎么办?!”雷赫面色苍白,没想到这种生物如此残暴。“不能离开,必须想办法把虚空洞暂时封印!”叶蓁摇了摇头,黛眉紧蹙,声音冷若寒冰。“怎么封?”雷赫一愣,苦笑着问道。刚刚莱格已经说了,这虚空洞虽然不大,但想要将其补上,十分艰难,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这样一来,哪里还有什么办法?叶蓁银牙紧咬唇瓣,在场人的实力都不足以修补壁。如果葫芦空间开启着,她倒是可以尝试用神石来补,毕竟它们原本的作用是补天,连天都能补,那更遑论是壁了。可惜,空间封锁,神石根本取不出来。一时间,三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无计可施。就在此时,一道黑色宛若绳索的东西带着凌厉之势,极速穿透而来!“嗖——”叶蓁瞳孔一缩,那黑色绳索有目的性似的,直冲莱格天灵盖而去!“莱格小心!”她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好在莱格实力强大,颇有些困难地闪躲过去。史诗级的星空兽,纵然莱格都不是对手,只能逃避。“快跑!”雷赫惊叫一声,赶忙向着外面狂奔而去。莱格和叶蓁也跟了上去,蓦地,又一条绳索小心翼翼地蜿蜒而至!叶蓁眸子微瞥,就看到绳索即将穿透莱格的后心,当即面色一变!她灵气一震,将莱格向前退出数百米,旋即面色一厉,掌心一翻,一把通体森寒的匕首出现在手中,这是司缪留下的银戒中的东西。匕首一挥,带起阵阵煞气,一看就不是凡品。黑色绳索被煞气逼退了几步,但随手却更加疯狂,它倒是放弃了莱格,转而对付起叶蓁了,看那凌厉而满含杀意的摆动,就知道这东西是星空兽的。“神妃!”莱格被叶蓁推走,转眸时面色大变!他只来得及看到叶蓁被黑色绳索穿透肩胛骨,旋即就被其带着消失在矿洞之中,莱格眸色一怔,然后状若疯狂般飞掠过去,虚空洞外,星空兽和叶蓁的身影已经变了一个小黑点,在位面裂缝中,没人能追的到星空兽。“神妃!”莱格绿色的眸子中满含悲痛,他站在虚空洞前就要一跃而出。“莱格!叶蓁救了你的命,不是让你随意挥霍的!”雷赫紧紧拽着莱格,眼圈通红,声音极为响亮。他就算再无知,也知道被那凶残妖兽带走不会有活命的机会,叶蓁已经这样了,莱格怎么能再出事,他不能看着莱格发疯!“你跟我走!”雷赫拖着莱格,迅速离开了虚空洞。虽然那星空兽已经离开了,那谁知道会不会有新的生物出现,这里太危险了,他们不是救世神,该躲避的时候还是要躲避,否则白白搭上性命!莱格满脸悲痛,他没想到叶蓁会为了救他而放弃生的机会。那星空兽的目标是他,叶蓁如果想逃一定会逃得掉,可是,为什么会这样?雷赫也浑身悲伤,这段时间他经历了那么多事,如今还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丢了性命,没人能体会他的感受。待两人回去,农樱等人已经望眼欲穿了。“叶姐姐呢?叶姐姐去哪儿了?!”农樱没看到叶蓁,霎时心脏一跳,脸色煞白地大声问道。“快走!先离开这里!”雷赫给了茱莉亚一个眼色,后者意会,一掌打晕了往里冲的农樱,一行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地离开了矿脉。看着身后巨大的通道,雷赫眼神虽然悲伤,但他明白自己要做什么。铁拳击打在矿壁上,一时间山摇地动,原本就脆弱的矿脉哪里经得起血族这般动作,只听“轰隆隆”的巨响,矿脉坍塌!站在黑洞前,下方已经被埋住了。“我们走!”雷赫最后转头看了一眼,拖着莱格,众人乘着黎明的光快速往回奔跑。小小年纪的依拉尔也察觉到了不对,趴伏在克鲁斯怀中,清澈的竖瞳直直望着身后矿脉的方向,她有些不解,为什么姐姐不见了?回到塔特村,天色已经大亮了。村民们看着行色匆匆的几人,想要问些什么,但众人哪有心情去理会他们,回到克鲁斯的屋子后,就“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阻隔了外界的探视。“少主,怎么回事?叶大人去哪儿了?”将晕过去的农樱安置好,茱莉亚满脸焦虑地问道。闻言,雷赫闭了闭眼,却没有说话。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叶蓁不见了的事,这种东西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担忧,毕竟虚空洞的事情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莱格呆怔地立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看着他的样子,雷赫一时间也有些心酸。“你振作一点,叶蓁如果看到你这个样子,怕是要后悔救你了”他上前,轻轻拍了拍莱格的肩膀,安慰道。他虽然在某一刻也暗恨为什么被带走的是叶蓁,而不是莱格,可他明白,后者心中的悲伤比他更甚,这种时候,也没道理埋怨谁。莱格依旧沉默不语,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明白,叶蓁被星空兽带走,以她的六品且灵气枯竭的实力,很难活下来,他要怎么面对王?这种事又怎么能说得出口?莱格心头巨震,他很怕,怕司缪知道叶蓁身死的事。“你别忘了,光明神殿还有人等着你救”见莱格依旧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雷赫皱眉,下了一记重锤。闻言,莱格眼睛果然动了动。是啊,他不能就这样颓废下去,郎翼还没救出来。“按照原计划,今天离开戈壁滩”莱格张了张嘴,声音干涩,没有了往日的温和随性。“好”雷赫点了点头,但神色却也低落至极。少了一个人,还能按照原计划吗?*叶蓁只觉得肩胛骨剧痛,眼前一花,随着烈烈冷风飘荡在半空中。她努力保持清醒,清美的脸颊白色近乎透明,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不能昏睡过去,一旦晕过去,她将必死无疑。睁大眼睛,看着四周星星点点的神秘星空,叶蓁苦笑。看样子,她是被星空兽带出了大陆,来到了位面沟壑之中。抬眸看看,原来洞穿她肩胛骨的东西是星空兽尾部一根灵活的羽毛,而非什么绳索,她就如同战利品般被悬挂在这根柔软的尾羽上。她不能死,她若是死了,司缪会伤心。这一刻,叶蓁脑海中竟然只浮现了一道清华潋滟的身影。“虚无神!”叶蓁唇瓣紧抿,忍受着剧痛,手指轻轻摩挲银戒,低声自语。葫芦空间紧锁,到了现在,她已经没了别的办法。话落,一道璀璨而耀眼的银光自她纤细的指间闪烁而出,霎时,一道源自荒古的气息弥漫,星空兽俱震,竟直接甩开了叶蓁!“唔”叶蓁痛呼一声,落在了冰凉的鳞片上。虚空中,一道庞大的银色身影浮现,它透露狰狞,身侧有数丈宽广的羽翼!它轻柔地将叶蓁送到头颅最稳妥的地方,大嘴张着,冰冷地盯着面前的三只星空兽,两大一小,而原本庞大的星空兽在它面前,却显得十分稚嫩。叶蓁垂眸看了看肩胛骨上潺潺的血液,伸出指尖在其上点了几下,想要制止血液蔓延,可惜,星空兽尾羽中也蕴含星辰之力,这种外来能量放在人体中并无法修复,反而带着无法承受的破损之力。叶蓁黛眉紧蹙,瞳眸中有苦涩一闪而逝。难道,她注定要死在这茫茫虚空之中?要问她是否后悔救下莱格,叶蓁却是肯定的回答,她并不后悔。莱格不仅是她的好友,还是司缪的好友,她不可能看着他被星空兽斩杀,只是她也没想到,星空兽会放弃莱格,从而选择拿她开刀。这边叶蓁正思考着自救之法,那边星空兽已经和虚无神战在了一起。星空兽虽然恐惧于虚无神周身弥漫的荒古之气,但并不退缩,它是一支星空兽族群的王者,拥有史诗级的力量,怎么可能不占而退?最重要的是,它察觉到面前的庞然大物有种后继无力之感。叶蓁垂眸看着,这种实力的星空兽已经拥有了不逊色人类的灵智,虚无神虽然是妖兽至尊,但眼下这也仅是精血所化,且其中的力量也即将耗尽。星空兽即便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只要不硬碰硬,消耗尽了虚无神的力量,那叶蓁就是板上鱼肉,再逃脱不了被灭杀的结局。“走!”叶蓁想了想,喝道。与其在这里和星空兽耗费时间,倒不如另寻出路。闻言,虚无神果然放弃了和星空兽之间毫无意义的追逐之战,如流光般划过。星空兽扇动羽翼,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跟上去。它虽然速度极快可以和那神秘巨兽周旋,但冥冥中还是有惧怕藏在心中,反正已经报了一箭之仇,倒不如就这么算了。更何况,在这茫茫虚空中,除了星空兽根本没人能活着离开。叶蓁回眸,见星空兽没有穷追不舍,不禁松了口气。她看着一望无际的虚空,再看看一颗颗大小不一的星辰,只能苦笑。星空兽速度极快,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远离了华夏,她倒是知道华夏是一颗蓝色星球,可放眼望去,蓝色星球也不在少数,她要如何抉择?“就近找一颗星辰”叶蓁身体有些发寒,这种寒意连肩胛骨上的疼痛都有些麻木起来,她趴伏在虚无神的脑袋上,有气无力地轻轻拍了拍它的鳞片,小声说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已经没力气再去费心寻找华夏了。虚无神的力量很快就会耗尽,她必须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路。可即便是这个决定,都带着无可未知的可怕结果,毕竟每个大陆都有壁的存在,她实在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被就近大陆的壁排斥。一般而言,没人能穿透大陆之壁,但也有特殊情况。比方说,这个人是天道宠儿,或者拥有极大福缘,浓厚的功德值,此类人不会被壁排斥,反而会受到更多的保护。可惜,上天好像在和叶蓁开玩笑,就这丁点希望都被打破了。虚无神没飞多久,就被一群星空兽拦住了。准确的说,是被星空兽上坐着的丑陋妖魔拦住了。没错,周围零零散散的星空兽脊背上,都坐着相貌丑陋且身形巨大的域外妖魔,这些妖魔肆意邪笑地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硕大的眼睛都直直盯着虚无神。“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见过?!”“谁知道呢,这么大的东西,带回去说不准还能得到魔神的奖励!”“哈哈哈,还是我们运气好,第一次尝试出域就碰上了好东西!”“”这些域外妖魔看着虚无神,指指点点地大声议论着。叶蓁身体无力,眼眸半阖,却也能听到它们的话,魔语,她听得懂。“不要管这些东西,冲出去”叶蓁面色白皙透明,连细小的青筋都看得见,她眼睛微闭,从嘴中轻轻吐出这句话,她没那么多时间浪费,虚无神就快要消散了。听到命令,虚无神巨大的尾巴一摆,直接不要命般冲出了圈子!“喝!魔王大人,那东西脑袋上好像有个女人!”虚无神一动,就有眼尖的妖魔看到了叶蓁。闻言,被称为魔王的妖魔眯了眯眼,目光直射向虚无神的狰狞的头颅上,果然在那蜿蜒的银角之间看到了一抹纤细的身影。她看上去十分虚弱地趴伏着,黑裙贴在身上,展露出柔软的身姿,长发飘飘,一眼看上小一团,有气无力的模样倒是让人有些心疼。“呵,追上去!”魔王邪笑着咧了咧嘴,手臂一挥,妖魔们欢呼着驱逐着星空兽追了上去!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叶蓁蹙眉,她摸了摸肩头的血窟窿,血液染红了虚无神银白色的鳞片,缓缓起身,她斜靠在虚无神的巨角上。长发被风吹的飘荡起来,苍白透明的小脸,好像下一秒就要消散般。看着身后追逐的妖魔,叶蓁眸子动了动,有些费力地抬起手臂,震动间,清风弓出现在手中,这样的动作使得伤口中的星辰之力运转得更快了。她一手持着弓,一手去拉弦,可刚刚成型的气箭却在下一秒就散开了。叶蓁眼神微怔,旋即紧抿冰白的唇瓣,极力运转体内为数不多的灵气,气箭再次成型,这一次看上去坚固了不少!“嗖——”气箭飞射而去,带着一串彩色的尾巴!紧追在其身后的魔王眸子一眯,有些意外地看着那暴射而来的气箭,突然爆喝一声,长枪一甩,就想将气箭挥开!可惜,那气箭竟然直接穿透了枪尖,直冲他心脏而来!魔王大惊,身形一动就飞身而起,落在了旁边的星空兽上。但气箭却像是有了自己的灵智,竟然拐着弯似的直冲他而来!“死!”魔王瞪大铜铃般的巨眼,怒喝一声,一把扯过身后的妖魔下属挡在了自己面前,霎时,那妖魔爆成了一团血雾,彩色的气箭带着余波划过魔王的脸,腐蚀掉了他的皮肤,旋即才不甘地缓缓消散在虚空中。叶蓁拿着清风弓的手无力垂落,只要拖延了妖魔的速度,她才会有生的希望。妖魔并非愚笨的种族,竟然能收服星空兽,这种能力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拥有了这种力量,它们再想侵略旁的大陆,简直易如反掌!“咳咳”叶蓁轻咳几声,嘴角溢出了鲜血。星辰之力破坏了她的五脏六腑,她恐怕活不了多久了。身后的域外妖魔已经重振旗鼓,而且加快了速度,那来势汹汹的模样颇为凶煞,叶蓁神色淡淡,没有担忧也没有害怕。她没想到,最后竟然会在这里送命。这般想着,叶蓁垂下眸子,长睫眨动,手指轻轻摩挲着银戒,眼中光彩逐渐黯淡,她还记得上次和司缪分别时说的话。下一次,换我来找你吧?到时,我想和你结同心契。“司缪,同心契”叶蓁张了张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她清透的眸子在这一刻,仿佛透过虚空,看到了饕餮大陆,看到了那个清华卓绝,潋滟无双的男人,他是她感情的救赎,温柔的寄托。清透的眸子缓缓闭上,嘴角的浅笑如依旧留存。*无边无际的浩瀚星空中。一条银白色的巨物正遨游在其中,它爪子上系着一条金色的绳索,绳索的另一端则是一颗绿意茵茵的星辰,它速度不快不慢,极其小心。若身后的星辰与旁的星辰撞到一起,两者都会坠落。银白巨物自然是司缪,当日,他和海龙王相战,结果自然是赢了。随后深海之渊中的龙气被他吞噬殆尽,这样一来,他的实力不仅恢复巅峰层次还更上一层楼,蓄积着庞大力量的他自然带着饕餮大陆逐渐靠近华夏。他有些归心似箭,思念如潮水般翻涌着。不知走了多久,司缪兽形顿住,玉色的眸子微怔,尾巴一甩,如呆了一般。他蜷缩着尾巴,眼瞳中闪过些许疼痛。刚刚一瞬间,他觉得心脏剧痛,有些难以忍受。他身形一闪,化作人形,潋滟绝美的容颜上有些茫然,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那里还隐隐抽搐,这种感觉太过陌生。“王?怎么回事?”绳索另一头有金光呼啸而至,一袭金甲的暮湮看着沉默不语的司缪,有些不明所以,他不明白为何司缪会突然停下。蓦地,司缪抬起眸子,玉色的眼中有血光汇聚!“卿卿”他轻声呢喃了一句,瞬间挣断手腕上的金锁,如流光般消失在虚空中。暮湮满脸骇然,他从未见过司缪这般疯狂的模样。茫茫虚空中,留下道道银色的虚影。飞驰的司缪神情极端恐怖,绝美的容颜此刻满是癫狂之色,玉色的眼瞳弥漫着血光,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路途中碰到星空兽,司缪没有半分停顿,直接将其撞成血雾!他速度不减,循着心头点点熟悉的魂力向着一个方向疯狂掠去。*在叶蓁闭上眼睛那一刻,虚无神顿了顿,加快了速度。可惜,时间是不够用的。虚无神眸子中满是黯然,却也只能缓缓消散在半空中。失去了承载的虚无神,叶蓁缓缓坠落虚空。此时,穷追不舍的域外妖魔也来到了这里,魔王阴沉着一张脸,驱使着星空兽上前驮住了不断坠落的叶蓁。待驮着叶蓁的星空兽回到魔王身边,他才看清了叶蓁的脸。那是一张极为清美的容颜,长睫如振翅欲飞的蝶,肌肤细致如美瓷,只可惜苍白到近乎透明,冰白的唇瓣虽然失去了血色,却依旧美得惊人,嘴角的血液蜿蜒而下,白的皮肤,红的血液,相互映衬,带给人一种视觉上的震撼。“魔王大人!这是人族!长得还真是漂亮!”妖魔们簇拥在魔王身边,纷纷打量着叶蓁,所有妖魔眼神皆是一亮,眼神中满是垂涎之色,嘴角还有可疑的液体流出,看上去令人生厌。“混账,都给本王滚!”魔王从叶蓁的容色中回神,看着周围蠢蠢欲动的下属,不禁厉喝一声!闻言,妖魔们赶忙逃到一边。妖魔可没有什么浓烈的同族情谊,稍有不慎就可能丢了性命,美人是漂亮,但耐不住觊觎的人太多,他们饱饱眼福就行!魔王看着叶蓁,眼神中露出可惜之色。这种模样的女人,他带回去只能献给炽焰魔神,可惜了。“魔王大人,这人类是不是死了?”此时,充当军师的妖魔狐疑地瞧了瞧叶蓁,有些疑虑地说道。“什么?死了?!”闻言,魔王虎躯一震,刚忙上前探了探叶蓁的鼻息,果然已经没了生机。“娘的!好不容易找到个好东西,竟然还死了!”魔王顿时脸色一黑,满脸晦气地瞪大了眼。他还指望这女人献给炽焰魔神后记上一功呢,没想到最后居然这么倒霉,死了的人除了煮了吃,根本没有任何用处。“算了算了,扔了!”魔王挥了挥手,声音不悦。他虽然是妖魔,但也有怜香惜玉之心,这种美人若是被低等妖魔煮熟了吃岂不是太可惜了?倒不如死在虚空中,也好过成为族人的口中食物。听了魔王的吩咐,驮着叶蓁的星空兽羽翼一抖,就将她掀飞出去。长发飞舞,黑裙猎猎,端的是风华绝代。“这么漂亮的女人,真是可惜了”魔王摇了摇头,目光却舍不得从逐渐坠落的叶蓁身上挪开。就在此时,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席卷而来,让他汗毛直立!魔王惊惧至极,抬眼时只看到一道银白流光,在虚空划过一道光线,冲着他们这个方向飞来!转眼间,那身影已经近前!这个时候,魔王才看清楚,原来是个男人,一个清华绝艳的男人。他没有理会诸多妖魔,小心翼翼地接住叶蓁的身体,脸上满是柔色,仿佛怀中的是什么稀世珍宝一般,玉色的眸子紧紧盯着叶蓁的脸。苍白如纸,几近透明。他垂眸,就看到银白的衣袍上刺目的血色。叶蓁肩胛骨上的血窟窿让司缪血液逆流,浑身发冷。他就那么坐在虚空之中,怀中紧紧抱着叶蓁,手臂微抖得抚摸着叶蓁的伤口,银光闪烁,血窟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司缪脸色也有些白,他在恐惧。看着浑身鲜血,了无生气的叶蓁,司缪浑身冰冷。在数百万年的时光里,第一次有了眼圈发烫的感觉。湿咸的液体缓缓落下,坠落在叶蓁的眼脸上,就像是她落下的泪一样,可惜,她没有睁开眸子,就那么静静躺着,生机尽失。“卿卿,你看我一眼”司缪伸手摸着叶蓁的脸,声音发颤。他紧紧抱着她,颈间青筋显露,玉色的眸子中满是惧色,有低沉的呜咽声响起,此刻的司缪,如同失去伴侣的孤狼,周身尽是苍凉。这一刻,没有高高在上的缥缈神尊,没有可和真神媲美的神祇,只有一个神色癫狂而恐惧的男人,他在怕,怕怀中的女人真的一睡不醒。“卿卿,我来了,你睁开眼看看我?嗯?乖听话好不好?”司缪颤抖着手抚摸着叶蓁的眼帘,他多想再看看那双宁静若泉,清冷淡漠的眼睛,他不过就是离开了一段时间,再见怎么会变成这样?周围的域外妖魔们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个突然而至的男人是怎么回事。虚空中,有人可以踏空飞行?魔王吞了吞口水,他满眼警惕,这个男人,绝不简单!可看着司缪的模样,纵然生性残虐的妖魔都有些酸涩。就在此时,司缪抬眸,目光平静地看向诸多域外妖魔。“是你们”他抱着叶蓁起身,声音淡漠。“不不是!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已经这样了!”魔王赶忙摆摆手,明明对方是很平静的目光,可他就是感到万分恐惧,这种恐惧深入骨髓,通体发寒,让他浑身都惊恐地抖动起来。闻言,司缪垂眸看了看叶蓁的脸,玉眸中有疯狂之色闪烁。他要救她,他的卿卿怎么可以死?“你们,都该死”从虚无神精血传回来的画面中,司缪眼神宛若看死人般看向一群妖魔。而叶蓁临死时轻声呢喃的五个字,让他心头剧痛,喉咙里涌上一股腥甜。卿卿,我会救你,你绝不会有事,绝不会“快走!”魔王惊呼一声,然而下一刻,却已经化作虚无。所有追逐叶蓁的妖魔通通死绝,连带着他们座下被驯化的星空兽。“卿卿,我带你走”司缪嘴角有金红的血迹溢出,他垂眸,眼神极其温柔。怀抱叶蓁,司缪银袍一掀,将其紧紧裹在自己怀中,转眼便消失在虚空中。画面一转,司缪已经站在了一片荒芜的土地上。他神情淡漠,只有垂眸看向叶蓁时,才有温柔之色闪烁。这是一片满含死气的世界,没有丁点绿意。巨大的空地上,有着许许多多身形庞大的尸体,有魔族,鬼族,人族,妖族,精灵族,地精族,矮人族,等等等等,叫人目不暇接。而最耀眼的当属那凌空摆尾的巨兽,身形庞大,每一块银色的鳞片都有一座山丘般大小,狰狞的巨角比之司缪原型还要大上几倍,这是一条已经死去的虚无神,可即便是死,它气息也万古不朽,硕大的眸子直视苍穹,有凌天之意!这里是一片古战场,任何消失的远古种族在这里都能看到。这是第一次,司缪带着叶蓁来到了本属于他的世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