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九十四章 神殿大乱,郎翼的自由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就在叶蓁和莱格离开后不久,一道被黑袍遮掩的身影出现在光明神殿上空,他气息狂暴,手中的黑色镰刀中释放着满满的杀气。黑袍下,一张邪气而妖冶的脸出现在空气中,正是始祖devil。若是叶蓁在此,就能看出始祖的不同。他以往只是脾性邪气,可如今周身却是邪性,脸上绘制着黑色的骷髅头,唇瓣血红,嘴角还有沾染着血迹的牙齿,眼神格外冰冷而陌生。他这个样子倒不像是始祖,而像是披着始祖皮囊的魔鬼。黑色的巫力席卷而出,在光明神殿上空形成一道黑色的屏障。原本满脸平静吃着牛排的奥古拉多,眸子中闪过一抹亮光,他丢掉手中的刀叉,缓缓起身,“光明神杖”出现在手中。下首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抬头看着突然暗下来的天空,有些不明所以。“父亲,母亲,这是?”卡尔惊讶极了,他能感应到,这并非自然现象。狼王和狼后对视一眼,也站了起来,将卡尔挡在身后。“是血族,看样子,恶魔始祖沉寂了这么多天,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狼王双手背在身后,声音肃穆而冷静,但眉宇间也有些担忧之色。虽然他早就知道恶魔始祖不会善罢甘休,但没想到他会选择在今天动手,毕竟光明神殿中有这么多人,在数量上就足以碾压他一个人。身为始祖,他不是蠢货,所以,他敢单枪匹马前来,一定是有依仗的。“始祖?!”闻言,卡尔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恶魔始祖的威名可不算小,再加上他曾亲眼见过其人,这一次,彼此是不死不休的敌人,狼族和光明神殿合作,也一定惹恼了他。小家族们在始祖威压下瑟瑟发抖,女人更是尖叫个不停。西格莉来到始祖身边,眼中有些惊惧之色。奥古拉多之神在莱亚雨林没有解决掉的最大祸害,最终还是来了。灭掉血族不算什么,会让光明神殿元气大伤的,就是她妹妹生下的这个孩子,虽然霍现在已经算不得她真正的外甥,但身体却是真的,没错。“devil,我以为你要当缩头乌龟,永远都不出现了”奥古拉多权杖一挥,就升到半空中,将黑气逼退!光明笼罩进来,让众人心情骤然一松。奥古拉多直直盯着一团黑气最浓郁的地方,声音虽然平静,但垂在身侧的手却握成了拳,他心情有激动,又兴奋,也有一丝若有若无的不安。他已经筹备好了一切,就等他落网了。想到自己准备好的东西,奥古拉多将心头的不安给抛了出去。“奥古拉多”黑雾中飘出邪性而冰冷的声音,叫人浑身不舒服。奥古拉多也愣了愣,脸色难看地皱起了眉,这个声音虽然依旧是devil的,但给人的感觉却不同了,哪怕上个世纪,最为冷酷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devil消失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devil,你今天是自投罗网”奥古拉多脸色阴沉,面泛狠色,冷冷地说道。话落,他扬起手中的权杖,口中呢喃几声,一抹肉眼可见的光晕挥散出去,将整个光明神殿,连带始祖都通通笼罩在其中。霎时,光明神殿就如铜墙铁壁一般,一只蚂蚁都跑不出去。小种族们纷纷尖叫起来,恶魔始祖和奥古拉多之神的恩怨,他们这些小人物可半点都不想牵扯起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你们,都撤离这里”狼后回头,对着身后的族人,严肃地开口说道。“卡尔,你带着他们!千万不要到这里来!”狼王也对身侧的卡尔开口了,这种情况下,实力低微的人还是尽早撤离为妙,否则一点余波都可能会伤及无辜。在场的,除了他们夫妻两个,根本没人有办法。“哈哈哈哈,自投罗网?奥古拉多,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始祖看着奥古拉多,半晌后仰头大笑。笑罢,他才抬眸看着奥古拉多,黑沉沉的眼中满是冷嗤和讥讽。这么多年了,奥古拉多还是这个样子,伪装成这个样子,蒙蔽世人的眼睛,到了现在,他在他这个“老朋友”面前,也依然如此。看着这样的奥古拉多,始祖很想问一句,这么多年了,他难道不累吗?“哼,我自然看得起自己”奥古拉多却不在意始祖的冷讽,反而轻飘飘地应承了一声。从得到光明之神的眷顾后,他的人生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那时,他就下定决心,这一辈子,要做人上人,凌驾在所有人之上!虽然中途死亡不是他心中所想,但残魂苏醒,终于还是让他等到了这一天。只要将眼前这个碍眼的男人除掉,他奥古拉多就是唯一的神,任何人都无法比拟,他喜欢哪个女人,就可以得到哪个女人,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般想着,奥古拉多心中就忍不住升起一抹激荡!“你屠灭我族之人,夺我母,杀我姐,这些仇恨,不可能消除,今日,我就要用你的人头,来祭奠我恶魔一族千千万万的族人!”始祖语气淡漠,嘴角却勾着一抹笑,看上去颇为怪异。“哼,简直是笑话!当年是你母亲投怀送抱,并非我肆意生事,至于你姐姐,我不爱她,但为了给你颜面,一直没有将她休弃,可你呢?就像一条疯狗!若非你从中阻挠,我光明神殿早就屹立在全世界之巅!”提起这些往事,奥古拉多亦是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回堵回去。当年的事,两族之间都有错,但就因为几个女人,造成那般局面,实在是可笑至极,想起这件事,他就感到无比愤恨。“你该死!”始祖满脸冰冷地抬起长镰,轻轻一挥,一道凌厉而锋锐的巫力就冲着奥古拉多面门而去,杀气肆意,没有一丝犹豫。“来得好!”奥古拉多大笑着喝了一声,将光明神杖挡在身前,全身爆发出一股光明之气,两方相撞,光明和黑暗之气各持一方,实力相当!狂暴的余波荡出,将一些来不及跑开,只顾得看热闹的人纷纷撞开!“你认为如何?”狼后仰头看着天际,皱着眉问道。她问的自然是奥古拉多和始祖,谁能赢,这样的结果也间接意味着他们狼族的结局,一旦前者胜,那一切好说,只是他们狼族往后难免要卑躬屈膝一些;一旦后者胜,那狼族恐怕就逃不过灭族的结局了。两者相较,狼后当然是希望奥古拉多能够胜利的。“这”狼王也皱着眉,看着半空中死拼在一起的两人,面有犹豫之色,半晌后才缓缓摇头,眼神中有些不确定,以他的眼力,竟看不出半点端倪。恶魔始祖周身冷酷,尽是杀气,霸道至极,但他巫力似乎源源不断,满脸轻松地应对着奥古拉多的光明之力,好像没有一丁点为难。而奥古拉多脸色也尽是自然,仿佛很有信心。听狼王这样说,狼后脸色也凝重起来。半空,始祖和奥古拉多难分难舍地战在一起。在外人看来这很正常,且震撼人心,但当事人心中却不是这么想的。奥古拉多喉结滚动,一双眼睛有些猩红,盯着始祖的眼神有些变幻莫测,但阴沉之色却最为浓郁,他没想到,从莱亚雨林回来,不过短短几天时间,始祖的实力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往,devil刚刚苏醒,在实力上还是要差他一筹的。可今天的战斗却让他心神惧裂,因为devil的实力竟然隐隐比他强上不少!“奥古拉多,是否感到不安了?”看着奥古拉多的模样,始祖不甚在意地笑了笑。“你!为什么会这样?!”奥古拉多额头青筋暴起,握着光明神杖的手都紧了紧。他实在想不通,到了他们这个地步,想要更进一步太难太难,像devil这种疯狂暴涨成这样的实力,的确有些太可怕了些。“难道你忘记,当初的种子,是谁先找到的?”始祖声音很平静,说出的话却让奥古拉多神色巨变!他这一生,最不愿让人知道的就是这件事。他奥古拉多的辉煌,是devil赐予的,如果不是他当初将两颗种子分给他一颗,哪有现在的奥古拉多之神?“你果然还是给自己留了一线!”奥古拉多脸色沉的可怕,看着devil,恨不得扑上去将其咬死。“呵呵,奥古拉多,人都是在为自己筹谋的”始祖笑着摇了摇头,眼神冰冷,他顺势收了自己的巫力,将手中的镰刀直指苍穹之上,神色肃穆而严峻,脸上尽是邪恶之气。“以吾之寿,血祭,神,归位!”始祖话落,喷出一大口猩红的血液在镰刀之上,大声厉喝道!奥古拉多心神惧裂,浑身抖动,他想要上前打断始祖的动作,可却怎么也动弹不了,心中不知是惧怕,还是嫉妒。他自小就是被长辈喜爱的孩子,而devil则是调皮不受待见的那个。他明明样样都比他强,为什么在拥有了超然的实力后,天赋反而不如一个象征黑暗的恶魔?而且,不仅是天赋,还有际遇!很快,一道庞大的黑暗之光照了下来,笼罩在始祖身上。片刻后,始祖浑身一震,血色的瞳孔中逐渐失去感情。他身体僵硬,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一具没有感情的傀儡,紧紧盯着奥古拉多,有一种不死不休的冰冷,看的后者汗毛倒竖。“法阵!”奥古拉多神色大变,倏然大喝一声!话落,一座庞大的阵法在始祖脚下出现,带着散发光明的六芒星,纷杂繁复看得人眼花缭乱,看着阵法出现,奥古拉多松了口气。这座阵法是他以光明之力研究出来的,对于血族有很强的制约作用。看着阵法中,脸上满是冰冷的devil,奥古拉多有些恼怒。他没想到,准备了这么多,斩断了他的助力,最后才将其堪堪困住。以往他就曾猜测过,他是否隐瞒着当初找到种子的事,可惜,devil从来没有露出一点马脚,他也渐渐忘记了这事。人啊,果然都只会为自己着想。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的devil,他实在没信心法阵能不能将他灭杀。倏然,奥古拉多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垂眸,就看到大殿不远处站着的狼王和狼后。“狼王,狼后,来祝我一臂之力!devil一旦脱困,倒霉的可不止是光明神殿,狼族在覆灭血族的事情上,也是出了力的!”奥古拉多眯了眯眸子,声音冰冷而威胁地说道。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什么风度不风度了。谁知道召唤出恶魔之神附体的始祖,会有什么可怕的力量?听到奥古拉多的话,狼王和狼后眼中皆有恼怒之色,旋即两人对视一眼,皆重重点头,脚下用力,就飞掠至奥古拉多身边。虽然不喜他高高在上的威胁语气,但这个时候,容不得他们选择。西格莉嘴唇抖动地站在原地,不敢上前。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奥古拉多这一级别的战斗,果然不是她这个天使族长能够插手的,光是那余波,若是承受上去,她也没有好果子吃。没办法出力,只能盼望始祖和狼王狼后能够整气一些了。光明神殿,西格莉宫殿。勒克行色匆匆地奔进宫殿中,这个时候,侍从们都离开了。今天,可谓是光明神殿的大事,恶魔始祖来袭,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谁还有心情站岗,这里看守一个空荡荡的宫殿?当勒克气喘嘻嘻地跑到偏殿时,就看到窗前,神情严肃的郎翼。“外面出了什么事?”郎翼回头,语气凝重地问道。他能感觉到上空仿佛要撕裂空间的杀气,十分浓郁,不是说这什么光明神殿非常强大吗?今天这么一个重要的日子,怎么会被人挑衅地杀上门来?他知道今天的日子对光明神殿重要,是因为今天是他“出狱”,不,应该说是“离狱”的日子,他有机会到外面的地方去瞧瞧。他虽然自己在偏殿中设置了结界,但西格莉为了防止他逃跑,也用一些手段将整个房间控制起来,否则他早就离开了,哪里会等到现在?现在倒好了,他还没机会出去,就有仇敌打上门来了。虽然他有些担心被余波伤到,毕竟现在的他寸步难行。但看到光明神殿吃亏,郎翼还是非常高兴的,严格来说更像是幸灾乐祸。“今天光明神殿大办宴会,很多家族都来庆贺,没想到前段时间被光明神殿灭了的血族始祖竟然会来,这不,神王大人已经和对方打在一起了,也不知谁胜谁负,真是没想到,变故居然这么快就来了!”勒克神色满含忧虑,脸上尽是不知所措。如今光明神殿被神王用特殊方法罩住,根本没人能逃走,神殿大乱。“血族始祖?”郎翼眸子闪了闪,神王在勒克口中那么强大,这所谓的始祖应该也差不多。今天就是光明神殿最为混乱的时候,也是他逃走的好时机啊!“勒克!你去找西格莉,就说我突然重病,很快就要死了!”郎翼双目中精光闪烁,心中很快就有了主意。“啊?你病了?快死了?”勒克一惊,上下打量了郎翼一眼,却没看出什么不妥,脸色狐疑。“愚蠢的家伙!快点去!等我走了,就没人能和你争宠了!”郎翼伸腿,狠狠踹了几脚西格莉布下的阻隔。他虽然厌恶西格莉,但也清楚那女人现在对他还有几分所谓的“喜欢”,他现在必须要利用这一份“喜欢”,成功逃离这里!若是今日那始祖不能将光明神殿灭族,那就等他实力恢复之时,他一定会回来复仇的!堂堂神宗四大统帅之一,他郎翼何时受过这等屈辱?哈哈,今天果真是个好日子,机会难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