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章 昆仑山,再见玄机一脉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闻言,风戊晔嘴角微抽,脸上满是哭笑不得:“叶总,我还以为你这次回来会多待一段时间,这才刚刚待了几分钟,就又要离开,这甩手掌柜做的,也太舒畅了!”“我有事要做”叶蓁也无奈地耸了耸肩,她的事情很多很杂,从来到华夏后,好像就一直没有真正的休息过,待处理了虚空洞,她就要好好休息一番。京城,是个极好的地方。“好吧,我送叶总出去”听到她的话,风戊晔摇了摇头,心中也是有些心疼她的。叶蓁的年纪不大,但经历的事情却比他还要多。两人刚刚走出办公区,就迎面碰到了一个年轻的男人。看着那男人,叶蓁挑眉,没想到在雏莘集团还能碰上一个熟人。“叶叶蓁?”年轻男人看到叶蓁时,神色恍然,旋即有些羞愧地出声叫到。“嗯”叶蓁颔首,对面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那智商感人的陈凯旋。对于陈凯旋,叶蓁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故而也没有多做寒暄,点头应了一声后转身就走,她可没那么多时间用来浪费。本来还想顺道去一趟桥沅村和海城,不过看样子只能等到虚空洞之事后了。看着叶蓁纤细的背影,陈凯旋眸子有些恍惚。这个女人,曾经救过他很多次。“叶总,凯旋本来被陈总送出了国,不过后来到底忍不了骨肉分离之苦,又让他回来了,现在在兰城经营一家娱乐公司,也算小有规模!”虽然知道叶蓁对陈凯旋并不在意,但风戊晔还是习惯性地解释了一句。“兰城?”叶蓁眯了眯眸子,兰城这个地方,她有多久没有想起了。听到兰城这个地方,农樱也颇感兴趣地凑过来听,她也很好奇。“哈哈哈,是啊,当初叶总和我还都在兰城呢!凯旋在兰城的娱乐公司蒸蒸日上,好像是因为旗下有个潜力巨大的艺人,做的也是风生水起”风戊晔对陈凯旋公司的事情了解也不多,只是随意解释了一句。叶蓁点了点头,也不在意,离开公司后就径直去了机场。风戊晔看着叶蓁离开的背影缓缓摇头,还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坐在出租车上,叶蓁一个电话打给了冷玉蓉。“喂?蓁蓁?孩子?是你吗?”那边几乎是立刻接起了电话,那头传来冷玉蓉试探而欣喜的问话。“嗯,妈,是我”叶蓁眸子微怔,冷玉蓉的欢喜和激动,她能听出来。等叶蓁挂断电话,出租车已经到了机场。她握着手机,面色有些莫测。那头关心的问话一句接着一句,她却不觉得烦闷,反而心头微热,她就像是永远守候着她一般,这就是有母亲有家人的感觉?“叶姐姐,你没事吧?”农樱眨了眨眼,关心地问了一句。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关机,进了机场。有亲人关心爱护的感觉的确和以往单枪匹马闯荡不同,或许,她是应该细心经营这种来之不易的感情,人活一生,也不能太过孤寂。如今的她,有了司缪,还有了家人,这很好。叶蓁虽然已经坐上了前往昆仑的航班,但她回到仰光市的消息却像是插了翅膀一样传得到处都是,一时间,雏莘集团人流不断。第一个到达的是安凛,刚刚踏进雏莘集团,桃花眼就忍不住左右乱瞟。出来迎接的风戊晔脸上满是苦笑,却只能在下一刻挂起笑脸。“安总,是哪股风把您给吹来了?”风戊晔笑着寒暄,并有太过热络,也没有太过冷淡。他知道叶蓁和安凛也算是朋友,而且后者对前者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不然安氏财团不可能在生意上如此照顾雏莘集团。“别废话,叶蓁呢?她回来怎么都没告诉我?”安凛面色忿忿,桃花眼中尽是委屈。当初离开的时候毫不留恋,回来了居然也不通知他,两人难道不是朋友吗?“呵呵,叶总只在集团待了几分钟就离开了,说是有事要做,现在应该已经上飞机了,过段时间安总可以打个电话问问,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了”风戊晔摇了摇头,脸上满是真诚,他也不知道叶蓁去哪儿了。闻言,安凛的面色瞬间就垮了下来。叶蓁回来仰光市,他虽然算不上最后一个知道的,但也是和大家一起知道的,一点都体现不出自己的特别,这么算起来,这朋友当得也太憋屈了!既然叶蓁已经离开了,安凛自然不会多待,又愤然离开了。风戊晔缓缓松了口气,能送走安凛这尊大佛也不容易。从叶蓁离开后的几个月里,安凛可没少到雏莘集团来,美名其曰是“做客”,但眼不瞎的人都知道,他是来打听叶蓁消息的。仰光市又因为叶蓁的归来,风起云涌了一番。*昆仑山,又称昆仑虚,华国第一神山,万祖之山。昆仑山在华国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古人称昆仑山为华国的“龙脉之祖”。古代神话认为昆仑山中居住着“西王母”,人头豹身,由两只青鸟侍奉。“主人,这里就是昆仑山?”斯蒂娜仰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山,语气中满是惊叹。她是y国人,刚刚来到华国就成了卢玉的傀儡,自然没有见识过这种颇为壮大的名山大川,这种地方在国外是很少见的。“昆仑山,名不虚传”叶蓁颔首,仅是站在山脚下,就能感受到一股奇异的能量。难怪玄机一脉会占据这个地方,果然得天独厚!“走吧叶姐姐,我知道玄机一脉的族地在什么地方”农樱抬眸看了看,若有所思地说道。她是神农一脉,对同为隐世家族的玄机一脉有一定的感应,而且他们占卜之强,说不准她和叶蓁刚刚踏入昆仑山时,就被机漓机瞳察觉到了。“好”叶蓁颔首,跟上了农樱的脚步。一行三人不知走了多久,就来到了一片灵气浓郁之地。这里是一处山谷,绝壁相对,怪岩嶙峋,谷顶平坦,谷底幽深,形势极为险峻,站在谷顶俯身鸟瞰,但见湍流不息的河水,在深邃险峻的幽谷中急湍喧泻,喷涌咆哮,不断地激起层层雪白的浪花,发出阵阵犹如雷鸣般的轰鸣。“玄机一脉就在这里”农樱也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她也没去过。“走吧,下去”叶蓁眯了眯眸子,脚尖轻点,就从谷顶一跃而下。农樱和斯蒂娜亦然,三人翩然若飞,很快就到达了谷底。叶蓁刚刚站稳,就听到河水中传来的细微声响。她挑眉,只见湍流的河水中,一个个硕大的气泡涌现而出,其中竟然包裹着人,为首的叶蓁也不陌生,正是机漓,他身侧则站着满脸喜色的机瞳。“没想到玄机一脉的通道竟然在河中!”农樱惊呼一声,啧啧作响地叹了一声。难怪玄机一脉如此神秘,隐藏在河水之中的通道,若非偶然,谁能察觉?气泡接触了岸边就通通破碎开来,玄机一脉的人也纷纷站在了叶蓁面前。“叶道友,农樱,你们终于来了,哈哈哈!”机瞳快步走上来,脸上神色极其高兴。“恭候多时了”机漓也上前,神情温和,用灰蒙蒙的眸子看着叶蓁,轻声道。“叨扰了”叶蓁颔首,客气地回应一声。玄机一脉与世无争,如果不是当初在神农一脉发生的那些事,恐怕不会如此迎接她,不过好在这一次的事会简单很多。“哈哈哈,这一次终于轮到我做东道主了!”机瞳可不在意叶蓁和机漓之间客气的问话,得意地仰着下巴对农樱说道。“哼,既然如此,还不多准备点儿吃的给我!”农樱挑眉,淡哼一声,毫不客气地说道。“好了,有什么话等进了玄机一脉再说,现在,随我一起走吧?”机漓看向叶蓁和农樱,眉眼含笑般说道。待众人走到河岸边,机漓伸手一挥,就倏然出现几个硕大的气泡,气泡一侧留着个入口,机漓带着叶蓁等人进了其中一个,前来迎接的弟子们才纷纷进去。等众人都进去,气泡才逐渐聚拢,然后缓缓坠落到河中。农樱和斯蒂娜都没见过这种手段,不禁好奇地左顾右盼。而叶蓁则神色淡淡,对此并不感兴趣。河水潺潺,偶尔还有鱼儿游过,从岸边看,河水清澈,没想到竟然这么深,气泡一直坠落到底部,叶蓁才看到一个青色的传送阵。“欢迎来到玄机族地”气泡进入传送阵,缓缓消散,叶蓁也踩在了地面上。机漓轻笑,温和地说了一句。“呼,这里就是玄机一脉?!”农樱惊诧地感慨了一句,似乎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机瞳挑了挑眉,嘻嘻哈哈地跳到农樱身边,得意问道。叶蓁听着两人的对话,抬眸看向玄机一脉,美眸中也有些许诧异。如果说神农一脉是灵气浓郁的宝山,伏羲一脉是清新典雅的琼楼,那玄机一脉就是神秘莫测的冰城。入目的尽是冰封的城池,天空还飘散着悠悠扬扬的雪花。空地上还有雪雕和冰花,一眼望去,就像是来到了一个冰的世界。外界还是春暖花开,玄机一脉内就成了冰雪之城。“请吧”等叶蓁收回目光,机漓才轻声说道。叶蓁点了点头,跟在机漓身后,向着冰雪城池走去。看守的门卫见到机漓,也没有询问陌生人的身份,恭敬地打开了门,放一行人进去,机漓和机瞳是玄机一脉嫡系,前者还是未来脉主,自然不必探查。进了城池,街道上都是身着普通的人。“这些都是玄机一脉的裔民,不具备占卜能力”见叶蓁三人的视线被这些人吸引,机漓温声解释了一句。“裔民?”叶蓁挑眉,她在神农一脉和伏羲一脉可没有见过这类人。“玄机一脉在修炼上没有什么天赋,但占卜一道却还算深厚,故而保存了不少族人血脉,不过这些普通裔民寿命有限”机漓声音平淡,但叶蓁却能听出其中的苦涩。纵然玄机一脉通晓天机,却也对族人的寿命毫无挽回之力。随着这个沉重的话题,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一座高山前。“玄机一脉就在上面,走吧”话落,机漓就带着叶蓁三人向高山上行去。万里冰封的雪山,偶尔有硕大的鸟类呼啸而过,清脆的嘶鸣不绝于耳,冷风拂过,雪花飘飘,这里倒是极好的一处清修之地。玄机一脉超然物外,在这里驻扎千万年,再合适不过。高山顶端,一个偌大的玉宇琼楼出现在视线中。楼门大开,门口站着些许熟悉的面孔。“叶姑娘,我们又见面了”或许是出于对叶蓁拯救了隐世家族和华国的感激,脉主机斛站在最前方,面色慈和,语气轻柔地说道。当初的事纵然过了几个月,依旧历历在目。眼前的小姑娘,年纪虽然不大,但日后必然腾飞九天,她是贵人。玄机一脉与其交好,在纪元之争中,一定能占据一隅安全之地。“脉主,打扰了”叶蓁垂眸,声音客气而恭敬。面对玄机一脉的脉主,她是个小辈,这是应有的礼节。“呵呵,你的来意我已经明了,随老夫来吧”机斛乐呵呵地笑了一声,带着叶蓁向楼宇之中走去。一行人赶忙跟上,农樱和斯蒂娜都不知道叶蓁此次到玄机一脉的目的。大殿最上首,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他须发皆白,面容和蔼,一双苍老却不显浑浊的眸子正温和地注视着踏进殿内的叶蓁。“这位想必就是机铭老祖,叶蓁有礼了”一步步走过去,叶蓁察觉上首之人周身浓烈的星辰之气,不禁行了一礼。星辰之力不可能在人体中存在,玄机一脉算是唯一的异数,他们一族占卜需要和星辰沟通,星辰之力是不可避免的东西。而叶蓁如今已经成为了星辰之体,可以随意操控星辰之力。严格算起来,她对星辰之力的控制比玄机一脉的人还要厉害。“呵呵,叶小友”机铭起身,面色慈祥地对着叶蓁招了招手。见此,叶蓁唇瓣微抿,也没有犹豫,面色沉静地上前去。农樱本想阻拦,但看着她的神色,最后还是没有说话。“坐”机铭将叶蓁迎到一旁的位置上,态度极为客气。看到他这个模样,下首包括机斛机漓在内的所有玄机一脉族人都有些诧异。老祖机铭很少会在族中出现,可今日突然打开了紧闭的房门,说玄机一脉将有贵客降临,让所有人都前去迎接,只是没想到来人是叶蓁。以机铭的辈分,他完全不用对一个小姑娘这么客气。“机铭老祖,我此来是想寻玄机一脉为我占卜四大神石烈焰石的下落”叶蓁想了想,没有拐弯抹角,直白地说出了此行的目的。虚空洞的事不能太过拖拉,司缪留下的空间封锁只有三个月,她必须要在三个月内集齐四大神石,将虚空洞补上。闻言,机铭依旧满脸慈祥地看着叶蓁,没有开口。“老祖有所不知,四大神石关乎这个世界的安危”见他不说话,叶蓁蹙眉,不禁语气微重地说了一句。“叶小友,你可知自己的命格?”倏然,机铭开口了,他语气十分平静。“命格?机铭老祖,我只想知道烈焰石的下落,至于命格一说,我并不是非常相信,我的命运一直飘忽不定,未来如何,我不想知道”叶蓁缓缓摇头,语气淡漠。她这一生,从未过得平静过。命格一说,玄之又玄,她并不想知道。她修炼的是淡之道,做任何事都全凭心意而为,若是知晓自己的命格,或许会有许许多多的责任接踵而至,机铭老祖话中的意思她能察觉到一点。有些事,不是她能做到的。命格所承受的使命她不想知道,这一生,她只想跟在司缪身边,陪他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为他分担他的责任,其它之事,她没有半点兴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