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章 凤后之命,贵不可言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听到叶蓁的话,机铭老祖微愣,旋即脸上的笑意越深。“请老祖告知我烈焰石的下落,叶蓁感激不尽”看着机铭老祖脸上的笑容,叶蓁神色未变,她起身,半弯着腰,声音清淡。“烈焰石,心之所向,修者联盟”见叶蓁的确没有兴趣知道自己的命格,机铭老祖笑着摇了摇头,他起身缓缓向大殿外走去,温和而慈祥的声音透过他的背影传了过来。“修者联盟?!”叶蓁语气微诧,神色莫名。她没想到烈焰石竟然会在修者联盟,看样子,应该是有主之物。思及此,叶蓁抿唇,有主之物最是难得,三个月之内,她要怎么讨回这最后一颗神石?而且她还不清楚烈焰石到底在谁的手中。沉默了半晌,叶蓁才走下台阶。“叶姐姐”农樱脸上有些为难之色,她也听到了机铭老祖的话,修者联盟中的人虽然都有些愚笨,且实力现在都及不上叶蓁,但也是一方势力,怎能轻易招惹?“走”叶蓁抬起眸子,眼神清亮而冷漠。不管烈焰石在谁的手上,她都要将其换过来,修者联盟,她也的确应该去瞧瞧了,这其中还牵扯着另外一只玉葫芦。“现在就走?”农樱微愣,诧异的问话脱口而出。“嗯”叶蓁颔首,时间紧迫,她已经没心思在这里游山玩水了。听到她的话,机漓抿了抿唇,最后什么都没说,不过机瞳却忍不住了。“我说,你们这刚刚才到我的地盘来,我还没招待你们就要走了?怎么也要在这里待两天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下次再见又不知到什么时候了!”机瞳满脸哀怨地望着叶蓁,他可就这么两个朋友。本以为这一次能好好招待叶蓁和农樱一番,没想到这刚来就要走。“抱歉,有些重要的事需要办”叶蓁虽然嘴上说着抱歉,但眼神却清透,丝毫没有歉意的意思。“好吧好吧,我送你们”看着叶蓁那双清澈的眸子,机瞳的反驳全都卡在了喉咙里,一时间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只能悲哀地叹了口气,垂着脑袋说道。“我先走了,这一次麻烦你们了”叶蓁回眸看向机漓,轻声道谢后,转身向外走去。她也着实没想到,烈焰石的下落是轻易得到了,但想要将其拿到手,却变得分外艰难,看样子,她要先到仰光市的文庄拍卖行去一趟了。花婆婆和修者联盟关系匪浅,有她在,事情也会好办很多。听到叶蓁的话,机漓唇角含着浅笑,灰蒙蒙的眸子弯了弯,缓缓摇头。“漓儿,随我去”看着叶蓁和农樱离开,机斛脉主转身看向机漓,说道。“是”机漓淡淡地点了点头,跟在机斛身后,向着机铭老祖离开的方向走去。两人步履不快不慢,却很快就到达了机铭老祖的住处。“进来吧”不待两人敲门,门内就传来了机铭老祖慈和的声音,他似乎早就知道机斛和机漓会来似的,声音平静,颇有一种高人风范。两人走进房内,就看到正门对面,坐在小几一侧的机铭老祖。他神情含笑,好像叶蓁方才的拒绝他根本就不在意。“老祖”机斛上前,带着机漓一起行了一礼。“坐吧”机铭笑着摇了摇头,随意伸手,示意两个人坐下。“老祖,叶蓁”机斛想了想,开口想要询问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叶蓁命格,是否有什么问题?”机漓抬头,灰蒙蒙的眸子中一片宁静。有关命格的占卜,玄机一脉是不会沾染的,只是没想到机铭老祖会为叶蓁的命格而占卜,如此说来,必然是有一些问题的。“天生凤后之命,贵不可言,大陆劫难,有她可解”机铭老祖眸子透过窗子看向远方,声音轻柔而慈和,就像是梵音一般。他话音刚落,机斛手中的杯盏就倒在了桌子上。凤后之命,这种命格可谓亿万年不出。“凤后大陆劫难若是无她呢?”机漓口中呢喃了两个字,这才抬头,认真望着机铭老祖,问道。大陆命运不应该牵绊在一个人身上,若是她出了意外呢?“呵呵”机铭老祖轻笑一声,却是垂下眸子抿着杯盏中的茶水,没有再说什么。*被机瞳送出玄机族地,农樱才侧过头看向叶蓁。“叶姐姐,你说机铭老祖那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好端端要牵扯你的命格?玄机一脉素来不沾染命格,寿元之事,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农樱心头直跳,她总觉得机铭老祖的话有些悬念。“先回仰光市,然后你留下,我一个人去京城”叶蓁眸色深邃,没有直接回应农樱,而是转了话题。京城恐怕远比兰城,海城和仰光市要复杂很多,那里权势滔天,一些修者手段她也没办法随意使用,说不准要过上一段普通人的生活了。农樱性情并不适合在那种地方生活,倒不如留在仰光市,还自在些。“好吧,那我在仰光市办古玩,顺便去桥沅村把刚子那几个家伙接过来”农樱有些不满地嘀咕了一声,旋即想到古玩行的事,又热火朝天起来,既然不能去京城,那她就着手办古玩行好了,这件事也拖了许久了。“随你”叶蓁颔首,倒没有什么意见。航班又从昆仑回到了仰光市。刚刚下了飞机,叶蓁和农樱就分道扬镳了,前者去文庄拍卖行,后者则回雏莘集团和风戊晔商量古玩行的事,这种生意的事可不能马虎。废弃别墅群。叶蓁站在此处看着颇为熟悉的地方,脸上神色也有些奇异。她的事情总是那么多,很少有时间可以重新回到这些地方。本以为从y国回来后可以好好休息,却没想到反而更忙碌了。叶蓁穿过柔软的水墙,又看到了巨大的拱门,以及门上的“风云城”三个大字,只不过街道两侧却冷冷清清,偶尔还飘着落叶,格外凄凉。“出事了?”叶蓁蹙眉,轻声呢喃了一句。按理说文庄拍卖行在这里拥有着极高的地位,不可能有旁人来挑衅的。来不及多想,叶蓁翩然而起,迅速向文庄拍卖行而去。一靠近,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扑鼻而来!文庄拍卖行的大门虚掩着,门口还洒落着一些未干的血液。叶蓁手一翻,紧握着清风弓,推门走了进去。刚刚踏进一步,一把锋锐的匕首就直接向着她的脖颈刺了过来,带着疯狂且冰冷的杀气,好似不死不休一般。叶蓁神色未动,手臂微抬,用清风弓挡住了匕首。只听“铿”的一声,对方手中的匕首尖端就猛然断去。看着对方被逼退,叶蓁这才抬眸,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没想到这拿着匕首要杀了她的还是个熟人,一袭干练的练功服,容色妩媚,眉眼冰冷的女人。当初她第一次在文庄拍卖行参加拍卖会时的金牌拍卖师,蓝影。此刻的蓝影丝毫没有以往的妖娆妩媚,只有冷冰冰的疯狂之色。不过她的这种疯狂在看到叶蓁的脸颊时顿住了,旋即她脸上又哭又笑,却也没有再做出什么攻击叶蓁的手段,想来刚刚并非故意而为之。“出了什么事?”叶蓁看向乱七八糟,且到处是血液和尸体的拍卖会,眯了眯眸子,问道。“叶叶小姐,你快去看看少主吧!少主他”听到叶蓁的声音,蓝影才像是回过神来,眼神中满是哀伤,语气焦急。闻言,叶蓁蹙眉,看样子文庄拍卖行真的出了大事。“带路吧”虽然知道这里有问题,但叶蓁却不得不去,她需要找到花婆婆,可这里有花婆婆那样的高手在,文庄拍卖行怎么会出现这种事?“诶!好好!”听到叶蓁答应,蓝影高兴极了,她抹去脸上的血迹,匆匆向内院走去。内院叶蓁也曾来过,所以并不算陌生。蓝影径直把她带到了一个房间,房间中人不多,只有安凛和文景聿。不同的是,安凛坐在床边,文景聿躺在床上。听到开门声,安凛回头,一眼就看到了跟在蓝影身后走进来的叶蓁,不禁面色又喜又悲,他张了张嘴,却发现声音极其嘶哑。“你你怎么会来?”看到叶蓁出现在文庄拍卖行,安凛非常诧异。犹记得前两日他听闻她回来,还兴冲冲跑到雏莘集团去找,却没想到扑了个空,如今文庄拍卖行遭逢大劫,她却又来了。“文景聿怎么样”叶蓁看着躺在床上,出气多进气少的文景聿,蹙眉问道。她实在想不通,为何风光无两的文庄拍卖行会出现这种事,文景聿是剑道高手,按理说这般人物少有敌手,除非那些老怪物出手才能伤他至此才对。闻言,安凛眼神中满是悲伤,缓缓摇头。他不是没见过受重伤的人,文景聿这样,离死已经不远了。“让开”叶蓁上前,将安凛驱到一边,才挥手将莫娴从葫芦空间中放了出来。不用叶蓁吩咐,莫娴就上前捏住了文景聿的手腕,脸上神色很平静,像这种伤势,在上古时候直接用一粒药丸就能活蹦乱跳,相比空间里那个名为郎翼的家伙,他的伤只是小儿科,随便用点药就能好起来。“主人,上次我给你的回春丹给他服用一些就没有大碍了”莫娴说完,就被送回了葫芦空间。叶蓁手腕一翻,取出几粒当初去莱亚雨林时莫娴给的回春丹,递给安凛。“给他服下”叶蓁让到了一边,声音极淡地开口了。安凛看着掌心中几颗黑色的药丸,嘴角抽了抽,叶蓁以为这是在开玩笑不成?华夏哪里还有丹药这种东西?“不想让他死,就照我说的做”叶蓁看着安凛的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禁说道。她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待在这里,若不是为了问清楚事情,也不会费心去救文景聿,当初文庄拍卖行拍卖莱格的事她还记在心上呢。闻言,安凛看向床上昏迷不醒的文景聿,咬牙将丹药往他嘴里塞了进去。蓝影一直在旁边看着,她相信,叶蓁一定有办法救下文景聿。服下丹药后不久,床榻上的文景聿眼皮就动了动。“哎呀,醒了,少主醒了!”蓝影一直紧紧盯着文景聿,见此,不禁欢喜地大叫出声。安凛也松了口气,有些不可思议地回头去看叶蓁,原来她刚刚给的真的是电视上治病救人的丹药,而不是他所以为的巧克力球。许是听到蓝影的惊呼,文景聿缓缓睁开了眼睛。刚刚他脖颈连接左脸上的曼珠沙华仿佛失去了生机一样,直到此刻他醒过来,才多了些靓丽的色彩,看上去漂亮了许多。文景聿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站在床边,眉眼宁静的叶蓁。他喉结动了动,眼睛里满是吃惊,似乎是不敢相信一般。然而转瞬间他就挣扎着起了身,眸子左顾右盼,但闻到那扑鼻的血腥气时才知道,原来他重伤前发生的一幕幕都是真的。文景聿眼神渐渐黯淡下去,带着令人心碎的悲哀。见他如此,蓝影和安凛也垂下了眸,周身尽是痛苦。“出了什么事?”看着三人的神色,叶蓁问了第二遍。听到叶蓁的声音,文景聿抬头看她。“你怎么会来文庄拍卖行?”他有些诧异,毕竟叶蓁不在仰光市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他也从安凛口中得知过,怎么文庄拍卖行出了这么大的事后,第一个见到的却是她。闻言,叶蓁眯了眯眸子,眉宇间有些不耐。这句话她已经问过两次,不想再问第三次。安凛还是比较了解叶蓁的,当看到她脸上的不耐时,才整理了一下话语,将文庄拍卖行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声音中有冰冷,有恨意,也有苦涩。“你的意思是,是文景姝回来复仇的?”听完安凛的话,叶蓁才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原来,就在刚刚,原本已经死去的文景姝带着一些武技高强的忍者来了文庄拍卖行,将触目可及的人通通杀死,下手之狠辣,不留丝毫情面。花婆婆勃然大怒,却没想到文景姝有备而来,还带来了r国神隐。有神隐牵制花婆婆,r国忍者精锐几乎要将文庄拍卖行的人屠戮一空,索性之后花婆婆的好友,同为五圣人的螣蛇老人出现,才挽回了一些局面。不过文景姝却利用了从兰城带来的人质青荷,诱走了安青云。如今,花婆婆和螣蛇老人已经一同去追赶文景姝等人了。“没想到她当初竟然没有死,还被山藤家族给救走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安凛咬牙切齿,眼睛充血,他兄长和青荷也不知能否活着回来。“文庄拍卖行也是她的家,抚养她从小长大的地方,真不知文景姝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竟然轻易出卖家族,还险些害死了少主!”蓝影也同样愤怒,只要一想到文景聿差点因此而死,就恨不得手刃文景姝。叶蓁没有说话,眼神莫测。这一次文庄拍卖行可谓是元气大伤,不知花婆婆是否还愿意同她一起去京城修者联盟,这件事,恐怕是不好收场了。只是她也没想到,当初被她用风雨无归中的肃杀一招杀死的文景姝,居然会活着,还预谋着,徐徐图之,从而联合山藤家族将文庄拍卖行害至此地!“叶蓁,你此次可是有事?”文景聿沉默了半晌,才抬眸看向叶蓁,声音虽冰冷,但语气却温和地问道。当初邬魍山遭山藤家族觊觎,若非叶蓁,恐怕他们文庄拍卖行也拦不住,再加上之后内乱中的相助,算起来,她也算是文庄拍卖行的大恩人了。他深知,叶蓁不愿和文庄拍卖行牵扯上什么关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