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六章 诛杀神隐,大发神威【小剧场】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没想到,华国废物竟然也能找到这里来”矮小的黑袍男人张嘴,吐出的话颇为不屑,带着冷冰冰的歧意。他脱口而出的话是很蹩脚的华语,带着一种莫名的喜感。“你!”一听他的话,螣蛇老人的暴脾气就涌了上来。花婆婆皱眉,一把拉住了螣蛇老人的胳膊,不让他上前去。这矮小的神隐颇有些手段,可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上落入对方手中。“r国神隐,不过如此”叶蓁眸色淡漠,唇角勾着轻笑,似并不在意男人的讥讽一般。闻言,矮小男人一愣,将放在花婆婆和螣蛇老人身上的目光移到了叶蓁的身上,他知道花婆婆两人的强大,却感觉不出叶蓁的半点气息。看着叶蓁,矮小男人周身陡然升腾出一股警惕和不安。“叶蓁?!”待处理好安青云,文景姝就听到了这清冽而熟悉的声音,不禁失声尖叫。她浑身抖动如同筛糠一般,双目大睁,一脸看到鬼的表情。当初的文景姝就是被叶蓁“杀死”的,心中对她的恨意比对文景聿,安青云甚至青荷的更多,不过,这种恨意却伴随着浓烈入骨的惧怕。她怕叶蓁,怕再次死在她手中,那种感觉简直蚀骨难忘。“好了,动手吧”叶蓁长睫微微眨动,没有理会文景姝的话,轻声说道。话落,花婆婆和螣蛇老人就瞬间动身,不过,他们两人的目标都不是对面身披黑袍的神隐,而是周围不堪一击的普通忍者。忍者们碰上花婆婆和螣蛇老人,就是蚂蚁撼大树,升不起半点反抗之力。很快,周遭的忍者们就被屠戮了许多。这一面倒的屠杀让矮小的黑袍男人眯了眯眼,手中大刀一翻,就要上前。“你的对手是我”叶蓁踏空而起,轻飘飘落在了矮小黑袍男人面前。她声音很淡,很轻,却意外的让人不可忽视。“你是谁”看着叶蓁,矮小的黑袍男人身形顿了顿,帽檐下的脸色非常难看。就她露出的这一手,他就清楚,面前这个华国女人恐怕不是善茬。“要你命的人”叶蓁抬眸,手臂一震,一条雷鞭就出现在手中。自从出现了雷灵根,她运用起雷系术法时就越发纯属了,以往颇为疲惫与艰难的术法,此刻用起来却得心应手,仿佛与身俱来一般。矮小男人眼神一顿,听到叶蓁的话和她手中的动作,莫名打起了退堂鼓。他是r国山藤家族隐藏极深的神隐,若无大事,族中很少会动用他,这一次倒是颇为巧合地来了,只是没想到会碰上这种棘手的硬茬子。雷鞭呼啸,带起阵阵罡风,周边树木都被这风压弯了腰。矮小男人不敢小觑,手中大刀抬起,紧咬着牙想要挡下这一招,可惜,雷鞭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般,直接牢牢攀爬上大刀的刀刃!矮小男人大惊失色,拼尽全力也不能夺回大刀。不过他倒是决绝,在发现没能力夺回武器后,就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就刚刚叶蓁动手,他已经发现,自己的实力和对方宛若天壤之别,留在这里只是一个死,倒不如先行离开,日后再徐徐图之。至于他带来的这些人,死了便死了,山藤家族不缺这些人。“叶姑娘,不能放他离开!”螣蛇老人抽空回头,咬着牙喝了一声!他称呼叶蓁时已经从“丫头”,变成了客气的“叶姑娘”,看着矮小男人消失在原地,螣蛇老人颇为焦急,对方知道文庄拍卖行的进入之法,这太危险。“孩子那神隐!”花婆婆也面色微变,张了张嘴,想要乞求叶蓁帮忙,却又不知该怎么说。“放心”叶蓁点了点头,淡声说完,身形便如风般掠去。看着她离开,花婆婆和螣蛇老人对视一眼,他们实力比不上神隐,只能留在原地将这些忍者尽数诛杀,毫无办法之下只能期待叶蓁将那神隐带回。不过他们心中对叶蓁还是颇为信任的,只要她在,神隐应该逃不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救出安青云和青荷。这边花婆婆和螣蛇老人心绪不宁,那边叶蓁却格外淡然。她从空中快速掠过,倏然,眸子微动,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手中清风弓浮现而出,手指拉弦,一支璀璨的银色箭矢飞射而出!“——砰!”只听一声巨响,箭矢仿佛遇到了一层阻隔,却还是直接将其洞穿而去!“啊!”一道凄厉的痛呼响起,黑色的人影显露出来。叶蓁轻飘飘落在树上,眼神漠然地看着下方紧紧捂着肩头的矮小男人。他以为刚刚阵法被发现只是偶然吗?还在她眼皮子底下用这招,自以为能够逃脱得了她的探查,殊不知,在精神力探测下,阵法就像个明晃晃的靶子。银色的雷电箭矢直接刺入矮小男人的肩头,以致于留下一片焦黑。若非刚刚的阵法屏障延缓了冲击了,刚刚的箭矢恐怕就直接将其肩膀洞穿了。矮小男人头上的帽檐掀开,脸色煞白,嘴里吐出了一句叶蓁听不懂的r国语,不过看样子并非什么好话,应该是发泄的恼怒之语。叶蓁颇为闲适地看着对方骂骂咧咧的神情,神色淡漠。倏然,那矮小男人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慵懒倚靠着树干的叶蓁。“啊!”他厉喝一声,将一把明晃晃的小刀从手中掷出,那刀在空中飞旋,带着势不可挡的杀气,叶蓁眸子闪了闪,伸出指尖,轻易将其接住。这东西若是放在以前,她怕是会被直接刺穿心脏。不过现在,对她却是一星半点的威胁力都没有。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手段都派不上用场。看着叶蓁很轻松就接住了自己的杀手锏,矮小的黑袍男人面色瞬变,他来不及多想,又使用忍术消失在原地,此刻的他,恨不得爸妈多给生两条腿。“结束了”叶蓁摇了摇头,没有了继续下去的打算。她将手中的雷鞭扔了出去,对着某个方向急速追逐而去。人的速度怎么能和雷电相比?飞出去的雷鞭很快就将矮小男人团团裹住,还不断缩小钳制圈,恨不得直接勒死这男人一般,让其脸泛青紫,眼珠暴突,极其可怜。叶蓁从树上轻掠而下,眼瞳中含着一丝喜悦的情绪。这还是她晋级十品后真正的一次对战,这神隐在她手中没有半分反抗之力。轻轻握了握纤细的手,能感受到其中庞大的能量,这种感觉就恍若回到了饕餮大陆她还是无叶仙尊的时候,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叶蓁一把拉过雷鞭的一端,将矮小男人扯着向花婆婆那边走去。“等等!等一下!我有话要说!”矮小男人面露惊慌,张嘴大喝着,身形不断后移,不顾雷鞭将他身上勒出来的焦黑伤口,咬着牙,忍着痛,极力为自己争取着活的机会。他算是彻底了解了,眼前这个纤细的小姑娘很强,他根本不是她一合之敌!听着他的话,叶蓁却是不理,手中一用力,就将其拖走。“我是山藤家族神隐,我夫人也不是善茬,你若杀了我,必遭追杀!”矮小男人见叶蓁油盐不进,不禁眼中越发慌乱起来。他双目赤红,不禁厉喝出声,话中满含威胁之意。这话倒也不是说假的,若他死了,山藤家族就少了一个神隐,这种损失绝不会让他们善罢甘休,而矮小男人的夫人,在r国的地位比他更高。“那又如何”听着矮小男人的威胁之音,叶蓁轻笑,不置可否地回了四个字。她这一生遭遇的劫难和追杀不知几何,又怎么会在意一个临死之人的话。闻言,那矮小男人瞬间面色灰白,不再垂死挣扎。他怎么都没想到,本以为是一趟手到擒来的任务,最后竟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实力越强,就越害怕死亡。当叶蓁拉着矮小男人回到阵法驻扎的营地时,就看到极其荒诞的一幕。花婆婆和螣蛇老人已经将r国忍者尽数诛杀,场上只留下了文景姝,安青云和青荷三人,不过,此刻的文景姝却双目赤红,脸上满含疯狂地用刀子搁在安青云颈间,此刻后者颈上已经被落下了一道血痕,极为刺目。至于青荷,则被花婆婆救了过来。可惜,这人救过来和没救也差不多,见安青云落在文景姝手中,性命堪忧,青荷此刻也顾不得许多,挣扎着要跑过去,若非花婆婆紧紧拉着她,只怕“放开我,放开我!青云青云”青荷状若癫狂,失声尖叫,脸上布满泪水。叶蓁挑眉,她也是第一次见到优雅妖娆的荷夫人这个样子,距上次仰光市相见,已经许久未见,曾经在兰城风生水起的荷夫人,此刻却也被牵连进来。想起当初在兰城发生的一幕幕,叶蓁也不免感慨。她和秦毅朗,王城柯之间的赌石,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如今回想,颇显稚气,那些事不像是她会做的,但初到华夏,她却还是和旁人挣了一时之气。如今回想,只觉好笑。“呵呵,青荷青荷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为什么不去死?!”看着青荷癫狂的模样,文景姝手中的动作更狠,刀子几乎要穿破安青云的皮肉,那股狠劲,似乎想要将他的脑袋给削下来。见此,青荷面色煞白。“文景姝,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花婆婆紧紧拉着浑身无力的青荷,面露悲痛地说道。再怎么都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走到如今这一步,的确不是她想看到的,不过从当初邬魍山之事开始,文景姝就无法回头了。“我为什么变成这样,都是你们的错,都是你们!”文景姝戾气横生地大喝着,周身满是阴郁和杀气。即便到了这最后一刻,她还是不知悔改,总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别人,仿佛自己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她走到如今这一步也是迫不得已一般。“呵,你的脸皮倒是厚”清淡的声音由远及近,一抹宁静淡雅的身影漫步而来。她脸颊白皙,容颜清美,身着一袭青衫,清晰展露出凹凸有致的魔鬼曲线,她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沁入骨髓的云淡风轻,美极。这样的女人,就该坐在象牙塔顶端,静看云卷云舒才是。“嘶——真的抓住了!”螣蛇老人可不敢把视线放在叶蓁身上,他一眼就看到了被叶蓁拖在身后,狼狈至极地匍匐在地,留下满地血痕的矮小黑袍男人。看着被这般对待的神隐,螣蛇老人只觉得脊背发寒。堂堂神隐,也算这方天地的至强者,被这样像拖牲畜一样拖着,可谓是颜面扫地,这般作为,恐怕比杀了他还叫他难受。“幸不辱命”叶蓁蔷薇色的唇瓣微勾,露出一抹让日月失色的浅笑。“你怎么可能”这边螣蛇老人和花婆婆都颇为激动,那边文景姝却如遭雷击般看着出气多进气少的神隐,她利用安青云的性命苦苦支撑,也是在等待这最后的保命符,却没想到,她视作最后救命稻草的家伙,在叶蓁手中竟宛如死狗。这周遭的变故也让青荷精神一振,抬头时,就看到记忆中那张清美容颜,当即一怔,叶蓁,这个名字她还记得,仰光市她也一直有所关注。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着她身后,那好像随时都会死去的人影,青荷心头也是一跳。那边,原本半眯着眼睛,浑身发痛的安青云,此刻也挣扎着看向叶蓁。依旧是那张脸,依旧是那身气质,不同的是她强大实力给予旁人的压力。看着叶蓁,安青云心头微松,今日怕是他想死都难了。他也不知为何,对叶蓁却是抱着很大的信心。“叶叶蓁”安青云不顾脸上的伤势,咧了咧嘴,轻声唤出了叶蓁的名字。“没想到这次再见,你倒是狼狈了很多”叶蓁挑眉,嘴角依旧牵着一抹淡笑,似乎没有看到安青云脖颈间蠢蠢欲动,几乎要斩断他性命的刀子,一身淡漠。“呵呵”闻言,安青云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闭嘴闭嘴!”看着叶蓁和安青云旁若无人的叙旧,文景姝眸子中杀意渐浓,她这一生都在追逐安青云,可惜他却从未看过她一眼,将她视为洪水猛兽。如今,即便没有青荷,他也不会看她。思及此,文景姝脸上突然升起一抹诡异的笑。叶蓁眸子微眯,一抹常人看不见的星辰之力翻涌而出,沿着地面极速向着文景姝席卷而去,没有杀意,没有冷漠,有的只是星辰独有的神秘。此刻,文景姝没有半分察觉。她只是在想,既然她得不到安青云,那就同他一起死,也好做一对亡命鸳鸯。不过,她的念头终究是没有实现。在神秘莫测的星辰之力下,文景姝很快就身体僵硬,一动不动地顿住了动作。叶蓁迈着步子走去,纤细的手臂一挥,安青云就发现钳制自己的术法被破开了,他重新拥有了行动能力,嘴角咧开的笑容越深。安青云这个傻气的样子,倒是和以往满脸温和的笑面虎有很大差距。看着叶蓁不费吹灰之力就救下了安青云,花婆婆和螣蛇老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着苦笑一声,他们两个跟着来好似没派上什么用场似的。在他们心中艰难的战斗,就在叶蓁的云淡风轻中被悄然化解。不仅此次灾难的罪魁祸首文景姝被抓住,就连最强的神隐,也在她手中溃不成军,被活捉下来,这样的战绩,对于一个年纪尚轻的小姑娘来说,足以自傲。面对这种种传奇般的事迹,众人的惊叹和追捧,却只得到叶蓁一句问话:“婆婆,我们何时启程?”------题外话------小剧场葫芦:司缪,就要去见丈母娘了,你是啥心情,有没有激动?司缪:哦?本尊不知激动为何物(潋滟如画,绯红的薄唇勾着轻笑)半晌后。司缪:不知华夏见丈母娘要备何物?(状若无意,一本正经)葫芦:月票和征文票!司缪:既如此,那此事就无需本尊忧心了(迷妹们,到了你们支持本尊的时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