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八章 女人都喜欢什么礼物?【征文票】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此刻,缥缈神宗内。“王,您要的东西都已经找齐了”暮湮和离殇恭敬地单膝跪地,他们手中持着一枚戒指,将其递给司缪。司缪接过,用精神力探测一番,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即将到华夏去,戒指中都是些灵植灵药,他并未带什么高阶的东西,反而都是些适用于现在的叶蓁的,其中包括炼制洗髓丹所需要的材料。他知道叶蓁的葫芦空间中有一个炼药师,正巧能用到,洗髓丹这种东西,在饕餮大陆已经绝迹,叶蓁手下有可以炼制的药师,算是一个大机缘。“很好”司缪轻笑,虽然眉眼依旧让人难以接近,但到底是有了些温度。见他如此,暮湮和离殇对视一眼,眸中已经骇然到麻木了。自从那日王突然疯狂离开,回来后就时常会露出一些笑脸,不过这笑却让他们这些人极不习惯,甚至觉得惊恐和惶然。试问,一个从不笑的人,突然有一天频繁露出笑意,难道不令人惊惧?司缪的性情所有人都清楚,他这个样子实在是和往日有天壤之别。也不知那一日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回来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王,此次去华夏可需要我们跟着?”倏然,暮湮想了想,抬头问道。如今饕餮大陆虽然算不上已经彻底安全,但最起码在司缪身边,稍有一点问题可以很快赶回来,不需要像往日一样小心翼翼。他们几个倒是对那所谓的华夏颇感兴趣,若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听到暮湮的话,连离殇都抬起头,淡漠的眸子中闪烁着光彩。“华夏纪元之争即将来临,你们还是留在此处”司缪薄唇微抿,缓缓摇头。闻言,暮湮和离殇只能在心中感叹。就在这时,红鸾面色凝重地走了过来。“王,属下有事禀告!”她单膝跪地,双手高抬,语气恭敬。看着妻子,暮湮挑眉,这几日红鸾和蝶栀一直在处理缥缈神宗的琐事,很少有时间能和他聚在一起,今日这是怎么了,面色还那般难看。“说”司缪神态清冷,似并不好奇。“出什么事了?”暮湮皱起眉,按耐不住地催促了一声。他从未见过红鸾面色这般为难的时候,虽然没有那日饕餮大陆被域外妖魔侵占时那么难看,但眉宇间隐隐透露的不耐和厌恶还是能看出一二。“王,羲羲和神妃在我宗门前喋喋不休,说的话有有碍王的声威!”红鸾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照实把事情说了出来。想到羲和神妃在缥缈神宗外所说的话,红鸾眼神中掠过了一抹忧虑。“什么?!真有此事?”暮湮一惊,反射性地看向司缪,这副惊悚的模样倒是比事件本人还激动。“嗯,她此刻就在宗外!”红鸾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她所说的话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闻言,离殇面色也沉了下来,他不允许任何人败坏王的威严!这般想着,离殇就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红鸾眸子闪了闪,以离殇的手段,今日这羲和神妃要倒大霉了。司缪对于红鸾的话没有任何表示,反而陷入沉思。见此,红鸾和暮湮对视一眼,皆是小心翼翼地立在原地,看样子,王也是颇为愤怒,否则不可能如此沉默,那羲和神妃真是病急乱投医了。过了好一会儿,司缪才抬头。红鸾精神一振,本以为司缪要教训羲和神妃了,却没想到,他竟说道:“女人都喜欢什么礼物?”问话时,司缪语气颇为严肃,好似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一般。话落,红鸾和暮湮都愣在原地,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王,您想了这么久,就是在想这个?”红鸾眼角抽了抽,瞪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她怎么不知道王是个如此在乎女人心意的人?“嗯,总要带些礼物给卿卿,我记得俗世中的男人都是这样讨好妻子的”司缪认真点了点头,声音极为郑重地说道。为了这个,他还特意到俗世中走了一趟,普通男人为了表达对妻子的喜爱,就会送礼物,不过他的卿卿并非普通人,他也不知该送些什么才好。闻言,红鸾沉默了。这一刻,她心中不禁隐隐有些同情起宗门外的羲和神妃了。纵然她使用万般手段,可惜,却从来不曾让王上心。“王,礼物的事倒是不急,红鸾方才说,羲和神妃在宗外败坏王的名声!”暮湮想了想,又重述了一遍红鸾的话。这个时候哪里是讨论礼物的时候?这段时间,羲和神妃和无妄神尊的事闹得不可开交,而源头自然是数月前在缥缈神宗外质问王的事,如今事情还没有解决,事件的主人公又上赶着来了。这一刻,暮湮也是有些头痛。他深知司缪性情,除了叶蓁,恐怕世间所有女人在他眼中都和牲畜差不多,若一时愤怒将羲和神妃斩杀了,那无妄神尊也会受到牵连。饕餮大陆经历过上次的浩劫,虽不算元气大伤,却也遭到了重创,羲和神妃与无妄神尊皆是大陆顶尖强者,任何一个死亡都是莫大的损失。暮湮不禁有些恼怒不知轻重的羲和神妃,总是要做些飞蛾扑火的事。若是她没有成婚便也罢了,但如今,却是把自家王都拖下了水,真是晦气。“轰走”暮湮重述的话倒是被司缪听了进去,但他只是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话落,他就又沉思去了,不知又在想什么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倏然,司缪眸子一动,脸色沉了下来。他凭空消失在原地,让红鸾和暮湮一惊。“王,王到什么地方去了?”红鸾瞧了瞧四周,有些茫然。“走!”暮湮却皱起了眉,一把拉住红鸾,就向外飞掠而去。缥缈神宗外,史无前例的热闹。宗门外的广场是,满满当当的全是人。在众人簇拥的中间,是一个身着白裙的瘦弱女人,此刻她正做西子捧心状,眼圈通红,脸上满是泪痕,似乎颇为悲伤。“众所周知,缥缈神尊的本体是妖兽至尊虚无神,其寿命悠长,在整个大陆拥有赫赫威名,但你们知道虚无神的职责和使命是什么吗?”“虚无神,既然与天同寿,那要承担的也远比任何人都多!”“在场的不乏见多识广的,古籍中曾言,饕餮大陆只是当初众生界分裂出的一块,而虚无神所要做的,就是重整大陆!可如今呢,他为了一个女人,三番四次抛弃大陆上的诸多生灵,甚至还转移了饕餮大陆的区域,简直可笑!”“上古至今,虚无神已经更迭了几代,而死亡原因都是无法完成使命!”“试问,我们难道就应该眼睁睁看着,缥缈神尊误入歧途?”“他是至强者,天地间最接近真神的人,怎么能被一个女人耽误?”“”羲和神妃义正言辞,脸上满是悲痛,好似她是真的为司缪好一般。不过她话中的意思,却将司缪说成了一个好色之徒。而周围众人被羲和神妃调动了情绪,脸上神色也逐渐愤怒起来,这种愤怒自然是为叶蓁,所有人都觉得,确实是叶蓁拖累了司缪。看着众人的面色,羲和神妃眼中有得意和疯狂一闪而逝。既然她得不到,那别人也休想得到。叶蓁叶蓁没想到你竟然会夺舍重生,你若死了该有多好?羲和神妃自上次听到司缪宣称神妃时,就曾密切注意他的动向,终于还是猜测到了一些,叶蓁此人,还真是拥有大机缘。不仅死后夺舍重生,还能得到缥缈神尊的爱。这两者,哪一样说出来不叫人艳羡?哼,叶蓁,你以为你能安安稳稳当上缥缈神妃?做梦!就在此时,羲和神妃突然察觉到一阵气劲,敏锐地闪躲开来!她刚刚飞掠到一边,刚刚她所站的地方就轰然炸裂!羲和神妃心头一凉,目光紧紧盯着那处,与此同时,那方突然凭空出现了一道身影,白到透明的皮肤,灰色的眸子宛如看死人般看着羲和神妃。“离殇?!”看着那人,羲和神妃瞳孔一缩。她本以为司缪听到她的话后会率先出来,没想到最后来的却是四大统帅之一的离殇,一时间,心头倒有些不安起来。缥缈神宗四大统帅,精灵莱格,血狼郎翼,金刚暮湮和幻妖离殇,最让人难以捉摸,性情莫测的就是这幻妖离殇,她从未与其打过交道。身为罕见的幻妖,离殇也难有敌手。“怎么不说了?”看着羲和神妃,离殇冷漠地说道。他刚到就听见羲和神妃在怂恿众人,最后败坏的不仅是司缪的名声,连带着未来神妃叶蓁都无法安稳,这般心思,堪称毒辣。“我说的是事实,怎么,缥缈神宗如今霸道的连话都不让人说了?”羲和神妃仰着下巴,脸上没有丝毫被抓包的尴尬和心虚。离殇灰色的眸子动了动,嘴角倏然勾起一抹笑,这笑颇为诱人。不过下一秒,他却再次消失在原地,羲和神妃一惊,手中长剑浮现!幻妖一族最大的特点就是隐匿,适合暗杀。羲和神妃与离殇是同一阶级的强者,两者间的对战可以说丝毫不逊色于山崩地裂的气势,他们之间的战斗,旁人不敢靠近半步,生怕殃及了池鱼。“剑雨——”又堪堪躲过离殇的一击,羲和神妃娇喝一声,眸子里满是怒火。她将手中的长剑抛入上空,话落,长剑突然分化出几十柄,剑尖同样锋锐,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自她成名后,就再未被旁人如此挑衅过。“嗤”看着对面的剑雨,离殇冷笑一声,五指一晃,指缝中就出现了几枚菱形暗器!他手一动,菱形暗器就飞射而出,带着让人难以捉摸的轨迹。只听半空传出“铿,铿,铿”的声响,羲和神妃的剑雨就被全部化解!下一刻,一枚隐藏着的细小银针就冲着羲和神妃的额头暴虐而去!羲和神妃瞳孔一缩,但此刻却是已经闪躲不过,这段时间,她和无妄神尊的同心契出现问题,连带着她自身实力都退步不少,一时不察,竟然中招了!本以为此次在劫难逃,羲和神妃心头一阵悲凉和不甘。她想再见缥缈神尊一次,哪怕得到的是他厌恶的目光,那也是极好的。这般想着,羲和神妃就缓缓闭上了眼,脑海中尽是她初次见到他的模样。片刻后,额头上的疼痛却依旧不曾传来,反而只有一声铁器触碰的声响。羲和神妃刷的一声睁开眸子,入目的是一个熟悉的背影,并非她心心念念的缥缈神尊,而是那个迎娶了自己,满心满眼全是她的夫君,无妄神尊。这一刻,羲和神妃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情绪。“离殇统帅是否有些欺人太甚?在自家门前如此心狠手辣对待我的妻子!”无妄神尊声音中尽是后怕,死死盯着离殇,怒喝道!刚刚若非他来的及时,得到的就是羲和的尸体,连带着他自己的性命都会受到威胁,同心契一方身死,他即便不陨落,也会元气大伤再难恢复。“呵,既知这里是缥缈神宗,那你为何不问问你所谓的妻子到这里来作何?”离殇眯了眯眼瞳,声音中噙着一丝讥讽。他是不爱说话,但不代表他是个温吞的人。“你!”无妄神尊气得咬牙切齿,看着离殇的眸子中蓄满了杀意。缥缈神宗,缥缈神尊,为何哪里都和缥缈有关?无妄神尊这一辈子也是顺风顺水,自出生就拥有超强的天赋,之后拜入宗门,走上强者之路,成为受人敬仰的神尊,他所经历的,每一件拿出来都叫人艳羡。这一生,他唯一的挫败,恐怕就是缥缈神尊这个人。他赢了一切,却输了爱情。羲和,他最深爱之人,纵然结了同心契,心之念之却依旧是旁人。这一刻,他对司缪的愤恨到达顶点,恨不得与之同归于尽!“受死!”这般想着,无妄神尊就暴喝一声,冲上去和离殇战在了一起!他和羲和神妃不同,虽然都是神尊,但他是从战斗中崛起的,成为神尊的道路并不算温和,即便现在受同心契反噬,手段却依旧不是羲和神妃能比拟的。一时间,离殇压力暴增!不过,两个大乘期修者的战斗,动静可不算小。“千诛神尊,还不现身!”看离殇虽然有压力,但动起手来还是游刃有余的样子,无妄神尊眸子一闪,对着空气厉喝一声!他可不是羲和,到缥缈神宗来还单枪匹马。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半空中传来一阵波荡,一个妖娆万千的男人自空间裂缝走了出来,他一袭桃红的衣裳,脸倒是英俊,只不过妆容太过复杂,细长的眸子上勾勒着暗色的眼影,唇瓣被涂抹的异常红润,比起女人的妩媚,只强不弱。男人手中拿着一把团扇,轻轻摇晃间,一股浓郁的脂粉味飘散而下。“哟,还有你无妄美人办不到的事?”这所谓的千诛神尊用团扇遮掩着半边脸,发出一阵甜腻的声音。下首众人都纷纷抬眸,看着千诛神尊,再看看羲和神妃和无妄神尊,眼眸中皆闪烁着八卦的火焰,久久不息,这种场面,真是百万年难见。若是此时缥缈神尊再出现,那就是惊天动地的狗血四角恋啊!千诛神尊,本名花千,若说他是个修者,倒不如说是个魔修更为恰当。他如今已是大乘,不过平素喜欢独来独往,但你若问在什么场合中能碰上,那就是有无妄神尊的场合。没错,千诛神尊自封神之日起,就昭告天下,非无妄神尊不嫁!他的痴情在饕餮大陆也算是出了名的,不爱红妆爱无妄,为了无妄神尊,甚至做出了挥刀自宫这般愚蠢之事,他的笑料比起威名来要多得多。只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无妄神尊最终还是娶了同为神尊的羲和。------题外话------司缪:听说你们都以为无妄神尊他老婆是小三?(薄唇微抿,轻睨一眼)葫芦:不知道,你的迷妹们说的(茫然无辜)司缪:葫芦,别写些乱七八糟的,污蔑本尊清白!(冷漠脸)葫芦:大神,没有的事!(傻笑)迷妹们:小三出没,呼叫叶蓁,呼叫叶蓁!(看热闹不嫌事大)征文票,征文票,征文票月票,月票,月票爱我请投我,我只有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