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一章 激动的叶老,叶家人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看着刘婶离开,冷玉蓉才松了口气,脸上扬起盈盈笑意。一旁的叶老看着冷玉蓉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怔,自从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发生之后,他的这个媳妇儿就再也没笑过,可是今天“玉蓉?你这是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开心?”叶老语气有些疑惑,眼睛里还有些好奇之色。上了年纪的人,越老越小,对于一些事情,总是充满了好奇心。闻言,冷玉蓉一愣,转身看向叶老,摩挲着手指,不知该怎么说。前段时间,修者联盟把叶承欢死了的消息传回来,在冷叶两家掀起了狂风暴雨,面前的老人也颇为伤感,若非叶流华把叶蓁的事告诉他,恐怕如今的叶老还在医院住着,叶家人丁凋零,每一个孩子在叶老眼中都如同珍宝。“有什么话就说,怎么吞吞吐吐的!”叶老看着冷玉蓉脸上的犹豫,不禁面色微沉,严肃地说道。他并不像冷老头那般,如同老顽童般满是孩子气,平素对人都颇为严肃,除了对儿媳稍微温和一些,叶家子弟,哪个不是从他棍棒下打出来的?“是这样的爸,蓁蓁到京城了”冷玉蓉抿了抿嘴,最后还是轻声说道。她希望冷叶两家都能对叶蓁非常好,弥补她的孩子曾经失去的亲情。话落,空气中突然一片寂静。叶老面色怔愣,半晌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她那个孩子,真的真的回来了?”说话间,面对千军万马都怡然不惧,沉静如山的老首长,在这一刻激动的热泪盈眶,放在身侧的手微握着,眼中尽是复杂的情感。对于那个孩子,他心中是歉疚的。身在叶家,虽然他主张独立,但一个女孩子,尤其是叶家唯一的女孩子,不应该吃那么多苦,若叶家只是普通人家,她就不会经历那么多想起前段时间儿子给他的资料,叶老心脏就一抽一抽的疼。早在那个时候,他就恨不得立刻去带这个孙女回家,可惜,他竟然连孙女的下落都不知道,只能在家中等待,但谁能知道他心中的期盼和思念呢?至于叶承欢,那个错认的孩子,叶老只能叹息一声。“是的爸,她来了,不过蓁蓁有些事要办,等处理完,她会回来叶家的!”看着叶老的模样,冷玉蓉眼眶也红了。不管怎么说,她的孩子终究还是找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闻言,叶老伸手抹了抹眼睛,语气哽咽地说道。他这一生,宁可流血不流泪,但这个孙女,他是真的心疼。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军靴踢踏踢踏行走的声音,宛如在训练一般。“立正!”叶流华的冷酷的声音响彻,带着震耳欲聋的厉色。叶老和冷玉蓉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讶异,平常时候叶流华都是到了深夜才能回来,今天是怎么回事,这么早?诧异的两人在听到房门外哀嚎的声音时,明白过来,都有些哭笑不得。“大伯,怎么这样啊,我们俩刚回来,你太过分了吧?!”“是啊大伯,有这么虐待侄子的吗?小心我告诉大伯母!”两道还处于变声期的男音,语气颇为委屈。“身为叶家子弟,这么点小事就喊苦喊累,我看你们是讨打!”叶流华声音格外严肃,他从小就是这么过来的,如今的叶家只有这么两个子孙了,未来的一切还要依靠他们,这个时候不努力,那要什么时候努力?想起孩子的时候,叶流华神色有些恍惚,他的孩子“倒是忘记,长华要回来,小松和小柏也跟着回来,倒是落在了流华手里”冷玉蓉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话间,走到了门口。她探出头去,一眼就看到两个年约十七八岁的男孩子站在原地,身上穿着部队里的训练服,正苦巴巴地站在原地练军姿,身体笔直,小脸晒得通红。两个男孩长得一模一样,相貌俊朗,倒是继承了叶家的好基因。这两人就是叶流华亲弟弟叶长华的双胞胎儿子,叶松和叶柏,名字是叶老爷子取得,是希望这两个叶家子孙能够像松树和柏树一样,绿树长青!而他们面前站着的,面容冷峻严肃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叶流华。自从上次的事情过后,他们的感情倒是好了很多,叶流华也总是在她面前问起孩子的事,在这一点上她也没有隐瞒,反而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她的女儿叶蓁,她希望她能拥有很多很多爱她的人。“大伯母!”“大伯母!”两个孩子心中正祈祷着能看到救星,顿时眼尖地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冷玉蓉,霎时,异口同声地唤了一声,语气中的委屈和喜悦简直压抑不住。要问叶家他们最怕谁,那自然是大伯叶流华。而大伯叶流华最怕谁,那自然就是大伯母冷玉蓉了。两个孩子猴精猴精,清楚知道在这个时候唯有大伯母救场最合适,也知道用什么样的语气最能让她心疼,这不,冷玉蓉脸上瞬间就挂满了慈爱。“过来,让大伯母看看,有没有长高”冷玉蓉对着两个孩子招了招手,语气柔和地说道。闻言,叶松和叶柏也不看叶流华,蹬蹬蹬跑了过去。在找到靠山的时候,他们当然不用害怕大伯了。看着这两个已经和她差不多高的孩子,冷玉蓉眉眼间柔和极了,她很喜欢孩子。“你们爸妈呢?怎么和大伯一起回来了?”冷玉蓉伸手摸了摸两人的脑袋,轻声问道。叶长华也是军人,不过他并不在京城本地任职,而是在l省的部队中任司令员,那个地方颇为混乱,故而叶长华很少会回京,带着妻儿定居在那里。不过前段时间听闻叶老生了重病,这才携家带口地回来。一行人足足耽搁了两个星期,直到今天才到。“爸妈先回外公家一趟,把我们两个丢到了部队上,大伯母你不知道,大伯简直就像个恶魔,落在他手里,我们俩简直要脱掉一层皮啊!”叶松撇了撇嘴,硬是从眼睛里挤出了两滴不知名液体。叶长华的妻子名为慕海棠,是京城颇负盛名的家族,只不过因为数年前的变故,慕老爷子身死,连带着慕家都从一流家族沦落到二流,不过后来因为和叶家扯上关系,倒是没有再衰败,这些年反而逐渐恢复过来。“是啊是啊,我都怀疑我们俩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叶柏看着哥哥的模样,也傻木傻样的附和了一声,两兄弟的腔调颇为古怪,算是普通话版的l省语言,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起来倒是有些好笑。不过在看向冷玉蓉时,两个孩子眼神中尽是孺慕之情。虽然以往冷玉蓉一直昏睡不醒,但彼此之间却并不陌生。自从冷玉蓉苏醒后,慕海棠就带着孩子回来住过一段时间,也好就近照顾照顾妯娌,就那段时间,两个孩子和冷玉蓉培养了不浅的感情。“呵呵,好了,先进来”听着兄弟俩的话,冷玉蓉轻笑,拉着两个孩子的手进了屋。院里只留下神色有些诧异的叶流华,虽然他们夫妻俩的感情好了许多,但冷玉蓉还是喜欢安静,一般很少踏出自己的房间,今天怎么这般例外?他们认识那么多年,叶流华倒是能看出冷玉蓉今天的喜悦之情。“爷爷!”“爷爷!”叶松和叶柏进了屋,一眼就看到站在沙发前,正翘首以待的叶老,不禁高高兴兴地大喊一声,冲着他飞扑过去,一副激动万分的模样。“咋咋呼呼的,像个什么样子!”叶老双手拄着拐杖,呵斥了一声。不过他脸上却弥漫着浓郁的笑容,到了他这个年纪,最喜欢的就是孩子,可惜他和这两个孙子也甚少见面,今天还真是好事成双。“嘿嘿嘿”听到叶老的呵斥,两个孩子傻呵呵地笑了笑,并不在意。这个爷爷他们还是了解的,虽然看上去严肃,但对他们却是极好的。“陪爷爷做一下,大伯母亲自下厨给你们做些好吃的”看着叶老和叶松叶柏亲昵依偎在一起的模样,冷玉蓉怔了怔,旋即轻笑着走向厨房,不过她脸色却有些悲伤,这种悲伤连两个未成年的孩子都看出来了。“爷爷,大伯母怎么了?”叶松眸子闪了闪,有些疑惑地问道。他还从没见过大伯母这种欲哭的模样,好像碰上了什么非常难受的事情。叶柏性子很单纯,傻乎乎地看着哥哥和爷爷,不明所以。“哎,没事”叶老眼中掠过一抹无奈,轻轻摇了摇头。他知道,刚刚冷玉蓉是想到了自己的亲生孩子这么多年都没有享受到家庭的温暖,而叶松和叶柏与他亲昵的模样,唤起了她心头的酸涩。“是吗?”叶松看了看叶老,满脸的不相信。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大人的情绪还是能够看出一二的。此时,叶流华走了进来。两个孩子一看到他就坐正了身体,一副一本正经的小大人模样。见此,叶老不禁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这两个家伙,听以往叶长华的传信他也知道,是两个小恶魔,根本不受管束。只是没想到,他们这种不听话的小恶魔在见到叶流华时,也只能乖乖听话。这一刻,叶老突然有些好奇自己的亲孙女叶蓁回来,和叶流华相见,又是一副怎样的情形,是抱头痛哭,还是尴尬,无声?“玉蓉呢?”叶流华四处看看,却没有看到冷玉蓉,不禁皱眉问道。“大伯母在厨房,大伯,才这么短的时间,你真是太黏老婆了!”叶松眼珠子转了转,不禁摇了摇头,语气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他可是很少见到大伯有这种情绪波动的时候,叶家谁不知道,他最爱的就是大伯母了,能凑着这个时候嘲笑一番,也蛮有成就感的。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总是想要在老虎头上拔毛。听到他这话,叶流华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不发一言地去了厨房。在遇到冷玉蓉的事情上,他就是毫无底线,叶松这句话,他承认。“爷爷,承欢姐呢?”叶柏吃着桌上的水果,突然问出了这句话。叶承欢身死,并且她不是叶流华和冷玉蓉孩子的事情,除了叶老和冷老之外,还没有别人知道,叶长华这个远居在外的自然也不清楚。听到叶柏的话,叶老沉默了。叶松眯了眯眼,他察觉到了不对。他知道冷玉蓉并不喜欢叶承欢,他也不喜欢,总觉得那个堂姐心眼很多。但是在叶家,叶承欢可谓是公主般的存在,连他和叶柏这两个男孩都不能轻易招惹,没办法,她是大伯叶流华和爷爷心里头的宝贝疙瘩。连父亲叶长华和母亲慕海棠都时常教导他们,长大后要保护堂姐,要对她好,因为堂姐小时候被坏人抓走,过了好多年才重新回到家里,他们是男子汉,要保护姐姐,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她,伤害她。这些话他和叶柏是从小听到大的,因此,他尽管不喜欢,也放在了心里。只是这一次爷爷的态度有些不同,以往若是提起叶承欢这个堂姐,他一定是说的最多的,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叶柏提起,却让话题冷了下来。叶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叶松心头正暗自琢磨,门外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他不禁翻了个白眼,这两个不负责任的父母。没错,从门外走进来的,正是叶家第二个儿子叶长华和他的妻子慕海棠。叶长华和叶流华长得很像,不过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前者风度翩翩,气息温和,像个读书人,并没有军人的冷硬之气,而后者则冷冰冰的,周身尽是正气和经历过生死的铁血,叫人胆寒。虽然这两人是两个极端,但声明却都颇为响亮。别看叶长华性情温厚,但他在军事方面也颇有才能。世人皆称,叶家的儿子,本就是为部队而生的,这话并不假。真要说起来,叶长华面容俊美,性情温润儒雅,倒是比叶流华行情要好,当年京城哭着喊着要嫁给他的女人多如过江之卿。说到这里,那自然要提一提他身旁的慕海棠。能让叶长华一片倾心的,慕海棠自然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慕家海棠,可算京城第一美人,面庞精致,气质雍容,性情爽朗,含笑间宛如一朵徐徐盛开的牡丹花,她的美名和冷玉蓉的才名足以并称双绝。“你们还知道回来?我当以往我老头子死了,你们才回来奔丧!”看着这个儿子和儿媳妇,叶老就觉得脑仁疼,不禁冷哼一声。他上了年纪,就希望儿孙环绕膝下,本来已经要把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给调回京城,谁知他竟不愿意,最后白费了他的心思。是的,温润如玉的叶长华,是个脾气倔强,不喜被人安排命运的人。“爸”听到叶老的话,叶长华不禁苦笑着喊了一句。他这个父亲,因为当初他拒绝回京的事,每每见面总要提上一嘴,可二十多年前京城事变有多严重,根本不用他说,这在他心上是一根刺。叶家原本众多子孙,连他都只能排到第五,现在呢,只剩下他和大哥两个人。“呸呸呸,爸,您说的这叫什么话?您还有百年好活呢,尽瞎说!”叶长华嘴笨,慕海棠却不同,她赶忙对着地呸了几声,嘴甜地说了一句。当然,这话也是出自真心,她能嫁给叶长华,也算是走了天大的运气,公婆善待,妯娌亲和,如今两个儿子也长大了,真是再美好不过的生活。------题外话------求征文票,求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