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二章 我的孩子,叫叶蓁【征文票】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大哥大嫂,还有承欢呢?”叶长华拉着慕海棠坐在沙发上,轻声问道。“爸,刚刚我也问爷爷承欢姐去哪儿了,他没告诉我!”提起叶承欢,叶柏来了精神,不禁插了句嘴。他从小就经常和那个姐姐在一起,感情倒还不错,这么久没见,还挺想的。“爸,听说承欢被选作修者联盟的弟子了?”听到叶柏的话,叶长华和慕海棠对视一眼,两人神色皆有些复杂,旋即前者面色沉凝,语调波动地询问了一句。修者联盟在京城的地位不同凡响,即便他这个早年就离开京城的也知道。叶承欢被选为修者联盟的弟子这件事在京城基本已经人尽皆知,此次回来,他也是想详细询问一下这件事,有些事希望能得到修者联盟的帮助。不过,修者联盟素来高傲,不喜和外人接触。“嗯”对于叶承欢的事,叶老罕见的有些沉默,不知该怎么说。看着他这副模样,叶长华不禁皱起了眉,这么多年在外,但他对自己的老父亲还是有些了解的,对叶承欢,他的疼爱恐怕超过了两个儿子。可是这一次,看上去倒是有些怪异。“爸,我有些事需要承欢帮忙,不知可否能去修者联盟一趟?”虽然心头觉得奇怪,但叶长华想到l省军区的事情,忍不住说道。闻言,叶老默不作声,两条花白的眉毛却簇拥到了一起。若是以往不知道,找承欢帮忙倒是没什么,可现在,知道叶承欢是个那般心狠手辣的人,叶老心中也有些膈应,更重要的是,叶承欢已经死了。“你找她帮什么忙?”倏然,突兀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冰冷。叶长华转头,一眼就看到站在身后不远处,浑身冒冷气的叶流华。“大哥?”他诧异极了,叶流华虽然性情冷酷,但对家里人却还是温和的,他这副模样倒是有些稀罕,尤其嘴上的话题还是他那个被捧在手心上的女儿。叶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叶承欢怎么好似突然之间就不受宠了?“或许你找修者联盟帮什么忙?”叶流华双手环胸,踩着军靴向前几步,冷锐的眸子紧紧盯着叶长华,整个人锋芒毕露,这个时候的他,最是厌恶旁人论起那个害他女儿到那般田地的替身。而且,他同时也恨着自己,识人不清。“大哥,承欢出了什么事?”叶长华起身,面色凝重地问道。他了解叶流华,他这个样子,绝对比叶老的默不作声更古怪。“叶承欢已经死了”此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原来是冷玉蓉端着一盘菜走了出来,盘中是她最拿手的西红柿炒蛋,其他菜则交给厨娘在做。她的话把客厅中的一家四口震懵了,眼睛都直了。直到盘子落在石桌上的声音响起,才震醒了叶长华,慕海棠和他们的两个儿子叶松叶柏,只不过,此刻的四人面色都极其难看和骇然。当然,他们更惊惧的却是冷玉蓉那冷漠到不带一丝起伏的语气。“大大哥?”叶长华喉结滚动,脸上几乎已经维持不住以往的温润,他唤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敢置信,想要得到叶流华的承认或者反驳。“是真的,叶承欢已经死了”叶流华挑眉,语气同样冷漠地说道。霎时,众人又是一震。“大哥大嫂,你们为何会如此冷淡?而且承欢如果死了,消息怎么都没传出来,你们为什么不通知我们?这个消息真的太可怕了!”慕海棠面色煞白,近乎失声地说道。她简直不敢相信,那个颇为讨喜的侄女在不知不觉中就死了?这种感觉和以往知道的人死了不同,那种朝夕相处的人死亡,而且还是个风华正盛,还没有结婚生子的女孩子,这种感觉让人心头悲愤而酸涩。她实在无法理解,为何叶流华和冷玉蓉会如此冷漠。至于叶松和叶柏,已经吓得不说话了。叶老也同样沉默,不过他那一瞬间,却像是老了十岁似的。半晌后。厨娘们纷纷把饭菜端了出来,叶老不喜铺张,不过今天叶长华,慕海棠还有两个孙子回来,菜色倒是丰盛了很多,不过察觉着客厅中的紧张,冰冷,尴尬的气氛,佣人们不发一言,小心翼翼,生怕发出丁点声响,惹了麻烦。“过来吃饭吧”冷玉蓉摆好碗筷,走到沙发前扶着叶老向餐桌那边走去。叶流华倒是没有丝毫情绪变化,跟了过去。至于叶长华一家,都觉得手脚冰凉,尤其是慕海棠,她和叶承欢关系算是不错的,以往叶流华在部队,冷玉蓉昏睡,她也就只和老大家的承欢交流。“好了,我们也过去,这些事情,待会儿再说”率先回神的是叶长华,毕竟是在部队上发号施令的司令员,即便面对再震撼的事,接受能力也要比普通人强一些,他皱眉,轻声说道。叶承欢之死,这件事他一定要弄清楚,否则事情就难以处理了。这般说着,叶长华就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向餐厅走去。桌上琳琅满目,饭香四溢的菜色,引不起叶长华一家人的食欲。叶家素来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慕海棠虽然很想问些什么,但这个时候却又知道不能打破这样的寂静,一时间有些食髓知味。以往调皮捣蛋的叶松和叶柏也沉默不语,小心翼翼地吃着饭,控制着筷子磕到碗盘发出声音,从而打破这本就古怪和紧张的氛围。冷玉蓉食量不大,吃过之后就端着佣人送来的茶水送入嘴边。她和叶蓁一样,都喜欢喝茶。见冷玉蓉吃完了,慕海棠就忙不迭放下了碗筷,欲言又止地看着她。冷玉蓉自然察觉到了慕海棠的神色,不过她一点都不想讨论叶承欢的事。“我吃完了,先回去了”她喝完茶,就起身,对着众人点了点头,迈着悠然的步子回了住处。“你们两个,出去玩”叶长华也放下碗筷,他轻轻叹了口气,看向叶松和叶柏,说道。叶承欢的事看样子在叶家成为了一个禁忌话题,而且不会是好事,他并不想让两个儿子知道,或许这会成为叶家最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事。闻言,叶松和叶柏皆皱起眉,有些忿忿地看向父亲。这件事他们也很好奇,若是不知道前因后果,该有多着急啊?“出去玩”叶流华抿唇,抬起冷锐的眸子看向两个侄子,说道。听到他的话,叶松和叶柏面色都有些悻悻,只能离开餐厅。“哥,你说承欢姐真的死了吗?”“你问我我问谁,咱们都是大人了,有什么不能听的!哼!”兄弟俩离开时的对话纷纷传入众人耳中,让气氛更加冷凝。“好了大哥,有什么事,是不是也该让我和海棠知道?”叶长华眉头紧皱,一顿饭的时间下来都没有松开。叶承欢死了的消息,绝对算是万年炸弹,把他和慕海棠炸的头脑晕眩。按理说,叶承欢若是死了,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出去,而且普通人根本不敢对叶家人动手,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说她死在了修者手中。在绝对的权势面前,也唯有修者和异能者能超越了。只是,让叶长华和慕海棠最诧异的,还是叶流华的态度。冷玉蓉的淡漠虽然让他们感到心凉,但也不是难以接受,毕竟以往她对自己那个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女人也同样冷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叶承欢不是我和玉蓉的女儿”叶流华抿了抿唇,微垂下眸子,遮掩住眼睑下的痛苦。若是他当年肯相信玉蓉,事情就不会发生到这个地步。这句话,又犹如惊雷响彻,炸的叶长华和慕海棠七荤八素,不知所措。“怎么可能?当初找回来不是验了dna吗?医学怎么可能出错?而且承欢长得也像大嫂啊,怎么可能不是?难道医院把我叶家都糊弄了?!”叶长华瞬间站了起来,面色有些狰狞。他们叶家一直以来都处于风暴的中心,忍受过得东西远比常人看到的多得多,而他的大哥大嫂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这个消息对他的震撼,比起刚刚知道叶承欢死亡的消息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样让他心脏抽痛。为什么,为什么他叶家总是这么多灾多难?叶家人,没有哪一个骨子里是温润的,纵然是表面如此的叶长华。慕海棠也震惊了,她想来想去,都没想到叶承欢会不是叶家的孩子。“承欢的事,让你大哥告诉你吧”此时,叶老起身,这件事,他虽然已经知道了,但不想再听第二次。看着老父亲微驼和苍老的背影,叶长华眼眶有些发热,本以为从二十年前承欢被找回来后,叶家的灾难就已经没了,却没想到,在父亲老年之际,又要面临如此大的打击,别说是父亲,就连他都难以接受。“大哥,若只是知道承欢不是你的女儿,你也不该如此绝情的”慕海棠沉思了片刻,抬头,满脸不赞同地看向叶流华。在她心中,这个大哥虽然和外界所以为的一样,冷漠又不近人情,但他不是个这般狠心的人才对,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怎么说也养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半分感情,提起来那语气都是恨的!恨?慕海棠一愣,为什么会是恨呢?叶长华也看向自己的大哥,总觉得这个消息对他而言,打击比对他们更甚。“呵,她成为我叶家女儿本就是有预谋的,因为叶承欢,我的亲生女儿在外受苦二十多年,从小在孤儿院被人欺负,长大后还要勤工俭学,她打的零工比我见过的都多,还差点被财富权门之女害死,这一切,都是拜叶承欢所赐,冷漠?呵,她若是不死,我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否则,难消心头之恨!”叶流华眉眼冰冷蚀骨,拳头狠狠砸在桌上,这一刻,暴怒的情绪宣泄而出。这一系列的消息让叶长华和慕海棠面上瞬间失了颜色,有些打击过重。他们有些难以消化,此刻,连叶长华都觉得脑袋一团乱。“觉得震惊吗?还有更震惊的,叶承欢不是人,是妖魔,意图侵占我华夏的妖魔,总有一天,这个种族会卷土重来,彻底吞并华夏!”叶流华闭上了眼,太阳穴却一鼓一鼓,难掩心中悲愤而无力的情绪。他是军人,为了国家安危可以付出一切,如今,他毫无办法。时间过得很快,日落西山。没有叶家主人发话,佣人们也不敢开灯。餐厅的窗户大开着,月光透过窗棂斜射进来,照在叶流华的脊背上,朦胧了他的身影,他整个人都仿佛隐藏在黑暗中,阴沉,诡谲,冷漠。叶长华和慕海棠也一句话都没说,一直沉默到现在。“大哥,我的我的亲侄女,你知道在哪儿吗?”叶长华抬头,嗓音有些干涩和沙哑,一双眼中尽是茫然和难以置信,这幅神情出现在他脸上,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慕海棠依旧一动不动,这些消息同样在她心中造成了狂风暴雨。拥有深厚感情的侄女死了,她不是叶家亲生的孩子,不仅是陌生人,还可以算是叶家的仇人,而且她还不是人,是她听都未曾听说过的妖魔。“你大嫂找到了,她叫叶蓁,逃之夭夭,其叶蓁蓁的蓁”听到叶长华的话,叶流华又沉默了半晌,这才开口说道。在说起“叶蓁”这两个字时,叶流华那冷酷无情的声音倏然温和了很多,若是仔细听,还能听出他语调中的波动,以及叫人心碎的愧疚和慈爱。他的女儿,他至今都没有真正见过。但照片上的她,比起叶承欢,更像他的妻子,眉宇间也和他十分相似。“叶蓁”叶长华动了动僵硬的脖子,轻声吐出了这个名字。叶家人都重情,他也不例外。叶长华此刻对这个经历过诸多磨难的侄女非常好奇,心头更是涌动着些许内疚和悲伤,他怎么会那么轻易相信叶承欢就是叶家的孩子呢?“嗯,我的孩子,叫叶蓁”叶流华冷锐的眼瞳仿佛冰融了,带着暖意。“既然知道找到了孩子,怎么不带她回来?”慕海棠看着叶流华,小声问道。若是带回来了,他们刚刚肯定第一眼就能看到才对。闻言,叶长华和叶流华皆是沉默。换作是他们,如果经历了那么多,在已经长大成人后突然冒出家人出来相认,他们会认吗?这个问题在叶长华和叶流华心头萦绕,答案让他们心凉。不会。在家人没有出现的时候,即便在底层挣扎,却也活了下来,二十多年没有尽过亲人的职责,凭什么二十多年后,就要插手她的人生?此刻,慕海棠也回过神来,她哑然失声,因为她也是这般想的。“大哥不用太失望,我想,她会回来的”想了想,慕海棠还是毫无底气地说了一句。问题来得太快,冷玉蓉和叶老都没有把叶蓁来到京城的消息告诉叶流华。听到慕海棠的安慰,叶流华喉咙里宛若塞了一团棉花,干涩的难受。“算了,这件事先不提了,大哥,我有事要问你”叶长华也看到了叶流华的神色,不禁换了话题。“说”叶流华从衣服内侧的口袋中掏出一盒烟,是开封的,他取出一根放入口中,娴熟地点着,吞云吐雾,一副借烟消愁的模样。看着他的样子,叶长华和慕海棠都是一愣,旋即苦笑。身为军人,是不能吸烟的,在战场上,一丁点特殊气味都可能暴露自己的行踪,从而被敌方捕获丢了性命,更何况,尼古丁的味道让人上瘾。叶流华是非常古板的性格,一向以身作则,没想到他竟然会吸烟。以往的叶流华滴酒不沾,一根烟都不抽,由此可见,叶承欢的事情带给了他多么大的打击,这种打击,足以摧毁一个人刚正铁血的男人。------题外话------征文票,月票哦,小可爱们,砸向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