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三章 叶蓁,即将回归叶家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大哥”看着烟雾朦胧中的叶流华,叶长华皱眉喊了一声。“说吧”叶流华眯了眯眸子,伸手挥散面前的烟雾,声音有些颓然,在部下面前,他依旧是个战无不胜的将军,但在家人面前,他却无法隐藏真实的性情。“哎,大哥,l省军区最近出了大事,这事我暂时压制下来,但严重程度却远远超乎你的想象,如果再不处理,恐怕会造成混乱”想了想,叶长华不禁开口了。不过说话时,他的语气格外沉重,眉宇间也尽是阴郁。慕海棠沉默着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餐厅,这件事还是让这兄弟两个谈吧,l省军区的事连她这个妇道人家都知道有多么严重。“什么事?!”听到弟弟语气中的凝重和苦涩,叶流华抿唇,捻灭了手中的烟。他很了解自己的弟弟,说是温润如玉,倒不如说是笑面虎,他很少有解决不了的事,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说这事超乎了普通人的范畴。l省距离京城太过遥远,区域混乱,极难管辖。当然,因为处于国界,那里也是重中之重,当初叶长华能到那里任职司令员,自然也代表了他的办事能力,只是此刻,叶长华脸上的表情却十分为难。“最近一个月以来,军区里突然有一大批军士发生了变异”叶长华喉结滚动,声音干涩地吐出了这样一句话。“变异?!”闻言,叶流华瞳孔一缩,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极端可怕。看着叶流华这副模样,叶长华苦笑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军士变异的事,并非第一次发生,在二十多年前,也同样有过一次,不过并不在l省,而是在盛城,如今想起那时的事,叶长华还是有些头皮发麻,浑身直打冷颤,往事历历在目,也叫他对l省军区的事充满了无力。“这件事不能瞒着,必须尽快告诉爸!”叶流华深吸一口气,声音冰冷而郑重地说道。当年驻扎在省城军区的不是别人,正是叶流华,所以对于“军士变异”这四个字,他最有发言权,l省军区恐怕已经保不住了。“大哥,不能说,爸年纪已经大了,怎么能在经历一次那样残酷的事?现在的l省还算风平浪静,只要有时间,我们一定可以将这件事平息下来!”听到他的话,叶长华皱眉制止。若是可以说,早在事情发生的事情他就说出来了,如今叶承欢和叶蓁的事已经让老父亲那般沧桑,怎么能再让他心头遭受一次灭顶之灾呢?军区的每一个战士,在老父亲心中,都是孩子般的存在。闻言,叶流华一愣,旋即就是沉默。这件事如果放在以前,他一定会说,只不过,叶承欢的事情还没有过去,这种压力是他带给父亲的,又怎么能让他为了军区的事再度忧心?不得不说,叶长华说的很对,插中了他的软肋。前段时间,军医院院长的话还言犹在耳:“叶老首长如今年纪已经大了,身体不如以前硬朗,再加上此时受了巨大打击,身体更是每况愈下,你们要好好照顾,千万不能再让他受到任何刺激!”“你把变异的军士隔离出来了?”叶流华抬头看向叶长华,问道。既然不能把这件事禀告国家,那他们必须尽快解决此事,可惜军士变异是治愈不好的,除非全部烧死,只是这变异的源头必须要找到。“嗯,不过并非传染,就算隔离,每过一段时间,都会重新增生一个”叶长华皱眉,这件事他当初见过,知道基本的处理方式,不过并不管用。“看样子,是l省军区出了问题”叶流华冷锐的眸子中出现些许血光,叶家还真是坏事不断,军区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必然会被叶家对手抓到把柄,那叶长华的军途也就走到头了。当年盛城的事算是京城事变的导火索,他可以撇开完全是因为当年他的铁血手段震慑了不少人,不过也依旧接收了不小的麻烦。“你有什么打算”叶流华重新坐下,抿着嘴问道。“本来听说承叶承欢被修者联盟选中,将此事当成救命稻草,企图让修者联盟出手帮忙,或许能够根治或者彻查到源头,不过”叶长华叹了口气,后面的话没说,但叶流华也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叶承欢已经死了,并且惹怒了修者联盟,即便此刻舔着脸过去请求帮忙,恐怕对方也不会答应,说不定还会落井下石。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修者联盟的人,确实难缠。“虽然叶承欢死了,但你别忘了,我们叶家还有一人在修者联盟”叶流华沉思了片刻,冷声说道。亓九天是他战友的儿子,当初叶家把他带回来悉心栽培,可惜最后不知因何原因跑走了,这件事一直让他颇为愧疚,他以为是因为带回了叶承欢,从而忽略了亓九天,所以他才会离开的,不过后来知道他去了修者联盟,他也为他高兴。“大哥说的是九天?”叶长华想了想,有些不敢确定般问道。亓九天当年确实当过叶家的儿子,可惜这件事过去这么久,他到了修者联盟也从未和他们有过牵扯,除了如余睿那般的心腹,外人哪里知道叶家还有个儿子在修者联盟,并且天赋奇高,短短几年就直逼八品?“嗯,这件事,交给我”叶流华点了点头,他摩挲着手指,郑重地说道。他明白亓九天对叶家有些不知名的仇怨,但两者也没有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他相信,只要他亲口请他帮忙,他不会拒绝。“大哥!九天那孩子走了那么久,他已经忘了叶家,你”叶长华皱着眉,他并不希望叶流华到修者联盟去“自取其辱”。若说亓九天对叶家,或者说对叶流华还有一丁点的感情,这么多年就不会不闻不问,连过年过节都不知回来探望一下。他常年驻留l省,几乎都要忘记叶家曾有一个亓九天了。叶流华眉眼说话,他知道叶长华话语中的意思,不过军士变异他早就有过体会,除了修者,恐怕没有人能够处理,当初没有机会,现在倒是有了机会有了时间,那为何不拼上一把,说不定真能解决变异这等诡异可怕之事。至于亓九天,他依旧相信,他还是小时候那个开朗可爱的孩子。当年亓九天走失,若不是修者联盟传来消息,他都要寻遍全国了,可惜后来他有心要到修者联盟去看他,却一直没有得到允许。“可是,你怎么进去?去了那里,别说见亓九天,连修者联盟你都进不去”叶长华皱眉,修者联盟那些家伙素来自傲,面对国家最高领导人都一派得意高高在上,更何况是因为叶承欢和他们有些龌龊的叶家?叶流华这个想法,他并不看好。“难道你忘了柯蓝?有她在,我可以顺利进入修者联盟”半晌后,叶流华说道。闻言,叶长华一愣,眼神中倏然冒出些许喜色。“我倒是忘了大哥身边的这个得力助手”他站起身,一拍手,整个人都有些喜不自禁。柯蓝是叶流华偶然结识的,虽然不是修者,但却是罕见的空间系异能者,而且她是修者联盟一流家族柯家的人,这点面子还是有的。“你不用太担心,明天我就去修者联盟!”叶流华伸手拍了拍叶长华的肩膀,眉眼间稍显温和,对自己这个弟弟,他还是很有感情的,当年兄弟六个,最后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你们谈完话了?爸叫你们过去”这时,慕海棠回来了,她转头看了看客厅,轻声说道。“谈完了,这就去”事情有了进展,叶长华紧皱的眉眼也松缓下来,他笑了笑,和叶流华一起离开餐厅,到客厅去见叶家大家长。慕海棠见此,缓缓松了口气,满眼感激地看了叶流华一眼。这段时间以来,她还从没见自己的丈夫这般笑过,眉宇间总是带着愁苦,她看着也只能干着急,如今能放松下来,也算是一件喜事。叶家客厅,灯火通明。“叶承欢的事算是过去了,以后不要再提”叶老坐在上首,面色严肃地说道。叶松和叶柏面面相觑,心头有好多话想问,但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反驳,有什么疑惑还是等晚上问问自家老妈。“爸,我知道了”叶长华轻叹一口气,点头应承了一声。“对了,有一件喜事你们还不知道”叶老看着众人沉重的面色,不禁笑了笑,准备说出一个好消息,叶家最近都沉浸在各种各样的事情中,宛若泥潭,也是时候高兴高兴了。“是什么好消息啊爸?能让您老人家这么开心!”慕海棠首先有些绷不住了,她有些诧异和好奇地问道。对于自家这个总是严肃着的公公,她了解还算多,从来没有这么高兴的时候,尤其最近叶家烦心事太多,他这副模样倒是有些古怪。“是啊爷爷,你可不能自己憋着,说出来让我们大家一起高兴高兴!”叶松眼珠子转了转,讨好般坐在叶老身边,装模作样地给他锤了锤脊背。“哈哈哈,我们叶家真正的孙女叶蓁,已经到京城了!”叶老看着叶松的耍宝,心头一些压抑之事终于暂时烟消云散,他哈哈大笑着伸手拍了拍叶松的脑袋,转头看向叶流华,满脸欣慰地说道。他知道,叶承欢的事若说受打击最大的,恐怕非自己这个大儿子莫属。这个消息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叶松和叶柏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张大了嘴,满脸茫然和震惊,叶家真正的孙女?而叶长华和慕海棠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些欣喜之色。听叶流华的语气和表现,他们也知道他对自己的那个女儿颇为疼惜,如今她要回来,他们两个也很为叶流华感到高兴。当然,两人心中也对自家那个命运多舛的侄女非常好奇。至于叶流华,他怔在原地一动不动,整个人都仿佛陷入到一片麻木之中。“大哥,你还发什么愣?!”叶长华一笑,拳头轻轻砸在他肩头,大哥这个模样倒是少见。“爸你是说我的女儿蓁蓁,蓁蓁她要回回叶家了?”听到叶长华的声音,叶流华终于回过神来,他面容依旧僵硬,一句话吞吞吐吐地说出来,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喉咙里的沙哑和哽咽颇为明显。叶老看着他眼中的小心翼翼,心头不禁酸涩。自己这个儿子,也是极为可怜的人啊。“是,蓁蓁要回来了”没等叶老说话,一句轻柔的嗓音飘了过来。叶流华一怔,抬头就看到站在旋转楼梯上的冷玉蓉,此刻,她正眉眼温柔地看着他,周身涌动着和他一模一样的慈爱和激动,他们就像初为人父母一般。回望冷玉蓉,叶流华眼圈通红,灯光下,他又咧嘴大笑,那又哭又笑的样子和往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却没有人嘲笑,众人只觉心头犹如塞了一团棉花,干涩难忍,鼻腔都酸酸的,有时候,一个人的情绪太重,难免感染人心。叶蓁,即将回归叶家。这个消息绝对算的是惊天之雷,不过这雷却让叶家一片祥和和喜悦。*京城,安凛庄园。叶蓁房间中一片寂静,一个人都没有。此刻,她正在葫芦空间画画。她要在京城待一天,等到后天付浮生和欧阳幺幺大婚时,再和花婆婆,螣蛇老人一起到修者联盟去,对于修者联盟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大日子。风起云涌的联盟内部,终于要搬到台面上来了。葫芦空间。莱格正在整理叶蓁栽种的诸多灵植,有段时间没有进来,倒是有些杂乱,而他很喜欢处理这些东西,也希望灵植们能尽快长大。至于郎翼,这段时间正拼命吸收灵气,意图早日恢复实力。茅屋中,叶蓁正坐在桌前,手持毛笔,在洁白的纸上勾画着。很快,画纸上就浮现出一个惊世绝艳的身影,不过,此刻这身影却是没有穿上衣的,他虽然皮肤白皙,但却并不给人羸弱的感觉,反而精壮结实。此刻,他正坐在一棵银月树下擦拭着手中的一把黑剑。他微垂眼睑,修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投下一层阴影,容颜绝艳,气质孤冷,即便坐着,都给人一种顶天立地之感,仿佛天地都经不起他的一拳一脚。“画纸透不出你五成的气势”叶蓁放下毛笔,看着这幅画,轻声呢喃着摇了摇头。她叹了口气,把画放到了房间之中。没有和莱格郎翼打招呼,叶蓁一转身就离开了房间。恰在此时,有人敲门。“叶蓁?要不要去京城逛一逛?”安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付浮生的婚礼在明天,今天一整天时间都十分充裕,叶蓁从未来过京城,可以乘着这个机会好好了解一下这个经岁月沉淀的地方。叶蓁想了想,应承了一声。这个地方,曾和她有过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真正踩在土地上,却还是第一次。撇开卢玉的事情不提,风戊晔也和京城有关,他的前妻正是京城千金,不过后者却抛弃了他,这件事算是风戊晔心中所有的压抑,这件事迟早也要解决。不过,这件事叶蓁不会插手,会让风戊晔自己亲手解决。换好衣服,叶蓁离开房间,一眼就看到正斜靠在墙壁上的安凛。“好了?那就走吧!”听到开门声,安凛挑眉,回头看了看叶蓁,倏然遮掩住眼底浮现的惊艳之色,桃花眼闪了闪,轻笑着说道。话落,他就率先下了楼。------题外话------征文票感谢你们的投票,让我可以进入前三!我爱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