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五章 蓝弧,京城初遇熟人【征文票】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小伙子,什么叫得寸进尺?”古装老头伸手抚摸着花白的胡须,并不因为安凛的话而恼怒,反而笑眯眯地反问了一句,尽管周身珠光宝气,却依旧难掩世外高人的模样。眼看着安凛大怒就要冲上去和他辩驳,叶蓁眸子微闪,拦住了他。“前辈,我不欲与你为敌,希望你也如此”叶蓁站在安凛面前,纤细的身子中却爆发出令人侧目的锋锐,她注视着纠缠不休的老头,声音平静而淡漠,毫无意气之争,倒不像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古怪老头浑浊的眸子闪了闪,笑着摇了摇头。“好吧,不要就不要!”老头十分果决,话落,就转身离开了。“这老头是什么意思?叶蓁,这家伙该不会抱着什么坏心吧?”老头这般作为完全没有意义,让安凛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用管他,走吧”叶蓁看着老头的背影,缓缓摇头,清透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凉意,他若是没什么企图,那才说不过去,这老头气息古怪,不像是正道修者。“好吧”安凛心中忐忑着皱紧了眉,但看叶蓁神色未变,也就不再放在心上。两人继续穿梭在摊位之间,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对了,你买的这唐三彩明显是假货,没什么价值,不过你喜欢就好”安凛抱着唐三彩,摇了摇头,语气有些古怪。古玩的魅力就在这里,买卖一瞬间,可穷可富,充满了不确定性。不过到了他和叶蓁这种程度,买卖和赚钱也就没多少关系了,全凭喜欢,千金难买心头好,更何况这东西也算不了千金。“我知道”叶蓁神色未变,淡淡颔首应了一声。闻言,安凛一愣,他倒是没想到叶蓁这个新手还有这般眼力。“你既然知道是假货为什么还买?就是因为喜欢?”安凛挑眉,叶蓁在他心中可不是什么傻女人,而且这大家伙的模样不像是能够符合叶蓁审美的东西才对,她名下的产业,哪一样不是以美闻名的?听到安凛的问话,叶蓁没有回答,只是唇角勾着浅笑,神色莫测。“难道——你真正喜欢的是那串蜜蜡手串?!”半晌后,安凛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开窍般问道。“算是吧”叶蓁想了想,模棱两可地说道。她真正想要的也不是那蜜蜡手串,而是手串珠子中的东西。“算是?难道这东西有什么特别之处?”安凛伸手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盯着叶蓁手中的蜜蜡手串,刚刚那老头开口也是要手串而不要唐三彩,这会是偶然吗?“玉钥匙在哪里”叶蓁没有回应,反口问道。蜜蜡手串中是什么东西,她也不清楚。“哦对,就在前面一家名叫吉祥轩的铺子里!”闻言,安凛一拍脑门,到潘家园的正经目的他居然给忘在了脑后。两人不再关注小摊位,径直向铺子里去。很快,一家颇有些底蕴的商铺出现在视线中,门匾上就是“吉祥轩”三个大字,铺子里的生意明显很好,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就是这里了!”安凛仔细打量了一眼,笑着说道。既然确定了,自然不会继续浪费时间,两人随着人流走进店里。从外面看,这家吉祥轩不算大,但进了里面,才知什么叫别有洞天。吉祥轩的面积向里面推移了很多,一眼看去宛如一个篮球场,靠墙的木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古物,每一样古物后都放置着一枚监视器,也是为了预防有人手脚不干净,这种事可不算新鲜。在这样的店面中,东西大多都是真品,即便是高仿,也价格不菲。身着旗袍的貌美招待员行走在人群中,满脸含笑地为顾客解说着。“走吧,跟我来”安凛只是四下看了一眼,就带着叶蓁有目的性地向一个地方走去。叶蓁也没有多话,从走进这家店后,就有不下十处地方散发出浓郁的灵气,在灵气的滋养下,店面给人的感觉颇为舒适,颇有档次。两人穿过人潮,终于来到了一个人面前。那是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相貌虽然普通,气质却极佳,周围有不少看上去是成功人士的堵在他身边阿谀奉承,显然他有着不凡的身份。“你这家伙,找到你也真不容易!”安凛抱着赝品唐三彩,身上的衬衣都有些褶皱,他一过来,那些看似成功的男人们都纷纷散开,满脸嫌恶地看着他,一副看不起的模样。他们有些不解地瞧了安凛一眼,不知他这话是对谁说的。叶蓁好以整暇地看着安凛,他这般狼狈的时候倒是少见。就在众人诧异的时候,那样貌普通却气质不凡的男人开口了。“怎么不容易?你这不就找到了?”他大笑一声,毫不介意地伸手拍了拍安凛的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模样。看他这样,周围众人一愣,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行了,别废话,快带我去瞧瞧东西!”安凛挑眉,桃花眼中似有着万般风情,他冷喝一声,说道。“这不好意思诸位,朋友来访,待有时间我们再叙旧如何?”男人亦是一愣,旋即苦笑,侧头对着身边满脸好奇的成功人士们说道,心中暗道,安凛这家伙,怎么还是这幅德行,哪里像一方企业的掌权人?“呵呵,哪里哪里,蓝总有客人自然应该先去招待”“是啊,下次有空再叙,有空再叙!”“”周围众人不管是什么心情,这一刻都笑呵呵地应了一声,旋即散开。没了闲人,倒是凸显出了站在安凛不远处的叶蓁。“这位小姐,你有什么事?”男人看了看叶蓁,眸中有惊艳之色闪过,轻声问道。“她是我朋友!行了,走吧”一看蓝弧眼中的神色,安凛就心头一跳,不禁大声喝道,向前一步挡在了叶蓁面前,这家伙,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登徒浪子?“哦?”听到安凛的话,再联合他刚刚的动作,蓝弧诧异极了。他和安凛也算是莫逆之交,对于他的感情故事也知之甚深。苏胭胭的事对他而言绝对是心口难以愈合的一道疤,真是没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安凛竟然就已经移情别恋了?不过看着叶蓁,蓝弧倒是有些了解了。相比苏胭胭那种乖巧的女孩子,他也会喜欢清静宁和的叶蓁。“嘿嘿,好小子,真有你的!”蓝弧挤眉弄眼地看了看安凛,客气地对着叶蓁点了点头,带着两人上了二楼。“叶蓁,他就是我说的生意上有些往来的家伙,这吉祥轩就是他的”上了楼,安凛回眸看着叶蓁,轻声介绍道。闻言,叶蓁淡淡地嗯了一声,没有多少热情。这倒是让蓝弧高看了一眼,能在潘家园拥有这么大一家古玩店,更甚至他还是二流家族蓝家的嫡子,在这重重光环下,很少有女人能逃脱他的魅力。可这清美的女孩子,好似完全不放在心上似的。察觉到蓝弧的视线,安凛狠狠地瞪了回去。见此,蓝弧一愣,旋即笑了。安凛在他心里一直是个高冷而邪肆的男人,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变成了这么一副大大咧咧,还蕴含着些许稚气的模样?看样子,把他变成这样的,就是这位名唤叶蓁的女孩子了。“在哪儿?你可别蒙我!”二楼的古玩都被缩在玻璃柜中,档次比第一层也要高上许多。安凛四处看了看,有些不悦地问道。“切,我怎么会蒙你?你还是先把你那大赝品放下吧,我看着都累,凛子,你眼力差了不少,这么明显的假货都稀罕成这样?”蓝弧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安凛,语气嘲笑。“我乐意!关你屁事!”闻言,安凛眯了眯桃花眼,反驳了一声,却没有放下唐三彩。“把东西放下吧”叶蓁也看向安凛怀中的大物件,说道。这唐三彩自然是假货,一直拿着也没什么用处,插花都显得俗气。“好”听到叶蓁的话,安凛这才听从,把赝品唐三彩随意放到地板上,不再理会。蓝弧嗤笑一声,这家伙真的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安凛了,什么时候开始,他这个兄弟说的话不管用,一个女孩子随意一句都被他奉若圣旨了?不过他也看明白了,唐三彩是这女孩子的。“跟我来吧”没等安凛瞪眼,蓝弧就向角落里一间屋子走去,这是二楼唯一的隐蔽处。三人进了屋,里面一看就是办公的地方。“喏,东西给你,记得,欠我一个人情!”蓝弧打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一个木盒,随手抛给安凛,旋即乐呵呵地说了一声,安氏财团安凛的人情,可值不少,远不是钱财能比的。而且,他也知道,安凛的兄长安青云是个修者,修者这种玄奇的人物,和他这种普通人完全牵扯不上,若能因此和修者扯上关系,他也算是讨了大便宜。安凛没有理会蓝弧,打开木盒,里面静静躺着一把玉钥匙。叶蓁眯了眯眸子,眼瞳深处掠过一抹光。安凛却大喜,拿出钥匙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看着,这东西果然和他手上那一把一模一样,这一趟京城之行没有白来!“怎么样,是你要的东西吧?”蓝弧双手环胸,笑着问道。“没错!你算是帮了我大忙,以后有事尽管说!”安凛挑眉,紧紧握着玉钥匙,眼神中的喜色格外明显。“东西是假的”叶蓁摇了摇头,淡声开口道。她这话却让安凛和蓝弧同时皱紧了眉,当然,两人皱眉的含义皆有不同。前者是心凉,觉得自己白高兴一场。后者则是不悦,他觉得叶蓁就是凭借安凛的喜欢,在随口胡说,东西是他收上来的,不是假货,就她这么一个会购买赝品唐三彩的外门汉,凭什么这么说?“叶小姐,东西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没等安凛开口,蓝弧就不乐意地说道。他虽然和安凛是好友,但有时候,友谊这种东西也是要靠利益来维持的,好不容易他有了让安凛看得上眼的东西,却被一个女人给扰了!“够了!叶蓁不可能看错的!”闻言,安凛不悦地怒叱一声。当初在文庄拍卖行的拍卖会场上,就是叶蓁告诉他玉钥匙分为好几把的,他不是修者,察觉不到其中的波动,但叶蓁不同,如今的她可是比花婆婆还要强大的高手,这种浅显的东西,这么久过去了,她自然看得更清楚了。“是白玉没错,不过也单单只是如此”叶蓁没有看蓝弧,取过安凛手中的玉钥匙,说道。在木盒打开的那一刹那,她就已经察觉到了,这把玉钥匙中并没有熟悉的能量波动,普通人看不出来,但她却不会错。“怎么会?”蓝弧哑然失声,这东西明明是他收上来的珍品。“为什么不会?”叶蓁挑眉,假的就是假的,也只能蒙蔽普通人。“算了,咱们走吧”安凛摇了摇头,语气无奈,看来叶蓁当初没有拍下玉钥匙是正确的,他想搜集奇这些钥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先不提找不找得到,就算找到了,还要面临真假之分,可是他是血族,根本没有分辨能量波动的能力。蓝弧紧紧皱着眉头,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他听到安凛的话一愣,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又不知该说什么。难道说他觉得是真的?这句话太苍白了。而且他就算有意要反驳叶蓁,但也要看安凛站在谁那边,眼下的情况,他分明就和叶蓁是一伙的,完全把兄弟之间的感情置于脑后。“好,走吧”叶蓁颔首,既然是假货,那他们也没有停留的必要。“表哥?表哥?”两人还没有踏出办公室,一道清脆而温柔的女声响了起来。随着这话音落下,纤细的身影出现,女人有着靓丽的五官,打扮很时尚,一头卷发女人味儿十足,身上的饰品一眼看去都价值不菲。看着出现的女人,叶蓁眯了眯眸子,这人,她见过,在兰城。说起这个女人,就不得不说起她来到华夏后的第一个朋友,明媚。当初明媚和暮年在一起后,失去了孩子,还被火烧成重伤,而事情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女人,王城柯的未婚妻,方轻语。倏然,叶蓁眸子一动。表哥?明媚曾和她说起过,方轻语的母亲是京城二流家族蓝家的人,而这家古玩店的老板蓝弧也姓蓝,这么一来,一切倒也能说得通了。只是没想到,她第一次游览京城,就会碰上一个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在叶蓁看向方轻语时,后者也看到了她。看着叶蓁那张熟悉的美丽脸颊,方轻语瞳孔一缩,嘴唇蠕动,想要说些什么。在明媚的病房,她第一次见到这个眼神让人觉得无所遁形的女人。这么一张脸,只要见过一次,恐怕就都不会忘记,她还是那么美,气质悠然淡漠,不同的是,时隔数月,她的美丽,似乎比以往更甚一筹了。她怎么会在表哥这里?“叶蓁?!”没等方轻语反应,一道不可思议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叶蓁眼神淡漠地望着王城柯,这个男人,倒是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他依旧名牌在身,面容英俊,只不过周身的疲惫和自卑即便掩藏也能叫人一眼看透,他眼神中分明是老人般的腐朽,不过短短几个月,他竟然也被岁月或者说新的女朋友,磋磨成了这副模样,真是世事无常。叶蓁明白王城柯变化的原因,无非是蓝家给予的压力。王家在兰城或许占据着一席之地,但在权势顶峰的京城,即便一个二流家族都足以将其压死,他的变化是理所当然的,叶蓁毫不意外。早在以前,她就知道,王城柯不是一个有主见,有魄力的男人。在和方轻语的爱情中,王城柯绝对是被压制的一方。再见,已时过境迁。------题外话------求征文票,月票,笔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