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五章 真假欧阳幺幺【三更】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呵呵,早就和你说过,少去招惹金玲,你却不听,这下子吃瘪了吧!”螣蛇老人看向利盟圣人,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闻言,利盟圣人唯有苦笑。是啊,这一对野蛮的夫妻,他以后确实不应该再招惹了。看利盟圣人装傻服软,金玲夫人翻了个白眼,也不再计较,反而将目光看向场上所有愤愤不平的宾客,她视线所过之处,所有声音都平寂下来。无奈,奚闾圣人的宠妻之名太盛,利盟圣人不敢招惹,他们更不敢。被两个九品修者盯上,这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刚刚你们在说什么?谁说来给我听听?”金玲夫人双臂环胸,有些好奇地问道。然而,她的话却如石沉大海,根本没人敢应答。在场的都是男修,哪里敢和金玲夫人搭话?世人谁不知道,奚闾圣人不仅是宠妻狂魔,还是个超级无敌大醋缸,他们是活腻了才敢搭话。可惜,没人搭话,奚闾圣人又不乐意了。他夫人问话,居然没人理会?“花萼,怎么回事?把你气成这副模样?”金玲夫人却不生气,她转头看向高台上的花婆婆,轻声问道。若说金玲夫人对谁柔和,那恐怕就唯有和她姐妹相称的花婆婆花萼了。“这件事还是容我来说吧,金玲夫人容禀!”没等花婆婆开口,一旁的彭坤就迫不及待地说道。话落,他也不看面色铁青的花婆婆,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无非就是付浮生说欧阳幺幺病重无法参加婚礼大典,而他分明看到欧阳幺幺完好无损心中好奇之下脱口而出,倒是没想到这样却惹怒了众多宾客。彭坤言辞恳切,满脸悔意,好似他刚刚就是无意询问的一般。“这件事不是彭盟主的错!若非是他,我们这些人还被蒙在鼓里!”“没错!这分明就是付家和欧阳家的错,完全是在耍弄我们!”“就是说,修者怎么可能重病?这般糊弄小孩儿的话我们竟然也信了!”“”宾客们看着彭坤满脸愧疚之色,不禁怒火中烧,纷纷从奚闾圣人和金玲夫人的到来中回过神来,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责难付浮生。有些夸大的,甚至将层面上升到了阴谋论,觉得付家和欧阳家打着什么将他们这些修者一网打尽的想法,所以连彭坤这个盟主都蒙骗欺瞒着。面对这众多言论,付浮生哑口无言,因为他根本没办法证明欧阳幺幺重病。叶蓁倒一直看着奚闾圣人和金玲夫人,这两人出现的太巧了。“好了,都安静一下”听着纷杂的议论声,金玲夫人皱了皱眉,一脸不悦。她最是讨厌这种一窝蜂的环境,吵得她脑袋都痛了。金玲夫人话音一落,奚闾圣人就冷哼一声,这声音包裹着灵气,扩散到每一个人耳中,霎时,场面就安静下来,奚闾圣人不禁转头看向金玲夫人,一脸求表扬求打赏的神色,这副忠犬模样让叶蓁轻笑一声。听到这清冽而动听的笑声,金玲夫人一愣,旋即把视线放在了叶蓁身上。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倒是把她给吓了一跳,华夏何时出现了这等妖孽?金玲夫人满含诧异地上下打量着叶蓁,就这般年纪,修为居然比她和奚闾还要强上一线,她活了这么久,当真还从未见过这等天赋惊人的小辈。奚闾圣人也惊讶地看了叶蓁一眼,不过是短短一秒就重新把视线放在了金玲夫人身上,丝毫没有多看一眼,仿佛在他的世界中,就只有金玲夫人一个人。他唯一的动容,也只是讶异于叶蓁的修为天赋罢了。对上金玲夫人的视线,叶蓁轻轻颔首,算是打了招呼。见此,金玲夫人也点头示意。两人隔空相识了一番,倒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不过此刻却没人觉得奇怪,毕竟现在众人的注意力还放在付浮生和欧阳幺幺大婚上。“所以,你们是希望付家给你们一个交代?”金玲夫人转过头,看着场上所有人,满含趣味地问道。然而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人回应是与不是,依旧一片寂静。“到底是不是!”金玲夫人显然没有那么多耐性,见没人应答,不禁冷嗤一声。霎时,众人像是复活了一样,再次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当然!付家这么做摆明了就是耍弄我们!”“没错,我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能容忍付家这般糊弄?”“今日若是不将事情说清楚,那我们这些人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群情激奋,付浮生紧抿着唇,在心中思量着对策。欧阳幺幺此刻并不在修者联盟,他拿不出证据,但为了付家的声誉,他倒是可以找个人出来伪装一下,下首都是宾客,不可能一个个上前来查看,说不准就能蒙混出关,但身边有彭坤这个拖后腿的,事情也难说。他心头十分犹豫,若假冒的被人发现,那后果只怕会更加严重。付浮生还没做出决定,金玲夫人又开口了,但她的话却叫所有人都愣住了。“既然你们要个交代,那付家和欧阳家自然要给这个交代!这样吧,既然你们是觉得付小子耍弄你们,那就叫人把欧阳幺幺带出来,你们上前一看便知她是否重病,若是真的,你们是不是也要全部向付家乃至欧阳家致歉?”这番掷地有声的话让议论声渐渐消弭,大家脸上都出现了犹豫之色。是啊,如果付家没有说谎,那他们岂不是也要道歉?这怎么拉的下脸?“夫人说的是,幺幺那丫头的确应该出来见一见诸位道友!”彭坤此时适时出现了,他心中暗喜,金玲夫人还真是个神助攻,这个时候提出让欧阳幺幺出现,只要她出不来,那付家和欧阳家算是再也没可能联手了。而欧阳幺幺大婚之日逃婚的消息也会传遍整个修道界,看付家还有颜面和他彭坤争夺修者联盟盟主之位,哈哈哈,一举数得,好,好啊!这边彭坤喜不自禁,那边花婆婆和付浮生却心头一紧。他们两个都知道,欧阳幺幺并不在修者联盟,但如今金玲夫人话已经说出来了,他们若是不照做,岂不是自打嘴巴?一时间,除了叶蓁,知情人都心急火燎了。“付家小子,去,把欧阳幺幺那丫头带出来!”奚闾圣人转头看向付浮生,挥了挥手,语气自然地说道。“是”闻言,付浮生只能点头应了,此刻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看着付浮生转身离开,花婆婆心头惊怒交加,忍不住瞪了金玲夫人一眼,她本以为她来可以帮上忙,没想到忙是帮上了,却是彻彻底底的倒忙!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要到哪里去偷一个欧阳幺幺?叶蓁倒是一脸平静地坐在了属于长辈的小几前,她今天没怎么吃东西,这修者联盟做的东西虽然一般,但勉强可以果腹。金玲夫人兴味盎然地瞧着叶蓁,看她居然自顾自地吃喝,不禁咧嘴笑了。这丫头,不仅长相和天赋喜人,连性情都很对她的胃口。不知过了多久,付浮生回来了,不过他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花婆婆来不及多问,就看到他身后跟着的欧阳老头,此刻,欧阳老头怀中正抱着一身喜服的新娘子,那圆润可爱的脸蛋不是欧阳幺幺又是哪个?“这这是”花婆婆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她只当这是付浮生临时想的法子,叫某个和欧阳幺幺身形相近的丫头易容伪装的,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解决方法。知道这丫头是个假货,花婆婆这次就凑近了彭坤,谨慎地盯着他。而此刻的彭坤也震惊极了,他上下打量着欧阳幺幺,心中满是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呢?欧阳幺幺明明被木炎给带走了,已经离开了修者联盟啊!倏然,他灵光一闪,和花婆婆产生了一样的想法。修者可不像普通人的世界,易容手段手到擒来!霎时,彭坤就放松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欧阳老头和付浮生,宛如看小丑一般,他敢确定,欧阳幺幺确实已经离开了,所以欧阳老头抱着的,一定是假货!“幺幺真的身体不舒服,若不信,你们大可以上来查看”欧阳老头眉宇间尽是担忧,当然,还隐隐有着对众多宾客的怒火。眼看着欧阳幺幺确实没了行动能力,还被抱着出来,宾客们顿时就有一大半都消除了疑虑,脸上也露出些许惭愧之色,他们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欧阳老头这么肯定的模样,彭坤眼神闪烁不定。付浮生一直没有开口,除了最开始的古怪,他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如今欧阳幺幺已经被带出来了,你们谁还有疑惑,大可以上前去看,若是都承认误会了付家,那还在等什么?你们不要道歉的吗?”一直静站在高台下的金玲夫人开口了,她冷嗤一声,话语颇为直白。闻言,宾客们都躁动起来,已经隐隐有了要道歉的意思。“嘿,青山道人,长生门,刚刚就你们叫嚣的最厉害,若不然就带个头?”利盟圣人抓着一个苹果咔嚓咔嚓吃得开心,幸灾乐祸般说道。霎时,刚刚最为愤怒的两方势力都愣了愣,旋即苦笑,他们如果不道歉,岂不是得罪了金玲夫人,奚闾圣人,花婆婆以及利盟圣人了?青山道人站了起来,他满脸羞愧,身上冷汗涔涔。“此事,的确是我”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给打断了。“幺幺这孩子怎么看上去像睡着了似的?”彭坤不经意间来到欧阳老头身边,避开了花婆婆暗中的阻隔,疑惑地说道。他绝不能让付家和欧阳家翻牌,这分明就是假的欧阳幺幺!这一刻,彭坤依旧坚信,他费尽心思安排木炎带走的欧阳幺幺,不可能出现在修者联盟,这就是付浮生和欧阳家在耍诈,企图蒙混过关!彭坤话音落下,青山道人的话就都被堵了回去。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脸上再度升腾起些许怀疑之色。人就是这样,不到最后一刻,永远都不想承认是自己错了。下方宾客再次陷入沉思,不过却不像刚刚那么决绝了。花婆婆没能拦住彭坤,脸上露出些许阴沉和愤怒。这个家伙,自从上次伏羲族地回来之后,对她就再没了往日的恭敬,一而再再而三地视她如无物,她本不愿和彭坤争执冲突,却没想到他竟如此过分!这般想着,花婆婆心头就掠过一抹杀意。既然盟主之位你坐到头了,那就让我来送你一程好了脊背上突然冒出的凉意令彭抖了抖,他能感觉到背后那道冷厉而杀气的眼神。他眼神中掠过一抹警惕,面对花婆婆这种实力与威名并存的人物,他也不想招惹的太狠,但谁让她总是坏他的好事,到了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各位,为了证明幺幺的确重病,无法起身,不如你们来查看一番如何?”彭坤抬头,脸上挂着一副为付家考虑的模样。花婆婆眸子一厉,心中暗骂:假仁假义的畜生!叶蓁轻飘飘抬眸看了彭坤一眼就垂下了眸子,继续吃喝。欧阳幺幺出现时她已经探测过了,这的确是真正的欧阳幺幺,不过中了毒,意识昏迷不醒,看样子,欧阳家这次对她失望了,下手如此之狠。思及此,叶蓁又转头看向下首的奚闾圣人和金玲夫人。此刻,金玲夫人正眸含讥嘲地望着彭坤,她和奚闾这么多年鲜少来修者联盟,没想到内部竟然已经腐朽成了这个模样,有这样的盟主,不败落都是稀奇之事。“既然如此,你们就上前去看吧”她随意地看向宾客席位,声音懒散地说道。她话音落下,原本因为彭坤的话而蠢蠢欲动的人,忽然就不敢动了。看着这群没有胆量的货色,彭坤心头暗怒。“呵呵,既然如此,不如由老夫来做个见证,青山道人,早就听闻你毒医双绝,不如随老夫一起,为欧阳家的丫头诊断一番如何?”就在气氛紧张时,茶仙圣人起身了,他笑眯眯地摸着胡须,说道。闻言,下方宾客们纷纷松了口气,全都感激似的看向茶仙圣人。“圣人所言极是,此事由您来见证再合适不过!”“没错,圣人尽管去,不管结果如何,我等都会接受!”“茶仙圣人最是公正不阿,我们相信您老人家!”“”由茶仙圣人出面,他们就不用得罪花婆婆和金玲夫人,何乐而不为?彭坤也面色一滞,若是螣蛇老人和利盟圣人他还能说道说道,毕竟这两人和花婆婆关系极好,但茶仙圣人却不同,他是五圣人中最云淡风轻的一个,做事耿直,从不偏袒任何人,他的信用容不得任何人质疑。听到众人的话,茶仙圣人笑了笑。他刚走出一步,就回头看向奚闾圣人,说道:“奚闾老哥,你的易容术最为精湛,一同来吧,否则难免招惹口舌”茶仙圣人心思缜密,在想到邀请青山道人来查验欧阳幺幺是否重病时,还不忘带上精通易容术的奚闾圣人,这样一来,周遭的议论声又小了一些。只不过,须发皆白的茶仙圣人却叫奚闾圣人为老哥,有些怪异。“不去不去!我只摸我夫人的脸!”奚闾圣人仰头,一脸认真和执着地说道。要验证一个人是否易容,第一项就是摸脸。闻言,众人嘴角都抽了抽,早就听闻奚闾圣人是宠妻狂魔,如今看来,说是宠妻狂魔都还差一些,这完全就是彻彻底底的妻奴啊!面对所有人抽搐的眼角,金玲夫人倒是一派淡定的模样。她不仅没有觉得尴尬,反而还与有荣焉地回给奚闾圣人一个温柔如水的笑容,霎时,所有人心头都浮现出两个字:腻人!------题外话------感谢各位小可爱们每天不辞辛劳的投票,厨神才爬到第一的位置,第三更,算是一个小惊喜,谢谢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