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章 千呼万唤的司缪大神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花婆婆呆呆望着叶蓁,任由她将自己扶起,眼圈却渐渐红了。她对叶蓁,心头一直保持着一种敬畏和点点利用,虽然真心也有几分,但这些如今想想,却是让她惭愧和内疚的理由。金玲夫人看向叶蓁的眸子也越发柔和,这个女孩子,她是真的很喜欢。“好了好了,你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该不会是被彭坤给吓得吧?”螣蛇老人素来和花婆婆交好,见她如此,不禁笑嘻嘻地说了这样一句略带喜感的话,但其眼眸中却满含安慰之意。叶蓁轻笑,将花婆婆扶到首座,自己也择了个位置坐下。她明白,彭坤的事情少不得要她帮忙,既然如此,倒不如坐下来听听,而且玉葫芦的事情她也想问问花婆婆,若是没了这个依仗,彭坤不足为惧。“彭坤如今已是十品,在场除了叶小友,根本没人是对手”利盟圣人也没了笑闹的心思,黑黝黝的脸庞格外严肃。他们虽然不算修者联盟的人,但也曾和彭坤打过交道,这个人野心很大,不得不防,更何况花萼与他们几个情同兄妹,出手帮助是理所应当的。“嗯,我今天和他交过手,的确不可小觑”金玲夫人皱着眉重重点了点头,她的实力比起在座的几个圣人都要强,可惜连彭坤一掌都接不下,按照她的推论,九品巅峰的奚闾也无法和他打成平手。“不如我们联合华夏其他道友,一起灭杀彭坤?”螣蛇老人摸了摸胡子,他习惯了使用最直接的方式。“不,你这一点不可行,彭坤根本没有做过什么让我抓到把柄的事,没有证据揭发他,怎么能让华夏道友共同对其进行讨伐?这是一个难题啊!”茶仙圣人可以说是最冷静的,他分析着所有可行的办法。闻言,众人脸色都暗下了去。茶仙圣人说的不错,彭坤虽然张狂,但多外还是颇为圆滑,也结交了不少其他门派的好友,他们若一举揭发他,很有可能会偷鸡不成蚀把米。“我可以帮忙”这时,一道清冽而宁静的嗓音响起,叫人听着颇为舒服。所有人都是一滞,旋即将目光都放在了静坐的叶蓁身上。她一袭青裙,坐姿娴静,手中捧着一盏氤氲着雾气的热茶,周身气质空灵而安静,眸子如星空般神秘悠远,叫人无法看透。“孩子,你?”花婆婆愣了愣,率先开口了。她是在场和叶蓁接触最久的,后者的性子她也算是了解了一些,淡漠冷静,不爱多管闲事,他们的确有心想请其帮忙,不过她知道这乃是不可为之事。叶蓁此人,只要她不想做的事,没有人能够勉强。“叶丫头,你真的愿意帮忙?那好,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出来!”利盟圣人眼睛一亮,大掌一挥,颇为豪爽地说道。他们几个圣人一直在明面上维持着华夏的安危,都不希望一个心机深沉,实力远胜于他们,又心怀不轨,权柄在手的彭坤出来作祟。从他今天对花萼动手就能知道,此人杀心已起。除掉花萼,后面应该就是他们几个了。这并非无稽之谈,因为他们都或多或少和彭坤之间存在一切龌龊,以他狭窄的心胸,怎么可能在实力暴涨之后还平静地和他们打交道?“没错,叶小友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请说便是”茶仙圣人也郑重地点了点头,对待叶蓁的态度宛若平辈。换做今天之前,如果有人告诉他们,他们几个会请求一个年龄还不足他们零头的小姑娘来完成一件如此重要之事,恐怕他们都会嗤之以鼻。可如今事情发生了,他们也唯有苦笑。只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的确有一事需要诸位帮我”听了众人的话,叶蓁沉默了片刻,这才抬眸,语气中满是认真和严肃。见她如此,众位面对国家领导人都如泰山般稳重的圣人,此刻却都正襟危坐,就像是即将面临家长查作业的小学生似的,情绪也跟着紧张起来。待回过神来,众人都面面相觑,面含苦笑。“丫头,有什么事就说吧,我们能帮就一定会帮”金玲夫人瞧着叶蓁,语气温和地开口了。这个丫头,她今天也只有在她脸上看到过一次这样的神情,那就是提起她的夫婿之时,其他时候,哪怕知道彭坤隐藏修为的时候,她都没有这样。听到她的问话,所有人都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叶蓁。唯有奚闾圣人,如一尊守护神般坐在金玲夫人身边,并没有看叶蓁。“既然如此,那有一件事我想问问婆婆”叶蓁颔首,转头看向花婆婆,正好对上了她诧异的眼神。“你说,我只要知道就一定不会有所隐瞒”花婆婆郑重地点了点头,虽然她并不知道叶蓁要问什么。“婆婆也知道,当初叶承欢之所以能被收入修者联盟,并非她的资质,而是因为一枚玉葫芦,实不相瞒,那葫芦是我母亲冷玉蓉家族留存的传家之物,有庇护性命的作用,的确蕴含灵气,如今我想将玉葫芦要回来”叶蓁直视花婆婆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她的意思已经表现得很明显:我要知道玉葫芦的下落。在场这么多人,她当然不可能说玉葫芦是宝物,能够开启储物空间,连人都能装下,而且彭坤修为能从区区八品暴涨到十品,也是因为玉葫芦中的灵气,所以她才必须要将其回来,这样的话,就是将玉葫芦放在了明处,任人觊觎。虽然这些圣人看上去都颇为正直,但面对如此巨宝,难保有人会不动心。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能装人的储物空间,能不费吹灰之力暴涨的修为,足以唤起修者心中最邪恶的那一面,她不想赌,更不想因此而和在场这些人发生争夺。妖魔觊觎,魔毒侵蚀,华夏已经开始大乱,她不希望这些华夏修者中的中坚力量在她的手中有所折损,这绝不是一件好事。听完叶蓁的话,除了花婆婆,在场众人都一脸茫然。他们从未听说过玉葫芦的事情,修者联盟也不曾传出这样的消息。反倒是知情的花婆婆皱起了眉,脸上闪烁着些许犹豫,她想到彭坤将玉葫芦带回修者联盟后,和众位长老在祖师祠中的异变。“花萼,你要知道什么玉葫芦的事就赶紧说啊!”利盟圣人最是沉不住气,见她沉默,不禁催促道。“是啊老太婆,眼下除掉彭坤才是最要紧之事!”螣蛇老人也开口劝慰,他们只当花婆婆是不想说。“呵呵,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有些难言之隐,并非不想说”看着众人的神情,花婆婆苦笑着摇了摇头,如今叶蓁是她的救命恩人,即便有再多的为难,她都不会有所隐瞒,但牵扯修者联盟祖师祠,事关重大,她不知道告诉叶蓁此事到底是好是坏,毕竟她根本不可能是祖师祠中那东西的对手。“花婆婆尽管说便是”叶蓁看到了花婆婆神色中的为难和犹豫,语气宽慰而轻和地说道。闻言,花婆婆叹了口气。“你们不是修者联盟的人,或许不太清楚,这个组织在华夏树立了近千年,这其中并非没有道理,历任盟主的牌位都被摆放在祖师祠之中,以往我也觉得并没有什么,但蓁蓁口中的玉葫芦,却引起了震动,祖师残魂显灵!”说到这里,花婆婆面色有些震动,显然那时发生的事让她难以置信。金玲夫人等人的面色也不由一变,说到祖师残魂,那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说不准是上古的老怪物,这种东西太过诡谲,比彭坤还叫人惊惧。“祖师残魂?”叶蓁眯了眯眸子,若有所思地轻声呢喃道。她在y国时,倒是见过以特殊手段重生的始祖和奥古拉多,如此一来,华夏有上古大能附身牌位从而残存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嗯,我也不知那是修者联盟第几代盟主了,但他气息强大,比起你和彭坤来还要强,当初彭坤带回玉葫芦,才让那始祖残魂显灵,他曾说,拥有这东西,修者联盟可以再昌盛数千年,留下一句话就化作青烟回了牌位”花婆婆说话时声音小心翼翼,好似生怕被听到似的。场面一下就肃静下来,安静得近乎诡异。叶蓁手指轻轻摩挲茶盏边缘,微垂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叶丫头,既然你所要的东西和祖师祠有关,那还是放弃吧”金玲夫人想了想,率先开口打破了安静。一个彭坤都让他们焦头烂额,更何况是不知深浅的祖师残魂?这个忙他们注定是帮不上她了,相反还要劝解她,放弃这个念头为妙。“是啊,祖师残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螣蛇老人也摆了摆手,脸上含着惧色。“听闻上古灵魂能够夺舍重生,也不知是真是假,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小心行事,叶小友,这件事我们当真是无能为力啊!”茶仙圣人同样面色发苦,即便是他,此刻都有些心头发憷。“无碍,您只管告诉我玉葫芦的下落”叶蓁抬眸,语气清淡地说道。闻言,众人哑口无言,说了这么半天,人家都没听进去。花婆婆脸上满是无奈之色,她早就猜到叶蓁会刨根问底。“当日始祖师魂显灵后,修者联盟的诸多长老就将你那玉葫芦视作珍宝,日日研究,可惜,他们只知其中蕴含浓郁灵气,并没有半分收获,我也只在修者联盟停留了两日,就回了文庄拍卖行,不过后来听说东西被彭坤严密保管起来了”花婆婆想了想,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说了出来。她明白叶蓁的性情,与欺瞒着让她自己调查,倒不如给些帮助。“所以,玉葫芦并不在祖师祠,而在彭坤手中?!”金玲夫人瞬间抓到了重点,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拿到玉葫芦也并非是不可能之事。闻言,花婆婆笑着点了点头。“哈哈哈,看到叶小友的确是被上天眷顾之人,这个忙,我利盟帮了!”“对战彭坤,我也有些手痒了!”“既然你们都用手,那自然也不能少了老夫”知道玉葫芦在彭坤手中,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纷纷出声同意相助。如果要和祖师祠中的残魂抢东西,那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都不会同意的,但换作彭坤,他们倒是有了一拼之力,最起码是有了希望。“那就多谢各位了,届时彭坤我会制住,玉葫芦就麻烦各位帮我寻找了”叶蓁颔首,脸上露出一抹轻笑。事情谈妥,众人就回了房间,花婆婆也带着叶蓁来到一间早就备好的客房。“孩子,今晚你就住在这里,别拘束,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喊我”花婆婆目光柔和地看了看叶蓁,经过今天的事,叶蓁在她心中已经是如同亲生孩子一般,哪怕付浮生都有些比之不及。这虽然是她的住处,但她很少回来,所以也没有伺候的人。“好”叶蓁颔首,声音很轻。花婆婆的善意她能够察觉,自然也就不吝啬自己的柔声细语。站在房门前,仰头看了看星光闪耀的天空。“司缪,我找到烈焰石和玉葫芦了,你为什么还没回来?”叶蓁轻声呢喃,白皙如美瓷的脸颊在星光下带着不一样的美丽。倏然,她瞳孔一缩,脸上挂起些许无法言喻的笑容。星空之中,一条银白色的璀璨生物遨游而过,纵然站在地面上,都能清晰的看到,星辰在他身边都显得分外狭小,这一幕,恍若神迹。然而下一刻,银白生物却消失不见了。叶蓁脸上的笑容散去,多了些许慌乱。她脚尖轻点地面,身形一掠就站在了修者联盟最高的阁楼顶端,那颗极品灵石之上,她依旧仰望着天际,然而却没有,没有那道熟悉的身影。晚风掠过,叶蓁青裙翩飞,这一刻,恍若欲要乘风而去的神妃仙子。只可惜,仙子的脸上满含落寞。她居然产生了错觉,爱一个人,果然是日思夜想。叶蓁轻掠而去,落在了花婆婆准备的院子里。夜色渐暗,天空上的星辰也被乌云遮蔽,黑压压的,没有一丁点光亮。叶蓁推开房门,她没有开灯,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在半空中划过玄妙的弧度,霎时,面前就多出一片璀璨的蔚蓝色星空,星空中有一架桥,而桥上则站着两个人,一人银袍,清绝潋滟,一人青衣,宁静悠然。两人并肩而立,一双璧人。叶蓁眸子黯淡了一些,半空中的手垂下。就在这一刻,一双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从身后探来,反握住她的手,继续停留在半空之中,他的手和她的手,掌心都含着些微凉意。两人交叠在一起的手轻动,由点点星辰流光化成的璧人,就变换了姿态。银袍立于青衣之后,将其环在自己的双臂之中,仅仅只是看着,就给人一种缠绵和缱绻的浓烈爱意,宛如火焰,生生不息。叶蓁一愣,呆呆看着握住自己的大手,感受着身后紧贴着自己的微凉,闻着传入鼻息的清淡竹香,整个人都陷入到一片僵硬之中,不知该作何反应。“为夫千里迢迢赶来,难道夫人就要用如此冷漠的态度对我?”古井微澜的低沉声音响起,在朦胧的夜色下,叫人着迷。但此刻,音调中却带着些许调侃的委屈,委屈之下,又满含温柔和轻笑。闻言,一道清浅而柔和的笑声响起。叶蓁蓦然弯起唇角,瞳眸中也满含笑意,那面对任何事都宁静无波的心,却在此刻犹如盛开的扶桑花,燃烧起来,将那一点点的喜,渗透开来。------题外话------司大神的出场没有什么惊天动地,震撼人心,毕竟这种场面你们也看腻了,所以这一次换点不一样的,独属于叶蓁和司缪的温暖,我想你们会喜欢的。征文票哦小可爱们,么么么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