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二章 司缪:她是我的女人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真的?我可以帮你?!”司缪话落,叶蓁情绪陡然激动起来,眸子都亮了许多。她本以为司缪会说不用担心,却没想到会听到这个宛如天籁的答案,只要能够帮到司缪,她想她会愿意付出一切的。看到叶蓁的模样,司缪一愣,旋即眸子更柔。“嗯,还记得你空间中的众生塔吗?”司缪摸了摸叶蓁的脑袋,眼神中满是深邃。“众生塔?”叶蓁仰着下巴看向司缪,有些不解。众生塔是十二仙灵驻扎的媒介,上古时候就是因为众生塔出世,所以才会将众生界陷入到一片混乱之中,导致众生界破碎成无数个位面。“没错,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年众生界因众生塔而碎,如今自然也要依靠众生塔而合,这片大陆与你好似冥冥中有着一种牵连,十二仙灵接二连三被你找到,一旦召唤出菩提树,众生塔就会重新拥有逆天改命之力”在说起菩提树时,司缪声音冷凝了一些。十二仙灵召唤菩提树,的确可以永生,但同样,被菩提神力重新注入生机的众生塔,将拥有强大的能量,这种能量就是重整大陆的关键所在!如果说各个位面是纸片,那众生塔的能量就是胶水。可惜分裂后的大陆损毁了不少,即便最后能够重整大陆,也不再是往日的众生界了,那将是一个全新而未知的世界,届时,虚无神一族就是主宰者!“原来众生塔还有这种作用?!”叶蓁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这些隐秘之事让她十分震撼。“你只看到冰山一角,十二仙灵代表的永生,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司缪玉眸深邃,垂眸吻了吻叶蓁的发顶,轻声说道。其实他以往也没想到众生塔,只是那次带着叶蓁回到古战场后,查到一些隐秘之事,这才敢肯定重整大陆和众生塔有关。“那众生塔中那些罪犯他们是在众生界破碎后被抓进去的?”想到众生塔中的囚犯们,叶蓁有些疑惑地问道。“众生塔应该是世界上唯一一件鸿蒙至宝,它的用处虚无神一族也没有完全弄明白,至于那些罪犯,不过是支持众生塔运转的能量供给者而已”司缪眯了眯眸子,声音冷漠地说道。连他手中的神罚之剑都有自己的灵识,众生塔拥有灵智,毋庸置疑。失去能量,众生塔就宛如废品,它当然不希望如此,故而就囚困一些诸多位面上的凶残大能,抽取其能量,来维持众生塔的运转。而且,众生塔和十二仙灵为一体,它迫切想要让人找到,从而让对方帮它寻找十二仙灵,彻底恢复往日人人争夺的鸿蒙至宝之威。“你是说,众生塔拥有灵智,抓囚犯只是为了维持运转?!”叶蓁语气有些骇然,她从没发现众生塔拥有神识!想到众生塔如今正隐藏在她的葫芦空间中,不知有着什么样的心思,叶蓁心头就有些凉意,看样子,以往是她想的太过简单了。“你所看到的囚犯,已经不知是第几批了,每每有罪犯的能量被抽取干净,就会化作飞灰,众生塔会随后再找合适人选囚禁继续抽取能量,源源不断”司缪点了点头,又告诉了叶蓁这样一个消息。当然,他没说的是,众生塔中也有生物实力强大,被囚禁了数亿年都不曾消散,就如最顶层的那一个,不过不管是谁,都向往着自由和光明。“既然如此,那众生塔为何会让我将其中罪犯救出?”叶蓁蹙眉,她有些不解。救那些人并不容易,还要弥补对方犯下的罪孽。“你找到了十二仙灵,与十二仙灵提供的能量相比,这些人已经没了大的作用,你救出他们,他们可以为你所用,这也算是众生塔感谢你的方式,不过,它心思不纯,让你弥补那些罪孽,只是为了缓解它囚禁这些罪犯的因果”司缪冷笑一声,显然对亦正亦邪的众生塔没有好感。“所以说,我并不用管这些所谓的罪孽?”叶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很快就明白了重点。当初众生塔传递给她的消息,消除塔中每一层罪犯的罪孽和心结,才能召唤出真正的菩提树,看样子,这就是在诓骗她,让她给它当免费的劳力。不过如今司缪告诉了她真相,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消息。“自然如此”司缪点了点头,轻笑着说道。闻言,叶蓁心头微松,这样一来,放出那些罪犯,她也不用再那般苦恼了。“我想起古战场之上那棵枯萎的菩提树”蓦地,叶蓁眸中掠过一道光,抬眸看向司缪,轻声说道。难道世间有两棵菩提树?“众生界没有破碎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因果循环,众生塔出世,菩提树即将枯萎,这些都是灾难的开始”司缪声音有些低沉起来。叶蓁也听出了他的凝重,当即闭口不谈了。“我的夫人乃是福泽深厚之人,你能得到众生塔,又找到十二仙灵,这就是你的机缘,未来,我的命运乃至众生界的命运,都要系在你的身上”司缪目光调侃地看向叶蓁,缓解了刚刚令人窒息的气氛。不过他的话也不算全是开玩笑,重整大陆少不得齐集十二仙灵,恢复众生塔的能量,这些东西缺一不可,如今能做到的,显然只有叶蓁。“我不会让你死的”叶蓁环住司缪的颈,闭上眸子,在心头轻声说道。以往她只把十二仙灵当做通往永生之路的钥匙,可如今,却莫名成了司缪的救命符,在她心中强大如同真神的司缪,也会有消散的一天。司缪也微闭玉眸,反手抱紧叶蓁。气氛宁静而悠然,美好的不像话。*翌日,晨曦的光辉洒在院落里。“叶蓁?醒了吗?花婆婆他们喊你!”当叶蓁还窝在司缪怀中时,一道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安凛的声音。司缪刷地睁开眸子,里面一片清明,他玉眸中竖瞳闪烁,垂眸看了看依旧沉睡的叶蓁,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浅笑。转头,听着外面的叫门声,眸子一暗。他轻轻将叶蓁的胳膊从腰间取下,为她将被子盖严实,身形一闪就来到门口,他身上只着着银色的中衣,长发倾泻,一副刚刚起床的模样。安凛看着毫无动静的房间,有些担忧地皱起眉来。他知道修者五感很强,不可能他敲门敲这么大声,叶蓁还没反应才对。这般想着,安凛就又扬起手臂,准备再敲敲门。谁知,他手臂刚抬到一半,门从里面打开了。光芒照在开门之人的身上,看不清脸,安凛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人比他要高,周身弥漫着苍莽神秘的强大气势,明显就不是叶蓁。“叶蓁呢?你把她弄到哪里去了?!”安凛来不及多想,就怒斥出声,手掌也捏成拳,向司缪砸去!在他看来,这个强大的男人大早上的出现在叶蓁房间,一定意图不轨,不管是他想的哪一种,结果都不算太好,很有可能叶蓁已经遇害了!一想到这里,安凛心头就一阵抽搐。司缪眯了眯眸子,看上迎面而来的拳头,随手一挥,就将安凛推开数米。他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安凛。这人刚刚的问话和举动,已经让他知道,他喜欢他的夫人。司缪心头冷意弥漫,说什么喜欢是别人的事,不,他决不允许别人觊觎抢夺叶蓁,不管对方是谁,那都是对他的挑衅!他向前一步,带给安凛强烈的压迫感,偌大的院子都在这一刻逼仄起来。这个时候,安凛才看清楚司缪的模样。他愣住了,久久无法回神。眼前这个男人,长着一张无法用笔墨描绘的容颜,他见过的任何绝色,连和这男人相比的资格都没有,他狭长的眼眸是罕见的玉色,其中瞳孔竟然是如野兽一般的竖瞳,带着择人而噬的杀戮和冰冷入骨的漠然。看着这个模样的司缪,安凛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这个男人,太危险了。“你你到底到底是谁?!”安凛额头冷汗涔涔,口吃结巴地问道。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在面对一个男人的时候,会表现的这么怂包。“她是我的女人”司缪看着安凛,声音苍古而冰冷。他在说“我的女人”时,带着宣誓主权之意,容不得任何人窥测觊觎。他之所以没有直接杀了此人,是因为念及他和叶蓁的关系。“她?叶蓁?!”安凛起初有些疑惑,不明白司缪这句话从何而来,不过当目光扫到他背后的房间时,瞳孔一缩,面色发白,声音带着些许难以置信。“以后,离我女人远一点”司缪虽然没有承认,但这句话也已经表明了意思。闻言,安凛面如死灰。他不想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当初仰光市有新闻刊登出叶蓁亲口承认的男朋友,和眼前这人明显不同,当时他也没放在心上,只当是媒体捕风捉影之词,可如今,正主出现了。司缪曾在仰光市化作普通人模样,跟随在叶蓁身边去看十天帮挖掘出的玉石矿脉,曾和其帮主秦谷发生冲突,也是那个时候,被媒体刊登的。安凛了解叶蓁的性情,若不是她的夫婿,怎么可能同意对方进入她的房间?“夫君”就在这时,一道柔和而迷人的声音响起。安凛刷的一声抬头去看,就瞧见房间门口站着的熟悉身影,不过她此刻并没有看他,而是用一种他从没见过的温柔眼神看向这个刚刚对他宣誓过主权的男人。“回去”司缪回头,就看到叶蓁穿着单薄的长裙站在门口。他皱起剑眉,柔声斥责了一声,让她回去。闻言,叶蓁轻笑地点了点头。“安凛,麻烦你告诉花婆婆,我很快就到”她转头,表情恢复往日的淡漠,对着安凛说道。话落,叶蓁就回了房间,司缪也走进去,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看着紧闭的房门,安凛眸中涌上一抹热意,这扇门恍若一道银河沟壑,将他和叶蓁化作两个不同的阵地,往后,他应该也无法和她做朋友了吧?这般想着,安凛就起身,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院子。房间中。叶蓁亲手给司缪穿好衣服,没有变装的意思。在修者联盟,司缪的着装模样虽然也算古怪,但还不是不能接受。“那只是一个普通朋友”看着宛若谪仙的司缪,叶蓁犹豫了片刻,顺口解释了一句。闻言,司缪笑着摇了摇头,他从不怀疑叶蓁,她也不需要这般解释。瞧出了他的意思,叶蓁轻笑,不再多说什么。“过来”司缪看着身前的叶蓁,唤道。叶蓁一愣,凑近了。两人几乎紧贴着,司缪将手指点在叶蓁的长裙上,霎时,青光大盛!光芒褪去,叶蓁身上的青色长裙已经变成了一条和司缪衣服同样材质的青衣,裙裾上有银丝形成的虚无神,走动间,恍若虚无神在遨游。叶蓁垂眸看着身上的青衣,愣了愣。她知道司缪身上的衣服是虚无神鳞片制成的,用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来形容都有些小觑了,可她身上这件是怎么来的?“喜欢吗?”司缪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他这也是第一次认真送女人礼物。虚无神鳞片每千年蜕掉一片,这是他亲手做的,只是不知叶蓁会不会喜欢。“喜欢!”叶蓁垂眸看着贴身的衣服,鼻尖突然有些酸涩,掩盖般大声说道。司缪抿了抿唇,将叶蓁揽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说过,会给你最好的”短短几个字,让叶蓁强装的坚强溃不成军,她眼圈有些红,明明不是个喜欢哭,容易感动的人,可换成面前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是脆弱的。“夫人,我送你礼物不是让你哭鼻子的”司缪心疼地擦去叶蓁眼角的湿润,苦笑地说道。看着他这么束手无策,叶蓁破涕而笑,虚无神的鳞片无比珍贵,但在司缪眼中,显然没有什么是舍不得给她的,这样的爱意,让她沉醉。“好了,我们走吧,有些事要和旁人谈,你呢,就做我的布景板?”叶蓁眸子动了动,眼睛眯成了月牙,浅笑着说道。她不想让司缪到葫芦空间去,她想让他一直陪着她。“好”司缪倒是好脾气,轻声应了。他同样不想离开她半步,有道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小别胜新婚?两人就这样离开了房间,前往大堂。踏进大堂,几双眼睛齐刷刷看向叶蓁,或者说看向她身边的司缪。花婆婆和金玲夫人眼睛里闪烁着好奇和八卦,当看到司缪时,皆是倒抽一口凉气,她们虽然上了年纪,但同样惊诧于世间竟然有这样的男人。清华潋滟,绝艳倾城,冷若谪仙或许这些词汇还有些不恰当,这样的人,天生就应该站在云端让人敬仰才对。花婆婆比起金玲夫人来还好些,毕竟她曾在伏羲族地见过司缪一次。不过每一次看到他,都给人一种全新的惊艳之感。至于螣蛇老人,利盟圣人,茶仙圣人和奚闾圣人,也都面色大变,他们是男人,不会拘泥于他人的外貌,他们只是感知到司缪深邃如星辰大海的气息。他就站在那里,却又恍若不站在那里。当他们探测到司缪身上时,才发现自己强大的精神力在他身上恍若泥牛入海,再也翻不起半点浪花,这种感觉十分可怕,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但毫无意外,这个男人若要杀他们,不过翻手之间。司缪眯了眯眸子,一股无形的气势散开,将所有人通通震醒。除了卿卿,他不希望任何人看他,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察觉到司缪散出的气势,在场除了叶蓁,所有人都面色煞白,身体抖动的如同受惊的鹌鹑,目光惊惧地望着司缪,再也没有了起初的神色。------题外话------葫芦:大神,你的迷妹们给你起了个绰号,我觉得你有必要收拾她们!(跃跃欲试,看热闹不嫌事大)司缪:哦?(睥睨一笑,带着淡淡的冷意)叶蓁:是什么?(好奇)葫芦:一秒钟大神!(捂嘴笑)叶蓁:噗——(一口茶喷出)司缪:(气流涌动)葫芦:呵呵,这事估计只有叶蓁能解释一二了!迷妹们:叶大美人,快告诉我们,司大神是不是一秒钟大神?(猥琐笑)叶蓁:司缪:征文票,月票拿出来,或许我能亲自告诉你们(冷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