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七章 叶蓁的心思,今晚动手!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她当然不是因为柯蓝的话而感动了,只不过想到了这具身体与叶流华之间的血脉之情,以及对她付出了很多感情的冷玉蓉。或许,她真的不该那么决绝。叶流华与她而言是个陌生人,但却和她这具身体血脉相连,在铲除彭坤的时候顺手救出他,并非什么难事,但今晚前去叶蓁脑海中浮现出彭坤的冷笑,清透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光。“等等”终于,在柯蓝即将踏出房门时,叶蓁开口了。她声音极轻极淡,好似一阵风都能吹散。然而柯蓝却身体一颤,猛地转过身来,眼神中带着些许小心翼翼。“叶流华到修者联盟做什么?”叶蓁转头看向柯蓝,问道。她改变主意了,叶流华若是死了,冷玉蓉也会悲痛欲绝,再者,她这具身体和叶流华血脉相连,救他一命,倒是能偿还了生育之恩。当然,在此之前,她需要询问清楚。“你决定救他了?!”柯蓝声音中充满了狂喜,她明白,以叶蓁的性情,只要是叫住了她,意思就已经很明显了,否则她绝不会再和她说半句废话。叶蓁十分随意的呼喊叶流华的性命,也被柯蓝忽略过去了。但听到叶蓁的问题,她显然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咬牙说了。“你或许不知道叶家的人员情况,叶流华有个弟弟,名叫叶长华,驻扎在l省军部任职司令员,他这段时间回到叶家,理由是l省军区不少军人发生了变异,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情况太过严重,他本想利用叶承欢在修者联盟的关系请修者出手相助,不过所以叶流华就亲自来了”提起这件事,柯蓝也有些头疼。当年盛城的事情她也了解一二,l省也许真的会成为下一个盛城。在说到叶承欢的时候,柯蓝顿了一下,还抬眸小心翼翼瞧了瞧叶蓁,生怕引起她的不快,毕竟她这么多年的艰辛,都是拜叶承欢所赐。然而现在任何事都是白费,叶流华能不能活着走出修者联盟还是个问题。再者,l省的事情也足以摧毁叶家。当初叶流华守卫的盛城变成一片死地,如今叶长华驻扎的l省也同样如此,这样一来更加重了叶家和妖魔有关联的真相。有些事,细思极恐。听完柯蓝的话,叶蓁微愣。l省变异行尸走肉当这些词汇聚集到一起,反倒和当初在潘家园遇到的水歧所说的魔毒合并在了一起,同样是l省,而魔毒选择身体健硕之人潜伏,军人就是极好的选择。思及此,叶蓁眸中闪过一抹了然。着实没有想到,叶家会和魔毒之事牵扯到一起,这样一来,她是无论如何都要插手的,能扰乱任何域外妖魔和魔族联手,何乐而不为?“你知道叶流华被关在何处?”叶蓁伸手轻轻点了点桌面,若有所思地问道。今晚,是个很好的时机。既能联合柯家反抗,又能顺手救出叶流华。“知道!当然知道!”闻言,柯蓝满脸欣喜,忙不迭地应承道。“和我去找花婆婆他们”叶蓁起身,带着柯蓝前往大堂。*“什么?今晚就去截杀彭坤?!”一向大大咧咧的利盟圣人在听到叶蓁的话后,手中的苹果都掉在了地上,一脸惊讶,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似的。今日彭坤刚刚给了一个下马威,还要在三日后大婚,他们今晚就动手?不止利盟圣人,茶仙圣人,螣蛇老人等等,所有都一脸不可置信。他们本以为叶蓁会将日子选在大婚之日,毕竟混乱,是个很好的下手机会,却没想到,她居然将计划提前了,直接就定在了今晚!震惊间,众人又用一种奇异的神色看向柯蓝。察觉到圣人们的视线,柯蓝心头一紧,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局促起来。她虽然也算是柯家的人,但只是旁系,寻常时候根本没资格和这些圣人见面,可如今沾了叶蓁的光,居然能和五圣人如此近距离接触。这么一想,柯蓝看向叶蓁的目光就变得有些奇异。叶流华这个女儿,倒是比叶承欢要神秘厉害不少,这么多年,明明之前还一直过着任人宰割的悲惨日子,可短短数月,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仔细想想,柯蓝就觉得心头震撼不已。“我要救叶流华”看着众人惊诧的神色,叶蓁却冷静地说道。“可是彭坤今天刚刚宣布要整垮叶家,他应该猜到你今晚会救叶流华”花婆婆在听到叶蓁的话后,眼神中多了一抹欣慰,她是不希望叶蓁置自己的亲生父亲于不顾,那和冷血动物有什么区别?可是在想到彭坤今日的神色时,花婆婆心神一颤。他绝对不怀好意,应该早就料想到了叶蓁今晚会动手,从而提前准备,将叶流华当做饵,钓到他们这些大鱼,岂不是妙哉?“那又如何?”叶蓁挑眉,轻笑着问道。“这实在有些不靠谱啊丫头,彭坤阴险狡诈,说不准会设下天罗地网!”金玲夫人皱着眉,仔细在脑海中回想彭坤的举动,最终还是摇头说道,今天晚上动手绝对不是个好的选择,聪明人都不应该轻举妄动。站在金玲夫人身边的奚闾圣人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是不赞成地摇了摇头。“婆婆,麻烦你通知柯家,我想,他们会愿意反抗的,另外,帮我联系木灵,今晚的行动中,她是个至关重要的人物,有些事,还需要她去做”叶蓁眸子深处掠过一抹深邃之色,轻声说道。闻言,众人皆是一愣。通知柯家倒是好理解,柯家肯定也不想将天赋惊人的柯子歆嫁给上了年纪且忘恩负义的彭坤,这么多年他是怎么对木灵的,众所周知。有了柯家这一条助力,今晚的彭坤只会孤立无援。但联系木灵?这从何说起?“木灵?木家和彭坤同穿一条裤子,怎么可能帮我们?”螣蛇老人摇了摇头,满脸不解。他们前脚叫了木灵,后脚彭坤就肯定会有所察觉,得不偿失。“尽管去便是”叶蓁眸子微动,没有说什么。要想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如今的木灵就是这样,用的好,足以决定今晚的成败,当然,若是实在没办法,她会让莱格帮忙的。至于司缪?呵呵,他一动手,那还有她什么事?“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与你疯上一次!”沉寂半晌,花婆婆起身,掷地有声地说道。在场几人中,她是最了解彭坤,也最厌恶彭坤的那个,旁的不说,但只要有彭坤在,付家和她都会成为他的眼中钉肉中刺,迟早会出事。若是如此,倒不如提前动手,也能占据一些主动权。“哈哈哈,好!择日不如撞日,行!我也去!”金玲夫人看了看花婆婆脸上的决绝,又看了看叶蓁,大笑着说道。她这一生都是强势的性子,在斩杀彭坤这件事上,也不想退缩。金玲夫人的决定也代表了奚闾圣人,听到她这么说,后者一愣,旋即苦笑的看了看她,半晌后叹息一声,脸上再度沉寂下来。他不可能放任妻子一个人去,所以,只能随着她。“呵呵,没想到临老了,也能任性一回”茶仙圣人笑着摇了摇头,脸上倒是十分平静。在五个圣人中,叶蓁觉得唯有茶仙圣人有着世外高人的气度,他好似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做任何事都平添了一份神秘。“你们都去,那自然不能少了老夫!”螣蛇老人摸了摸胡须,笑眯眯地说道。他没有门派,没有道侣,只有这么几个朋友,能在临老时陪他们疯狂一把,去挑衅一个十品修者的权威,不仅没有惊惧,心头还颇为兴奋。这么想着,螣蛇老人倒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嘿,利盟,我们都表态了,你该不会是怕了吧?”说话间,茶仙圣人端着茶盏轻轻抿了一口,颇为逗趣地问道。“哼,区区一个彭坤,何惧之有?!”利盟圣人一听,心头就窜出一股火苗。想当初彭坤在他面前算个屁?还不是只有兢兢战战停训的份儿?以为现在成为十品就能踩在老夫头上了?简直是做梦!今晚,他就让他瞧瞧厉害!看着众人坚决的言辞,柯蓝心头满含激动。她也只是听说过叶蓁实力强大,却没有真真见过,但五圣人在华夏修者眼中却是不同的存在,不管实力如何,都算得上是一种精神支柱。“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婆婆替我喊来木灵了”叶蓁起身,轻笑着看向花婆婆。她相信,就算彭坤已经掌控了木家,花婆婆也有这个本事掩藏耳目喊出木灵而不让彭坤发觉,这么多年,她这个修者联盟长老的名头不是白当的。毕竟在柯家风雨飘摇之际,也是她率先洞悉了彭坤的阴谋。若说花婆婆在修者联盟没有一点底蕴势力,她是不信的。闻言,花婆婆苦笑一声,最后还是点头应了。虽然她并不知道叶蓁会怎么做,但今晚绝对会是修者联盟一次大的变革,说起腥风血雨都不为过,自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一些棋子,今晚之后也没用了,倒不如现在就拿出来。没错,花婆婆就算再善良,也不是个愚蠢的女人。五圣人四散开来,各自去做好充足的准备,毕竟要面对的是强大至极的十品修者,他们必须把看家的本事以及保命的底牌通通拿出来才行。现在距离夜晚,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谢谢你孩子,我替你父亲谢谢你”看着空荡荡的大堂,柯蓝深吸一口气,对着叶蓁深深鞠了一躬。不管她对叶流华是什么态度,但能说服五圣人在今晚动手,肯定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叶流华,从这一点来看,叶蓁在她心中的地位就上升了不止一截。“不用”叶蓁缓缓摇头,语气淡淡。她虽然是临时起意,但心头也早就有了决定。闻言,柯蓝笑着摇了摇头,在她看来,叶蓁就是个嘴硬心软的孩子。不知过了多久,花婆婆回来了,她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纤瘦,略有些狼狈的女人,不过此刻她步伐慌乱,好似对即将到来的事情十分激动一般。女人样貌在短短时间内就发生了大的变化,双眼凹陷,脸颊泛青,十分可怜。叶蓁望着她,眸子微动。而柯蓝则是震惊了,她当年离开时,木灵虽然和彭坤的感情就已经出现了问题,但整个人还是温婉华贵的,盟主夫人这个位置坐的很稳。没想到这才多久,就已经像是变了一个人。她模样可怕,若不是知道她是木灵,都以为是青鬼了。“你找我”木灵直接看向叶蓁,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她,语气隐隐含着一抹激动。她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绝地翻盘的机会,可惜,就单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做些什么,不过如今,这个机会终于被她等到了。和彭坤夫妻多年,她虽然不敢说最了解他,却也差不多。同为十品修者的叶蓁,绝对算是他的心头大患,否则也不会在今日大殿时直白地开口要对叶家动手,他这个男人,最善于使用一些逼迫手段。思及此,木灵心头冷的直打颤。“是,有个忙,希望你能帮,不过我想这也是你希望看到的”叶蓁轻轻颔首,语气很静。“和杀彭坤有关的忙,我可以帮!”木灵沉默了片刻,终于一字一顿的开口了。她语气格外阴森,在念及“彭坤”这个名字时,有些恨不得噬其肉喝其血的戾气在其中,再配合那副样貌,当真和鬼怪无异。柯蓝都忍不住抖了抖,神色惊惧。她实在想不到,这么多年彭坤到底都对木灵做了些什么,竟然让她变成了这幅可怕的模样,将一个温婉如水的女人逼迫至此,也是彭坤的能耐了。“在此之前,我想问你,叶承欢曾经带来的玉葫芦,被彭坤放在何处?”叶蓁看着木灵,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她清晰地看到木灵在听到“玉葫芦”时,眸子深处掠过一抹幽暗的光。“你是叶家的人,你知道玉葫芦的秘密?”木灵直直望着叶蓁,出声问道。她虽然不明白彭坤修为大涨的原因,但她毕竟和他做了这么多年夫妻,也能猜出一二,彭坤的变化乃至对叶承欢的感情,都是从得到玉葫芦后开始的。在她心中,那枚玉葫芦就是害的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你只需要告诉我玉葫芦在何处”叶蓁神色淡了淡,她不想和木灵多说废话,尤其是关于玉葫芦的。“我虽然和彭坤多年夫妻,但他做任何事情都防着我,生怕我回去告诉木家,玉葫芦的神奇自祖祠之后就众人皆知,不过没人知道彭坤将其放在了什么地方,你若非要问我,那我倒是有个地方,或许会在那里”木灵缓缓摇头,倏然,她眸子闪了闪,想到了一件事。“哦?”叶蓁眯了眯眼,心头微动。“有次我曾在大殿之上见到彭坤,而且当时他神情鬼祟,我心知不妙,没有被他发现,否则我恐怕已经没机会站在这里和你们说话了”木灵苦笑一声,但眼神中却尽是狠色。“大殿?阁楼?”花婆婆神色有些茫然,玉葫芦和大殿有什么关系?“极品灵石!”蓦地,叶蓁眸子中有光掠过,她轻喝一声,似有些惊诧。早在来到修者联盟时,她第一眼就把视线放在了阁楼顶端的鄂红珠之上,那时候花婆婆说红珠是修者联盟时代留下的珍宝,具有浓郁的灵气。她看过,的确只是一块简单的极品灵石罢了。可如今想想,有些东西却很古怪。例如那极品灵石沿用多年,灵气稀薄了很多,但当时她查看时,分明有细碎的生机从中传出,当时她只以为灵石中被修者联盟的前辈注入了什么天材地宝!现在听到木灵这么说,她脑海灵光一闪,果然发现了不对劲。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彭坤很有可能将玉葫芦就藏在红珠之中!按理说,极品灵石红珠是修者联盟时代珍宝,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事情,那里处于最显眼的地方,没有人会将其偷走,反而很安全。“你很聪明”听到叶蓁的话,木灵微诧地看了她一眼,笑着点了点头。没错,自从那晚之后,她也觉得彭坤是对红珠有什么想法,可如今听到叶蓁提起玉葫芦,终于想到了这一茬。试问,谁能想到彭坤会将玉葫芦藏匿在红珠之中?叶蓁心神一松,亏得她在司缪回来的那一晚还和极品灵石那么近,却依旧没发现玉葫芦的踪迹,彭坤心机深沉,恐怕也在那边布下了什么隔绝之法。“你要如何帮忙?”柯蓝对于这些并不在意,见气氛安静下来,就有些着急地问道。闻言,木灵抬眸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反而对叶蓁说道:“我需要你暂时隐藏我身上的味道,最起码在我去见彭坤的时候,不要让他发现我身上的某些味道,这样一来,我可以让他在战斗中失去自保之力”木灵看着叶蓁,认真说道。她和彭坤生活在一起这么久,一些隐秘之事还是知道的。闻言,叶蓁眯了眯眸子,点头应了。要遮盖或者隐藏身上的气味不是难事,金隅柚叶的汁液恰好有这个功效,不将其制作成丹药和灵食,金隅柚叶就没有隐身的效果。这般想着,叶蓁就随手将一片金隅柚叶递给了木灵。“将汁液涂抹在身上,三个小时内,可以让你隐匿身上的气味,不被人发现”没有废话,叶蓁淡声说道。“谢谢”木灵紧紧捏着金隅柚叶,轻声道谢一声,转身离开了。“蓁蓁,她能信吗?”花婆婆看着木灵逐渐变小的背影,有些忐忑地问道,若是木灵将叶蓁大厅玉葫芦的事情告诉彭坤,那这件事怕是就要出现变故了。“婆婆,她心中的确还存有一丝念想,不过彭坤会打破这念想的”叶蓁神色很平静,并不为此而担忧。既然已经知道玉葫芦就在极品灵石之中,那她也不用过于焦虑了。相反,彭坤一定在极品灵石周围设置了什么手段,一般人很难将其破开,未免打草惊蛇让彭坤临时将玉葫芦转换了地方,倒不如见机行事。此刻,就静等夜幕降临了。*今晚夜色浓重,没有月亮,也没有星光。木灵先是用叶蓁给予的金隅柚叶汁水涂在身上,果然没有再闻到身上的些许古怪气味。她精心打扮一番,手中提着食盒,向彭坤住处走去。站在彭坤房门口,木灵心脏跳得极快,踌躇了一下,还是推开了门。房间内,一阵嬉笑声传来,木灵身体一僵,但心头的紧张却化为平静。“盟主,你好坏啊”木灵进了房门,就看到身着弟子服的娇媚少女窝在彭坤怀中,声音甜到腻人,而拥着她的男人,则用大手在其身上肆意游走。“小美人,哈哈哈”彭坤发出阵阵邪笑,木灵反而更加冷静了。“彭坤,我有些事要和你说”站在两人身后,木灵声音淡漠的说道。闻言,那窝在彭坤怀中的少女一愣,旋即面色煞白的颤了颤,反观彭坤,脸上还是挂着邪笑,没有丝毫动静。以他现在的修为,早在木灵站在门口的那一刻就察觉到了。这个老女人,还当自己是当初的盟主夫人不成?“你先出去!”木灵目光带着一丝冷厉地看向少女,喝道。闻言,少女大惊失色,也顾不得许多,衣衫不整地匆匆跑走了。另一边,彭坤还依旧保持着怀抱美人的姿势,他闭了闭眼,满脸不耐烦地转过身,上下打量了木灵几眼,眼神中倒是掠过一抹诧异,神色也缓和了很多。今日的木灵一袭粉裙,虽然和她的年纪不太搭配,但脸上妆容精致,即便消瘦也难掩其中姿色,最让彭坤惊讶的是,木灵此刻的模样和他初见她时一模一样!“夫妻这么久,你要休弃我,我无话可说,但有些话我想再问问你”木灵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食盒放在了桌上。她转头看向彭坤,一字一顿,语气认真。若是这个时候的彭坤能注意到木灵语气深处的点点希冀,恐怕事情就不会发展到那最悲惨的一步,只是不知他最后有没有后悔过。“有什么事,还需要你亲口过来说?”彭坤挑眉,翘起腿,上下打量着木灵,眼神肆虐,没有半分尊重。“你可曾爱过我?”木灵坐下,直直望着彭坤的眼睛,语气却极为平静。闻言,彭坤一愣,旋即冷笑着看向木灵,他没想到这大晚上的,木灵居然会跑来问他这样一个幼稚而愚蠢的问题。爱人?他从没爱过任何人!“我知道了,你爱的从来都只有权势,在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包括娶我,是吗?”木灵笑了笑,不在意地轻声问道。“是”彭坤眯了眯眼,想了想,冷声应了。他不得不说,木灵很了解他。“木家在你眼中也只有利用之说?”木灵扯了扯嘴角,继续问道。“呵,能为我所用,是你木家的荣幸!”彭坤喝了一口冷茶,语气随意地说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这一生没有孩子,是不是你所为?”前两个问题木灵一直显得很平静,但问起这最后一个问题时,她语气中多了点点波动,眼神中也有着些许希冀。闻言,彭坤动作一顿。他的动作让木灵一颗心沉到了谷底,陷入了黑暗。她惨然一笑,不过一瞬间就恢复过来,将东西都从食盒中取了出来。“事情我都知道了,很快你就会重新娶亲,今晚,陪我吃一顿饭吧?”木灵浅笑,好似刚刚的一切问题以及流露出的悲伤都是装出来的似的。四菜一汤,还有一坛酒。彭坤看着桌上的饭菜,微微一愣,这些都是他喜欢吃的。这一瞬间,彭坤心头产生了些许震动,毕竟和木灵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若说一丁点的感情都没有那是假的,不过感情也没有多深就对了。为了抓紧木家人的心,他当然不可能给木灵一个孩子。一旦他有了继承人,那么木家想要扶持的就一定是木灵的孩子,到了那个时候,难免生出异心,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亲生儿子他也不想要!“喝杯酒吧,以后怕是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木灵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彭坤,一杯自己执起。许是被木灵此刻的温柔和当年相似的装扮蛊惑,彭坤端起酒杯,缓缓凑近自己嘴边,刚刚喝进去一小口,彭坤倏然将杯盏摔碎,把嘴里的酒也吐了出去!他神色冷厉地上前一把握住木灵的手腕,语气冰冷道:“你想害死我?和叶蓁,花萼合作,你心里很得意?”彭坤狠狠一推,就要将木灵推到地上。然而就在这一霎那,木灵上前一把抱住彭坤,将自己嵌入到他怀中,他的身上还有一丝陌生的香气,是刚刚那个女弟子的,木灵闭了闭眼,神色绝望。软玉温香,彭坤有一瞬间的犹豫,但只是一瞬,就将其再度推了出去。这个时候,他不可能相信前去见过叶蓁的木灵。“哼,看来,叶蓁他们今晚要动手了”彭坤眯了眯眼,冷嗤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偌大的房间,熟悉的地方,木灵神情呆怔,半晌后,疯狂大笑起来。这一刻,她脑海中回荡起当初和彭坤初见的时候。英俊挺拔的男人,一袭蓝装,风度翩翩,面前的女子穿着粉色的裙装,手中折着一支艳丽的桃花,温婉的脸颊上挂着一抹绯红,长睫微垂,娇羞一片。彭坤,完了,一切都完了。*夜色深沉。叶蓁和柯蓝一直坐在大堂,没有动。今晚的事情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她并不想司缪为此担心,所以也没有回空间。不知过了多久,金玲夫人等人面色凝重的出现了。“我先到大殿去,必然会引来彭坤警觉,之后我与柯蓝去救叶流华,彭坤也必然会在那里,你们拦截他的下属,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叶蓁扫视众人,身形微动,就如清风般掠向阁楼顶端。那里,散发着微弱的红光,在夜色中颇为显眼。“感谢诸位圣人了”柯蓝郑重应了一声,也紧随其后离开了。“今晚,一切小心”花婆婆和众人对视一眼,轻声说道。半晌后,大家相视一笑,颇有些洒脱。同一时刻,付家和柯家也倾巢出动,纷纷涌向彭坤的住处。春季的晚风很凉,空中一道青色的光影闪过,巡逻的侍从们微微一愣,揉揉眼睛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只当是眼花了。叶蓁轻易来到了阁楼顶端,接近了那颗绯红的极品灵石。这么多年,即便是极品灵石,其中灵气都耗损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在一些边角地带也出现了些许细小的裂纹。叶蓁催动葫芦空间的灵气,却依旧没能从中传来呼应,不禁眸子微凛。她伸手,一把抓向那颗极品灵石。她早已经在周身布下了能量层,在灵石爆发出巨大的炸裂时,叶蓁只是稍稍后退两步,并没有出现什么损伤,不过消耗了一些灵气罢了。她再抬眸看去时,阁楼屋顶的瓦片已经碎裂了。也亏得是她来取玉葫芦,若是旁人,哪怕花婆婆,都有可能就此殒命。也因为这一块的动静,四面八方传来不少破风声,是巡逻的侍从发现有人偷盗红珠,增强了警戒,一时间,黑暗的修者联盟亮若白昼。叶蓁神色不动,依旧盯着面前的极品灵石。她知道,是彭坤对此布下了一些手段。只是,要如何破除呢?而周围那些蜂拥而来的侍从,还未靠近阁楼时,就被一道道光影阻拦下来。花婆婆,金玲夫人和奚闾圣人随同柯家,付家前往彭坤住处,而螣蛇老人,茶仙圣人,利盟圣人以及柯蓝,则帮助叶蓁挡下侍从。叶蓁上前摸了摸透明的光层,不是结界,反而有着一股生命波动。神石,利器,术法,阵法等等轮番上阵,却没有破开一丁点,叶蓁蹙眉,有些不解,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以往从没见过?不过也因为这么严密的保护,叶蓁更加确定,极品灵石中就是玉葫芦!想了许久的东西就在眼前,却无法破除,让叶蓁有些为难。倏然,她眸子闪了闪,用木属性灵气贴近光层细心感应,果然从中感应到了浓郁的生机,她了然,只是神情颇为诧异。她实在没有想到,彭坤居然将玉葫芦视作和他生命同等重要的东西。极品灵石四周的透明光层不是别的,正是彭坤的生机之气。换而言之,彭坤将自己的“另外一条命”放在了灵石四周,要想将其破除,除非找到本体,将其斩杀,那么这层透明护罩也会自动消散。这种东西在饕餮大陆都不曾有人用过,彭坤倒是敢开了这条先河。生机之气一旦消耗殆尽,本体也会死亡。不过叶蓁没工夫在这里消耗彭坤的生机之气,相比之下,杀了彭坤倒是更容易一些,若是她没有猜错,彭坤此刻必然在关押叶流华的地牢中“守株待兔”。他肯定察觉到了生机之气传递的波动,只不过没有将她的攻势放在心上。思及此,叶蓁身形一闪,离开了阁楼顶。“柯蓝带路,去地牢!”早就等的焦虑的柯蓝精神一振,化作一道流光,向着修者联盟地牢而去。叶蓁紧随其后,即将要见到这具身体的生父了,她却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题外话------送上送上送上,小可爱们别忘记征文票和月票哟,么么哒,爱你们爱你们爱你们!你们真的太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