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九章 父女初见,彭坤之死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听到叶蓁的话,柯蓝面色煞白如雪。她是异能者,并非修者,一个普通的术法就能叫她尝到厉害,的确是累赘,想到这里,柯蓝就垂下了脑袋,没有再提一起去救叶流华这样的话。金玲夫人转头看了柯蓝一眼,并没有同情她。她也是个有丈夫的女人,看着柯蓝的神色,也明白她是对叶蓁的亲生父亲情根深种,可惜,这种觊觎她人丈夫的女人,她实在没有任何同情之心。在感情的世界里,你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喜欢一个有妇之夫也没有错,错的是不该急于表现自己,尤其是对付妻子还不在场的情况下。现在虽然情况很紧急,但叶蓁十品修为,还是叶流华的女儿,若是她都没办法救下叶流华,那她去有什么用?平白浪费时间而已。她心知肚明,自己跟去没有任何作用,可为何还要去?金玲夫人看在眼里,心头有些唾弃,又怎么会同情?“动手!”叶蓁眸子直射前方,轻喝一声,身形瞬间就消失在原地。看守地牢的护卫们原本得了彭坤的令,严防死守,可惜夜色渐暗,什么动静都没有,有些昏昏欲睡起来,为了预防自己睡着,一众人开始聊天打屁。“唉,盟主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大半夜的把咱们哥几个都调过来!”“可不是,自从盟主修为暴涨到十品,感觉联盟里的气氛都紧张了不少,几个圣人看样子心里头都存了些疙瘩,总感觉今天晚上风雨欲来似的”“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天儿冷了不少”“”“行了行了,都好好看着,别多嘴了!盟主就在里面,出来看到咱们这副德性,还指不定要出啥幺蛾子,唉,谁让咱们都是低等的护卫呢?”一众人嘀嘀咕咕了许久,但夜色越浓,睡意越浓。就在此时,一道青光掠过,几乎要恍花人的眼!待众多守卫睁开眼睛,就看到一袭青衣的绝色女子,她看着面前高耸而立,没有丝毫缝隙的铁门,将周边的人都当做了空气一般。“这叶姑娘,地牢是重地,还请离开!”一个看似领头的男人上前,有些犹豫地对着叶蓁说道。说起叶蓁,修者联盟谁人不知?当初伏羲族地的事情早就在联盟内部传的沸沸扬扬,再加上付浮生大婚时,她和彭坤在付家产生冲突,十品修为闹得人尽皆知。这样一个集美貌,实力和胆色于一身的女人,确实是女神般的存在。彭坤虽然吩咐他们看守,却没说要赶尽杀绝,只是要将所有到来的人都驱赶开罢了,但对于叶蓁这样的美人,守卫们心头也有些柔软,不愿使用激烈言辞。听着护卫们的软声细语,叶蓁没有理会。她垂在身侧的五指展开,霎时,青芒呼啸,一把硕大的弯弓出现在她手中。“叶姑娘!请立刻离开此地!否则我们就要动手了!”领头的护卫这才察觉到些许不对劲,他忍不住厉喝一声,一时间,所有守卫在门口的护卫都纷纷拔出别在腰间的长剑,气势汹汹。叶蓁依旧一脸淡漠的没有理会,她左手持着清风弓横在胸前,右手则闭合成掌,掌心对着弯弓狠狠一拍,灵气肆意,青芒大盛!那原本硬若钢铁,没有缝隙的门板,就如布满了蜘蛛网般,噼里啪啦碎开!护卫们皆是一愣,旋即面色大变!“有人闯地牢了!”呼天喊地的声音响彻,可惜,援军都被花婆婆等人拦着,喊了半天都没什么动静,霎时,护卫们面色惨白如纸,今夜,果然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叶蓁身形一动,就从碎裂的大门中掠了进去。护卫们虽然知道不是叶蓁的对手,但此刻也只能咬着牙追上去。可惜,金玲夫人和奚闾圣人的到来,拦截了他们的去路。“呵呵,让我们陪你们玩玩?”金玲夫人抚摸着垂在胸前的长发,轻笑着说道。奚闾圣人眯着眼睛,大步上前挡在了金玲夫人面前,他不喜欢自己夫人的笑容被别的男人看到,可惜,金玲夫人比他高了一个头不止,这么一挡却什么都没挡住,反而添了些许笑料。看着面前的脑袋,金玲夫人一愣,旋即笑的花枝乱颤。众多护卫心中焦急,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金玲夫人和奚闾圣人他们当然认得,看到这两人,心头就升起一股挫败和恐惧,试问,对上华夏五圣人中最强的奚闾圣人以及他凶悍的夫人,能有胜算?“好了小朋友们,乖乖在这里等着,否则,我下手可不会留情”金玲夫人一手搭在奚闾圣人肩上,一边轻飘飘对一众守卫说道。他们夫妻这样的姿势叫人颇感怪异,尤其奚闾圣人,脸色黑沉沉的,嘴角还时不时抽搐一下,显然也对他们这个姿势有些深恶痛绝。柯蓝一直静静站在不远处,神情萎靡。她明白叶蓁拒绝带她一起进去的原因,可惜,在叶流华生命垂危之际,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以往的冷静似乎都烟消云散了一般。护卫们焦急忙慌得等待着,一边希望有长老能来对付金玲夫人和奚闾圣人,一边又希望地牢中不会出什么大事,而叶蓁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惜,这样的想法连在心头过滤一下都觉得可笑。他们知道叶蓁的种种,那自然也清楚地牢中的重犯叶流华是她的父亲,所以今晚叶蓁的来意已经很明显了,如今他们只能祈祷盟主不会怪罪他们。纵观古今,还从没有人敢强闯修者联盟的地牢,叶蓁是第一个。*叶蓁进入地牢后,就闻到了一股股浓郁的恶臭,偶尔还有几只耗子穿梭在其中,这里和普通的监狱相差无几,一条杂乱不堪的通道,两边是一个一个的牢房。有些牢房内有囚犯,有些则是空的,还有些残留着暗黑色的血迹。叶蓁扫过四周,囚困着的犯人也不都是修者,也存在普通人,而且数量还不少,这让她有些微诧,修者将普通人囚困住,这可不是什么荣幸的事情。看到叶蓁,所有人视线都是麻木的,坐在石床上一动不动,并没有像电视上演的那样,纷纷抓住牢门大声嘶吼让叶蓁放他们出去,寂静的可怕。这里的耗子也不怕人,窜来窜去,有些还钻在囚犯的碗中吃着馊了的米饭。叶蓁一路走过,都没有任何异样。修者联盟的地牢并不复杂,一条路通到底似的。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叶蓁步伐没有丝毫停顿,反而向着发声处走去。终于在第一个拐角处,发生了异变!叶蓁脚尖轻点地面,轻飘飘离开了原本站着的地方,霎时,极速而嘈杂的破风声响起,带起“嗖嗖嗖”的声音,在黑暗的走道中,冰冷而可怕。“啊——”听着时而响起的凄厉惨叫,叶蓁不禁蹙起眉。这彭坤当真心狠手辣,为了对付她,竟然丝毫不顾周围那些囚犯的生死,刀剑无眼,她可以凭着精神感知提前躲避,那些囚犯却无处可逃。叶蓁在面前凝成一面精神力屏障,普通的箭矢落在上面就纷纷断裂开来。绕过了箭矢,她也没有散去屏障,依旧一步步向前走着。倏然,一声咔嚓声响起,叶蓁脚下一滑,她借着屏障为支点,轻轻用力腾空而起,面前数十米的通道竟然都在瞬间塌陷下去,化作黑黝黝的沟壑,幽深的看不见底,但若是细听,还能听到密密麻麻的嘶嘶声。毫无意外,这长长的黑洞下,是数量庞大的蛇。依照彭坤的性子,这些蛇不可能是无害的,数以千万计的毒蛇,为了抓捕到她,彭坤也算是下了血本,不过若以为这样就能让她吃亏,岂不是太可笑了。叶蓁轻吸一口气,将清风弓抛入空中,脚尖一点,就落在弓上。修者御空而行,这区区甬道沟壑根本拦不住她,也同样困不住她。不过,叶蓁的实力如何彭坤非常清楚,自然不会将关卡设置的如此简单。她刚刚落在清风弓上,一片片散发着点点光亮的粉尘就蜂拥而至,粉尘很小,但数量极多,在黑暗的甬道中非常漂亮,只是越漂亮的东西越危险。叶蓁面色微变,这是她来到地牢后第一次情绪变化。这些细小而繁杂的粉尘有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噬灵粉。噬灵粉,简而言之,就是可以吞噬修者灵气的粉尘,这种东西是魔修常用的东西,几乎百试百灵,因为噬灵粉很小,容易被修者忽略。而且,噬灵粉能够吞噬一切能量波动,如灵气,精神力,魂力等等。若是别人碰上这东西,一定会吃大亏。索性彭坤要对付的是叶蓁,她对噬灵粉的大名自然也是如雷贯耳,不过拥有着神石,完全可以不惧,神石主结界,用神力而铸,纵然噬灵粉也奈何不得。叶蓁没有犹豫,将冰凌石握在手中。顿时,一层看不到的透明结界将其笼罩在其中,而细小的噬灵粉在碰到光罩结界后,就黏在了上面,如普通的灰尘粉末一般。有神石结界护身,源源不断的噬灵粉没有半分作用。清风弓飞掠而出,化作一道青光直冲沟壑外而去。不过,在脱离了噬灵粉后,又碰上了一层极其牢固的铁门!叶蓁眯了眯眸子,随手将一块石头丢向铁门,这下子仿若触动了机关一般,铁门上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雷电声,层层叠叠,极其惊悚。“雷系灵根”彭坤对花婆婆和金玲夫人动手时,就曾用过雷属性元素,如今又重新用上了,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无论是噬灵粉还是雷电,都对叶蓁无用。叶蓁伸手贴在铁门上,身体中灵气运转,偌大的银色雷光击在门上,霎时,铁门就不堪重负般发出巨大的响动,旋即轰然倒地!没了阻碍,叶蓁飞掠而出。经过这一系列的关卡,前方终于传来了亮光。“哈哈哈,不愧是叶蓁,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来到这里”彭坤的笑声中夹杂着阴沉和冷漠,但更多的却是不怀好意,他虽然有些诧异叶蓁能走到这里,但并非没有考虑过,他真正的手段还没用出来呢。闻言,叶蓁莲步轻移,从阴影处走进光亮笼罩的地方。这里似乎是地牢的尽头,空空荡荡的地方摆放着许许多多可怖的刑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令人闻之作呕。叶蓁先是看了彭坤一眼,旋即将目光放在了一处架子上。铁质的十字架上捆绑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他身上一袭休闲服有些破烂,浑身血迹斑斑,双膝以一种屈辱的姿势跪在地上,干练的平头上也被开了口子,双手不自然的下垂,红肿的可怕,偶尔还有血液滴答滴答的落下。这人垂着脑袋,看不清面容和神情。叶蓁瞳色微深,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被折磨至此的男人,就是叶流华。“呵呵,果然是父女连心,听说你早前一直在市井中混迹,没有享受过一天叶家千金的生活,何苦为了这么一个陌生的父亲来冒险呢?”见叶蓁一直看着叶流华,彭坤笑着说道。这个地方除了彭坤,叶流华和叶蓁外,再没有旁人。“你要如何”叶蓁抬眸看向彭坤那令人作呕的嘴脸,一派宁静姿态。她立在血腥肆意的地板上,混乱可怕的刑具和窜来窜去的耗子给周围环境增添了不少冷厉,叶蓁有些格格不入,但也是地牢中唯一的风景了。“如何?只要你不帮花萼等人来讨伐我,并且做我的女人,那我自然会把叶流华放了,至于叶家,我也不会去告发,而你呢,能成为修者联盟的盟主夫人,简直是一举三得,不知你意下如何?”彭坤伸手摩挲着下巴,眼睛色眯眯地上下打量着叶蓁。他倒是敢说,空荡荡的地牢中回荡着彭坤无耻至极的言辞。叶蓁唇瓣紧抿,墨色的瞳孔愈暗,彰显着她的不悦。“怎么,生气了?叶蓁啊叶蓁,你可知我一直想要找你?既然你发现了玉葫芦,那肯定是知道它其中的秘密吧?叶承欢曾告诉我玉葫芦乃是一对,我早就想对你下手了!今天就是个极好的机会,至于花萼等人,我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修者联盟,你死在这里,没有人会知道!”彭坤眸子中满是阴鹜和戾气,玉葫芦是他的命根子,他绝不会让旁人得去!话落,彭坤就抛出一个铁杵模样的东西,铁杵在半空中不断旋转,越转越快,从中还隐隐散发出一股强大而神秘的气流。叶蓁心头微凛,阵法她思绪刚落,一道璀璨的光芒瞬间罩住了这块区域,包括彭坤,叶流华和叶蓁,通通被困在了其中,流光肆意的屏障上还有符咒闪烁。叶蓁凝眉沉思,这种阵法她从未见过。她随手挥出一道五彩匹练,却被屏障弹回,若非她闪的快,恐怕就要在自己的攻势下受伤了,这种无法用灵气破除的阵法,当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且,经过她刚刚那一击,这阵法好似更强了一些!“哈哈哈,束手无策了是不是?阵杵,乃是我修者联盟盟主历代传下的宝贝,外人根本无从得知,叶蓁,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原本心头还有些忐忑的彭坤见到这一幕,瞬间松了口气。他哈哈大笑起来,满脸得意地瞥向叶蓁。叶蓁这个人太诡异,伏羲族地一别,再见时,竟然从六品晋升到了十品,这种增长速度简直比他拥有宝贝玉葫芦还快,他还真怕阵杵对她也无用。这都是他早就算计好的,只要取到叶蓁的血,就一定可以彻底掌控玉葫芦!修者面对灵器,素来都是滴血认主,在得到玉葫芦时他试过,但并不管用,后来才叫叶承欢取了冷叶两家所有人的血液来试,最后还是让他得到了一点提示,才能利用其中浓郁的灵气,轻而易举突破至十品,将所有人远远超越!叶蓁是冷家唯一一个没有用到血脉的人,她的血,一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他的确早有意向去抓她回修者联盟,只是考虑到那日伏羲族地出现的男人,这才一直拖到今日,不过,她还是亲自送上门来了,一切都没有白费。听着耳畔久久不绝的得意笑声,叶蓁神色冷漠。她五指成爪,身影如流光般爆射向彭坤,攻势凌厉,直取彭坤颈项!看着来势汹汹的叶蓁,彭坤不仅没有凝重,反而还笑出了声。他满脸得意地念叨了几个词汇,半空中的铁杵就变换了旋转姿势,流光屏障将叶蓁牢牢困住,让她无法靠近彭坤半步。“哈哈哈,没用的叶蓁,阵杵在手,在阵法中,我就是主宰!”看着被逼退的叶蓁,彭坤心中升起一股豪迈,有玉葫芦和阵杵两样宝贝在手,防守兼备,这世间还有谁是他的对手?做整个华夏的霸主,可比一个小小联盟的盟主更加叫人心动!他话音落下,流光屏障就蔓延至叶蓁脚下。她黛眉一蹙,这阵法不仅反弹排斥任何能量攻击,还能吞噬阵中人的灵气修为,简直是逆转了阵法常识,带着一股邪性。只要靠近屏障,体内灵气就逐渐消散,虽然速度很慢,但长久下去,她必然灵气枯竭而死,解决之法有两个,其一是找到阵心,也就是彭坤手中的阵杵,可惜阵杵在彭坤手中,她出不了阵就得不到阵杵,这一条可以掠过。其二嘛,就是杀了控阵者,也就是彭坤。这一点目前她做不到,但木灵想必也得手了,彭坤的得意持续不了多久。这么一想,叶蓁心头也不急了,反而盘膝坐在地方,不骄不躁。她这副模样让彭坤心头一跳,产生了些许不安。叶蓁可不是什么傻女人,但为何面对这样强大的阵法时会平静如斯?时间渐渐流逝,彭坤心脏却越跳越快,他起初以为是焦虑不安所致,毕竟今晚是改变命运的一晚,可时间久了,他发现并不是这样。他心脏跳动极快,有些不符合常理了,就像是临时犯了病似的。反应过来后,心脏的跳动速度越发快了,他忍不住面露狰狞,伸手抚住了心脏的位置,心脏剧烈跳动带给他很强的压迫感,十分痛苦。叶蓁察觉到阵法些许动荡,脸颊微侧,看着彭坤狰狞的面容,站起身来。她的猜测果然没错,木灵没有临时叛变。她早就想过了,若是一个小时内彭坤还是没有什么异变,那她就会唤出莱格,不惜一切代价将彭坤斩杀,毕竟她和木灵并不熟悉,最后的结果却在于彭坤对木灵的态度,如此看来,彭坤还是让木灵感到失望了。而阵杵虽然是灵器,但它布下阵法的强弱则取决于主阵者的实力。彭坤身体不便,灵气波动,阵杵设置的阵法自然就不似刚刚那般稳固。思及此,叶蓁抬起长腿,狠狠踢在屏障上。她是修者,即便舍弃灵气不用,力道也远非常人可比,这样一腿下去,带着力战千军之势,屏障像水波一般发出阵阵涌动。照这个趋势下去,这处阵法迟早会被蛮力所破!而且,阵法中的波动会影响主阵者,加剧消耗主阵者的灵气。那方,彭坤心神俱震,阵杵异变,他的身体又出了差错,头痛不已。“叶蓁叶蓁”彭坤抬头,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正在猛烈攻击屏障阵法的叶蓁,恶狠狠的呢喃着,倏然,他转头看向垂着脑袋,一动不动的叶流华。身体出现问题,他心头千思百转,只能用叶流华这个饵来阻止叶蓁了。“叶蓁,你若再不住手,我就杀了叶流华!”话落,彭坤就一脚踹向叶流华的肋骨,力道极大,好似要将对叶蓁的愤恨全部倾泻于他的身上,只听咔嚓一声,叶流华胸膛瞬间就凹陷下去,气若游丝。“嗯”也正是这一脚,让叶流华喷出一口淤血,缓缓苏醒过来。他挣扎着抬起头来,原本冷峻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眼睛也被脑袋上留下的血液粘住,他只能透过缝隙和微弱的光,看向一旁的彭坤。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叫叶流华大喘着粗气。被困在修者联盟,是他未曾想过的,不过他同样不会求彭坤,这个小人!“哈哈哈,叶蓁,还不住手?难道你要看着叶流华死在我手里?”彭坤看着苏醒的叶流华,心头一松,但身体的压迫和踌躇叫他有些烦躁,转头看向依旧攻击着阵法的叶蓁,厉喝出声。阵杵在他手中不停颤抖,已经有些不堪重负了。叶蓁若是再不停手,他怕是会倒在这里,届时,一切就都完了。关键时候,叶流华这个鱼饵还是极好用的。说话间,彭坤又狠狠踢了叶流华一脚。后者闷哼一声,再次吐出一大口鲜血,血液中还有着破碎的内脏,看上去是受了很重的内伤,不过叶流华却没有关注自己的伤势。在听到彭坤口中的“叶蓁”两字时,他身体一僵,旋即猛地抬头看向背对着自己,被困在阵法中的纤细女子,身体如秋风中的落叶一般剧烈颤抖起来,这一刻重伤垂死气若游丝的叶流华宛若被注入了一股生机般,突然有了力气。他张了张嘴,血液如打开的水龙头,咕咚咕咚往下流。不过,血液的流逝同样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颤抖着,小心翼翼地喊道:“孩子孩子”呼喊间,叶流华身体动了动,牵扯着铁链一阵响动。他似是想要靠近阵法中的叶蓁,可惜,却动弹不得。听到叶流华的痛呼,叶蓁停了动作,静默半晌,她转过身来。叶流华死死盯着叶蓁,不愿移开视线,终于,他看清楚了叶蓁的脸。这一刻,身为国家军部最高指挥官,一向流血不流泪如钢铁般坚强的男人,此刻胸腔却犹如塞了一团棉花,酸涩涌上心头,漫过咽喉,逐渐到达了眼角。他哑然失声,却不愿意闭上眼睛,连眨动一下都不愿意。叶蓁没有说话,而是对上了叶流华的眸子。原本冷锐如鹰的眼睛,此刻一片红肿,但眸子里的目光却带着令人心痛的复杂情感,有紧张,有焦灼,有小心,有喜悦,有哀伤,还有满满的慈爱。看着叶流华的眼睛,叶蓁一愣。她心头突然闪过一丝微弱的悸动,不知是属于原主的,还是属于她的。而一旁的彭坤可没那么多闲情逸致看着父女两个对视,虽然叶蓁不再攻击阵法给了他点点缓和,但心脏处的不适却越来越强烈。“叶蓁,我给你个机会,立刻自裁在我眼前,我就放了你父亲!”彭坤紧紧捂着自己心脏的位置,一字一顿,气喘如牛的说道。“不!孩子,不要管我!”叶蓁还没有出声,叶流华就从激动中回过神来,他大喝一声,体内的虚弱感都减小了不少,转过头,目光带着满满的阴戾和狠辣,如同一头被惹怒的野兽。在这样的目光下,彭坤一顿。他心头其实是有些钦佩这个国家军人的,毕竟经历过地牢中所有的酷刑后都能残存一条性命,这样的抗压能力不是任何人都有的。只不过,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普通人也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杀气。他相信,若是叶流华此刻拥有行动能力,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杀了他。“叶!蓁!”彭坤不理会叶流华,毕竟后者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影响。他转头,面容狰狞地盯着叶蓁,胸腔中传来了窒息感,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耐多久,早些解决叶蓁,他也能不再使用阵杵。到了现在,彭坤依旧不知道自己是出了什么问题。在心脏压迫时,体内灵气都稀薄了很多。他自认为是阵杵的问题,毕竟坐上盟主之位这么久,还是头一次用到阵杵,或许这就是使用强大灵器的后遗症?彭坤如是想着。叶蓁长睫微动,她向前一步。“不要!我死!我死!”叶流华看到叶蓁移动步伐,身体剧烈颤抖起来,他大喊着,语气中含着令人心惊的坚定和决绝,话落,他用极其不舍的眼神看了叶蓁一眼。没想到,和女儿的第一次见面,竟会成为最后一面。思及此,叶流华苦笑,狠狠咬向自己的舌根。作为一个军人,历经千百种苦难,叶流华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用到咬舌自尽这种耻辱的死法,而且不是因为敌国逼迫,而是出于自愿。叶流华极其决绝,彭坤都来不及反应。“雷霆万钧——破!”叶蓁深深看了叶流华一眼,双手合十,厉喝一声!霎时,一阵炫目的银白色光芒凭空呼啸,带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动静,水桶般粗细的雷霆四面八方涌来,劈向屏障四周!阵法传出巨大的波动,最终,轰然破碎!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延缓了叶流华的动作,更是让彭坤受到了强烈的反噬,让他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面色煞白,难看的如同死尸一般。叶蓁飞掠而出,将叶流华挡在身后,手中持这一把泛着冷光的匕首,直接刺向彭坤,下手狠辣,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刚刚碎开阵法的最后一击虽然用去她不少灵气,但残余的灵气对上此刻的彭坤,根本不成问题,甚至还绰绰有余。彭坤手中的阵杵都在其受到反噬时摔了出去。阵法反噬,心脏窒息,他此刻的身体就如同破碎的麻袋,灵气如同漏网的鱼,从身体中逸散出去,叶蓁根本没费多少工夫,就将匕首推入了他的心脏。彭坤有些僵硬地低头,看着没柄而入的匕首,双眼瞪得很大,好似不敢置信一般,他伸手想要去推叶蓁,可惜,还没触碰到叶蓁的手臂,就浑身死气的向后倒去,生机尽失,到死他都不知道那致命的一击乃是他抛弃的木灵所致。十品修者,修者联盟的盟主彭坤,就死散于世间。叶蓁垂眸冷漠地看了看彭坤的尸体,半蹲下身,握住匕首柄将其拔出,然而狠狠刺入彭坤额头,血液喷涌而出,她不会给彭坤任何可以复活的机会。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要和你的敌人废话,那只会留给他绝地反击的机会。做完这一切,叶蓁才丢掉匕首,转头看向叶流华。即便叶蓁刚刚做完这可怕的一切,叶流华目光中的慈爱都没有消散,而是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她,好似眼中除了她什么都看不见一般。“孩子”叶流华张了张嘴,轻轻喊了这两个字,缓缓闭上了眼,垂下了脑袋。遭受了那么多折磨,心神皆伤,若不是叶蓁出现,临时回光返照多了些力气,他早就死了,坚持了半晌,最终还是没了力气。叶蓁蹙眉靠近,伸手一挥,撤去捆绑叶流华的铁链。她想了想,掌心一翻,取出一颗散发着流光和馨香的珠子,将其塞进叶流华嘴里,这是当初海妖王给的鲛人泪,可以延长修者一百年的寿命,至于普通人,若是吞服一颗,至少可以延长三年。虽然给他有些浪费,但叶蓁也不是小气的人。叶流华能在生死之间选择她这具身体,说明他也不是真正无情之人,柯蓝所言她倒是相信了,这样一来,给他一些东西护住性命也就没什么不舍了。况且叶流华并没有死,脉搏还残留微弱的跳动,有了鲛人泪,就死不了。以凡人之躯获得这般至宝,他日后身体会更加康健,远胜于普通人。搀扶叶流华离开时,叶蓁没忘记将地上的阵杵拿走,离开地牢时,叶蓁没有多管闲事将地牢中的囚犯通通放出去,她可不是个那么良善的人。------题外话------求征文票啊小可爱们么么哒,还剩下最后四天时间!爱你们!月票和征文票都不要客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