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章 司缪给叶蓁制定家规?【征文票】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修者联盟祠堂。幽暗的祠堂中没有一丁点光亮,一张供桌上摆放着新鲜的瓜果,而供桌后的一层层高台上则摆放着密密麻麻的牌位,每一尊牌位都有着自己独有的特色。倏然,一尊玉白色的牌位闪了闪,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复苏。就在此时,祠堂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牌位上的闪光陡然熄灭。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一抹娇小的身影蹑手蹑脚地走进祠堂,她左顾右盼地瞧了瞧,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来到供桌前,跪在了蒲团上。“各位祖师,请饶恕子歆擅闯之罪,但今晚联盟内腥风血雨,我又被封了实力,迫不得已才到此来躲避,还有,希望柯家,以及哥哥能够安然无恙”话落,来人就虔诚而恭敬地磕了三个头。娇俏的小脸,彩色的着装,来此的人,赫然便是柯子谟的妹妹,柯子歆。她二十多年来一直过着公主般的生活,素来不知人心险恶这个词怎么写,却未曾想到,曾经那个叔叔辈的盟主彭坤会向柯家求娶她。那一刻,她只觉得心灰意冷,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好在世事无常,今晚,或许就是彭坤的死期,她也就不用再嫁给他,每每想起彭坤看盟内漂亮女弟子的眼神,柯子歆就觉得宛若吞了一只苍蝇般恶心。彭坤逼迫柯家订下婚约,为了防止她潜逃,还在她体内设下封印,没了灵气她就不是修者,依以往的娇生惯养,恐怕连普通女孩都不如,怎能有自保之力?今晚的行动将会改写修者联盟的历史,同样也是改变她命运的关键所在。她所想随同哥哥一起斩杀彭坤的走狗,可惜,她没有这个能力。因心中烦闷,柯子歆忍不住将这些压抑许久的话通通说了出来。面对诸多牌位,以及幽暗的环境,柯子歆叹了口气,浑身发冷。照她的层次,还没有那个资格知道玉葫芦的事情,自然也不曾听闻有联盟祖师残魂出现,所以才会将小女孩的心事宣泄出来,一吐心中的郁闷。想了想,她起身凑近门口,透过缝隙看向混乱的联盟内部。时而响起的脚步声,刀兵相见之声让柯子歆心头颤动,这里是生她养她之地,可惜,今晚的一切打破了这里的安宁,连空气都透露着浓郁的死气。半晌后,柯子歆察觉到体内突然汹涌而来的灵气,面色一惊,旋即大喜!她的实力突然之间回来了,这说明彭坤死了柯子歆还来不及细想这件事,就被身后的动静惊的毛骨悚然。原本空无一人的祠堂中,一阵白光闪烁,诸多玉牌发出簌簌的响声,柯子歆脊背冰凉,汗毛直立,她牙关紧咬,缓缓转过头去。然而还没等她看清,白光就窜入她的身体!顿时,柯子歆就眼皮一翻,身躯软绵绵的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微风拂过,地上的人动了动,柯子歆眼皮颤抖了一下就猛然睁开,眸子深处有白光闪过,她起身,自顾自的活动了活动手脚,显得有些僵硬。活动完身体,她垂眸看向自己的身体,略有些不满的摇了摇头。“没想到老夫会使用一个女人的身体还魂”“柯子歆”张了张嘴,脱口而出的却是一道苍老而古怪的声音。娇柔的面容和身躯,搭配这样的声音,听的人不寒而栗。不消片刻,“柯子歆”就打开祠堂的门,身影一窜就向着修者联盟大殿阁楼而去,速度极快,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这般能耐根本不像五品修者。很快,她就来到了大殿。此时,这片地方已经血流成河,地上倒着不少侍卫的尸体,而在这尸山血海之中,还站着三个煞气肆意的人,正是螣蛇老人,茶仙圣人和利盟圣人。他们三个遵从叶蓁的嘱托,守在这里,预防旁人接近阁楼顶端。察觉到破风声,三人齐齐回身,警惕地盯着那处。柯子歆从暗处走出,看到她,三人明显松了口气,如今柯家和五圣人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并非敌对关系,而且柯子歆这丫头对他们也构不成威胁。“柯家的丫头,你实力不曾恢复,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螣蛇老人和利盟圣人性子大大咧咧,但茶仙圣人却极为敏感,直觉告诉他柯子歆此刻来到这里有些不对劲,但他也猜不透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他有些狐疑地看向柯子歆,手中隐隐有能量波动传出。阁楼顶端是叶蓁千叮万嘱要仔细看管的地方,不容有失,他既然答应了就不会食言,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个靠近阁楼的人,都有嫌疑。螣蛇老人和利盟圣人对视一眼,也都看向柯子歆。被三个圣人用如此犀利和怀疑的目光盯着,若是普通人早就承受不住了,可柯子歆却一派淡然,脸上甚至还噙着些许高深莫测的笑容。她没有理会三人,反而将视线放在了阁楼顶端散发红光的珠子上!“拦住她!”茶仙圣人眸子一凛,厉喝道!闻言,螣蛇老人和利盟圣人皆是目露凶光,腾空而起,死死挡在柯子歆面前。“呵呵,三个不足十品的家伙,也妄图阻止我?”“柯子歆”咧了咧嘴,语气颇为不屑地扫了三人一眼,她扭了扭脖颈,垂在身侧的右手抬起,直接爆发出一阵强大的能量攻击!这攻击杀伤力很大,而且给茶仙圣人三人带来了些许杀机!三人大惊失色,但在影响性命的攻势下,只能采取闪躲的办法。“柯子歆”冷笑一声,飞身而起,直接落在了红珠旁,他目光痴迷而贪婪的盯着红珠,有了这件宝贝,他迟早可以重塑身躯,得以重生!这般想着,“柯子歆”就直接将红珠打碎,取出了隐藏在其中的东西。彭坤已死,萦绕在红珠周边的生机之气已经尽数散去,这些举动毫不费力。“柯子歆”看着掌心中一枚拇指大小的红色玉葫芦,脸上满是狂喜之色。若是叶蓁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枚葫芦和她当初刚来到华夏时,原主脖子上戴着的玉葫芦一模一样,除了颜色,宛若复制出来的一般。彭坤得到玉葫芦后曾去祠堂找过他,将玉葫芦藏于此处还是他的手笔,既然彭坤那家伙没能耐守住这东西,那他就不客气了!“柯子歆”紧紧握住玉葫芦,身形一闪就欲退离。螣蛇老人,茶仙圣人和利盟圣人双目暴突,满含厉色的上前阻拦,叶蓁对放在阁楼顶端的东西颇为看重,简直比叶流华还要看重,他们怎能不上心?“区区蝼蚁,若再不滚开,休怪我不客气了!”“柯子歆”察觉到不远处急掠而来的气息,冲着三人大喝一声,眉眼冷厉!他如今附身在活人身上只能维持短短一个时辰,不想和这些人过多纠缠,可惜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螣蛇老人三个不要命的上前阻拦,倒是让他无法离开。倏然,一道彩色的箭矢冲着柯子歆的脑袋暴射而去!凌厉而冰冷的杀气席卷而来,没有丝毫留情,若是这一击中了,柯子歆必然脑浆迸裂,再无活路!“柯子歆”脸色难看,用一种怪异的身法躲开了箭矢。螣蛇老人几个一愣,但在看到那急掠而来的青色身影时,皆面色大喜。他们就算再蠢笨,也知道此柯子歆非彼柯子歆,且不说她的声音,仅仅是她的实力就远非他们几个可比,怎么也是十品之上了。为了拦截住这个古怪的柯子歆,他们三人都有所负伤,在这种叫苦不迭的情形之下,叶蓁的到来宛若及时雨,他们也都精神一振!“嗖——”叶蓁停在半空,清美的面容一片冰冷,她很少有这种情绪外露的时候。好不容易在地牢中将彭坤斩杀,居然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她岂能不怒?玉葫芦是她想了许久的东西,更和众生塔有关,她决不允许任何人来染指!叶蓁目光满含杀意的盯着“柯子歆”,她并不为她的作为感到诧异,不管此刻手持玉葫芦的是谁,纵然是花婆婆,只要和她抢夺,那她就必会将其斩杀!因为肆虐的杀气,叶蓁的青衣猎猎作响,平白增添了一丝紧张。“呵呵,小女娃,你这实力倒是有些可看,不过,老夫今日有事,不想与你们过多纠缠,识相的就让开,老夫可不想大开杀戒!”“柯子歆”同样冷冷回视叶蓁,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说话间,她似乎习惯性地去抚摸胡须,入手却一片光洁,不禁皱眉放下手。叶蓁眯了眯眸子,她已经猜到了这附身在柯子歆身上的人是谁。“玉葫芦留下”叶蓁樱唇微动,声音凉薄,眼神漠然。她来修者联盟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玉葫芦,今晚,不管谁要夺,她都不会让其得手,这么长时间的所求之物就在眼前,距离她仅有一步之遥!“嘎嘎,做梦!”“柯子歆”怪笑一声,身形一闪就要掠出包围圈。叶蓁心头怒意澎湃,周身闪烁着噼里啪啦的雷蛇。不用她多言,这些雷蛇就宛若有了生命一般,涌向四面八方,在半空中隐隐形成一张巨大的雷网,阻隔了“柯子歆”的去路。看着周围的雷网,“柯子歆”眸子中流露出些许谨慎。若是他在世的时候,这东西根本不足为惧,可惜现在他只是一缕残魂。雷霆本就是天地劫数,不在五行之中,是世间最为刚猛霸道的法门,能克制一切邪物阴魂,以往的叶蓁只会术法口诀但杀伤力不强,如今拥有了雷灵根,运用起雷电术法时简直如有神助,而这种东西对于灵体,有着致命的攻击性。尽管残魂此刻附身在柯子歆身上,但雷电对他依旧有着不小的杀伤力。“柯子歆”躲避间,叶蓁动了!她青衣翩飞,手持银色的雷鞭,在月色笼罩下,宛若神女。螣蛇老人,茶仙圣人和利盟圣人虽然不是灵体,但对于叶蓁的手段也颇为惊惧,没有插手这种层次的战斗,反而躲在了一边,生怕被误伤到了。“这女孩子,果然是天地宠儿,雷电运用如此熟练”茶仙圣人语气惊叹不已,啧啧有声地摇了摇头。“唉,人比人气死人”利盟圣人苦笑着摇了摇头,口吻艳羡。他们这些老家伙辛苦修炼数百年才勉强达到这个层次,可这丫头呢?年纪轻轻,还有着数百年的时光可活,却已经达到了一个他们只能仰望的层次。螣蛇老人什么话都没说,但脸上的无奈已经说明了一些。三人话音刚落,远处就有破风声响起。花婆婆,金玲夫人,奚闾圣人带着柯家和付家的人来了,不过叶蓁闹出的动静的太大,雷网覆盖面积极广,根本没人敢靠近。“这是怎么回事?那是子歆丫头?”花婆婆皱眉看着,旋即眸子微凸,大惊失色地问道。柯子歆实力似乎才五品,怎么会和十品的叶蓁斗的个不相上下?在场人中,柯子谟反应最大,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自家这个妹妹,古灵精怪,但胆子不大,而且她视叶蓁为偶像,怎么会和她打起来?最重要的是打就打了,还能坚持这么久?“那已经不是柯子歆了,有什么东西附在她身上”茶仙圣人皱眉,语气严肃地说道。“我估计是祠堂那东西,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实力”螣蛇老人想了想,也适时开口了。在修者联盟,若说实力强大的灵体,除了祠堂那位,他们可想不到任何旁的东西,然而这个想法却叫众人汗毛竖立,一股寒气从天灵盖直冲脚底。柯子谟更是脸色刷白,他心头焦虑极了。他既怕“柯子歆”会因此受到损伤,又怕叶蓁败了,从而拿他们柯家开刀,他可不认为同叶蓁有什么极好的交情,看她如此愤怒就能得知,附身在柯子歆身上的残魂一定做了什么让叶蓁怒不可遏的事情来。围观的人很多,却一定都不影响雷网中的人。叶蓁和“柯子歆”一个攻,一个守,渐渐后者就落入了下风。“战斗要结束了!”利盟圣人精神一振,语气欣喜地说道。他们几个负责守护阁楼顶端的东西,最后被一缕残魂截了胡,只是想想都能知道叶蓁会有多么愤怒,但只要把东西夺回来,这些事情就能简单很多。“不”利盟圣人话落,一直站在金玲夫人身后的奚闾圣人眸子一闪,吐出一个字。他是在场除了叶蓁和灵体外实力最强的人,勉强能看出战况。他这个字刚刚说完,雷网中就有声音传来。“玉葫芦若再不交出来,我就叫你魂飞魄散!”叶蓁冷喝一声,清透而宁静的眸子中戾气横生,今晚的血腥杀戮多少影响了她的心境,再加上玉葫芦近在咫尺却发生异变,心中更是躁动不已。“呵,你的银雷虽然克我,但要杀我也不是易事,小姑娘尽说大话”“柯子歆”冷笑一声,嘴上虽然不客气,但心头却隐隐着急。一个时辰就快到了,若是再不解决眼前这个小姑娘,他怕是真要如她口中所说魂飞魄散了,等待了这么久,宝贝也入手了,他绝不能拱手相让!这么想着,“柯子歆”眸子中就掠过一抹阴森。“既然如此,你就接我一招,你赢了,葫芦就还给你!”“柯子歆”掌心有强大的能量波动在汇聚,这种波动直接抽取了灵体近一多半的灵魂之力,余波让周遭雷蛇凝成的网有些不稳起来。叶蓁眸子微凛,手中雷鞭握得更紧。眼前这个毕竟是活了很久的老怪物,有些稀奇手段不足为奇。“焚尽八荒——泯灭!”“柯子歆”微微闭上双眸,拗口而苍老的音调响起。话落,她掌心向前一推,一条粗壮的火龙就向着叶蓁飞腾而去,带起阵阵狂躁的气势,这强大的气势直接将雷网撕裂!“吼——”火龙一双眼睛极其明亮,宛若有着生命一般,它仰天嘶鸣一声,将这片天地都映射成了火红色,摆尾间,如流光般用大嘴咬向叶蓁!叶蓁瞳孔中的火龙越来越大,她闪身间,火龙却如影随形,仿佛认准了她!“哈哈哈,这乃是老夫自创的绝招,小丫头,我先走一步了!”看着火龙,“柯子歆”颇为得意地喝了一声,身形一闪就要离开。奚闾圣人步伐一动,飞掠而上挡在了她面前。“休走!”金玲夫人也一跃而起,拦住了“柯子歆”的去路。柯子谟也不顾众人,有些不自量力的上前,柯子歆是他亲妹妹,若是此刻被残魂带走,那他岂不是再也见不到这个妹妹了?下首众人也自知这缕残魂实力强大,故而纷纷上前阻拦。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一群人,“柯子歆”颇为不耐,他为了酝酿那一招,灵魂之力耗费大半,估计要修养许久,眼前这些小蚂蚁还来阻挠他,简直找死!这么一想,她就再度挥手冲入人群!纵然实力损耗太多,但一行没有进入十品的修者,也难以阻拦“柯子歆”。另一边,叶蓁眼角余光瞥见即将逃脱的“柯子歆”,面色微变。“莱格!”她轻喝一声,话音还没落下,半空中就出现了一抹颀长的身影。男人容颜绝艳,银发飞扬,玉色的眼眸在夜色中多了一份潋滟的波光,深邃如海幕,潋滟下透着妖异凌厉,眉心的朱砂比火龙还要耀眼。他凌空而立,却又仿佛站在平地上。司缪的出现夺去了所有人的目光,可惜,他只是看着叶蓁,身形一动就凭空出现在她面前,看着略有些狼狈的姑娘,脸色微沉。叶蓁眸子有些飘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胆子大了”司缪开口,狭长的玉眸中生出一种极致妖娆之感,声音却极其低沉,压抑,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叫周遭气温都瞬间降低了很多。“凶什么凶,别人抢了我的东西”叶蓁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小声辩解了一句,但最后还是怂包似的抿住了嘴。她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让司缪有些无奈,好不容易绷出的怒意都散去不少,不过在听到有人抢夺叶蓁的东西时,玉眸微眯,含着丝丝危险。“那里”叶蓁侧眸看了看再度到来的火龙,忍不住伸手指了指。司缪伸手轻轻擦去叶蓁鬓角的汗,将她的长发捋顺,而近前的火龙在没有爆发出自己的威力前,竟然凭空化作星星点点的流光,轰然炸裂!“柯子歆”早在司缪出现时,就生出一种死神降临的危机感,如今看到自己耗费了近八成的灵魂之力才使出的绝招被轻易破除,心头颤抖不已。“还有玉葫芦,就在她手里!”叶蓁眨了眨眼睛,觉得既然司缪代替莱格出现了,那就顺道解决一下这个陈咬金吧,不得不说,有人依靠,且能随时告状的感觉还真是有些舒爽。闻言,司缪无奈地摇了摇头,顺着叶蓁的手看去。霎时,周围空气都宛若凝固了一般。花婆婆等人瑟瑟缩缩的退下,半空中就独留下一个满脸惊恐的“柯子歆”,不是他不想逃,而是动不了,好似被别人施展了定身术一样。司缪只是看了“柯子歆”一眼,就伸出修长的手,轻轻一挥,一枚火红色拇指大小的玉葫芦就不受控制的从她怀中飞了出来,直接落在了叶蓁手中。捏着手中灵气浓郁的葫芦,饶是以叶蓁的性子,都忍不住面色一喜。她上下摩挲着拇指大小的葫芦,除了颜色外,和当初她得到的那一个完全一致,不是假货,只不过灵气倒是比当初那个稀薄了一些,想必是彭坤大量抽取其中灵气导致的,思及此,叶蓁觉得那么容易杀死彭坤便宜了他。司缪侧眸看着叶蓁的模样,心头也松缓了一些。“杀了她体内的灵魂”叶蓁凑近司缪,眯着眼睛瞧向“柯子歆”,声音冰冷地说道。“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闻言,那一动不动的“柯子歆”就面色大变,眼中满是惊慌之色。他在祖祠牌位中休养生息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有机会再度为人,却怎么都没想到今晚的重生之夜会演变成现在的局面,稍有不慎就会神魂俱灭。然而,她话音刚刚落下,就发现自己的灵魂不受控制的从这具身体中脱离。柯子歆的身体从空中坠落而下,柯子谟身形一动,赶忙上前将其接住,看着只是昏迷过去,并没有失去鼻息的柯子歆,微微松了口气。司缪没有关注柯子歆的身体,在灵魂刚刚脱离时,就掌心一握,将其灭掉。修者联盟中的祖师残魂,在这一刻化作飞灰,再也不能兴风作浪。看着从头到尾都一派悠然的司缪,叶蓁眼角微微一抽,人和人的差距果然很大,她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能解决这些事情,然而他一出现,却不费吹灰之力。思及此,叶蓁心头难免有些苦恼,她要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比肩自己的丈夫?“婆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叶蓁垂眸看着下首的众人,轻声说了一句,就和司缪消失在半空中。至于被她救出的叶流华,则被安置在了客房,柯蓝在旁照顾,当然不是只有她一个,还有花婆婆吩咐的下属,有鲛人泪在,叶流华会安稳长寿地活下去。看着消失了的叶蓁和司缪,花婆婆等人也不敢去探究,开始处理今晚的事。彭坤已死,他的余党却还没有尽数诛灭,包括尸体和血迹等等,都要尽快处理掉,今晚之后,修者联盟就要开启一个新的篇章!不过盟主之位悬空,柯家和付家又要不得安宁了。*花婆婆院落,叶蓁的房间。房间中一片寂静,空气中隐隐有些紧张。司缪坐在桌前,手中端着一杯泛着热气的香茗,垂眸没有看叶蓁。而叶蓁呢,则乖顺地站在司缪面前,清美的小脸上罕见的簇满了笑意,清透的眼神中还有些许讨好,不过心头却在呐喊: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不是故意只喊莱格来帮忙却把你忘了!更不是故意把自己陷入到危险境地的!可惜,这些吐槽呐喊只能在心头想想,她敢肯定,一旦说出来,他更气。“别生气了?唉睫毛比我的还长”叶蓁本想认错,可不经意间看到司缪浓密的睫毛,不禁小声嘀咕了一句。女人嘛,不论是什么性情,在心爱的男人面前,还是在意容貌的,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叶蓁也在这事上犯了傻。她话音一落,面色就是一变,旋即脸上笑容更甚。天知道她刚刚怎么会莫名其妙吐出那样一句突兀的话!果然,司缪面色一黑,玉眸眯起,嘴角也勾起了危险的弧度。他重重放下茶盏,力道大的叫叶蓁缩了缩脖子。“夫人,为夫觉得有必要给你制定一些家规,你意下如何?”司缪起身,颀长的身形让宽敞的房间都变得逼仄狭窄起来。“啊?家规?”闻言,叶蓁有些哑然,呆呆地望着司缪。“嗯?”看着叶蓁的模样,司缪轻轻嗯了一声,上扬的音调带着些许尾音,魅惑而诱人,叫人心神一颤,恨不得溺毙在其中。他虽然外表淡漠,但心头却因为叶蓁今晚表现出来的种种特殊情绪而心惊,当然,心惊的同时则伴随着无尽的喜悦,他恨不得将她所有的性子都挖掘出来。曾经的叶蓁一派宁静,整个人都淡淡的,毫无波动。可如今的叶蓁,在他面前则宛若变了一副性子,想到将她变成这幅模样的是他,司缪就觉得心头涌现出莫名的自豪,这种感觉让他极其欢喜。“什么家规?”听到司缪的音调,叶蓁抿了抿唇,小声问道。闻言,司缪挑眉,随手一挥,一本散发着金光的册子就出现在面前,与此同时,他手中还出现了一支流光溢彩的毛笔,两样一看就都不是凡品。“大乘期蠡吻兽的皮制成的册子?万年紫金雷竹制成的毛笔?”叶蓁眨了眨眸子看着出现在司缪面前的东西,忍不住有些无语,她该夸赞自己一句,果然嫁了一个天地间第一土豪吗?司缪没有理会叶蓁,而是手持毛笔,认真在册子上写着什么。叶蓁眸子微动,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半晌后,司缪将毛笔收起,将册子递给叶蓁。金光闪闪的小册子仅有巴掌大小,在首页上书“家规”二字。司缪的字和他的人一样,完美的不可思议,锋锐、遒劲、舒朗、潇洒然而叶蓁此刻注意的却不是司缪的字,在看到“家规”二字时,手抖了抖,清美的脸颊上也多了些古怪之色。她忍不住翻开册子,当看到其中的内容时,眼睛一瞪,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更不敢相信这些东西居然是经由司缪之手写出来的。“念出来听听”话落,司缪就重新坐会位置上,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虽然茶水已经有些凉了,但他心头却颇为火热,这妮子,总是有法子给她点厉害瞧瞧。叶蓁今晚不顾自身安危的行为,让他十分生气,恨不得狠狠打她的屁股。他明白她想要变强的心愿,有些心疼,不过她这样的想法他也是支持的,毕竟他不可能一直待在她身边,就如上一次星空兽事件一样。但这些心愿和支持都只能摆在她的安危之后,想到他出现时,那条几乎能将叶蓁燃成灰烬的火龙,司缪此刻心头还有些后怕。若是叶蓁强大的过程中会威胁到她的性命,那他宁愿将她护在羽翼下,杜绝任何人有靠近伤害她的可能,这一生,他可以忍受任何东西,却唯独不能忍受失去她的痛苦,谁让他失去她,就都要死。“真真的要念?”叶蓁从册子中探出头来,眼睛中满含委屈地看着司缪。“念!”司缪轻咳一声,眸中却有掩饰不了的笑意。就在叶蓁为难之际,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叶蓁?叶蓁在吗?你父亲吐血了,一直在喊你,能不能随我去一趟?”呼喊叶蓁的是柯蓝,她语气焦虑中还带着些许哭腔。和叶流华认识那么久,她从未见过他这么狼狈的时候,呼吸都有一顿没一顿,好似下一刻就会断气似的,可惜她不是修者,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帮他。最让她感到诧异的还是叶蓁,身为女儿,在父亲垂死之际,居然能心安理得地回到屋子里睡大头觉,她实在想不通,她的血液怎么会凉薄至此?听到柯蓝的声音,叶蓁眸子一亮,她第一次觉得柯蓝这个人还不错。看着叶蓁的神色,司缪眯了眯眸子。“叶蓁?!”没有听到回应,柯蓝有些愤怒地大喝一声,啪的推开了房门。房间中一片寂静,柯蓝过了片刻才看清屋内的情形。叶蓁背对着她站着,而她面前似乎坐着一个人,有银色的衣角露出来,而让她感到震惊的是,叶蓁此刻正如小学生面对家长般,手中拿着一本颜色耀眼的小册子,脚尖摩挲着地面,一副小心翼翼的姿态。在她的认知中,叶蓁可不是这样的性子!“有什么事?”叶蓁抿唇,转过身来,神色淡漠和往日无异,殊不知,她心头正笑得欢快。“是是流叶流华,他吐血了!想要见你最后一面!你快随我去吧!”听到叶蓁的声音,柯蓝回过神来,她面色陡然一变,不再纠结于叶蓁的态度,伸手就要去拉她的手腕,她倒是可以在这里浪费时间,但叶流华等不得啊!不过,她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叶蓁,就被一层透明的东西阻挡回去。柯蓝在这样的冲撞下倒退几步,直接磕在了门板上。叶蓁垂下眸子,这个时候她可不会去触司缪的霉头。有鲛人泪在,叶流华根本不会死,柯蓝的话太夸张了些。被不知名力道撞出去的柯蓝一愣,旋即愤怒地回眸,她本以为是叶蓁,却不知转头后居然撞进了一双玉色的竖瞳,其中泛着野兽般的冷厉。柯蓝霎时面色一白,不敢再看,身体抖得如同受了惊的鹌鹑。她有些明白为何叶蓁会用那般姿态对待这个人了,柯蓝如是想着。不过她却想岔了,叶蓁之所以如此并非是惧怕,而是心虚,她理亏在先。“叶流华,我这具身体的父亲,你随我去瞧瞧?”叶蓁一手拿着金册子,一手上前拉住司缪的手。她微微仰头,轻声说道。一旁的柯蓝正沉浸在惊惧之中,并没有注意到叶蓁口中古怪的话,但叶蓁和司缪相握的手她却看得分明,一时间有些惊讶。她着实没想到,这个可怕的男人和叶蓁会是如此亲密的关系。“嗯”司缪看了看叶蓁,最后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同意暂时放她一马。“走吧”拉着司缪的手,叶蓁转头看向柯蓝,后者点了点头,率先向外走去。叶蓁小心将金册子放入空间茅屋的卧房中,这才悄悄松了口气。她做这一切时,司缪看得分明,眼神中掠过一抹好笑。两人相携着向叶流华所在的客房走去,柯蓝在前方焦急上火,但后面的两人却像是在散步一般,她即便心头有所不满,也不敢在司缪面前造次。不知过了过久,终于来到一间隐隐散发着血腥气的房间门口。柯蓝推开门,叶蓁和司缪跟在其身后走了进去。入目的就是一张床,床榻上则躺着一个面色惨白如纸的男人,正是叶流华。而床边则站着两个面容刚正的侍从,在看到叶蓁时,两人面上都浮现出一抹激动之色,叶蓁今晚斩杀了彭坤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付家和柯家的人谁不钦佩?不过在看到叶蓁身边的身影时,两人都赶忙垂下脑袋,不敢再看。他们也听说了,叶蓁的夫婿是个狠角色,连祖祠中冒出来的祖师残魂都在他手中毫无反手之力,斩杀那种层次的人物都如同宰鸡屠狗般容易。“你们都出去吧”叶蓁转眸看向两人,说道。闻言,两个侍从恭恭敬敬弯腰应是,随后就退了出去。柯蓝忍不住自嘲一笑,她想尽办法这两个家伙都不和她说半句话,叶蓁一句话却叫他们离开了,防备她防备到这种地步,真是没想到。“叶流华?叶流华?”柯蓝上前,却没有靠近叶流华,小声呼喊着他。她和叶流华以朋友相称,以往都是喊“流华”二字,但当着叶蓁的面,她却不想喊的如此亲昵,难免被人误会。听到柯蓝的声音,昏睡中的叶流华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题外话------看到小可爱们说我拖拉,估摸着是最近状态不对,葫芦知错能改,嘿嘿嘿,因为要把两章合并成一章来发,所以今晚有些晚了,葫芦表示歉意,么么哒!求征文票和月票,爱你们!笔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