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五章 众望所归,司缪见岳母咯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叶蓁愣了愣,旋即轻轻摇头。她和域外妖魔本就势不两立,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与他们混迹在一起的魔族用国家军人作为傀儡,来完成自己的诸多恶行。看着叶蓁满脸淡然,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感激而得意,叶长华心头升起一股颇为骄傲的情绪,这就是他们叶家的孩子,不为权势名利而折腰的孩子。而一旁的叶流华也神情柔和地望着叶蓁,这就是他的孩子。不过对于两人的视线,叶蓁都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侧眸看向司缪,她的眼神只有在看到司缪时才会变得缱绻而情深,叫人为之艳羡。叶流华注意到叶蓁的视线,眸子闪了闪。当他再度看向司缪时,也多了些许柔和。叶蓁是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在他心中的地位任何人都无法比拟,在他看来,叶蓁就是珍宝,任何男人都配不上,包括连他都不得不承认其优秀的司缪。不过他也有深爱的人,自然能从叶蓁眼神中察觉这一切。她的爱意太浓烈了,让人几乎要溺在她的眼神中。既然是叶蓁所爱,那他也会接受司缪,也会将他当成亲生孩子般喜爱,这种感觉颇为奇妙,所谓的爱屋及乌,大抵就是如此吧。“大哥,既然修者联盟愿意派人去,那我就不同你们回叶家了,我要直接和他们去l省,这件事不能再拖了!”叶长华当即决定启程回l省。那里是他半辈子扎根的地方,那些变异的军士都是他的兄弟!眼下有修者插手这件事,他相信,l省一定不会是下一个盛城,而他的兄弟们,也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这件事一定要顺利解决!叶长华在心头祈祷,心脏一时也无法平静。“一切小心”叶流华看向叶长华,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他曾经亲身经历过盛城的事,所以很明白叶长华心头的纠结和痛苦,这种感同身受让他无法拒绝他的要求,即便此刻的l省非常危险。闻言,叶长华重重地点了点头。他千里迢迢送妻儿回到京城,为的就是让他们躲避这一劫,不过他也万事都会小心,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叶蓁牵着司缪的手回到花婆婆的庭院时,日头已经偏高了。今天整顿前往l省的人,明天众人就要启程了,届时,她和司缪,叶流华,也会回京城,l省的事情既然已经有修者联盟插手,那她就不会再多管。“眼下四颗神石已经集齐,虚空洞的事情怎么办?”叶蓁取出四颗神石,看向司缪,轻声说道。她从没有补过虚空洞,如今一切都还要看司缪的,说不准他们还不能提前去京城,而是要先回到塔特村寻找虚空洞,毕竟这件事才是重中之重。“交给莱格就好,他知道该怎么做”司缪侧眸,眼神柔和地望着叶蓁。“好!”闻言,叶蓁没有丝毫犹豫地点了点头。她并不担心莱格补上虚空洞后会占据她的功德值,当然,零星分出一些也是可行的,她有肉吃,怎么也要让朋友喝几口肉汤吧?两人话音刚刚落下,屋中就走出了两个人,正是莱格和郎翼。“有件事要你去办,补上虚空洞”司缪转头看向莱格,将叶蓁手中的四颗神石递给他。他已经知道当初叶蓁差点身死时发生的事情,除了叶蓁,在场人中,唯有莱格是亲眼见过那虚空洞的,所以将这事交给他再合适不过!听到司缪的吩咐,莱格眼睛一亮,脸上有些跃跃欲试!“是!属下一定不负所托!”他郑重地接过神石,认真说道。当初叶蓁差点被星空兽杀死的事,至今还在他脑海中回荡,既然有机会彻底泯灭这害人的东西,那自然是再好不过!莱格并不知道,司缪早已冲冠一怒为红颜,斩杀了数以百万的星空兽。“王,属下也要去!”看莱格接下任务,一旁的郎翼也有些手痒,他忍不住开口道。来到华夏这久了,他一直被困锁着,好不容易出来,总要松松筋骨,他性子就是如此,闲不住,对于弥补虚空洞这样的美差,自然也想插上一手。闻言,莱格颇为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郎翼会说这话他早就猜到了。“王,当初什么破光明神殿把我害成这副模样,我都没亲眼看看最后是个什么结果,这下子就是个很好的机会,就派我和莱格一同前去吧?!”看司缪不说话,郎翼憋不住了,他心头极其焦虑躁动。“让他去吧”叶蓁看郎翼抓耳挠腮的模样,不禁轻笑着说道。“对对对,神妃果然是体恤民情的大好人!”听到叶蓁为自己说项,郎翼眸子一亮,忙不迭地点了点头。要问这世上谁能改变司缪的注意,呵呵,那恐怕就只有一个叶蓁了。“你还没有恢复,补完虚空洞后,你们就立刻回来”司缪看了看叶蓁,玉眸中有些无奈,郎翼身体还不曾复原,比起莱格还有一段差距,而且他的性格难免惹事,所以他并不想叫郎翼和莱格同去。不过,既然叶蓁开口了,再加上郎翼那般希冀的眼神,司缪还是应了。“哈哈哈,太好了!谢谢王!”闻言,郎翼一喜,赶忙点头,生怕晚一步司缪就改变了主意。莱格倒是没有多诧异,他早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这些你们带着,记得换一身装束”说话间,叶蓁翻手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些备用的钱交给莱格,繁华的都市不比山外山,做任何事情都少不得要用到钱。莱格和郎翼神色都有些奇异,对着叶蓁点了点头。“我会请修者联盟的人派专机送你们去戈壁滩塔特村,到了那里,莱格就可以去打听克鲁斯和依拉尔兄妹的下落,他们会带你们享受一番普通人的生活”叶蓁看着莱格和郎翼脸上的期待之色,唇角微弯,说道。她明白这两人好玩的性子,有克鲁斯和依拉尔在,倒是能让他们体会体会华夏俗世人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应该比饕餮大陆的俗世好玩很多才是。果然,听到叶蓁的话,两人眼神皆是一亮。司缪眯了眯眸子,他没想到这三人居然就在自己面前公然提起“旷工”的事情,这若放在以往,莱格和郎翼是一定不敢的,不过谁让现在有了神妃撑腰呢?再者,他们的确对这个世界有些好奇。就这样,弥补虚空洞的事情,反倒成了莱格和郎翼的度假之旅。房间中。“明天就要回到叶家了”叶蓁靠在司缪怀中,轻声呢喃道。她从没有过家人,也不知和亲人相处时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叶家除了冷玉蓉,叶流华和叶长华之外,她谁都没有见过,那些人又是什么样的?纵然以叶蓁的淡漠,此刻都有些好奇起来,当然,更多的还是不习惯。她活了那么多年,一直独来独往,没想到夺舍重生后反而多了很多以往没有的东西,如爱情,如友情,又如亲情,想想都深感不可思议。“有我在”司缪似是听出了叶蓁语气中的迟疑,将下巴抵在她的发顶,柔声说道。他绝艳的脸上似有些诧异,没想到他的卿卿居然也有这种时候。“嗯,有你在”听到司缪的话,叶蓁点了点头,神色间尽是温软,她抬眸去看他,对上他玉色的竖瞳时,心中一些情绪都归于平静,说不出的宁静。“等完成了重整大陆的事情后,我们找个地方隐居可好?”叶蓁伏在司缪怀中,清美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期许。她曾经最想做的是重回饕餮大陆,继续过日复一日寻找香料食材的日子,但如今,却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有他陪伴就好,只有他。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平安度过纪元之争,集齐十二仙灵,让众生塔恢复昔日辉煌,由此找到重整大陆的方法,这样一来,司缪就能卸下虚无神的重担。“好”司缪垂眸看着叶蓁轻轻抖动的睫毛,绯红的唇瓣微微勾起,轻声极其温柔。叶蓁所想和他所想并无二致,能不再去管世间是是非非,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朝夕相对,过上神仙眷侣般的生活,这恐怕是所有人都期待的吧。闻言,叶蓁浅笑,脸颊两侧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叶蓁和司缪出来时,就看到两个颇为振奋的家伙。莱格与郎翼正在院子里过招,劲风掠过,震落了不少叶子。看到叶蓁和司缪,两人才停下手,眼神晶亮,似乎已经等了许久。“走吧”叶蓁唇瓣微抿,面露轻笑,挽着司缪的手臂向外走去,莱格和郎翼连连点头,跟在两人身后,莱格倒是沉稳一些,郎翼却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待四人来到大殿前,就看到一些精神奕奕的年轻修者。在这些修者中,叶蓁也看到了熟面孔,如付浮生,柯子谟,柯子歆,欧阳幺幺,欧阳糖糖等等,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跃跃欲试的兴奋之色。其中,唯有柯子谟,付浮生神色古怪,可见两人对此行目的地有所了解。在众多年轻弟子面前,则是花婆婆和螣蛇老人,两人面色都有些严肃。“蓁蓁?”看到叶蓁,花婆婆率先开口打了声招呼,还顺便对司缪,莱格和郎翼点了点头,神色紧绷,这几个人给予她的感觉都非常危险。“婆婆,这是我的两个朋友,能不能麻烦修者联盟派直升机送他们到戈壁滩去?那里有些事需要他们处理,不过修者身份问题不适合让俗世人知道”叶蓁点了点头,侧眸看了看莱格和郎翼,说道。如今修者世界和俗世几乎是共通的,并非老古董,从上次神农族地到伏羲族地坐飞机的旅程就能看出一二,她相信,修者联盟有这样的能耐。“哦?当然没问题!”花婆婆若有所思地看了莱格和郎翼一眼,旋即点头应道。叶蓁的朋友,这点小忙她是肯定会帮的。说话间,花婆婆就遣人去准备东西,叶蓁叮嘱了两人一句,就叫他们踏上了前往戈壁滩的直升机,这是最快也最方便的。看着缓缓在天空化作小黑点的直升机,叶蓁松了口气。有莱格在,虚空洞的事就没有问题,她也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司缪抬眸看了看渐行渐远的飞机,神色有些难测。付浮生与柯子谟看着在前面和花婆婆“谈笑风生”的叶蓁,面色有些难以名状,亓九天的事情过去后,他们似乎也和叶蓁距离越来越远了。不多时,叶流华和叶长华相伴而来,两人神色都有些沉凝。叶蓁视线从叶流华身边扫过,却没有发现柯蓝的踪迹,不禁眯了眯眼。柯蓝对叶流华的感情她能看出一二,用的心思可以说非常多了,只是如今叶流华身体大好准备回京,柯蓝难道不准备跟着?对于此事,叶蓁也只是产生了一瞬间的诧异。“圣人,此行就麻烦你们了!”叶长华走过来后,先是对着叶蓁和司缪点头示意,随后才看向花婆婆与螣蛇圣人,声音严肃而认真,说话间,又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他这般郑重的态度也让花婆婆和螣蛇老人面色微凝,点头应下。这件事和域外妖魔有关,他们自然不会草率。“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启程吧!”花婆婆说着,目光扫过自己要带着的一群年轻修者,他们是修者联盟未来的希望,回来后,或许还会多出一任新的盟主。“一路小心”叶蓁看着花婆婆和螣蛇老人,轻声说道。就这样,花婆婆等人前往了l省。在他们刚刚离开后,亓九天也带着自己的行礼来了大殿,想他在修者联盟住了十多年,行礼却只有区区几件,看上去倒有些像过客。“人都到齐了,我们也走吧?”叶流华抬头,对叶蓁说道。他如今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带着叶蓁前往叶家,那样好似才真正能让她回归这个家族似的,这种感觉不足为外人道也。“好”叶蓁轻轻颔首,拉着司缪的手,同叶流华,亓九天一起离开了修者联盟。在即将踏出屏障时,亓九天回头看了一眼,这是他十多年来第一次离开这个地方,以后或许也不会回来了,心头有些复杂的不舍。“走吧!”叶流华回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有些能懂亓九天的心思。闻言,亓九天笑着点了点头,一行人消失在联盟中。而一个身影却立于假山不远处,看着亓九天一行人离开,他脸上满含疲惫,夹杂着些许痛苦和苦涩,养育了这么多年的孩子,竟连辞别都不愿和他辞别。这人,正是付老。*离开修者联盟后,一行人就出现在公园中。如今正值下午,空气中还泛着热气,公园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俗世中的空气和修者联盟中的空气是不一样的,轻轻一呼,就带着扑鼻而来的复杂味道,这种感觉叶流华没有,但亓九天却深感苦恼。反观叶蓁和司缪,这两人倒是一副闲适自如的模样。在离开修者联盟后,司缪就又变成了那个初看没有任何特别的普通男人,没了往日的惊艳,给人一种平淡之感,只不过,这一次的他没有再穿休闲服,而是身着一套正装,能体现一个男人身材标准的——西装。白衬衫,黑西装,午后的阳光透过枝桠斜射在他的面容上,五官愈发深邃,他抿着削薄的唇,身上带着一股冷感的矜贵,给予人一种全新的惊艳。现在的司缪,哪里看得出是缥缈神尊?这明摆着是一个都市成功男人典范!叶蓁在看向他时,目光中多了些新奇,习惯了他一袭银袍的古典模样,这般贴近华夏的现实模样,的确让她生出些许不一样的惊艳。他就像一个多面体,但每一面都能让旁人震撼。司缪轻睨着她,菲薄的唇微扬,周身孤冷尽散,霎时间,宛若千百朵花尽数绽开,将所有的寒冷驱逐,看着他的笑,好似付出什么都愿意。叶流华看着司缪,眼神中也尽是满意和热潮,自从决定接受后,他就逐渐被司缪折服,只觉得后者越看越优秀,而且就这身板气质,不做军人倒是可惜了。亓九天也对着司缪竖起了大拇指,他这个妹夫,还真不是普通人。试问,哪个修者能在短短一瞬间变换成另外一个人的模样?这般想着,司缪在他心头就上升了几个高度,眼神崇拜,他素来崇尚强者,在修者联盟时就听付浮生不止一次说过,他这个妹夫之强,世所罕见。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就这样,一行人离开了公园。公园入口,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停在那里,还有不少年轻女孩子围拢在四周,对着车牌号指指点点,一副激动的说不出话的模样。叶流华目光顿在车上,带着叶蓁,司缪和亓九天上了车。转眼间,车子就汇入车流离开了公园。几个女孩子呆呆愣愣地望着车尾,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那是电视军事频道经常说的那个将军?”一个女孩子啃咬着手指,神色茫然地问道。“废话!我的天,我居然能在公园看见他,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另一个女孩震惊的咆哮道,面色涨得通红,在原地蹦蹦跳跳一副难以平息的模样,要知道,那种矗立于华夏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比明星要难接触的多!另一边的车上,叶流华并不知道自己成了话题的焦点。叶蓁和司缪坐在最后排,亓九天和叶流华坐在中间一排。“叶叔叔,我有点紧张!”路上,亓九天觉得额头有些冒汗,他不禁苦笑着转头对叶流华说道。离开叶家这么多年,再次回去,他有些近乡情怯,不知道叶爷爷还记不记得他,听闻玉蓉姨已经醒了,不知道她性格是什么样的“你这小子,回家紧张什么!”听到亓九天的话,叶流华一愣,旋即无奈笑道。话落,亓九天面色一滞,心头的紧张感顿减。车子疾驰,不知过了多久,就来到了军区大院,而叶家,正在这里。沿路有不少来来往往的巡查车,而硕大的铁门外则站着面色警惕的军人,他们脊背后背着枪支,面色极端严肃,在这里,气氛无比紧张。看到叶流华几人乘坐的吉普车,沿路的军人都纷纷行了军礼,不过在进铁门前却依旧被拦住了,大院内都是国家权势最顶层的人物,不管是谁进去都要进行盘查,否则一不小心混入什么敌国分子,就可能酿成大祸!车门打开,叶流华冷锐的面容露了出来。“开门!”他对着守卫军人说道。见到叶流华,众人都面色一肃,冲着铁门一挥手,吉普车就向大院内驶去。很快,车子就停在了一处院子前,青砖灰瓦,绿荫满庭的院落中长着一棵粗壮的合欢树,眼下正是合欢花盛开的时候,清香溢出,颇有一番雅致韵味。正所谓京城烟雨楼,历史沧桑存,叶家具有强烈的老北京风味。可以看出,原本斑驳的外墙重新粉刷过,不会显得太过陈旧,但这种地方的确很合叶蓁心意,而且这里是华夏俗世中罕见没有被浊气污染的地方。下了车,叶流华就带着一行人进了院子。司缪眸子扫过四周,这里龙气浓郁,是一块宝地。叶家并没有寻常富人家那么张扬,每一处都朴素,穿过院子就是宴客厅。叶流华并没有提前打招呼说会带叶蓁等人回来,开门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穿着朴素,面容慈和,应该是保姆或者阿姨。“刘婶”叶流华对于刘婶是极其尊敬的,轻唤一声,连冷锐都散去不少。“姑爷回来了啊,进来,快进来!”刘婶笑着应声,在她心里,没什么能比得上了冷玉蓉,而如今叶流华和冷玉蓉能幸福生活则是她心中唯一的念想,好在一切都有了眉目。闻言,叶流华点了点头,率先走进玄关,自顾自换了鞋。“蓁蓁,快进来”换了鞋,叶流华轻轻招手,帮司缪三人也找了拖鞋出来,声音柔和。他这个模样让刘婶瞬间瞪大了眼,她什么见叶流华带朋友回来过?不仅用如此温柔的语调说话?还亲自帮他们拿拖鞋?这简直就是前所未闻!这么想着,刘婶就看向叶蓁三人。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目光就死死定在了叶蓁的脸上,连旁边的司缪和亓九天都顾不得去注意,嘴唇抖动的厉害,因为激动,身体都在打颤!她一直照顾着冷玉蓉,对于她的模样是深刻心间,而如今这个被叶流华带回来的女孩子,样貌和她家小姐长得简直是太像了!那清透澈亮的眸子,那微微抿着的唇,还有那通体招人目光的气质,简直比冷玉蓉年轻时候还要更甚一筹!美得令人炫目!思及此,刘婶就忍不住上前一把攥住了叶蓁的手腕。“小小小姐?”她控制着自己的力道,不让自己伤到叶蓁,声音地颤声问道。看着刘婶的模样,叶流华一怔,旋即轻声说道:“刘婶,麻烦去叫玉蓉和父亲过来”叶流华的话让刘婶一顿,面上激动之色更甚,上下打量叶蓁的目光也更加柔和,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孙女一样,她伸手随意抹了抹眼睛。“好,好,我这就去,这就去!”刘婶轻轻拍拍叶蓁的手,忙不迭转身绕过客厅跑了,她速度很快,一点都不像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可见其心中有么多激动和震撼。“刘婶还是和十多年前一样,不过更加有活力了”亓九天站在门口,忍不住惊叹一声。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那个心底脆弱的孩子,叶蓁可以说是他的恩人,叶家也是他温暖的港湾,刘婶为了叶蓁而忽略他也是理所应当,他不会像以前一样嫉妒。“走进来说话”叶流华点了点头,连招呼几人进门。叶蓁长睫微动,动作不见拘谨,神色也淡淡的,但被司缪握着的小手却带着些许不正常的凉,她有些许迟疑和不习惯,亲人司缪垂眸看着她紧抿的唇,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察觉到手心的动静,叶蓁抬眸看向司缪,当注视到他眸中的温柔缱绻时,刚刚的情绪才平复下去,她有些自嘲,面对千军万马都怡然不惧的心情,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惊起波澜,好似人生要发生什么重要的变化一样。等人坐下,叶流华才亲自动手给他们泡了一壶茶,切了一盘水果,连守在一旁的保姆阿姨都没机会动手,可谓是一条龙服务。他这般举动让客厅中打扫的阿姨眼神古怪,好似看到什么可怕的事物一般。几人坐下没多久,一连串急切的脚步声响起。一向以平淡示人的冷玉蓉居然从后院奔来,连刘婶都只能被她远远甩在身后,因为剧烈运动,以往因为身体不适而苍白的脸色此刻都红润了许多。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叶蓁。“孩子!”冷玉蓉绕过沙发,将所有人都忽略在脑后,上前一把抱住叶蓁,面色慈爱而喜悦,自从上次海城分别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叶蓁了。“妈”叶蓁眉眼柔和,轻轻唤了一声。闻言,冷玉蓉眼中神色更加激动,松开叶蓁,上下打量着她,还伸手摸了摸她微凉的小脸,面上满是心疼之色。“瘦了,在外面是不是没有好好吃东西?回家就好回家就好啊,妈这就去给你做好吃的,你放心,妈肯定给你补回来!”冷玉蓉摩挲着叶蓁的小脸,嘴巴根本停不下来。叶流华看着她这副模样,心头不禁感慨万千。以往叶承欢还在叶家时,从没见过她这么激动过,哪怕他和她生活这么多年,也唯有在求婚和结婚时见过她这样的情绪,平常哪有机会看到?可眼下看她对叶蓁的态度,叶流华只觉得震撼。“我还不饿,妈先坐下,有两个人要介绍给你认识”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看到冷玉蓉为了她恨不得将心都掏出来的模样,心头升腾出一股暖意,虽然很淡,但也令她感到非常舒服。说话间,她让冷玉蓉坐在了叶流华身边。“这位是亓九天,应该让父亲来给您解释”叶蓁先是看向亓九天,冷玉蓉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有些紧张的高壮男人,他脸上一道疤痕看上去有些狰狞,但搭配着眼中的憨厚羞涩的神情时,看上去并不觉得可怕,反而还有些莫名的可爱。冷玉蓉目光柔和地望着亓九天,眼神中尽是慈和。“这孩子是谁?你怎么会和蓁蓁一起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冷玉蓉对着亓九天笑了笑,大大缓解了他的紧张,这才转头看向叶流华,她实在想不通叶蓁和叶流华是怎么碰上的,一头雾水的感觉并不好。听到她的问话,叶流华无奈一笑。“还记得亓鹰吗?这就是他儿子,当年你出事后没多久,亓鹰也在战场上丧了命,所以我收养了九天,不过因为某些事情,所以他离开叶家很多年,这不,我在外碰上咱们家蓁蓁,因缘巧合下也带回了九天,他算是我们的养子了”叶流华三言两语地解释了一句,不过重点却已经明了了。“养子?原来你就是九天啊!”冷玉蓉微微讶异,旋即再转头看向亓九天时,声音更加柔和。她虽然当了很多年的植物人,但清醒后也不是不问世事,亓九天的事她听刘婶说过一些,不过当时并没有在意罢了,只是没想到叶流华会找回他。在冷玉蓉看来,叶蓁能有个哥哥是极好的事情。“冷阿姨,我是九天”闻言,亓九天正襟危坐地点了点头。冷玉蓉被他的模样给逗笑了,今天可以说是她最开心的一天了。“孩子,别这么拘谨,这里也是你的家啊”她上前给了亓九天一个拥抱,轻轻拍着他的脊背,极其温暖。亓九天一愣,眼圈又有了红起来的趋势,他知道叶家的人不会刁难他,却也没想到这个昏睡多年的冷阿姨会如此温柔地对待他。一时间,亓九天心头酸酸涩涩,更多的却是柔软。叶蓁没有打断冷玉蓉和亓九天,而是侧眸看向司缪。此刻,司缪面容上的孤冷散去一些,却依旧算不得温和,他坐在略有些逼仄的沙发上,长腿微曲,给人不可忽略的强大气势。叶蓁清透的眸子中掠过一抹轻笑,扣了扣他的手心。“怎么样,有没有一点点紧张感?”她精神力传音,有些戏谑地问道。以往都是司缪调侃她,总是掌握全局,今天到了她翻盘的时候,只是不知真神似的缥缈神尊在俗世中面对岳母时,会不会和寻常人一样紧张激动,巴结讨好。思及此,叶蓁心头涌动着些许小恶魔似的期待。闻言,司缪看向叶蓁,剑眉轻挑,绯红的薄唇抿了抿,却什么话都没说。情绪吗?他既不紧张,也不担心,这世上,除了对叶蓁他会有过多的情绪变化之外,再面对任何人,他都不会有特殊的情绪变动,即便这个人是叶蓁的母亲。看到司缪眼中的神色,叶蓁就知道他的心思了,无趣的撇了撇嘴。想看司大神变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对此,叶蓁在失望的同时也满是感慨,她也不知自己到底有什么优点,能让他如此对待。就在叶蓁出神的时候,冷玉蓉已经坐回到位置上,看向司缪。对于司缪,她的好奇比对亓九天还大,她早就注意到了和她家蓁蓁坐在一起的这个年轻男人,长得嘛,算不上好算不上坏,但给人的感觉却颇有些悚然,这并不是说不好,而是太好了,冷感矜贵,有这样气势的,一定不是普通人。冷玉蓉也是见过些世面的,当即在心中给司缪定下了一个高身份的特质。除此之外,就是他的眼神,对待任何人都宛若看待一块石头般不起波澜,只有在看向她家蓁蓁时,才会多出些温柔,恰恰是这种独一无二,让她格外满意。他这样的情绪她在丈夫叶流华身上也看到过,最起码在感情方面,是合格的。这般想着,冷玉蓉又看向叶蓁。即便和这个女儿相处时间并不久,但她也勉强知道些她的性子。凉薄,淡漠,清冷,宁静,这种种情绪放在一起,应该很难对一个男人产生什么特殊的情感,但眼下看叶蓁对司缪的态度,明显是有着很大的不同。“这位是?”冷玉蓉声音饱含期待地开口问道。叶蓁回神,对上冷玉蓉略有些八卦的视线。她张了张嘴,刚准备说什么,就被司缪打断了。“母亲,我是司缪,蓁蓁的夫婿”他拉着叶蓁起身,对着冷玉蓉微微弯腰,虽然弧度并不深,但足以证明被叶蓁承认的母亲,在他心中也有着一定的意义。叶蓁有些怔愣地望着司缪,手却紧紧握住司缪的手。她明白,司缪做这些都是为了她,这世上能让缥缈神尊弯下高傲脊骨的,除了叶蓁,恐怕再没有旁人,正是因为她,所以他愿意做任何曾经没做过的事情。就例如现在,虽然面上没有多少笑容,但态度却很尊敬。他的话让冷玉蓉顿在了原地,脸上的神情也僵住了。她本以为司缪只是叶蓁的男朋友,曾经在海城时她也听农樱多次提起司缪这个人,但她怎么都没想到,这才短短几个月,两人连婚都结了?!看到冷玉蓉的神色,叶流华不动声色地向后缩了缩。他可知道叶蓁对她的重要性,说是超过他这个丈夫都不为过,如今突然冒出个男人抢了女儿,她要能忍得住才奇怪了。就在叶流华心头微微幸灾乐祸时,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惊呆了。“你们结婚了?”冷玉蓉站起身,面色激动地看向叶蓁和司缪,小心翼翼的问道。闻言,叶蓁点了点头。“刘婶!刘婶!快,快打电话给父亲,让他写些帖子,请柳龙大师,齐渊大师和胡秋兰大师尽快拟定几个名字,男孩女孩的都要!哦对了,还有再请装修师傅过来一趟,把家里三层的屋子打通,多弄些小孩子的玩具”叶蓁话落,冷玉蓉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高兴地在原地团团转!她大喊着,高兴地呼喊刘婶,眉眼间的喜悦几乎能够溢出来。吩咐完刘婶,冷玉蓉又回头看向司缪,修长挺拔的身形,对叶蓁的浓郁爱意,周身叫人惊艳的气质,这些种种让她越看越满意,越看越高兴!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司缪对叶蓁的态度。身为一个母亲,她可以允许未来的女婿无权无势,却不能允许他不爱自己的女儿,曾经她还有些担忧对方会因为冷叶两家的权势而攀附她的孩子,并非真心诚意,可如今看到司缪,她就知道,他全身心都在叶蓁身上,根本不在乎叶家所谓的滔天权势,因为他眼中没有贪婪,有的只有令人心惊的淡漠。当初得知余睿的儿子抛弃了叶蓁,冷玉蓉心头就有些担忧,生怕她会因此不再相信世间的情爱,孤独一生,那对于一个女人而言,着实有些残忍。只是没想到,叶蓁回到叶家,给她带来一个如此美好的消息!她一直以为自己的一生是可悲的,但如今,她不仅找回了亲生女儿,还顺带有了个不错的女婿,过不了多久还会有可爱的孙子和孙女!这一刻,冷玉蓉心头的喜悦几乎要溢出来!------题外话------不好意思我亲爱的仙女们,因为昨天葫芦有点私人的事情,晚上一时没忍住就睡过去了嘿嘿嘿,然后没及时发文,在此表达歉意,对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