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四十九章 司缪要干一票大的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电梯最终停在了第三层,黑衣人没有动,只是挥手让司缪三人进去。“这地方的人,真是狗眼看人低!”松柏忍不住低喝一声,他们是叶家子弟,哪里有被人如此怠慢的时候?叶松也点了点头,头一次和这个一母同胞的兄弟有了意见相同的时候。司缪不会和普通人计较这些东西,除非是真正招惹到他的,那就另说了。出了电梯,就由驻扎在第三层的工作人员带他们前往赌桌,看到司缪时,领路的人明显一愣,有些狐疑却没有说什么,素质极佳。第三层已经是稍有些资产才能来的地方,司缪是个生脸,不过他的穿着气质的确和一层二层不符,他只是个领路的,不会为赌场操心那么多。“这里比下面可好太多了!”叶松手中牢牢提着布兜,眼神发亮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幕。第三层的赌桌不会显得分外拥挤,中间都隔着非常舒适的距离,除此之外,这里的空气中除了些许香烟味之外,半点异味都没有。虽然人数比不上第一层,但质量显然要好很多。这里的赌客大多西装革履,只偶尔有几个袒胸露腹的彪悍模样。“客人,祝您玩的愉快!”工作人员将司缪一行人带到了一张赌桌前,恭敬地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司缪垂眸望去,就看到赌桌上正在进行的掷筛子。“姐夫,是骰宝,可以试试”叶松探头看去,最终舒了一口气。骰宝这种玩法,也是由闲家下注,庄家打开器皿并派彩。最常见的赌注是买骰宝点数的大小,总点数为4—10称为小,11—17为大,故而也常被称为买大小,头骨是庄家永远处于有利位置的赌钱游戏。闲家无法以技术提高得胜的机会,长远来说庄家必胜。各种投注中以“大、小”对闲家最为有利,但庄家仍然拥有优势。司缪淡淡的点了点头,只是观察了一次就明白了其中的规则,他随手拖过高椅坐下,人群中,他纵然坐着,也依旧鹤立鸡群般显眼。这张赌桌的庄家很快就注意到了司缪,眸子闪了闪。“这位客人有些眼生,要不要来玩玩?”他在这里工作,能混到第三层已是极为不易,他自诩看人很准,但面前这个男人却难以叫人看透,这种人,一般来说都有很大的问题。来赌场的,无非是为了钱,每个人或多或少眼神中会透露一丝贪婪和疯狂,但眼前这人没有,他淡淡的,好似来这里没有半分目的似的。司缪颔首,给人一种淡然于喧哗闹市之感,像是对这一切都不大在意。“好了,请各位投注吧!”庄家心头一叹,讪笑一声,按响了钟,用骰盅盖将玻璃罩盖好,用扣骰盅盖和盅座系牢,然后连续按下把手三次,使骰子在玻璃罩内跳动,置放枱面之“请客投注”灯牌亮着,闲家可以开始下注。司缪从叶松叶柏手里接过筹码,通通下注到“大”上,不仅如此,这些筹码都被下注在“4,6,5”三个小格中,下手没有丝毫犹豫。在赌桌的下方有一排被分割为6小格的下注区域,在这一排,押注骰子旋转之后将显示哪个数字,如果三个骰子中有一个显示自己压的数字,那么则赢钱1倍,如果有两个显示所押数字,那么赢钱2倍,显示3个,赢钱3倍。这种名为单一数字,输赢比率远远高于只投注大小。司缪是来这里赢钱的,当然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他的动作让周围众人皆是一愣,有些回不过神来。第三层和第一层的不同在于筹码押注大小的改变,若说第一层是以百块起步,那第三层就是以万块起步,纵然身价百万,都能在分分钟输的血本无归。司缪拿出来的筹码,足足有百万个,这可谓是大手笔了!庄家亦是一愣,突然皱起眉来,她心头掠上一丝不好的预感。这种投注方式,会大大降低庄家赢的概率,早就发现这人有些问题,没想到下手都这么狠,不过他到底是见过一些世面的,只是心中恼怒,面上却不显。“好了,各位闲家,快下注吧!”庄家说完,围在赌桌旁的人都有些面面相觑,好半晌都没动静。他们不是不想赌,而是想看看司缪会不会赢,不想掺和这一手。见此,庄家眼神中掠过一抹难看之色。很快,骰盅盖中骰子摇晃的声音就停了下来。司缪轻轻挥手,霎时,整个赌场如同被时间定格了一般,抽烟的人刚刚吐出的烟雾一动不动的停驻在半空中,身边叶松和叶柏紧张的情绪也一览无余,而庄家眼神中的黑暗也颇为显眼,空气静得吓人。司缪眯了眯眸子,注意到庄家微曲的手指。倏然,他唇瓣微抿,眼神淡漠的可怕。他移开视线,修长的手指打开骰盅盖,看到玻璃罩中最后停下的数字“2,5,3”,他只猜对了一个,手指微点玻璃罩后,再度将骰盅盖盖上。他坐回位置上时,暂停键失去了作用,所有人都恢复了上一刻的动作。“庄家快开盅啊,我们要看结果!”“是啊,我们要看结果!”恢复过来的赌客们纷纷吆喝,对于司缪这大手笔的下注,他们很好奇。闻言,庄家苦笑一声。她将盅扣打开,揭去外罩,所有人都紧紧盯着玻璃罩内!“啊!是4,6,5,居然是真的!早知道我也跟着投了!”“足足翻了三倍!一百万变三百万,好魄力啊!”“这家伙肯定不是普通人,我们要不要跟着买几注?”“”周围响起了一片哗然之声,周围又有不少赌客围了过来。一般来说,只要客人不作弊,赌场方面并不会担心对方赢多少,赌场关心的只是让更多的人光顾自己就行了。客人赢钱越多,这位客人的回头率以及影响周围的人的几率就越高,就如此刻的司缪,这种人一般在赌场中其实是很受欢迎的。这也是为何赌场会经常设立某些大奖,让一些顾客中彩的原因。看着玻璃罩中显露出来的结果,叶松和叶柏两人已经笑得牙不见眼,区区两千两百块,居然连续翻了几番,再这么下去,一定能赚够五个亿!这么想着,两人看向司缪时,就满眼崇拜之色,他们已经确定,自家姐夫一定是有什么神通广大的能力,比方说预知,透视之类的。而司缪本人则十分平静,只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继续”听到这两个平淡无奇的字眼,庄家眼角抽了抽,她在这里这么多年,哪里能不知道,眼前这家伙不是善茬,估计这次她要倒血霉了。在星辰俱乐部身为庄家,每个月都是要抽查赢率的,她还想要拿到更好的业绩,从而更上一层楼的,怎么能把自己的声望败坏在这里?“客人,不如换个地方玩如何?”庄家含笑看着司缪,眼神中带着些许闪烁。“你干嘛!”叶松眯着眼睛,警惕地盯着庄家,他家姐夫为人“单纯懵懂”,很容易上当受骗,他一定要看紧一些,怎么可能让外人占了便宜?“呵呵,我可没有坏心眼,要知道,星辰俱乐部第三层的总额度不能超过五千万,我看这位先生也不是个想把时间浪费在此处的人,不如到更高层去,一局定输赢,岂不比在这里一盘一盘玩有意思的多?”庄家虽然看不透司缪,却也觉得他和这里格格不入,当即谏言。当然,她的本意只是不希望司缪留在这里扰乱她的赢率而已。“几层”司缪长腿微动,起身看了看庄家,声音古井无波。他还想去陪他家卿卿,的确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这里。听到司缪的话,庄家毫不意外的笑了笑,周围众人也满脸诧异地看着他,更高层象征着更高的财富,地位,乃至权势,他们这些人穷其一生也不可能到达。“以我的能力,只能把你送到第四层,第五层则是需要身份证明”庄家说着,就让荷官带司缪向电梯走去。她本想着终于要把瘟神送走了,可以好好赢上几把,把这个麻烦丢给四层那些家伙去处理,心头还有些暗喜,没想到,司缪压根没动。“最高层可以一局五亿?”他抬眸,若有所思地看向庄家,他还记得自己的目的总数。闻言,庄家一愣,回神后嘴角抽搐,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向司缪,这家伙十来捣乱的吧?怎么连这一点点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周围的人看向司缪时也带上些嘲笑,每个人心头所想都大相径庭。你这家伙不过是赚了这么一点钱,居然敢口出狂言去最顶层?!“客人,或许有些事情你并不了解,我们星辰俱乐部最顶层只有寥寥几人可以上去,但无一例外,都是华夏权势顶端的人物,而你?呵呵”庄家摆了摆手,后面的话虽然没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们赌场最高层都是有权有势的人,你并不是,还是不要上去自取其辱了。闻言,叶松和叶柏都眼睛一瞪,张口就要说话,却被司缪拦住了。“那我们继续”他神色倒是丝毫没有被折辱了的意思,自顾自又坐了回去。看着稳如泰山,一派淡然的司缪,庄家脸色黑沉如铁,她只能招手叫来别的庄家,让司缪带上自己的筹码,向角落走去。“换成大码”司缪垂眸看了看自己数量庞大的筹码,淡声道。闻言,庄家面色更黑,她还没说话,居然使劲威胁提条件?!“给他换!”可惜,这些“区区”条件根本比不得自己的位置。这人一派高人风范,实在让她不得不防,在赌场工作,有时候直觉是很准的,最起码庄家就自认自己的第六感很强,最起码比别的女人要强不少!没错,出现在第三层的这位庄家,是个女人,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她身着赌场工作服,但宽大的服饰已经遮掩不住她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及臀的长发如海浪般披散在身后,五官精致小巧,倒颇有些魅力。不过在司缪眼中,这和一般的抠脚大汉没什么区别。叶松和叶柏倒是严防死守,将她死死隔绝在司缪身前。“最高层你就别指望了,即便是我,都没办法送你去,听姐姐的话,就在第四层玩玩得了,你若是再不满意,那就第五层,高了没有”说话间,她双手环胸,更凸显出自己的波涛汹涌。司缪一直垂着眸,直到荷官将筹码送过来。“客人,您的筹码兑换好了”寥寥三枚银色的筹码,看上去颇有些可怜。“决定好了没有,我可保不准自己下一刻就改变了主意!”美女庄家撩了撩长发,有些不耐地问道,她承认眼前这男人是有些魅力,不过她已经是名花有主,根本不敢生出二心,否则结果一定会令她痛不欲生。思及此,美女庄家眼神中闪过一抹令人心碎的黯淡。“最高层”司缪手指摩挲着手中的筹码,语气淡然。闻言,美女庄家额头上几乎要划下几道黑线,她从没见过这么死脑筋的人,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稍微有点自知之明的人就应该知道,那地方不能去!“我都说了,那里是权势聚集地!权势聚集地你懂不懂?!”美女庄家几乎要咆哮了,她怎么那么倒霉,正好碰上这么一个硬茬子。闻言,司缪依旧一派漠然,不为所动地点了点头。他点完头,就又想着刚刚那张赌桌走去。看到司缪的动作,美女庄家都想要发疯了,赶忙上前想要拉住他的手臂,不过,一道冷风呼啸,让她手中的动作顿住,脸色惨白,不敢再动。“最高层”司缪皱眉,他已经没有心思再重复说出这句话了。“你!你等一下!”美女庄家眼中闪过一抹暗沉,想到刚刚那股突如其来的冰冷杀气,她最终还是冷静下来,从衣兜里掏出手机走早另一边的角落里去打电话。“姐夫,她就是个小庄家,哪有权利去顶层啊?”“是啊姐夫,能在京城地段开这么大一家赌场,身后没点背景是不可能的,最后要闹出点事,让爷爷知道了,那咱们几个估计都得屁股开花!”叶松和叶柏小心翼翼地说着,到最后还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无碍”司缪摇了摇头,语气淡漠的没有一丝起伏和波动。这个女人,和这家赌场的老板有着不浅的关系,将因洞天彻地的因果珠玑之法用在这里的,千载万世恐怕也唯有司缪一人了。没错,司缪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透过因果珠玑之法看到了庄家和星辰俱乐部负责人的关系,既然可以到最高层一局翻盘,又何必留在这里浪费时间?更何况,刚刚这庄家手头有小动作,试图叫人来找麻烦,若非他用了些小手段,现在已经麻烦缠身了,如此一来,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至于叶松和叶柏口中所说的会惹事,他完全没放在心上。这片大陆他挥手之间就可泯灭,所谓权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堪一击,不过他会处理好一切事情,不会给卿卿带去麻烦。那边美女庄家不知在给谁打电话,脸上的笑有些勉强。挂断电话后,她身形有些微驼,似乎被疲惫压弯了腰。“走吧,我带你们上去”美女庄家现在心情极差,她挥了挥手,黑衣人就打开了电梯。看着她一脸脆弱的模样,连叶松和叶柏都心头微软,没办法,这个世界对有颜值的人总是很宽容,他们两个全然忘记刚刚是怎么防备这美女庄家的。不过罪魁祸首司缪却一脸淡然,自顾自上了电梯。他没有去看庄家一眼,即便她此刻的颓然是他造成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