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十一章 婚纱,司缪的责任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心头已经想出数十种方式将面前这个男人悄无声息地杀死。他随手将自己的骰盅盖挥开,下面赫然是6点,外加一个1点,原来是骰子裂成了两半,所以展露出的数字是7点,远超一颗骰子最大的6点。而司缪的骰盅盖下则是6点外加一个2点,不多不少,堪堪比邵星辰多了1点,他的骰子也是从正中间裂开成两半,而且比起邵星辰的,更整齐。司缪眸子中掠过一抹深邃,这人,倒是有些手段。察觉到邵星辰周身笼罩的隐隐杀气,周围所有人都噤了声,泳池中的女人也都将脸半埋在水里,生怕不注意就惹怒了他,从而殃及池鱼。司缪却是一点都不在意,他随手拿起那张支票,转身便走。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思。“你这就准备走了?”邵星辰阴森的声音响起,让周围空气都添了一份血色,霎时,原本隐藏的黑衣人都蜂拥而至,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枪械,咔嚓咔嚓的上膛声不绝于耳。被几十只枪口对着,司缪神情却不曾泛起一丝波澜,静默的叫人胆寒。“我邵星辰不是个输不起的人,但是赢了我的人,都不可能安然无恙走出这里,更何况,你刚刚到底是如何偷学到我的赌术的,这一点我很好奇”邵星辰从赌桌上一跃而下,他没有傻乎乎地靠近司缪,而是绕着赌桌,手指轻轻扣着桌面,一字一顿地说着,说到最后,露出一嘴森白的牙齿,杀气肆意。他在京城混到如今这个地步,除了家中原因,还有就是他独步天下的赌术。曾有多少人尝试学习他这一招都不得其门,可今天这个莫名其妙到这里来的男人,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做到了,还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呵呵他是真的很好奇,不过他不说也没有关系,他不会放任他离开这里的。“好了好了,输了就输了,让他离开,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在这剑拔弩张的氛围中,金刚芭比开口了。他是为数不多不为周围枪械胆怯的人,不过眸子里也隐隐有些寒意,显然是对邵星辰这般轻易将这么多枪支上膛而感到不满。“我的字典里,可没有输这个字!怎么,你看上他了?”邵星辰冷嗤一声,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司缪。半晌后,他寒下脸来,果然,这个男人的标准还真是符合姜赴这家伙!听着两人的谈话,司缪眸中掠过一抹不耐和凉意。“让开”司缪长腿微抬,向前走了几步,声音冷的如同碎冰,他并不想在这里大开杀戒,但若是这些人执意招惹,那就怨不得他了,世人会遗忘这个地方的。话落,他垂在身侧的手抬起,轻轻一握,那些上了膛的枪械就噼里啪啦落在了地上,而周围那些黑衣人都满眼惊恐,因为他们察觉到身体居然不受自己控制了,不断后退,从中间让开了一条宽敞的过道。这一些的变化让邵星辰和姜赴猝不及防,两人面色皆是一变。“你是修者联盟的人?!”姜赴大喝一声,嗓音中已经聚集了些许惊惧。邵星辰此刻也顾不得保持自己中二青年的霸道总裁风,忙不迭地和姜赴退到了泳池边,眼神中满是警惕和悔意,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男人,居然会是修者联盟的人,修者,远远凌驾于权势之上,不是他能招惹的。司缪没有说话,在踏进电梯的那一刻,星星点点的银光闪过,修改了在场所有人的记忆,让众人遗忘了他刚刚强势出手的那一幕。电梯下移,停留在三层。电梯外,正是满脸焦虑的叶松叶柏,他们刚刚说服安娜带他们去最顶层,没想到就看到了自家姐夫,完好无损,并没有缺胳膊少腿的迹象。“姐夫!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吓死我们了!”“是啊是啊,还好你没事,不然都不知道回去怎么和叶蓁姐交代!”叶松和叶柏几乎要喜极而泣了,不过想到刚刚自己利用了冷叶两家的权势,搞得所有人都知道叶家子弟到赌场来了,两人又有些笑不出来。“走吧”司缪轻轻摇头,淡淡的银光同样掠过第三层。他本以为赌钱这种东西,就是你情我愿的事,事实证明他想多了,既然如此,还是让所有人都将他们遗忘的好,这样一来,应该会解决许多问题。电梯门渐渐关上,独留安娜站在门口,她回头看向已经重新陷入到赌桌中的赌客们,眯着眼睛,眼神中有些疑惑。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安娜,上来陪我!”略显阴森的声音叫人不寒而栗,而此刻让安娜觉得寒冷的并非邵星辰这个人,而是他平静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声音。她忙不迭挂断电话,看向身边两个看守电梯门的黑衣人。“刚刚离开的那三个人,你”“安娜姐,哪里有三个人?您是不是魔怔了?”黑衣人有些疑惑地打断了安娜的话,他的话让安娜瞬间脊背发凉。而另一边,司缪在叶松和叶柏的带领下,将三枚筹码换成了一张三百万的支票,一趟赌场之行,收获倒是颇为丰富。“姐夫”叶松眼巴巴看着司缪,其中意思非常明显。司缪随手将三百万的支票递给叶松,神情淡淡,没有丝毫不舍。“这这么多?给我们?”叶松脸色有些踌躇和惊悚,他长这么大,还从没拿过这么多钱!叶柏也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看了司缪一眼。进赌场之前,姐夫还是个一穷二白的穷光蛋,从赌场出来,就出手阔绰成这个样子,随随便便就把三百万给他们俩,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拿着吧”司缪将支票塞到叶松手里,转身打了个车。叶松和叶柏愣了愣,最后还是捏紧了支票,脸上乐开花地跟着坐进了出租车里,今天跟着姐夫出来,发了一笔横财,不管怎么说,都算是他们赚了!“哈哈哈,有了这笔钱,我们就能去干自己喜欢的事了!”叶松脸上的笑不加掩饰,他的梦想是成为偶像明星,虽然听起来有些俗套,毕竟生在叶家,去做这一行,会被上流社会嘲笑。最起码父亲和母亲就不赞成他去实现这样的梦想,身为叶家子弟,他和叶柏从小就被固定了一条路,那就是考上军校,成为顶天立地的军人。可是,他总觉得这样没有自我按照父母定下的路来走,让他提不起兴趣。如今有了这么一大笔资金,他就可以站上舞台,着手去施展自己的才华!看着哥哥高兴的模样,叶柏挠了挠头,也为他感到高兴,和哥哥叶松的叛逆梦想不同,他就想成为和爷爷,大伯,父亲一样的军人,为国家效力!司缪看了两人一眼,有些不解他们这般喜悦从何而来。“姐夫,咱们现在回家?”叶松将支票小心装好,乐呵呵地问道。“去找卿卿”司缪伸手摸了摸心脏处,感知着叶蓁所在。“卿卿?你说的是我姐吧?你们夫妻两个爱称还挺奇怪的!我知道大伯母和老妈经常去的高档定制礼服店在哪儿,师傅,去月湖路!”叶松砸砸嘴,说完,出租车就汇入车流,将星辰俱乐部远远抛在身后。司缪并不知道,一个异数体质,让叶家险些因此遭难。*在此时,冷玉蓉,慕海棠已经带着叶蓁在店里等待量尺寸定制衣服了,以这家店的底蕴和水准,会在明天早上交给她们满意的晚礼服。“蓁蓁啊,你们既然结婚了,这婚礼是在哪儿办的?”冷玉蓉瞧着店里美轮美奂的婚纱,眉眼慈和地轻声问道。她的女儿,理应拥有最好的,可惜她都没亲眼看着她穿婚纱,嫁人。“是啊,蓁蓁在哪儿结婚的?婚纱照呢?”慕海棠此刻勉强打起精神,带着些许调侃地问道。闻言,叶蓁一愣,婚礼?婚纱照?她缓缓摇头,这些东西并没有过,她也并不看重,有同心契在,这些都是可有可无的,更何况,即便要举办婚礼,也该在饕餮大陆举行双修大典吧?“你们没有举办过婚礼?!”冷玉蓉看到叶蓁摇头,愣了愣,旋即有些诧异地问道。“没来得及”叶蓁想了想,说道。“那感情好!回了家,正好妈妈和你小婶帮你们筹备婚礼!”冷玉蓉的表现完全和普通人家的不同,若是一般人听到女儿和别人结婚,却没有举办婚礼,恐怕会立刻跳起来大骂抠门的女婿,但她却表现的格外高兴,看着不远处的婚纱,眼睛亮的发光,好似下一刻就要开始准备似的。慕海棠笑着摇了摇头,冷玉蓉的模样她大概可以理解。和叶蓁分开那么多年,好不容易重逢了,她身为母亲,自然希望女儿的一切自己都能够插上手,而亲手筹备婚事,把女儿给嫁出去,也是她的心愿。“来来,蓁蓁,把这套婚纱换上,让妈妈好好看看!”果然,冷玉蓉高兴得团团转,她一把拉起叶蓁,随手指了指橱窗中模特身上穿着的一套华丽婚纱,语气中满是希冀和欢喜。叶蓁唇瓣轻轻抿着,最后无奈地点了点。“叶大夫人眼光是越来越好了,这套婚纱寓意为‘浪漫’,算是我们店里的招牌,叶小姐这么漂亮,穿上一定是艳压群芳的!”这时,有工作人员上前,笑眯眯地说道。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叶蓁,对于冷玉蓉和慕海棠的态度颇为奇怪,毕竟叶家唯一的小姐名叫叶承欢,也时常来他们店里购置衣服,只是没想到这才过去多久,叶家就换了一个小姐,不过这事她可不会多问,否则只是徒增祸事罢了。这些京城上流社会的密辛,他们可以看,却不可以说。“拿出来,让我女儿试试”冷玉蓉轻笑着点了点头,她的热情是极其罕见的,除了面对叶蓁时会全部展现,对待旁人,她依旧是那个清淡如莲花的叶家大夫人。工作人员赶忙将婚纱取出来,带着叶蓁去换衣服。“这么多年了,大哥和大嫂也算是熬出头了”慕海棠伸手握着冷玉蓉的手,轻轻拍了拍,笑着说道。“唉,现在每每回想二十多年前的往事,还是心惊胆颤,好在蓁蓁现在回到了我身边,你也放宽心,往后的好日子还多着呢!”冷玉蓉先是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才叹口气说道。不过看着身边慕海棠黯淡的容色,不禁安抚了一句。她也知道l省军士变异的事情很严重,叶长华回去后安全也没了保障,但他们如今隔着千山万水,即便忧虑也没什么作用,倒不如放宽心。再者,修者联盟派去那么多人,或许就解决了呢?“铃铃铃”,挂在店门口的风铃响起,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冷玉蓉和慕海棠并没有理会,依旧坐在一处,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这话。“夫人?”就在这时,一道温柔似水的女声响起,似有些惊讶。冷玉蓉回眸,看到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女人时,也愣了愣,旋即轻笑着点了点头,起身向她走了过去。“许久不见你了,这就是韧姿吧?”冷玉蓉声音温和,面前这女人正是余睿的妻子,杨柳,而她身边这个颇有些英气美的女孩子就是余睿和杨柳的女儿,余韧姿。“嗯,韧姿,这是你父亲上司的妻子,你就跟着我”“就叫一声冷姨吧,韧姿这孩子我很喜欢”杨柳本想让余韧姿跟着她一起称冷玉蓉一声夫人,谁知却被后者打断了。“冷姨?叶首长的妻子?!”余韧姿霎时瞪大了眼,语气颇有些不敢置信。不过在震惊后,她就立刻站稳,给冷玉蓉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脸上涨得通红,要知道,军区的魔鬼教官叶流华是她的偶像,偶像的老婆诶!看着余韧姿一身淑女裙,却做出如此男孩子的举动,杨柳脸皮都有些发紧。她好不容易说服这丫头来买些有女人味的衣服,不然以后不好找夫家,谁知她一路上扭扭捏捏,说自己穿这一身不习惯,太娘气?!余韧姿的话可把杨柳气得够呛,却没想到她居然穿着女孩衣服行军礼!冷玉蓉看着她,面色一怔,慕海棠却不客气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也是军人的妻子,见过不少女军人,但余韧姿这副模样的,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听到慕海棠的笑声,冷玉蓉也跟着笑了出来。杨柳忍不住苦笑一声,她这个女儿,迟早得把她和余睿的面子里子给丢尽。这时余韧姿也回过神来,讪笑地收回了自己的姿势和笔直的腿。“夫人不要介意,这丫头就是这副皮猴性子,难管得很”杨柳无奈地打着哈哈,看着余韧姿时露出一个十分头痛的表情。“怎么会?我看韧姿倒是很可爱,我确实很喜欢”冷玉蓉笑着摇了摇头,她是真的喜欢这种性情直爽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呵呵,夫人来这里也是买衣服?”杨柳无奈一笑,轻声问道。“我”冷玉蓉刚刚张口,更衣室的门就被打开了。叶蓁提着雪白的婚纱裙裾从换衣室走了出来,她比一般女孩子要高一些,婚纱着身,凸显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弧度美好的上围,并不显得累赘的下摆似隐隐能展现出她修长笔直的双腿,虽然她清美的脸颊上不含半分羞涩。这件婚纱并不暴露,显得有些保守,叶蓁却完美的表现出了它的美。这一刻,整个婚纱店好似都宁静了许多。她恍若坠入凡尘的天使,叫人忍不住屏住呼吸,生怕惊走了她。余韧姿此刻也看向叶蓁,眼神中满是惊艳之色,她一直觉得女人穿高跟鞋和裙子就是负累,但这一刻,她觉得是美的,心头也想要尝试一番。不知道多少女孩子,在情愫初动时,就开始憧憬自己的婚礼。心爱的人,可爱的家人,真挚的朋友,大家欢聚在一起,见证属于自己的幸福时刻,而整个婚礼,设想最多的那部分,一定是婚纱。叶蓁走下台阶,阳光照耀在雪白的婚纱上,繁复的简单,那么美好。“我的女儿真漂亮”冷玉蓉眼圈隐隐有泪光闪烁,她从未设想过女儿穿婚纱的模样,如今看到,才真正能体会到那种不舍和感动,这种为人父母的心情,恐怕旁人无从体会。“我们家蓁蓁确实漂亮,叶家的公主,理应如此”慕海棠上前,帮叶蓁理了理裙摆,声音极其柔和。叶蓁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忽然间就明白为什么婚礼就一定要举办一次仪式,因为身着华服的自己,在那一天,怕是最美好的,最不可复制的。杨柳是几人中最早回神的,她听到了冷玉蓉和慕海棠的话,看着叶蓁时,神色有些震动,她着实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叶家这位真正的公主。余睿并没有对她隐瞒叶家这些隐秘之事,所以她也不算太失礼。只不过想到家中那不要命般汲取知识,想要在翻译圈子中闯出一番天地的温贤,杨柳心中不禁叹了口气。她有些不明白,为何温贤会舍弃这样一个清淡如画的女孩子。不过也只是一个照面,她就明白,温贤就算再努力一百年,也不可能重新博得这女孩子的欢心,即便时光重塑,也不可能。“妈,叶承欢当初顶替的就是她?”余韧姿别开眼,冲杨柳小声问道。杨柳点了点头,看眼下的情况,应该就是她了。“我的天,温贤眼瞎了吧?!我看爸爸带回来的资料了,就那什么叫林懿的,和这姑娘简直没法儿比,你确定温贤是我亲哥?怎么眼光和我差这么多?”得到肯定后,余韧姿忍不住开口吐槽了一句。她看看叶蓁,再回想时,竟想不起资料上那个名叫林懿的女人的模样。“嘘!你要把这事闹得人尽皆知不成?!”杨柳面色一沉,忍不住狠狠捏了一下余韧姿的手,温贤和叶蓁之间的事,若是一个不好,或许会影响到余睿的前途。更何况,叶蓁代表的还不止是一个叶家,还包括了冷家。看着杨柳隐隐发怒的模样,余韧姿吐了吐舌头,赶忙闭上了嘴。叶蓁却转过头,看向杨柳和余韧姿。她是修者,即便距离不近,也能听到两人说话的声音,通过她们的话题,她也知道,这个年长的温柔女人是余睿的妻子,女孩子则是余睿的女儿。至于温贤这个人,她几乎要忘记他的长相了。看着叶蓁看向自己,余韧姿忍不住站直了身体,友好地冲她点了点头。叶蓁神情淡淡,亦对着她微微颔首。“你的婚事不能太草率,婚纱也要订制新的!”冷玉蓉满意地看着叶蓁,声音欢喜地说道。“婚事?叶小姐要结婚了?”杨柳听到冷玉蓉并没有压制的音调,不禁一愣,旋即诧异地问道。“嗯,是啊,到时候给你们家写请帖,可一定要来啊!”冷玉蓉笑着点了点头,她的模样让杨柳心头感到颇为不可思议,毕竟冷玉蓉的性情她也算是有些了解,如今看来,这位叶小姐在她心头地位不浅啊。“那是当然,叶小姐的婚礼我们可不能缺席”杨柳笑眯眯地应承了一声,她虽然性情温柔,但在人际交往上却不内敛。倏然,叶蓁眸子中掠过一抹淡淡的喜色。她回过头,透过干净的玻璃橱窗看向外面,果然看到从出租车上走下来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驼色的大衣,正是她早上给他准备的衣服。叶蓁唇角牵起笑意,向前走了几步。余韧姿一直注意着叶蓁,当看到她脸上淡淡的喜悦时愣了愣,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橱窗外身形颀长挺拔的男人,虽然看不清脸,但这样的身姿足以说明长相不差,想到叶蓁的神色,余韧姿心头一动。她大概能猜到这男人的身份了,忍不住歪着脖子想看清楚。她很好奇,温贤没发现的珍珠最后是被个什么样的男人给带走的。“小司?这孩子怎么来了?”冷玉蓉也看到了司缪,不禁愣了愣,旋即笑着说道。不过说话时,她看向自己身边恨不得跑出去的叶蓁,司缪来这里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对于他这种粘着妻子的行为,冷玉蓉深感欣慰。她嫁人后,叶流华就很少会陪着她,所以司缪的举动深得她心。“叶松叶柏这两个小兔崽子”慕海棠看到自家孩子,不禁笑骂一句。叶蓁看到司缪时,司缪也透过玻璃窗看到了一袭婚纱的叶蓁,他神色一怔,这样的神情很少会出现在他脸上,不得不说,穿着婚纱的叶蓁,又给予了他一种不同的惊艳感,让他从心底深处油然而生一股责任。两人透过玻璃窗相视一笑,霎时间,春暖花开。司缪进店后,就无视所有人,径直走向叶蓁。余韧姿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司缪,当看到他的脸上,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她还以为长得很帅呢,没想到也就一般,和叶家这姑娘不太配啊!“好看吗?”叶蓁看着司缪,长睫微动,轻声问道。她微斜着脑袋,脸上笑意清透而美丽,让司缪从心底开始泛暖。“好看”他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颊,语气认真地说道。两人间缱绻的甜蜜叫所有人都露出不约而同的笑,余韧姿带笑的同时,还忍不住撇撇嘴,真是猝不及防的一口狗粮啊!“既然来了,不如也换上衣服试试?”慕海棠摸着两个毛头小子的脑袋,笑着说道。“试试吧试试,姐夫这么帅,和姐站在一块儿,绝对配一脸!”“可不是,姐夫和姐姐就是最般配的一对!”慕海棠话音刚落,叶松和叶柏就开始拍马屁。闻言,慕海棠和冷玉蓉对视一眼,两人神色都有些诧异。叶松和叶柏,实话说,并不是什么乖巧的孩子,调皮捣蛋倒是有一手,能让他们认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就像叶承欢,纵然她以前是叶家的孩子,但他们两个也丝毫不给面子,隐隐还有些厌恶。可如今,他们和叶蓁司缪都还没相处够一天,就已经这么维护了?不得不说,这让慕海棠深感不可思议,最后只能归结为亲情使然。“不用了”司缪摇了摇头,他并没有在这里换装的打算,至于大婚时的衣服,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所以并不需要他再来尝试。叶蓁眨了眨眸子,轻笑不语。“好了,那我们就先回去,衣服明天早上他们会送过来”冷玉蓉点了点头,也没有强求,轻声说道。叶蓁将婚纱换掉,一行人和杨柳,余韧姿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啧啧,叶蓁长得确实漂亮,我要是个男人,我也会喜欢她的!”余韧姿看着叶蓁的背影,不禁感慨了一句。闻言,杨柳不禁毛骨悚然地看了余韧姿一眼,恨不得将自己这个不省心的闺女立刻嫁出去,她还真怕她总是混迹在男人堆里,最后也跟着喜欢上女人。晚上回到家,余韧姿就把手里提着的几个袋子通通丢了出去,然后拖鞋一甩,光着脚丫子跑到了沙发前,没有形象地倒了下去。杨柳看着乱七八糟的地板,头又开始隐隐作痛。生了这么一个假小子,她实在担心,以后这丫头会嫁不出去,成了老姑娘。两人回来后没多久,门又打开了,回来的是温贤,时隔数月,他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依旧是衬衫长裤,温文尔雅,棕色的眸子中满含温柔。听到开门声,余韧姿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你回来了啊弱鸡哥哥!你知道我今天见着谁了吗?”余韧姿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神秘兮兮地问道。“余韧姿!你给我安静一点!”此时,刚刚换了衣服的杨柳下楼时就听到了余韧姿的声音,她这个女儿,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唯恐天下不乱,是她以前太娇惯她了!“哦,凶什么凶!”闻言,余韧姿撇了撇嘴,又无骨似的躺回到沙发上。然而此刻温贤却被余韧姿的话提起了好奇心,他这个平白得来的妹妹,以往看到他不是当没看到,就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鄙夷模样,很少会露出这种新奇的表情,一时之间,他倒是有些想知道她下句话要说什么了。他这段时间已经很用功了,相信用不了两年,他就能够更进一步达成理想!这般想着,温贤就走向茶几,将手中厚厚的书放下,看向余韧姿。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妹妹是个真性情,不喜欢拐弯抹角,没有一般女孩子的温柔,性情直爽,若是对了脾气,很好相处。“你见到谁了?”温贤侧头,轻声问道。听到他的询问,余韧姿又一骨碌爬了起来,她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打断了。“小贤吃过饭了吗?”杨柳走过来,脸上挂着十分勉强的笑容,有些生硬地转变了话题。看到杨柳这般模样,温贤反而更想知道了。“柳姨,我也想知道韧姿见到了谁”温贤轻叹了一口气,对于杨柳,他感情很复杂,但想出这么久,他也明白这的的确确是个没有心机的温柔女人,故而该有的尊重还是有的。闻言,杨柳无奈一笑,转身离开了客厅,不过离开前,还不忘丢给余韧姿一个严厉的眼神,示意她不要太过分。“嘿嘿嘿,我今天买衣服,见着你的心上人了!”余韧姿却一点儿都不在意杨柳的眼神,语气颇为得意地说道。她曾在温贤的书桌上看到一张白纸上,密密麻麻写着的一个名字,那个名字就是叶蓁,所以她才会如此肯定地说出这样一句话。“心上人?我没”闻言,温贤露出笑容,刚想说什么,但最后笑意却僵在了脸上,整个人都有些呆怔起来,他这个模样看上去有些可怜。余韧姿忍不住叹了口气,头一次对这个弱鸡哥哥产生了些许同情。有些人,就是在失去之后才会想要去珍惜。对于温贤和“叶蓁”之间的往事,她也听过一些,可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更觉得自家这位哥哥,有眼无珠的厉害,居然被一个跋扈的富家女牵着鼻子走。想她余韧姿能力彪悍,怎么会有个这种软蛋哥哥?思及此,余韧姿心头对温贤的同情又瞬间烟消云散了。他此刻的表现,完全就是他自己作的,完全犯不着她来同情。“你你见到叶叶蓁了?”温贤喉结滚动,眼神中有些希冀,恨不得现在就离开余家,去找叶蓁似的。“见到了啊,不是我说,叶家这位找回来的小姐姐,比起叶承欢都要强上不知多少,人简直太漂亮了,不过可惜,弱鸡哥哥你算是没机会了!”余韧姿翻身从果篮里取出一个苹果,不拘小节地咔嚓咔嚓吃了起来。说话间,还不忘给温贤来一个当头棒喝。“你”温贤愣住了,他知道叶蓁有男朋友,不过他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放弃的,如今这般努力也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配得上她,可是余韧姿这话是什么意思?温贤心头突然产生了些许不好的预感,心口处都开始泛冷了。“哦,叶家的小姐姐今天在试婚纱,好像要结婚了吧”余韧姿看着温贤的模样,犹豫了半晌,终于开口了。不过她话说的模棱两可,并没有直接在温贤伤口上撒盐,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她话音落下,温贤就腾地一声站了起来,他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捏在一起,脸上神色非常复杂,似痛苦,似悔恨,又似悲伤。余韧姿忍不住放下啃了一大半的苹果,上下打量起温贤来。她不自觉要将温贤和今天在店里看到的男人做对比,好半晌后,叹了口气,不得不说,温贤除了在模样上比对方长得帅一点,其他方面真是拍马都赶不上。那男人,身形挺拔,气场磅礴,气质冷峻矜贵,一看就是个完美男人,最重要的是,他周身的气势,让她都感觉到了危险。她敢肯定,那个男人不简单,一定是个练家子!在余韧姿看来,仅仅是在这一点上,司缪就胜过温贤数倍不止。身为一个男人,一定要能保护自己的妻子不被人欺负,而温贤呢,一副柔弱书生的模样,跟他站在一起都深感没有安全感,更何况是结婚了。“好了好了,你也别太伤心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啊!”余韧姿不禁叹了口气,小大人似的拍了拍温贤的手臂。她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心里却知道,温贤这辈子怕是都找不上能和叶蓁相比的女人了,不过身为妹妹,总不能打击哥哥的自信心吧?温贤最后一句话都没说,提着书本上了楼。杨柳此时端着两盘面走了过来,没有看到温贤的身影,无奈摇了摇头,她将面放在了茶几上,伸手狠狠点了点余韧姿的额角。“让你不要太过分,你倒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管束这丫头。“我没过分,实话实说的!”余韧姿扬起下巴,埋下脑袋就开始吃起面来,动作算不上淑女,却也没有磕碰出声音,或者将汤汁溅的到处都是,可见有着很好的涵养。房间里。温贤坐在桌前,浑身颓然,他低垂着脑袋,眼睫在脸上投下一层阴影,浑身都笼罩着阴郁和雾霾,他像是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叶蓁叶蓁”温贤原本柔声呢喃着名字,此刻却面目狰狞,双眼赤红,他猛地将手里的书本扔了出去,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直接将桌上的被子砸碎在地。他双臂有些哆嗦的在桌面上展开一张白纸,拿起一根笔,一笔一划,铿锵有力的在纸上勾勒着一个名字,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心头的痛楚。可惜这一次,白纸都要划破了,他心头的烦躁和苦楚却依旧没有缓解。来到京城也有几个月了,他日复一日沉浸在枯燥乏味的书本中,为的就是能拥有一个很好的未来,能够鼓起勇气再次追求她,为此,他甚至舍弃了自己的母亲,舍弃了自己的事业,舍弃了自己原本拥有的一切!可是,他实在没有想到,在京城第一次听到叶蓁这个名字时,伴随着的会是一个如此致命的消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要结婚了,新郎不是他?------题外话------抱歉,葫芦最近确实太忙了,总是不守时,自打自己三个巴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