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五十三章 邵星靥,叶家盛宴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咳咳”安娜匍匐在地上,剧烈地咳嗽着,面色在酒精作用下通红一片。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脑海中却一片晕眩,四肢麻木,也顾不得将身体暴露在众人视线中的羞耻感了,腹部很热,好似心脏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似的。她虽然身体十分痛苦,但意识却格外清晰。邵星辰欣赏着安娜这副凄惨的模样,片刻后,咧嘴笑了。他的态度十分恶劣,完全把安娜当成了愉悦自己的小丑。姜赴瞧了瞧邵星辰,心头有些寒意,若不是自小和他就是朋友,此刻他怕是已经拔腿就跑了,邵星辰因为被宠溺着,已经成长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好了,说吧,我现在有兴趣听你说话了”邵星辰咧嘴笑着,蹲下身,拍了拍安娜的脸,饶有兴趣地说道。闻言,安娜心头苦涩难当。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定位,玩物,所以她别的没有,就承受能力很强。从校园走出来,至今已经十年了,在没有认识邵星辰以前,她做过商贩,做过舞女,做过服务生,苦苦在底层挣扎,希望有一天能够以辉煌的姿态崛起,可惜,她的希望破灭了,曾经的骄傲抱负在成为情妇的那一刻,烟消云散。和邵星辰在一起,最好的一点,或许就是完美的物质生活。她已经努力了那么久,有了房,有了车,有了存款,这在物欲横流的世界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她不会死,她要站起来,享受自己千辛万苦得来的美好日子。“今咳咳今天,有人,来惹惹事,监,控!”安娜伸手,紧紧攥着邵星辰的浴袍下摆,结结巴巴地吐出这样一句话。星辰俱乐部作为逍遥法外的地方,自然非常警惕而隐蔽地设置了摄像头,安娜心中清楚,既然那男人来过,即便使用手段让所有人都遗忘了他的存在,但摄像头却不会偏向谁,它一定会摄下那个神秘而古怪的男人。安娜了解邵星辰,他一旦知道自己被人耍了,不管对方是谁,都会不遗余力的找回场子,他这样的人,做任何事都全凭自己的喜好。然而,以那神秘男人举手投足的厉害之处,邵星辰一定会踢到铁板。安娜闭着眼睛,胸腔中燃烧中熊熊的火焰,她雀跃而疯狂,这是她这辈子唯一能够杀死邵星辰的可能,借他人之手,铲除自己之患。闻言,邵星辰眯了眯眼睛,神色变得有些阴沉古怪。“呵,若有人惹事早就上报了,安娜小姐,为了救自己居然敢信口开河?难道你不知道星辰的为人?我奉劝你一句,适可而止,或许还能平安离开这里”邵星辰没有说话,姜赴却是忍不住了。他冷嗤一声,啧啧有声地垂下眸子,眼神怜悯地扫过安娜,精致的脸庞,丰满的身躯,的确是个诱人的女人,只可惜,他不喜欢女人。而且,看样子安娜跟了邵星辰这么久,在最后关头,还是愚蠢占了上风。在被人侮辱和欺骗邵星辰获得残喘机会这两者间,她居然选择了后者,是她太不了解邵星辰了,还是他过分了解了呢?果然,姜赴声音落下,邵星辰就伸手再度捏住了安娜的下颚。他力道很大,安娜疼的哀嚎出声,只觉得下颚骨都要断开了。“我没没有,监,控!监控啊!”她不断挣扎着,下颚的疼痛刺激着脑袋中的昏沉,让她勉强能够维持清醒,她声嘶力竭地低吼着,这样的痛苦实在太大,她深感无力。邵星辰眯着眼睛看安娜,渐渐松开了手上的力道。“去把监控给我调出来!”他起身,随意挥了挥手,就再度坐在了姜赴身边,冷着声音说道。安娜跟了他好多年,她的性子他也知道一些,怕他怕的要死,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夕之间就改了性子,敢说谎骗他?姜赴看了邵星辰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人斜倚着吧台,不多时,就有黑衣人拿着平板摆在了邵星辰面前,画面上,正是安娜到顶层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看着监控器拍下的视频,姜赴倒抽了一口凉气,手中的杯子也落地摔碎。他猛地站起身,一把夺过黑衣人手里的平板,双手颤抖地看着视频中的一切,震惊的无以复加,可以说,视频中的一切,已经颠覆了他往日的认知。邵星辰脸色也沉的能滴出水来,他紧咬着牙,似发怒又似警惕和恐惧。“怎么会?是鬼吗?”姜赴忍不住吞咽着口水,精致的脸庞一片煞白。邵星辰没有应声,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平板中显示的一切。从底层司缪兑换筹码开始,到他们在赌桌上开场,到第三层和安娜起争执,再到电梯缓缓上升,在顶层邵星辰豪赌输了五个亿等等,全部都被拍了下来。然而可怕的是,视频里,除了那一对双胞胎,没有半个影子,可众人的表现下,分明就是有人的,邵星辰还和对方进行了一场豪赌。赌桌的对面,连影子都没有晃动,空空荡荡,邵星辰却极其嚣张阴森地说着话,这一幕直接刺激着人的心脏,姜赴甚至能看清自己眼中的惊艳。惊艳什么?惊艳那只鬼吗?邵星辰紧紧抿着嘴,一把抄走平板,速度极快地离开了星辰俱乐部。他已经没心情再留在这里,自己被人动了手脚,记忆都有所遗失,看样子,老巢是来了个不得了的人物,这件事他必须尽快调查清楚。看邵星辰走了,姜赴也赶忙穿上衣服,看了刚刚的监控视频,总觉得身边阴气森森的,当即也面色煞白的离开了,他胆子不大,哪里还敢留在这里?留在顶层的众人犹豫了片刻,也都纷纷离开了。他们虽然不知道邵星辰和姜赴看到了什么,但看他们的神情也知道安娜所言不假,自然也就没了再去动安娜的心思,以防被迁怒,还是尽快离开为妙。一时间,顶层就只留下一个**着身体,陷入昏沉的安娜。邵家。作为华国顶尖势力,还和m国首脑是姻亲的家族,邵家坐落在管制森严的红叶山,占地面积极广,一般鲜有人会到这里来。一辆银灰色的车子在山路间飞驰而过,直冲进华丽的府邸宅院。他经过时,看守驻扎在此处的军人都纷纷行礼,阵仗很大。邵星辰跳下车,手里紧紧捏着平板,就一脸凝重阴沉地向屋里走去。大厅中,坐着几个礼服在身,珠光宝气的贵妇人,她们隐隐以中间的金发妇人为首,那妇人体态修长,姿态雍容,蔚蓝色的眼珠和金黄的发彰显她m国人的身份,相貌倒是漂亮,只是眉眼间的强势破坏了这样的美。“星辰?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妇人看到邵星辰,就眸子一亮,站起身来。她操持着一口熟练的华国语言,嫁到邵家二十多年,她已经被同化了,只不过骨子里还留存着身为m国顶尖家族千金的高傲和贵气。“妈,我找姐有事,你先忙吧!”邵星辰看到妇人,脸上阴森之气渐去,却依旧没有多好的脾气,他说完这句话,就向着楼梯跑去,独留下一众面色尴尬的妇人。邵母愣了愣,眯着眼睛有些若有所思地盯着邵星辰的背影。她的儿子她很了解,外界传言的不学无术的确是真的,不仅如此,他还每日沉浸在醉生梦死之中,很少有回家的时候,今天不仅回来了,还一副急匆匆,连她都顾不上搭理的模样,可见是出了什么大事。思及此,邵母就对着几个闲谈的妇人道:“抱歉了各位,儿子突然回来,我也有几日未见他了,就不招待你们了”话落,她也不在乎自己的无礼是否会引来几个妇人的不快,整了整华贵的披肩,就踩着高跟鞋向楼上走去,态度不可谓不嚣张。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邵星辰的母亲一直以来就是这样一副目中无人的德性,邵星辰会如此也就在情理之中了。邵星辰飞奔到三楼,平复了一下略显急促的呼吸,走到一间房前,轻轻敲了敲,直到这一刻,他脸上的阴郁和森冷才彻底褪去。原本可怕的面容,在站在这间房门前时,就变得多了些阳光。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打开了。邵星辰呼吸一紧,虽然已经和自己的姐姐在一起相处了二十多年,但每回看到她,都觉得惊艳了岁月,若是时光能够回溯,他不想再当她的弟弟。好像并没有多久,他竟然对自己的姐姐产生了些许不该有的感情。邵星靥,取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笑靥如花,她也的确不负此名。开门的女人身着火红的波西米亚风长裙,火红的颜色,耀眼夺目,裙摆层叠着镂空花纹,艳丽精致的流苏在脚踝边飘逸,半露的酥胸上有一条蓝色的狐尾纹身,直接缠绕至纤细的脖颈,女人容貌妖艳逼人,同样是蔚蓝的眼睛,璀璨的金发,丰满的红唇总是勾着笑,端的是妖精般魅惑。“有事?”邵星靥倚靠着门板,挑眉看向自己这已经魂不附体的弟弟。她眸子闪了闪,用舌尖舔了舔自己的红唇,上前两步,涂着鲜艳指甲油的纤纤玉手在邵星辰胸口摩挲,她甚至还能闻到他身上残存的**味道。“我我”邵星辰呼吸一滞,竟紧张到结巴,说不出话来。他心头不禁苦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克星,而他的克星就是自己的亲姐姐,不论他在外面如何嚣张霸道,在面对她时,总是难以自制的。“呵呵,进来吧”邵星靥眼神中掠过一抹满意,她就喜欢男人为她神魂颠倒。进了房间,邵星辰就不由自主地将门反锁了,他喉结滚动,倒不是真想发生些什么,别人不清楚,但他对自己这姐姐的厉害却很了解。只要她想,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杀死任何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邵星靥将脚上的鞋子踢走,就半趴在床上,一条胳膊拄着自己的下颚,侧头看邵星辰,她红唇微启,妖娆万千,将“勾引”二字展现的淋漓尽致。披肩的卷发,艳丽的容颜,丰满的身材,笔直的长腿,哪一样都是诱惑人心的珍宝,这样的女人,真如狐狸精转世,天生就是迷惑男人的。“有什么事,说吧”好半晌,邵星辰都呆呆站在原地没有动静,邵星靥无趣地打了个哈气,她这弟弟,平日说是胆子大倒也大,但对于和她的男女之事,总是这般畏缩。看着邵星靥深感无趣的眼神,邵星辰不禁在心头苦笑。若是可以,他也想不顾一切得到这个女人,可是,她是他的亲姐姐啊,血缘的羁绊让他实在迈不过那道坎,可这么多年,面对她的勾引,他依旧乐此不疲,纵然欲火焚身,也觉得这一辈子算是值得了。熟悉邵星辰的人哪里知道,在外人面前嚣张的家伙,其实是个受虐狂?!“是这个,今天有人到星辰俱乐部闹事,我怀疑对方是修者!”邵星辰将手里的平板递过去,还不忘点开拷贝上的监控视频。邵星靥兴趣缺缺,这个世界修者不少,有个别几个喜欢去赌场玩的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细长的狐狸眼不置可否地扫向平板。这一看,邵星靥就忍不住微微直起了身体。她目光疯狂闪烁,带着些许危险的气息,能够屏蔽掉监控的,无非是那些实力强大导致磁场改变的大能,但这个世界有那种层次的修者?“我要这人的画像!”邵星靥起身,声音冷肃地说道。她用的是肯定句,可见她对监控视频中人物的好奇。“姐姐有所不知,监控视频不仅没有拍到这人,他还抹除了当日赌场内所有人的记忆,如果不是恰好有一个女人躲过一劫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恐怕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能够随便篡改人的记忆,这样的修者,不用我多说吧姐姐”邵星辰深吸一口气,面容冷凝地说出这样一番话。说话的间隙,他周身好似还笼罩着一层寒意,能被人随意篡改了记忆,如果那人心怀不轨,要杀了他了事,那他岂不是根本没有半分还手之力?!有些事情,细思极恐,容不得他不谨慎。“哦?你说的是真的?”邵星靥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邵星辰,声音冷极。看着逐渐靠过来的女人,邵星辰心脏剧烈跳动起来,他不知该作何言论,只能胡乱点了点头,邵星靥就是干扰他冷静的兴奋剂,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此时,邵母正站在门外,她犹豫了片刻,终究没有敲响房门。她生的这个女儿,她有时候看到都害怕。察觉到渐渐远离的脚步声,邵星靥眸中掠过一抹狐媚,她目光直视邵星辰,眼珠中有点点光彩闪烁,红唇靠近邵星辰的脖颈,吐出的芬芳让邵星辰浑身燥热,他想要推开面前的女人,但是却提不起那个勇气,他有些沉沦了。邵星靥背对着邵星辰冷笑一声,纤细的手指悄无声息地抚着他的后脑,舌尖轻轻舔过邵星辰的脖颈,上面还带着别的女人的味道。邵星靥不禁厌弃地眯了眯眼,直起身将唇印在了邵星辰嘴上。两人唇齿相交,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水渍声。邵星辰忍不住伸手半搂住邵星靥纤细的腰肢,沉浸在她的吻中,不可自拔。在此间断,邵星靥的神识则浸在邵星辰的记忆中,不断翻找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可惜,关于那神秘人物的事情,半点都没有,好像他的记忆中确实没有这样一个人似的,这种手段,她敢确定,不是十品修者之下能做到的。可是,华夏最强的就属五圣人之一的奚闾,他也仅仅只是九品而已。突然生出来的变故让邵星靥脸色有些难看,她习惯了掌控一切,这种莫名其妙跑出来的神秘修者让她感到些许不安,她厌恶这种不安。就在邵星辰抑制不住,准备更进一步时,邵星靥突然推开了他。“这两个人,我要知道他们的身份”邵星靥走到床边,捡起平板,将监控视频停在叶松和叶柏的画面上,指着两人,声音冰冷而肃杀,与刚刚的妖娆动人截然相反。看着突然转变态度的邵星靥,邵星辰愣了愣,旋即苦笑一声点了点头。他上前接过平板,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抬手摩挲着邵星靥略显红肿的唇,垂眸时,视线扫过叶松和叶柏,不禁眯了眯眼睛。他将视频点开,在持续播放中,邵星辰面色越来越沉,越来越难看。“怎么,你认识?”邵星靥目光一厉,旋即若有所思地问道。邵星辰抿着嘴,眼神中满是阴郁地说道:“叶家老二,叶长华的双胞胎”叶家和邵家可以说是夙敌,心头都秉持着不灭对方誓不罢休的心思。当年叶流华的老婆冷玉蓉成了植物人,孩子也丢失的事情,就是他们邵家所为,所以邵星辰明白,只有逮到机会,叶家会不遗余力除去邵家。同样的,邵家多年筹谋被叶家毁坏,两家已是不死不休。如今叶承欢被选为修者联盟的弟子,并且还被盟主彭坤看重,连带着叶家地位都上升了不少,再加上叶流华本人的冷厉作为,邵家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邵家虽然知道前段时间修者联盟派人去过叶家,但却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叶承欢让彭坤颇感羞耻,当然不会广而宣之。所以,到现在,京城中人还不清楚叶承欢已死,修者联盟巨变之事。邵星辰手头上捏着所有叶家人的信息,其中也包括驻扎l省的叶长华的。这两个双胞胎,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是叶长华的双生儿子。“叶家?”邵星靥轻声呢喃着,柳眉微皱。对于叶家她也有所了解,但一直不曾放在心上。“该死的叶家!真以为有了修者联盟撑腰,就敢在我星辰俱乐部惹事?找了个修者过来,平白从我手里套走五个亿,还抹去我的记忆,简直找死!”邵星辰怒火中烧,眼神中尽是森寒和狂躁。“够了!这么不冷静,哪里是邵家的孩子?!”邵星靥只觉得耳畔十分吵闹,不禁叱了一声。“姐,只要你肯出手,别说一个叶家,就是十个,也会在眨眼间覆灭!只要叶家没了,我们邵家就会更上一层楼,哪里需要隐忍?”邵星辰努力平息着自己的火气,上前轻轻揽住邵星靥的腰肢,轻声说道。他这话可不是说假的,他敢肯定,自己同为修者的姐姐,修为比起五圣人来说都是只强不弱,只可惜,她做事全凭喜好,叶家没有挡路,她这么多年也就冷眼旁观邵家和叶家之间的争斗,若非如此,暗地里下手,叶家早就毁了!“闭嘴,你以为毁灭一个家族是容易的事?这是要沾染因果的,蠢货!”邵星靥毫不客气地挥开邵星辰的手臂,冷笑着骂了一句。叶家既然能屹立华国这么多年,说明本身就是天命所归,轻易碰不得,再加上叶家驰骋战场,主杀伐,若是动手毁灭其根基,一定会遭到不小的反噬。这么做太过愚蠢,所以她这么多年对邵家和叶家的恩怨都袖手旁观。闻言,邵星辰抿了抿嘴,不敢回嘴,只能默默受着。“去,调查清楚,叶家这两个小子到底是和谁一起去的”邵星靥走到桌边,抽出一根烟,两指夹住送入红唇中,点燃后吞云吐雾起来,烟雾朦胧了她稍显艳丽的眉眼,多了几分怅然和愁思。邵星辰看的有些眼花,他从不知道女人抽烟也能这么美。“还不快去?!”察觉到邵星辰痴迷的视线,邵星靥回头,冷冷呵斥一声。若是平时,她或许还有心情与他**一番,但现在,京城突然冒出个神秘修者,她可不能傻乎乎的等着,做任何事,都要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才对!“是”邵星辰眼神有一瞬间的黯淡,他轻声应了,拿着平板就转身离开了房间。邵星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有些烦躁地将手里的烟捻灭,随意换了身衣服,也跟在邵星辰身后离开了邵家,不管怎么说,这个世界还是很吸引她的。*叶家。冷老和冷夫人已经离开了,两人对明天叶蓁的“接风宴”非常期待。叶蓁和司缪也没有在客厅多待,回了房间。“不知道莱格和郎翼是不是已经处理好虚空洞的事了”叶蓁手指拉了拉司缪的银发,轻声说道。“不会有事,放心”司缪轻笑,对于能和叶蓁一起享受普通人的生活,他也很满足。叶蓁准备说些什么时,房门被敲响了。她黛眉轻佻,上前将门打开,站在门外的是一脸紧张的叶松,他眉毛纠结在一起,额头上也留着冷汗,似乎在做着什么剧烈的心理挣扎。“怎么了?”叶蓁神情淡淡地问道。慕海棠的表现让她对叶松和叶柏也提不起什么温情,当即有些不冷不淡。看到叶蓁的神色,叶松心头苦笑,他再早熟也只是个青春时期的孩子,知道是刚刚母亲的态度让她不悦了,他脸涨的通红,不知该说些什么。“什么事”司缪来到叶蓁身后,看着叶松。今天叶松和叶柏带他赚到了钱,算是帮了他。“姐夫,对不起,我替我妈和你道歉,她不是坏心,你别生气”看到司缪,叶松缓缓松了口气,虽然知道和叶蓁相比,他可能更加危险一点,但此刻看着司缪,叶松反而觉得更亲切,或许是因为今天大家一起去赌场潇洒过的原因,而叶蓁因不悦而生出的冷淡,恐怕少有人能够坦然面对。闻言,司缪摇了摇头,别人的态度,他从不曾关注过。“太好了!既然姐夫不生气的话,那能不能先帮我保管这张支票?”叶松面色一喜,赶忙将口袋里有些褶皱的支票递过来。他不知道应该把这么多钱放在什么地方,好像哪里都不是太安全,若是被母亲发现,恐怕会勒令他们把钱还给姐夫,所以,还不如瞒着她的好。叶蓁看着叶松手上的支票,回眸看了司缪一眼。“不能”司缪对着叶松摇了摇头,十分冷漠地拒绝了。除了夫人,他没兴趣帮旁人保管任何东西。闻言,叶松整个脸都垮了下来,就在这时,上楼声响起,他也来不及沮丧了,飞奔着逃离了叶蓁房门口,似乎生怕被谁撞见似的。叶蓁带着司缪回了房间,默默盯着他看。“去赌场,本金是他们给的”司缪倒也老实,在叶蓁的视线下,认真说道。听到他的话,叶蓁脑补出司缪被两个小屁孩带去赌场,还伸手和他们要本金的一幕幕,不禁额角微跳,对这样的画面实在有些接受不能。她的缥缈神尊啊,就因为一句买房的话,下凡尘了。叶蓁同样觉得赌场那地方和她家神尊的气质格格不入,不过在诧异的同时,伴随而来的就是愉悦,能够发掘出司缪不同的面,她深感荣幸。“以后不要去了”叶蓁伸手拉住司缪的手,轻声说道。“好”看叶蓁眉眼间满是柔和,司缪也松了口气。“我会尽快找房子,我们搬出去”叶蓁想了想,又开口说道。今晚,叶家人的态度也算是给了她一个新的认知。虽然知道他们是普通人,那样的表现无可厚非,但她就是小心眼,就是冷漠无情,针对司缪一刻,比针对她一年要严重得多。司缪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颊。临睡前,叶蓁又尝试着开启葫芦空间,可惜,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她不禁心头微叹,身体一滚,就窝进了司缪怀中,怀抱的主人将其紧紧抱住。第二天。叶蓁早早就醒了,天还没亮时,她就察觉到叶家参差混乱的脚步声。她侧眸看着闭着眸子的司缪,失去了伪装的他,绝艳的容颜好似精心雕琢而成,叶蓁心头感慨,不论看多少次,好像都看不腻似的。她起身,打开门时,就看到摆在门口的衣架上挂着的礼服。将衣服取了,走进房间时,司缪已经醒了,他半靠在床头,看到叶蓁,眼神中的冷意消退一些,多添了几分温柔,眼中笑意也多了些。“喏,你的衣服”叶蓁指了指衣服,这种老夫老妻似的生活,让她脸上涌出些热浪,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她竟然已经习惯了成为一个妻子,而不是独行者。她声音微轻,嘴角却不可抑制地翘了起来。叶蓁拿着衣服去了更衣室,换好出来时,司缪也已经穿好了衣服。两人的礼服是情侣款,每个细节都处理的极好,十分惹眼。“来,我给你画眉”司缪手一翻,取出一套颇为古典的化妆品,这是从饕餮大陆带来的,与这个世界的全然不同,每一样都放置在极其精致的古盒里。“画眉?”叶蓁微愣,她很少化妆,但今天的场面确实应该化一些细微的妆容,只是,在抬眸看向司缪时,叶蓁有些想笑,她敢肯定,司缪不会。不过,叶蓁还是乖乖坐在了梳妆台前。司缪执着眉笔,一手固定着叶蓁的脸颊,一手画眉,神情极其认真。眉毛画好,叶蓁透过镜子看着自己,突然就笑出了声。司缪画的眉,眉梢很黑,眉尾很细,看上去实在是过分古怪,好在叶蓁有颜值撑着,一眼看去倒不会让人觉得丑陋。司缪也看出自己手艺不佳,不禁捏着眉笔在一侧皱眉深思,他有些不明白,明明是很简单的事,为什么做出来会那么难?叶蓁拿出相机递给司缪,将他第一次为她画的眉定格在照片上。门被敲响时,叶蓁和司缪都已经收拾好了。打开门,冷玉蓉看着眼前的女儿女婿,眼神中满含惊艳,然后极高兴地点了点头,今天的她穿着一套十分喜庆的裙子,这和她如莲的气质有些不符。不过冷玉蓉偶尔穿上鲜艳的颜色,还是给人以惊艳之感。她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和叶蓁站在一处,倒像是一对姐妹花。“走吧,妈先带你们去酒店”冷玉蓉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颊,声音柔和地说道。离开叶家时,叶蓁并没有看到叶老,叶流华,慕海棠等人,倒是亓九天,有些别扭地扯着身上的西装,这还是他长这么大,头一次穿正装!“你爸爸他们已经到酒店去准备了,今天有不少顶层人士来参加属于你的宴会,必须要万无一失,他让我和你说,昨天他并不是故意的”坐上车,冷玉蓉悄声对身边的叶蓁说道。闻言,叶蓁轻轻颔首,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看着她的模样,冷玉蓉忍不住叹了口气,她知道,叶蓁的冷是从内而外的,想要将其融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也恰是如此,她才会更想对司缪好。她希望叶蓁能够幸福,而显然,这样的幸福唯有司缪能给。在冷玉蓉看来,司缪即便是罪大恶极的犯人,亡命天涯的死徒,她也会把他当成亲生儿子对待,只因维系两人关系的,是她最重要的女儿。车子疾驰,一路向着明珠酒店而去。今天的京城,春光明媚,上流社会却引发了一场大的波澜和猜测。一向不和外人接触,一直表现出高冷姿态的叶家,居然大张旗鼓写了帖子邀请他们前往明珠酒店参加一场不知名的宴会。这个消息一出,震惊一片,有不少人昨晚都没有好好休息。听说最上头那位今天都会亲自到场,这可是天大的面子。不管叶家的目的为何,凡是收到了请帖的,都会到场参加,这是个结识人脉的好机会,更甚至,昨晚有不少人拼命想要攀关系,企图混进宴会中去。要知道,能被叶家邀请的,无一不是华国顶尖势力。一旦有人能混进去,随意攀附到谁,都有可能一步登天,飞黄腾达。媒体也早早得到了消息,从昨天晚上就蹲守在明珠酒店外,企图能拍到一星半点,这些红色家族的事情是最特别的,虽然拍了也不敢刊登出去,但最起码也算是见识过这些盛大场面了,平时他们哪里有机会触碰到这个层次?载着叶蓁等人的车子直接从后院进了酒店,没有吸引任何人的注意。进了酒店,叶蓁和司缪直接被冷玉蓉带到了指定的房间中休息,宴会是从下午开始的,现在时间倒不算太挤,剩下的事她需要亲自把关。“有些像结婚”叶蓁坐在床上,手中捧着一本古籍,正是司缪时常看的那本,书面上用一种普通人都看不懂的远古文字上书“法则”两个大字。不过看这情形,叶蓁不禁轻笑着说道。“我们会有大典”司缪坐在她身边,语气认真地说道。他深爱的人,自然要有最好的。闻言,叶蓁轻轻颔首,清透的眸子中含着点点柔和。她心中清楚,这一次的宴会不会举办的那么顺利。今天的明珠酒店不接受任何人的预定,因为这里即将展开一场盛大的宴会。酒店外,站着一排排站得笔直的军人,数量很多,他们将明珠酒店团团围住,今天来的都是重要人物,他们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时间渐去,酒店外一辆辆或低调,或奢华,或权威的车子停下。站在门外迎客的,正是叶流华。今天的他并没有穿冷硬的军装,而是套着一身崭新笔挺的西装,他很少这样穿,但今天这样的场合,他穿的心甘情愿,脸上也隐隐含着温和。来参加宴会的宾客都是和叶流华打过交道的,看他不似以往冷锐,皆是震惊。叶流华是个什么性情,众人都有所了解,震惊过后,就都暗暗猜测起来,叶家究竟是出了什么大喜事,竟然这么大手笔举办盛宴?自从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后,叶家已经很少举办宴会了。所有人都在心中估摸,今天的宴会都和叶承欢脱不了关系,毕竟她被选为修者联盟弟子的事情,已经在上层圈子传的沸沸扬扬。大家原本都在猜测叶家要什么时候庆贺这件事,没想到竟然拖了这么久。叶家和冷家共同写的请帖,邀请的人自然很多,而“漏掉”的也不少。来参加宴会的人都是喜笑颜开的,而没有接收到叶家请帖的,心情就不是那么愉快了,“巧合”的是,邵家和姜家就赫然在列。
小说推荐